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站好了。」一聲溫潤的聲音響起在耳邊,金泰妍拉回神感受到來自背後的熱源,鄭秀妍的皮尺在自己腰間展開,繞過自己的腰際往後側脊骨交合,一陣麻癢竄上,金泰妍不禁縮了一下。 這樣的姿勢……就像是鄭秀妍從後頭抱住她一般。 還沒等這個念頭在金泰妍腦中想完,鄭秀妍圈緊了皮尺,下巴在金泰妍的肩側上,兩人的頰間幾乎只剩下一公分的距離,拿股親近,讓金泰妍僵硬的看著鄭秀妍,鏡中的她對自己笑了。 ==離島‧離人‧風箏 89==

nF3M272   

   

09

 

金泰妍覺得今天絕對是最累的一天,一天之內從首爾到全州,又從全州到首爾往返,為的都是那個她‧鄭秀妍。

 

    〝其實大學時期妳跟家裡人不太合,是因為有一次我們偷偷去到妳租的房子打算探望妳時,發現妳跟鄭秀妍的戀情,那時妳母親非常難接受妳會喜歡一個女生,而妳……怕妳媽媽傷害鄭秀妍,跟家裡大吵一頓,大學時期都不回家了。

 

    本來也快要放棄了,卻在妳大學畢業後不到半年,一天大半夜哭著回家,我們都嚇到了,本來首爾剛起步的工作也辭了,呆在家裡好幾個禮拜,問妳也不回答,只知道……好像是鄭秀妍跟誰訂婚了……還記得那時候,妳哭著對我說:

 

    妳不了解當初紛紛擾擾、漫天風雨都撐過來了,鄭秀妍居然會在苦盡甘來的堅持後,放棄了妳……

 

    是自己太傻,還是鄭秀妍愛的太少?

 

    對……金泰妍不了解,回憶隨著父親的話緩緩回溫,一幕一幕回到自己的腦子裡,好像從丹尼爾的那聲呼喚開始,什麼就打開了。

 

    跟鄭秀妍在大一下學期就甜蜜交往,大學四年有三年半都是同居狀態,金泰妍曾經以為她跟鄭秀妍會這樣走一輩子,所以在大學畢業後,跟鄭秀妍一起打拼的心也沒變過。

 

    酒吧內的駐唱已經有固定的收入,讓金泰妍其餘空閒也寫些歌曲投稿到唱片公司,等待被發覺……卻沒想到鄭秀妍會在此時,拋下自己。

 

    鄭秀妍一次為設計展準備去美國,金泰妍是在鄭秀妍飛去美國才發現對方的離開,有些意外之外沒有太多的在意,加上她忙碌,也就沒有太上心,只是會陸續跟鄭秀妍通著電話,

 

還記得一天鄭秀妍在電話曾經問著自己:如果有小孩的話,喜歡男孩子還女孩子。

 

女孩子吧,長的像秀妍我都會很喜歡。金泰妍記得那時她這樣回答著。

 

    嘴巴甜的傢伙!我喜歡男孩子啦!鄭秀妍抱怨。

 

    然後無聊的爭鬧了一整個晚上。

 

    鄭秀妍還說什麼美國開始研發給同性戀家庭有小孩的方法,但是因為酒吧跟作曲忙碌,金泰妍也沒放在心裡。

 

直到一天接到丹尼爾的電話,說鄭秀妍今天會提早回國,打算到他家辦個回國宴。金泰妍這下可錯愕了,因為鄭秀妍根本沒有告訴她這件事。

 

    撥了好幾通電話都不通,而鄭秀妍下午的班機也早過了,在機場等到晚上的金泰妍才開著車先往丹尼爾家中開去。

 

    「泰妍……那個,抱歉,今天可能不方便。」丹尼爾一臉難色的看著自己,赤裸著上半身還有幾個吻痕,讓金泰妍乾笑。

 

    「你既然有女朋友來,早跟我說就好,為什麼還邀我跟秀妍……」

 

    「亨利哥哥?」

 

一句呼喊讓金泰妍血液凍僵,那種呼喚方式…,再看到那褲頭凌亂、上半身充滿吻痕,自己崇拜的學長。

 

    「學長,開門!」金泰妍怒吼著,好像因為她的呼喚,裡頭的人不再出聲,金泰妍瘋狂的大喊:「讓我進去!我知道鄭秀妍在裡面!」

 

    「泰妍……算了吧,秀妍她……她決定跟我訂婚了,這次去美國,也是辦這件事情,本來今天想要約妳過來坦白這件事,但是秀妍好像喝醉了,抱著我就突然……」丹尼爾一臉尷尬,往後推了一步,留下一句:「妳今天還是先回去吧。」就把門給關了。

