下章預告
「站好了。」一聲溫潤的聲音響起在耳邊,金泰妍拉回神感受到來自背後的熱源,鄭秀妍的皮尺在自己腰間展開,繞過自己的腰際往後側脊骨交合,一陣麻癢竄上,金泰妍不禁縮了一下。 這樣的姿勢……就像是鄭秀妍從後頭抱住她一般。 還沒等這個念頭在金泰妍腦中想完,鄭秀妍圈緊了皮尺,下巴在金泰妍的肩側上,兩人的頰間幾乎只剩下一公分的距離,拿股親近,讓金泰妍僵硬的看著鄭秀妍,鏡中的她對自己笑了。 ==離島‧離人‧風箏 89==

 

L哈囉大家好~今天是我喔~冒著只睡幾小時的黑眼圈來跟大家打招呼(~~~)目前看到這裡還覺得習慣嗎?不過大家好像因為推理劇之說,都當起偵探般的一步一步猜測XDDD(在後面看著妳們猜是挺好玩的)

 

 

 

劇情開始進入白熱化(?)發覺上一張你們都頗喜歡某兩句(是事先說好一起說出來的嗎?不約而同的相似讓我驚訝)很感謝看這篇文的讀者目前的用心,有時候看著你們回覆,覺得既可愛又有一股動力讓自己寫下去,就像前面鏡所說的,現在的我們踏入了社會職場,很常因為〝時差〞效應讓我跟鏡兩個人回到家幾句話間,就有一方先睡死過去(通常是我()),所以在更文進度上面,還請大家都都包含跟配合囉!

 

 

 

另外這一章我出現還有一個原因,大家在看這篇前,不知是否有看過之前所寫的長篇parallel lines,若當初有在跟文的讀者們應該清楚實體書一事,本來已經告一段落,印刷的部分也已經全部完成……卻在或都清倉以後,最近陸續又有看到一些讀者再詢問,因此跟編輯與鏡商量過後,決定告訴一些想買但未買到的讀者公布個好消息,

 

 

 

Parallel lines將開啟小量二刷,此次的二刷內容將會和首刷相同,在付款上面以編輯目前的意思,將會開放超商付款及取貨(但一切仍待商榷),如有意願的讀者朋友們,可以連絡讀者信箱:lance309418@hotmail.com 作連繫,詳細的情況會依序在公告在LTCLANCE WORD痞客幫部落格、臉書及微博上,請密切關注。

 

 

 

好了~~我說了那~~麼多話有沒有很厲害~~下面發文囉~~!!

 

 

08     

 

08

 

「妳跟妳女兒,都從這裡出去!」

 

    自從說了這句話之後,鄭秀妍就徹底的消失在金泰妍的生活裡面,金泰妍回到自己一個人起床、刷牙洗臉吃早餐,然後去錄音室待到晚上再回到家裡睡覺,日子一日復一日,無力感越來越重。

 

    但是有些東西,卻是帶不走的,每當睡前看著床舖的另一半,金泰妍都會睜著眼睛久久無法閉上,好像穿透般的看著另一半的空氣。

 

    鄭秀妍那天走的匆忙,母女兩個人的東西都沒有怎麼更動,看著那些生活上點點滴滴,金泰妍皺皺眉,拿起鄭秀妍的香水,想要丟到垃圾桶的動作卻遲遲無法落下,看著那些已經變成習慣的東西,金泰妍不甘心的抿抿唇。

 

    權侑利大概是終於發現自己闖禍了,自己查的資料讓金泰妍無故的失去一段戀情,基於愧疚,她打算請金泰妍吃個飯,看著金泰妍悶悶不樂,權侑利也不好受。

 

    「權侑利妳說……為什麼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權侑利看著那個趴在桌上微醺的金泰妍,疑惑的問,「金泰妍,妳醉了。」

 

    金泰妍看著酒杯,勾起慘淡的笑容,「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可以醉。」

 

