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兒離開沒多久,西卡就近來房間了,看到在房裡的我,西卡只是愣了一下,然後默默的走到書桌前把手機充電。


「呃…允兒說今天先去跟秀英一起睡…」我尷尬的說著…老實說或許我是西卡現在最不想要見到的人吧。


「妳今天下午都看到了不是嗎?不用假裝不知道。」西卡背對著我,語氣不高不低,聽不出一絲情緒。


「妳知道我在那裏?!」那為什麼她還告白?


西卡轉過頭看著我,眼睛因為哭過腫腫的,現在的她一點冰山公主的形象都沒有。


「嗯…允兒轉身要走之前我就發現妳了,所以我才不讓允兒離開…

我不想要讓她看到妳也追出來了,所以就這樣在妳面前告白了,而且還被拒絕。」聽著西卡的話,我握緊拳頭。


西卡她到底多喜歡允兒?讓她可以放下自尊在情敵面前告白、被拒絕。


「不要用這種表情看我,呆子。」


「我又什麼表情了?」我不覺得我做了什麼讓西卡不爽的表情啊,她現在一副要打我的氣勢…


「妳一副像是同情我的樣子。」西卡皺著眉看我。


「我不應該這樣的表現嗎?」至少我還是西卡的好朋友啊,十年多有了吧。


「如果妳是那個跟林允兒還沒發生任何感情牽扯的權侑利,我允許妳這表情,

但是妳現在的立場跟表情會讓我很想打妳!」而西卡也真的行動了,她走過來捏我的臉。


「痛…痛痛痛啊!西卡輕一點…」我抓著西卡的手不敢動作,她也太過分了,不僅捏還用轉的!!


「喔~妳說輕一點,不是說放手啊!」西卡再用力的捏了一下,然後放開我。


「呆子…知道我為什麼在妳面前告白嗎?」西卡嚴肅的看著我,我手撫上臉頰,對她搖搖頭。


「想要給妳一個教訓…但是,同時也想要給妳一個機會。」


「機會?」


「我在賭妳,會不會衝出來,可是結果…妳沒有,我不懂妳在聽到允兒跟我說那些話時為什麼不衝出來?」


西卡看著我,讓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曾經跟妳說過,允兒不會把我們當做戀愛對象參考,

我會那樣說,是因為我了解允兒的個性,

她是那種把成員跟家人看得很重的人,她不會想要在這之中有任何變化,包括愛情的介入…」


西卡在我身邊坐下,與我面對面。


「可是她卻讓妳破例了,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她沒有像拒絕我那樣拒絕妳,或許…

一開始妳跟我站在的位子就不一樣,允兒認為跟妳…可以試著加入愛情這種成分。」


「西卡…妳到底要說什麼?」我皺著眉,她這些話讓我窒息,我不懂…她幹嘛要在我跟允兒分手後講這話…


是要我…後悔嗎?


「我只是想要告訴妳…呆子…妳比妳想的要特別,至少在允兒心裡是這樣。」


「妳想錯了,西卡…不是我要安慰妳,只是我也沒比妳好到哪裡去…

我一開始只是用威脅的方式讓允兒留在我身邊,一開始就是我一廂情願的,她只是配合我而已…」


我苦笑…老實說我實在不想要把這話跟西卡講,就如同她不想要我露出同情的表情一樣,這是自尊問題…


「妳知道嗎?允兒跟我在一起,我一直都很沒有安全感,她在我懷裡,但是卻好像不是〝我的〞,

也或許因為這樣吧,我才會老問她…愛不愛我…」


「那天跟允兒姐姐出去後,我更確信我這樣做有多愚蠢,

我一直以為感情說出來以後才會開始…但是我後面發現…不說出口的感情…並不代表沒有。」


我抬頭看著西卡,繼續說道:

「我不是因為不愛她而分手,而是因為愛她而分手…這或許是我在這段感情學到唯一的一件事。」


因為我知道…放她走她會過得更好…


西卡打量著我,讓我感覺怪怪的…


「妳幹嘛這樣看我?」


「權侑利…我發現妳不僅自私,還很膽小。」西卡冷冷的說出這些話讓我傻眼,

我…哪裡自私…哪裡膽小了?


