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73.無法言語的心

 

    我不能說出這心為什麼那樣默默地頹喪著。

    為了它那從不要求,從不知道,從不記著的小小需要。

----泰戈爾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金泰妍開始習慣回到畫室去睡覺,隨著日子一天天過,直到鄭秀妍一次晚歸中,茫然的脫下疲憊的外包裝,等躺進被窩的那一刻,才發現……她已經學會不驚訝,這張床上沒有了金泰妍的陪伴。

 

    鄭秀妍起了身,看著那隔了兩扇門的方向……抿起了唇。

 

    早上,鄭秀妍睜開了眼,看了手機上面的時鐘顯示,嘆了口氣起身,今天的天氣出奇的好,鄭秀妍的心情卻不太美麗。

 

    這陣子的她幾乎只能用焦頭爛額去形容,多虧李在勛的幫助讓她認識了很多不一樣的政商名流,對於她發展設計這一塊,會是很大的幫助。

 

    化好妝穿好衣服,鄭秀妍離開了兩個人的屋子,在玄關處穿鞋,低下頭她發現了金泰妍留在鞋櫃上的鑰匙。

 

    她勾起笑,料想八成是金泰妍早上走的太急忘記帶了,她拿了鑰匙,打算再去公司前去一趟學校找到金泰妍拿給她。

 

    因為鄭秀妍工作的關係,現在大部分的時間金泰妍的車子都是她在開,她發動車子往學校開去,看到路上學生人來人往,自己前陣子還是個天天往返上課的學子讓她有些恍然。

 

    明明是兩個月以前的事,卻覺得過得有些久。

 

    學校能開車的地方只到校園中間的部分,鄭秀妍停好車子改為步行,看了一眼手錶,她加快了腳步。

 

    她有背金泰妍的課表,早上金泰妍有課,所以應該是在美術大樓的教室裡。

 

    很快鄭秀妍就找到了金泰妍的身影,她坐在教室的最後排,一手撐著腮幫子,目光沒有看相黑板,而是往窗外的操場望去。

 

    又在神遊了?鄭秀妍偷笑著,正想著要怎麼讓金泰妍注意到自己,卻在下一秒有陣清呼聲,然後……自己就被抓包了。

 

    「是秀妍前輩!」喊出聲的是韓采恩,剛好她也有修這堂選修課,看到鄭秀妍出現在門外就呼喊了出聲。

 

    韓采恩坐在金泰妍不遠處,所以很快金泰妍就回神了,看她愣了愣,然後轉過頭看了一眼鄭秀妍。

 

    那一眼,或許讓鄭秀妍忘卻了這陣子的忙碌跟匆忙,也管不著手錶上持續行走的長短針,因為當金泰妍的目光在定睛在身上後所綻放的笑顏,不自覺的,她本來就笑著的她,也燦爛了起來。

 

    「怎麼來了?」金泰妍帶著急促的步伐,離開教室,此刻她顧不的課堂教授的皺眉,全心都放在鄭秀妍身上。

 

    「來送愛心鑰匙!」鄭秀妍勾起笑,把烘托在她手中的鑰匙遞給了金泰妍。

 

    看著那串鑰匙,金泰妍又愣了,好一會才接過鑰匙,呆呆地看著那帶有溫度的關懷。

 

    「怎麼這麼不小心,如果我沒發現,妳難道要站在門口等我回家?」鄭秀妍溫聲的說著,順手勾了金泰妍垂落的髮絲。

 

    「……」金泰妍握緊鑰匙,好一會才綻開了笑,雖然淡淡的,回應上面也稀鬆平常,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字一句都像是在承諾:「如果真的忘了……我會等。」

 

    金泰妍跑回教室的身影一直到鄭秀妍坐上車子都還在思考,明明金泰妍只回應她會等,之後就是慣例的寒暄,還笑著趕她快點離開,但是……鄭秀妍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

 

    金泰妍的笑容,總感覺有裂縫。

 

 

 

 

    偌大的辦公室裡面,林允兒皺著眉在電腦前面快速的打著字,不實的接起電話跟簽送公文,一整個早上她連一滴水都沒進,桌上那杯吩咐秘書給的熱咖啡,早已苦澀失溫了。

 

    『別老皺眉啊,看起來很恐怖。』

 

    突然竄進耳朵的回憶,讓林允兒停下了打字的手,眉頭皺得更緊了。

 

    那是權侑利在一次接自己下班的時候,對自己說的。

 

    嘆了口氣,林允兒把身體倒在椅子上,仰看著天花板。

 

    從那晚以後,自己就再也沒有聯絡過權侑利的,而對方……也彷彿這陣子的晚餐之約是夢境般,再也沒有出現在林允兒的視線中。

 

    原本以為自己會拋諸腦後的人事物,卻在思緒跟思緒間,不自禁的竄出,然後霸佔自己後面的行動,林允兒用手蓋住自己的眼,覺得自己有些荒謬。

 

    「明明……說對不起的是我。」明明,拒絕的人是她,但為什麼……她就是忘不掉權侑利這三個字?總是會不自覺的,想要看到她的身影出現在自己面前。

 

