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Christmas List(聖誕清單)》/LANCE/2016.12.18

01.

 

    12月初,小鎮的街道上已經張顯出月底聖誕過節的氛圍,輕快的音樂充斥在那喧鬧的街上,彷佛所有的人都必須在這份旋律中是快樂的。

 

    從雜貨店走出來,金泰妍抬起頭看了眼那漆黑的夜空,吐了口氣,白色的水蒸氣飄散,冰冷的空氣讓她腦袋像冰凍般的一片空白。

 

    看來今年的耶誕節,應該會在老家度過……只是,跟往年的和樂融融不同……

 

    「我回來了。」金泰妍打開大門,走進家裡。

 

    「回來啦!有把酒買回來了嗎?」繼父看到她,溫聲問著,起身接過白色的塑膠袋,要金泰妍先進去換個衣服出來招待親戚。

 

    今天是金泰妍母親去世的第七天,家裡來了很多親戚,也是因為這樣,讓每年耶誕節都忙得不可開交的金泰妍會出現在小鎮的老家中。

 

    從上星期接到繼父來的電話,通知了母親的噩耗,金泰妍就排開了近期的檔期,她是個職業攝影師,工作時間較為彈性,跟助手交代了一下就趕回了老家。

 

    鄭啟軒是金泰妍的繼父,是在金泰妍剛升上高中的那個寒假與母親再婚,跟母親再婚後一直都非常恩愛和睦,金泰妍自從大學就離開了小鎮,這幾年的時間已經鮮少回到老家,也母親幸好有繼父在身邊照顧,才不至於過於寂寞孤單。

 

    在廚房裡面,幫親戚把剛買的酒加熱,金泰妍端起袖子看著爐子裡沸騰的小水泡發起呆來,想著母親在醫院見自己的最後一面,所說的話……

 

    外頭的寒氣竄入,讓金泰妍愣了一下,彷佛已經猜到那背對著自己進來的人而是誰,晚了幾秒才轉身。

 

玄關因那人的到來而展開,那一刻,金泰妍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8年前,那時的她們還沒有那麼生疏……

 

    熟悉的語氣、熟悉的話語,配合那張經過歲月洗脫,卻與多年前的她重迭的面容。

 

    「抱歉,我回來晚了。」鄭秀妍喘著氣,剛從外地結束工作後接到電話,跟公司請好了假就立刻從首爾搭乘高鐵過來,這是離開家8年多第一次看到金泰妍,不覺一愣,幾秒後才回神淡淡地問:「阿姨她……」

 

   金泰妍站在玄關正對面的廚房流理台,淡淡開口:「靈堂擺在裡面,要去上柱香嗎?」

 

    「嗯……」鄭秀妍脫掉了圍巾,厚重的玄關門應聲關上,發出的喀咑的一聲,鄭秀妍的父親從房內聞聲走出來,看到鄭秀妍正在脫掉鞋子。

 

    「外面下雪了嗎?」鄭啟軒看到鄭秀妍回來低聲問,看了一眼鄭秀妍肩上的雪,心疼又埋怨的歎口氣:「妳怎麼現在才回來?都已經是喪禮的最後一天了!」

 

    「抱歉,我通告推不開……花了點時間。」鄭秀妍把鞋子放好,這才站起身從金泰妍身邊走過,兩人擦肩瞬間,那股熟悉的香味,伴隨著成熟女人的香水味,融合的讓金泰妍在瞬間失神。

 

    鄭秀妍穿著的雪白的長板大衣,走到父親面前詢問金泰妍母親的變化。

 

    「泰妍啊,妳跟秀妍一起進去吧,酒我來端。」

 

    金泰妍回神,看了一眼表情沒有變化的鄭秀妍,點頭表示同意。

 

    走進房間,金泰妍母親的照片放在一張木桌上,金泰妍張的跟她母親很像,照片裡面的女人就像是更加成熟版金泰妍,笑容中有著不同于金泰妍的內斂。

 

    鄭秀妍蹲下身,看著那相框中笑容和藹的婦人,勾起一個淡淡的笑。

 

    「二媽,我回來了。」一句以前聽過千百次的話語,今天卻讓金泰妍眼眶發燙,暗暗的吸了口氣,才跟著踏步往前。

 

    鄭秀妍上前點了香,彌漫在空氣中的檀香味滑入鼻腔,兩個人一直都沉默著,除了幾句必要的話噢,對於彼此都沒有太多的交流。

 

