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怎麼樣,有什麼感覺嗎?」Sunny看了鄭秀妍一眼,興味的問。 鄭秀妍看了她一眼,收回了一直擺在舞台上的目光,拿起調酒喝了口:「挺不錯的,歌很好聽。」 「我不是說歌。」Sunny嚴肅的看著她,語氣沉了下來:「我是問她‧金泰妍,妳覺得怎麼樣?」 「……不錯。」 ==離島‧離人‧風箏 85==

77.暴風雨(3)

 

    幾天後的林氏大樓,林允兒坐在辦公室看著開庭資料,皺起眉頭的樣子讓助理不解。

 

    「總經理,資料有甚麼問題嗎?」助理盯著那A4紙張又看看林允兒的表情,疑惑的問。

 

    「權律師那天難道沒有任何反擊嗎?」林允兒放下成疊的資料,抬起頭不太置信地開口:「怎麼可能一審是我們這邊占優勢?」

 

    「這樣不是很好嗎?艾維爾律師很厲害,表示我們沒請錯人啊!」助理還是不懂為何林允兒樣子要像是一審失敗的一方。

 

    「……」林允兒沉默地繼續翻看,是越來越坐不住了,裡面的資料她一點都不陌生,為什麼一個禮拜前悲觀的評估如今卻都翻盤了?

 

    「我出去一趟,幫我查一下艾維爾酒店的房號,我要去找他。」

 

    「等等!總經理!」助理把房號跟相關資訊遞給林允兒,看林允兒的樣子不像是要再回來辦公室,開口說:「昨天您託我準備的資料,我已經寄給金泰妍小姐了,就像您說的,寄學校的地址。」

 

    林允兒一愣,轉過身看著助理,好一會才點點頭。

 

    「我知道了。」

 

    腦袋閃過幾天前約自己見面的金泰妍,林允兒的眉頭皺得更緊……

 

    那天,好像是林允兒第一次認真打量起金泰妍這個人,應該說,是第一次……她了解到金泰妍有多愛鄭秀妍……

 

    「訴訟的事情還要麻煩妳了,至於我剛剛說的那件事……我希望在確定前可以先對秀妍保密。」

 

    林允兒還在因為金泰妍對自己提出的拜託震驚,沒想到金泰妍又這樣要求,不禁一愣,看著金泰妍錯愕的說:「妳不想讓秀妍姊知道?」

 

    原本那個專注看著窗外人來人往的金泰妍聽聞後轉過頭,表情跟語氣,讓林允兒直到離開前,都說不出任何話語。

 

    「如果她知道了,我是攔不住的,」金泰妍看著自己的雙手,淡淡的笑:「我的理智只能管得住我一個人的行動,多加一個她……我會崩潰的。」

 

    她一直覺得金泰妍配不上鄭秀妍,從第一刻知道鄭秀妍愛上女生開始,直到現在……

 

    但那天在咖啡廳裏,坐在她對頭的金泰妍,說出的一字、一句,讓她覺得自己錯了。

 

    或許,金泰妍愛鄭秀妍,比世上任何一個人都深、都重。

 

    那樣的愛情,好沉重。

 

    如今又聽到權侑利輸得一蹋糊塗的訴訟,好像轉眼間所有事情都翻盤般的發展……

 

這兩個女人……到底在想甚麼,林允兒莫名的有些窩火,為什麼現在她一點頭緒都沒有了。

 

 

 

 

    離開辦公室,林允兒去了一趟艾維爾下榻的酒店,是她之前住的那家,駕輕就熟的把車子交給服務生開去停車,自己進到飯店。

 

不經意地往飯店一樓的咖啡廳看去,林允兒想起了初次跟權侑利在這邊鬥嘴的畫面。

 

自從那天權侑利在她面前哭後,她就不敢再回去權侑利的住處,這幾天開庭她都睡在辦公室,電話也是一天看了幾百次卻始終沒有勇氣撥出去。

 

現在聽到開庭後的結果,林允兒突然好想見她。

 

權侑利此次開庭狀況差到就像是被艾維爾追著打,艾維爾的確是對商業訴訟比較擅長,但是權侑利明明也有Sunny公司團隊提供的資料……不應該這樣的結果。

 

不看還好,眼光才轉到咖啡廳的座位,卻看到此刻最想見到的女人,坐在那熟悉的位置上,喝著咖啡。

 

林允兒停住了腳步,不敢置信的看著,權侑利好像沒有發現自己,低頭悶悶的喝咖啡,猶豫了一下,林允兒朝她靠近。

 

    權侑利看著咖啡杯發呆,今天來這邊是艾維爾找自己,跟他談完事情,離開時突然想來喝杯咖啡……畢竟這裡對她來說有不一樣的意義。

 

    視線突然闖入了修長的手,朝她咖啡杯前的空桌敲了敲,權侑利還沒抬頭就了然,是林允兒。

 

    「怎麼在這邊?」

 

    「談公事。」

 

    「……」覺得這對話好像跟以前有些重複了,林允兒頓了頓,才又開口:「妳不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

 

    「不要裝傻!妳開庭那天是怎麼回事,不在狀況嗎?艾維爾的那些攻擊妳不可能連準備都沒有……」

 

    林允兒話都還沒講完,權侑利就笑了,她坐在椅子上笑到連桌子的咖啡都震動了,林允兒不太開心的瞪著她。

 

    「林允兒,妳是不是搞錯了?」權侑利抬起頭看著那莫名生氣的女生,淡淡的說:「我的雇主是李總監,身為艾維爾雇主的妳生什麼氣?」

 

    「我……」

 

   「從妳要插手管鄭秀妍的事情那刻,我們就是敵人,我狀況好或不好關妳什麼事?」權侑利武裝起自己,這是她第一次對林允兒用這種疏離又陌生的口氣說話:「有那個責任保護鄭秀妍,就要有跟我當敵人的心理準備……妳管太多了!」

 

    咬了咬唇,林允兒有些被權侑利氣哭了,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轉過身離開了咖啡廳。

 

    看著那走遠的背影,權侑利嘆氣,低頭苦笑的責備自己。

 

    明明那麼過分的話是自己說的,還痛什麼呢?