    『我發現,妳個性真的很壞……』

 

    「我也覺得……我很壞。」

 

    出了公司,林允兒打算處理鄭秀妍的事情,所以她來到了星皇成衣,並約了李在勛見面。

 

    「真是稀客,沒想到林氏會有興趣我們星皇成衣,今天是要談合作嗎?」李在勛看到林允兒走近自己,笑了笑,兩個人約在咖啡廳裡見面,其實他大概知道林允兒不會是來跟他談生意的,因為在設計圈這一塊,林氏是非常正宗的大公司,對他們這種涉及各種層面的大雜戶,幾乎是沒有興趣。

 

    「我今天不是來跟你談生意的,你應該很清楚我找你的原因。」

 

    李在勛笑了,喝了口咖啡他點點頭,對著林允兒笑得燦爛:「我知道你是秀妍小姐最近常常抱怨的頑皮小妹。」

 

    林允兒不太開心的看著他,彷彿這句話讓她有些惱羞,但很快,她就壓下了不開心,開口說:「我希望你收斂一點!」

 

    「怎麼說?」

 

    「秀妍姊需要的是貴人賞識!而不是花花公子周圍的花邊新聞!」林允兒冷聲說:「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報章雜誌是怎麼說你們的,你沒有戀人並不代表秀妍姊沒有,請你尊重一下秀妍姊的戀人心情!」

 

    李在勛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出來,他笑得有些大聲,讓咖啡廳的人側目的看了他一眼,他才趕緊用手蓋住,看著林允兒,「妳不是很討厭金泰妍的嗎?現在這樣是在擔心她受傷啊?」

 

    林允兒討厭對方輕浮的笑,表情更冷了,不知道為什麼,她感覺跟李在勛沒有甚麼好談的,因為那些壓不下的花邊,說不定都是眼前這個人迫不及待的。

 

    「我不是擔心她,我擔心的是秀妍姊,」林允兒拿起帳單,在對方想要阻止的時候躲開,傲視的看著李在勛,冷淡道:「我怕秀妍姊會後悔,當初選擇相信你。」

 

    「等等!」李在勛在林允兒要離開前抓住了她的手,他也站起來,溫聲道:「我想你這小女孩該學會長大了。」

 

    「你這什麼意思?」

 

    「就像秀妍小姐所說的,你還是個小妹妹,在妳意氣用事跟我吵的時候,你有想過為什麼你那尊敬的秀妍姊不找你這正規的設計大公司,反而要簽我星皇?」

 

    「……」

 

    「原因其實妳懂,只是妳不想懂,鄭秀妍這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要想要在韓國設計圈混口飯吃,注定只能攀附在我星皇的身上,而花邊,只是附帶,不是主旨。」李在勛認真的說:「不要一副像是我在欺負她一樣,妳要清楚我給了她希望,看了她有點姿色,卻像個玉女一樣碰也碰不得,哪天我真要認真,多的是方法可以讓她臣服於我!妳也知道藝術家染上毒癮並不稀奇……到時大家相信我,還是……」

 

    林允兒鄙夷的看著他,咬著牙低聲道:「無恥!」

 

    「還有更無恥的!」李在勛不怒反笑,抓著林允兒的手往自己胸膛貼,「不要以為妳可以這樣為所欲為……」

 

    李在勛話都還沒說完,冰冷的水就潑灑在他的臉上,那突如其來的溫度讓他嚇得連眼睛都睜不開,用力的用手抹眼睛,好不容易才可以看清視線,他想要出口罵林允兒,卻發現潑他水的,不是對方。

 

    「抱歉,因為你一直不放開她的手,我這只是想要提醒你。」權侑利放下杯子,冷淡地看著李在勛,然後看了一眼還被握在李在勛手上的手。

 

    林允兒也被嚇到了,她沒有想到權侑利會出現在這邊,還突然出現……做出自己下一秒就想要做的事。

 

    「妳這女人……是誰啊!」放開林允兒,李在勛怒火中燒,卻在下一秒一聲冷清的聲音灌入了三人間。

 

    「我的朋友。」

 

鄭秀妍也跟著走上來,其實她在旁邊站了有一陣子了,她上前丟了包衛生紙給李在勛,冷冷道:「你不在辦公室,倒是在這讓我看了場好戲。」

 

李在勛要自己來找他,又跑到公司樓下咖啡廳跟林允兒討論她的事,要不被自己找到都難。

 

    「允兒妳先回去吧,在勛先生這邊我處理。」鄭秀妍眼神示意了在一旁的權侑利,很快對方就了然了,拉著林允兒離開了咖啡廳,獨留鄭秀妍跟尷尬的李在勛留在這。

 

    鄭秀妍坐在林允兒原本的位置上,遞給了李在勛手帕,一邊自顧的說著。

 

    「我希望你以後可以對我朋友尊重一點,我不在乎你要怎麼說我,但是我的妹妹只是關心我,沒必要特別被你警告。」鄭秀妍頓了頓,坐在椅子上笑看著對方,語氣卻詭異的讓李在勛發毛。

