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允兒的身體擦乾,過程不讓自己對她有任何瑕想,不過老實說我也沒有時間這樣想,此刻的我無暇管這麼多。


「允兒,我們跟很久以前一樣,好朋友,妳不要怕我會離開妳,只要妳有煩惱,就來找我…妳放心,我不會再逃避妳了。」


如果這是允兒現在最想要的,我會去做…


即使……這會讓我很痛。


允兒看著我,剛流完的淚讓眼眶紅紅的,她沒有說什麼,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那…妳要回來房間嗎?」允兒期待的看著我。


我苦笑:「不用了…對不起,這先等等吧。」


我把允兒拉回她的房間塞給西卡,西卡擔憂的看著我們兩個,看到允兒眼眶泛紅,沒多說甚麼就先把門給關上了。


我不是不知道西卡在生氣…最近的允兒因為我變得憂鬱的多,再加上我今天對她說了那些話,西卡一定暫時無法心平氣和的原諒我。


我慢慢的走回房間,秀英看到我回來,關切的上來詢問。








「我跟允兒說好了,是好朋友,像過去一樣。」我一邊換掉濕透的衣服,一邊抬頭對她微笑。


「……回的去嗎?妳跟她…回的去嗎?」秀英嚴肅的看的我,眉頭皺在一起。


「呵呵…妳覺得呢?可是…這是我現在唯一想到的方法了。」說完我把自己悶在被子裡,流下淚。


允兒啊,要愛上妳好簡單,但是要放棄妳…好難…好難。








接下來的幾天,我開始試著跟允兒回復以前的模式,我故意讓兩人氣氛和諧,允兒看著這樣的我沒有說什麼,


其實我們兩個…或許都知道要回到過去有多難。


「允兒。」看著允兒表情呆滯的吃著東西,忍不住叫她。


「允兒,允兒!」我拍拍允兒的肩,她才像是意識到我似的轉頭看著我。


「怎…怎麼了。」匆忙的多開我的眼神…果然…她還是無法釋懷。


「妳的蛋包飯…加太多醬油了。」我看著允兒無意識的拿著醬油往蛋包飯倒下去,不禁為她的午餐緊張。


「啊…啊!」她趕緊把醬油放回去,臉紅通通的,低著頭吃了一口…


「好鹹!!」她露出難吃的表情。


「真是的…不要整天魂不守舍的啊。」我把自己的飯分給她一半,點點頭示意她把我給她的飯吃完。


「不了…我不餓。」她對我笑笑,放下湯匙,往外面走去,對於我給她的任何東西…允兒都不想要在要了?


