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得陽光照醒了在床上沉睡的我,光線不像午後的濃烈,但卻足以告訴我…是要把一切交代清楚的時候。


睜開眼的第一刻,入眼簾的…是仍熟睡的允兒,


我延著允兒的額頭、眼睛、鼻子,手就這樣描寫著允兒的輪廓…


眼眶不禁有點泛紅了,允兒…是不是等等我要做的事情…真的會讓妳好過一點?


允兒好像因為我的撫摸而慢慢轉醒了,她習慣性的把臉畏向我的手掌磨蹭,嘴中出現微微的笑意…


「早安…呆呆。」她露出跟清晨陽光一樣溫暖般的笑容,把手也貼上我的。


「早…」


我轉身下床,起身穿起掉落在地上凌亂的衣服,我無法再在擁有允兒氣息及體溫的被窩太久…這樣會讓我無法狠下心。


「呆呆?妳怎麼了?」我突然的抽離,讓被中的溫度降了幾度,允兒有些驚訝我的反應為什麼會這麼冷淡。


「允兒…我們談談好嗎?」


一轉身就看到因為允兒做起而半裸的上半身,雖然她有用一手以被子覆蓋著胸部,但是還是會讓我無法正視…


「妳先把衣服穿起來吧!」我轉頭把褲子也穿上,藉此擋住我那尷尬的臉。


穿好衣服的允兒,就這樣跪坐在床上,疑惑的看著我,


「允兒…我…」才剛開口,門外就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


「侑利?允兒?醒來了嗎?」外面傳來泰妍的聲音。


打開門看到泰妍焦急的臉色,我詢問泰妍怎麼了,一大早的,我們今天行程在中午過後,還有時間準備啊?


「不是…行程都調動了,那個,公司把妳們兩個人的行程先調開了…」


「什麼?」我跟允兒異口同聲,所以…經紀人哥哥還是透漏了嗎?


「我現在也不清楚…不過,妳們兩個人還是要小心一點,
今天行程因為這樣所以有提早,不過我們會分兩邊一起行動,妳們也準備準備吧。」


泰妍說完就離開我們房間了。


我跟允兒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各自整理著自己的東西,


坐著保姆車到電視台,一下車就衝來一堆粉絲,問的都是同樣的問題…


「侑利姊姊!允兒姊姊怎麼沒有跟妳一起行動!」


「侑利姊姊!妳跟允兒姐姐昨天的照片…妳們是真的在一起嗎?」


我整個被包圍在粉絲中行走,秀英看著面有難色的我,只好連聲說借過。


「我跟允兒昨天是拍音樂錄影帶,那是劇情需要,妳們不要誤會啦!」


我微笑的看著她們…心裡卻在滴血…


「允兒跟我是很好的室友,我很喜歡她,我最喜歡允了,但是是家人,很好的那種喔!」


我笑著說出來,沒錯、沒錯,多笑笑…就會忘記怎麼哭了!