 

    「再說了,你要用什麼方法讓我臣服與你,我也沒興趣知道。」

 

 

 

 

    大街上權侑利牽著林允兒走著,直到自己的高跟鞋差點拐了腳,林允兒才回了神,她看著前方拉著自己的身影,突然有些火氣上來了。

 

    被林允兒甩開手,權侑利回過身看著那個不肯再走路的女人,沒有說話。

 

    「妳為什麼會在咖啡廳。」

 

    「公事。」

 

    「那妳幹嘛一開始不出來打招呼?」

 

    「在談公事。」

 

    「……那妳後面幹嘛出來?」

 

    「談完公事了。」

 

    林允兒快要被權侑利這鸚鵡回答搞瘋,瞪著權侑利,她的怒火終於爆炸。

 

    「談完就可以潑人家水嘛!妳知道他是誰嗎?如果得罪他,妳很有可能連妳飯碗都保不住!妳是吃飽太撐沒事可做嘛!妳知不知道我剛剛快嚇死了!」雖然討厭李在勛,但是林允兒也不敢拿他怎麼辦,星皇成衣雖然不是大公司,但是在各業界都有涉略,要動手腳處理掉一個人,根本不難。

 

    「妳在關心我?」權侑利頓了頓,問著。

 

    「不然呢!」林允兒如果剛剛是氣炸,現在就是氣暈了,權侑利問這什麼白癡問題,「妳以為我沒事對妳發飆很閒是嗎!妳到底幹嘛突然衝出來得罪人啊!妳不是律師嗎,應該要深思熟慮不是嗎?!」

 

    權侑利看著林允兒的眼神變得溫柔,看了林允兒一眼才開口,短短一句就讓林允兒投降了。

 

    「我怕妳被欺負。」那一刻衝上去的權侑利,不是律師、不是深思熟慮的成年人,只是一個心切自己心儀對象而慌亂的女人而已。

 

    林允兒一愣,看著權侑利那無辜的樣子頓時所有的氣都發不出來的……

 

    「妳……是笨蛋嗎?」

 

    「或許是吧!」權侑利勾起淡淡的笑容,讓林允兒頓了頓,好一會才看著那個女人,緩緩開口。

 

    「妳不是不肯理我了嗎?」這幾天下來,權侑利對她的躲避讓林允兒不能理解,為什麼明明兩個人上次的分離是那麼的尷尬無言,現在卻可以心平氣和的聊著,甚至……

 

    林允兒雖然很不想要承認,但是心裡深處她知道。

 

    「其實,我很想妳。」聽到權侑利開口的一字一句與心裏疊合,林允兒站在那裏沒有半點回應,只是呆呆地看著那個認真的女人,然後發現自己像是蠟像一般不能動彈。

 

    「這幾天忍著不去找妳,但是妳的身影卻像是戒不掉的癮一般,怎樣都無法不想妳,早上起床的時候想、吃早餐的時候想、到辦公室打開電腦等開機也想、中午等午餐也想,甚至下午打瞌睡……」

 

    「夠了喔……」林允兒把權侑利的嘴給堵住,笑著阻止對方在說下去。

 

    誰知道再說下去權侑利想她的場合會不會越來越怪,她可不想聽到甚麼廁所之類的地點。

 

    權侑利握住林允兒摀在自已嘴巴的手,看著林允兒的視線變得灼熱,兩個人的氣氛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認真,權侑利認真的看著林允兒,這是林允兒害怕的認真,但心裡深處,某部分是期待的。

 

    出口的熱氣沖刷在林允兒的掌心中,就像權侑利給人的感覺一樣,像朝陽。

 

    「我是真的很想妳,即使那些時刻的妳,想的不是我。」

 

    權侑利對她,是認真的。

 

 

 

 

    鄭秀妍坐在星皇成衣的總監辦公室,看著李在勛準備給她的行程表,偌大的辦公室有些安靜,只有紙張偶爾翻動的聲音,這讓李在勛有些不太舒適,挪了挪自己的位子,坐在沙發另一頭看著鄭秀妍。

 

    「這些行程我都沒有問題,合約內容也OK,只不過下個月5號的那場家族聚會,我應該不能參加吧。」

 

    聽到鄭秀妍終於說話,李在勛勾起笑,回應著:「需要的,我們前天聚會的那些政商名流都會在那場家庭聚會中出現,我好把妳介紹給他們,讓他們對妳印象加深。」

 

    鄭秀妍看了一眼李在勛,突然笑了,「對我加深印象?甚麼印象?」

 

    李在勛笑而不語,很明顯在等待鄭秀妍說出答案。

 

    「我知道這是你需要的,我會踏進來就表示我有一定的覺悟。」鄭秀妍放下了那些厚厚的紙張,緩慢的說著。

 

    她當然知道一個星皇要她這個在韓國名聲不是太好的人要幹嘛,最近這陣子會這麼忙碌,也是因為她在評估著什麼是底線、什麼是必須犧牲的。

 