    迷濛的眼睛看著黃色的液體,灌入口中卻一點紓解壓力的感受都沒有,金泰妍皺著眉。

 

    「權侑利。」

 

    「嗯?」

 

    「好想她……」金泰妍把頭埋在手臂裡,悶悶的開口:「我感覺好孬……」

 

    權侑利嘆口氣,喝了口酒想了想又開口:「我覺得傷心是一回事,但是泰妍妳要想想,那些,不過是我們猜測,畢竟妳什麼都還沒有想起來不是嗎?」

 

    金泰妍看著權侑利的身影,緩緩的呢喃出一句話:「三個侑利。」

 

    「妳醉了!」

 

    金泰妍笑了笑,低著頭低囔著,「所以……秀妍也會有三個嗎?」

 

    權侑利呆了呆,看著金泰妍喃喃自語般的開口。

 

    「一個以前我愛的、一個現在我愛上的、一個……不要我的。」

 

 

 

 

    金泰妍不到爛醉的程度,後面在酒館就慢慢的恢復清醒,跟權侑利沿著街道散了步,回來清醒多了。

 

    沖完澡擦著頭,金泰妍想著權侑利在酒館說的話,然後翻出鄭秀妍沒有帶走的牛皮紙袋,聽著MP3裡面鄭秀妍的聲音……

 

    『金泰妍……還我啦!』耳機裡面柔柔嫩嫩喚著自己的聲音,幾乎讓每次聽著的自己覺得一顫。

 

    『為什麼啊,這是我的相機耶!』自己的聲音現在聽起來有些遙遠,嬉鬧的兩個人好像在搶相機似的,鬧成一團,嘻嘻哈哈的笑著。

 

    『別壓啦!會壞!』金泰妍笑著說著,然後鄭秀妍狂笑。

 

    『好嘛~~那妳拍我!』

 

    『我不都一直拍妳嗎?』金泰妍可以聽到裡面的快門聲,還有鄭秀妍笑著的聲音。

 

    好幸福……但是,是真的嗎?

 

    為什麼怎樣都記不起來,她好想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了。

 

 

 

 

    金泰妍請了幾天假,回到了她跟鄭秀妍的大學去走走,一路上的風景老實說她都是模糊的,她本來就是個很淡薄於人際關係的人,看著不甚熟悉的景色,金泰妍抿抿唇,坐在學校涼亭休息著。

 

    「金……泰妍?」突然的一聲叫喚,讓金泰妍驚訝的回過頭,看著不遠處走過來的女子。

 

    那名女子看起來不像學生,穿著剪裁俐落的套裝,周圍的長直髮捲綁成馬尾看起來非常簡潔有力,看著金泰妍笑著走近。

 

    「不記得我了?」那個人走近,伸伸懶腰:「我也是今天有休假才剛好過來走走,沒想到在這裡遇到妳。」

 

    「……妳認識我嗎?」金泰妍驚訝的看著對方,好一會才開口。

 

    基本上她現在覺得她的記憶裡面真真假假的太多了,有時候連她自己都不清楚哪些是真的……

 

    「妳說呢?」那名女子對她笑笑,然後拍拍金泰妍的肩膀:「姊姊不記得我我好傷心喔!妳要請我吃飯!」

 

    然後,金泰妍就這樣被拉著去食堂吃飯了。

 

    「雖然忘記妳很抱歉,但是我可以問妳名字嗎?」看著那個虔誠吃著自己食物的女子,金泰妍不好意思的問著。

 

    那名女子抬起頭,好笑的開口:「徐賢啊,姊姊忘記我了?」

 

    金泰妍搖搖頭,徐賢才緩緩開口:「我念的系所,離妳音樂系很近,加上我有在酒吧當調酒師,所以自然認識妳。」

 

    「酒吧……」金泰妍彷彿抓到什麼,急切的抓住徐賢的手,趕緊開口:「那你認識丹尼爾跟秀妍嗎?」

 

