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snapshot20140710031051   

16

 

    幼稚園裡面,嬉鬧聲充斥在園內,雖然是新年假期時間,但是在這社會競爭的國家,很多父母還是有放不下的工作,在除夕夜的前一天,依然把孩子送到幼稚園裡面。

 

孩子們因為甜點時間,無比開心得吃著自己碗中的午後甜點,今天的甜點是冰淇淋,所有的孩子都興奮的一邊吃一邊露出滿足的微笑。

 

    只有鄭妍雨皺著眉,坐在老師座位旁,鼻子通紅、眼眶泛滿淚。

 

    「小雨,乖喔!等等媽媽就會來接妳回家。」老師看著孩子低著頭委屈的樣子,憐惜的拍拍她的頭,哄慰著。

 

    「大家都換過乳牙,等等媽媽帶妳去看牙醫阿姨就會好一點喔!」

 

    「才不要……牙醫生好恐怖……」小妍雨不開心的說著,眼淚彷彿都快掉出來了。

 

    就在老師想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從幼稚園門外走來一個人影,那人穿著簡單的黑色風衣,黑色的褲子跟高跟鞋讓她看起來無比的清瘦,渾身散發出一股不能忽視的氛圍。

 

    「不好意思,我來接我的孩子回去看醫生。」溫柔的聲音響起,教室裡面許多的孩子都抬起頭,看著那個每次都來接鄭妍雨回家的美麗阿姨。

 

    「今天是您來接她啊,聽鄭媽媽說您不是回家了嘛?」幼稚園老師顯然已經熟悉這個每次來接鄭妍雨回家時,小妮子都露出無比開心的人物‧金泰妍。

 

    「嗯,她媽媽公司有事,不方便過來。」金泰妍點點頭,也是因為接到鄭秀妍電話,一路衝回來的。外頭下了不小的雨,雖然從車子裡面出來步行到幼稚園有撐傘,但是還是讓金泰妍的長髮沾了些水珠。

 

    卻更顯一種說不出的嫵媚。

 

    蹲下身接過孩子,金泰妍渾身散發的香氣幾乎讓那名同是女性的老師紅了臉。

 

    雖然……她自己早有男朋友,也不覺得自己會喜歡同性,但是每次看到金泰妍這種渾身散發著疏離及溫柔交雜的人,就會覺得無比有魅力。

 

    「小雨乖,我跟牙醫阿姨訂好時間了,等等就帶妳過去看醫生。」金泰妍抱住那軟軟的身子,心疼的撫上孩子柔嫩的髮。

 

    「我可以不要看醫生嗎?痛!」撫著臉頰,鄭妍雨一臉無辜的看著金泰妍。

 

    金泰妍朝她皺皺鼻子,然後溫柔的笑著搖搖頭,額頭抵著孩子的,緩緩開口:「恐怕不行,我被妳媽媽勒令了,這次不能幫妳逃跑。」

 

    「阿姨妳好弱……」

 

    看著這一大一小的回應,那名老師噗哧的笑出聲,又趕緊摀住嘴,幸好金泰妍跟孩子都在說話,沒有發現。

 

    來接鄭妍雨的家人除了鄭秀妍這個親生母親跟金泰妍外,老師從沒看過父親或是其他家人出現,鄭妍雨的口中也是。

 

    除了媽媽、阿姨之外,就沒有其他多餘的家人了,這曾經讓她有很深疑問。

 

    「對了,因為下週是新年也是一年一度的家長日,所以園方將會舉辦小型的餐會,孩子們也有表演還希望您幫忙轉告,希望妍雨媽媽可以到場參加。」老師和藹的笑著:「當然您也是。」

 

    金泰妍接過邀請函,低頭看了一下內容,抬起頭淡淡的開口:「嗯,我會告訴秀妍,雖然她最近很忙……。」

 

    那名老師看著金泰妍抱著孩子走出門口的背影,有些疑惑的歪歪頭。

 

    講阿姨……她一直以為金泰妍是鄭秀妍的表姐或表妹,但是看剛剛金泰妍提到對方的表情,卻不像……

 

    「我也要美麗的阿姨……」低下頭,看著那扯著自己裙擺的小孩,老師失笑。

 

    看來金泰妍的魅力連五歲孩子都懂呢!