    「妳很聰明,我就喜歡妳這樣的女人。」直到現在聽到她說這些話,李在勛才放下心來。

 

    雖然跟鄭秀妍相處了一些日子,但是他覺得有時候鄭秀妍比任何人都難捉摸,永遠抓不到鄭秀妍下一步會做甚麼,但是因為到目前為止,鄭秀妍都沒有拒絕太多自己的邀約,李在勛認為……自己還是有機會的。

 

    「先生,你是不是搞錯了甚麼?」鄭秀妍突然笑開懷了,勾著下巴看著他,此刻的她風情萬種,有如讓臣子俯首稱臣的女王般。

 

    她伸出另一隻手,食指勾了勾李在勛的下巴,雖然語氣是溫和的,卻警告味十足。

 

    「你想要得到我,是你的事,但不要拿這件是炫耀,那並不是甚麼好事。」鄭秀妍站起身子,拿了放在沙發上的包包,在轉身離開前,給李在勛一個深深的衷顧。

 

「入戲別太深,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鄭秀妍離開了辦公室,留下李在勛一個人傻愣在那邊,剛剛的震撼遲遲無法散去,直到鄭秀妍都走了幾分鐘,才緩緩的放鬆。

 

    這女人……氣場為什麼可以這麼大啊……

 

 

 

 

    離開了星皇成衣,鄭秀妍坐在車上,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在發動車子前拿出手機。

 

    螢幕亮起的瞬間就是她跟金泰妍甜蜜合照,那是在兩個人逛街時趁路人不注意拍的。

 

    金泰妍每次逛街總是很意興闌珊,在鄭秀妍逛每一個店家的時間,最常見的就是亂摸亂看,有一次鄭秀妍挑選衣服轉身看到的,是金泰妍盯著衣服上的骷顱頭飾品著迷。

 

    雖然對買衣服沒有興趣,但是金泰妍卻不會拒絕自己的邀約,每次自己要買東西金泰妍都說要開車陪自己去買,平常的金泰妍跟自己都喜歡待在家裡的個性,其實金泰妍可以留在家的。

 

    金泰妍的體貼很特別,她的知足也很特別,每次逛一天的接下來,只要鄭秀妍買碗冰淇淋或甜食給她,她就會吃得很開心,那張照片,就是在金泰妍開心挖冰吃的時候拍的。

 

    鄭秀妍那時候看她開心吃冰的樣子,又想到在衣服店無聊亂晃的身影,笑著說。

 

    『既然那麼悶,就不用陪我逛了,一開始就在冰淇淋但等我,也沒關係。』

 

    還記得金泰妍那時咬著湯匙,看著鄭秀妍笑了起來,那笑容有些稚氣,卻很可愛。

 

    『不會悶,因為是陪妳啊,多久我都會等。』

 

    鄭秀妍頓了頓,起身想著早上金泰妍在接過自己的鑰匙,說的話。

 

    如果真的忘了……我會等。

 

 

 

 

 

    教師宿舍齊排的燈光隨著太陽落下而亮起,唯獨金泰妍那間沒有開燈,一屋子黑乎乎的讓金泰妍感到心安,她窩在畫室裡的單人床倦睡著。

 

    最近都睡在這邊的床上,金泰妍已經習慣了這張不比主臥室柔軟的床墊,無法習慣的是,這張床……沒有鄭秀妍的味道。

 

    ……

 

    「哪有人睡覺還皺眉的啊?」

 

    驟然冰涼的觸碰,讓金泰妍驚訝的睜開眼,映入眼前的……是一個骷顱頭?

 

    跟骷顱頭……骷顱頭娃娃對視了幾秒,金泰妍才睜大眼,看了一眼在娃娃身後的鄭秀妍,對她皺起眉。

 

    「妳回來啦……」金泰妍撐起身子,看了一眼鄭秀妍手上的娃娃,問:「這什麼?」

 

    「給妳的。」鄭秀妍把娃娃放到金泰妍手上,看著金泰妍低頭把玩著娃娃,說著。

 

    「上次看妳在看這娃娃的卡通,剛剛去玩具店找了一下還真的有。」

 

    「怎麼突然送我傑克?」傑克是那隻娃娃的名字,看來金泰妍是真的有看那卡通。

 

    「賄賂品。」鄭秀妍看了一眼在金泰妍懷裡的娃娃,皺起眉:「但現在妳要抱的不是它。」

 

    金泰妍愣了,看到鄭秀妍對著娃娃吃醋的樣子,有些想發笑,放下娃娃後抱住鄭秀妍。

 

    隨著擁抱的姿勢,鄭秀妍半身都上了床,被金泰妍抱在懷裡,她靠在金泰妍的肩膀,緩緩開口:「我只是偶爾喊妳小狗,沒要妳真的屬狗。」

 

    「什麼?」

 

    「我沒有忘了妳,也沒有遺落妳,不要像個小狗一樣甚麼都不解釋的等我好嗎?」鄭秀妍也抱住了她,力道有些深,在感覺到金泰妍因為自己的話語而僵硬,眼神有些嚴肅了起來。

 

