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昏昏沉沉的,允兒跟她姐姐的話在我夢中纏著我不放,是真的有發生這些事…還是,是我的一場夢…


「呆呆?妳還好嗎?」一睜開眼…就看到允兒放大好幾倍的臉,我慢慢的從床上坐起身,額頭上的毛巾掉了下來。


「好像沒有燒了…妳嚇死我了,一進來就看妳躺在地板上,我還以為妳怎麼了呢!」允兒摸摸我的額頭,皺著眉看著我。


原來…不是夢啊…允兒真的回來了。


「妳姐姐…走了?」我扶著沉重的頭,說完才發現這根本是告訴允兒我都聽到了嘛。


「……嗯…走了,已經有一個小時了。」允兒把毛巾放到旁邊的水盆裡面,低著頭沒有看我。


「允兒…我…」我正要開口說些甚麼,手機就這樣響了。


「喂…您好,我是權侑利。」我趕緊拿起床邊的手機接聽。


「侑利小姐,我是上次跟妳一起上通告的…妳還記得我嗎?」


「前輩?!」我驚叫出聲,允兒疑惑的看著我,天啊…竟然是上次那個說想要我當他老婆的前輩…


他好像是在路上遇到逛街的秀英,聽到我生病的事情打電話過來關心一下。


如果是平時…我或許有那個心情跟他哈啦,但是看到允兒垮下來的表情而且還拿著臉頻往外走,讓我不敢跟前輩多說什麼…


敷衍了一下,才剛掛上電話,允兒的聲音就從房門口傳過來。


「上次的那個前輩?」她的聲音平平,聽不出什麼情緒。


「嗯…嗯。」我尷尬的把手機放到床邊。


「妳還是跟他說妳手機了?」允兒聲音提高了一點。


「……」當初應該也算是氣頭上,其實可以不給的,我還是回頭去給前輩我的電話。


「允兒…妳生氣了?」我抬頭看著允…雖然我知道這樣做有點孩子氣,但是…允兒不像是會為這種事就動情緒的人。


「妳哪隻眼睛看到我生氣了?」允兒嘆了口氣,不理會我轉身往客廳走去。


而我也下床追了出去。


「難道…妳吃醋了?」說出了一直不敢承認的疑問。


允兒停下移動的步伐,轉身看我。


「……為什麼?」我問她,雖然聽到她跟她姐姐的對話…但是,我還是想要確認…某些東西…


「妳應該沒有權利要求我不能吃醋不是嗎…」允兒苦笑的看著我。


「我不懂…林允兒…我不懂妳到底…」允兒的表情讓我猶豫,在她的眼中我看到她的傷痛,是不是…她…傷的比我還重?


「呵呵…呆子…妳什麼時候懂過我了。」允兒的眼神是那麼的無望,讓我身子顫了一下。


她朝我走近,意外的是現在的允兒竟然讓我無法親近,


她往前一步…我就後退一步,再往前、再後退,一直退到我的身子已經靠到牆壁了,她才停下腳步。


我跟她還是保有一定的距離,允兒看著這段距離…苦笑著。


「妳曾經問過我,要怎樣才可以變回以前的權侑利,妳說妳愛我愛的很痛…很累,

妳知道,當妳說出那句話時,我有多痛嗎?」允兒的硬撐著笑容,情緒卻無法騙人。


「我那時想…讓一個愛我很深的人說出那些話,那我一定是個很差勁的人,

所以我小心的珍惜重新開始的感情,我不想要再看到妳那樣的表情。」


允兒抬起頭,痛苦的看著我:


「權侑利,那我想要問妳,如果我沒有愛上妳…」她用手抓住自己的胸口:「為什麼…當妳再度要跟我分手時,我會這麼痛…」


「我因為妳的告白而迷惘、害怕,是妳要我認真看待我們的感情,

可是妳完全沒有給我正視自己的時間,就下定決心要離開我的心,

妳說的等我…卻在我剛正視自己愛上妳而要求分手?」


「我是不是也可以跟妳說,愛上妳…真的讓我好累。」


我皺著眉忍住我的眼淚,抬起手想要擁抱她…卻在快要碰到時停住了,我現在…還有那個資格嗎?


「妳知道…我為什麼會同意分手嗎?」允兒好像也看到我的猶豫,她這樣對我說。


我看著允兒,她的眼神裡面充滿著濃濃的情愫,什麼時候開始,允兒看著我的眼睛是這麼充滿感情。


「呆呆…」允兒叫著我的名字。


「嗯?」


「我不是不想說出那三個字,而是它在我心裡沒有那麼簡單,

一旦說出口,就不希望妳是帶著懷疑的心情接受,那時候就算我真的說出口,妳也不會想要相信我不是嗎?