 

 

 

 

    金泰妍幫孩子繫好安全帶,放下手煞車,慢慢的開著車帶孩子去看醫生。

 

    「小妍雨來啦!今天來讓阿姨看看牙齒好不好?」到了牙醫診所,金泰妍努力的哄著孩子,好不容易把巴爪魚般的小孩子放到治療椅上,小妍雨就開始大哭了。

 

    「拜託妳了,林醫師,她真的很怕看牙醫。」金泰妍看著那個好友推薦的牙醫師,點點頭開口。

 

    對方對她笑,手擺了擺,要她別在意:「妳是權學姐的朋友,不用客氣啦!」

 

    「麻煩妳了,她媽媽說她好像被以前的牙醫師嚇怕過。」金泰妍有些心疼坐在治療椅上的孩子,明明……就拔個乳牙。

 

    醫師看到笑笑,點點頭拉下口罩:「我會保證,讓她看完露出笑容的。」

 

    金泰妍有些驚訝,那抹笑神似自己的好友權侑利,是因為雙方感情很好的關係嗎?

 

    「謝謝林醫師。」

 

    「叫我允兒就好了!」林允兒戴起口罩,椅子轉到面對著鄭妍雨。

 

    看到孩子一臉哭意,林允兒開口:「放心,我會很小心、很小心,等看完了,阿姨請妳吃冰淇淋好不好?」

 

    「真的嗎?」或許是因為林允兒的表情非常認真,讓鄭妍雨停止了哭泣。

 

吸吸鼻子,鄭妍雨不知道原來牙醫師還會給冰淇淋吃。

 

    「嗯,相對的,妳要張開嘴巴給我看喔!」

 

 

 

 

    晚上,鄭秀妍終於從那討論不完的會議脫身回到家,脫下高跟鞋,有些疲憊的她看到桌上那冒著煙的溫牛奶。

 

    聽到臥房吹風機的聲音,鄭秀妍放下包包,轉身先到孩子房去。

 

    打開門,光線透到昏暗的房間,小小的熊寶寶燈光在夜晚中照耀著孩子的臉,鄭秀妍拿著牛奶,靠在門邊看著孩子,一邊喝著。

 

    「回來了?」一會,身後金泰妍的聲音竄出,從後面抱住她。

 

    「……嗯。」鄭秀妍倒在那充斥著沐浴乳的香氣中,轉過身子想要比著手語。

 

    『孩子她……』還沒比完,就看到金泰妍閉上眼睛,看都不看她。

 

    鄭秀妍嘟著嘴,好一會才弱弱的張口。

 

    「孩子……好嗎?」

 

雖然還有些不穩,但是那聲音還是讓金泰妍勾起笑顏。

 

金泰妍聽從了徐賢的建議,要鄭秀妍平常對話中減少用手語的機會,多用口說,或許因為太久沒開口,鄭秀妍有時總會懶得開口,能比就比,每次都要自己提醒她。

 

    「很好,剛剛陪她一起洗澡,好不容易哄她睡下,今天去看牙醫了,變成兔寶寶囉!」金泰妍笑著,然後吻了吻鄭秀妍的唇。

 

    鄭秀妍閉上眼睛,讓對方柔軟的舌探進自己的口中,有些放鬆的沉迷在裡面。

 

    金泰妍深情的吻著她,越吻越深,幾乎快要失控般的緊抱住鄭秀妍。

 

    「泰妍……累……」鄭秀妍不穩的拼著語句,但多半是因為被吻到缺氧喘的。

 

    「那我們去床上……」

 

    「但是……妳……要回家。」鄭秀妍說完,金泰妍埋在她肩窩嘆了好大一口氣。

 

    「妳讓我住下來嘛!」金泰妍小小的抱怨著,嘟著嘴抱緊鄭秀妍的身子。

 

    「阿姨,會難過。」鄭秀妍也心裡也猶豫跟不捨,但是還是開口。

 

    「我比較難過的是妳!」金泰妍拉著鄭秀妍回到臥室,兩人坐在床上抱著:「我陪妳到早上,小雨拔完牙止不定什麼時候又喊痛了,妳最近那麼累。」

 