    「妳是說跟妳同系的亨利跟設計系的鄭秀妍學姐嗎?姐姐妳在說什麼啊,當然認識啊。」

 

    「那……我跟鄭秀妍……我們……」金泰妍突然不知道要怎麼詢問才好,張口閉口不知道要回什麼,好一會徐賢才接話。

 

    「妳跟秀妍學姐都沒連絡?我還以為妳們……」

 

    「妳以為什麼?」金泰妍諷刺的笑笑,然後抬起頭,開口跟徐賢說。

 

    「我失憶了。」

 

 

 

 

    徐賢在聽到金泰妍失憶後,簡單的跟金泰妍說著她知道的一些事情。

 

    像是鄭秀妍跟她在酒吧其實已經是不言明的一對了,兩個人感情看起來很好,大學四年金泰妍跟鄭秀妍感覺起來就是很幸福。

 

    金泰妍本來打算畢業後開個音樂工作室教教唱歌,沒有心要往作曲家的方向走,但是因為在酒吧駐唱後慢慢開始寫起歌來,加上那時跟鄭秀妍墜入愛河,所以靈感泉湧,幾乎在酒吧的每一首歌,都是金泰妍自彈自創的,而每一首的TO……都是同一個人。

 

    「那丹尼爾亨利呢?」

 

    「學長嗎?他其實很少來酒吧,多半在妳們到學校時才會跟妳們走在一起。」徐賢是這樣說的。

 

    看到金泰妍在沉思,徐賢突然開口:「是不是想起什麼了?」

 

    金泰妍愣了愣,苦笑的搖頭:「妳能相信嗎?我覺得一切都好像在聽別人的故事一般。」

 

    很陌生。

 

    本來金泰妍想要請徐賢帶她去一趟酒吧,但是突然自己的手機在口袋作響,金泰妍只好先打斷要說的話,查看手機。

 

    幾乎是在看到鄭秀妍的名字那刻,金泰妍就覺得呼吸困難,她看了一眼徐賢,才緩緩接起。

 

    「阿姨……」回應她的那端是鄭妍雨啜泣的聲音,這讓金泰妍有些揪緊了心,但是一想到……這個小生命是鄭秀妍對自己的背叛……

 

    「小雨,阿姨很忙……」

 

    「阿姨可不可以來看看媽媽?一下下就好……媽媽她難過好難過,抱著小雨了哭好久,阿姨是不是真的那麼討厭我們了?」

 

    小孩子急切稚嫩的問題凌遲的金泰妍的心,不知道該回應些什麼。

 

    「媽媽說過她只愛阿姨一個,我好不容易幫阿姨問到了,為什麼阿姨反而不理我們了?是因為阿姨不要我們,所以爸爸才會突然出現嗎?」

 

    一句話讓金泰妍整個心像是凍結般的僵在那裏,所以鄭秀妍,真的在離開自己後,去找丹尼爾了?

 

    抿著唇,金泰妍冷聲開口:「既然爸爸回來了,妳就不應該偷拿媽媽電話打給我,他才是妳爸爸。」

 

    掛斷來電,金泰妍紅著眼眶瞪著徐賢,冷冷開口:「我覺得我沒有必要知道什麼了,謝謝妳陪我逛校園,我要先走了。」

 

    不理會徐賢的錯愕,金泰妍快步離開了食堂,開著自己的車子離開了母校。

 

    沒必要,也沒再需要回憶的價值了,那不過……就是一個被拋棄的悲哀而已。

 

    但是不自覺的……金泰妍還是會下意識的想看看……看看亨利……

 

    車子飛快的開到鄭秀妍住處,金泰妍看著鄭秀妍住的樓層本來預要解開安全帶,卻看到鄭秀妍快步從不遠處往公寓走去,牽在手上的小妍雨跟得有些吃力,卻還是快步跟著她,本來不解的金泰妍,看到下一幕僵住了。

 

    一個高大的男人映入視線,高挺的鼻子跟深邃的眼睛一看就是個迷倒女人的美男子,壯碩的身材跟穩健的步伐給人一種安定的感覺。

 