    「泰妍,妳在意我嗎?」

 

    「……很在意。」頓了一下,金泰妍才抱住她,悶悶地說。

 

    「那些新聞……」沒說完,鄭秀妍就感受到金泰妍搖了頭,阻止自己說話。

 

    「我不想聽那些。」

 

    「那也聽我解釋。」

 

    「我不需要妳解釋什麼。」金泰妍閉上眼,此刻鄭秀妍就在她的懷抱中,金泰妍只想兩個人可以安靜下來好好的再抱一會。

 

    「……那妳告訴我,為什麼都睡畫室了?」鄭秀妍過了好一會才開口,推開金泰妍的懷抱,看到金泰妍愣愣地看著她。

 

    「覺得會吵到妳……」金泰妍吞了口水才換比較長一點的解釋:「妳最近這幾個月都會很忙碌,我怕我在妳身邊睡覺,妳會睡不安穩。」

 

    「妳騙人!」鄭秀妍貼近了她,表情嚴肅的瞇著眼:「幹嘛騙我這麼容易被拆穿的話?」

 

    「……」

 

    「妳擔心我跟李在勛講電話的聲音讓妳睡不著?」

 

    「……」

 

    「還是妳擔心我因為跟李在勛一起工作會產生感情?又或者妳擔心我會在跟李在勛相處的過程中忘了還有妳在等我?」

 

    金泰妍表情拉了下來,看著鄭秀妍的表情很淡:「我不想跟妳談這個。」

 

    「我本來以為可以不用跟你談,但是妳在意他。」鄭秀妍抓住金泰妍的手,有些強硬的說道:「他真的只是工作上的夥伴,不需要到分房睡來悶妳跟我,妳今晚就回主臥室去睡覺。」

 

    許是被鄭秀妍的命令弄得來氣金泰妍撇過頭不看鄭秀妍,沒答應也沒拒絕。

 

    「今天允兒跑去找在勛先生,妳知道當聽到允兒她警告對方有妳的存在跟我親密要收斂點前,我都還不覺得這會對妳造成什麼影響。」

 

    「……」

 

    「但是剛剛在回來的路上,我想到妳早上拿到鑰匙對我說的話,妳說的“忘了”根本不是再說鑰匙,是在說我,妳怕我會忘了妳嗎?」

 

    鄭秀妍看著那不講話的金泰妍,頓時好氣又好笑,金泰妍的不安全感讓她覺得有些驚訝,她跟李在勛的消息已經傳了好一陣子,金泰妍一句話都沒有表示過,那個連逛街都不肯在不同地點等待自己,沒安全感的孩子,怎麼可能不在意。

 

    「泰妍,有甚麼事情問我本人好嗎?不要自己亂想。」鄭秀妍撫上金泰妍的臉頰,緩緩開口:「妳明明知道,我是因為想要待在妳身邊才跟他合作的,他跟我親近些也是因為工作,我以為妳可以了解的。」

 

    金泰妍點點頭,心裡卻沒有以往被鄭秀妍哄的踏實,她的確需要鄭秀妍的關心……但為什麼就是沒有辦法,讓那沒來由慌亂的心定下來。

 

    「記得那天在河堤邊說的話嗎?只要妳說可以、我做得到,對我來說就夠了。」

 

    金泰妍想要開口說些甚麼,卻又不知道要如何開頭,看著鄭秀妍好一會才伸手又拿了那隻娃娃。

 

    「妳買這個,是要我以後看到它想到妳嗎?」

 

    鄭秀妍瞄了娃娃一眼,知道金泰妍在轉移話題,卻也順著開口說:「我可不想跟骷顱頭作連結。」

 

    金泰妍看著娃娃,好一會才抱進懷裡,動作間……莫名得慎重。

 

    「我會好好保護它的。」金泰妍抬眼,看著鄭秀妍:「就像我想保護妳那樣。」

 

    金泰妍抓住了鄭秀妍的手腕,幾秒後往自己身邊拉了過來,兩個人瞬間拉近了距離,鼻子碰著鼻子,金泰妍吸口氣伸手把鄭秀妍的衣服撩開。

 

    「還沒洗澡……」鄭秀妍半跪在金泰妍的身前,幾乎無法成句,金泰妍仰起頭吻住自己。

 

    「秀妍,妳愛我嗎?」綿密的吻完,金泰妍看著她一臉嚴肅,鄭秀妍勾住她的頸脖,吻了金泰妍的嘴唇一下,才緩聲開口:「妳不相信我?」

 

    「沒有,我相信妳。」

 

    「泰妍。」

 

    「嗯?」

 

    「抱我。」鄭秀妍吻住了金泰妍的頸脖,乾澀的聲音從她口中竄出。

 

    「……」幾秒後她感受到金泰妍的溫度,還有那溫熱的吻。

 

    「回房嗎。」金泰妍吻住了鄭秀妍的唇,然後伸手解開鄭秀妍的衣服鈕扣。

 

