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後面的拍攝就比較快速,包括封面照,跟一些宣傳照,直到九點多我們才回到宿舍。



一打開門,就感覺到屋內那凝重的氣氛,成員們看到我跟允兒回來,都面有難色。


「大家怎麼都待在這,有事嗎?」我牽著允兒的手進來,一邊拖鞋一邊往屋裡瞧。


「呃…侑利、允兒啊,那個…經紀人哥哥來了。」泰妍小聲的跟我們說,感覺臉色好像不太好。


「怎麼了?有事情發生了?經紀人哥哥來做什麼?」


經紀人哥哥很少會進入我們宿舍,除非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宿舍其實是我們最隱私的空間。


「嗯嗯…那個,允兒。」泰妍看像在我身後的允兒。


「怎麼了?泰妍姐姐?」


「呃…不只經紀人哥哥,妳姊姊…也來了。」


「什麼!?」


我跟允兒同時出驚呼,為什麼?經紀人會跟允兒的姐姐一起出現…我有不好得預感……








我跟允兒走向客廳,做到經紀人跟允兒姊姊的對面。


「姐,怎麼突然來了,我不是跟妳說我今天有通告要跑嗎?」允兒皺著眉看像她姐姐。


「………允兒,我昨天說的話,妳是真的打算無視嗎?」她姐姐眼神冰冷的看像允兒…還有我。


氣氛整個就降到冰點,其他成員們都不敢說話,秀英甚至因為不安而吞了口口水。


「允兒,姐姐跟妳說了甚麼?」我抓著允兒的手望向她,


內心有說不出的焦急…該不會…允兒她姊姊……


「呆呆,沒有甚麼,不用擔心…」允兒面有難色,回握住我的手,但是她姐姐很快就把我跟允兒的手給拍開。


「妳們!是完全不把我們這些人放在眼裡了嗎?!」她姐姐把允兒給拉了過去。


經紀人哥哥這時候也有動作了,他從包包拿出了電腦,打開讓我們看今天的網路新聞,


我跟允兒今天在外面拍攝的照片,被拍成好幾十張,每一張都既曖昧,有讓人有遐想的空間。


「這是我們今天的工作!是經過公司同意才會接的,怎麼了嗎?」我驚訝的看著經紀人,他臉上的臉色也不好看。

「雖然公司並不反對妳們接這次的MV拍攝,
但是,今天如果允兒她姐姐說的是真的話…那公司並不表示不會有意見。」


經紀人哥哥看著我跟允兒,那種眼神…是那種鄙視的眼神。


「我現在只是想要問妳們!事情,是不是像允兒她姐姐說的那樣。」他看向我們兩個。


我啞口無言,事情發展的…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嚴重,
如果公司出來管的話,不保證我們可以完好的保護現在的大家…


「姊姊…妳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不是說了我自己的事情讓我自己決定嗎?」允兒看我面又難色,轉而向她姊姊。


「所以妳現在是在怪姊姊我?小允妳真的變了,妳以前完全不會讓我們大家擔心,但是…」


允兒她姊姊瞪像我:「權侑利,妳到底是給我們小允下了什麼蠱,竟然讓她學會反抗我!」
她聲音因為激動所以變的尖銳,讓我不禁顫抖了一下。


「姐姐!事情哪有妳說的那麼嚴重!」允兒錯愕的看向她姐姐,好像無法接受她姐姐說出這些話。


「妳們這樣…真是讓我覺得噁心!我妹妹不會這樣!小允!跟我回家!」


她姊姊情緒有點失控,也不故話語有多難聽,轉身就拉著允兒要往大門走。


「我說允兒姊姊,妳先不要激動。」成員們為難的看著我們,事情發生,成員們應該是最無辜的人。


「妳們也是!為什麼我妹妹跟權侑利發生那些事情時,妳們不阻止!」


「姐姐,妳不要這樣。」允兒很難過的表情,把她姊姊的手推開。


「我跟呆呆的事情是我們兩個人都願意的情況發生的,我不懂為什麼妳一定要插手這件事!
我已經成年了,我不要到最後連戀情都需要報備跟管制!」


允兒才剛說完,她姐姐一個巴掌就招呼過去了,那一掌響亮到,大家都嚇到了,我想衝過去看看,卻被西卡擋住。


「姐姐…」允兒無奈的看著她的姊姊,她的心痛連我都可以感受到…


「呆子…不是我現在要阻止妳,只是現在最麻煩的兩個人都在場,由不得妳…忍忍。」


西卡低聲跟我說著,從她握住我的手我能感受到她看到允兒被打也氣到發抖。


她姊姊對我說:「妳現在是要允兒跟我反目成仇?妳覺得允兒會因為妳跟我翻臉就是了?」


我看向允兒跟她姊姊,允兒被她姊姊像是用拖的方式給拉出門外,


一直到允兒從門口消失前…


眼神都沒有離開我……








現場因為她姐姐的離開而顯得安靜…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要怎麼辦。


「侑利…妳跟允兒…」經紀人走上前拍我的肩膀。


「這件事情…拜託…可以先不要跟公司說嗎?我會處理…」我回以他微笑。


「哀…妳們現在是當紅的天團,不是公司故意要刁難妳們,
但是…如果事情是真的,那妳們這樣根本是自毀前程,粉
絲可以接受CP對,但是不代表妳們可以為所欲為。」經紀人看向我們大家。


