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57.黑色的眼淚

 

我的雙眼都是妳

我的唇只呼喚妳

我等待著妳

 

    天空泛起了微光,窗簾滲透了清晨清新的光亮,外頭的鳥叫聲提醒著一天的開始,而一夜沒睡的的金泰妍,則呆若木雞的癱坐在椅子上。

 

    她後悔了……後悔自己突然的興致去尋找關於鄭秀妍的過去。

 

    如果她不找的話,她不會知道鄭秀妍過去經過那些。

 

    如果她不找的話,她不會知道鄭秀妍過去的輝煌。

 

    如果她不找的話,她不會知道從Sunny的口中每次提到的惋惜。

 

    如果……她不找的話,她不會知道……

 

    鄭秀妍因為愛她,放棄了那些。

 

    看著那電腦螢幕呈現的資料內容,金泰妍突然後退了些許,她不想要再去看這些資料、媒體……報導的鄭秀妍。

 

    摀著面,金泰妍久久才吐出語句,一整晚的沉默讓她聲音有些嘶啞……情緒,也因為一晚的震撼,有些脆弱。

 

    那擠出的一字一句,像是在浮木上的生存者……

 

    秀妍……

 

    「妳……快回來。」

 

 

 

 

    「吵醒妳了?正想幫妳蓋棉被呢。」被鄭秀妍突然的睜眼嚇到,一之瀨凜笑笑地開口:「很晚了,妳睡一下吧。」

 

    鄭秀妍揉揉眼睛,看了一眼時鐘,凌晨四點……從客廳的矮桌上面起身,因為跪坐在地上,雙腳已經有些麻痺,她吃疼的悶哼著,一邊捶打著腳,一邊看著那個坐回工作桌上繼續奮戰的女人。

 

    「妳不睡嗎?」

 

    「妳提的點子很棒,我想要把細部在確認一次,還有一些東西需要更改,如果今天去工作室前完成,大家也可以趕快開始動工。」

 

「估計我們會因為那個點子累死。」鄭秀妍摸了摸髮,有些尷尬地說著。

 

「我覺得很棒,妳能提這樣的點子給我,我很感激!」一之瀨凜對著鄭秀妍笑得燦爛。

 

在當初費爾南要自己跟鄭秀妍一起完成這個時裝秀展,本來她也是擔心的,但是……或許因為長年看過各種伸展台的關係,鄭秀妍這次提給自己的點子讓她很震驚。

 

「妳快去睡一下吧,估計今天晚上開始我們不會有時間可以睡覺了,我也打電話跟諾雅說了,要她一起來幫忙趕工。」一之瀨凜說完,帶著自己的眼睛就開始埋頭在工作桌上畫著設計圖,這讓鄭秀妍失笑,剛剛說睡覺時間不多的人,現在倒是很有精神。

 

一之瀨凜的性子經過這兩天的相處鄭秀妍已經完全摸透,那一絲不苟的樣子,跟某人在畫畫的時候很像,只要是她決定的事,怎麼樣都勸不下的。

 

    「我房間的床鋪重新鋪過了,妳可以去那邊睡一下,這幾天我睡沙發吧。」一之瀨凜想到甚麼,轉過頭笑著看鄭秀妍:「不過不能跟諾雅說,她會吃醋。」

 

    鄭秀妍接受了這項決定,昨天睡了客廳沙發,雖然很軟,卻因為不大的空間還是有些腰酸背痛,她的確需要一張大床好好補眠。

 

    這幾天鄭秀妍幾乎都沒有睡覺,每天都在跟一之瀨凜討論關於更改設計圖的內容,肚子餓了就吃冰箱裡面的麵包牛奶,再不然就是叫外賣或是由諾雅送餐點過來,總之鄭秀妍投入到了一個除了設計圖跟討論其餘甚麼都沒有的生活。

 

    她不討厭這種生活,甚至驚訝自己可以如此有熱忱在這樣的事情上,這是從她接觸設計領域後,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感受,也更篤定了她往設計這條路走的決心。

 