見西卡不想要理我準備睡覺,我把她從棉被堆裡拉起來。


「等等…妳說請楚啊,我哪裡自私、哪裡膽小了!」


我語氣有點不悅,我沒想到我這麼痛的心情,竟然被說是〝自私〞、〝膽小〞,這樣我無法接受。


西卡像是被我纏到煩了,終於從她被窩爬出來面對我。


「妳有問過允兒的意見嗎?妳說她不愛妳,但是白癡都知道她在乎妳在乎的要命,妳敢說這裡面會一點愛都沒有?」


「妳說妳沒有安全感,那妳有沒有想過?允兒同樣也沒有安全感,

她從答應妳時就是迷惘的,她憑著本能答應妳,妳不僅不去讓她釐清對妳的愛,

反而在她要領悟時跟她說〝是錯誤〞〝放下吧〞,妳讓允兒也開始覺得在一起是個錯誤。」


「不是她不挽留妳,是妳潛意識裡不讓她挽留,妳讓她疑惑自己是不是不該投入感情,

妳把一切定義為〝錯誤〞,讓她愛也不是、不愛也不是,妳說妳這不叫自私嗎?」


西卡的話讓我很想反駁,但卻無力反駁,因為她說的每一句…竟然和我一直困惑允兒對我說的話吻合…



〝或許我做的不對,但是…現在的我好複雜…喜歡一個人…我不是不知道,但是要愛一個人…多少的付出才是愛?〞


〝呆呆…我真的像妳所說的…沒有愛上妳是嗎?〞



允兒那時候在向我求救…她想要知道愛是什麼?



〝不過……呆呆…我相信妳,既然我決定要走下去,我就絕對不會放手…〞


〝所以…呆呆,妳也要相信我,好嗎?〞



面對世俗的不認同,她選擇相信我,她認為我們是對的,甚至承諾不放手…要我相信她。



〝我擔心妳…我怕妳不要我了…〞


〝妳…到底要我怎麼做…〞



她在迷網時…對我呼救,我給她的不是信任…而是〝逃避〞跟〝分開〞…


〝是不是相信我有這麼難?〞


直到分手時的最後一刻…允兒還是在跟我求救…


〝是不是相信我的感情有這麼難?〞


她一遍遍的問我,我一遍遍的忽略。



〝和我在一起的時間,是不是真的讓妳這麼痛苦?〞


〝妳就這麼想要從我口中…聽到我承認,那段時間是個錯誤?〞



我給她〝我們之間是錯誤〞來否定我們投注的感情…



〝呆呆…妳是不是…真的想要跟我當好朋友?〞


〝妳可不可以不要再對我說對不起了?


〝妳這樣…我老覺得我之前答應跟妳的一切都…好蠢…〞



我握緊的拳頭已經被我握的泛白,我感覺自己像是被巴光全身衣服暴露在室外一樣,


我所有的〝藉口〞都被西卡給視破了…一個我想要騙我自己的〝藉口〞。


「以前的妳…不會因為允兒沒有一句愛妳而失去自信,因為妳心裡知道允兒永遠做的比說的多,

妳知道,這幾天我跟允兒聊到妳跟她的感情時,她對我說什麼嗎?」


「什麼?」


「她不懂…妳到底要什麼?她不懂要怎麼做才可以減輕妳的不安,因為她發現不管她怎麼做…妳還是不安…」


「侑利啊,妳再怕什麼?什麼事情讓妳變的這麼膽小?」


「我不知道啊…西卡…我也不懂!」


我低著頭不敢看向西卡…不知道…我已經不知道了,因為我連自己都不了解了…


「不是妳不懂…是妳不想要去了解什麼事是拖住妳跟允兒最大的障礙吧。」


我驚訝的抬頭看向西卡,西卡已經淚流滿面…


「妳哭什麼?」想哭的是我吧。


「因為妳哭了啊!」聽到西卡這樣說,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我才發覺早已經一片濕了。


「權侑利!妳真的很過份耶,我今天才被她拒絕,妳還要我釐清妳跟她的感情…

妳就這麼想要…看我難堪嗎?看我在妳面前承認允兒都在乎妳比在乎我多很有趣嗎?」


西卡還是老樣子…有人一哭她就跟著哭了,我上前摟著她。


「傻瓜…」真的像個傻瓜啊,失戀了還像姐姐一樣的開導我。


「妳以為我在歌曲裡面唱的〝傻瓜〞是假的嗎?」發現推不開我,西卡放棄掙扎。


「侑利…我希望小允快樂,但我發現跟妳分手的小允…一點都不快樂了。」


「西卡…我跟允兒…唉…我承認我有我害怕的點讓我不敢前進,但是不那麼做,很多東西會被毀掉的…」


包括現在的〝我們〞。


西卡沒有立刻回應的說的話,只是跟我一起倒像向床鋪…


有好久了,沒有跟西卡一起這樣聊過…


或許因為工作,也或許因為我,忘了她是跟我相處最久的老朋友呢…


直到我意識已經快要被睡魔打敗時,才聽到西卡緩緩的說出那些話…


「呆子…妳太見外了,妳以為…我們會看著妳們受傷而不理會嗎?只要妳肯…我們一直…在等妳求救呢…」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