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14   

 L:為什麼有些人以為我們要封筆了(冏...)我不記得我有表態過這種話啊...就算鬧緋聞...老實說也不影響我喜歡泰西吧 各位不用想太多

14

 

〝喀吱〞的大門聲打開,鄭秀妍牽著孩子,在看到來人皺起眉。

 

    「秀妍……」丹尼爾有些難過,每次鄭秀妍看他的眼神,好樣總是如此。

 

    『有事嗎?』鄭秀妍不太樂意的看著丹尼爾,比了比。

 

    丹尼爾看了一眼鄭秀妍跟孩子,點點頭,才嘆口氣開口:「我過幾天就要回美國了,走之前……想來跟妳打聲招呼。」

 

    鄭秀妍看著丹尼爾低聲下氣的樣子,冷冷的低著頭,拉著鄭妍雨準備要走了。

 

    小孩子稚然的眼神劃過他,隨著母親的移動而離他越來越遠,緩緩開口,軟軟的聲音。

 

    「再見。」

 

    丹尼爾泛紅著眼眶,不顧還有住戶往來,大聲開口:「秀妍!怎麼說妍雨……也是我的孩子,我不能聽她對著我喊一聲爸爸嗎?從小到大,妳就分開我們兩個,也不准她直接對著我喊爸爸,這不公平!」

 

    孩子雖然比較像鄭秀妍,但是還是可以看出一點點自己的輪廓,他知道當年自己做的事情很過份,但是他……

 

    「我本來真得沒想過要拆散妳們兩個的,是因為那時在畢業後沒幾天鄭伯父跟鄭伯母連絡上我,問我為什麼妳怎麼都不肯回美國……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跟他們一起騙妳,我一直都愛妳,我也想要保護妳啊……」

 

    鄭秀妍一直背著丹尼爾的身影僵了僵,低下頭看了孩子一眼,鄭妍雨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在看到母親的面容時乖乖的低下頭,鬆開母親的手小跑步到幾公尺外的涼椅坐著。

 

    她等。

 

    鄭秀妍看著孩子早熟的敏感,抿抿唇轉過身子,當丹尼爾看到鄭秀妍的表情,可以感受到……鄭秀妍是真的很生氣很生氣了。

 

    『為我著想?』鄭秀妍往他快步走過來,老實說丹尼爾很少看過鄭秀妍生氣,一直都是哭泣跟無助的時刻,所以當年因為金泰妍的失意跟鄭家連手的計劃,讓鄭秀妍發現後,斷然的斷絕鄭家所有關係時,同樣沒人敢置信,鄭秀妍會如此憤怒。

 

    『你敢說是為我著想!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鄭秀妍紅著眼眶,那眼淚懸著卻怎樣都不肯掉下來,看著丹尼爾的眼神充滿憤怒,比著手語的手顫抖到幾乎無法再比下去,久久才又動作。

 

  『你知不知道你……讓我失去了金泰妍兩次,我跟她兩次都因為你……為什麼,你總要奪走我最在乎的?然後跑到我身邊自以為溫柔的說為我著想!?』

 

    鄭秀妍的情緒被激發到一個極限,眼淚因為顫抖終於落下。

 

    她拒絕金泰妍的復合,心有多痛?她不能再鼓起以前認為不會失去的勇氣,她好愛金泰妍卻不能再愛她的痛苦,為什麼那些人總以為是〝著想〞?

 

    「秀妍,我……」丹尼爾看到鄭秀妍的痛苦跟指責,難過的開口:「但是,她是個女生啊……當時也還沒有能力……」

 

    「夠………了……!」

 

    雖然像是被擠壓在喉頭般的掙扎,但是他確實聽到了,瞪大眼睛的看著鄭秀妍。

 

    鄭秀妍,可以說話了?

