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她對我欲言又止的樣子,我都不知道要怎樣面對她,


最近我們要開始準備新的專輯,很快我們的專輯demo帶就出來了,
時間很緊迫,因為我們不僅是要做定裝照的準備,還要去錄音跟練舞。


大家拿到帶子都直接在練習室放出來聽,此次的歌也很有動感,
歌詞跟以往一樣是重複幾個簡單的單字,整體來說很好上口,


看到分配表時,我跟允兒尷尬了。


我們兩個不僅歌詞很少,而且比以往少上更多,整首歌我們唱的時間幾乎可以是完全沒有,而且就連舞步我跟允兒可以說是完全隔開。


就算不想往那方面想,但是也太明顯了吧…


「妳們應該都聽完試聽帶了吧?」經紀人哥哥走了進來,瞄了瞄我跟允兒兩眼,就轉向其他人。


「已經敲定好妳們專輯公佈的時間了,這次的宣傳期會比較短,
一方面也是因為還有其它的行程需要準備,所以妳們要加緊練習了,不要辜負大家的期望。」


我們開始著手準備新專輯的一切幕後工作,MV也花了三四天才全全拍完,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不停的重複我們的舞步,直到我們可以有默契的做到每的動作,我們才敢休息。








回歸讓我們的行程滿檔,但是當看到工作行程時,我預料中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奇怪,為什麼?好多行程要拆開來。」泰妍主動找經紀人哥哥詢問,我們回歸後的行程,很多都是分開走的,


「妳們應該知道是為什麼吧,這是公司給的處罰。」他抬起頭看著我。


「妳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吧。」


「…嗯,我知道。」我低頭沒有再說什麼。


宣傳的活動一開始,我們的曝光率也一下爆增,


之前跟允兒拍的那個音樂錄影帶,好像公司有對每個節目施加壓力,所以很快就沒有人再提這事了。


「等等…為什麼侑利一句話都沒有?」


這天我們全部人都在做節目的事前彩排,看到腳本時,大家都傻眼了,我一句話都沒有機會說,節目的進行裡面沒有把我安插進去…


「呃…妳們這問題要問問你們經紀公司,這腳本都有給她們看過才發出的。」


這樣的結果讓我苦笑,我手邊已經有好多本來要進行的拍攝跟代言被婉轉的推掉,


他們的回覆都是〝公司說妳行程太繁忙了〞,所謂的行程太多,只是變相的封殺。


節目錄製完畢,經紀人看我從頭到底都是在發呆,把我叫了出去。


「侑利,我也不想看到妳這樣,但是…這是公司給妳的教訓。」


「……」


「所以我早說過,妳不要太傻了,妳如果沒有破壞掉原本簡單的關係…」他見我沒說話打算再說什麼。


「呵呵…呵呵…」我露出笑容,抱著肚子笑著…


「侑利?」他大概覺得我瘋了吧,突然就這樣笑出來。


「我只是想要知道……當初…我有說過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為什麼公司會知道?」


「我有我的考量…」經紀人哥哥臉色難看。


「不用你這樣做,我也會跟林允兒分手!不用你這樣干涉!
我是一回事,但是沒必要把允兒也給這樣扯進來吧!」


我們為我們的工作是盡心盡力,因為感情的事情不順,為什麼要影響工作這領域!


「……妳放心,公司方面對允兒的懲處不會像妳這麼重,因為當初…」


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我不禁疑問:「當初怎樣?」


「因為當初允兒姐姐就說過,是妳纏著允兒不放,所以公司經過考量打算只對一人做嚴厲的懲處,另一人採消極方法。」


聽到他的話…我麻木了,是嗎…允兒姊姊是這樣想的,是她向公司要求這樣的結果…面對她……我已經無力再多說什麼了。








我跟允兒因為這樣在成員間變得更加冷漠,我甚至會對她不耐,雖然心裡知道不是她的錯,但是卻讓我心裡老悶。


秀英甚至很直接的跟我說:


「不會不值嗎?這件事情從頭到底都事妳在受傷害,允兒她好像並沒有再表示什麼,妳不會…不甘心?」


我只能苦笑,心裡不是沒有不平…


但是很快就被其它情感壓下了,


每次看到允兒聽到行程時看著我的神情,


那眼神中,我可以感覺到對我的不捨,


她好像也在自我懲罰,一起出席活動時,話都很少,


有好幾次看她私底下問經紀人事情,一看到我們又閉口不談。


這樣的舉動讓我無力,也讓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不想讓她受傷…


但是我也不想要讓她愧疚…


心裡有個想法…感覺允兒總是在同情我,不管是感情上,現在就連事業上,我們難道都不能平起平坐嗎?