「允兒…」我看向允兒關上的門,心裡說不出的悶。


「她會這樣不知道是誰害的?」西卡冷冷的看著我。


我無奈的看著她,面對西卡我無法多說什麼,


自從那天晚上以後,西卡像是把我當作欺負允兒的壞人一樣,對我都冷冷的,我知道她是在氣頭上,也沒有多說什麼。


「真搞不懂…當初就不要把允兒讓給妳了!」她起身也往外面走去。


呵呵,她還真敢講啊,當著大家成員的面就這樣表明了。


我低下頭繼續吃的我的飯,但是嚼著飯卻像橡膠一樣的難吃…


「侑利…妳還好嗎?」帕妮走過來拍拍我的背,無辜的雙眼讓我失笑。


「放心吧,我又不是死期將到,哪有什麼好不好的。」


「那妳就把湯匙放下吧!妳這樣已經把妳的心情表露無疑了。」泰妍皺著眉頭看著我。


我低頭看著拿著湯匙顫抖不已的手,因為握的太用力,指尖甚至已經泛白發紫,我把湯匙放下,喝了一口咖啡,平靜一下自己的心情。


沒想到…


當朋友可以這麼難。








繼續下午的行程,我們上了一個前輩主持的通告,因為前輩也是音樂人,所以聊的都是音樂話題,


過程中我還是沒有甚麼說話的機會,只是看著大家陪笑,


成員們也夠挺我,每次輪到任何一個人講話總是可以把話題扯到我的身上,想辦法讓我出鏡多一點。


「這次妳們的新專輯很成功,又成功的帶起話題,對於最近歌謠界有哪些歌是妳們所喜歡的嗎?」


主持人一說完這句話,大家就開始七嘴八舌起來,說了一些在場前輩的歌還有一些後輩的歌,講著講著就哼唱了起來。


「我最近很喜歡聽一首歌,名字叫做〝Possibility〞,那首歌真的很好聽呢。」


輪到了其它前輩們說話,其中一個人講出這句話讓我們成員們都尷尬了起來。


那首歌不是什麼奇怪的歌,只是就這麼剛好是我跟允兒一起拍攝的那個音樂錄影帶。


公司雖然不准我們在討論這個議題,但是並不能要別人也不談,面對這樣的問題,我捏了一把冷汗…


「允兒小姐跟侑利小姐拍的mv搭配原唱的嗓音很生動呢,讓我聽的時候也陷進去歌詞裡面的氛圍。」


「呵呵,那我們看看mv吧,剛好製作單位也有準備。」主持人完全在狀況外吧,估計公司認為風頭也是時候過了,沒有跟製作單位協商。


我跟允兒兩個人有收到那張單曲,但是我們沒有看過那首歌拍出來的mv,成員們分別看向我跟允兒,我們兩個也只苦笑的份,能怎麼辦…


歌曲開始前是我在咖啡廳等東海那個場面,一直到允兒開門走進咖啡廳那一刻,前奏才想起…


畫面裡閃爍著我跟允兒的演技,但是進入我眼簾的,卻不是音樂錄影帶的劇情,而是我跟允兒的點點滴滴…歌詞可以說是很諷刺的符合我們兩個…



整天無論做什麼都心神不定
跨越鴻溝 重新和好



〝妳的心意…我懂…我真的懂,我會學著…愛著妳。〞
允兒因為我的不安,說了這些...

但是...



也許到了明天 就成為了陌生人
全部都消逝了的話 就好了




還在搖曳的擺球
能夠讓它找尋最後願望的線
為何突然之間就斷掉了



〝允兒,我們暫時分開一陣子吧!〞

我對她說,而允兒那時的表情,是震驚、是無法置信



內心是如此的痛苦
為了彼此 在之前所犯錯誤之上有了覺悟



〝我再也不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跟妳相處,因為我們心底其實都清楚,我們早就回不去了,
在這樣下去傷害只會越來越大,付出的代價…會越來越多。〞



儘管明白 但卻也困惑
這樣真的好嗎?
如今突然之間變的不確定了



〝浪費太多時間在我身上,那麼將來妳一定會後悔的。〞



危險的表情 如果能誠懇地解釋
我們之間細小的誤會
就能得以很好的回避
不明確的態度是致命的



〝妳相信我……好不好?〞我到現在都無法忽略允兒說出那句話時的表情,


是什麼讓她欲言又止...


〝我不懂!妳幹嘛一副捨不得的樣子看著我,妳老用那種眼神看我,只會讓我更痛苦!
我不是說過我不需要妳的同情了嗎?我知道妳不愛我,所以我也不強求了,
我只不過想要靜一靜,但是妳的態度讓我覺得自己好像被耍了一樣!〞


〝她自己承認…妳們的關係。〞允兒沒有說出那三個字...可是她卻沒有迴避...


至少在這件事情上...


〝侑利啊…就像妳說的,允兒她…付出了。〞


〝我只是不值,我為妳不值,為什麼!妳要被這樣對待!〞


允兒的哭聲…一直圍繞在我的耳邊。


〝我們兩個做的事情…有這麼不被接受嗎?我不懂!為什麼…為什麼老是妳在受傷,而我卻總是無能為力。〞


允兒她...壓抑顫抖的聲音,並沒有因為浴室的水聲而被覆蓋...


而顯得...那撕裂般的苦痛



為了留下美好的回憶
只能作出這樣的選擇 才能讓我們變的堅強





不要如此的溫柔 不要悲傷
If I told you that I'm nothing without your love
如果不是你的話 那麼一切已沒有意義

就連做夢 也是夢見我們一直在一起…



最後的一句歌詞,回應了我心中那根本不敢奢望的渴望...


呵呵...多麼諷刺啊?


這樣期望的我,面對允兒說出來的話卻是...