「妳們不要忘了…妳們是怎樣走到這樣的位置,
從練習生開始的努力,出道後的堅持,不管是開心的、傷心的妳們都承受過,
就因為這樣、就因為知道妳們付出了這麼多的努力,
所以…不要做出傻事!公司不會這麼寬容的接受這種事情,妳們不要忘了!」


他的暗示已經很明顯了…


這件事,如果傳出去,我們的團體會不保的。








經紀人走了沒多久,成員們都過來關心,


其實大家好像早就發覺了,只是即使發覺也不知道我跟允兒會把事情弄到這麼嚴重吧。


我叫成員們不要擔心,然後一個人走到陽台去吹風,


老實說…
心裡的聲音比起經紀人或允兒姐姐的警告都還要讓我害怕……
愛上她的代價…
在承受的時候…還是會有些吃不消。


「妳還好嗎?」西卡走過來,遞給我一瓶啤酒,


我輕笑著,煩惱得時候啤酒真是人類第一個會想到的發洩管道。


「呆子…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說妳傻了吧!」
西卡摸了摸我的頭,表情有著當妹妹被欺負,姐姐難過的神情。


「哀…雖然我喜歡允兒…但是如果允兒是快樂的話,
我並不到反對妳們的程度。」西卡看著樓下的風景,繼續說到。


「最近…我看得出來允兒跟妳在一起,是快樂的,但是…
唉,我看妳要再加把勁,感覺她姊姊會是很大的阻礙。」


我苦笑著…,


發覺自己無法停止顫抖,我又喝了一口啤酒。


「西卡…妳知道嗎,允兒她…已經開始學會付出了。」我轉過頭笑著看她。


「妳說…我是不是要很高興,
我竟然不知道她姐姐早就跟她說過我們的事情,
原來…
她也想要保護我啊…」


西卡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看著我,


然後說到:「呆子…那妳為什麼哭了?」


「妳知道我在跟允兒表明我心意的那一晚一整晚沒睡嗎?
看著允兒…我發誓…
我絕對不會讓允兒後悔,
我要讓她跟我在一起是快樂的…
所有的代價…我都願意背負。」


我摀著嘴巴,努力想要讓自己不要在西卡面前表現出這麼難堪的樣子。


「但是…我發現我錯了,原來要付代價的…
不是我就好…允兒她也要付出,甚至要比我付出更多…還有成員們。」眼淚不停的掉下,我索性把整個臉埋進手中…


「為什麼?只是喜歡林允兒這個女生,會這麼難…」


「為什麼?只是喜歡林允兒這個女生,會讓那麼多人受傷…」


「為什麼?只是喜歡林允兒這個女生,會讓我……這麼的害怕自己是最後傷害林允兒最深…的那一個人。」


看到我顫抖的肩膀,西卡忍不住把我抱在懷裡,輕拍我的背,因為她的安慰…讓我多出了更多的淚水……


「呆子!妳知道嗎?妳真的很傻…但是卻傻到讓我們大家為妳心疼。」


西卡也跟我一起哭了出來,


從以前就這樣,她從來不會放我們成員任何一個人獨自留淚,只要有人哭,她自己也會被拉下去哭得淅瀝嘩啦。


「我知道妳在害怕,但是…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個了斷,
允兒她…也在學習…妳們都是第一次碰上這種問題,誰都不知道怎樣做才是對的。」西卡把我的眼淚擦乾,堅定的看著我。


「但是…答應我,不管妳做什麼決定…妳都不要讓允兒或妳受傷好嗎?」西卡哭著笑了出來,然後繼續說道。


「允兒…是我最愛的一個女人,沒有她我不相信我會愛上一個女人,
但對於允兒我跟妳的不同點是,我選擇的是放棄,她是唯一讓我學會放棄的人;
而呆子妳…是我最重要的夥伴,妳跟成員們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不想要任何一個人受傷。」


我開口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秀英站在屋內叫喚我。


「侑利,電話…呃…顯示的是〝允兒她姊姊〞」秀英的表情透露著擔心,心裡雖然有疑問,但是還是接起電話。


電話中允兒她姊姊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約我在宿舍附近的咖啡店見面,我想她是想要單獨跟我談談允兒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