這天我又單獨被拋下而其他成員去參加活動了,


我試著調適我的心態,對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幾次早就見怪不怪了,


我運動完,洗完澡,正在廚房思考我該吃點什麼時,成員們就回來了。


聽到開門聲,見大家都疲憊的走近來…


今天行程讓大家這麼累嗎?而且不是預計要在晚一個小時嗎?


「怎麼了?這麼早就回來了?」我看著大家疲累的走近來。


「嗯…發生了一點事情,行程提早結束了。」秀英看著我,低下頭往房間走去。


「發生事情?什麼事情啊?」我看了看後面西卡跟大家的面容,不過顯然大家都不太想要提這事情。


看著最後近來的泰妍把門關上,我才發覺有點不太對勁。


「允兒呢?」


「嗯…她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泰妍看了看我,沒有再說什麼,轉而走近自己的房間。


我把她拉住,臉色整個因為這事情而冷下來。


「允兒去哪裡了?沒道理同個行程出去,她自己沒跟妳們回來啊?」


「允兒她…呃…惹了點麻煩。」……








我在大街上跑著,不顧是不是有人認識我,


我現在只是穿一般的休閒服和戴著一副粗框眼鏡,沿路上面因為匆忙的關係,撞到了不少人。


我腦子到現在都還亂哄哄的,回想著剛剛在宿舍泰妍對我說的話,讓我沒有辦法在裝下更多的想法。


『允兒她,被公司那邊叫去〝會談〞了。』泰妍臉色整個很不好,說了這句話就沒有再說下去了…


〝會談〞兩個字一直是我們從練習生開始很害怕的,因為當公司要會談妳,就表示妳有什麼事情是公司無法容忍的…


以前聽很多前輩說過,這樣的會談有身體的懲罰,當然也有心理的懲罰,
通常只要公司一想要狠下心,那個人不管多紅都會被瞬間冷凍。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允兒會被抓去〝會談〞,


我跟允兒最近都沒有在親近,甚至我們也沒有避諱讓經紀人哥哥知道我們現在分房睡,


我以為…這樣就可以了。


看大家的臉色…一定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是她們不要我知道的,


允兒出去的時候明明都還好好的啊,是什麼事情讓公司需要找她會談。


我很快就到了公司的樓下,喘著氣,卻不知道下一步要怎樣做,剛剛情急下就這樣衝出來了,也沒有問到底是哪一間辦公室…



「呆呆?妳怎麼來了?」我都還沒走進去,就看到允兒了走出來。


我把允兒抓過來,看看前面跟後面,然後再把她身子轉一圈來看看。


「呆呆,妳在幹嘛?」允兒被我的動作弄得有點不知所措,畢竟我完全沒有顧她的意願。


「妳…妳有被怎麼樣嗎?」我看著允兒,從她的表情我感覺不出公司是不是有對她說出什麼嚴苛的條件。


「我沒有怎麼樣…妳放心。」允兒對我露出溫暖的笑容,這讓我心裡不由得顫了一下。


完了…剛剛因為緊張,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跟允兒的關係。


我轉身往回程的方向走,允兒小跑步的追上我,手猶豫的牽上我,卻被我甩開了。



「妳不要誤會了…我只是覺得大家都很累的,代表她們出來接妳…」


我走在前面,跟允兒保持著一段距離,允兒看我這樣,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跟在後面。