    站在牆邊的金泰妍看著鄭秀妍那虔誠的側臉,腦中的畫面突然拉回了好遠好遠。

 

    那時的鄭秀妍還很青澀,綁著馬尾難掩學生氣,閉著眼睛虔誠的雙手合十……跟現在再眼前的成熟女人……是同個人。

 

    金泰妍上大學後就沒有跟鄭秀妍聯絡,因為打工跟學業忙碌的關係兩個人每次回家的時間都錯開了,每次過年過節不是金泰妍有事無法回來,就是鄭秀妍有事。

 

    有八年了吧?兩個人這樣待在同個空間,沒有任何一個急著離開的情景。

 

    跟年少時不同,26歲的鄭秀妍出落的嫵媚動人,白皙的皮膚配上褐色的微卷髮,青澀的馬尾已經變成了成熟的大波浪,五官也因為妝容而顯得更為精緻。

 

    鄭秀妍很美。即使過了那麼多年,金泰妍對於她的第一印象,好像並沒有變。

 

    16歲那年寒假,金泰妍跟著母親一起搬到了鄭秀妍的家裡,她記得她對鄭秀妍的第一印象就是她很美。

 

    金泰妍因為搬家的關係跟學校請了下班天的假,所以當鄭秀妍忙完社團活動回到家時,金泰妍是那個站在家裡面迎接鄭秀妍回家的人。

 

    那時候她有些局促,兩個人在學校雖談不上認識,但是大抵上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突然間變成姊妹的關係,年齡又如此「相仿」,金泰妍有些不太知道該擺出怎樣的態度。

 

    「從今天開始,她就是妳的姐姐喔,秀妍。」鄭啟軒笑著看著金泰妍,接著說:「這是我女兒,鄭秀妍,她比妳小一個多月,以後就是妳妹妹了。」

 

    妹妹,那年春天金泰妍有了這輩子第一個妹妹,一個隻比自己小一個月的妹妹。

 

 

 

 

    「聽說秀妍現在在首爾當明星啊。」隔壁家的大叔喝著燒酒,小聲地問著金泰妍,此刻的她坐在用來招呼親戚的大桌中間位置,被人灌了幾杯酒。

 

    「嗯。」看了一眼換上圍裙在廚房幫忙的鄭秀妍,此刻的她把那嫵媚動人的大波浪卷髮綁起,臉頰邊滑落了幾縷髮絲,跟剛剛穿著大衣出現在玄關口的那種成熟冷豔不一樣,現在的鄭秀妍給人一種賢慧溫婉的感覺。

 

    「我侄兒聽說我要來鄭家,都要我跟秀妍要幾張簽名,我也是今天才發現我侄兒每次播的專輯居然是秀妍唱的。」小鎮地處偏僻,純樸的大叔大嬸除了工作以外,很早就就寢睡覺,就算看電視也是看新聞,甚少人知道鄭秀妍是當紅大明星。

 

    「泰妍是當攝影師的吧,有在工作上碰到秀妍嗎?」一個大嬸較為八卦的,轉過頭看著金泰妍問著:「妳跟秀妍是姊妹,又都在首爾,平常沒有互相聯絡照護一下彼此嗎?」

 

    「沒有,秀妍工作比較忙,而我也因為工作關係跑來跑去,並不是一直在首爾。」金泰妍笑笑的推拖著,看著鄭秀妍拿著託盤從廚房走出來,低著頭喝了口酒。

 

    「阿姨、叔叔,燒酒來了,還要一些煎餅嗎?」鄭秀妍蹲下身把託盤放到大桌子上,打斷了街坊鄰居的八卦,看了金泰妍一眼,意思很明顯。

 

    我來應付吧,妳去幫爸的忙。

 

    起身看著鄭秀妍掛著那熟練的微笑,應付著那些人的好奇心,金泰妍離開了那吵雜喧鬧,逃也似的往廚房走去。

 

 

 

 

    等到那些街坊鄰居走得差不多,原本吵雜的屋子顯得冷清了許多,鄭啟軒因為近期忙著喪禮的大小事,很早就先回房休息,留下金泰妍收拾桌子上的空碗杯盤。

 

    打開水龍頭的水,調到一個不刺骨的水溫,金泰妍帶著手套洗著油膩膩的碗盤,洗碗精在容器盆裡變成潔白的泡泡,隨著水的滿溢而沖出那容器的牽制,金泰妍悶著頭洗碗,直到這時候她好像才徹底地讓自己靜下來,好好感受母親逝世的消息。