    「但是,回家……」鄭秀妍知道,大過年的因為自己跟女兒從全州衝回來……一定又會讓金家那邊又嚼舌根。

 

    因為兩個人重新開始得戀情,鄭秀妍一直都是愧疚的,所以這次的年假,鄭秀妍勸金泰妍提早回去全州老家,自己跟女兒在首爾過年已經很習慣了。

 

    只是沒想到孩子不知道是被誰欺負,一大早幼稚園老師就通知鄭秀妍說好像在玩耍的時候,前排的乳牙因為撞擊而快掉了,女兒痛的哭都哭不停,而鄭秀妍自己卻有個會議發表怎樣都無法挪開時間。

 

    無計可施下,鄭秀妍才麻煩金泰妍來接女兒。

 

    金泰妍心疼的抱住鄭秀妍,吻了吻她的髮,開口道:「傻瓜,一個晚上而已,我明早就回去不就好了。」

 

    「但是……是過年……」

 

    「不准再但是了!快睡覺!」金泰妍摀住那欲要說話的嘴。

 

    「唔……」鄭秀妍看著金泰妍壓在自己身上,害羞的說著。

 

    「我還沒……洗澡。」

 

 

 

 

    真要說,鄭秀妍因為自己,跟家裡完全斷了聯繫,大過年的卻不能回家,只能在公司裡面努力工作,就連……就連自己的老家,鄭秀妍都不敢跟著回去。

 

    妳也是我的家人啊!金泰妍這樣跟鄭秀妍說過,那時候她有跟自己家人透漏過,想帶鄭秀妍回家過年,對方沒有反對,只是一直沒個表態。

 

    而這份沉默讓鄭秀妍搖頭,她推著金泰妍回去,而自己則跟孩子在首爾等她。

 

    「可以不要嗎?我想要我們是一起的。」金泰妍還記得,除夕夜一大早,金泰妍站在玄關門前,想要勸鄭秀妍跟自己一起回去。

 

    鄭秀妍搖搖頭,偎進金泰妍的懷抱裡面,緩緩開口:「泰妍……很重要,我對阿姨……失約了一次,重新回到妳身邊……會愧疚的……」

 

鄭秀妍那斷斷續續的話,讓金泰妍紅了眼眶,抱住鄭秀妍開口:「是我自己要重新愛上妳的!我會讓他們接受妳……」話未說完,鄭秀妍已經離開她的懷抱,開口。

 

「那樣他們……會更討厭我……」

 

 

 

 

    看著那熟睡的睡顏,金泰妍親了親那柔軟的臉頰。

 

    兩個人算是復合吧?這一年多的時間,雖然鄭秀妍沒讓她對自己太親密,床事上甚至不比以往熱烈,但是金泰妍知道,這急不得。

 

    重新交往的兩人要學的事情很多,要去面對的現實更多。

 

    現實是,鄭秀妍真的怕了,那份被拋棄的心,能然需要時間去溫暖、轉炙。

 

    現實是,家人仍然是需要時間慢慢接受的,同性伴侶,註定有那份在親戚間不能言喻的苦楚。

 

    現實是,她們的孩子,還在一天一天長大,而她們,不再在是把重心全放在兩人的感情修復上,還有一個稚然的心靈,等著她們去照顧,兩人同樣都不希望,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有任何跟一般孩子不同的阻礙。

 

    金泰妍常會想,為什麼愛情那麼簡單,又那麼難?

 

    愛上鄭秀妍很簡單,她有千百萬的理由說之不盡……

 

    但為什麼要跟世人解釋兩個女人的愛,那麼難……

 

 

 

 

    金泰妍在第二天一早就被鄭秀妍趕回了全州老家,本來再怎麼說,她都想要陪母女兩人一起吃完飯再回去的,但是沒等到她開口,鄭秀妍就嚴肅地拒絕了。

 

    『妳平常的時間要留在我們身邊,我當然不反對,但是一年一次,妳難得回家一趟,就不要相太多,好好地回家,讓阿姨跟叔叔看看妳。』

 