    「不要……」鄭秀妍拒絕了金泰妍愈要起身的動作,把金泰妍拉向床鋪讓她壓上自己,瞇了眼,看著金泰妍的眼神有著決絕:「就在這裡抱我。」

 

    「……這裡太小了。」金泰妍喘著氣俯下身子更緊她,她感受到鄭秀妍的手開始撥弄她的衣服。

 

    「誰叫妳……這幾天都在這睡,那邊太冷了……妳要補償我。」鄭秀妍吻住金泰妍的唇,幾乎是魅惑的軟嗕著:「在這補給我……」

 

「妳……!」金泰妍把衣服脫了下來,俯身舔吻著她的鎖骨,一隻手覆蓋住她的胸脯。

 

    「唔嗯……!」鄭秀妍仰起頭,感受比以往都還要猛烈複雜,金泰妍的動作很快,一隻手很快就把她的褲子脫下,沿著底褲邊緣探了進去,已經感受到一片褥濕。

 

    「啊!………啊啊嗯……嗯……」鄭秀妍感受到金泰妍進入,金泰妍的手指比起自己的溫度冰涼許多,快速竄動的讓她忍不住呻吟出聲。

 

    金泰妍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鄭秀妍,在鄭秀妍到達高潮那一刻,吻住了她,加快了手下的速度,潮濕的水漬聲跟呻吟聲充斥在兩人間,金泰妍低泣了聲,吻後低下頭靠在鄭秀妍的肩側,只剩下手下那急速的進出動作,靠著肩側的眼眶不住泛紅。

 

    「秀妍……秀妍!…………」

 

我愛妳!閉緊眼,金泰妍感受著鄭秀妍抱緊自己,愛液沾滿了整手,她的眼淚,卻也順勢滑落,埋落在那素色的床單,慢慢隱去、乾涸。

 

    兩個人翻雲覆雨,頓時間整間畫室萬般旖旎了起來,直到深夜……

 

    金泰妍睡在鄭秀妍旁邊,兩個人幾在畫室那張小小的單人床上,她很累,卻睡不著,依舊還是睜著眼。

 

黑暗中看到鄭秀妍的睡顏,金泰妍用眼神描繪了無數次那熟悉的臉部線條,然後抓緊枕頭,顫抖著。

 

    金泰妍相信鄭秀妍,但是她不相信的……是自己。

 

    「值得的……值得的……值得的……」乾啞的聲音,小聲又令人心酸的無助,充斥在整個畫室裡。

 

    如果守候,是退步,那我的退步,是因為想要妳前進。

 

    我問妳愛不愛我,不是想聽妳說愛我,而是想要告訴我自己,我值得。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TJCK0309
  • 嗅到虐的味道!!開始虐啦嗎?
    金泰妍由幾時開始變得如此不自信??
    金泰妍為何常常要自虐呢?
    很揪心呀,心很痛呀!
    鄭秀妍要怎樣做才可以令金泰妍釋懷呢?
    要開始哭.......!
  • 哈哈 妳已經嗅到未到了嗎?(感覺形容的好像是血腥味??)
    金泰妍的不自信嗎? 她不是一直都是這種個性嗎?(笑)
    至於鄭秀妍要怎麼做...要問她囉~

    LANCE 於 2016/11/03 10:31 回覆

  • Fly
  • 泰妍究竟要什麼時候才會擺脫不自信呢??
    唉呀⋯好心疼好心疼
  • 嗯...或許有一天,當她把自己活成鄭秀妍就會自信了(笑)

    LANCE 於 2016/11/03 10:33 回覆

  • 訪客
  • 太妍的壓力真的很大啊,一直在想秀妍為了自己留下來到底值不值得。真的很貼近生活,戀人總有為了對方放棄一些東西的情況。不是太妍自卑,也不是她不夠好,只是情勢所迫。連船戲都是貌合神離,欸,看著都心疼,而且總覺得一直到秀妍離開太妍的心裏都會是這樣想的……離人好像快要結束了吧
  • 床戲貌合神離嗎?(笑)我覺得這兩人蠻投入的啊(看)
    離人是快要結束了~記得後面多發表點回復啊~(笑)

    LANCE 於 2016/11/03 10:49 回覆

  • Ark
  • 看完這章後,一直在想著同樣的問題,但是是個更簡單的問題:工作與戀人之間的該如何取捨?尤其是當彼此的工作,幾乎沒什麼同質性可言的時候,不論當初愛得有多麼純粹,給的信任又是如何的多,而後的愧疚與隱忍,似乎都難以避免關係的破裂。

    下班的時後,家裡的電視剛好播著穿著prada的惡魔,瞥見的那一幕,是安德莉雅告訴奈吉自己的私人生活的狀況越來越糟,奈吉則是回她,工作越來越順利就是如此,等妳的生活完全毀滅的時候再來找我吧,到時候妳就可以升官了。