走在路上我們沒有說任何一句話,我很想要問問允兒到底是發生甚麼事情了,


但是好多次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其實不用問也知道是什麼事情。


我可以感受到允兒她對我的不捨,這如果是在我們還在交往時我是高興的,


但是現在我好不容易下好決心要整理這一段感情時…這讓我矛盾,


我想放開她,讓她走,走回正常的軌道,可是我卻從她眼神中看到了我之前一直渴望的……

〝在乎〞


「允兒。」在快要到宿舍的時候,我才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


「嗯?」


「妳不要…不要想不開。」


「…什麼意思?」允兒的語調不高不低,我聽不出她此刻的情緒。


「我們兩個人之間…我是說之前的那段日子,如果公司一定要質問妳…」我猶豫這要怎樣說…


「妳希望我怎麼說?」


「我…」低下頭,現在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允兒她的眼神…我不敢正視。


「妳可以老實跟公司說,那不過是段荒唐的過去,
是我們兩個都沒想太多的錯誤,畢竟…我們現在整個團體是最重要的。」我弱弱的說著…


「………」允兒沒有發出聲音,我甚至不敢抬頭看她。


「呆呆…」


「嗯?」


「妳就這麼想要從我口中…聽到我承認,那段時間是個錯誤?」


是因為晚上的關係嗎?她的話為什麼這麼的淒涼,說完這句話,允兒並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轉身上樓了,留我一人……








回到宿舍,大家都回到各自的房間了,我走回秀英的臥房,靜靜的坐在床上,發著呆……


〝和我在一起的時間,是不是真的讓妳這麼痛苦?〞


〝妳相信我……好不好?〞


〝妳就這麼想要從我口中…聽到我承認,那段時間是個錯誤?〞


我把頭埋進膝蓋,允兒的每一句話都在我內心裡面迴盪,


為什麼?我已經搞不懂她了!


說對我沒有那種感覺的是她、

說還無法適應的是她、

說要學著愛我的是她………

但是…

說愛情不能學習的…

不也是她嗎?



我跳起來衝向我跟允兒的臥房,一開門看到允兒,也不顧動作是不是過度用力,直接把她抓起來,讓她跟我正視。


「好痛…」因為我緊抓著她的肩膀,允兒掙扎著。


「當初…是妳…」我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妳說什麼?呆…」


「分手時妳跟我說,說愛情是無法學習的…對不對?」我把頭抬起來看她。


「嗯…」允兒看著我,張口想要再說什麼,嘴巴開了又關,還是沒有吐出什麼話。


看到她那樣,我終於不受控制的大聲大叫。


「不要再把我當傻瓜了!」我瞪著她,心裡的所有疑問讓我腦子快要炸開了!


「我不懂!妳幹嘛一副捨不得的樣子看著我,妳老用那種眼神看我,只會讓我更痛苦!
我不是說過我不需要妳的同情了嗎?我知道妳不愛我,所以我也不強求了,我只不過想要靜一靜,
但是妳的態度讓我覺得自己好像被耍了一樣!」


「權侑利!妳這是在幹嘛?妳這樣嚇到小允了。」


不知道甚麼時候,西卡跟秀英也進到房間來了,她把小允拉進懷裡,而秀英也過來抓著我的手要我離開。


「怎麼?我只想要問清楚?痛苦的人是我,為什麼每次妳都要用受傷的眼神看著我!
林允兒…愛上妳已經讓我很累了,妳不要在我想要放棄妳的時候…也這麼累可以嗎?」


我從來沒有在大家面前這樣失控,可是因為允兒…讓我控制不住了,


這段感情…我老是主動的那一方…久了…我真的很累!


允兒聽到我的話沒有任何表情,面對我的質問,她除了一開始的驚訝,到後面反而像是麻木一樣的看著我。


「……我…要去洗澡。」她完全沒有要理我的意思,只是默默的走向浴室。


我想要追上去,但是我卻被秀英連拖帶拉的拽回她的房間,回到房間,她生氣的看著我。


「妳這樣太過分了!妳怎麼對允兒說出那些話。」她嚴肅的看著我,一字一字的慢慢吐出,很顯然她想要保持冷靜。


看著她的眼神,我慢慢的調整呼吸,心理因為剛剛的發洩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激動了。


「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她睜大著眼的看著我。


「算了…剛剛是我太激動了,對不起。」我走回床上,被子拉高把自己覆蓋在被窩中。


「權侑利,妳起來。」她推了推我想要把我拉起來。


「妳不要煩我,我想要靜一靜…」背對著她,我不想要讓她看到我此刻的表情。


「妳…在哭?」


果然…我的聲音還是夾雜著哽咽,連想要隱藏都沒辦法。


秀英沒有出聲,只是嘆了口氣,直到我以為她要走開時她才開口。


「妳跟允兒這兩個人,是一定要我們這麼心疼嗎?今天發生那樣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該心疼誰了。」