    金泰妍回到了全州老家,把車子開到家裡的停車場那一時刻,金泰妍坐在車子上面,打了打自己的臉,才勾起笑容下車。

 

    「我回來了!」因為是大過年的,所以親戚都在家裡,金泰妍在看到當下愣了會,笑著開口。

 

    回到家的金泰妍一直都保持著微笑,陪著親戚的孩子玩耍,金泰妍照顧起來子很得心應手,哄孩子的功夫也很有一套。

 

    因為習慣了,生活中總有個孩子吵著要妳抱、要妳陪睡覺,久了就知道怎麼應變。

 

    金泰妍是這樣回答的。

 

    而她的父親母親站在不遠處看孩子那微笑的側臉,沉默不語著。

 

    昨天的情況還歷歷在目,金泰妍本來過年回到家的心情一直都很好,也絕口不提自己跟鄭秀妍的現況,本來兩老也想當鴕鳥,對於自己女兒的戀情,真是開不了口。

 

    但是卻在早餐的時候,因為一通電話讓金泰妍那一直保持的微笑垮掉,嚴肅地離開了歡樂的大餐桌,語氣凝重的細聲說著。

 

    「小雨又生病?……牙痛?嗯……我知道……我去好了,我去接她……不會啦!全州離首爾其實不遠啊……妳別擔心我……我知道……我開車會小心啦!」聽著自己女兒在那胡扯,夫妻倆已經大概猜出個大概,所以在金泰妍決定回首爾帶孩子,轉過身子,看到的就是自己母親跟父親皺著眉頭看著自己。

 

    「我……要回首爾一趟。」金泰妍臉色有些嚴肅,那緊繃的臉頰跟緊張的眼神,金母突然發覺,金泰妍會不會……從回到家的那一刻,就一直逞強自己笑?

 

    「泰妍,妳也不小了,我只是想要問妳,妳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我知道……」金泰妍開口,一直按著手機,她想要先找權侑利看看,她記得對方好像老會去一家牙醫診所搭訕牙醫師……

 

    「金泰妍!」或許是感覺到自己的女兒連注意力都被拉走了,金母不甘心的開口吼了出來,幾乎讓全家人都愣住了,因為講電話的關係,金泰妍早離開了餐廳,現在好了……餐廳的家人都聽到了。

 

    「泰妍,怎麼突然要回去嗎?」泰妍的哥哥看著她,一臉疑惑。

 

    金泰妍對他笑笑,轉過頭嘆口氣看著母親:「媽媽,我今天真的不想跟妳吵架……」

 

    「我也沒想跟妳吵架!我只是希望妳不要一股腦的衝著做事!妳知不知道,妳這樣跟個女人在一起,對方還有孩子……」

 

    或許是金母的話終於讓金泰妍受不了了,金泰妍抬起頭,打斷母親的話,嚴肅且慎重地開口:

 

「她也是我的女兒!」

 

    金母因為這句話一震,她自然知道小孩子的存在,但她沒想到,金泰妍會……

 

    「這真的不是衝動,就像妳聽到我受傷、生病時很擔心我一樣,我的女兒生病了,身體不舒服,我當然會想要衝回她的身邊,這點一直都很簡單。」

 

    「媽,同性戀很簡單的,只是從在乎一個男人,變成在乎一個女人;從一個有男人肩膀的家庭,變成兩個女人分工合作完成大小事。

我不懂,為什麼大家相信一個再婚的女人可以打從真心疼愛前夫的孩子……

為什麼不能相信一個女人,真心疼愛一個自己心愛的女人,想著自己所生下的孩子呢?那也是我的孩子啊!」

 

    金泰妍離開的背影讓金家人全部都震撼著,最後的話語、表情,最先回過神的,是金泰妍的父親,笑著看著那已經空了的玄關,小小聲地開口。

 

    我的女兒,好像終於成熟了一點啊。

 

 

 

 

    「一個人在這裡發呆……想甚麼?」晚飯過後,金泰妍一個人坐在家裡庭院的吊椅上,發著呆,惹來母親的關心。

 

    遞上了水果,聽到女兒的道謝,金母坐在女兒身邊,同樣看著遠方。

 