    看完,我竟是下意識地就想到這裡的鄭秀妍,工作有了起色,可是生活卻…開始要翻天覆地了吧…

    還請L小力一點的虐我阿QQ
  • 的確,就像你說的電影一般,現在的泰西好像就是這樣
    當妳在工作的環境中越來越往上爬,
    或許無形中,妳也捨棄了生活中某些需要妳關注的東西

    至於小不小力 要看你們每個人的感受喔
    (剛剛檢查一次才發現我居然漏掉妳沒回 抱歉啊)

    LANCE 於 2016/11/03 15:25 回覆

  • whyzhnzyq
  • 每次看L大的文都是连声惊叹的。
    每次心里都在默念“果然和外面的妖俗艳货不一样”
    你的文经得住我的任何疑问和推敲哈哈。
    不会像一般的小说为了事件的推动而忽略人物本身的思想,不会为了有什么,而故意设定什么,故事这样发展下去好像一开始人物设定的时候这些事就是会发生的。没有那种“刻意”的感觉我很喜欢哈哈哈。
    文中的泰妍和杰西和现实中她们给我的感觉好像…这样的文只能是泰西,有感受到作者大大的用心!
    无论什么时候,看你的文就是我最开心舒适的时刻~有你真好!
  • 妳的回覆讓鏡在一早通知我說:有人留言把妳捧很高說。(語氣請自行想像)
    妖俗艷貨讓我想到谷阿莫(不知道妳知不知道?)
    總之,感謝妳如此喜歡囉 還請你繼續支持
    有妳們再也很好,讓我們有動力繼續下去!

    LANCE 於 2016/11/03 10:59 回覆

  • Yvette
  • 原來輸的又是不安全感 但安全感是要自己給的 如果自己不夠強大 再多的愛也無法給滿安全感的 這應該是分開的主因 有時輸的不是愛情 而是輸給了自己
  • 嗯...以後面的結局來看,我只能說妳沒猜對囉(笑)
    至於金泰妍輸的是什麼,等妳看到離人的最後一段就會知道了。

    LANCE 於 2016/11/03 11:00 回覆

  • Yuan
  • 泰妍一直什麼事都不說默默一個人放在心裡 然後越來越沒安全感 越來越不自信 都在等秀妍來跟她說 跟她解釋 總有一天秀妍會很累吧
  • 就是因為這樣 所以這次 其實應該要金泰妍學著自己看清楚她要做什麼了,
    不是嗎?(笑)

    LANCE 於 2016/11/03 11:03 回覆

  • 搶不到頭香的訪客
  • 感覺到虐…的步調
    做好心裡準備了

    L大請手下留情
  • 我已經下手了,怎麼留情?(笑)

    LANCE 於 2016/11/03 11:03 回覆

  • huian
  • 看了只有..............唉.................

  • 那我只回妳......哈......

    LANCE 於 2016/11/04 08:09 回覆

  • 聆聽
  • 突然就為泰妍感到心酸,西卡那世界泰妍終究還是無法攝入,經管西卡一直表達著她能為夢想闖蕩,因為泰妍在身後守護著,讓她有依靠有希望。但是還是感覺到泰妍的無力跟壓力,她看著西卡受傷,看著西卡難過,她心疼卻無能為力,看到這兒心忽然就揪起來。也許泰西之間從一開始就差太多,儘管泰妍很努力卻依然無法進入西卡的圈子,她會覺得自己不合格而感到自卑,悶騷的性格卻又讓她憋著不肯說出來,然後越來越害怕越來越不安。什麼時候她那蝸牛的性格能夠改一改,明明是戀人,怎麼可以這樣子。【包子臉】
  • 嗨~感謝妳留言喔!我想目前的金泰妍跟平行線的泰妍多多少少有些像吧
    因為愛上鄭秀妍這個女人感到滿足的瞬間,也有一股空虛在心頭,總覺得少了什麼,不過,雖然同樣都是她,但是人生經驗(?)不同跟面對不同的鄭秀妍,LLF的金泰妍會有怎樣的反應,還要繼續在看下去~
    至於她悶騷的個性,應該是很難改過的~~

    LANCE 於 2016/11/05 22:47 回覆

  • 郭兒
  • 半夜睡不著來看文,發現看完好像更睡不著:)))

    泰妍到底要不自信到什麼時候才會明白秀妍真的比她自己所想的還依賴她啊~~~~看她又在沒自信,有點想巴她頭哈哈哈
    想抓著金泰妍的肩膀搖著她:「拜託!振作一點啊!你想太多了!」真是急死我了

    然後L大不要太虐我啊~剛好虐就好,太虐看得我心痛⋯⋯覺得難以承受+_+
    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 所以意思是這篇會讓你失眠嗎?(笑)

    想巴她頭啊,以目前看來,你可能要排隊喔~(前面預約了)
    不過她也是為情所困~那種領悟只能等她自己看開囉
    怎麼感覺好像要唱一下「領悟」咧(笑)你去泰妍面前唱一唱好了~