 

 

 

 

    幾乎是逃跑般的搭上電梯,林允兒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難過的情緒還是難以壓下,幸好艾維爾住的樓層很高,在電梯緩慢往上的時間可以讓她緩和好心情。

 

電梯來到30樓,核對好房號,林允兒敲了敲門,整理完自己的儀容打開門迎接她的卻是衣衫不整的艾維爾,床上還有一個裸女,林允兒驚呼一聲,轉過身子低吼:「快……快點把衣服穿好!」

 

    「喔!林總怎麼不先打電話給我說您要來呢!」艾維爾倒也不慌不忙,套了襯衫隨意扣了幾顆,褲子也只是套上沒完全扣上,語帶可惜的對著床上的美女說:「妳可能得回家了!我老闆來……」

 

    那裸女看了一眼門外的林允兒,哼了一聲站起來,心裡嘀咕著。

 

    哪有那麼美的老闆!看根本是叫了別的小姐……穿好衣服走過林允兒身邊,那美女更確信了……

 

    這麼漂亮,難怪急著趕自己走!

 

 

 

 

    校園裡面的學生吵雜,大中午的時間大家都出來覓食,教授辦公室的走廊外顯得較為冷清,美術系的研究室哩,金泰妍站在教室的辦公桌前,靜靜地彷彿沒有漣漪的湖面般,表情平淡。

 

    「虧妳還可以這樣無關緊要……」教授嘆了口氣,看著手上的申請單問著:「妳確定這樣做不會後悔嗎?以妳現在的進度來看,放棄很可惜。」

 

    金泰妍點點頭,看著教授的樣子寫滿了篤定,她看著那張申請單,對著教授扯開笑:「這段時間,我想陪她。」

 

「妳們不是住在一起?要陪伴還有將來很長的時間,但是妳現在不準備畫展,這時機一過會很可惜。」教授調整了眼鏡,看著金泰妍依舊篤定不多話,眼神溫和許多:「我可以問為什麼嗎?」

 

    他實在不知道金泰妍為何要跟他請幾乎是整個學期的假,這跟休學沒有什麼分別。

 

    金泰妍這個學生,從她大學時代開始就很受他照顧,各種能幫助金泰妍的,他都會不吝提供,教師宿舍、助教的資格,還有研究所負責教授,他跟金泰妍認識的時間甚至超越金泰妍期他的朋友。

 

    金泰妍沉默了一下,打開後背的包包,從裡面拿出了A4大小的牛皮紙袋,放在教授桌上,溫聲說:「我還會再回來,但這件事一定要現在去做。」

 

    教授拿出牛皮紙袋的東西,愣了一下,錯愕的看著金泰妍,倒沒有再反對她的決定。

 

    離開了教授研究室,金泰妍到學校的畫室畫了會畫,被著教室門口的她專注的畫著畫,戴著耳機的她沒有注意身後已有一道身影從門口靠近,直到她的眼神滑向玻璃窗上的倒影,這才轉過頭,看著那抹身影。

 

「我現在不想要看到妳,采恩。」那是金泰妍現在不太想要見到的。

 

    韓采恩看著金泰妍見到自己的表情多了幾分冷冽,心裡大概也有了底,開口第一句話冷淡又疏離,沒了之前的親近。

 

    「她都告訴妳了?」

 

    「她只是要我不要靠近妳。」

 

    看著金泰妍淡漠聽話的樣子,韓采恩的內心竄氣一把火,腳步再她理智竄上前就有了動作,衝上前她用力的推了金泰妍,把她逼到牆角,狠狠的抓住她的襯衫衣領。

 

    疼痛竄入金泰妍的身子裡,她吃疼的抽口氣,卻沒有得到反抗,瞇了瞇眼又看像那個比自己高一個頭的韓采恩,而是更加憤怒的……

 

    「都是妳害的……都是妳!」韓采恩的語氣急促,咬著牙吐出的話語充滿著悔恨:「為什麼鄭秀妍會愛上妳!……憑什麼!?」

 

    金泰妍並沒有因為她動作而透露出淡漠以外的情緒,看著韓采恩抓這自己顫抖的手,她冷聲開口,語氣嚴厲的……彷彿之前所有的友好都不曾存在。

 

    「從一開始,鄭秀妍就不該回來!她不該回到韓國、不該認識妳!如果沒有妳,該有多好!」韓采恩咬著牙低吼,這幾天她只要想到那天鄭秀妍對自己疏離的樣子,她就好受傷……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這個女人。

 

    「妳知道,當我知道你的存在時,有多錯愕嗎?為什麼誰不選,會選妳,妳根本不能跟鄭秀妍比較,她為什麼會愛上妳這種人?」

 

會知道鄭秀妍,是因為一場秀展,從她17歲那年開始,目光就從來沒有從她身上移開。

 

    韓采恩是單親家庭,平常是跟父親住,母親離婚後就到美國去,那年暑假,要升高中三年級的她去美國找母親度假。

 

