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51.金泰妍這個人……

 

    世上絕對沒有像李順圭那麼厚臉皮的人,這是金泰妍接起電話的心聲。

 

    睡眼惺忪的金泰妍被手機鈴聲吵醒,看著床頭鄭秀妍的手機在震動,鄭秀妍把頭埋進自己的懷裡,打算裝死。

 

    「寶貝,電話……」

 

    鄭秀妍呻吟了一聲,抱緊臉蹭著金泰妍的肩窩撒嬌抱怨:「不接!」

 

    金泰妍看著那持續震動的手機,無奈地伸出手把手機接起。

 

    「睡醒了嗎?不忙了嗎?看我多貼心,還挑妳們應該玩夠了的時間打。」

 

    「……我是金泰妍。」

 

    「喔!泰妍啊,鄭秀妍一定在你旁邊吧?嘿嘿!是穿沒穿衣服啊?」

 

    「關妳什麼事!」金泰妍皺起眉,有些惱羞的開口:「妳知道大清早打電話給人很沒禮貌嘛!」

 

    「我這是體貼妳們耶!知道昨天晚上妳們一定大戰300回合,我只好苦苦等到早上再打給妳們啊!」

 

    所以Sunny根本早就知道鄭秀妍會回國了,娜昨天跟自己碰面的時候還不告訴自己,金泰妍真覺得他人臉皮厚得可以。

 

    「好啦!我不是要跟妳閒聊的,幫我把電話拿給秀妍好嗎?」

 

    「她拒絕接電話。」

 

    「那妳把電話貼在她耳邊,我相信等等說的話她聽到應該會跳起來。」

 

    金泰妍一臉疑惑,卻還是照做了,本來鄭秀妍縮著身子不打算聽的,哪知道電話那頭Sunny不知道說了甚麼,下一刻,鄭秀妍幾乎是跳起來,語帶驚訝地開口。

 

    「真的假的!」

 

    看到鄭秀妍火速的拿過電話,做起身子認真地聽電話那頭的對話,金泰妍有些傻眼跟疑惑。

 

    發生甚麼事了?

 

 

 

 

    「法國巴黎?」早晨,金泰妍在廚房做著早餐,大致上聽鄭秀妍說過了。

 

    原來Sunny那通電話是要告訴鄭秀妍好消息,一場關於設計圈舉足輕重的設計展,這就連在巴黎時尚周,都要好幾年才會有一次的大型設計展,各國知名的設計師,都會前去參與,共襄盛舉。

 

    「我真不敢相信,李順圭她居然幫我要到了入場資格!」鄭秀妍跟金泰妍大致解釋完後,開心的說:「如果去到那邊,一定會有更多收穫。」

 

    「那……要去多久?」

 

    聽到金泰妍這樣問自己,鄭秀妍愣了愣,好一會才尷尬開口:「最少也要半個月。」

 

    這麼久!?

 

    金泰妍沉默地準備早餐,鄭秀妍端詳著她的表情,捨著她的手討好地說。

 

    「不要生氣嘛!我這次會記的買禮物給妳好嗎?」

 

    「……一定要去那麼久嗎?」金泰妍嘆口氣,把煎鍋裡面蛋盛好,語帶抱怨的說:「我最近也比較空閒,妳也才剛回來……」

 

    鄭秀妍勾住她的腰,撒著嬌說:「這次跟去日本不一樣,那個是通告,這次的時裝展關係到我設計師的未來,我答應妳,會盡快趕回來好嗎?」

 

    金泰妍雖然有點難過,卻還是乖乖的點頭了……

 

    這是鄭秀妍的未來,她當然要予以支持。

 

 

 

 

    兩個人吃完早餐後,鄭秀妍就準備要去公司一趟,金泰妍想說她也有事要去一下出版社,乾脆一起出門。

 

    金泰妍把車子鑰匙給了鄭秀妍,鄭秀妍的公司比自己遠,再加上這樣她比較放心。

 

    她在送完鄭秀妍到公司後,沒又立刻到出版社,而是先到了製作人的經紀公司一趟,她找到了那天起衝突的製作人,跟對方道歉,並告訴對方如果有需要任何的聲明或是公告她都可以配合。

 

畢竟金泰妍也不是演藝人員,現在都已經道歉了,製作人也只能緩下臉,在金泰妍離開前他語重心長地說。

 

一件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雖然我可以不再追究下去,但是餘波還是會有……這次讓妳學到教訓,知道以後在這圈子,話是不能亂講得,知道嗎?