    LANCE 於 2016/11/08 10:27 回覆

  • Seven
  • 看完上一章,点击下一章,等待网页打开的时间里(忍不住抱怨,翻墙真的网速好慢喔),就觉得泰妍肯定会持续持续纠结下去的,秀妍那么忙还要一直关注安抚她的情绪,她如果能一直坦诚的诉说自己的不安,虽然秀妍累一点,但是起码不会有误会什么的,现在这样看起来,哎,我都变得好不安,不太敢点下一章了都(捂脸)
    还是允侑比较治愈,虽然看起来侑利看起来情路还得坎坷好一阵子,但是毕竟允儿还是有比较积极的回应的,应该会越来越好吧?(主线已经越来越往虐发展了,副线可以求轻虐吗,L大看我星星眼...)
    最后,秀妍在公司警告那个男人那里好帅~秀妍欧巴(对,是欧巴没错),撒浪嘿!
  • 翻牆辛苦了,還那麼努力留了留言(笑)
    從這一章開始到離人結局基本上每位都會回覆你們的(想跟你們多做交流)
    對於離人,已經有不少人有跟你一樣的心情,每一章點擊下去跟當初離島的感受不同
    更多的是無奈跟煩悶吧(笑),至於允侑,是屬於離人這一部曲的調劑CP(就跟離島的兔尼一樣)
    所以呢~她倆會展現快刀斬亂麻的發展(什麼形容阿)

    秀妍歐霸啊?(笑炸我)在我看來她只是女王在保護自己的領土跟寶物而已(有種甩披風的離去的感覺)

    LANCE 於 2016/11/10 11:09 回覆

  • pans7sccz
  • 從痞讀趣APP留言

    有得到的就会有失去的 工作生活 两者之间的平衡点 不管两人在相爱 态度在坚决 还是会被影响
  • 是啊 因為即使感情在深刻重要 人卻還是活在現實中
    不像童話中只有大壞蛋打敗就沒事了
    現實中要面對的 反而是自己。

    LANCE 於 2016/11/11 21:17 回覆

  • nick2leahwu
  • 好啦,我來解釋為什麼我看完這章反而安心。
    我其實從一開始比較擔心的,就是鄭秀妍。覺得李先生說得很對,你永遠不知道這女人下一步要做什麼
    至於金泰妍.....她就是這樣啊,我很喜歡開頭泰戈爾的那段話,完完全全就是金泰妍(笑
    如果說我之前有擔心過金泰妍,也只是害怕秀妍沒有察覺到她悶騷不安的內心,但我卻忘了鄭秀妍是多敏感的一個人。
    雖然金泰妍沒有被安撫到,但這章的對話卻是我近期來少數真心感到甜的文了,之前都味覺失調......

    我的不安會消失,是因為我不想看到的都不會發生了。鄭秀妍清楚自己身處的位置,以及會遇到的問題,也感受到了金泰妍的不安,甚至很帥氣的用那與身俱來的女王氣場教訓了對方~ 兩人會分開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我擔心的從來都只是「怎麼分開」,但就目前來看,我不覺得會是什麼痛徹心扉的分離。分開難過是肯定的,但我覺得會是雙方有一定理解跟溝通的情況吧?雖然感覺不會是什麼平靜的離別,只要不是什麼翻臉大吵我都可以安然接受的~
    就像最後面說的,我的退步,是想要你前進。在感情上金泰妍總歸是比秀妍多了經驗,雖然在外,面對工作上的人事物,鄭秀妍可以處理得很好,但我覺得他在跟金泰妍的感情上卻顯得有些盲目,反而是泰妍,雖然看似不自信作祟,但相對他也比較深謀遠慮吧?就像之前努力想融入鄭秀妍的世界,最後卻迷失自己,但金泰妍發現了,也作出決定跟改變——他努力在自己的世界,爬上那樣的高度。反倒是秀妍,我不覺得她真的有想清楚,金泰妍想安心也難,被哄的同時聽到對方說:我是為了你才跟他合作,我想論誰也很難有自信吧?

    金泰妍有過守候的經驗,也因為不自信以及悶騷,讓他容易多想,卻也比較能夠看見問題
    我想,等金泰妍想清楚,就換他幫鄭秀妍開竅吧?認清他們必須分開的事實?不知道~

    ps.看了眼74開頭幾句,還有75的預告,我想我還是過幾天再繼續好了XD
    雖然虐虐有益身心健康,但我還是不想太快就心疼泰西兩個人(雖然這心疼快變成家常便飯了.....)
  • Kai Ting Zhang
  • 太妍心裡明白秀妍值得她如此的對待,但是反而覺得自己不夠優秀了,在感情裡思想是不能以平常的思維做評斷的
  • 是啊 因為就算是平常在理性的人 也不一定可以在感情上交上滿分的考卷
    金泰妍或許就是這樣吧 因為太過於在乎 所以她不再是以往的金泰妍

    LANCE 於 2016/11/17 08:35 回覆

  • ss0805.dfora
  • 哦~
    泰泰这一章节真的令人心疼啊
    没安全感又不自信
    现在自己老实说也想不明白
    泰泰所顾忌的
    然后又不希望虐的太狠
    真的好心塞

    L大和镜大请收下留情
    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