    在美國待了一個月的時間,她已經可以獨自一個人在街上遊走,那段日子她去了很多地方,直到要回韓國前一個禮拜,母親帶她去了當地很有名的時尚舞台。

 

    就在那邊,她見到了鄭秀妍。

 

    「妳不會知道,當鄭秀妍從舞台盡頭走出來,當鎂光燈照耀在她身上,那種光芒跟魅力,讓人深陷,她的表現自信,一舉手投足都為東方面孔爭光,我那時看了資料,當知道她跟我一樣是韓國人時,既驚艷又崇拜,也是因為那一個晚上,讓我後面選擇了模特兒系,我想要更了解鄭秀妍,多靠近她一點。」

 

    她還記得,等到時裝秀結束,第一次她像是個小粉絲一樣擠到人群中,為的……就是可以多看鄭秀妍一眼。

 

    那時候記者跟媒體很多,鎂光燈閃爍的讓她刺目,她因為母親認識工作人員的關係配戴了許可證,得以跑到較前面的位置。

 

    永遠記得,她身旁的記者像她提問,那時候正值一位偶像巨星驟然過世的悲傷時刻,記者如此問了鄭秀妍:

 

妳必然也聽說那位故人的往生,對於自己的演藝生涯,如果今天是妳,對於妳選擇了公眾、公開的呈現在世人面前,妳有什麼目標或是夢想嗎?

 

    鄭秀妍接起麥克風,用手指敲了敲確定音量,才開口,她的聲音溫潤柔軟,竄入了韓采恩的耳膜,進到心底:「我是因為喜歡,才會成為公眾人物,或許有一天我的目標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但是……」

 

鄭秀妍看著那位記者,笑了:「“努力成為別人的陽光,成為別人微笑的理由。”我想,這就是我永遠的目標與夢想吧!」

 

鄭秀妍不笑的時候……總讓人有種冷然感,所以韓采恩在時裝舞台上看到的她,就像是冰山女王般的氣勢與架式,但此刻,綻放笑靨的她,燦爛如月光皎潔,鄭秀妍一字一句所展現的自信,讓韓采恩在未來幾年間,墜入了比起任何感情,都還要執著地注視。

 

    「我一直都相信著,即使因為私人因素退出模特兒圈,即使她說是逃到韓國、即使……她進到這個學校,我還是相信,她會像當初所說的那樣,再次成為我們的陽光,直到……」

 

    直到鄭秀妍的身邊,永遠都有一個金泰妍出現,一切就變了。

 

    「她不是我以前愛著的那個女人了,她放棄了當所有人的陽光,只為了妳笑、只為了妳綻放,她變得讓我不敢置信,我從17歲那年開始一直執著仰望的女人,怎麼會這麼笨!這麼的讓人失望……」

 

    金泰妍彷彿明瞭了什麼,皺起眉頭不太開心的問:「所以妳就推薦星皇給她?」

 

    明知道星皇不可能幫鄭秀妍原設計夢,卻還是推薦給她?

 

    「沒錯!我推薦星皇是希望她不要讓我們這些支持者一在的失望!」

 

韓采恩看著金泰妍,突然原本猙獰的表情突然諷刺的笑了,表情扭曲:「而妳!卻不花一絲一毫的力氣,就把我們的微光給抹滅了,我們的陽光永遠都不會回來,因為妳。」

 

    「因為妳的關係,她放棄了她一直自由的夢,她甘願安定、甘願駐足,這對妳來說很重要,但是!我不要那樣的鄭秀妍,這個世界其他地方鄭秀妍的支持者也不要!那不是我們之前支持、驕傲,並且守護的女人!」

 

    她的話讓金泰妍愣愣地看著她,好一會才開口。

 

    這一刻的金泰妍彷彿不在乎任何事物,已經是個放空的軀殼般,茫然地講出一字、一句:「如果,她不是這樣的女人,妳會選擇不繼續喜歡她嗎?」

 

    金泰妍的話讓韓采恩一愣,金泰妍說完以後用力的把韓采恩牽制的手甩開,表情中終於透露出一絲怒意:「所以妳只是粉絲、妳永遠進不到她的心房,因為妳連她一點點的失敗,都無法接受,這樣……妳還敢說妳喜歡她嗎?」

 

    「我……」

 

    金泰妍靠近她,「我不需要告訴妳我愛她的方式,或許這之中會讓她受傷或放棄什麼,但我比妳、你們更知道、了解鄭秀妍脆弱的部分,你們不甘願,但你們有想過嗎?你們根本無力承受!」

 

金泰妍其實沒有什麼多餘的心力讓她在這裡跟韓采恩爭吵,最近的事情有太多太多她必須也應該去做的,而不是在這邊跟一個孩子鬥嘴……

 

但此刻,她必須要堅強起來,至少,她不希望世上再多一個像韓采恩這樣的人去傷害鄭秀妍。

 

    金泰妍很少生氣,但並不代表她不會生氣,當那個人侵犯到她的隱私、她坐在意的人事物,她會毫不猶豫的,反擊!