    她喜歡這個領域、喜歡這種工作方式、甚至喜歡這樣的工作內容跟挑戰。

 

    明天就是設計展,今天是她跟一之瀨凜要帶新設計圖給工作室的大夥展示的最後時間,要趕在明天上午十點完成這所有的更改工作。

 

    就連躺在床上,鄭秀妍腦子都還在想著設計圖的事,雖然因為一之瀨凜的花園給自己靈感,但是這次的點子有些荒唐,老實說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會不會完成,至少可以確定的是,費爾南聽到這樣的點子一定會很生氣。

 

    這樣剛好,她就是想要看他生氣。

 

    一之瀨凜繼續趕工到早上,一直到完成了預計進度才回神,看了眼手錶發現已經早上七點多了,站起身她走到臥房看了一眼鄭秀妍,發現對方縮在棉被裡面睡得香甜。

 

    「真是……奇怪的女人。」因為一個陌生人而接受挑戰,那時候如果不是因為鄭秀妍是林允兒的朋友,她還真的懷疑怎麼會有人如此好心。

 

    這幾天鄭秀妍幾乎是豁出去跟自己一起完成新的設計,鄭秀妍雖然觸碰設計圈不久,但因為長期在模特兒圈子裏面打滾,對於時尚的敏感度很靈敏,幾乎是她一提,鄭秀妍就可以很快的領悟她想要表達的,幾天的時間,鄭秀妍是少數可以讓她在這麼短的時間就感到敬佩的人。

 

    不可思議的女人。

 

一之瀨凜擅自下了定論,準備轉身去準備兩人的早餐。

 

    「泰妍……」突然的一聲呼喚讓她回頭,看著那個在床上的女人,

 

鄭秀妍把枕頭抱在懷裡,臉整個埋入那柔軟的枕頭中,嘴裡喃唸的名字讓她勾起笑,那股笑容不是平常面對大家的笑,而是一種不言而喻的寵愛。

 

一之瀨凜愣了一會,突然笑開了,這幾天看到的都是鄭秀妍幹練了樣子,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對方這樣無設防的樣子……

 

剛剛還帶著敬佩的心情此刻已經沒有了,有著是一股好笑的無奈。

 

    她想……鄭秀妍或許跟諾雅有些相像,在喜歡的人面前,總是很愛撒嬌。

 

    因為此刻的鄭秀妍,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如此。

 

 

 

 

    禮拜二的時尚秀展開,晚間的杜樂麗花園,隨著秀覽開幕的時間接近,現場聚積的人潮開始增多,費爾南從加長賓士下車,接受許多記者媒體朋友的訪問,當記者問到他關於這次展覽的內容時,他淡淡地回應了。

 

    「今天晚上AnT的內容都由我的首席學生‧一之瀨 凜作展示,我希望在她的作品在妳們面前呈現前,保留一點空間,讓妳們有所期待。」費爾南說完,沒有多做解釋,就往後台準備走去。

 

    走在長廊上的費爾南,突然笑了出來,這讓跟在身旁的助理有些疑惑。

 

    「一個女人……一生的夢嗎?」

 

    多盞聚光燈下打量了原本就白潔的舞台,隨著音樂的轉換宣布著時裝秀展開,主持人上前說了介紹,並簡介了今天在這個秀展出現的品牌及設計師。

 

    比起外頭亮麗莊重的開幕,後台顯得雜亂盲目地多了,每個設計師都在為最後的時間做準備,唯恐有甚麼突發狀況影響自己一整年來的設計成果。

 

    費爾南靠在一旁的角落,沒有像前幾年那樣指揮,今天的總指揮都交由一之瀨凜負責……對外是如此說,但其實還有一個隱藏名單。

 

    「看來我的推薦不錯,至少從費爾南先生的眼中,我感覺到讚賞。」林允兒的聲音再他身旁響起,看了一眼那打扮亮眼的女孩,費爾南無奈的看著她。

 

    「讓那批蕾絲出問題的始作俑者,是妳吧?」

 

    林允兒看著展場上的風采,一瞬間笑了:「蠻不過您呢。」

 

    「為什麼?」費爾南瞇了眼,他不覺得林允兒是個壞孩子,跟凜的感情也感覺出是真感情,為什麼要這樣陷害她?