    「妳回家老是在發呆,既然這樣乾脆回去不就好了……」金母說完,發覺自己不自覺又酸了話語,有些自咬舌頭。

 

    「……對不起。」金泰妍吃著水果,扯開淡笑地開口。

 

    金母聽到女兒的道歉,突然心裡悶得慌,這種生分的道歉,讓她覺得悶。

 

    「但是,看到她一個女人帶著女兒在首爾,連想要吃年夜飯都要擔心有沒有店家開著,那種畫面……就讓我很擔心。」

 

    「泰妍……妳也因為她失去了記憶……」

 

    金母還想說些甚麼,雖然……雖然她的心裡,早就覺得,一切都不可能……

 

    「媽,但是她因為我,什麼都沒有了。」

 

    金泰妍那有些沙啞的聲音,懊惱地開口:「而我能給她的,卻總是太少。」

 

    「……」金母一陣沉默,看著遠方喝了口茶,或許是這股沉默的壓力太沉重,金泰妍吸了口氣,看著自己的母親,笑笑的開口。

 

    「其實,小雨跟她奶奶很像呢!」

 

    「甚麼?」

 

    「我說孩子,跟妳很像,生氣的時候總是不喜歡看著對方,然後沉默。」

 

    「……」

 

    那天晚上,金泰妍跟母親說了很多關於孩子的事,不特別要談甚麼,就說說孩子的一些小習慣,小故事,金母聽著聽著,從一開始的隨興,到之後的興趣,金泰妍默默的收進眼底,然後說更多自己驕傲女兒的趣事。

 

 

 

 

    隔天一早,當金泰妍起床的時候,睡眼惺忪的緩步走出房間,正打著哈欠想著今天不知道又是哪個鄰居來拜訪。

 

    「怎麼那麼晚才起來!就只會睡懶豬覺!」廚房裡金母的聲音震耳欲聾,讓金泰妍搔搔髮,不太情願的輕應了聲。

 

    「快去客廳招呼孩子!她快要把妳老爸沒轍了!」

 

    「今天又是哪個阿姨家的孩……」金泰妍還沒開口說完,就看到鄭妍雨一臉開心地騎在自己父親的頭上,樂的直笑。

 

    「阿姨!!小雨好想妳!」小妍雨看到她好開心,興奮的要爺爺放下她,咚咚咚的跑到金泰妍的身邊,抱住她的大腿。

 

    「媽媽呢?」金泰妍蹲下身子,擔心的問著,小孩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重點是鄭秀妍她……

 

    「叫我嗎?」柔軟的聲音從廚房竄出,金母身後,是正在試圖圍著圍裙的鄭秀妍。

 

    「秀妍……為什麼?」金泰妍一臉錯愕,看著鄭秀妍出現在這裡,甚至還有孩子,對她來說,一切都像夢。

 

    鄭秀妍看了一眼金母,倒是金母回話了:「我昨天趁妳去洗澡的時候打給他了,我跟她說我想要看看我的孫女,大過年的,應該要來拜個年才對啊……」

 

    「拜年!我有收到壓歲錢喔!!」鄭妍雨開心的獻寶,拿出小包包的紅包邀功。

 

    「媽……」金泰妍一臉感動的看著金母,反而讓母親覺得噁心巴拉極了。

 

    「啧!不要用那麼噁心的眼神看我!聽秀妍說妳很會做菜,我怎麼不知道!今天午餐妳做!」金母不自在的開口,看了一眼鄭秀妍,那個對她笑的和善的女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孩子的催化,金母覺得鄭秀妍越看越順眼。

 

    「秀妍,妳就幫泰妍打下手,午餐就交給妳們了!我還沒好好的跟小妍雨玩玩呢!」

 

    「是。」

 

 

 

 

    進到廚房,金泰妍一臉感動,眼眶居然紅了,她一直以為還要過很久,很久、很久以後,自己的兩個家庭才可以接軌,沒想到……

 

    「泰妍,別楞著啊………圍裙……」鄭秀妍看了一眼她,開口還是有些稚嫩吞吐:「幫我繫……」

 

    金泰妍走上前,幫鄭秀妍把繩子綁好,整個人都圈上對方,聞著對方香氣:「妳怎麼來的?」

 