 

    「她沒有必要對你們的幻想負責!你們心中的那個女人,根本不存在!不要任意套用鄭秀妍名字後,隨意傷害!」

 

    「我沒有……沒有隨意傷害……」韓采恩或許沒想到金泰妍會如此反應,她從沒看過金泰妍如此生氣過,她以為她不會害怕……但當真的看到,那逼近寒冰般的氣息,她忍不住從內心開始顫抖起來。

 

    「妳或許無意,妳會說妳只是因為失望,覺得這些年的喜歡都是一場空,覺得喜歡鄭秀妍不如妳心中所想。」

 

金泰妍把她推到門口,語氣一直都是冷然的,已經不像對待朋友、對待學生的那種溫和,是比陌生又更遠的疏離。

 

她很少真正的去恨一個人,當初黃美英不愛她沒有、當初鄭秀妍逃避愛她也沒有,當初徐智錫更沒有,但此刻……她是真的恨韓采恩。

 

    「但是那是妳們自己的事情!就像當初妳要喜歡她,也沒經過她同意一樣!那場空是妳們自己創造的!請不要怪罪於任何人!」金泰妍把她推離了教室的門檻外,看著韓采恩冷淡道:

 

「她有她的夢,不需要為妳們負責,……以後不要再來這個教室,也不要再來找我!」

 

    把畫室的們用力關上,明亮的畫室幽暗了不少,金泰妍靠在門口,癱坐了下來,激動的情緒無法一下子就壓抑下來,她全身顫抖到自己都感到可笑。

 

    扯開笑,靠在門口她大笑出聲,語氣彷彿在笑自己這樣懦弱跟無助,笑聲持續了幾秒……慢慢轉換為哭聲,金泰妍皺起眉頭,哽咽地抱住了自己,整個身子縮在小小陰暗的角落裡,等待那股悲哀的撼動過去。

 

    牛皮紙袋伴隨剛剛激動的對話,滑落在地下,裡面的資料撒出,隨著微風散落了一地。

 

 

 

 

    「怎麼那麼突然來找我?林總對訴訟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艾維爾打開冰箱,拿了一瓶水遞給林允兒,示意她坐下來談。

 

    「我來這裡只是想問你,開庭那天是怎麼回事?權……權律師不可能那麼容易被你打敗才對。」林允兒看著艾維爾:「不會是你對她私底下做了什麼威脅吧?那些在美國用的手段我希望你不要對她濫用,知道我不會放過你的。」

 

    艾維爾坐在沙發上喝著自己的礦泉水,突然笑了,搖搖頭後開口:「我沒有啊,而且在美國,威脅誘利那種事情也不是每次都有,幹嘛把我說得那麼骯髒。」

 

    「……」

 

    「如果我說,我也覺得很奇怪,甚至覺得對方存心放權侑利給我追著打,林總妳信嗎?」

 

    「你是什麼意思?」

 

    「妳忘記妳是為了什麼特地把我從美國叫來這塊小土地打官司?不就是因為權侑利這個在韓國律師界讓人聞風喪膽的名聲把妳們嚇得把我請來嗎?」艾維爾翹起二郎腿,喝著水一邊說:「對方很顯然查過我,他們本來就想藉權侑利的名聲誘出我,不僅可以造成新聞版面大肆報導,也可以讓整個司法界都關注這件事。」

 

    「你是說他們要故意讓你吃敗仗?」林允兒搖搖頭,手撐著下巴思考著:「可是第一次開庭你贏了不是嗎?」

 

    「林總還真是沒想透,他們不是要我吃敗仗……而是打從一開始就要權律師吃上敗仗,如果我想的沒錯,他們沒打算要贏,只是要做足面子罷了。」

 

    「讓權侑利吃敗仗……為什麼?」

 

    「你跟我說過,這次跟我們打官司的經紀公司是妳跟被告的朋友,妳也很驚訝對方會提起告訴不是嗎?」

 

    林允兒並不笨,恍悟的看著艾維爾:「Sunny姊是要幫助秀妍姊離開星皇,才故意提起告訴?」

 

    「沒錯,他們要贏的地方不是在整個官司,而是要附加條件,他們很顯然希望用這次的告訴幫助鄭秀妍小姐脫離星皇成衣公司,所以他們預設的結果是,權侑利律師輸給我,但是依照雙方協議,鄭秀妍雖沒大損失,卻必須離開星皇成衣。」

 

    有點像是,這場訴訟就像是一塊大餅,權侑利他們那方要的不是這塊餅,而是當拿不到餅,由得到餅的那方所發贈的安慰獎。

 

    「這點剛剛我已經跟權律師確認過,她沒有完全承認,但從言談中也不難猜出。」艾維爾笑了笑:「我倒是佩服她,沉得住氣被雇主這樣要求,等於要站著活活被打,再加上這場訴訟又那麼受到注目!」

 

    「她輸了會怎樣?」

 

    「其實大程度的影響倒不至於,但是對律師生涯無疑是一大敗筆,她之前成績越好,越顯得這次失敗,加上各界都在關注這案子,輸了這場訴訟可能好一陣子被他們事務所冷藏吧!」

 

    林允兒皺起眉頭,樣子讓艾維爾有些疑惑:「林總,案子穩贏妳那麼不開心嗎?」

 

    開心?……要怎麼開心?林允兒眉頭因為艾維爾的問題皺得更緊,她心裡就是不開心,但是……她應該要開心才對啊。

 

    「我……」林允兒還沒說完話,門鈴就應聲響起,她跟艾維爾都看向房門。

 

    「奇怪,我沒叫客房服務啊。」艾維爾起身去開門,林允兒則是還在想剛剛的問題而面色凝重。

 

    打開門幾秒的時間,在林允兒才剛聽到艾維爾驚呼跟倒地聲,轉過頭就被權侑利身上熟悉的香味給壟罩,整個人被抱進懷抱裡。

 

    「侑……」林允兒驚訝的說不出話,歪過頭看著艾維爾的嘴角被打破了,坐在地上破口大罵。

 