 

    才發出兩個音,鄭秀妍就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腦中劇烈的疼痛,幾乎讓她快要立即昏過去。

 

    喘著氣,鄭秀妍看著丹尼爾,改用手語虛弱卻堅硬的比出。

 

    『我討厭你們這些世人憐憫同性戀的種種〝自以為是〞,我們……從來都沒要妳們來管過我們幸不幸福、快不快樂、艱辛不艱辛!愛上同性就算錯了,那也應該是我們兩個嘗試走同性戀情的人去領悟!而不是你們這些人耳提面命的指責跟著想!』

 

鄭秀妍真的不懂,一開始甚至連孩子都一起恨下去了,聽著家人跟丹尼爾的種種勸誘,甚至讓她更氣……

 

異性的愛情是兩個人努力的經營,為什麼同性的愛情就是全部人評論跟指責的社會議題、家族戰爭?

 

直到鄭秀妍如此直白的表達出來,丹尼爾才終於發現,自己的愛,從來都不曾被鄭秀妍在乎過。

 

    鄭秀妍只覺得負擔、憎恨、痛苦、跟……討厭。

 

    「秀妍,妳是不是就連一點點……都沒有覺得……可以跟我走下去過?」丹尼爾一直都不缺女人的,他的外表跟家世從不讓他如此挫敗……但為什麼?他真真正正,努力用心的愛了那麼多年的女孩,卻始終都不能了解,自己可以為她失去整個世界的那種愛。

 

    這種濃烈的愛,必定辦隨著忌妒跟占有……這樣是不是也錯了?

 

    鄭秀妍凝視著他,緩緩的比著。

 

    『你覺得你很癡情,那是因為你幻想的我,對你也總有一點愛情,但是當現實中的我……一個根本對你從來沒有發生過愛情這種化學作用的人來講,只是癡狂跟糾纏。』

 

    鄭秀妍不想要再看到丹尼爾,她知道曾經的友情是無比可惜,但是她所有的傷痛,已經壓得她不想再看到所有的傷心事。

 

    現在的她,只是茫然自虐般的每天數著,金泰妍離開自己,第幾天、又去了哪裡。

 

 

 

 

    「我知道妳的生活不會再有我了,但……」那天晚上,當鄭秀妍哭著道歉,金泰妍低著頭,久久才抬起頭,那份深情跟眷戀,讓鄭秀妍好想哭、好想哭。

 

    「我不會再在妳的世界徹底消失,就讓我,任性的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妳我在哪裡好不好?」

 

    鄭秀妍沒有拒絕,所以兩個人再也沒見過面,卻又知道彼此的近況。

 

    金泰妍是個音樂人,工作上的進度跟近況,都可以從報章雜誌跟電視新聞裡面得到。

 

    一舉一動,以前懶得跟記者多說話的金泰妍,學會了報告近況,甚至是一些很detail的小事,金泰妍都會在電台訪談中,用她那溫柔的聲音,跟觀眾報告著。

 

    最進去了哪裡、見了誰、跟父母怎樣相處……金泰妍變得多話了,在演藝圈很多人都覺得她變得和善了。

 

    但是又有一派說法,說金泰妍更難接近了……

 

    金泰妍散發著一股外表溫柔,卻在跨步上前的那一刻,釋放出陣陣拒絕的人,惆悵感在金泰妍不笑的時候表露無遺,很多演藝圈跟金泰妍比較談得來的人總傳著。

 

    金泰妍變得愛發呆了。

 

    在一場新歌發表後的可視電台,當被DJ問這問題的時候,金泰妍首次不避諱的開口談愛。

 

    「我喜歡的那個人以前交往的時候總喜歡發呆,那時還年輕的我總是覺得她那樣很浪費時間,每次都會問:妳在想什麼?

 

但每次,她都是搖搖頭,看著我羞澀的笑,然後抱住我像隻貓一樣,直到現在年紀增長,經過了風波煙雨,我跟她兩個人分開後,開始懂了……會發呆,是因為想念,因為在想她,所以總是會不自主的發著呆。」

 

    只有在自己放空的腦袋中,可以放肆的愛她、想她、念她。

 

    鄭秀妍抱著孩子,在臥房的大床上聽著電台裡,金泰妍說的那段話,讓一直撫摸孩子的手因為對方的話語,慢慢的停下,輕輕的擰眉。

 

    小妍雨睡著了那軟軟的身體帶給鄭秀妍溫暖,卻讓鄭秀妍更可以感受到……

 

    自己是孤單的,所以更要堅強,就像當年一樣,第二次,同樣可以。

 