我身子因為她的話而僵住,她這樣的說…到底是什麼意思?見我沒有說話,她坐到我床邊,手放在我身上。


「妳跟允兒在愛情這方面,我一直是為妳感到不平的,
我認為一開始就是妳在主動,妳在付出,妳在堅持,雖然我不反對妳們,可是也知道妳們不會那麼順利的。」


「我甚至為了妳覺得不值,很想要好好說說允兒的,可是,妳知道嗎?允兒今天做了什麼。」她又嘆了口氣。


「允兒一直是公司很注重的一個人物,不管是當初練習生時,還是出道到現在,
不只是公司,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感受到允兒這樣一個女孩的美好,
我想他們也不捨得把允兒給毀掉,所以對於妳們兩個的事情,其實公司一直都很消極的干涉。」


「今天唯獨沒有讓妳參加通告,就是希望給妳點教訓,
我想公司那邊一定是從經紀人哥哥那裏聽說是妳纏著允兒那樣的留言,所以想要給妳一點教訓,
不管是在新曲上還是節目,都不讓妳有太多發言的時間。」


「而允兒今天就是因為這事情才會被公司叫回去的。」


聽到秀英的話我跳了起來,我可以理解前面的內容,經紀人哥哥是聽允兒她姐姐的話,所以公司那邊對我的懲處我一直都沒有太大的驚訝。


「允兒她…說了甚麼?」看著秀英的眼神讓我害怕…


「她自己承認…妳們的關係。」


「什麼!?」


「我們也沒有想到,一開始是經理來探視我們,說探視是表面,
從講話的過程中,我們可以感覺到她是在暗示允兒不要做傻事,順便數落妳的下場,
允兒一開始臉色就很沉,一直到他說到妳的事情時,她爆發了…」


「妳知道當時允兒怎樣說嗎?她拍開了經理在她肩上的手,大聲的說:



『我從頭到尾都不覺得丟臉!也沒有想過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她對我的一切都讓我驕傲,這段感情沒有你們說的那麼不值!

不要用妳的嘴巴說出根本是不真實的〝權侑利〞,你了解過她嗎?』


那時的允兒,我可以感受到她的顫抖,但是那不是害怕,而是別人誤解妳的憤怒。」


我一滴滴的眼淚掉下,秀英擦了擦我的眼淚繼續說。


「允兒還說:



『至少我眼中的〝權侑利〞
她知道我會捨不得她,所以總是在碰到痛苦時先對我露出笑容,然後再轉過身哭泣…

她一遍遍的問過我愛不愛她,會在我回答她時很認真的思考,然後又對我笑,即使…答案她根本不滿意。

她會在我們分開時說想我,但是卻怕我有負擔而小心翼翼的道歉…

她會在我付出一點點後,像得到寶物般的抱抱我,對我露出溫暖的笑容…

而她現在…因為我…而要放我走了…

她對著我,說一些違心之論,心裡痛著,卻又該死的怕我傷心而露出笑容,即使…在我眼中,那比哭還難看,

我不懂,我們…已經在為〝工作〞妥協了,你們還要我們怎麼做?

如果真要處罰其中一方,那當初接受她的我才是要處罰的對象不是嗎?』




秀英吸口氣,愛哭的她在說到一半時早就哽咽了起來,她看著我繼續說下去…


「妳知道嗎?…當她對經理說…如果真要從公司跟妳做出保護的對象,她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妳,
她說…這是她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她不需要公司那種種的〝考量〞…

這句話,想也知道把經理氣瘋了,她很快就離開拍攝現場,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們,
沒多久就看到經紀人哥哥進來把允兒拉走,這過程中,允兒沒有半點驚慌,只是紅著眼眶怎麼都不肯讓眼淚掉下來。」


