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允兒跟西卡住回我們兩個人的寢室,而我則跟秀英在她跟西卡的房間,


我實在不想要時時刻刻都處在有允兒氣息的空間,


我跟她的碰面時機幾乎可以說是降到最低,就連上節目時,我們的目光也不曾交會過。


「權侑利!給妳!」西卡把她把她的衣服丟到我的臉上,是怎樣…今天又不是我洗衣服。


「妳幹嘛給我衣服啊?大家不是放在籃子裡面一起洗嗎?」


「…妳還敢說咧,妳不知道因為妳的關係,我每天夜裡都被允兒的淚水弄到衣服都濕答答的。」


西卡怨怨的看著我,但是卻有說不出的惆悵。


「權侑利啊…這就是…妳選擇的方法嗎?」


「呵呵…對啊,我只覺得這種方式最好呢!」我轉身把衣服拿到洗衣間去洗,允兒她…怨我嗎?


今天是要上一個談話性節目,我們早早就著裝在電視台等待,途中碰到了之前上節目有見過面的前輩。


前輩跟大家打過招呼後,朝我走了過來,跟我打招呼,


一瞬間我茫然了…呃…是有必要特別來跟我打招呼嗎?


「嗨!侑利小姐好久不見,妳們最近一定很忙吧!」他和善的對我露出笑容,感覺陽光和溫暖。


「嗯…對啊,前輩也是吧,今天是要錄製什麼節目呢?」我禮貌性微笑的看著前輩。


打聽之下才知道是一樣通告,他知道後又跟我開始繼續聊著,


老實說這讓我有點尷尬,比起女生,在男生旁邊講話會讓我很不好意思。


「侑利姐姐!走了。」突然一下子被一隻手給拉走,連跟前輩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拖到下一個轉角。


一轉頭才看到拉我的人是允兒,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感覺。


「允兒,放開我,有事用講的,不要拉我。」我把被允兒抓緊的手臂抽開。


「那個前輩…他說過,理想型是妳。」允兒抬頭對我說。


「是喔,然後呢?這樣又怎樣?」是要我在對方面前行九十度大禮嗎?