 

    「我只是在投資。」

 

    「投資?」

 

    林允兒看了一眼鄭秀妍,笑著看費爾南,語氣間有些篤定:「投資在鄭秀妍的身上,因為我知道,姊姊絕對有辦法解決這件事……你不也因為這次秀展,對她另眼相看嗎?」

 

    費爾南扶著額看著林允兒,對她有些無奈了……

 

    他的確因為這次的秀展而覺得鄭秀妍的底子很不錯……但,拿他得意門生來做測驗,實在是堵住太大了。

 

    會場的燈光暗下來,音響播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舞台上的聚光燈交會,時尚展正式展開。

 

    鄭秀妍跟著AnT的大夥兒趕著最後時間完成了最後修改,模特兒站在那邊給他們做最後準備,她看著這沸沸騰騰的光景,沉默不語。

 

    「怎麼了?在想甚麼?」一之瀨凜不知道甚麼時候走到她的身邊,拍拍她的肩。

 

    「只是覺得……好不可思議。」鄭秀妍看著大家,又看看自己的雙手:「曾經……我只要放空自己,把那些設計套在身上,優雅且準確地走完整個秀展,就是成功,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要用我這雙手,捧著我的作品,秀展給大家看。」

 

    只是角色不同,就有如此不一樣的感覺……一直到現在她的手心都還冒著汗。

 

    一之瀨凜聽鄭秀妍說完,勾起笑,以一副前輩的樣子,對鄭秀妍說著:「這種感覺,是會上癮的。」

 

    「嗯?」

 

    她轉過頭,看著鄭秀妍那疑惑的臉,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讓自己時尚創造潮流,這種感覺,只要感受過……就再也無法戒掉。」

 

    『現在,由我們法國頂級設計師‧費爾南的品牌AnT,所推出的作品!』

 

    模特兒跨步離開後台,看著那背光的身影,在幾秒後傳出的驚呼與快門聲,鄭秀妍面頰泛紅、心亂難平……

 

    主持人從麥克風念出了介紹,隨著那日式婚禮和服,所襯托的……是一個女人一生的夢……

 

    模特兒身上的日式和服與一般日式婚禮上不一樣,潔白的和服印襯著各種顏色的鳶尾花,

 

    AnT的主題:Iris Wedding……鳶尾花的拉丁學名是Iris tectorum,“Iris”即“彩虹”;“tectorum”是“屋頂上的”,英文名字Roof Iris即是屋頂上的彩虹。鳶尾花花語是愛的使者。中國人以鳶尾花象徵愛情、鵬程萬里、明察秋毫。歐洲人以它象徵光明的自由……用它來妝點出純白的日式婚禮和服,運用不同顏色的鳶尾花,展現出愛的讚賞、仰慕、精緻、美麗與純真!

 

    一個女人一生很長,婚禮的一天卻很短,要在這短暫的一天告別上半輩子的依靠,迎向下半輩子幸福的開始,鳶尾花是最適宜的選擇。

 

這樣的禮服予以女人祝福、鮮花象徵的青春流逝,花開花落,留下的,是女人一生的努力,與花兒的芬芳。』

 

    隨著大夥的歡呼跟場聲,費爾南在場地的一角抽著菸,看著模特兒華麗且優雅的展示著自己學生與鄭秀妍的作品。

 

    他想起了兩天前聽到鄭秀妍要用鳶尾花點綴失去蕾絲的婚紗,自己的反駁……

 

    設計展是創造潮流,各家新聞媒體、報章雜誌等待的就是看著誰可以引領下一季的主導權,妳那種早晚凋零的鮮花,根本無法持久!」

 

    「費爾南先生,或許我的確無法掌握下一季的主導權,但就是因為我知道我無法,我更用心在我能做的事!」

 

    「能做的?」

 

    鄭秀妍那時候的表情非常動人,笑容讓他此生忘不了,這樣小小年紀的女孩,說出那純稚的話,卻讓人無比心安,不自覺就想順從她。

 

