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我還在恍神中,成員們都圍過來關心允兒的狀況,一堆的擔心,讓我像是沒意識的說著…腦中只有允兒她姐姐最後的話…


〝侑利啊…不要傻了,不管是妳或是允兒…都不要傻了〞


〝這事關我妹妹的未來…很抱歉,我不能不管〞


允兒她姊姊,看得出來很不能接受我跟允兒得關係,這讓我充滿著害怕的情緒,


允兒最重視的家人,就是姐姐跟爸爸,如果她姊姊硬要出手介入…我不敢想像我跟允兒的未來會怎樣變化。


當真的碰到這事才發現自己有多恐懼,原來我自己也這麼害怕別人知道這件事,


說起來…我跟允兒一樣都無法接受我們兩個感情的〝特別之處〞。


我收拾著房間順便上上網,現在的我想要找事情來逃避煩惱,


帕妮看到我一個人在房間,問我今晚要不要去她房間睡覺,可以用電腦來看看她覺得不錯的美國電影,


我點頭同意,把東西收收,就跑去她房間縮在她床上看片。


不知不覺也十二點多了,看著已經熟睡的帕妮,


我幫她蓋好被子繼續看我的影片,手機卻在這時響起簡訊聲,拿起來查看,原來是允兒傳來的簡訊…


〝睡了嗎?〞允兒問我,按了按鍵盤回她…


〝還沒,妳怎麼還不睡,感冒了要早點睡啊,明天還有行程耶。〞


〝妳呢?大半夜的不睡在做什麼…呆子〞看著她在回覆上打著好笑的表情符號,笑了笑,我又回她…


〝睡不著…妳呢?〞


傳過去過了好幾分鐘見都沒有回應,還在納悶的看著螢幕,


手機就這樣突然響起,我被嚇到從床上跳起來,看了看帕妮…幸好沒有被我吵醒,趕緊衝出房間接通電話。


「喂…怎麼了?」關上房門,我走到陽台。


「是我想要問妳的吧,怎麼這麼久才接?」允兒聲音有點撒嬌意味。


「呃…我被電話鈴聲嚇到了,我沒想到妳會半夜打給我。」


電話那端傳出允兒輕笑得聲音,果然…聽到她好聽的聲音…就算沒有見到她…也會讓我心跳加速。


「呵呵…想問妳啊,怎麼會睡不著?」允兒開始跟我用電話閒話家常起來了嗎?


「嗯…就睡不著。」我幾句帶過,不想要跟允兒提起她姐姐的事情,我怕這會讓現在好不容易得到的和諧氣氛…消失。


聊了一下子,我專心的聽著允兒剛剛跟她家人的事情,


她突然停了一下,說道:「怎麼都是我在講話啊,權呆呆,妳睡著囉?」


「沒有…因為我想聽妳的聲音。」聽她軟軟的叫我〝權呆呆〞,我笑了笑。


「妳不是每天都在聽嗎?聽不膩啊?」允兒好笑的問我。


「嗯…不膩…而且我想妳了……好想妳…」把電話更貼近自己,想從被講久的電話熱度中…感受另一端允兒的熱度。


允兒沉默了…她沒再說話…嘆了一口氣,正當我覺得自己好像太肉麻想道歉時,允兒突然就掛斷了。


我驚訝的看著手機…我說這話有這麼讓人無法接受嗎?允兒竟然連再見都沒說就把電話掛了。





我去浴室沖了沖冷水澡,打算窩回房間睡覺時,突然鑰匙插進鎖的聲音,這麼晚了,是誰?!


「允兒?!」


看著站在門外的身影,讓我以為這不是現實,這是30分鐘前還在跟我傳簡訊的允兒嗎?


「妳這什麼表情?呆呆的。」


允兒笑笑的摸了摸我的臉,表情有著說不出的溫柔…


「不是說想我?」


「嗯…我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大半夜的,加上妳又感冒,怎麼不好好休息呢?」


我幫她脫掉薄外套,牽著她的手到寢室扶她坐下。


「還有沒有發燒?妳這樣半夜吹風我會擔心的。」


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探探溫度,抬眼才發現允兒的臉真的開始微微泛紅了……不會真的發燒了吧?


「我…我沒事。」


看著她孩子氣的傻笑…好像很害羞似的,我疑惑的看著她。


「允兒,妳的臉好燙喔。」


我摸了摸她的臉,一跟我眼神對視,她好像更燙了:「…妳還好吧?」我緊張的看著她。


「唔…就說沒事啦,是呆呆妳的手太冰了。」


允兒惱怒的說著,好像有些慌亂一樣,看她這樣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嗯?床怎麼感覺都沒有動過?妳到剛剛都還沒睡覺嗎?」允兒摸了摸整齊的被子,看著我。


「沒有啊,我今天晚上是在帕妮房間睡覺。」是我錯覺嗎?允兒的表情有點變化?