 

    錯愕的看著丹尼爾硬生生的關上大門,金泰妍幾乎快要把門敲破的大喊著。

 

    「鄭秀妍、鄭秀妍!快出來!」

 

    金泰妍引起了周圍鄰居的辱罵與指責,卻不惜整夜的待在門口,從諷刺的大喊,到柔聲勸阻,金泰妍不忘的是,每一句都喊著那女人的名字。

 

    直到天際泛白,金泰妍撐了一整個晚上的身子才不堪倒地,昏迷之中被送到了醫院。

 

    醒來第一眼看到的是焦急的鄭秀妍與丹尼爾的臉,金泰妍眨了眨眼,多渴望此刻是夢……只是夢……

 

    「泰妍,妳沒事嗎?」鄭秀妍伸手想撫上金泰妍的臉,卻被強硬的拍開。

 

    「滾……」

 

    「什麼?」鄭秀妍想要上前去,卻在下一秒,被金泰妍憤憤的用力扯開。

 

    「我叫妳給我滾開!骯髒的女人!」

 

    金泰妍的眼淚伴隨著那股怒氣跟恨,憤聲大喊:「難怪妳問我喜歡男生還女生啊!!那根本是你跟學長滾完才餘興的打給我吧?」

 

    「妳……妳在說什麼啊…?」鄭秀妍不敢置信的看著她,想要靠近卻被金泰妍的枕頭用力的砸中。

 

    「秀妍!」丹尼爾上前護住她,這畫面讓金泰妍想吐。

 

    「滾!你們這假情假意的人給我滾!」金泰妍一邊大喊,臉色蒼白的顫抖著。

 

    「鄭秀妍!妳要記住!現在、這一刻!是我主動提分手!永遠、永遠不要再讓我看到妳的臉、聽到妳的聲音!」

 

「泰妍……妳……」鄭秀妍錯愕的看著金泰妍,眼眶泛紅的看著她,突然大吼:「為什麼不要我!?我跟亨利訂婚是要保護妳啊!」

 

保護……?金泰妍諷刺的笑著,冷冷的看著鄭秀妍開口。

 

「光聽到妳那討好的聲音都讓我覺得噁心,最好這輩子都不要讓我再聽到妳的聲音、看到妳的人!」金泰妍難過的在心裡大吼著。

 

    那個愛妳的金泰妍,早在學長家前那一個晚上的呼喊中,死去了!

 

    永遠……永遠……

 

 

 

 

    金泰妍開著車子停在鄭秀妍的住處,記憶片片斷斷,當年的金泰妍或許憤怒,但是伴隨著父親的話……

 

    〝妳車禍後,鄭家的人得知妳失憶在復健,特別來到家裡拜託我們不要讓妳記起任何關於鄭秀妍的事情,他們會把鄭秀妍在韓國讀大學的記錄隱藏起來,只要保藏的好,一切都會像是沒發生過,那時我不懂的是,如果照妳的說法,鄭家人應該不用那麼大費周章的瞞著鄭秀妍做這種事,畢竟,她都拋棄妳了不是嗎?……〞

 

    「妳果然不是單純的什麼酒店調酒師。」金泰妍看到那個樓梯間坐著的人,訝然的開口。

 

    對方發現了金泰妍的身影,驚訝之餘很快就了然了,笑笑的點點頭:「想起來了?」

 

    「沒有全部,但是至少我想起來我當初呆的酒吧裡面,調酒師是一個肥豬老胖的大叔,根本沒有什麼大學高材生。」金泰妍看著那輕笑的女人‧徐賢,瞇了瞇眼開口。

 

    「但是我跟鄭秀妍的過去妳卻知道了將近六、七成……是誰告訴妳的?」

 

    徐賢看了一眼金泰妍,從坐在樓梯接的姿勢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對金泰妍淡淡的開口。

 

    「姊姊告訴我的。」

 

    「姊姊?」

 

    「秀妍姐。」徐賢笑著應答著,然後看到金泰妍不相信的樣子,嘆口氣。

 

    「看來我得報明身分妳才肯相信我,以及為什麼我會從鄭秀妍那裡聽到那麼多關於妳跟她的故事。」

 

    「……」

 

    徐賢伸出手,和善卻保持著一種極度禮貌的距離,那淡淡的書卷風讓人覺得舒服,也讓人想要親近。

 

    「很高興見到妳的本尊,我是治療鄭秀妍小姐失語症的心理醫師,我叫徐賢。」

 

    心理……醫師?