    「權律師妳神經病啊!幹嘛突然打我!」

 

    權侑利端詳了林允兒好一會,才鬆口氣,冷下臉瞪著艾維爾:「你請酒店小姐是你自己的事,但是她在樓下公然大罵,還污辱允兒小姐的事請你最好管管!不然我會告死她!」

 

    要不是她要離開前聽到那從艾維爾房間離開的美女在大廳一邊講電話一邊說艾維爾因為「林總」而丟下自己,還有一些她不想再多回想的汙穢言語……

 

    她本來只是擔心,但是當艾維爾衣衫不整的開門那刻,自己就失去理智的動手了。

 

    「侑利……我跟他是在討論公事。」林允兒覺得艾維爾有點可憐,弱弱的解釋。

 

    「閉嘴!」權侑利打斷她的話,拉著她的手往外走,「妳想要知道什麼我也可以告訴妳,哪有一個女生自己跑到男人的房間裡面!被拍到要怎麼辦!」

 

    看著權侑利跟林允兒倉促離開的身影,艾維爾揉了揉臉頰,好笑又好氣。

 

    怎麼說林允兒也是他的雇主,權侑利不准自己跟她解釋有些詭異吧?

 

    「難怪會肯這無名的黑鍋……是因為女色啊……嘖嘖!林總真是罪孽深重啊!」

 

 

 

 

    「等等……等等啦……」林允兒一路被權侑利拉到走廊過去幾間的房間,看著權侑利拿出感應卡嗶嗶幾聲,兩個人瞬間來到密閉的空間,不敢置信的問:「你還特別去開了一間房?」

 

    「不然呢!我根本不知道妳跟他的情況,如果他欺負妳……我怕妳衣衫不整沒辦法立刻離開啊……」

 

    權侑利的腦子結構也真是蠻特別的,有心思想這些,怎麼就沒想過林允兒就是艾維爾的老闆,怎麼可能有被欺負的道理?

 

    看著權侑利胸口因為激動而大大的起伏著,此刻林允兒才發現,對方握自己的手在顫抖。

 

    「傻瓜……我哪可能被欺負。」林允兒雖然是在抱怨,但是語氣柔軟了很多。

 

    「妳才傻!以後不准這樣跑進別的男生房間!」權侑利吼了她。

 

    「那妳跟我解釋啊!第一次開庭是怎麼回事?艾維爾說的是真的嗎?妳會故意輸給他?」林允兒著急的握緊權侑利的手:「妳到底知不知道嚴重性?妳可能因為這件事情而影響之後再事務所的名聲耶!為什麼那麼傻答應這種條件?」

 

    權侑利愣了愣,撇過頭不肯看林允兒,剛剛的關心收起,冷聲開口:「我輸了,不是如妳所願嗎?」

 

    「什麼?」林允兒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這場官司,沒有任何一個人希望我贏,妳是、艾維爾是,就連我的雇主也是,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人期待我!妳還要我說什麼?鄭秀妍小姐那邊不會有賠償或是任何對名聲的影響,妳可以放心!」權侑利居然覺得有些委屈想哭,握著拳頭的她吞了口口水,不甘心的開口,這也是她這幾天一直想要跟林允兒說卻捨不得說的……

 

「所以……妳可以不用再來找我……現在的我沒有利用價值了。」

 

    「利用價值?」林允兒睜著眼有些發楞的重新問:「妳覺得我在利用妳?」

 

    權侑利搖搖頭後笑了:「允兒,戲演完了,就像妳說的,妳可以不用擔心我入戲太深,或是妳入戲太深的問題了。」

 

    看著權侑利拿起剛剛激動而丟在地下的公事包,林允兒衝上前,擋住愈要往門口去的權侑利。

 

    權侑利的步伐比她想得快,林允兒幾乎是貼在門上,硬生生地把門壓在背後,她則是看著離自己極盡的權侑利,那面容跟僵硬,讓她好陌生。

 

    「我沒演戲。」林允兒皺起眉,卻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對妳……我是真的當妳是……」

 

    「我知道,朋友對吧?」

 

權侑利打斷她的話,退開一步看著林允兒笑著說:「妳會跟我講話、對我笑、搬來跟我住,是因為我這個朋友即將傷害妳最在乎的姐姐,而這個朋友,對妳沒輒,妳想或許可以因為這些討好,有點挽回機會。」

 

    「不是!」林允兒咬牙,看著權侑利突然一股怒氣起來:「我不是因為這個靠近妳……一開始或許有那麼一點,但現在不是了!」

 

    「那是什麼?因為妳喜歡我嗎?」權侑利苦笑,此刻……她終於露出笑容以外的情緒,「別傻了,就算全世界都說我是傻瓜,我也不會傻到……以為妳愛我。」

 

看著林允兒因為愛著個字而皺起眉頭,權侑利覺得可笑又受傷,握緊拳頭脫口而出。

 

她本來就不是個會隱瞞的個性,尤其是自己極度在乎的人……

 

「我是渴望妳,渴望妳可以多看我一眼,我不在乎那是不是要變成妳眼中的大壞蛋,也不在乎會不會被妳不諒解,因為妳能專注看我的時間並不多……

 

所以我給自己期限,在官司期間我可以竊取妳的生活,握著我僅有的籌碼,在妳還沒有發現我是的不被期待的敗將前,只要可以多一天……一個小時也好,只要妳可以留在我身邊,我就會佯裝成大壞蛋,竊取妳的專注……」權侑利看著林允兒,苦澀的扯開笑。