 

 

 

    鄭秀妍一直以為自己習慣了這份孤單,當年跟家裡的人斷絕了所有關係,自己帶著孩子回到韓國,幾年間,她一直都是這樣活著的,只有她,跟孩子。

 

    但是現在卻不時覺得無比空乏,當妍雨不自覺得問著〝阿姨〞的種種,當晚上被踢被子的自己冷醒,當東西做太多吃不完的時候……

 

    「真是的……妳真的要好好控制份量啦!真難想像沒有我妳要怎麼辦嘛!」

 

    記憶中的那個人坐在餐桌的那一端,一口一口的塞進自己做得份量過多的食物,雖然抱怨,卻沒有停下咀嚼的動作。

 

    因為是自己做的。

 

    晚上洗完澡,鄭秀妍對著梳妝鏡梳著自己的髮,看著鏡子裡面得自己,淡淡嘆口氣。

 

    「在煩什麼?告訴我,好不好?」

 

    彷彿看到金泰妍站在她後面,鄭秀妍驚訝的盯著鏡子,看著鏡中的金泰妍彎下身子擁抱自己,鄭秀妍忍不住轉頭……

 

    卻什麼都沒有。

 

    縮著身子,鄭秀妍覺得冷,不能在這樣下去……

 

    鄭秀妍,要堅強。

 

 

 

 

    鄭秀妍開始接了案子,好一陣子都忙碌在設計稿上,這次的案子很大也很重要,她整整過了好幾天沒日沒夜工作的生活,等到案子終於交出去,自己也累垮了。

 

    她本來沒注意,只是希望多喝點開水就可以讓身體好一點,但是沒想到第二天開始就發高燒,頭暈到想吐,她傳簡訊給徐賢,希望她來幫忙自己照顧孩子……

 

    徐賢因為她的關係,沒有回美國,暫時住在韓國的飯店裡面,在鄭秀妍有空的時候治療著鄭秀妍的失語症。

 

    其實鄭秀妍的聲帶沒受損,自然不可能是生理上發不出聲音,而是心理因素讓她再也開不了口,這麼多年來,徐賢一直幫助她尋找讓她每當開口,就會有窒息感而痛苦不堪的原因到底是因為什麼。

 

    「顯然姐姐妳把我當成萬能者了,我是心理醫師,但不治療重感冒。」徐賢皺著眉頭,看鄭秀妍虛弱替自己開門的樣子很是不開心。

 

    雖然這樣說,徐賢仍帶著母女倆開著自己的車子往醫院去,果不其然,鄭秀妍追上了最新一季的流行性感冒,鄭秀妍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打著點滴,看著徐賢跟小妍雨玩著小遊戲,孩子大概是因為母親生病而提不起勁,懶懶的回應。

 

    直到凌晨,鄭秀妍才打完點滴,出了醫院,她覺得身體有好些,跟孩子一起坐上徐賢的車後座,準備回去家裡好好休息。

 

    印象中,上次感冒的時候,她還在自己身邊,用她的方式照顧自己,強迫自己吃不喜歡吃的藥,幫自己照顧孩子,煮好晚餐,然後抱著她、哄哄她。

 

    眼眶泛紅,是因為感冒嗎?身體的虛弱她此刻的她就連看著窗外那陰陰的天氣都覺得想哭。

 

    「媽媽……」

 

    徐賢送她們回到住處,踏著回家的步伐,小妍雨的聲音突然開口,鄭秀妍一直凝視著遠方的面容轉向牽著自己手的孩子,她對孩子覺得愧疚,因為不能放她一人在家,要一個孩子在急診室過了一整晚。

 

    「泰妍阿姨是不是真的永遠都不回來了?」小妍雨無辜的眼神刺傷鄭秀妍的心,小小的嘴巴問著:「阿姨是不是不能再跟我們一起住了?」

 

    鄭妍雨一直都好疑惑、好疑惑,媽媽常常發呆,她知道媽媽在想阿姨,但是為什麼,阿姨卻再也不出現在她們的周圍,只是偶爾出現在電視上,還有打打電話,要她乖乖不要吵媽媽。

 