    守護一個女人一生幸福,這就是我設計的信念。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沒目標啊。」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費爾南的眼神與笑容,卻透露出了讚賞。

 

 

 

 

    「伯母,妳好!」一大清早,Sunny就站在黃美英家門口等待,為的就是那只有一句的問候。

 

    黃美英的母親看了她一眼,無奈地嘆氣了,沒有理會進到自宅,往家裡花園走去……

 

    自從上個禮拜開始就這樣,這個女孩每天都會在自己早上出去倒垃圾的時刻等在們外,然後笑著與自己打招呼。

 

    她當然不會不知道這個女生是誰,只是……為什麼要這樣特別為了打招呼而每天出現?

 

    黃美英家並不在首爾,她跟金泰妍一樣是全州人,只是因為求學的關係比較少回到全州。

 

    以全州跟首爾的距離,要一大早站在外面等待,幾乎可以說是天未亮就出門了,黃美英的母親想了想,停住了原本欲要進屋的步伐,重新往門口走去。

 

    Sunny坐在車子上面,還沒有走,因為煩悶的關係,Sunny點燃了不常抽的菸,有些不耐的點燃煙。

 

    連著幾天睡眠不超過兩小時,加上這幾天黃美英都沒有來找自己,讓Sunny精神緊繃到需要靠抽菸緩解,看著那白色煙霧飄飄然在小小的車廂空間,她無奈地扯開笑。

 

    自己……這樣做真的有意義嗎?


    
前陣子黃美英告訴她,母親好像已經發現了關於她倆交往的事,對於黃母來講打擊很大,畢竟這個女兒從小喜歡的都是男生,沒理由突然就變成同性戀了,黃美英幾次解釋下來,黃母甚至因為情緒激動而在她面前哭了,黃美英難過得找步道辦法解決,所以她告訴Sunny,短時間內兩個人可能要盡量保持距離一陣子。

 

    「那要逃避到甚麼時候?」Sunny曾經這樣問過黃美英。

 

    「我……我不知道,但我不想看到媽咪她那麼失望地看著我……我……我覺得自己很不孝……」好一會,黃美英才下定決心,紅了眼眶卻說出她知道一定會傷害到Sunny的話:「……我想我們,還是分開一陣子吧?」

    那天Sunny並沒有在她面前失態的大吼大叫,只是再沉默已久,有些失望地看著黃美英,問著:「妳真得要跟我分開?」

 

    黃美英已經沒有力氣去回答她了。

 

    「我知道了……」Sunny沒有多說甚麼,而是離開了那個痛哭失聲的黃美英身邊。

    「那個大笨蛋……沒事就提分手,以後看我怎麼修理妳……」Sunny眼神疲憊,吸了口濃烈的煙草,嘆了口氣,用手壓了壓眼睛,讓自己更為清醒一點……

兩個女生的戀情或許不能被根深蒂固的大眾令人理解,但是……Sunny並不適躊躇不前的人,在對方是她極度在乎的家人,她不能忍受這樣的處理方式,乾脆自己出動。

 

    「要怎麼樣做,妳才會停止來這裡找我?」突然車窗外面想起女人聲,讓Sunny嚇了一大跳,煙灰燙到了手,讓她驚叫的甩著手,趕緊把車窗打開,想想不對,換把車門打開,與黃母面對面。

 

    「沒想到妳居然會抽菸。」黃母看了一眼Sunny,有些嫌棄地說道。

 

    「不抽、不抽!」Sunny趕緊把菸給熄了,尷尬的看著黃母。

 

    自然知道會抽菸多少因為疲憊有關,黃美英的母親不是惡魔,嘆口氣揉了揉額間,問道:「說吧,妳到底要來找我做甚麼?」

 

    Sunny看著這幾天拜訪下來,第一次開口說話的黃母,感動到有些激動,整了整衣服,慎重的開口。

 

    「我是……來提親的。」

 