 

「結局終到,大壞蛋要接受懲罰,而妳,可以不用在同情大壞蛋……」

 

    她拉開了跟林允兒過度靠近的距離,調整了情緒,「那場官司,我沒輸。」

 

官司的進展一直掌握在她手中,從接下這個案子前她就清楚整個局勢的走向。

 

「我輸的是我愛妳,因為愛妳而輸,我心甘情願。」

 

    「……」

 

    「……」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沉默的寂寥,權侑利調整自己的呼吸,垮下那強撐著的肩膀,有些倦累的緩聲開口:「妳讓開吧,我還要回事務……」

 

    「妳的話說完了?」林允兒打斷了她的話,一直低著頭的她這才抬起頭。

 

    「啪!!」的一聲,權侑利感受到口腔有血腥味,驚訝看著那狠狠甩自己巴掌的女人。

 

    「全部話都被妳說完了!現在該我說了吧!」林允兒估計氣炸了,抬起頭的她瞪視著權侑利,那架式……權侑利第一次害怕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

 

    林允兒用力推了她的肩膀,讓權侑利吃痛的退後一步,忍過痛睜開眼,看到的是林允兒,氣憤到……哭了出來。

 

    「誰說我同情妳了?如果我真的在演戲就好了!如果我是演戲……就不會有把妳這個呆子當成避風港一般的愚蠢想法!就不會擔心妳、更不會在幫秀妍姊的時候痛苦萬分!把我弄得這麼矛盾,全部都是妳害的!如果是演戲,那妳告訴我啊,這場戲要怎麼結束?妳比我演技高超,妳一直都覺得我會離開卻總是笑著對我!妳……」

 

林允兒最後幾個字,幾乎破音:「妳一直認為我不愛妳卻還是愛著我!這要我怎麼繼續欺騙自己說我不愛妳?!」

 

    「……」權侑利震驚的無法言語,只感受到林允兒氣憤的心情彷彿有形的劍刺入自己的胸脯。

 

    看權侑利驚愕的樣子,林允兒內心悲傷又難過……對方果然覺得自己在玩弄她……從頭到尾,自己在權侑利眼裡就是這樣的人……

 

    「妳說了……」權侑利弱弱的聲音讓林允兒抬眼,泛紅的眼眶質疑的問著。

 

    「我說什……」

 

林允兒的聲音消失在權侑利的懷抱,悶悶話尾音埋入權侑利的肩窩,權侑利心疼得可以感受到她的顫抖。

 

    「妳說了妳愛我……妳說了。」權侑利不敢置信,抱緊林允兒的身子,把面容埋進那人兒的頸脖觸口中一直喃喃著:「妳說了……妳說了!」

 

    林允兒感受到頸側的溼熱,權侑利哭了出來,眼淚幾乎快要淹沒她所有的情緒,她忍不住抱住權侑利,也哭了起來。

 

    「笨呆子……妳就不能對妳自己有點信心嗎?」

 

    林允兒那顫抖的聲音,緊貼在自己身軀上的柔弱,讓權侑利腦袋脹得滿滿的,不知道是感動多一點,還是驚喜多一點……

 

    「我愛妳,允兒……真的很愛。」權侑利吻住了林允兒的唇,兩個人激動的纏綿著,不由自主地往房間裡面的大床移動。

 

    權侑利推倒林允兒,看著那嬌喘在自己身下的女人,她勾起笑……欺身貼著允兒的唇,柔媚的說:「現在覺得……」

 

    「嗯?」林允兒已經學會了不去思考,她現在只想要自己在權侑利的懷抱,雙手下意識的勾住權侑利的頸脖。

 

    「訴訟……我一開始肯答應Sunny,接下並輸給鄭秀妍……真是太好了,」權侑利抓起她的手,放在嘴邊吻了吻:「我贏得了妳,永遠的陪在我身邊……這賠償我喜歡!」

 

    林允兒柔了目光,低喊了聲傻瓜,移開擋住兩人的雙手,吻住了那讓她入迷的唇瓣。

 

To be continued......

 

L:今天本來好~~~不容易堵到(?)鏡來給妳們發文的,因為當初她看這章有很重要很重要的話要對妳們說,

結果今天我要發文時,她......

總之呢~她最近太忙了~所以折衷結果是,如果你們想看她對這章的深入見解,之後密切關注這章吧~

她會在以下空白~補上自己要說的話:

 


 

 

 

 

 

 

 

 

 

 

 

 


配上這催淚的影片吧(微薄+臉書都有po過的) 〈泰西-後來的我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43088/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發表留言
  • 訪客
  • 韓采恩...好可怕...嚇到我了 幸好她沒動手打阿泰
    結果這章又沒泰西TAT 反而允侑戲份多
    看到一半想說這對也很虐 結果最後還開船了(誤
    心疼阿泰啊
  • 允侑這張算是個完結(?)了~因為她倆是依附著官司進行嘛~
    妳們都對開船很在意(我明明沒寫)真是邪惡的一群人(搖頭)
    再來就會比較故事就會轉戰兩人囉

    LANCE 於 2016/12/05 11:21 回覆

  • Fly
  • 泰妍的牛皮紙袋到底隱藏了什麼⋯她會怎麼陪伴秀妍渡過這關呢!?
    對采恩的怒⋯大概也是泰妍對秀妍最深處的心疼吧!唉唷⋯看的心酸酸!
    最後允侑連線成功!完全整章主角(誤⋯

