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隔天允兒就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至於我…還是很厚臉皮的霸占西卡的床位,讓她有床歸不得。


大概是因為最近接連的衝擊,讓我的體力終於抵不過病毒,感冒了。


躺在床上的我昏昏欲睡,怎麼樣都提不起勁。


「妳還好吧,侑利,要不要去看個醫生啊?」


秀英穿著外出服準備出門去購物,原本想要拉我出去透透氣,但是因為難以克制的噁心及暈眩感讓我打消跟她出去的念頭。


「不了…妳出去吧,我想要好好睡個覺…難得的休息天。」


「嗯嗯,好吧,我幫妳帶好吃的東西回來,妳多休息吧,今天大家都出門去了,

孝淵跟帕妮還有泰妍她們都去打保齡球了,sunny還有忙內回家了,西卡去找她妹應該會很晚回來,

允兒…她去找她姐姐應該也不會這麼快回來。」


秀英一一報告成員行蹤,頭昏腦脹的我應付似的擺了擺手表示有聽到,就不動了。


也不清楚秀英走了多久,只覺得隨著時鐘的滴答聲,我的體溫好像越來越高,

衣服已經因為我的一身汗而濕了,我想起身換衣服,但是因為頭昏的關係讓我舉步艱難,好不容易換好的一身衣服打算回床上。



突然聽到開門聲,正當我疑惑是誰這麼早回來,允兒跟她姐姐的聲音就這樣冒出來了。


「沒人在家嗎?」允兒姐姐的聲音充滿疑問。


「嗯…大家好像今天都出門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是允兒把買的東西放到冰箱,順便跟她姐姐閒聊。


「小允…這東西放哪裡好?」


「嗯?那放我房間就可以了。」


現在實在讓我不知道在家是不是個錯誤,面對這樣的窘境我只好裝做自己不在家…


「小允!這手錶是誰的?」允兒的姐姐提高了聲音,像是從房間走出來。


「手錶?……是呆呆的。」


「妳騙我嗎?妳不是跟我說她要跟妳分手?而且還要求分房睡不是嗎?」


糟糕…那天晚上跟西卡一起睡覺時把手錶脫下來就忘了拿回來了,我起身想要往外衝,卻在快到門口停下來…


允兒她姊姊接下來說的話讓我不敢打開房門…


「是不是權侑利她還纏著妳不放?妳跟她還在一起?」姐姐說話的聲音充滿憤怒和不解。


「姐…妳可不可以…不要這樣說她。」


「不然呢?」


「我跟她…現在是朋友…妳不要想太多。」


「妳說是朋友,她不一定這麼想啊。」姐姐的語氣顯得咄咄逼人。


「……姐,是她說要當朋友的…即使我不想…」


允兒的話讓我顫抖,她的聲音…好淒涼…好無奈。


「誰知道她下一步會不會又反悔?早知道我當初應該要更明確的要她離開妳,找她出來說那些話果然不夠…」


「等等…姐…妳說妳找她出來?妳跟她說什麼?」允兒聲音開始不穩。


「現在也不怕妳知道,我跟她說妳跟她現在的處境再一起根本是自毀前程,

她那樣纏著妳,到最後吃虧的不僅是她,連妳也會失去很多。」


允兒她姊姊繼續說著:


「那時候她明明跟我說好她會跟妳分手,只要我不把見面的事情告訴妳,既然她不遵守約定,我也沒必要…」


「姐姐!!」允兒突然大聲叫出來,不僅是她姐姐嚇到,在房裡的我也嚇到了。


「小允…?」


「姐…妳太過分了…妳為什麼…要這樣跟她說!」允兒顫抖的說出每一句話,她在壓抑著…失控的情緒。


「小允…妳到底怎麼了,冷靜下來想想,姐姐說的沒有錯啊,妳不是一項最重視家人嗎?我知道妳也是不願意…」


「我愛她!!」允兒大吼。


這三個字在我耳邊不停迴響,也在我心裡迴盪。


「姐…我愛她!很愛…一定要我說到這種地步…妳才相信嗎?」允兒每一句話都說得很重,像是要讓她姐姐聽出每句話的意義。


「為什麼…我們已經很迷惘了,我想要讓她相信我的同時…妳要這樣對她說,

妳知不知道我已經欠她好幾句承諾了…因為妳的話…

讓我在想要說出承諾時…她完全不想聽…我甚至連怎麼化解她的不安都不知道…

我因為她對我的不安而痛苦…而讓我這麼痛苦的人…竟然是姐姐妳!」


允兒她從來沒有對長輩這麼不敬重過…尤其是讓她深愛的姐姐…


「那晚妳叫呆呆先上樓,跟我在車上聊了很久…

妳要我放棄跟她之間的戀情…我以為…我已經很明確的跟妳表明了…

我跟妳說只要她還愛我,不放開我的手,我就會這樣跟她走下去…

我這樣跟妳說是因為我相信妳…一直到你把經紀人哥哥叫來宿舍我都還是相信妳…

但我沒想到………妳會拿這句話去攻擊她!」


「小允…姐姐我希望妳幸福啊…我不要妳有任何不開心…」


姐姐的語氣已經完全軟下來,甚至帶點顫抖,或許她跟我一樣,沒有想到允兒反應會是這麼的大…


「姐……妳知道什麼是幸福嗎?妳知道什麼是開心嗎?」


「被她寵愛的抱著的時候…我很幸福,當她因為我回應她相同的感情時,露出溫暖的笑容對著我…我很開心。」


她說的每一句…一字…都包含著對我的情感,


那已經不是我想要忽視就可以忽視的,即使我在想要逃避…這些話也不容我否定掉允兒對我的感情有多深、多重。


「如果我告訴爸爸呢?妳想爸爸會接受嗎?感情沒有妳們說的簡單…」


「姐…如果妳說的〝感情〞這麼難,那我寧願永遠相信我跟她那簡單的〝感動〞,

我從來都不反對讓爸爸知道這件事,妳想要說…妳就說。」


「小允妳…」她姐姐沒有任何下文,或許是再也找不到唐塞允兒的理由了吧。


「姐…妳先回去吧,我現在…不想要再跟妳說什麼了…」


我靠著門口喘氣,感冒加上心裡的震撼已經讓我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聽到關門聲,我的體力也不支倒下。


或許是允兒聽到聲響,在我要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好像聽到了允兒的叫喚聲…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