〝但是…允兒……我累了,真的累了。〞








音樂隨著主唱者的歌聲進入尾聲,成員們都偷偷看向我們兩個,


我還陷在在歌詞中,甚至沒有意識到音樂錄影帶已經放完了,直到主持人的拍手聲才把我拉回現實。


「拍得很好呢,侑利小姐裡面表現的真的很讓人心痛。」


「嗯…嗯,謝謝,是劇本寫得好。」


「允兒小姐也是,真不愧是之前有演戲經驗,演起來讓人會不由自主的心憐呢。」主持人看向允兒,示意允兒發表意見。


但是允兒眼神一直盯著螢幕,眼眶中蓄積了一點水氣…氣氛尷尬了許多…完了,允兒恍神了。


坐在允兒旁邊的西卡搖搖允兒,她才反應過來。


她眨眨眼,失措的看著主持人,笑笑的說:


「對不起…之前行程一直很忙,所以今天第一次看到音樂錄影帶,導演拍的真的很好。」


「哈哈!允兒小姐真是入戲啊,真不愧是電視劇女主角啊。」主持人跟著吹捧她。


「不過允兒小姐如果跟侑利小姐是情侶的話,兩個人一定會很有默契吧,畢竟都是室友這麼久了。」


那個推薦音樂錄影帶的前輩有說了一句讓我們傻眼的話。


「對啊,如果允兒小姐跟侑利小姐是情侶的話,這樣一定很有趣…允兒小姐怎麼看?」


主持人也真夠給那位前輩面子啊,竟然毫不猶豫的接下去。

這是要怎麼說,難道要說我們不久前才剛是情侶而已嗎?

而且一點都不有趣,這樣的經驗讓我們兩個人走不到終點也回不到原點,這樣……很有趣嗎?


「呃…我嗎…」允兒看向我,眼神有猶豫。


「我會…很喜歡侑利姐姐吧…」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來,她看著我,但是我沒有時間感動…


因為我已經看到經紀人哥哥的表情了。


「我們不可能再一起,我跟允兒只會是很好的朋友!是朋友!我們都不是同性戀,怎麼可能會在一起。」


我急著澄清,眼神一直瞄向經紀人的方向,


拜託…可不要再干涉什麼了。


「而且我也受不了允兒的個性啊,
每次我跟她推薦的電影或是戲劇想要一起看她都不理我,
推薦的歌她也不聽,我回粉絲留言時她也懶得裡我,
跟她交往一定是我在主動,負擔超大,
要討她歡心一定很累,這樣的女朋友我才不要咧!」


霹靂巴拉的說了一堆,我只顧著撇清,卻好像忘了允兒的感受。


直到泰妍示意我停下來,我才瞥到允兒的眼神…


那是…受傷的眼神,我脫口說出的話…讓允兒受傷了?


「呵呵…聽妳這樣講允兒小姐一定很尷尬吧,也難怪,畢竟住在一起這麼久,彼此習慣都看到,要有戀愛感覺好像不太可能…」


主持人接下來說什麼老實說我也記不太清楚,我只事一直望向允兒,想從她淡然的表情看出什麼端倪。


攝影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終於結束,我們起身跟大家問候過後,允兒就起身快步往外面走。


「允兒!」我追上她拉著她的手。


「放開我…」允兒低低的說著,聲音平平的。


「我剛剛…不是故意的,是因為我怕經紀人哥哥他…」我壓低聲對她說,我想要把她臉扳正,她沒說什麼,只是推開我。


「允兒?妳生氣了?」我有點緊張看向她,果然…我還是無法無視她的喜怒。


「不…怎麼會!」她抬頭對我笑笑,眼神沒有對向我的眼睛。


「我只是想要去廁所。」允兒轉身背對著我。


「嗯…嗯。」看著允兒跑走,我沒有追上去。


允兒跑著出去,過程中還擦撞到秀英,她倒是很有元氣的對秀英說著對不起,然後才從門口消失。


秀英朝我走過來,用力的拍了我的背一下,臉色冷清。


「還不快去追!」她小聲在我耳邊說,但是卻字字沉重。


「她沒事…只是去廁所…」


「妳再呆也知道那是藉口吧!」


「但是…」我還在猶豫,這是好朋友該做的嗎?


「她哭了!」秀英幾乎快要用吼的說出來。


「我剛剛撞到她,已經看到她的眼淚,妳說她沒事,妳是不是忘了她的擅長!她是女演員!連西卡都比妳機伶,早就跑去追了!」


秀英把我推出去,我跑在往廁所的路上,腳步一步比一步沉重…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