    最後的最後⋯秀妍呢?被L大藏起來了嗎?哈哈


    Ps.難得搶到頭香了嗎?哈哈

    期待實體書⋯會有番外嗎?哈哈
  • 你們真是迫不及待泰西出來耶 允侑就那麼沒魅力嗎?
    害我都不想說話了...
    妳沒想到頭香喔~

    LANCE 於 2016/12/05 11:22 回覆

  • navendean
  • 從痞讀趣APP留言

    好奇文件夾裡的東西
  • 之後就會知道

    LANCE 於 2016/12/05 11:22 回覆

  • Fly
  • 哇⋯打太慢⋯頭香不見了⋯TT
  • (拍拍)

    LANCE 於 2016/12/05 11:23 回覆

  • low profile
  • 還沒頭緒金太妍到底想做什麼
    可是想像她跟允說話時可靠的樣子 跟老師說出決定時的堅定口氣 安靜創作時 再轉而憤怒教訓她女友的腦粉的強大氣場 甚至是暴怒之後暗自情緒失控的畫面 想來都覺得這個人有好多面 但每一面都很吸引人 (大喊:我愛金太妍!!!)

    重點來了!恭喜權律師得到了比勝訴更值得的勝利
    要記得"吃飽"喔 ;) 啾咪
  • 金泰妍真的是無敵有魅力的阿~~~
    面對不同人有不同的一面 但同樣的是她那份在乎對方的心(在講偶像劇台詞嗎?)
    相信越看下去會越喜歡她的

    允侑兩人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
    我都幫她們訂好房間了
    她們會努力叫客房服務吃飽飽的~(裝傻)

    LANCE 於 2016/12/05 11:25 回覆

  • snsdzjlz
  • 果然更文了哎!(谢谢某欧尼的可靠情报哈哈)

    竟然都已经<暴风雨>3了
    这雨还要下多久了啦~XD
    雨一直下……

    其实这几章我都有些看不懂
    【L大OS:难道不是因为你笨?】
    信息量好大/转变好快/人设崩塌/还设置疑点(牛皮纸袋)了??????
    【掀桌!不是让我来看泰西琼瑶剧的吗怎么成了都市宫斗剧😂】

    啊……我去慢慢消化一下……
    等我想念的镜~
  • 看不懂可能就需要多看幾次~(攤手)
    雨快停了 離人也快玩了

    鏡他忙到回覆都給我跑票了 妳見不到他囉~

    LANCE 於 2016/12/05 11:26 回覆

  • snsdzjlz
  • 等等,我要多留一条😂
    L大贴的影片都已经是b站的了哈?
    L大看来最近涉猎很广嘛(😏)
  • ......不知道回妳什麼...

    LANCE 於 2016/12/05 11:26 回覆

  • fiona4866
  • 哇哇剛看完mama 就有更新耶 也太開心
    太妍的最佳女歌手耶
    好奇紙袋裡的東西喔
    感覺很可怕耶
    每天每天等更新已經變成日常習慣啦
  • 每天都在等更新阿~辛苦妳了
    mama大家都好瘋迷阿~
    我那天晚上完全放空耶(笑)

    LANCE 於 2016/12/05 11:27 回覆

  • SONEBGR
  • 暴風雨竟然有3~~~
    不會一直到11吧哈哈
    生氣的太妍好帥阿~~
    不過她的計畫感覺好令人害怕阿
    如果不是秀妍想要的怎麼辦

    YURI跟YOONA終於一起了
    希望能跟太妍一起打敗采恩跟她表哥
    不過應該不是我想的這麼簡單XDDDD
  • 為什麼要指定11呢?

    不知道為什麼 泰西飯都很喜歡泰妍生氣?就會覺得她很帥(笑)
    可能因為她受太久了 所以你們懷念吧~
    她的計畫阿~妳接下去看就知道鄭秀妍會不會想要了~

    采恩跟她表哥不是小咖嗎?這不是步步X心跟甄X傳所以也不會提太多啦~

    LANCE 於 2016/12/05 11:30 回覆

  • 訪客
  • 噢噢噢ˋ噢!!!!!我的允侑啊
    講清楚真是太好了!!!
    那位韓小姐好可怕....
  • 大家都被韓小姐嚇到了
    但泰妍也不是省油的燈~
    發起火來是很恐怖地~~

    LANCE 於 2016/12/05 11:34 回覆

  • 聆聽
  • 啊都坐到下水道了,(擦眼淚)。泰妍要請長假是因為之前秀妍說要一起去放鬆嗎…好像沒這麼簡單…牛皮紙袋裡裝的是啥…不過金爺就算對韓采恩發飆,就算她愛著秀妍,好像這次和采恩也是…拉大兩人的間隙吧。允侑這個套路簡直就是泰西哪一個嘛…單獨一個房間然後就把話說開(說開的方式也差不多)然後親親然後滾床單(還不寫完憋死人了)。祝賀權律師抱的美人歸,這個敗訴的獎勵不錯不錯。
  • 妳消息太慢了~(哼哼)
    泰妍接下來會很讓妳暖心的~
    兩人甜甜蜜蜜啊~

    至於允侑 妳管人家套路怎樣(亨)

    LANCE 於 2016/12/05 11:38 回覆

  • amy52418
  • 原來暴風雨有3阿 哈哈

    太妍平常不生氣就以為他沒脾氣嗎 采恩太誇張了
    這次mama也是 合作舞台明明就不是太妍單方問題 對方卻不停在Twitter上表態 讓太妍背黑鍋
    結果太妍發威了 在IG story再度說明
    對方真的欺人太甚了

    話說回來 很好奇牛皮紙袋裡到底是什麼
  • 大家都對牛皮紙袋好好奇啊!過幾張妳們就會知道了~

    mama的是為什麼可以燃燒那麼多天
    是伴隨離人的金泰妍 也要在現實表現一下怒火嗎?