 

金泰妍握著拳,就算心裡有在多的不甘與不滿,臉上卻還是笑著接受,離開製作人經紀公司的她心情鬱悶,調適了自己的呼吸緩和好心情,才攔計程車往出版社出發。

 

進到出版社,金泰妍先去找了總編學姊,本來是要來這邊跟她討論關於專欄下回劇情的事情,當打開門,卻看到總編輯學姊氣到掛電話,臉色蒼白地瞪著桌面。

 

    金泰妍愣了一下,才伸手又敲了一次門。

 

    總編輯學姊看了她一眼,開口:「進來吧,我有事要跟妳說。」

 

    金泰妍找了張椅子坐下,感覺到總編輯學姊的氣氛詭異,直接了當的問了:「發生甚麼事了嗎?」

 

    總編學姊搖搖頭,好一會才嘆口氣,開口就道歉。

 

    「泰妍,抱歉……」

 

    「怎麼了?」

 

    總編學姊欲言又止了好一會,才開口說:「妳的愛情專欄,要被腰斬了。」

 

    金泰妍臉色有點僵,愣愣地看著她,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腰斬?」

 

    這個詞語在出版社跟創作界來說並不陌生,但是……卻是金泰妍工作到現在,從來沒有體會過的。

 

    「出版社這邊高層直接施壓,表示愛情專欄需要即刻著手結束,我也是剛剛接到電話。」總編學姊嘆口氣,無奈地說:「他們希望妳暫時休息,不希望妳太累。」

 

    「……」金泰妍沉默地看了總編學姊一眼,才嘆口氣,淡淡開口:「學姊,妳直接跟我說就好,不用顧慮我沒關係。」

 

    「……我會跟上層說說看,他們這樣對妳,太過分了!」總編學姊語氣有些激動跟急切,她不希望金泰妍往心裡去,但她知道……金泰妍就是一個會在意這種事情的人。

 

    會被腰斬……多多少少跟最近金泰妍被那個製作人給封殺的事情有關,但是連她都沒有想到,事情會涉及到這塊……

 

    金泰妍等於被冷凍,手上所有工作都被宣告結束。

 

    「沒關係,學姊妳還是不要淌這混水,這件事情就先這樣吧,我最近會把完結的稿子趕一趕,再麻煩學姊請人去我那拿原稿。」

 

    「泰妍……」在金泰妍起身要離開前,總編輯學姊喚住了她,欲言又止的說。

 

    「妳不要忘記,金泰妍這個名字是妳自己的,妳可以不是畫家,也可以不是演藝者,但不能不是金泰妍,妳不需要去迎合任何人,就是因為妳一直是如此的人,我才會那麼的喜歡妳。」

 

    金泰妍睜愣了下,才笑了笑:「學姊這是在跟我告白嗎?」

 

    總編輯學姊挑挑眉,嘴角勾起弧度的開口:「妳不是已經名花有主了嗎?」

 

    金泰妍笑了,這次的笑,是進到出版社後,第一個真心的笑容。

 

    「是啊,我有個我深愛的人。」

 

 

 

 

    走出出版社的大樓,金泰妍仰頭看著那艷陽高照的湛藍天空,有些茫然地看了四周……

 

    不能不是金泰妍嗎?

 

    「……但是,金泰妍是什麼樣的人呢?」空洞的雙眼,在離開了眾人關注的目光後,才展現出來,那份落寞……金泰妍一直小心翼翼地隱藏著。

 

    她不想此刻回家,鄭秀妍一定還沒有回家,如果此刻回到那個空間……她一定會胡思亂想。

 

    事情比她想像的還要差很多很多,她原本以為……懂得道歉的人,就可以得到原諒,但是現實卻事與願違,演藝圈裡面,一刻的錯誤會存在在自己身上一生。

 

    但是,她真的錯了嗎?

 

    她不過是忠於自己的想法,捍衛自己在乎的不是嗎?

 

    為什麼,她是因為想要更了解鄭秀妍所身處的環境而進去的,卻在進去後,越來越迷惘了呢?