    丹尼爾亨利,在對方抱住鄭秀妍的那一刻,金泰妍就查覺了。

 

    「秀妍!我回來了!」鄭秀妍似乎不想被他抱著,抵著他雙臂的手非常用力的推拒。

 

    「讓我好好看看小妍雨好不好?我難得回來……」金泰妍沒有聽清楚在說什麼,發動車子只想趕快離開對方。

 

    掙扎中,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的鄭妍雨看到金泰妍的房車,大聲的喊著。

 

    「是泰妍阿姨的車車!!」

 

    一句話讓本來動作大的人突然怔愣,鄭秀妍趁機奮力的推開呆楞的亨利,轉過頭就看到金泰妍一臉冰冷的坐在駕駛坐看著自己。

 

    不……鄭秀妍無聲的喊著,慌亂的看著金泰妍那失去溫度的眼神。

 

    「她……是泰妍?」丹尼爾亨利瞇了瞇眼,確定坐車內的女人,驚訝的脫口,熟悉的呼喚讓金泰妍頭抽疼著。

 

    「泰妍,又躲在這裡拍秀妍啊。」那句帶點外國口音的爽朗男音,突然從金泰妍腦中竄出。

 

    「噓!」金泰妍勾起笑,那張白皙的臉頰配上那抹笑,居然有著英氣般的美麗。

 

    丹尼爾搖搖頭,無奈的開口:「真不知道要怎麼說妳好,明明都是攝影社的,就妳們兩個看起來最不合的兩個小學妹,結果~~我看妳根本就很喜歡鄭秀妍。」

 

    讀音樂系的金泰妍平時很喜歡攝影,所以跟著大自己一歲的學長組了攝影社,但是學長帶著的另一個直系學妹,卻跟自己非常不合。

 

    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兩個人當初怎麼見面呢。

 

    「這裡菸味好重喔!我們可不可以回去了?亨利哥哥。」柔軟撒嬌的聲音傳到正在準備駐唱的金泰妍耳裡,皺皺眉,不太開心的看向那個在她開場前寧靜而使話語無比突兀的女孩身上。

 

    金泰妍是第一次見到鄭秀妍,只覺得對方是個大小姐,那軟嫩嫩的聲音對著自己崇拜的學長喊著,讓人覺得無比厭煩。

 

    「咳咳!」金泰妍乾咳了幾聲,目光定著鄭秀妍不放,讓所有觀眾都凝神過來,鄭秀妍這才發現自己成了全場焦點。

 

    亨利笑了笑,挑眉看了一眼金泰妍聳聳肩,要對方不要太介意。

 

    金泰妍這個小學妹今天邀自己來看打工酒吧的駐唱,亨利打算讓剛升上大學的鄭秀妍看看世面才帶她來的,沒想到還沒開場鄭秀妍就惹毛了主唱者啊。

 

    鄭秀妍看到金泰妍瞪著自己,也不甘願的瞪回去,對鄭秀妍來說,金泰妍不過就是一個普通女生而已,憑什麼得到亨利哥哥的關注。

 

    丹尼爾亨利是鄭秀妍高中畢業時一個人隻身回來韓國見世面,一直陪伴自己的大哥哥,鄭秀妍把他當作親哥哥般的尊敬,所以才會雖然不喜歡跑酒吧,還是陪著丹尼爾來看看這個他稱讚有加的同年級〝同輩〞。

 

    喝著柳橙汁,鄭秀妍覺得自己還被丹尼爾當成小孩子,帶自己來酒吧見是面卻給自己柳橙汁,一點都不好玩。

 

    玩著吸管的鄭秀妍百般無聊時,金泰妍調好麥克風,試了幾個音後開唱了。

 

    幾乎是金泰妍一開口,鄭秀妍就被吸引住,目光是不自覺得看向舞台的女生,剛剛還覺得只是一個普通人,此刻聚光燈照要在她身上,讓金泰妍身上就像在發光……

 