    「咳咳咳!」黃美英的母親被這突然的話題嚇得嗆到口水, 看著面前這女孩有些驚訝,不敢置信的指著她,顫抖的開口:「妳……妳……妳不是女人嘛!」

 

    Sunny點點頭,笑了,語氣卻無比認真嚴肅:「誰說,女人跟女人就不能結婚?」

 

 

    從母親那邊接到通知,黃美英驚訝地衝回自己租的房子,當看到在自己家裡客廳悠然喝茶的Sunny旁邊還做得自己的母親,黃美英嚇到連說話都走音了。

 

    「妳在這裡做甚麼!?」她不知道這應該對誰說……至少,誰在這她都很困擾。

 

    「請妳母親喝杯茶,順便請她嘗嘗我這幾天學的新菜色。」Sunny笑得燦爛,卻讓黃美英很挫。

 

    她是吃錯甚麼藥了?她怎麼從來都不知道Sunny會做菜?

 

    Sunny起身,說既然黃美英回來了,她就先到廚房準備晚餐,由她來招呼母親,看著對方快步走到廚房,還輕鬆地哼著歌,黃美英人都快哭出來了。

 

    「她最近都來找我。」

 

    「嗯?」黃美英沒有注意聽,轉過頭看著母親,「誰?」

 

    母親看了她一眼,黃美英覺得氣氛有點緊張,掩蓋性的把桌上母親的茶拿起來喝。

 

    「圭圭。」

 

    「噗!!」沒想到母親會突然如此親暱且害羞得叫著Sunny的稱呼,黃美英整口茶都噴了出來,看著母親不敢置信,但想了想……更不敢置信的是另一件事。

 

    「她……跑到全州?」所以……最近都不來找自己,不是因為接受自己的提議、不是因為受傷,也不是不要自己了?

 

    「傻瓜!妳哭甚麼?」黃母有些無奈地看著她,伸手幫她擦眼淚,「她今天早上跟我說的話讓我覺得,我可以相信她。」

 

    黃美英抬頭,眼淚也滑落了,沙啞的問:「她說了甚麼?」

 

    「妳啊……個性雖然很開朗,但是每次在處理事情上,總喜歡依靠個人,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妳哥哥姐姐寵壞……」頓了頓,黃母開口,「有她寵妳、包容妳……我覺得還不算太糟。」

 

    「她到底說了甚麼?」黃美英抓著自己母親的手,不耐煩的問了。

 

    『妳明明知道……韓國法律不可能會讓你們……』

 

    『伯母,我今天會說結婚,當然不是意氣用事,也不是因為要挑釁妳們,只是……我想要表達出我有多在乎黃美英這個人。』

 

    Sunny的語氣嚴肅,常掛著的笑容也沒有了,那種嚴肅是很少在她臉上看到的,卻更可以展現出她得沉穩。

 

    『戀人之間會結婚,是因為愛,是因為一方想要給對方一生的幸福,為了一生的幸福與陪伴而選擇結婚,』

 

    『我跟美英是戀人,也相愛,我愛她愛到想要給她一生的幸福,為了想要一生陪伴她、看她生氣、看她罵我渾蛋、陪她笑、陪她哭、陪她分享成功、陪她到老看醫生,這都是我想要做的,不會因為無法領到那一張紙,而改變!』Sunny一邊說,拳頭一邊握緊,彷彿是要用生命在捍衛這一字一句。

 

    『我是女人,但是不影響我愛她、寵她、體諒她,與她共度一生,也因為我是女人,更知道母親對一個女人有多重要,今天得不到妳的認同,不是妳或她的問題,而是我不夠愛她,才會讓她哭泣,我不想要這樣。』

 

    「其實……要反駁她的話很容易,只要我堅持不要妳跟她接觸,我知道以妳的個性一定會想要跟她分開一陣子,但……當她紅著眼眶看著我的時候,我實在不忍,明明知道對方幾乎是敞開任何防備的坦承,怎樣我都做不到捅她一刀的那個人。」

 

    黃美英看著自己母親拍了拍自己的手,眼淚已經掉下來了,走到廚房發現那個在裡面忙到忘記自己存在的Sunny,她衝上去用力抱住她。

 