    鄭秀妍撇過頭,好一會才點點頭,回應著女兒:『阿姨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我們不能依賴她。』

 

    「為什麼?因為媽媽在生氣嗎?」

 

    『……媽媽沒生氣。』

 

    「明明媽媽就有生氣!媽媽因為氣阿姨,所以不讓阿姨回來對不對?」

 

    鄭秀妍一股委屈跟氣上來,泛紅著眼眶比著:『鄭妍雨妳夠了!』

 

    「我不要吃媽媽做的東西,媽媽都在發呆不理我,工作也很忙,沒人跟我一起玩,也沒人陪我寫作業,那些泰妍阿姨都會……」

 

    還沒說完鄭秀妍就甩下她的手,憤恨的比著:『那妳去找她當妳媽媽!我不要當了!』

 

    孩子瞪大眼睛,看著鄭秀妍比的話語,哽了一聲後,放聲大哭……

 

    「我討厭媽媽!最討厭媽媽了!我也不要妳當我媽媽了!哇哇哇哇嗚嗚嗚嗚……」

 

    「天啊!妍雨乖……別哭喔!」徐賢被這情況嚇到,蹲下身子抱著孩子在肩頭哄著,看著鄭秀妍嘆口氣。

 

    「姐姐妳……哀,先進去吧!」徐賢抱著小孩,快步往屋子裡面走。

 

    鄭秀妍站在門外,看著屋子裡孩子的哭泣聲,胸口一陣悶,暈眩感彷彿要讓她站不穩,晃了晃,鄭秀妍咬著唇,嚐到口中的血腥味。

 

    她,要堅強。

 

 

 

 

    徐賢直到把孩子哄睡,看著鄭秀妍把藥吃下去,才起身準備離開鄭秀妍住處,打開玄關大門前,她想到什麼,轉過身子對著那個坐在沙發茫然的鄭秀妍開口。

 

    「秀妍姐,我今天下午會搭飛機回美國一趟,估計五六天後才會回來,妳小心顧身體。」頓了頓,她才又開口:「孩子是無辜的,她對金泰妍有感情,年紀小小的她還學不會什麼是離別跟分開,不能因為妳想忘,而逼著孩子也忘。」

 

    鄭秀妍抬起頭,緩緩的比著:『我沒有。』

 

    徐賢看著那倔強的眼神,搖搖頭,「就像妳的失語症一樣,妳一直不願去面對那些壓意的情感,只是一味的用〝沒有〞塘塞,總有一天妳會崩潰的。」

 

    『……』

 

    「妳我都知道,妳心底枷鎖的鑰匙一直都很明顯不是嗎?」

 

 

 

 

    鄭秀妍在徐賢走後,躺在床上幾乎一整天,本來虛弱的身體總算沒有了起初的噁心感,起了身子,看時間自己該要做晚餐給孩子吃,卻在出了房門那一刻,發現不對勁。

 

    妍雨躺在沙發上面……不,應該說是倒在沙發上面,整個人的面頰駝紅,呼吸急促。

 

    鄭秀妍緊張的上前,抱起女兒的身子,她才發現軟軟的身體比自己的溫度還要高上許多,試著搖晃了她,卻得不到回應。

 

    不……

 

    鄭秀妍緊張得抱起鄭妍雨,一路奔出大門,衝到大街上要招計程車,她可以感受到孩子炙熱的呼吸吹在自己的頸脖間,隨著一下又一下,她的心都慌了。

 

    為什麼……沒注意到孩子不適?鄭妍雨一直都不太會隨便發脾氣跟自己鬧彆扭,只有在生病的時候才會變回同齡的孩子般,藉著鬧脾氣引起關注。

 

    自己照顧孩子好些年,為什麼沒發現?

 

    一天之內第二度衝到急診室,鄭秀妍紅著眼看著孩子小小的手扎入針管,心不忍的揪起。

 

    「發燒多久了?」聽到體溫計急促的響了兩聲,醫生皺著眉問著她,鄭秀妍茫然的看著對方,比著:『不知道……』

 

    對方顯然看不懂,鄭秀妍慌亂的找著筆,用寫的。

 

    「不知道?妳是孩子的母親嗎?」

 

    一句話,鄭秀妍紅著眼眶,抿著唇快要哭了,委屈的不知道是點頭還是怎麼辦。

 

    自己,到底在幹嘛!