秀英見狀,二話不說加快腳步,也不管是不是不禮貌,一下子就把我拉進電視台。


「權侑利…妳還好吧?」看我頭低低的,秀英冒出這樣的一句話。


「嗯…」


見我不想多說,秀英繼續往前走,彼此保持著兩步的距離。


「秀英…我跟妳說…」


「妳說…我在聽。」


「允兒她…再這樣跟我在一起…遲早會愛上我。」木然的說著,講這句話像是講台詞一樣的生硬。


「這樣自戀的話妳也說得出來啊,不是很好嗎?妳從一開始不就這樣希望的?」秀英笑著轉過頭看著我,


我把頭低下,我不想讓她看到我現在的表情。


「很好嗎…」


「喂…妳到底怎麼了?」感覺到秀英的手要伸過來摸摸我的頭,我躲開…


……不躲開,我會想哭…


「但是…怎麼辦?我已經決定要…不愛林允兒了。」我的眼神空洞。


秀英眼睛睜得大大的,說不出半句話的樣子。


「我現在…不想要林允兒愛我了…怎麼辦?」我扯出笑容,只是像木偶般,只是〝笑〞但是不帶笑意。


我慢慢的渡步離開,留下錯愕的秀英…站在那裏。





一天的行程我都在恍惚中進行,只要不是我的部分,我就乖乖的發呆…發呆。


晚上回到宿舍,其他成員們已經先回來了,成員一看到我跟秀英,就把我們拉到客廳,說要談事情。


我被拉到允兒身邊坐下,我努力要把我表情維持著不像〝發呆〞的樣子,


「今天要談的,是允兒跟侑利的事情。」帕妮說著,抱著她的抱枕看著我們。


「我跟呆呆兩個?」允兒看著大家,一副疑惑的樣子。


「妳跟侑利啊,妳們兩個的事情,其實我們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要多說,也避免妳們尷尬…」泰妍接著說。


「但是現在事情都發生了…呃…我們也不能完全不管,畢竟我們是家人啊。」


「放心吧!」這是我回到宿舍後第一次開口,大家都看向我。


「我跟允兒…我們兩個,不會給大家添麻煩的。」我看著大家,然後轉向允兒。


「呆呆?」


「允兒根本還沒有愛上我,所以我們不會在一起。」我吐出這些話,現場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氣。


「呆呆妳…這是甚麼意思。」允兒錯愕的看著我,像是我說出多荒妙的話。


「妳不記得了…我問過妳,好幾次了,我問妳愛不愛我。」我看著她,不顧大家是不是在場。


氣氛被我鬧得很僵,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我環視著大家,說了聲〝解散吧〞,我就走回房間了。


我可以感受到允兒跟在我後面進了房間,我深吸口氣…因為…我接下來要講的話…有好多…是違心之論…








「呆呆…妳到底怎麼了?」


「允兒,我們暫時分開一陣子吧!」我轉身,已經調整好心情。


「妳這是什麼意思?」她的表情沉重。


「妳明白我的意思。」


我對她說:「以後我們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要走下去,如果妳現在因為怕我受傷勉強在我身邊,
而浪費太多時間在我身上,那麼將來妳一定會後悔的。」


她沒有回應,只是面無表情的注視著我。


「我不希望妳後悔。」我這麼對她說,將自己退到最低的位置,說出了讓我心裡,最不想要說的話。


「如果現在妳選擇同情我,未來只會讓我們都很痛苦而已。」


當我把話說完,周遭突然變得沉默。


「分開…就是妳認為最好的方式?」最後,允兒只問我這句話。


「也許不是最好的方式,但是,是最適合現在妳我的情況。」我回答她。


允兒深深的看著我。


我避開她的眼神。「我猜不到妳心中的想法,但是對我來說,現在的我需要靜一靜。」


笑了一笑,我淡淡的說下去…


「妳姐姐的事情、還有公司的事情,這些負擔都壓得我喘不過氣,
如果不能解決,那就讓我逃開吧!誰說這不是最好的方式呢?
有的時候,時間是最好的朋友,如果不能讓我得到渴望的東西,那麼就允許我逃開吧!」我痛苦的看著允兒。


允兒並沒有說話。


她的眼神好像清澈的湖水,緊抿著唇沒有透露一絲情緒。


「我們今天先不要再談下去了,早點休息好不好。」她這麼說。「我們改天再決定可以嗎?」


「妳先去跟西卡擠一間,秀英來跟我睡好了,最近我們盡量不要再接觸了。」我打斷她的話,平靜的這麼說。


「妳相信我好嗎?我會去跟姐姐說清楚的…是不是最近這些事情讓妳覺得彆扭?不然我…」允兒抓著我的手想要安撫我。


「允兒!」


我制止她再說下去…現在的我甚至不敢看她的表情。


「我再也不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跟妳相處,因為我們心底其實都清楚,
我們早就回不去了,在這樣下去傷害只會越來越大,付出的代價…會越來越多。」