 

 

 

 

    「怎麼過了那麼多年,妳還是露出一臉很徬徨的樣子?」那曾經熟悉無比的聲音,把金泰妍拉離了沉思陰鬱的思想。

 

    抬起頭,金泰妍有些驚訝地看著站在她跟前的人兒,也驚訝自己……會走到這個地方來。

 

    或許因為……記憶中這個地方,一直是讓自己心煩時,不會沉默無視自己的地方吧。

 

    「雖然現在是艷陽高照的正午,但姊姊我還是請妳喝杯飲料吧。」

 

    「……該不會是果汁吧?」

 

    那女人笑了,是那種優雅宜人,卻不失明亮的笑容,雖然幾年不見多了點年歲的痕跡,卻更顯出那種熟女典範的韻味。

 

    「如果妳還想要當個孩子,我也不介意請妳喝果汁。」

 

南宮轅,這個第一個帶自己認識慾望為何的女人。

 

 

 

 

    多年沒有來過,裡面的擺設大致上沒有甚麼改變,金泰妍環看著四周,打量著這幾年的細微改變。

 

    南宮轅繞到吧檯裡,親自幫金泰妍調了酒,直到她調好把玻璃杯放在吧檯上,才招手讓金泰妍過來。

 

    「轅姊這幾年還好嗎?」金泰妍泯了一口溫潤的酒,抬頭看著那把長髮攬到一邊的女人,關心的問著。

 

    南宮轅睨了她一眼,有些笑意地說著:「得了吧,真那麼關心我?」

 

    金泰妍也笑了,又泯了一口,冰涼的液體滑過喉嚨,卻留下溫騰騰的韻味,那種曾經的熟悉讓她語氣放鬆了幾分。

 

    「的確,我們不需要這種客套。」

 

    升上大二沒多久,幾乎是黃美英一說不喜歡自己在酒吧裡面駐唱,金泰妍就花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辭掉酒吧的工作,更在半年內,把所有跟酒吧交往的朋友,一一結束關係。

 

而這些人群中,南宮轅實屬特例,在金泰妍提出辭呈的那一天,她就再也沒有聯絡過自己。

 

當年金泰妍跟南宮轅,兩個人嚴格說起來,只能說是床伴,就算有情感,也多是姊妹情誼,所以才可以斷得如此乾淨。

 

    因為當初的交集,是建築在兩個人的孤獨上,那是份安慰,但兩個人都知道,那是一份短暫的撫慰。

 

    「有愛人了吧?」才沒聊幾句,南宮轅才開口問,這突然的詢問讓金泰妍有些驚訝。

 

    「妳會再來找我,不是妳終於有了牽掛,就是妳現在已經無牽無掛,妳雖然很茫然,卻感覺不出那種孤寂感,所以我猜是前者居多吧?」

 

    金泰妍笑著點頭:「轅姊果然還是很犀利。」

 

    或許也因為南宮轅是這樣的女人,才會跟金泰妍是如此的關係吧。

 

    「對方是怎樣的人?」南宮轅也幫自己調了杯酒,靠在吧檯上簡單地問了金泰妍。

 

    「怎樣的人嗎?」金泰妍思索了會,才緩緩開口:「她啊……是個讓我羨慕的人,自由、直率……有時候有點高傲、愛撒嬌,但又可愛的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聽起來,跟妳挺搭的。」

 

    「搭?」金泰妍還在想著形容鄭秀妍總總的形容詞,被南宮轅這樣的話給打斷了思緒,有些疑惑的看著她:「我跟她嗎?」

 

    南宮轅笑了,靠近金泰妍點點她的額頭:「妳一定很喜歡她。」

 

    「……幹嘛突然這樣說?」

 

    看著金泰妍揉著額頭,南宮轅對她眨眨眼,說出來的話讓金泰妍一上午的鬱悶,慢慢的……散開了。

 

    「就因為很喜歡,才會有在乎,更會有反省,那種想要讓自己更好的喜歡,如果不夠多一定無法成形。」

 

    好一會,金泰妍才嚴肅地看著南宮轅,目光中有著詢問:「這樣……我還是我嗎?」

 

    南宮轅是個懂得觀察氣氛的人,放下酒杯,她也同樣嚴肅,對著金泰妍勾起信任的笑容。

 

    「是妳啊,是珍惜身邊人的妳,這並不衝突。」

 

 

 

 

    鄭秀妍沒有想到,自己從公司回到家裡時,金泰妍居然還沒有回來。

 

    她知道金泰妍今天只有要去出版社一趟的行程,照理說應該不會比自己還要晚回家才對,何況現在都已經傍晚了。

 

    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金泰妍,擔心她是不是出了甚麼意外,卻在嘟嘟聲響了不到三聲,就被接起。

 

    「妳在哪?」

 

    「我?在酒吧。」金泰妍在那頭頓了頓,才開口:「就我跟你說過的轅姊,我從出版社出來後,散步過來這邊坐坐。」

 

    鄭秀妍一愣,在電話這頭的自己在短暫的幾秒鐘,有那麼些不是滋味。

 

    為什麼金泰妍不是在家等自己,而是到酒吧去找那個女人?