 

    「等等有空嗎?」鄭秀妍的聲音突然從後頭想起,金泰妍沒有轉身,身子不住僵了一下。

 

    「嚇到妳了?」鄭秀妍繼續開口說著,語氣雖然有些疏離,卻是溫軟的,金泰妍聽到打開冰箱的聲音,對方正在把餐桌上封好保鮮膜的菜一一的放進冰箱裡。

 

    「沒有……我等等沒事,怎麼了?」金泰妍壓低了聲音,儘量讓自己那股哽咽不要出賣自己。

 

    「那陪我出門逛逛吧,好久沒跟妳去海邊了。」鄭秀妍走到金泰妍旁邊,沒有質問金泰妍的眼眶為何發紅,頰側為何濕潤,而是用那曾經無比熟悉的語氣,問著:「妳想去嗎?」

 

    就這樣,兩個人大致整理完,金泰妍去房間拿了自己的車鑰匙,兩人一起驅車前往離小鎮不遠的堤防。

 

    高中時期,金泰妍常常會跟鄭秀妍在下午沒課的時候,坐公車到這邊來,從學校到這邊坐公車只要三十分鐘的路程,過程不需要轉車,算是很方便的。

 

    8年沒有來,這邊的景色沒怎麼便,兩人穿了足夠禦寒的大衣下車,往堤防上走。

 

    「這幾年,工作還好嗎?」金泰妍看著那無盡頭的海岸線,主動開口了第一句話。

 

    「就那樣吧,在演藝圈還不是就是那個生態。」

 

    「聽爸說,妳在國外發展的也還不錯。」

 

    鄭秀妍笑了笑,勾起吹到耳邊的落髮,淡淡開口:「運氣好罷了。」

 

    鄭秀妍轉移了話題,語氣輕鬆地問:「好久沒來這裡了,這八年間妳有來過嗎?」

 

    「沒有,我也是好久沒來了。」

 

    「還記得以前我們很喜歡翹課來這邊,有一次二媽還來這邊抓我們。」

 

    金泰妍自然記得,兩個穿著校服的高中女生赤裸著雙腳在海邊踏水,當聽到母親在堤防上帶著怒意的聲音,不禁勾起笑:「感覺好像昨天才發生。」

 

    「是啊,那天雖然二媽很生氣,但到底不敢告訴爸。」一旦告訴鄭啟軒,那可就不只是討一頓罵了。

 

    「二媽後面還帶我們去吃冰。」

 

    「是啊,真不知道她跑來是不是只是想要跟我們一起玩。」金泰妍笑著說,自己的母親其實對於孩子的教育,比起鄭啟軒的刻板嚴厲,算是貼近孩子的。

 

    「在這個海邊……發生好多事。」鄭秀妍回憶著,語氣淡淡的,卻讓原本微笑的金泰妍忍不住一怔。

 

    看著那步伐比自己快上幾步的鄭秀妍,金泰妍只能看著她的背影,這種感覺好像回到了高中時期。

 

    「謝謝妳……」她頓了頓,沙啞地開口:「聽爸說,媽她當初進醫院的病床,是妳動用人脈橋的……」還有因為生病而花費的大筆開銷,直到今天在廚房聽鄭啟軒說了金泰妍才知道,鄭秀妍在她母親臨死前,做的比她這個親生女兒還要多。

 

    許是發現金泰妍停下了腳步,鄭秀妍也慢慢地放慢了步伐,轉過身看著那低頭羞愧的金泰妍,淡淡的開口:「不客氣,妳應該知道的,我必須那麼做。」

 

    這個停頓讓兩個人先前的歡快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金泰妍看著鄭秀妍那精緻的側臉,聽著那有些懊悔的話。

 

    「當初我們的事,二媽受傷的表情,怎樣我都忘不了。」鄭秀妍頓了頓,看著金泰妍的樣子,苦澀的笑了:「那時候總覺得我們很不孝。」

 

    「我們……」鄭秀妍的表情太過於認真,讓金泰妍抬起頭凝視後幾乎無法轉移,眼眶隨著鄭秀妍眸光裡的情感而泛紅。

 

    「金泰妍。」鄭秀妍走上前,當兩人的距離只相差那一步的距離時,鄭秀妍緊緊的抱住了她,「妳別忘了,即使我們不同姓,即使過去……我們曾經疏離了好一陣子……但妳還是我的姊姊……想哭就哭出來,我跟妳沒那麼陌生。」