    「早班火車,跟小雨,昨天接到電話就立刻買車票……」鄭秀妍靦腆的笑著,對於那通電話,真的是她最大的救贖。

 

    她承認,自己對於金母當年的話,一直是深深的懼怕。

 

    「辛苦妳了……」金泰妍綁好了圍裙,沒有馬上離開,抱著鄭秀妍,看她切菜。

 

    「妳也……辛苦了……其實,我本來想……慢慢來……」能讓金母打那通電話,她知道,金泰妍一定跟家裡明確表達了甚麼,才可以。

 

    家庭從來都不容易,就像現在,她同樣不覺得自己美國的父母會諒解自己,這種事情,真的只能靠時間決定。

 

    「是我不想讓妳等……」金泰妍撩起鄭秀妍那挽在一邊的頭髮,親了一口那白皙的頸脖:「我等不及了……」

 

    「泰妍……」鄭秀妍感動著,金泰妍的香氣充斥在自己的鼻腔,那股對她的好跟認真,讓鄭秀妍覺得心裡的傷口,或許不是不痛,而是該上藥、結疤了。

 

    就在鄭秀妍幾乎都快要感動想要轉過身子,對她開口說些甚麼時,金泰妍煞風景的開口。

 

    「不然妳跟我每次上床,都心不在焉,我相信這一關過了,妳會更專注的,更用力愛我……」

 

    「金泰妍,妳!」鄭秀妍轉過身子,臉紅紅的,是被氣紅的。

 

    「妳腦袋裡都在想甚麼啊!」或許因為太生氣了,鄭秀妍連說話都利索了。

 

    「想妳啊,妳都不知道,每次看到妳在床上欲言又止……」

 

    「夠了!不聽!」鄭秀妍氣的轉過身子不理她了,「放開!熱!」

 

    「唉唷!我好想妳嘛!讓我多抱一會好不好?」

 

    「才一天!」鄭秀妍意思是,才一天不見面而已。

 

    「一秒也想!」

 

    金泰妍……真的夠肉麻。

 

    還沒完全步入客廳的金母……好吧,她承認她是好奇小倆口會說些甚麼。

 

    哪知道……

 

    「奶奶,妳在幹嘛?」鄭妍雨扯了扯金母的衣襬,稚嫩的問著。

 

    金母低頭看著可愛的小女娃,皮膚白白的,綁著公主頭,嘟嘟的臉一臉純真的樣子看了就喜歡。

 

    「沒事、沒事!奶奶帶妳出去買點零食喔!估計妳媽媽們要做很久的菜!」

 

L:這篇文快要完結囉!剩下沒幾張了...謝謝這裡的讀者的回覆 這幾張因為比較忙碌 所以沒有逐一回

但是都有一一很認真地看完 很感謝讀者的支持 還有對於這篇文跟部落格其他文的認同跟鼓勵~

廢話就不多說囉(LTC那已經洋洋灑灑一大篇發文前廢話了 要看的去那看好了XDD)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Kay Beans
  • 吸吸鼻子,鄭秀妍不知道原來牙醫師還會給冰淇淋吃。>>>這裡應該是小雨?!


    謝謝版主發文,一大早的,在0:6的狀態下又有新文看

    喜上加喜^^

    秀妍被婆婆接受了,更開心了(⌒∇⌒)
  • 已更改 謝謝^^

    LANCE 於 2014/07/09 16:54 回覆

  • 嗨
  • 這邊的文都超及好看啊
    請問哪裡可以看17章~

    迫不及待啊
  • .....第十七張還沒發 哪裡都沒有喔^^""謝謝支持

    LANCE 於 2014/07/09 16:53 回覆

  • usos85
  • 大過年的就在廚房放閃~還閃到泰妍媽這樣對嗎XD
  • 不對(笑)所以她老婆生氣了(金泰妍:明明是害羞(辯解中))