 

    「我馬上就回去。」大概是知道了鄭秀妍那乾醋的勁,金泰妍在電話那頭溫柔地回著,卻被回神的鄭秀妍打住。

 

    「我去接妳,妳乖乖待在那裏不要跑。」

 

    「我又不是小孩子……」怎麼話語那麼像是哄小孩?

 

    「妳不是把車子給我開了嗎?開車回來比較快,我去載妳。」鄭秀妍頓了頓,才緩緩開口:「而且我想看看她,那個讓妳沉溺過的女人。」

 

    看到金泰妍有些楞神的把電話給掛斷,南宮轅在一旁打量著開口:「怎麼了?打來查勤?」

 

    金泰妍有些無奈的看了她一眼,沒轍地說:「她說想看看妳。」

 

    南宮轅笑了,對金泰妍又眨了眨眼:「想看我,我可是要收門票費的。」

 

    「妳以為妳是動物園裡的動物嗎?」金泰妍無奈的嘆口氣,有些擔心這兩個女人相見了。

 

    「她很討厭我嗎?」南宮轅跟著金泰妍往駐唱歌手所待的舞台走,一邊問著。

 

    雖然她跟金泰妍沒有談過戀愛,但是任哪個女人……多多少少都會在意吧?

 

    「不會討厭吧,轅姊很討人喜歡,而且,她不是那麼不講理的女人。」

 

    南宮轅愣了愣,笑著捏了捏金泰妍的臉頰:「妳這是在誇我還是在誇她?不要在我面前放閃喔!」

 

    看著金泰妍跟現在駐唱的歌手討論著吉他的事情,南宮轅看著那專注的側臉,在心裡想著。

 

    被金泰妍喜歡上的人,是怎麼樣的女人呢?她的好奇心越來越重了。

 

    而十五分鐘後,當那個女人一踏進自己的酒吧那刻,南宮轅就發現了對方……

 

    不用特別指證,她也知道那是金泰妍口中的那個女人。

 

    直率、高傲,卻自由不羈的讓人覺得可愛……

 

    鄭秀妍四處張望,很快就發現金泰妍的身影,卻頓了腳步,看了眼那不太認識的環境,配上不太認識的金泰妍。

 

    那一面,面對感情空窗,寂寥的金泰妍……是因為在曾經熟悉的空間嗎?鄭秀妍彷彿看到了當初那個金泰妍。

 

    金泰妍坐在駐唱歌手的高腳椅上,撥弄著剛剛經過駐唱歌手允許使用的吉他,簡單的調過音後,金泰妍瞼了目光,手指撥弄下傳出了那熟悉的音符。

 

    幾乎是在金泰妍撥弄弦的那一刻,鄭秀妍就屏住了呼吸,那種氛圍,讓她有些膽怯……

 

    那樣的金泰妍,專注的讓自己害怕,她害怕那份專注,是對黃美英……又或者是……

 

    「她來囉!」南宮轅把鄭秀妍的變化看在眼裡,彎身在金泰妍耳邊開口提醒,讓金泰妍意識到接她的人來了。

 

    看到鄭秀妍在台下看著自己,剛回神的金泰妍有些反應不過來,反而是南宮轅對鄭秀妍招招手,要她靠近舞台一些。

 

    為什麼要離自己那麼遠?金泰妍有些疑惑。

 

    「很高興認識妳,妳應該就是泰妍口中說的秀妍了吧?」直到鄭秀妍走上前,南宮轅很快地就接話,語帶和善的伸出那修長的手指,跟鄭秀妍打招呼。

 

    「妳好。」鄭秀妍回握住對方的手,眼神卻專注地看著那盯著自己跟南宮轅看的金泰妍。

 

    「妳一定沒看過泰妍她彈吉他的樣子吧,光看她撥弄弦的樣子,我就知道她已經很久沒練了。」

 

    鄭秀妍抿著唇,有些不太開心這對話。

 

    她才是金泰妍的愛人,甚麼時候輪到別人來跟自己介紹金泰妍了?

