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一直持續了兩個小時才結束,大家因為要準備明天的行程而各自梳洗睡覺。


「呆呆?怎麼了嗎?今晚的妳好安靜喔。」我跟允兒躺在床上,她被我抱在懷裡,或許是因為今天我的沉默讓她不安吧。


「沒有…沒事。」我把頭埋進允兒的頸邊吸取她專屬的氣味,溫暖的擁抱讓我心裡放鬆了不少,剛剛一看到西卡的禮物,我就沒有勇氣拿出我給允兒的禮物了。


同樣都是手鍊…允兒她會選擇帶上誰的祝福呢?我不想讓允兒為難…也不想要知道結果…因為我怕結果不是我所期望的那樣。


「剛剛…西卡姊姊的舉動…真的讓我嚇到了。」見我久久不語,允兒弱弱的說出這句話。


「嗯…嗯,我也是。」聽到允兒的話,讓我震了一下,想起剛剛西卡的表情,老實說真讓我覺得捏了一把冷汗。


「不過,我有看到喔…呆呆差點就要起來說話了對不對。」允兒抬頭看著我。


「呃…那種情況誰都會想要反駁啊…不過幸好沒有…不然我就破壞氣氛了。」我撫摸著允兒的背。


「嗯…幸好妳沒有說…」允兒點了點,埋在懷裡讓我不知道她的心情起伏。


聽到允兒說的話讓我撫摸著允兒的手停了下來…果然…允兒還是沒有接受我,就連關係親密的成員都無法承認。


我苦笑了一下,換個舒適的姿勢想要跟允兒說睡了時,允兒有說話了。


「不過…如果真如西卡姐姐說的那樣…那我可能會說出口也不一定。」


我疑狐的看著懷中的允兒,「說什麼?」


「妳還真的是呆呆耶…當然是和妳的關係啊,不然妳要我說什麼?說我也喜歡西卡姊姊這樣妳才滿意啊?」允兒皺著眉抬頭看我,好像我問出多傻的問題一樣。


這也不能怪我遲鈍,因為我是真得沒想過允兒會說出這句話,因為允兒的話語讓我這幾天的鬱悶一下減輕了不少。


「呆呆?妳說話啊,這樣也可以發呆嗎?」允兒摸了摸我的臉,疑惑我為什麼像是石像一樣。


「痛…痛痛痛啊!允兒,幹甚麼?」原本還在感動中的我,因為感受到腰間的疼痛而大叫。


「還敢說!小氣鬼,也不給我禮物!大家都給我祝福,輪到你就只是呆呆的看著我無言,現在還跟我說話說到發呆!」說完允兒開始騷我癢,或許是發現我情緒低落吧,允兒努力的想要使我們氣氛加溫。


我笑看著允兒,學著允兒也開始騷她的癢,一起住久了,很清楚她的腰很敏感,只要輕輕撫摸也會笑的不停,因為我的攻勢,我們兩個不知不覺連位子都變了,等我意識過來時,我已經把允兒緊緊的困在我跟床之間…允兒就這樣被我壓著。


「允兒。」我的視線變的熱烈,凝視著她。


「呵呵…嗯?」允兒笑轉過頭,看到我的視線後,彷彿被黏住似的,盯著我沒有動作。


我溫柔的看著允兒笑了笑,伸手拿起被我放在外套口袋裡面的小禮物,給她。


「給妳,別再說我是小氣鬼了。」看著允兒把小禮物拆開,拿出裡面的手鍊端詳著。


「那妳怎麼不剛剛就給我啊,給我驚喜嗎?上面的墜子樣式,是鎖嗎?」允兒好像一點也不懂我的猶豫,只是不停的丟問題給我。


我拉開我的領子露出掛在胸前的鑰匙墜子,「這是一對的…妳心裡的鎖…只有我可以打開了。」說完,我作勢用鑰匙打開她心中的動作,然後手緊緊貼上她的胸口。


「所以…這代表我們的…愛情是嗎?」允兒頭低低的,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喜歡嗎?」我低下頭想看看她的表情。


「嗯…喜歡啊…謝謝妳…呆呆。」允兒迅速的抬起頭淺笑,讓我看不清她剛剛的表情。


兩人沒再說什麼話,我抱著允兒睡著了…昏暗的房間中,我好像感覺到允兒的視線,只是不知道是夢…還是現實。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