也許我是在逼她,逼允兒不要再管我,逼她放手。


「不要再為難了,其實放手也很容易,妳只要走開就好了。」我再說。


「妳…到底要我怎麼做…」允兒皺起眉痛苦的看著我,聲音失去了平靜。


「就按照我剛才說的那樣去做就好了。」我抬頭直視她的眼睛。


「我已經說過了,如果不能讓我得到我所渴望的東西,那麼讓我逃開就好了。」
我再重複一遍剛才的話,只是聲音,已經不能夠在保持平靜。


然後,我還是對允兒微笑。


「允兒,我不知道妳懂不懂,
那種很深很深得感情,就像是跌入深淵一樣,不能自拔,
如果妳不能拉我一把,那麼走開就可以,
我會在谷底找到另一個出口,重新活過來,重新過我的生活。」


我很愛允兒,只是,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渴望這艱難的愛情,所以我決定放手。


允兒看著我,她眼中得絕望我不是沒看到,我只是想讓她明白,我已經決心不再回頭的堅定。


我眼睛裡藏著痛苦,又想強顏歡笑,我希望允兒看到我的笑容是溫柔的。


看到我的笑容,允兒身子顫了一下,我的痛苦是不是有傳到她的心裡,只看她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胸口,表情痛苦。


我別開眼,等她離開我們的房間,但是她遲遲都沒有移動她的雙腳。


「妳為什麼不走開?」我問她,聲調輕微顫抖。


「妳應該立刻走開。誰都不願意讓人看見自己的脆弱,特別是…自己所愛的人。」


我像孩子一樣誠實,因為在允兒面前,我沒有想過欺騙,也不想要隱藏我的感情。


因為允兒她一直都知道的,我愛她,只是比她想像中的,多得太多。


我不敢去探究允兒此刻痛苦的表情是什麼意思,她緊抿著唇,凝望著我,好像想對我說什麼。


我可以把她的表情解釋為心痛嗎?


但是允兒不懂,她這樣的表情,會讓我覺得自己會拋下一切去爭取她的愛,


於是我走過去,伸出雙手緊緊握住她的手。


「好,那我現在緊緊握住妳的手,讓妳明白,如果妳不走,那麼我就再也不會放開妳。」


我對她這麼說,將允兒的雙手緊緊的壓在自己的胸口。


我的雙手是溫暖的,但是我的眼眶哩,已經蓄滿了淚水。


「現在就轉身離開我,請妳現在就轉身離開我,不要再等待了。」


我喃喃的對著她說,將臉頰埋入她的掌心,像是,在擷取最後的一絲…

溫柔。


允兒全身震動了一下,我甚至彷彿看見允兒眸中一掠而過的,痛苦。


「呆呆…」


她開口了,溫溫暖暖的嗓音,充滿壓抑。


「妳老問我愛不愛妳,
那天…在醫院我說會學著去愛妳,
所以妳問我的時候,我跟妳說〝我學著〞,
可是一直到姊姊那件事情發生時我才知道,
愛一個人是不能學習的。」她說。


我的淚水已經流下,我的眼淚滴落到允兒的掌心,一滴一滴…


允兒繼續往下說,彷彿沒有意識到滴落掌心的淚水。


「我沒有辦法學會愛妳,呆呆…因為愛一個人是一瞬間就決定的事。」


允兒的話,終於讓我真心的死心了。


這一刻,我沒有閉上眼睛,因為太痛苦了,我連合起眼皮逃避的力氣,都已經喪失了。


然後,我鬆開了允兒的手,慢慢的滑開……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允兒的手卻握的這麼牢,那麼牢,那麼牢的握住我的手。




我的手已經完全的鬆開了。

但是允兒的手卻鬆不開,她握住我的手,握的越來越緊,像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手一樣顫抖。


「但是,呆呆,是不是相信我有這麼難?」


我不再看她,不在思考她話中的意義是什麼,移開眼神,淚水…也在臉頰上乾涸。


終於…允兒放開她的手,她走開,退到門口,很久以後我才意識到允兒離開了。


她已經帶著我所有的知覺離開,一去…不回頭。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