    「唉唷!湯差點被妳打撒了。」Sunny關了爐火,轉過身子看著那哭得亂七八糟的女生:「哭甚麼?」

 

    「對不起……」

 

    Sunny挑眉,問著:「對不起甚麼?」

 

    黃美英把頭埋進對方懷裡,懊惱的說:「讓妳難過了……我是笨蛋,處理事情老是處理不好,家裡……還要妳幫我解決。」

 

    Sunny看了一下天花板,那股想要揍人的怒氣一直因為處理正事被壓在心裡,此刻罪魁禍首自己認罪,她真的很想一拳打過去,或是把她推下樓梯謀殺。

 

    但……

 

    「下次,不准再這樣了……」終究放下了要打人的手,Sunny溫柔的抱住黃美英,然後越抱越緊,這幾天奔走還有黃美英對自己的消極,讓她後怕的……

 

    「每天早上去找伯母的路上,我都在想,如果我口條好一點,或是我再更成功一點,是不是妳就不會那麼不安,又每次……看到伯母不理我關上大們,我總是會想,如果我是男的,妳是不是就會牽著我的手去跟妳媽大吵……」

 

    「對不起……」

 

    「黃美英……妳是我的。」

 

    那不穩的語調,黃美英心疼的抱緊對方,感受到那顫抖的身子,她在心裡暗罵自己數千回。

 

    「嗯……」

 

    甚麼分開、甚麼冷靜……再也不會了!

 

 

 

 

    晚飯過後,黃母告別了小倆口,自己一個人回全州,本來Sunny想要送她回去,卻被對方拒絕了。

 

    「我女兒是任性,但我這個媽可不會這麼不要臉。」黃母笑著摸了摸Sunny的頭,「以後,妳也是我女兒。」

 

    看著母親關上門,黃美英走上前與Sunny併排站著,感動的勾起對方的手臂,緩聲道:「我們一起……去散散步吧。」

 

    走在大街上,好一陣子沒好好相處的兩個人親密的靠再一起,不在乎路上行人的目光,只在乎自己在對方眼中,是最珍貴的那一個。

 

    「我們去跳舞吧!」黃美英看著附近街景,突然想到甚麼,開心地拉著Sunny邀約。

 

    「現在?」Sunny不敢置信地看著她,隨後有些錯愕的看著黃美英拉她去的地方。

 

    「這個地方是以前泰妍大學時期打工的地方,因為這樣我有來過幾次,這個酒吧是Les吧!」Sunny有些尷尬的看著黃美英,隨後看到坐在吧檯上的南宮轅,本來正在想是要打招呼還是要裝作不認識,卻在下一秒看到對方的眼神,而愣住。

 

    南宮轅表情有些凝重,平常總掛淡笑的她此刻可以看出憤怒,那眼神有種……心疼的氣悶,隨著她的視線轉過去,Sunny瞪大眼。

 

    「那……那個不是……?」黃美英這時也發覺不對勁,轉過頭看到那個在舞台上,被酒吧裡唯一一盞聚光燈照耀的女人,驚訝地說不出話。

 

    今天的樂團敲奏著節奏感強悍的音符,主唱的歌聲卻透露著絕望跟痛苦,那股不言而喻的黑暗氣息……核心是濃濃的寂寞。

 

    「金……泰妍?」Sunny震撼的看著那舞台上高歌的女人,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金泰妍。

 

    金泰妍握著藍色麥克風……汗水滑過眼睛,她閉上眼睛,仰起頭……出口的聲音帶了點顫抖……沒人發現,這汗水中,和著眼淚。

 

明天不會來就好了…
這樣輾轉祈求的夜晚 數也數不清失卻了夢又失去了愛 在雨的敲打中哭泣著
哭泣著 哭泣著 哭泣著……
為了能夠這樣不加任何偽飾地生存下去
有什麼才是必要的?
連自己都不能相信 又有什麼才能相信?
答案好象觸手可及 我卻看不清……


    金泰妍唱著……撐著麥克風架,吸了口氣才開口,眼眶終於不爭氣的紅了。

 