    LANCE 於 2014/07/10 00:37 回覆

  • yoho
  • 金太妍還是這麼變態(幹得好XDDDDD
  • 大家都好喜歡變態妍喔...這樣泰妍會傲嬌的~

    LANCE 於 2014/07/10 02:31 回覆

  • Li
  • O(∩_∩)O 太好了。
    想起偶然看到,说在没有爱人的时候,还可以推脱家人说不想结婚,单身主义。可是有了爱人后,如果不能向家人坦白,这对爱人是一种不尊重,对家人不尊重,更不可能谈天长地久。我一直很佩服出柜后能够理智地,坚定地和父母沟通的人。父母最后的理解,也是让人温暖的。鸵鸟心态地认为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是过于单纯了。
  • 的確 一貫感情如果不能讓自己生長長大的原生家庭認同 那是多麼過得是
    一個是妳想成立的牽掛 一個是從出生就牽系在身邊的牽掛
    兩種牽掛不能契合一是很大的遺憾
    不過 世界上有時候 總是難以有兩全其美的結果 這才是現實讓人覺得辛酸的原因吧

    LANCE 於 2014/07/10 02:34 回覆

  • 0309
  • 等了 好久~
    还是一样”赞”
    很期待 新作品!
    还有请问 大大 LTC是什么啊?
  • LTC是一個泰西論壇喔 我基本上都是那邊先發文
    也比較會在那邊胡言亂語(笑)
    畢竟 那邊是老家啊

    LANCE 於 2014/07/10 02:35 回覆

  • 0309
  • 可惜现在“老家”那边 不然申请新会员...
  • 嗯 每個月的09 18號開放會員註冊喔^^

    LANCE 於 2014/07/14 08:45 回覆

  • qunnief
  • 不知道為什麼對泰妍問妍雨那句媽媽呢?然後秀妍說叫我嗎?這句很喜歡。
    兩人終於成正果了,多高興呀
  • 那個畫面我也很喜歡呢
    感覺很可愛啊
    終於修成正果 我也可以好好休息了(笑)

    LANCE 於 2014/07/14 08:46 回覆

  • 訪客
  • 媽媽好感人 原來她還是有位女兒著想 我本來都要把她歸類到可怕媽媽的那群XD
  • 呵 金母在這裡應該最算是那種嘴硬心軟的母親了 其實不是討厭 只是擔心她們 而在一開始持反對那方

    LANCE 於 2014/07/14 08:47 回覆

  • nick2leahwu
  • 泰妍故意閉眼睛,逼秀妍開口那裡,感覺好可愛好溫馨~喜歡這種感覺~
    「現實是…現實是…現實是...」這一段我覺得寫的超好,不是太沈重,卻又帶著一絲無奈與無力感。「完整的感情」我想從來都不只是兩個人的事吧?除了現實的考量,家人這一塊若是處理不好,對戀人來說終究是一個缺憾。家人跟愛人之間,總是希望他們彼此能和睦,這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莫大的幸福吧?

    很開心在金泰妍的努力以及小妍雨這潤滑劑的幫助下,金母能夠順利接受這段感情
    畢竟秀妍對於金家有著一份恐懼和愧疚,這也加深了她跟泰妍復合後,那依舊害怕失去的感覺。
    看到這裡突然想到,這好像就是成熟的代價?
    學會了深思熟慮,看清了社會現實,而膽量跟勇氣也逐漸減少
    也因為年輕時的種種際遇而變得謹慎
    幸好,文中的她們是如此勇敢且幸運,成功征服了一個家庭~

    ps.金母偷聽那裡真有趣,還有那句媽媽們會煮很久有好可愛啊哈哈
    變態妍展露無遺,媽媽無動於衷,難道是遺傳!?哈哈哈
  • 現實那邊啊 呵 當初打那一段很順呢
    現實是...或許這一直都是兩個人之間的最大問題,不是不愛、不是不夠愛
    兩個人要組成一個家庭,把那份感情孕育出生活,本來就得來不易 面對雙方的原生家庭更是 雖然因為是愛情小短篇(你確定是小短篇嗎?)無法提及太多,卻是很想透過寫文時 探觸的一塊

    也因為是文中 更加因為寫文的某人是樂觀主義者(喂!!)所以這篇文章到最後,還是走親媽風格啊XDDD(謝謝你一個一個留言啊 我努力...回(回復困難啊...)

    LANCE 於 2014/08/01 15: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