「帕妮姊姊?呆呆妳去跟她擠?她房間不也只有一張床嗎?」允兒把我手中她的薄外套拿去掛起來,轉過身背對著我。


「這有甚麼好奇怪的?我不也跟妳擠一張床?怎麼了嗎?」


以前允兒跑通告也常需要外宿,我跑去跟帕妮擠又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怎麼現在才問我這問題?


「…所以妳是說我跟妳睡很擠囉?」允兒依舊背對著我,語氣雖然輕鬆,但是怎麼讓我覺得有點怪怪的。


「我有這樣說嗎?」我呆呆的看著她,原諒我還真的不知道話題跳躍的快速。


「妳…算了…我要睡覺了!」


允兒看著我不知道在彆扭什麼,像是懶得跟我說一樣的爬上床躺下,動作迅速的…讓我依舊反應不過來。


「妳回來就為了睡覺…那妳回來幹麻?不是有事要說嗎?」


「原本有…但現在沒有了!」允兒翻過身完全不想要理我。


「是喔…那妳早點睡…」我也爬上床準備抱著她一起入睡…


「…妳在幹麻?」手才剛環上背對著我睡的允兒,允兒冰冷的聲音就從前面傳出。


「哪有幹麻?睡覺不是嗎?」允兒拍掉我的手把我推開。


「有問題嗎?」我疑惑的看她。


「有!我覺得擠可以嗎!妳…出去。」


「為什麼!?妳要我出去去哪?」我瞪大眼看著她。


「我管妳去哪,看是要睡客廳還是帕妮姐姐房間都可以啊?」允兒笑笑的看著我…但我覺得好恐怖…








「侑利啊…妳一個人在房門口坐著幹什麼?大半夜不睡覺喔?」


秀英大概是起來上廁所,看著我落魄的抱著枕頭坐在寢室門前,疑惑的看著我。


「允兒回來了。」


「是喔…然後呢?」她表情好像在問我這跟她問的問題有什麼關聯。


「她說她要睡覺…」


「那就睡啊,跟妳在這坐在這有甚麼關係?」秀英不耐的看著我。


「………問題是她說跟我睡很擠咩。」我哀怨的看著她。


秀英就這樣毫無顧忌的笑出來,完全不在乎我內心的受創。


「妳們…現在是演哪齣?」 秀英也學我一樣蹲下來,打算跟我哈拉。


「哪有哪一齣…我比較想知道我為什麼會被趕出來。」


我哀怨的大喊,允兒大半夜從家裡衝回來,難道就是想跟我說床很擠嗎?


「嗯嗯,說妳蠢也真蠢,八成妳又說什麼鬼話,讓允兒生氣了吧?」


秀英一副老者的樣子對我評頭論足,看得我心中一把怒火燃燒…


門就這樣突然被打開,讓原本靠著門的我重心不穩了一下,回頭看到允兒皺著眉看著我。


「呵呵…我甚麼都不知道喔…小允身體還沒完全康復多睡一點吧!晚安。」秀英看情況不對……閃人。


留下我跟允兒沉默著…我看著允兒,她也看著我…


「坐這幹麻……進來睡。」允兒看都不多看一眼就轉身走了,剛剛…是妳把我趕出來的不是嗎?


沒有再問下去…我像是怕允兒下一秒反悔似的趕緊衝進房間床舖躺平。


允兒沒多說什麼,窩進被子就往我懷裡鑽,找了個舒服的位子,也不動了。


手撫摸著她的髮,聽見她不時幾聲的輕咳讓我憐惜的吻吻她的額頭。


「真是的…妳姐姐有沒有好好教訓妳啊?這麼不注意讓自己感冒這麼嚴重。」


「有好不好,姐姐她念了一整個晚上,如果我沒跟她說想睡覺,她還不肯放我走咧。」允兒的語氣好哀怨…


「她……沒說什麼嗎?我是說她知道妳這樣跑回宿舍沒有說什麼?」想起允兒姐姐說的話讓我鬱悶了起來。


「我沒跟她說啊,跟她說一定會不讓我回來的。」允兒埋進我胸口弱弱的說著。


我驚訝的低頭看著允兒:「她不知道妳回來!?那妳怎麼回來的?」


「廢話…這麼晚當然是坐計程車啊。」允兒一副〝妳有病喔〞的眼神看我。


允兒雙手環上我的腰,頭靠著我的肩膀…我也回抱著她。


「就因為…我說我想妳?」


我壓低聲音說著…允兒…因為我的一句話而拖著感冒的身體大半夜跑回來?


「不然呢?」


允兒沒好氣的說道,我感動得抱緊她,像是要把她融近我身體似的,聞著她的髮香,我滿足的笑了笑…



「好久…沒有抱著妳睡覺了…這陣子…我真的好想妳。」


沒有任何激情,只是單純的擁抱,都讓現在的我滿足的想掉淚。


「……呆呆」允兒軟軟的說著:「我…也很想妳……很想。」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