 

    那熟悉的香味,混入了那好聞的香水味,金泰妍感受到鄭秀妍那緊緊的擁抱,鄭秀妍的羊毛大衣有些螫人,但那股刺卻讓金泰妍忍不住閉眼,眼淚……忍不住決堤。

 

    「秀妍……」抽著氣,金泰妍在那一秒,語氣從原本的堅毅,變得脆弱不堪:「我沒有媽媽了……再也沒有了。」

 

    那天晚上,金泰妍不知道她哭了多久,她只知道,鄭秀妍那昂貴的羊毛大衣,因為自己的眼淚,在肩膀處濕了一大片。

 

 

 

 

    她跟鄭秀妍是在16歲成為姊妹,那時候對於有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姊妹,對於兩個從小因為單親家庭而總是一個人在家的鑰匙兒童,是非常新鮮且幸福的事。

 

    鄭秀妍在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冷淡又高傲,所以一開始金泰妍雖好奇但卻不太敢親近,兩人剛成為姊妹的頭幾個月交談並不多,除了早上的問好,跟晚上睡前的問晚,其餘的沒有太大的交流。

 

    金泰妍的母親雖然改嫁給鄭秀妍的父親,但是並沒有讓金泰妍改姓,所以學校裡面知道兩人變成姊妹的同學少之又少。

 

    在這樣幾乎是不可能讓兩個人更加熟悉的狀態下,卻因為一個下午,而有了不一樣的變化。

 

    因為想要買一臺屬于自己的相機,金泰妍在高中的時候有偷偷在唱片行打工,那家唱片行的老闆人很好,雖然金泰妍只能固定在每個禮拜上半天的那個下午去幫忙,也沒有去跟金泰妍的母親告密,甚至還把金泰妍當作自己的孩子一般,偶爾會發些額外的獎金給她,希望她早日湊齊買相機的前。

 

因為那是小鎮上唯一一家唱片行,那一天鄭秀妍因為幾天前看了某部老電影想要去找裡面主題曲原聲帶,意外的發現了金泰妍在那邊打工。

 

    金泰妍原本以為鄭秀妍會告訴自己的母親,至少鄭秀妍拿著唱片結帳時那冷冰冰的臉,讓金泰妍幾乎抱著回家被罵的心態撐到唱片行打烊。

 

    晚上回到家,金泰妍忐忑的看著鄭秀妍坐在餐桌上吃飯,桌上的另一邊擺著自己的那一份,只對著自己說了聲「回來啦,吃飯吧。」就再也沒有下一句話了。

 

    金泰妍幾乎像是嚼蠟般的吞著自己的晚餐,心理幾乎已經定論鄭秀妍會再自己母親下班回來的第一刻揭自己的底時,鄭秀妍卻開口了,語氣平淡到金泰妍以為自己幻聽。

 

    「二媽知道嗎?」

 

    「嗯?……啊?知道什麼?」

 

    「妳打工啊,之前聽二媽說妳星期三的下午都有社團活動。」

 

    「……我媽她不知道。」金泰妍幾乎快要把頭埋再飯碗裡面,露出兩隻眼睛看著端正進食的鄭秀妍:「妳會告訴我媽嗎?」

 

    鄭秀妍喝了口湯,放下碗筷後才開口,表情沒有一絲絲的牽動:「電影。」

 

    「嗯?」

 

    「妳打工的那家店,也有DVD出租對吧?」鄭秀妍說完頓了頓,表情終於有了變化。

 

    「妳幫我租我想看的片子,我就不告訴二媽妳偷打工的事。」鄭秀妍應該是生平第一次威脅人,講完才想到忘了強調最重要的:「租片的錢妳得付喔!」

 

金泰妍驚訝的看著她……鄭秀妍這表情,應該算是……害羞嗎?

 

    顯然鄭秀妍覺得金泰妍的沉默有點太長了,誤會金泰妍覺得這交易不划算,忍不住又開口:「不然這樣,我可以教妳功課,我發覺妳成績真的有待加強。」

 

    金泰妍在鄭秀妍講完話後笑了出來,看著鄭秀妍搖了搖頭一邊開口:「所以妳是說妳要教我功課,又幫我隱瞞我媽我打工的事,代價就是我要幫妳租妳想看的片子?」

 

    「這有什麼好笑的?」鄭秀妍惱羞成怒了。

 

    「容我問一下。」金泰妍傾身,第一次覺得鄭秀妍除了高冷以外有了別的名詞……可愛!