    LANCE 於 2016/12/05 11:40 回覆

  • 郭兒
  • 好可怕,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到底那個信封是什麼阿~~~~~

    最近心血來潮,開始重看,
    突然很期待泰妍會怎麼跟秀妍求婚~~~
  • 求婚啊~那這樣風箏我就寫育兒經好了~好不好啊(笑)

    LANCE 於 2016/12/05 11:40 回覆

  • Cclemon
  • 看到“這樣的愛很沉重”那部分
    整個心情突然down了下來
    很害怕接下來的虐啊
    太妍讓人安心卻又讓人無法預測
    不知道是好是壞...
    只希望危機順利結束不要再有變數了
    討厭采恩 真的是腦殘粉餒嗚嗚

    Btw允兒跟俞利可以了解對方解開誤會真的太感人了!!
  • 別擔心別擔心
    我就說了離人不虐了啊
    你們不要太緊張~
    泰妍心裡已經做好了某種堅定
    一旦認定了她就不會隨意動搖了
    所以接下來就一起看下去吧~

    p.s.韓采恩真是被罵到天邊去了
    看你們這反映 是不是表示你們比較心疼金泰妍?
    (畢竟上次鄭秀妍面對她妳們就還好)

    LANCE 於 2016/12/05 11:42 回覆

  • Yvette
  • 我很喜歡泰妍生氣時的那段話
    你的的喜歡有包括她的失敗嗎?
    如果你們的喜歡只是你自己的空想而不是真正的她 那你能接受嗎?
    其實我也害怕我喜歡的她們會不會也是我的空想 如果那天她們變的不是我想的那樣
    我還是會喜歡她們嗎??
    只能說 在我還喜歡能喜歡她們的時候
    我想不保留的喜歡她們 支持她們
    陪伴是長情的告白
    希望陪她們的時間能再久點 久點
  • 我也很喜歡那段話啊 就像現實生活中有的時候
    看到一些言論跟聲明也覺得很煩
    就很想要金泰妍衝去把對方揪起衣領狠狠地說一下那些話(笑)

    我也希望可以多陪她們一些時間 那怕是一天、一小時、一分、一秒~
    (我在唱歌不要理我~

    LANCE 於 2016/12/05 11:44 回覆

  • 程
  • sunny棒棒哒~~~
  • Mavis
  • 所以,太妍的计划是什么,她拦不住什么呢,会让她和秀妍分开的决定吗?而且貌似是主动离开吧?纠结啊……
  • Kai Ting Zhang
  • 在人生的不同階段,搭配上不同心境,會有不一樣的結果,我相信她們終究會在一起,終究會走入彼此的生活,並且永駐,如果有一天你能來,我不介意你晚到。
  • nick2leahwu
  • 金太妍說的那段話,真的像是替我出了一口氣。是啊,若他不是想像中那樣的女人,就不愛了嗎?
    所以金太妍走進了鄭秀妍心裡,因為不管是什麼樣子的鄭秀妍,金太妍都愛。
    只是,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為何能走進那女人的內心,甚至成為他的依靠,所以對於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會成為多大的傷,金太妍一定很清楚。所以才會痛哭吧?

    只是對那段對白很有感觸,想留幾句話而已。
    難得的精簡~
  • ss0805.dfora
  • 我想说允侑和猜想的一样确实没有
    一直虐下去 而且确实是神助攻
    虽然 好像两对副cp都是神助攻
    啊看前面的时候真的很糟心
    心疼泰妍的无助的啊 如此的痛哭
    到底接下来会怎么样越来越好奇了

    加油 L大和镜大
    ps 镜大的话到底是什么好想知道
  • Freefall
  • “多加一個她……我會崩潰的” 心頭從開篇一直堵到結尾...好心疼又覺得這樣溫柔的小狗好有魅力 反罵采妍那裡又讓我重新想起 果然小狗是世上最了解小貓的人 非常帥氣又迷人💓
    而且那段話讓我想到飯圈的某些生態 份外感觸

    雖然因為承受不來自己最喜歡的人為自己放棄了很多機會而選擇放開的心態我很能理解 但又覺得 小貓現在的夢想其實更大部分是小狗吧 雖然愛情不是生活的全部 但若退一萬步 小狗的陪伴和生活裡的夢想只能二擇其一 相比後者 失去前者的小貓想必是更痛苦的....
    又想到小狗前陣子問小貓愛不愛她 只是想確認自己是值得的
    好心疼(嘆息
    到了最後輸給自己的一場愛情 也是一場誰也無法怪誰的悲劇 太讓人無力了
  • 。
  • 又回来看一次,突然发现了泰妍的一句话【但是那是妳們自己的事情!就像當初妳要喜歡她,也沒經過她同意一樣!】
    不久前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句很伤人的话,也就是那一句话让我开始怀疑很多,比方sone这个名字的意义。有一些sone说秀妍是少女时代的叛徒,背叛了sone。
    喜不喜欢她从来由不得她,主动权一直在粉丝手里,我认为粉丝和爱豆之间一直不存在背叛这个词,大家你情我愿。这句话让我真的替以前的郑秀妍不值,也让我发现有些sone喜欢的的似乎是那个光芒万丈的名字,而不是让那个名字光芒万丈的人…也可能她们偏爱的那个人仍然在队里,所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