    鄭秀妍那一天,直到金泰妍唱完所有歌曲,才撐著實在受不了菸味的身子離開。

 

    鄭秀妍是喜歡自己聲音,金泰妍很了解,幾乎在看到鄭秀妍癡迷望著自己唱歌的那一刻,金泰妍就知道,無比驕傲的覺得自己贏了。

 

    所以當她在攝影社見到鄭秀妍時,總是擺著一副妳比不過我的樣子,金泰妍認為,同樣在新生裡面造成轟動的鄭秀妍,贏的不過就是她的外貌。

 

    直到一年級學期中,鄭秀妍在代表學校參加設計比賽時,不幸因為被同系的學姐陷害而痛失金牌,學校因為這件事情,學生間傳得沸沸揚揚,說很了很多版的謠言,擁護鄭秀妍跟擁護學姐的各有一派,不變的就是結果都搞得很難看。

 

    金泰妍進到攝影社,發現大家都在八卦那件事情,亨利學長一直在阻止大家繼續討論,沒有注意到門邊一個人影默然離去。

 

    金泰妍卻發現了,跟著離去的鄭秀妍後面,一路到了學校天台。

 

    鄭秀妍枕著欄杆,頭埋在雙臂中,沒發現身後的金泰妍,啜泣著,金泰妍無奈的看著她,突然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單眼,按下快門照了一張。

 

    「幹嘛?」

 

    「我才問妳幹嘛呢!愁眉苦臉,難看死了!」

 

    「那妳幹嘛拍我嘛!」鄭秀妍吸吸鼻子,趕緊抹眼淚的樣子讓金泰妍偷笑。

 

    「妳不知道攝影社今天的主題是拍自己認為最丟人的東西嘛!」

 

    「妳!」鄭秀妍氣到臉都紅了,在金泰妍以為對方要跟自己抬槓的時候,卻看到鄭秀妍大哭了起來。

 

    鄭秀妍很難過,這次的比賽本來不會是一年級的她參加,是老師萬般鼓勵才讓她參賽的,卻被說成是她搶了學姐的資格,她的壓力則因為越接近決賽,越覺得不能辜負老師而越來越大。

 

    「輸了老師又不會怪妳,哭什麼?」金泰妍不會安慰人,技巧很爛的安慰著。

 

    「答應的事情就要做好!就算我本來不喜歡,但我接受就要負責,我因為自已失誤而讓老師失望……」鄭秀妍說完,眼淚又隨著委屈的話語滑落了幾滴。

 

    金泰妍茫然的看著她,突然覺得一股衝動想要抱緊鄭秀妍,而她……還真那麼做了。

 

    「妳幹嘛!?」鄭秀妍可以感受到金泰妍身上的香味充斥在自已身上,金泰妍不愛打扮,不像設計系的同儕們都是撲鼻的香水味,那種洗衣精混合著沐浴乳的單純香味,居然讓鄭秀妍臉紅了。

 

    「安慰妳啊!」金泰妍也在內心大喊自己瘋了,手卻下意識越抱越緊。

 

    「那也不用性騷擾啊!」

 

    「這叫溫暖的擁抱!」

 

    「狡辯!我只知道這是性騷擾!」

 

    因為這樣,鄭秀妍好一陣子喚她〝變態妍〞。

 

    不過也因為這樣,兩個人私底下的感情,再也不像大家認為的不合,而是金泰妍偶爾會到頂樓偷偷拍睡著的鄭秀妍的側臉,而鄭秀妍會在醒來後幫金泰妍聽她新做的自創曲。

 

    金泰妍本來覺得,兩人之間,是她贏了鄭秀妍,因為鄭秀妍看她的眼神是對她歌唱創作實力的崇拜,是欽佩……

 

    但是她沒想到,最後輸的是自己。

 

    暑假過後,金泰妍發現鄭秀妍躲著自己,平常都會會面的天台也不去了,就連酒吧,鄭秀妍也都沒再露過面,金泰妍錯愕之際,不知道為什麼也伴隨著濃濃的憤怒。

 