 

    「妳問啊。」

 

    「妳不會是要我租A片吧?」

 

    「什……」鄭秀妍紅著臉張了嘴,下一秒站起身低吼著:「我……我才不A片呢!」

 

    因為太急著說,少了個「看」意思整個差很多,讓金泰妍放下筷子彎腰笑倒在餐桌邊,肚子痛到快要斷氣。

 

    從那個晚上開始,兩個人的關係,開始有了奇妙的變化。

 

    放學後一起回家、一起吃晚餐、一起討論功課,甚至一起睡覺,因為金泰妍入住,鄭啟軒把原本的鄭秀妍的房間做改造,添購了上下床跟新書桌,兩個女生每天晚上一個躺在上鋪、一個躺在下鋪,總是要聊到有一個眼皮撐不住闔上才肯甘休,好像要把位參與的16年時光通通告訴對方般,永遠都有說不完的話題。

 

    她們的房間在兩人不停的哀求下,終於在高一下學期開學前有了一台液晶電視跟DVD播放機,這讓她們常常會在隔天不用上學的週末夜晚,挑上幾部電影來觀賞。

 

    金泰妍跟鄭秀妍都很喜歡恐怖片,卻又不敢一個人看,所以每次兩個人會在週五放學後,去唱片行的DVD出租區去尋找近期下檔的恐怖片,小鎮沒有電影院,那是高中時期的她倆最好的紓壓。

 

    兩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湊在一起,總是會討論很多很多事,班上暗戀的男孩子,收了幾封情書,還有對於偶像明星的幻想,幾乎是無所不聊。

 

    但或許因為親近的速度太快,在升上高二的春天,金泰妍發現了那異樣的感覺。

 

    起先是她發覺對於鄭秀妍的在乎越來越深,甚至在聽到鄭秀妍收到情書時的反應,也不像一開始那樣的純粹,而是充滿的忌妒。

 

再來是週末夜晚在房間裡的電影時間,金泰妍是越來越不能專注在電視機上,因為大部分看的是恐怖片,所以鄭秀妍都會要金泰妍從上鋪下來到下鋪陪自己一起看,兩個人會裹著被子盯著螢幕,碰到恐怖的地方握住對方的手互相安慰。

 

    但金泰妍卻老是在鄭秀妍因為害怕而靠近自己時,思緒飛的老遠,全身的毛細孔像是全數打開般的感受著鄭秀妍的貼近,她的香味、她的溫度、她的驚叫跟她的顫抖,金泰妍竟然想要摟住鄭秀妍去做些別的事。

 

    在金泰妍已經第三次夢到自己與鄭秀妍在下鋪的床上激情翻滾景象後,她開始疏遠鄭秀妍。

 

    故意找別的同學一起離開學校,故意在外面吃飽了才回家,故意在鄭秀妍洗澡的時候就把燈都關掉假裝睡覺,金泰妍努力的「故意」疏遠鄭秀妍。

 

    鄭秀妍本就敏感,一次兩次還不放在心上,但是隨著幾個星期下來的躲避,終於忍不住抓住金泰妍質問。

 

    那天金泰妍依舊幫她租了恐怖片,卻說要在上鋪躺著看,不想下去陪她,鄭秀妍沉默了一會,把DVD的硬盒從金泰妍的手中抽走,冷冷的看著她。

 

   「妳在躲我?」鄭秀妍皺起眉,看著金泰妍說:「我做錯什麼事讓妳要這樣躲我嗎?」

 

    「沒有……」

 

    看著金泰妍兩個字說完又悶聲不吭,兩個人沉默了有一分鐘那麼久,鄭秀妍才把那DVD硬盒放回金泰妍的手上。

 

    「妳以後不用幫我租片子了,如果妳覺得勉強,就不要跟我一起看電影,週末的電影夜,我們取消吧。」

 

    鄭秀妍那落寞的語氣,句句的刺在金泰妍的心上,好像隨著鄭秀妍的那些「算了」那股鬱悶跟衝動就像關不住的水閥,等著下一秒爆發而出。

 

    那股刺痛讓金泰妍吸了口氣,轉過身把DVD播放機的電源打開,電視轉到播放的頻道,把DVD放上轉盤,看著鄭秀妍已經做在下鋪看著自己的眼神,挪動腳步跨上了下鋪的柔軟床墊。

 