 

    「看女士妳現在這樣的狀況,應該不能照顧孩子吧!還有沒有親人可以來照顧孩子的?」醫師顯然發現她的病態,嘆口氣溫聲問道。

 

    雖然語氣溫溫,卻讓鄭秀妍覺得像刀子般鋒利。

 

    自己這樣,堅強嗎?

 

 

 

 

    金泰妍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這種情況下接到鄭秀妍的訊息,她剛從全州回到首爾,自從從鄭秀妍母女兩人的生活淡出後,她就常回家,每每回家,總是多跟家人說一點……記憶裡的鄭秀妍的樣子,還有,重逢後母女兩人的樣子。

 

    她跟家人說孩子也是她的,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當初的的確確……是鄭秀妍希望跟她共同組成家庭的意願下,所生下來的,金泰妍告訴母親,她有個白白嫩嫩的外孫女,很可愛、很討喜。

 

    或許她自己不像當年那樣的莽撞,也或許因為孩子跟自己年紀漸長,慢慢看出自己的確不可能會跟著男人過一輩子,這次的父母,沒有再強力阻止,淡淡的聽著。

 

    金泰妍閒不下來,她知道這種往返很累,但是她不想待在那個曾經三人幸福的空間裡待太久。

 

    所以當她回到住處,正準備換下衣服去沖個澡時,收到了鄭秀妍的短訊。

 

    幾乎是一秒,金泰妍就可以感受到鄭秀妍的無助,雖然話語很短,雖然……鄭秀妍根本沒有說什麼。

 

    『妳記得我住處的備用鑰匙,藏在哪裡嗎?』

 

    當金泰妍意識到自己舉動時,她已經站在鄭秀妍住處的門口,一路從下車就跑來的自己有些喘,當看到鄭秀妍蹲著身子,捲縮在大門前時,內心深深的揪起犯痛,聲音沙啞的開口。

 

    「傻瓜,又忘記帶鑰匙出門了嗎?」

 

    鄭秀妍抬起頭看她,本來以為對方哭了的金泰妍,卻在看到那乾涸的臉龐時一楞,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只是問妳,沒叫妳過來。』鄭秀妍的話語間有著刺,金泰妍可以感覺到今天鄭秀妍非常冷漠,抿唇後開口。

 

    「鑰匙在我那裡,之前妳藏在盆栽下太危險,一次我把它收起來了。」

 

    鄭秀妍站起身子,凝視著走向她,她好像很生氣……

 

    『妳為什麼要亂動我的鑰匙?』

 

    「我那時……覺得很危險。」

 

    鄭秀妍吸了一口氣,好像壓抑住什麼,才又比著:『那鑰匙呢?』

 

    金泰妍楞了楞,撇開頭有些尷尬的說:「忘記帶了,在我家裡。」

 

    鄭秀妍不敢置信的看著她,金泰妍知道自己很蠢,大老遠跑來,告訴對方自己鑰匙沒帶,根本就是整人。

 

    但是……

 

    「妳先跟我回去一趟好嗎?天氣變冷了。」最近天氣越來越冷,那份冷冽讓金泰妍不捨鄭秀妍站在門外等那麼久。

 

    鄭秀妍蒼白的臉打量著金泰妍,好一會才起步往金泰妍停車的停車場走去。

 

    金泰妍鬆口氣,看著那背影快步跟上,卻看到鄭秀妍停下腳步,對著她恨恨的比。

 

    『先送我去醫院。』

 

 

 

 

    一路上鄭秀妍都不看她,撇著頭看風景。

 

    「為什麼要先去醫院?妳哪裡不舒服嗎?還有小雨呢?」

 

    鄭秀妍頓了頓,在金泰妍停車等紅燈時,比著。

 

    『她長水痘,因為高燒不退,所以在醫院觀察,醫生說至少要先讓溫度降下來,才可以安心。』

 

    「什麼?!」金泰妍傻眼的看著鄭秀妍,也焦急起來,綠燈後開始把油門加得快一些,慌亂的問:「怎麼會突然就……」

 