    好不容易請學長強拉著鄭秀妍到酒吧見自己,鄭秀妍在看到自己時居然轉身就逃,不顧還在歌唱中,金泰妍丟下麥克風就追向鄭秀妍。

 

    「幹嘛躲我?我很恐怖?」好不容易在酒吧外的暗巷,金泰妍逮到鄭秀妍,氣憤的抓著她質問,鄭秀妍卻突然哭了出來。

 

    「妳幹嘛來追我嘛!回去唱歌啦!」

 

    看到鄭秀妍哭,金泰妍有些嚇到,鄭秀妍其實很少會哭,放柔了語調對著她哄著:「那妳告訴我怎麼了好嗎?」

 

    鄭秀妍看到金泰妍那溫柔不解的樣子,想起來就來氣,指著金泰妍鼻子讓兩人拉開了幾公分的距離。

 

    「那妳幹嘛吻我啦!」

 

    「蛤?」金泰妍這下可傻了,一臉狀況外的看著鄭秀妍。

 

    「夏令營最後一天啊!大家都喝掛了,妳偷偷吻我耶!還不承認,金變態!變態妍!」

 

    「妳……妳……妳發現啦?」金泰妍耳根子紅了,虛弱的問著:「妳不是喝醉了嗎?」

 

    「妳忘了學長不准我喝酒嘛!我那天喝的是柳橙汁好不好!妳告訴我那種東西怎麼醉?」鄭秀妍瞪了金泰妍一眼,手指著金泰妍的胸口興師問罪。

 

    「對……對不起,妳當我喝醉嘛!我不是故意的……」金泰妍氣虛的說著,看到鄭秀妍鼓鼓的臉頰,脫口:「如果吻了妳妳就要跟我絕交,那我寧願不要吻妳,妳不要不理我啊。」

 

    「我……我沒有……不理妳。」鄭秀妍氣弱的說著,最後看到金泰妍抓著自己的衣袖,鄭秀妍摀著臉無奈的大喊。

 

    「唉唷!我就是因為居然會喜歡才不敢見妳啊!」

 

    「蛤?」金泰妍一臉傻眼,讓鄭秀妍無奈的看著自己。

 

    「金泰妍,妳知不知道,我好喜歡妳吻我喔!當妳吻上我的時候,沒感覺我回應嗎?」

 

    金泰妍聽著那直率的話語,耳根子的紅蔓延到臉部,弱弱的說:「我以為……以為妳只是做夢。」

 

    鄭秀妍嘆口氣,摀著額:「是做夢就好了喔!」

 

    兩個人僵持了好久,看到鄭秀妍懊惱的樣子,金泰妍心裡像是要衝破一般,股氣勇氣開口。

 

    「再吻一次,好不好?」

 

    像是意外終於開竅的金泰妍居然敢說出這句話,一直苦惱的鄭秀妍這下終於移開了扶著額的手,緩緩的笑了。

 

    「好……」

 

    她一直以為她贏過鄭秀妍了,一直以為鄭秀妍是崇拜自己的角色,但是她沒想到……

 

    她早在不知不覺中,就陷入鄭秀妍的漩渦中,心甘情願的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金泰妍開著車衝回了自己的老家,進了門就往房間裡面跑,她把整個頭埋在枕頭裡面,悶悶的生的悶氣。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種時間點記起來呢?而且只記得美好的,只記得鄭秀妍的笑容

 

    「孩子,怎麼了?」對於她突然又跑回來的舉動,金父顯得比金母淡定多了,上樓打開房門,看到金泰妍埋著頭在床上,緩緩問著。

 

    「妳……」金父嘆了一口氣,緩緩開口:「如果想跟鄭秀妍在一起就一起吧,這次爸爸會幫妳說服媽媽的。」

 

    一句話讓金泰妍驚訝的抬起頭,錯愕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怎麼可能,父親怎麼可能知道自己跟鄭秀妍的……