秀英看著我,苦笑著:「侑利啊…就像妳說的,允兒她…付出了。」


我抓緊棉被讓眼淚掉落在上面,眼睛跟心裡都痛著。


「所以我才會說妳做得太過分了,允兒她今天也一樣不好受,她不習慣讓我們看到她哭,妳剛剛講那樣的話她一定很受傷。」


「…嗚…可是秀英…我已經…已經沒有安慰的立場了,是我要求她離開我的…
妳現在要我在站回原本的堅持…我不敢了…我沒有力氣了…也沒有勇氣…」


門外突然有敲門聲,一打開就看到西卡鐵青著臉站在門外,見到秀英開門,她連招呼都不打就走到我身邊。


「侑利,妳去把小允叫出來,快點!」她拉著我的衣服說著。


「什麼?」


「小允她現在一直待在浴室不出來…」


距離我們剛剛進房到現在,已經有快要半個小時了。


我衝出房間朝浴室走去,敲了敲門。


「允兒?妳在幹嘛?洗那麼久。」


門裡面沒有聲音,就在我想要直接扭開門把進去時,她說話了。


「妳不要進來,我沒事的。」她語氣平穩,讓我感覺不到一絲不尋常。


「小允,快點出來,在裡面這麼久都暈了吧。」西卡勸說著。


「呵呵…都說我沒事了,只是想要好好泡泡澡,西卡姐姐妳先睡吧。」


我支開西卡還有秀英讓她們回房,自己則站在浴室門外等著。


裡面一點動靜都沒有,允兒一直都沒再說話,我跟她就這樣隔著一道門…


她叫喚了幾聲,像是想要確認我們是不是走了,我沉默著,沒發出任何聲響。


「嗚…」終於…浴室發出了哽咽聲,允兒她吸了吸她的鼻子,調整剛剛硬憋著的呼吸。


我腦中一片空白,激動的扭開門把衝進浴室裡面…


允兒此刻站著淋浴,背對著我一絲不掛,她全身上下白皙的皮膚、曲線,讓我倒抽口氣。


「妳!?」允兒轉過頭看著我,眼中的淚水混濁著真正的清水讓我分不清它流了多久…


「妳騙我,還說妳沒事。」因為她的表情讓我臉一沉,我甚至連尷尬都拋掉了,朝她走近。


我抱住了她,因為接近她讓我也被水淋著,我的衣服很快就濕透了,就像我的心一樣,越來越重…


「妳…妳是傻瓜嗎?本來可以我一個人承受的,為什麼要說出那些話!」


我的眼淚也被打的分不清是淚是水,抱著她,感受到屬於她的溫度。


允兒原本因為突如其來的懷抱而僵硬,因為我一句一句的話而慢慢放鬆,她顫抖著抱著我,情緒慢慢的放開。


「我只是不值,我為妳不值,為什麼!妳要被這樣對待!」她把臉緊緊的壓近我的懷裡,用力的抱著我發抖。


「我們兩個做的事情…有這麼不被接受嗎?我不懂!
為什麼…為什麼老是妳在受傷,而我卻總是無能為力。」允兒眼淚不斷留著,聲音斷斷續續的,充滿著悲傷。


我把頭埋進她的髮裡,我不是傻瓜…不可能感受不到允兒的悲痛,之前她只是在大家面前保持冷靜,她跟我一樣…也很痛…


我們兩個都流著淚,水不停的撒在我們的身上,彼此卻像是汪洋中的浮木一樣緊抓著對方不放。


「允…」我推開她,顫抖的手好不容易有勇氣握住她的手。


「我們做回朋友好嗎?像以前一樣…很好的朋友,之前說叫妳離開的話我收回,我也不會不理妳,所以…妳不要難過。」


我為允兒心動,為允兒心痛,但是…我也忘不了大家對我們感情的態度。


我吸了口氣繼續說:


「對不起…原諒我…一開始如果我沒表明妳也不會這麼痛,
但是…我真的累了…好累,不管是我們兩個之間…還是公司對我們,都讓我覺得我們要好好考慮這段感情。」


我把水龍頭關掉,走到旁邊把浴巾批到允兒的身上,幫她擦擦她的頭髮。


我跟她都在哽咽著,彼此之間暫時都說不出任何話。


「呆呆…妳是不是…真的想要跟我當好朋友?」允兒她吸吸鼻子,紅紅的鼻子配上她的眼神…此刻的她,看起來好無辜的樣子。


「允兒……我累了,真的累了。」


我已經,沒有勇氣,跟妳保證什麼是永遠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