    Sunny突然想起了甚麼,這陣子因為黃美英跟自己的事,腦中一直有件事情沒有去處理,現在看到那在黑暗中的照耀下,沒有一絲絲人氣的金泰妍,背擊發涼的抓住黃美英。

 

    「今天……是幾號?秀妍……秀妍回來了嗎?」

 

流下黑色的淚 好痛心
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深藏的疼痛開始隱隱發作
流著黑色的淚 哭喊著
以陌生的表情迎接明天
卻又體會同樣的痛楚
如果這樣的日子要持續下去
好想獨自離開 消失在遠方
雖然我知道 這很任性……

 

    to be contunued......

L:

晚了幾天,

但還是祝我們鄭秀妍新專輯上市,

我想即使發生任何事,

天能在這邊看著這些文字的人

應該都有該有的堅持,

讓我們持續的相信著,

不求像夢一樣美,

但求對於當初因為相信而去喜愛的人之努力,

可以有基本的尊重。

尊重不難,

不篤定不言、

言謠止於智者,

困難的不是嘴巴,

而是那顆浮動的心,

起點是喜歡,

就不需要讓妳的嘴,

擅自畫下終點

讓這份喜歡為難

 

將點跟文有關的事

搭配這章的歌曲,配著寫文的時候,

這首歌聽起來讓我很心痛,

或許因為有太多的句子,讓我覺得貼切了吧。

附上歌詞:

黑色眼淚/土屋安娜

明天不會來就好了
這樣輾轉祈求的夜晚數也數不清
失卻了夢又失去了愛在雨的敲打中哭泣著
哭泣著哭泣著哭泣著……
為了能夠這樣不加任何偽飾地生存下去
有什麼才是必要的?
連自己都不能相信又有什麼才能相信?
答案好象觸手可及我卻看不清……

流下黑色的淚好痛心
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深藏的疼痛開始隱隱發作
一個人的話無法忍受啊……

獨自在黑夜裏哭泣到沒有力氣
給自己畫了一張不像自己的臉
再也不要藏起軟弱然後強顏歡笑
再也不要再也不要再也不要……
不加任何偽飾地自然生存下去
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困難的事?
想從你那裏得到,哪怕是無形的東西也好
但是會壞掉的,我再也不要了……

流著黑色的淚哭喊著
用陌生的表情迎接明天
卻又體會同樣的痛楚
如果這樣的日子要持續下去
好想獨自離開消失在遠方
雖然我知道這很任性……

流下黑色的淚好痛心
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深藏的疼痛開始隱隱發作
流著黑色的淚哭喊著
以陌生的表情迎接明天
卻又體會同樣的痛楚
如果這樣的日子要持續下去
好想獨自離開消失在遠方
雖然我知道這很任性……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前排!
  • panda
  • 前排~~~

    這章泰妍要變成暗黑泰妍了嗎…有點可怕(哭哭)
    看到下章預告的泰妍太心疼了嗚嗚!!不要以前的秀妍TT...
    L大好狠心這麼久還不放秀妍回來TT
    小狗想死小貓了。。

    小喵睡覺時那句泰妍萌萌噠~
    是作夢夢到泰妍了吧。。
    作品展的成功果然WULI鄭設計師棒棒的!~
    工作完了下一章能放西卡回韓國了吧??
    好期待重逢啁!!希望下一章快點出來TTTT

    2NY 好幸福啊啊啊(默默說
    可以每天去拜會外母sunny 好厲害XDDD
    還把外母收伏了XDD

    最後想說一下看到某幾句就直接聯想到現實中的鄭秀妍了…
    昨天看了因為新專輯做的訪問,西卡說以前就是進錄音室然後把自己唱的部份唱好就可以了,
    現在不一樣,她要把自己想要的音樂呈現出來…
    這跟在時裝展後面說的不是一樣嗎?