 

    「她的音色啊,總有一總滄桑感,有時候聽她彈著唱歌,總會有種感覺……她倒底為什麼會有這種超齡的憂鬱,不過也因為這樣,她可是我們這邊曾經的紅人……」

 

    「Stop!」鄭秀妍打斷了南宮轅的話,看著她的面容有些緊繃。

 

    「這些我會自己問她。」

 

    這樣的回答讓南宮轅勾起笑,心理想著……

 

    果然啊……高傲又可愛!

 

    「妳們聊什麼?」金泰妍走上前,她剛剛把吉他還給駐唱的歌手,根本沒有聽到這兩個女人的對話。

 

    「沒什麼。」兩個女人很有默契地同時說著,這份默契也讓三人都有些愣。

 

    「咳!我們快回去吧。」鄭秀妍清清嗓,拉著金泰妍的手就要離開。

 

    「等……等等,我還沒把轅姊介紹給妳認識。」金泰妍拉住她,笑著開口。

 

    「這位是南宮轅,是當年很照顧我的姊姊,也是這個酒吧的老闆娘。」金泰妍有些被那空腹灌酒的舉動弄得微醺,打了個嗝,跟南宮轅介紹著。

 

    「轅姊,她是我女朋友,鄭秀妍。」

 

    是因為那直率地介紹嗎?鄭秀妍居然有些紅了臉,尷尬的點點頭。

 

    「介紹完了!」金泰妍鬆口氣,倒在鄭秀妍的懷裡,有些抱歉地說:「我從剛剛開始就覺得有點暈,讓我靠一下。」

 

    「妳喝酒了?」鄭秀妍這才發現金泰妍雙頰的酡紅,有些擔心的關心著。

 

    「看來妳變成乖寶寶了,連酒量都變乖了。」南宮轅說著,又彷彿對鄭秀妍說:「泰妍以前到現在好像都這樣,再醉,也會等到讓她安心的人出現,才會倒下。」

 

    而南宮轅,有短暫的時間,因為金泰妍的空虛寂寥,而擔任那個位置一陣子。

 

    鄭秀妍扶著金泰妍,看著南宮轅的眼神有些軟化。

 

    她知道,南宮轅是在告訴她,此刻的她,對自己沒有威脅感,因為金泰妍也把她當外人看,只有自己靠近的時候,才會放下戒心。

 

    「我先送她回去了……」鄭秀妍頓了頓,好一會才開口:「轅姊。」

 

    聽到那如金泰妍一般的稱呼,南宮轅在短暫的驚訝後,很快就勾起笑:「好,歡迎你們以後一起來。」

 

    怕鄭秀妍一個人沒辦法扶好金泰妍,南宮轅跟著他們一起牽車,把金泰妍安置在副駕駛座,鄭秀妍鬆口氣正要起身,卻看到南宮轅意味深長的看著自己。

 

    「我剛剛說的話,妳可不要有敵意。」

 

    ……鄭秀妍低下頭,嘆口氣才開口:「其實,我應該要好好謝謝妳。」

 

    「謝我?」

 

    鄭秀妍點頭,看了眼在副駕駛座閉目養神的金泰妍,開口說。

 

    「謝謝妳在她最痛苦的時候,收留她,不然我真的很後怕……她會變得如何。」

 

    南宮轅看著鄭秀妍久久,在離開前跟鄭秀妍開口說……

 

    「妳知道我為什麼說泰妍她對吉他生疏了嗎?」

 

    「?」

 

    「因為她認識了妳。」看著鄭秀妍一臉疑惑的樣子,南宮轅笑著。

 

    那笑容是種肯定……金泰妍就像她妹妹,她就像疼愛妹妹的姊姊,將那年擔憂跟關心,放下並託付給……那真正的人。

 

    「因為泰妍她,只有在寂寞的時候,才會彈吉他。」

 

To be continued......

 

 

這張送上一個N~~久前的影片(笑),雖然是金泰妍生日 但是硬要PO老婆的影片~~

金泰妍,生日快樂囉~~

L:我跟鏡真的很想投訴現實中的那兩人,為什麼老要抄襲我們的Idea?