妳說妳累了,妳不想要一切都由妳主動,所以…我好好想過了…

我自己一個人…看過妳跟我推薦的電影…

一個人回著粉絲們問我們的問題…

一個人度過以前認為很短暫的夜晚,

因為我想要等我懂了妳的心情後…站在同等的地位跟妳說…〝我愛妳〞。」


允兒一邊說著,眼眶慢慢的紅了,淚水一滴一滴的…不停落下。


「妳曾經問過我我愛不愛妳,現在我可以很清楚的跟妳說…我愛…,

我承認一開始是我沒有勇氣承認,但是我發覺到後來…是妳沒有勇氣接受。」允兒的靠近讓我不自覺的緊張。


「為什麼?不告訴我姐姐來找過妳?」允兒向我提出疑問。


「這種事…不值得說出來吧…」想到允兒姐姐說的話我苦笑,一句句在我心坎裡畫下深深的刻痕,我對允兒來說…是污點。


不知道什麼時候允兒已經走到我的身邊,她抓住我緊握的手,讓我不自覺震了一下,


我想要掙脫,但是允兒這次握住的力氣比起以往任何一次要來的大。


「呆呆…妳為什麼不敢跟我姐姐說不,就算她是我姐姐…不…就因為她是我姐姐,所以她更需要知道。」


允兒將我的手掌攤開,放到她的臉頰上,她臉部的觸感讓我不自覺的想要停留更久…


「好懷念…呆呆妳對我的碰觸,明明才沒多久…但是,卻讓我好想念。」


「允…我…」我的聲音哽咽,像是會感染一樣,眼淚也同樣在我眼框裡面打轉。


我說出了我一直不敢說出的話,也就是因為這些讓我沒有安全感。


「我怕我會害了妳…姐姐她說的沒錯,我們兩個在一起會比我們想像中還要痛苦,

如果我自私的困著妳,總有一天妳會後悔當初的允諾,

我可以忍受任何事…但是……惟獨妳的不諒解是我最不想要看到的。」


我顫抖的說出這些話,面對允兒的視線讓我無法直視,我低下頭。


允兒雙手捧起我的臉,吻了我,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吻我,讓我措手不及,我沒有想到允兒會在宿舍客廳做出這種舉動…縱使現在大家都不在。


她的吻堅定卻溫柔,舌頭沿著我的唇型滑過,直到我輕嘆出聲才進入,


兩個人的舌頭就這樣交纏著,久違得氣息跟溫暖讓我忍不住緊緊抱住允兒。


當身體貼近的那一刻,雖然隔著衣服,但我能感覺到彼此因氣氛高漲而升高的體溫,原本擁抱著允兒腰的我將她抱起,往我們的房間走去。


一路上因為走動的關係,我們吻的斷斷續續,每次分開我們連喘氣的時間都捨不得又再度黏在一起,


剛關上門,我就把允兒壓在門上,加深這個吻…激情讓我忘卻了所有的顧慮,我只想要索求更多…更多,我想要允兒!


「唔…痛!…允,妳幹麻咬我。」被這樣一咬,讓我因為痛而清醒了些許。


「懲罰妳啊!妳這麼不負責任!」雖然著這麼說,但是允兒看到被她咬破皮的傷口,好像有很不捨似的,欺上來用舌頭舔了舔。


「我哪有…唔?」管不了那麼多,我想再索取更多時,允兒卻退開了,她把手指放在我嘴巴上,堵住了我的話跟行動。


「權侑利妳好壞…妳說會等我愛上妳,我也愛上妳了,

可是…卻在我愛妳到無法自拔的時候跟我說要分手…妳都把我吃乾抹淨了!!」允兒講著講著連臉都紅了。


「我…我哪有…而且吃乾抹淨…也是妳願意的狀況下…」連我自己的臉也紅了,越說越小聲。


「妳還敢說!因為姐姐跟經紀人哥哥的事情,人家那時候都快要緊張死了,我好怕妳不要我了,

哪知道我們才剛做……妳就提分開一陣子。

還有西卡姐姐那件事,我實在不知道西卡姐姐喜歡我啊,她沒跟我說我怎麼會知道…就像之前…妳沒跟我說…我也沒有發覺啊。」


看著允兒皺著眉頭抱怨的樣子,讓我覺得好可愛。


「生日禮物的事也是,我不帶妳給我的手鍊是因為怕用掉,妳說那手鍊象徵我們的戀情,那種東西很容易不見,

我是因為害怕才沒帶出門…哪知道妳會因為那件事生氣阿。結果妳什麼都不聽就擅自把它解讀成我不愛妳…一點都不公平。」


允兒好像要一次把我之前對她的誤會說完似的,小嘴巴不停的動啊動…


因為允兒的話語,在我心中的大石頭好像變輕了,


輕笑著…抓著允兒放在我嘴上的手吻了吻,再沿著她的額頭、眉毛、眼睛、鼻子…一直到嘴巴…印下我的吻。


允兒喘了口氣,推開我繼續說道:


「所以當妳跟我提分手時…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跟妳表達…

愛妳…不用學,因為我本來就愛上妳了,愛上一個人,是一瞬間的事,就像我愛上妳,也是註定的事情。」


允兒說完眉頭又皺起來了,好像很苦惱的樣子。


「可是我知道不管我怎說…妳的不安永遠都不會消失,

所以…我想等我把我能解決的事情解決完,再問妳…妳…真的相信我嗎?

是真的…要跟我一起面對所有的事情嗎?妳不會逃跑吧?」


允兒她把眼神轉向我,此刻…她的眼神清澈,裡面說包含的情感像是要溢出來似的,是我看過………最美的眼睛。


「不會了…再也不會了。」我傾身吻住她,纏綿在彼此的溫柔中,這樣的交纏…讓我沉醉…讓我快樂…也讓我幸福…


衣服一件一件的離開彼此的身上,在我意識都還沒活過來時,我就進入允兒了,不知道是我感冒得關係還是因為太多的情感…讓我身體越來越熱。


我只知道…在我聽到允兒因為高潮而喘息的說出〝我愛妳〞這三個字時…


滾燙的眼淚,無止盡得流出…這一次…是我這陣子流過最令人感動的眼淚。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