 

    「不要這樣看我,妳在媒體上從不避諱自己喜歡的是女生,在加上這一年來的緋聞對象也都有模糊的照片,就算當年只見過一兩次,也還是有印象啊。」

 

    「爸爸妳們……見過秀妍?」

 

    金父嘆口氣,愧疚的開口。

 

    「抱歉泰妍,或許該早點告訴妳,當初,鄭家來施壓時,我們不應該順從的與他們一起瞞著妳,讓妳的世界裡面的鄭秀妍,徹底消失。」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Leo
  • 原來是這樣阿
    那秀妍是太過傷心才無法說話嗎???
    應該是催眠吧
    才會讓一個人連事情都想不起來
    好想趕快明朗
    今天剛好都看到另人心酸的
    P.S 想要在購買平行線阿
  • 想購買平行線藥寄信喔 暫時不會予以立即性回應(應該說佔位?)
    因為相關付費方式 還有很多細節需要跟印刷社還有編輯做確認 所以請耐心等待^^

    LANCE 於 2014/05/30 14:20 回覆

  • chansons612
  • 現在才來一次看完了兩章,才知道原來兩個人之間會變成現在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外力的插手,但也有可能是在那之前就有些裂痕才會導致外力找到空檔而趁虛而入,最重點的大概還是在車禍這個點,失憶加上故意隱瞞,的確是會造成很大的改變。

    對於記憶的遺失恐慌感也會讓人失去判斷力,不過人嘛,就是感性動物。


  • 金泰妍生氣其實蠻正常的 茫然無助更是同理 全部人記得的是獨獨她忘 卻不曾有人想告訴她
    一直認為的全世界 現在有一半都是假的 或許那種恐慌 讓她崩潰吧
    謝謝留言喔^^

    LANCE 於 2014/05/30 14:22 回覆

  • 悄悄話
  • Li
  • 原来是郑家吗??!这章看得好伤心,第一段看到三个秀妍那里整个心情就低落了。。。希望金爸能好好给泰妍说明
    小妍雨是在郑家的坚持下才出生的吗?
    楼上那位亲好厉害,所以是为了忘记受过的伤才不再开口说话吗?? O.o
  • 小孩的事還要果幾章才會完全明瞭喔
    樓上的親也是寫文作者 當然厲害(笑)
    謝謝留言喔~請繼續看下去 真相需要一步一步的揭開

    LANCE 於 2014/05/30 14:25 回覆

  • 訪客
  • 是因為家長的阻攔導致車禍的發生?!
    也因為車禍所造成的失憶父母選擇讓泰妍忘記以前的事
    六年前的太妍、秀妍和亨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到至於秀妍無法說話太妍失憶
    感覺在酒吧裡可以讓泰妍找到過去的記憶
    希望太妍爸可以在下一章告訴太妍空白的那段記憶
    讓他跟秀妍回到相愛的時刻

  • 空白的記憶會因為時間慢慢的填補進去
    不過曾經的傷害要填補 就有些困難了
    相愛時總是燦爛 但是互相傷害時 卻又無比無力
    太西只能一步一步走囉~
    謝謝留言

    LANCE 於 2014/05/30 14:27 回覆

  • taengsic王道
  • 鄭秀妍害羞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可愛了啊啊啊!!!!
    害我完全忘記前半段虐來虐去的情節˚_˚‖
    看到金爸說的話腦中出現超大問號。。。???
    藏鏡大L大加油
    期末報告準備到瘋掉果然還是來看太西文虐虐後,
    覺得現實生活悠哉多了~(欸不是!!!!
  • 用太西來安慰自己的生活啊 這點挺不錯的 我可以學起來(大笑)
    兩個人的過去真的很可愛啊~當初在寫這一章的時候完全現在兩人過去中
    中間虐的都無視掉了(笑)
    謝謝留妍喔 期末報告加油~

    LANCE 於 2014/05/30 14: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