    『妳還會擔心她?』

 

    金泰妍聽到有些怒了,「妳把我當什麼人了?我當然會擔心啊!」

 

    『我以為……妳不要她了。』鄭秀妍淡淡的比著,手的顫抖卻出賣了她。

 

    本來金泰妍錯愕氣得想反駁,但是卻腦中閃過自己曾經說過的話……

 

    「妳跟妳女兒,都從這裡出去!」

 

    「秀妍,對不起……我知道你不能馬上相信我,但是,在我心裡小雨也是我的女兒。」

 

『妳的?』鄭秀妍茫然了。

 

金泰妍乾脆把車停在一旁,轉過頭看著鄭秀妍一臉疑惑跟戒備,金泰妍一臉苦笑,悵然開口。

 

「妳忘啦?我喜歡女生,我說過如果我們的孩子像妳,我會很開心的。」

 

    「孩子是無辜的,她對金泰妍有感情,年紀小小的她還學不會什麼是離別跟分開,不能因為妳想忘,而逼著孩子也忘。」

 

鄭秀妍瞪大眼,眼眶的淚水瞬間囤積,一股哽咽梗在喉頭,在金泰妍還沒反應過來前,鄭秀妍大哭了起來。

 

從來……金泰妍沒看過鄭秀妍這樣大哭過,就算當初受了再多的傷,都不曾……

 

    鄭秀妍雙手摀面,眼淚一直從指縫留出,滴滴答答的灑在褲子上,那一聲一聲的抽氣聲,金泰妍也泛紅了眼眶,她試著撇過頭不看鄭秀妍哭,但是壓不住哭意,金泰妍想起最近自己一個人的生活,摀著眼睛也哭了起來。

 

    車子裡面充斥著兩個女人的哭泣聲,一個放聲發洩,一個壓意隱忍……

 

    久久……金泰妍才趕緊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眼淚,雖然止不住,卻猛擦,一邊安慰道。

 

    「妳……妳先別哭啊,我們先去醫院,剛剛妳回去是要拿換洗衣物嗎?我……我開到附近的賣場買一些住院要用的東西好了,等等……見到小雨別哭啊……她會害怕的……又不是什麼……什麼病。」金泰妍雖然說著,卻還是狂掉淚,看著鄭秀妍縮在車位上的身子,胸口好痛好痛。

 

    鄭秀妍瘦了,本來就很瘦的她更瘦了,這樣嬌小的人,要怎麼照顧著孩子,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持續大哭著,難過的把她擁進懷裡,拍哄著。

 

    「秀妍,別哭了。」

 

    鄭秀妍放聲大哭久久不停,那聲音淒厲的讓金泰妍越抱越緊,難過得抿著唇也跟著狂掉淚。

 

    鄭秀妍的眼淚一直流一直流,那顫抖的身子幾乎快要暈厥過去,種種的無力跟罪惡感讓她腦袋一片空白,她覺得自己好沒用,她一直以為自己夠堅強的……

 

    「就像妳的失語症一樣,妳一直不願去面對那些壓意的情感,只是一味的用〝沒有〞塘塞,總有一天妳會崩潰的。」

 

    感覺到鄭秀妍痛苦的顫抖著,金泰妍想要拉開距離察看狀況,卻在下一秒,聽到那應是從喉頭擠壓出來的聲音,斷斷續續……哽哽咽咽。

 

    「我好怕……不……不要……不要我……」鄭秀妍的聲音讓金泰妍身子跟著顫抖,聽著那充斥在耳邊的祈求,腦袋彷彿脹滿般的脹痛著。

 

    「妳我都知道,妳心底枷鎖的鑰匙一直都很明顯不是嗎?」

 

    徐賢的話充斥在鄭秀妍的耳邊,她心裡一直都不敢回想那些傷人的話,卻又在午夜夢迴的時候,一遍一遍的在夢中提醒著自己。

 

    「現在、這一刻!是我主動提分手!永遠、永遠不要再讓我看到妳的臉、聽到妳的聲音!」

 

    吸口氣,鄭秀妍努力的忍著那股窒息感,用力的擠出一字一句。

 

    所以她才說,金泰妍就像她的氧氣,在她想再開口拼音的時刻,總是像缺氧般的痛苦……

 

    「不要了。鄭秀妍,這次,是我不要妳了!」

 

    「泰妍……不要再不要我了……好不好?……我好怕……」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yoho
  • 快開始甜了吧~~~~~
    讓我們一起守護泰西吧!!
  • Kay Beans
  • 唔....版主大人

    這篇應該是14?!...