309309  

通常被我貼上來到部落格存稿都已經是真正寫完的好幾天了,

所以巴黎時尚周,真的是鄭秀妍要抄襲我們啊啊啊啊(迷之音)

好吧 反正都是她們 也沒差 這一章簡單說就是姐姐跟女朋友交鋒(笑)

記得那時寫的時候莫名歡快(笑)

這幾日我被自我居家隔離了~~感冒真不是好東西溫度像是坐雲霄飛車一樣

每天被我媽跟鏡輪流轟炸我的飲食內容(???好啦 鏡只有閒暇之餘才有空轟炸我)

開心的事情是 實體書進度已經進入尾聲 因為排版上面有問題讓可憐的編輯姊姊重新排過

近期就會開放消息 請大家密切注意LANCE WORLD 這裡及微博、還有臉書的消息

 

好啦 正經地說完,現在來說寫歡樂的~~~~

下一章的更新條件呢 基本上沒有意外是下個月

但是如果3月份接下來的日子裡,有個美麗的意外 叫做:Jessica專輯發表

我們就會提早更文(笑)

所以大家努力期待 也努力禱告看看鄭總會不會幫你們多更一章囉(大笑)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A-Wei
  • 咦 我是頭香嗎XDDD

    之 我就知道轅姐是好人哈哈哈哈哈哈
    看起來就是成熟的大姐姐OWO(崇拜)
    秀妍又要出國了QQQQQQQQQQQQQ
    我們太妍又要孤單寂寞了
    孤單寂寞之後就又會有新的劇情發展出來了吧XD(#)

    希望那個美麗的意外會發生!!!
    鄭總加油啊!!!!!!!!!!

    感謝L更文囉~

    BTW看到巴黎時裝周就想到階梯XDDDDDDD



  • 粥
  • 阿哈我就知道L會選擇在大半夜的時候更啊~~
    我應該是沙發吧:)
    -
    這下子金太妍半失業了
    可是照這樣看來她或許不會告訴鄭秀妍?
    我怎麼覺得下章有可能會虐到我的感覺
    我說我們鄭秀妍真的也是悶騷小醋桶啊
    -
    昨天晚上在IG雖然黃美英先po金太妍生日文
    可是後來鄭秀妍很突然的也po了一個yapee之類的
    原諒我看到通知的那刻真的很開心
    至少我記得去年的鄭秀妍當天是沒po文的
    總之金太妍生日粗卡嘿
    謝謝L跟鏡的更文啊~~
    辛苦了啊~~~
  • 悄悄話
  • THC
  • 我的天竟然猜錯了xdd
    我的內心到底有多少陰暗面啊!竟然以為轅姊是壞人xdddd


    巴黎時尚週這個真的很扯耶xdddd
    超嚇人
    感覺L大的文章有預言的能力啊xdddd
  • 叮
  • 大大果然有sense 309418
  • f
  • 好期待鄭歌手的專輯~~~~~~~~


    巴黎時尚週太扯了*0*


    話說最近天氣又轉涼了
    L大要多保重身體啊!!!
  • 小極
  • 活生生被現實抄襲,感覺亦真亦假的被小混亂。
    轅姊在提醒鄭秀妍,現在的金太妍有點寂寞,弦外之音應該聽得出來吧,把金太妍打包帶去巴黎是最好的選擇。

    A流很嚴重,L跟鏡要小心保重身體.
  • Cat
  • 金泰妍0309生日快乐
    来看文咯(ฅωฅ *)
  • LurBo
  • 好心疼太妍道歉了,作品還是被腰斬,不過這就是現實吧
    最近也跟文章裡的太妍一樣,有著相同的煩惱
    我還是我嗎,問了很多人,都跟轅姊的回答一樣
    這章真讓我代入感很深qq

    p.s.金太妍生日快樂,也謝謝LANCE大的文
  • Chi
  • 好久沒留言了...
    但因為是人生中的大事!太忙碌了QQ
    對辛苦寫文的L很不好意思啊~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離離風這名字讓我覺得會很虐
    在看文的時候總是多一層擔憂好像會突然出現個不好的訊息orz(被害妄想症XD)
    不過轅姊人真好然後巴黎時裝週這真的太酷了XDDD L半仙哈哈哈哈哈
  • you
  • 3.9的4:18更文
  • 悄悄話
  • sun
  • 突然想多看點轅姐...
  • huian
  • 因為喜歡,才會在乎,才會反省~
    因為愛~
  • JKT_一桃
  • 写不出长评的我只能出现一下啦,好喜欢L大文
  • 阿雞
  • 因為是珍視的愛人
    才想讓自己變得更好...
    突然覺得可以反省到現實生活哈哈
  • Taen99uxi
  • 轅姐講的每句話我內心都激動哭啊QQQQ轅姐神助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