 

    看到金泰妍一臉錯愕的樣子,徐賢笑了笑,從公事包裡面翻找什麼東西。

 

    「在我跟妳詳細解說為什麼我會知道那麼多妳的事前,我想請妳跟我走一趟。」

 

    「去哪?」金泰妍戒備的看著她,太多的打擊跟事實衝擊著她,她現在對任何風吹草動都無比戒備。

 

    「一個妳很熟悉也忘記很久的地方。」

 

 

 

 

    打開那曾經無比熟悉的屋子,金泰妍沒有徐賢的帶領就踏進了那間小套房……

 

    那是在首爾郊區的一間小套房,非常陽春,卻是她與鄭秀妍大學時代同居的美妙回憶。

 

    「這……不可能……」金泰妍不敢置信的看著裡面的東西,一股寒意上來。

 

    裡面的陳設,跟六年前的一模一樣……看向玄關處,彷彿可以看到自己最後一次在這間屋子的背影。

 

那是金泰妍在與鄭秀妍分手後一個禮拜後,聽到鄭秀妍要永遠離開去美國的那刻,抓著車鑰匙,一邊罵自己窩囊,一邊還是想要留住鄭秀妍的背影。

 

    也因為雨天,車子在高速公路失速,打滑撞上前方來車,從此……遺忘讓她痛苦、讓她憂心的所有事情。

 

    直到現在。

 

    「很懷念吧?這裡的一切都沒變。」徐賢笑著,蹲下去摸了摸陽台邊的花盆,問著。

 

    「為什麼?」

 

    徐賢站起身子,歪歪頭看著金泰妍:「妳覺得,除了妳之外還有誰會那麼捨不得這裡的一切被抹滅,小心的保護著?」

 

    顫抖的身子承受著迎面而來的訊息,腦中也不斷的閃著過去跟鄭秀妍在這間房子相處的片段,金泰妍晃了晃身子,有些不穩的扶住身旁唯一的支撐…一落堆疊有序的雜誌,滑落在地上。

 

    金泰妍看著,眼眶泛紅、視線朦朧。

 

    「這間房子,是鄭秀妍回國後,立刻買下的一間屋子,我曾經問過她為什麼,那時候她雖然精神狀況很不好,卻還是可以發出幾個單音,我記得她是這樣說的……」

 

    滴滴答答的眼淚落在那些雜誌報紙上,金泰妍看著那些自己這六年來所有的新聞跟封面,心裡疼痛到撕心肺裂般的難受。

 

    「泰妍忘了……我不能忘……不忘……才可以繼續……活著……」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金泰妍哭著,顫抖的哭著。

 

    徐賢看著她,冷靜的外表下,眼裡有著一絲絲的不捨,伸手撫著陽台上的花,清晰的音調與金泰妍的抽氣成了強烈的對比。

 

    「這朵花是鄭秀妍有空來這裡種的,一盆、一盆,隨著小妍雨越長越大,怕她發現這裡而比較少回來,但每次,都不忘在要澆灌這些花的時候,回來……」

 

    『那個人,我曾經迫切的希望對方活著,但是當我遇到妳以後,我開始殘忍的希望……對方死了。』

 

    「藍色小花……叫星辰花,又有個別名,叫“勿忘我”。在德國、義大利、英國各地,都有許多散文、詩詞和小說作家以forget-me- not來描述相思與癡情。人們認為只要將forget-me-not帶在身上,戀人就會將自己銘記於心、永志不忘……」像是背誦著教課書般,徐賢的聲音緩緩響起,金泰妍看著那些花,讓她繼續又開口。

 

    『泰妍,妳一直都很重要。』

 

    「它的花語,叫做:摯愛。」

 

    金泰妍看著那些搖曳的花,淡淡的花香流竄到鼻腔,如鄭秀妍身上的香味一樣,太多太多的痛與不解,太深太深的懊悔跟難過,金泰妍哭著,想著那個二度被她拋棄的女孩……

 

 

「秀妍無法說,但我知道妳應該有頭緒吧?不然……妳不會找上我。」金泰妍摸著那些剪貼雜誌,難過的沙啞出口。

 

「求妳告訴我,這些年的秀妍,我錯過了她什麼?」

 

鄭秀妍……妳告訴我好不好?我多想聽妳親口跟我說,我是不是弄錯了什麼?

 

 

L:一年一度的端午節快到了 因此LTC那邊連載的緣來是妳有開小遊戲〝終極密碼戰〞 如果有帳號的人可以去那裡留言猜數 中了就更文(笑)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ay Beans
  • 沒那邊的帳號><

    啊…你好。初次打招呼。。。真不好意思。。。

  • 嗯 妳好 不好意思嗎?我應該不會很恐怖吧?(笑)

    LANCE 於 2014/05/30 14:18 回覆

  • S
  • 我看要猜密碼,晚上回家立刻上線!!!!!XDD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