    那天兩個人都看的很走神,幾個驚嚇的橋段甚至都沒反應過來,鄭秀妍盯著螢幕的臉沒有多餘的表情,電視機的藍光閃啊閃的在她臉上打著,直到金泰妍感受到床墊的顫動,才發現鄭秀妍居然哭了。

 

    鄭秀妍的哭很節制,不出聲又壓抑,眼淚一直滑過面頰,隨著那緊咬著的唇滑到下巴處,然都無聲的滴在棉被上,金泰妍看著已經有一小攤水漬的棉被,頓時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妳是不是……討厭我了?」那破碎不堪的問句,讓金泰妍的理智斷線,等到她回神,感受到的是唇貼著唇的溫熱,還有鄭秀妍的眼淚因為親吻而沾在自己的臉頰上。

 

    金泰妍睜開眼,手慢慢地撐起自己的上半身,看著睜大著眼看著自己的鄭秀妍,苦笑出聲:「就說了……不是討厭……」

 

    看著那愣愣的身下人,金泰妍撫下身子,在兩人的唇快要貼上的那一刻,鄭秀妍閉上了眼。

 

    金泰妍愣愣地看著她,有那麼一兩秒沒有反應過來,直到……鄭秀妍偷偷張開了其中一隻眼,睫毛顫動的探看著離自己只有幾公分距離的她。

 

    「妳……這根本是犯規!」低下頭,這次是真真正正的親吻,金泰妍的舌頭滑過那溫軟的上唇,滑入了那下意識張開的牙關,兩舌交纏的那一刻,雙方都不住的歎息。

 

    恐怖片隨著故事到最後的高潮而發出了驚駭的配樂及尖叫,而房間裡伴隨著的,是因情欲的抽氣跟那讓人羞恥的呻吟聲,金泰妍看著身下的鄭秀妍迷離的模樣,像是著魔般的再次俯身,身下的手指又一次的深入……感受那潮濕黏膩的溫暖,包容著自己的任性。

 

    17歲的夏天,金泰妍第一次嘗到了性愛的歡愉,而這份歡愉,來自於與她同姓的義妹,高二的盛夏時光,因為兩人那只在夜晚放肆又隱晦的情欲,讓她像是吸食大麻般的麻痹在那股短暫的幸福中……

 

    那時的兩個人就像天真的彼得潘一樣,構思著美好的夢想國度。

 

    她們計畫一起在秋天時撿落葉,做成壓花送給彼此當紀念。

 

    她們計畫一起在冬天過浪漫的耶誕節,而不像以前單親家庭時只有一個人的聖誕夜。

 

    她們還計畫一起在春天念同所大學,然後在外頭租房子,每個夜晚一起看一部電影,然後盡情翻滾。

 

    她們還計畫了很多很多,

 

    但……那年冬年……她們甚至來不及一起過聖誕,就被金泰妍的母親在房中翻找出金泰妍在歡愛後拍下的照片,百口莫辯。

 

……兩人赤裸著身軀,頭靠著頭,彼此看著對方動人的展顏,那笑靨讓母親崩毀。

 

「妳應該知道的,我必須那麼做。」

 

    鄭秀妍的話點醒了她,即使過了那麼多年……兩人努力的錯開相遇的機會,卻仍放不下對於母親那失望又憤恨的愧疚。

 

to be continued......

L:哈囉!大家,我們還活著(????),為了表示我們沒有神隱或是脫飯(???????),

在這邊發一點聲,這篇是去年,幫微博那邊的泰西超話舉辦活動所完成的短篇作品,

就在這個特殊的節日裡,拿出來獻寶囉,報告一下近況,我跟鏡最近都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不過,也知道大家看到我們,根本不想關心我們死活(喂),最想關注風箏如何起飛是吧~?

這邊要賣個關子啦!風箏依然再努力趕工中,相信再更特別一點的日子,會跟大家相見的!

祝大家今天白色情人節快樂囉!

 

p.s.這篇文會分兩章發文,等等會更第二章!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fiona4866
  • 啊啊啊啊沙發沙發搶到了
  • 郭兒
  • 好久不見了!!!!!!
    在白色情人節這天可以看到文章!!感覺真好!
    我已經三個月不知道要看什麼了~"~
    等待風箏起飛阿~~~Fighting!!!
  • Kai Ting Zhang
  • 黎明来临前的夜晚是最黑暗的
  • 訪客
  • 很喜歡妳們的文章!
    會多來留言的!
  • 訪客
  • 好久不見~~~
    想說來這邊看一下,結果有新文
    超驚喜的
    一直都在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