    總算在脆弱的時候正視自己的恐懼了......
  • usos85
  • 最「近」去了那裡,
    兩人…總算…雨過天晴了
    西卡終於可以發聲了^^
  • heureux
  • 應該要很感動的一篇的
    結果因為我剛剛重新複習還珠格格
    結果哭太久了
    現在都哭不出來...

    很好看!! 秀妍終於決定要走出來了
  • 61025
  • 天哪,超虐的!
    感覺那種無法大吼出來,
    只能靠手語和眼神表達的憤怒,
    斷斷續續的說出自己的無助,
    這些堅強與脆弱,
    是我好喜歡卻又好心疼的點,
    心真的揪了又揪,
    當小妍雨跟媽媽抱怨時,
    有辦法體會那種疲累感,
    加上後面沒發現妍雨病情的剎那,
    自責也壓垮了她最後一根稻草,
    彷彿都在跟她説,
    ''妳不能沒有金太妍''
    失語症要鎖上的人才有鑰匙是吧,
    很痛也很精彩,
    謝謝讓我脫離了十幾分鐘的現實。
  • teuk
  • 這章是丹尼爾領便當的意思嗎(哦耶~)
    應該也快接近尾聲了吧(喔不~)
    解鈴還需繫鈴人阿
    秀妍的堅強實在讓人心疼啊
    被拋棄兩次會害怕是當然的
    但如果只是一昧的逃避問題還是存在
    快點讓可愛的小妍雨感受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吧
    再重新來過泰妍一定會做的更好的
  • Li
  • 终于对泰妍说话了的情节好感人。不要再轻易地放开手了。。。
    最后一段真的让人鼻子发酸。 T-T
  • 惟心論
  • 患得患失的感覺才是最令人不安的
    從這些文字中我竟然腦補出很多的畫面來
    內心的表情與情緒刻畫得很生動

    這讓我想起某句歌詞

    明明你也很愛我 沒理由愛不到結果
    只要你敢不懦弱 憑什麼我們要錯過
    夜長夢還多 你就不要想起我
    到時候 你就知道有多痛(感覺好像具現化了)

    最後還是鼓起勇氣開口了
    心鎖的解開才是真正的接納
    終於有進展了
  • qunnief
  • 努力壓抑自己,強迫自己的人,好累,以為可以,反而令自己更崩潰,終有一天會爆。
  • 一直默默關注文章的路人Z
  • OH~~西卡說話了!!
    每每看板主寫的文章很糾纏人心阿
    都隨著文章情緒起伏也會上來又下去
    而且也能明白她們兩個曲折的愛情阿
  • nick2leahwu
  • 因為害怕,努力逼迫自己堅強,因為害怕,努力告訴自己沒有金泰妍也可以很好
    就像小賢說的,秀妍只是一昧地用沒有來搪塞、逃避現實
    當壓力超過負荷的時候,她才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多麼的需要金泰妍
    小妍雨這場病生的真是時候,秀妍自己也病了,精神上較脆弱
    金泰妍一句小妍雨也是我的女兒,讓她的防線完全潰堤
    艱難地說出了心中所害怕的,那一次次拋棄所形成的枷鎖
    人好像都是這樣,總要把自己逼到極限才肯放棄,明明還愛著卻又害怕、裹足不前
    知道是因為受了傷,但既然兩種選擇都痛苦,為何不順著自己的心?
    (突然感慨什麼)

    「所以她才說,金泰妍就像她的氧氣,在她想再開口拼音的時刻,總是像缺氧般的痛苦」這句話真的很有感覺,不知道為什麼(笑
    很喜歡這個設定,我是指失語的原因還有形容,很有感覺,好像可以感同身受一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