    然後西卡在訪問說絕對不會離開音樂…
    這…想起PL來了(笑)(PL裡泰妍不想西卡離開演藝圈。。)
    不知道現實中鄭秀妍不會離開音樂的原因裡面
    會不會有一點點是關於某人呢…(腦洞啊。。)

    ##還是希望下一章可以見到泰西重逢TT 不捨泰妍這麼孤寂了啦!~~

  • mavisxay
  • 让秀妍早点回来吧,太心疼泰妍了!
  • 軒
  • 雖然這章秀妍還是沒回來 但至少時裝展的成功 意味著兩人就快見面了吧 兩個人都是思念著彼此 秀妍的那句輕喚 不知道是夢到什麼畫面 光是想像就很甜 反觀泰妍 好像太過頹靡了呢 失去生活重心的悵然若失 讓人心也跟著痛啊 只希望不要完全迷失了方向才好 分離固然痛苦 但那種苦澀卻又帶一點盼望 叫人無法自拔 總之我真的有點想念甜文了了懇求L大 是說允的角色還是很神秘 但不管是出於什麼目的 居然讓這對悲苦小情侶晚那麼多天見面 真的很腹黑欸 希望不要是反派角色啊應該不可能吧?!

    聽了秀妍的新歌也看到訪問的新聞報導 當我看到她們還有聯絡的時候 真的快哭了 但是秀妍也不避諱的說有不會聯絡的成員 心裡還是有一點點難過 究竟現實中的泰西現在如何 我想我們也不用去爭執 事實只有她們最清楚 我們只要相信我們最初愛上的她們 相信一切都是好的 也給予她們祝福 這是身為一個不太資深的小小sone唯一的心願了 初心不變❤️
  • luocheng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大半夜看文的原因
    看到後面莫名的覺得好沉重啊(可能是因為累了?XD)

    秀妍她們想出來的點子在我腦中滿有畫面的
    而且我也是剛剛才知道鳶尾花的意義
    以前都是在遊戲裡面看到哈哈
    只是看到現在其實我對允兒的初印象不是很好啊QQ
    感覺好像有什麼另外企圖似的
    希望是我多心啦哈哈哈

    2ny甜甜的啊~~~~
    我還以為會稍微虐她們一下
    沒想到這麼快就有糖吃了XD
    反觀我們太妍QQ心疼了…
  • JKT_一桃
  • 秀妍快回来
  • 叮
  • 秀妍再不回來 金泰妍就要發瘋了
  • laughsnsd
  • Sunny從岳母那邊下苦心來解決問題,兩人出櫃成功了

    泰妍快黑化跟撐不下去了
  • sone
  • 心疼泰妍..
    taeng sic 快重逢 !><
  • Penny
  • 泰妍这样的依赖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吧。纵使秀妍再爱她也会有喘不过气的一天的,虽然现阶段被泰妍这样依赖是甜蜜的。
    快让她们重逢啦,再这样下去要疯的是我们啊!
    这星期多更两章行不?
  • B for blue
  • 黃媽媽出現啦…那一句圭圭看到我都雞皮疙瘩喇!! 家人這關卡要過真的不容易
    秀妍呀~ 你要知道金小狗多看重你生日的那天嗎…...她快要瘋喇(我也想你到瘋喇,哈哈哈哈),回電安慰一下金小狗也好嘛~
    很擔心這樣的泰妍,雖然說秀妍是個很聰明的人,但泰妍總會隱藏起來裝沒事,然後情況愈來愈糟(掩眼)

    秀妍這一次的solo真的不一樣,把自己要表達的都唱出來喇,很讚喔!Love me the same是我最愛的一首,我總覺得是對住泰妍唱的(好像我總是想多啦) 真希望有機會能再一次聽到她們兩個合聲的唱一首
  • 粥
  • 來的時候發現L已經更了三篇
    真的驚嚇
    就像L說的
    到現在還留下來的人
    追求的不是事實只是一份信仰
    -
    我們太妍情況似乎越來越糟了
    秀妍什麼時候才要回來T.T
  • Kai Ting Zhang
  • 有捨才有得
    秀妍暫時捨棄過往,但遇見了她的未來,過去即是過去,要做的不是緬懷,而是和她一同創造新的故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