「就這樣啊!我們是團體要好好顧好我們的形象,所以…」允兒彆扭的說著。


看著允兒的表情,讓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憋氣,為什麼反而是分手後在乎了。


「這種事情不用妳插手,妳這樣很沒有禮貌。」我轉身留下她一人,而去找前輩聊天。


節目很快就開始拍攝,主持人不停的吹捧我們近期的成績,


「妳們已經可以說是到了一個團體的巔峰了,
回想當初還是一個普通的練習生時,現在的妳們會想要跟她們說什麼。」


主持人把接下來的時間讓給我們,其它佳賓也看著我們。


「呃…我想要對還是練習生的我們說…感冒藥要多準備一點。」泰妍的話讓大家都笑出來了。


「我想要對還是練習生的我說,睡飽一點!」西卡可愛的說出她現在最需要的願望。


「我想要對還是練習生的我說,變裝物品要準備多一點,以防以後無法出門。」孝淵這樣說。


「我想要對還是練習生的我說,多陪爸媽一點。」老小說出讓大家都滿意的話。


「我想要對還是練習生的我說,趁還沒人認識妳,多去購物吧!」秀英哀怨的說。


大家一一的都說完了,輪到我跟允兒還沒講…我拿起麥克風,說著。


「我想要跟還是練習生的我說……
要學著,堅強一點,很多事情…
會因為是藝人而是錯的和必須放棄的。」


就像我的戀情…


因為身為現在的身分,讓原本就不容易被接受的是情變得更無法接受。


當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很明顯感受到允兒的僵硬,


主持人開始問我有哪些事情,我用一些無聊的理由蒙混過去。


終於棒子交給了允兒,她像是猶豫了很久才說出口。


「我想要對練習生的我說,去修修戀愛這一門的課吧,不然到最後自己會很痛。」


允兒的話讓大家都驚訝,沒人會想到允兒會主動說到跟戀情有關的東西。


主持人當然不肯放過,開始插話問為什麼允兒要這樣說。


「呵呵,也沒有啦,很多事情,就像侑利姐姐說的,當藝人後就無法體會了,
我們沒有時間摸索,也沒有時間培養,所以往往錯過很多東西,或是傷害了很多人。」


「對啊,允兒是這麼多人的理想型,她的初丁性格一定讓很多人傷心。」成員們幫允兒把話題帶開。


但是我卻無法無視允兒話中的意義,我跟允兒分開後,誰都沒有在誰面前提這件事,


我們像是有默契一樣的保持緘默,這樣的變化讓彼此的氣氛變得更僵,


或許在成員們心中早就有底了,所以對於我們的事情並沒有多問甚麼,只是默默的陪在我們兩個身邊。


節目依然繼續進行著,主持人開始一一點佳賓加入話題,輪到了剛剛跟我在外面聊天的前輩,主持人興味的看著他說。


「聽說你是YURI的狂飯啊,怎麼樣,今天在心中的偶像面前有沒有很緊張啊?」


而那位前輩也好像不太忌諱提到這事,開始說一些我表演很好為人和善之類的場面話,我傻楞楞的微笑跟他道謝。


「我真的很喜歡侑利小姐呢!是那種想要她當我老婆的那種感覺。」他一說出口全場譁然,這樣講是要我怎樣回答…


「呵呵,那也要看侑利小姐肯不肯接受啊,侑利小姐,有喜歡過人嗎?」主持人把問題都給我。


「呃…算有吧。」


「妳最近跟允兒小姐一起拍的同性MV受到大家很大的討論呢!
對於愛情戲方面,看過戲的人都直嘆妳的表情就像是真的在談戀愛的那種痛苦。」


「呵呵,是允兒她帶的好,我也沒想到我會這麼入戲…」


我委婉的想要轉移話題,這件事我時在不想要在這個時間點下討論。


「如果侑利小姐真的碰到一位女性跟妳告白的話,妳會接受嗎?妳
們一起住在同一間宿舍,同性之間的人用同一間房,有沒有討論過這種問題?」


主持人的問題讓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這不是一開始節目設計的問題,


雖然可以隨主持人的排序作變動,但是我沒想到會問這種問題。


我看向經紀人,他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看著我,搖搖頭…


「雖然我不排斥同性間的戀情,但是我…
不會答應,因為這一開始就是個錯誤。」


在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隱約感覺到允兒看著我的視線…


「如果兩人在一起了,以我現在的身分我一定無法給她她想要的,
到最後兩人的負擔只會變成後悔曾經的約定,然後連平凡的幸福都無法得到。」


我下意識說出允兒她姊姊勸我的話。


主持人也感覺到氣氛的僵硬,所以很快就把話題轉開,


我心裡偷偷鬆了口氣,錄影很快就結束了,我們一行人繼續要去趕著下一個通告,那個說喜歡我的前輩則想要在找我搭話。


「侑利小姐,剛剛不好意思,會不會讓妳覺得不舒服?」他小心翼翼的看著我。

「不會…謝謝你喜歡我,這是我的榮幸。」我笑笑的不知道要怎樣回應。


「呃…可以跟妳要手機號碼嗎?」他說完臉整個紅了起來,看起還蠻可愛的。


我還在尷尬不知道要如何反應的時候,允兒就朝我走了過來。


「走了。」她抓緊我的手,強拉著我又一次的從前輩面前落荒而逃。





我一路被她拉著,她走在我前面,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彼此握著的手讓我感覺到她在生氣。


「允兒,放開我,這樣很痛。」我平淡的跟她說,語氣像是念台詞一樣不帶任何情緒。


「是不是…」允兒突然停下來,讓我差點撞上她。


「妳也想要給他妳的手機。」允兒轉過頭看著我,眉頭皺的緊緊的。


我的心跳快了一點,但是表情一樣是冷冷的一號表情。


「不關妳的事。」


「他是男的!」允兒突然拉高聲音說著。


「然後呢?」給手機號碼跟他是公是母有分別嗎?


「但是…妳說過喜歡我,我…是女的。」允兒頭低低的。


我看著允兒,幸好她沒看向我,我現在表情一定很難看。


允兒…我喜歡妳從來不是因為妳是女的或是什麼,
在還沒喜歡上妳之前,我也沒喜歡過任何女生,
只因為妳是「林允兒」我才會喜歡妳的。


但是…這件是現在說有什麼用…


「所以…我不是跟妳分手了嗎?」說出來的聲音至少符合我需要冰冷的感覺。


「呆呆…」允兒錯愕的看著我。


「就像我那晚說的,還有剛剛節目上說的,
跟妳在一起我才發現很多事情根本沒那麼簡單,
就連要兩個人是兩情相悅都是困難的。」


「所以…林允兒,我不想愛妳了…妳也好好整理好感情好嗎?」


我努力做好表情管理,心裡也有說不出的微怒,


為什麼現在才擺出這種表情?


妳甚至連一句愛我都吝於給我啊。


不理會她的叫喚,轉身快步跑走,我不想要待在有林允兒的空間,才一下下我就快要窒息了。








晚上回到家已經很晚了,雖然現在浴室有兩間,但是九個人一時之間也不可能一次洗完,


我讓大家先洗,自己則在秀英房間小睡一下,等大家洗好我再去慢慢洗也不錯。


我側躺面牆,因為行程的關係讓我很快就意識飄然,只是下意識的知道有人進來了,我想是秀英洗完澡了吧。


床的一邊微微下陷,我皺皺眉。


「秀英妳去妳床睡啦!幹嘛跟我擠。」天氣又不冷,躺在一起很熱好不好。


誰知道她完全不聽我的話,只覺的沐浴乳的味道持續靠近,結果躺在我背後幾公分的地方。


見對方沒說話,連呆呆的我也發覺不對勁,雖然同是沐浴乳,


但是飄出來的香味…夾雜著一點…她的味道。


對方雙手環上我,把頭靠在我的肩夾附近,我倒抽了一口氣,即使現在燈光昏暗,但是我還是知道背後的人…。


「允兒?」


「……」她把環在我腰間的手緊了緊。


「放開我。」我冷冷的說,


現在…我們不該這樣。


允兒一直都沒有開口,只是靠著我,呼吸規律的一下又一下,


「……就像妳今天所說的…跟我在一起的時間,是不是真的讓妳這麼痛苦?」允兒的聲音有點顫抖,好像很害怕我會說出什麼。


「但是…我還是那句話………妳相信我,好不好?」允兒嘆口氣,也沒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房間。


那晚,我在房間裡面…重複的思考著允兒的話………



〝妳相信我……好不好?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