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母親關上門,我跟允兒兩個人還是沒有多說什麼,整個宿舍都好安靜…


從對話…聽的出媽媽並不是很能接受,但是…好像也不反對,


只是事情接連而來還是讓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呆呆…是不是,伯母這樣表示不贊成?」


聽到我的嘆氣,允兒緊張的轉過頭看著我。


「是不是我剛剛講得不好?還是…我要再多做些什麼?」


焦急的話語透露出允兒的不安,她開始指責自己。


「允…允兒!」連聲呼喚,她才好像恍過神來的看著我,然後哇的哭了出來。


「我剛剛…緊張死了!到現在…都忘記我剛剛是怎樣說的…

完了…這種節骨眼…我應該要更鎮定才對…我就只知道哭…只會哭…」


允兒抽抽咽咽的說著,惹得我心疼的摟她進懷裡安慰。


「放心…妳做得很好,允,不要擔心,好嗎?」


我一邊哄她,一邊拍著她的背。


「可是…現在公司那邊…再加上…伯母…我怕妳…」


因為哭泣,她的語氣斷斷續續的,一些無意義的詞,卻還是讓我了解她的關心。


「允…我有妳,所以我不怕,妳懂嗎?」我把允兒的手貼進自己的臉。


「妳有我…?」允兒像是小朋友一樣重複著。


「嗯,對!所以我不怕,允兒妳在我身邊就好。」


「可是我…一點忙都幫不上,我快要覺得我好沒用喔。」


允兒抽著鼻子說著,表情懊惱。


「怎麼會…當妳對我說愛我,當妳對我說一起面對,那就是妳給我最大動力的時候…」


我展開笑容,托著允兒的腮幫子讓彼此可以額貼著額。


「有妳在我才會有勇氣,有妳在我才敢走下去,所以不要再說自己沒用了,

我不怕妳哭…因為我可以安慰妳,但我怕妳對自己跟對我沒信心。」


把允兒的淚水一一吻掉,允兒有些茫然,好像還在思索著我話裡的每一字每一語。


突然的門鈴聲把我們從彼此得世界拉到現實。


「我去開門,應該是我媽。」我起身去開門,腦袋卻困惑著…


「不是有鑰匙嗎?怎麼不自己開門?媽…」

我停住在嘴裡的話,看到門外幾個穿著西裝的保鑣以及經紀人哥哥,我知道…事情不妙了。









這是我們被帶出來的第一個禮拜…


沒錯,我們那天就被那些保鑣跟經紀人帶了出來,他把我們安置在飯店後,就開始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


嚴格禁止我們的外出行動,

要吃飯…就叫客房服務,

要出去…就必須帶著多名保鑣前往,

好像就是要阻擋我們跟一些圈內人接觸。


「我們到底…要被關在這裡多久?

手機也被他們拿去了,每次都要過濾我們的電話…」

我低頭看著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客房服務餐點,內心充滿迷網。


公司方面…到底要怎樣處罰我們…現在這樣…讓我不解。


外面傳來門鈴聲,我跟允兒聞聲打開門,見到了那個告密的經紀人。


「找我們有事?」我冷冷的問他,

這一個星期不管怎樣詢問,他都一句話不說,只是鄙夷的看著我們。


「嘖!公司在決定過程中把妳們安排到這裡,算是妳們幸運不是嗎?

過著兩人世界…」

經紀人冷笑,一付我們是多麼見不得光的偷情男女。


「你夠了!想要說甚麼快說!」我低吼,面對他我實在沒有耐心。


「今天不是我要找妳們,是公司要找妳們,

妳們準備準備,等等樓下保姆車接妳們去公司。」


終於啊…公司要約談我們了,這一個禮拜公司不知道到底做出怎樣的決定…

跟著允做車前往公司的路上,我們兩個的手緊握著,

接下來跟未來發生的事,都是我們兩個必須面對的。


進了闊別一個禮拜的公司,面對到的工作人員都避開我們的目光,

或許…在我們消失一個禮拜的時間…公司已經發出了抹也抹不掉的消息吧。


「在這裡,妳們進去吧。」把門打開,保鑣示意我們進去,


偌大的會議事只有我跟允兒還有之前去片場跟允兒起爭執的那個經理及一些同仁。


「妳們兩個,坐下吧。」坐在主位的經裡點點頭,叫我們坐在離門口不遠的兩個位子上,我們一言坐下。


會議室暫時沒有任何說話聲,除了經理不時的翻動手邊的資料,其餘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吞了吞口水,緩和一下自己緊張的心理。


「妳們兩個,知道公司並不准妳們談戀愛還是決定要談戀愛對吧。」


「嗯…我們知道。」我握緊允兒的手,回答。


「妳們應該也知道,妳們這種戀情,面對成員、公司,會有怎樣的傷害吧。」

他的聲音依然冷冷的,音調不高不低。


「我們知道,但我們會盡力補救,只求…能同意我們。」

允兒接著回答,但是答案好像不讓經理滿意,只見他挑高眉,帶笑的看著我們。


「妳們在電視台做那種事,妳們想知道那天看到的那個男藝人怎麼了嗎?」


「……」

我們兩個沉默,老實說那天只知道他被拉出去,但是後續就不曉得了。


「他被封殺了,演藝圈不會有他的生存地位了。」幾個字喊傻了我們兩個…


為什麼…為什麼要封殺他?


「你們…有什麼權利…」我錯愕的看向經理。


「沒有什麼權不權利,只是要看市場誰的實力大、誰的實力小,

雖然有叫他封口,但是不保證他哪天哪根經不對跑去爆料,

這是最安全的作法。」


「我講這話只是想要告訴妳們,公司把妳們形象看得有多重要妳們知道嗎?」


經理起身,嘴巴還是不停的說。

「從妳們簽約的那一刻,妳們就代表公司形象,

所以公司也有必要保護好你們,甚至是限制妳們,因為很現實的…

妳們是招牌。」

他走到我們的面前,丟下了他一直再翻看的東西,是我們的合約書…

不只是我跟允兒,還有其他七人的合約書。


「當初簽約,距離約滿其實還有很長得一段日子。」經理只說到這裡,然後又渡步回到她位子上。


「知道今天妳們的決定,會讓下一個人受傷的是誰嗎?」


氣氛讓我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這些合約書,暗示已經暗示到不行…


即使我不想要聽到…她還是會說出,那讓人心痛的目標。


「這次動得,是妳們九個人。」


我閉上眼睛,沉澱著混亂的心情,我可以感受到我現在跟允兒都在顫抖。


「成員們…不…我們九人會怎樣?」允兒脫口問出,每一個字都好像是擠出來一樣的難堪。


「……公司雖然珍惜妳們,但是非到緊要關頭,該動的人還是會動。」


「…這是為什麼…只是我跟侑利的事…為什麼要拖累其他人?」


「因為妳們在同一個團體,怎麼…還是妳想要為其他人犧牲一下自己?

公司現在都是私下進行,對外都沒有表示,外界只是以為妳們放假,還來得即後悔。」


「你這是在…威脅我們?」我握緊拳頭看著他,他剛剛說的,我沒聽錯吧。


「公司會選擇讓妳們合體這麼長的時間,

一方面是因為妳們有那個能力,但是另一方面…

在這件事上我們也很好冷凍妳們。」


「這是…什麼意思?」允兒顫抖的問著。


事情…不是兩個人了,是九人…是我們整體…最珍愛的成員們…


「妳們現在,九個人沒有任何一個有長期節目可以接的吧。」

經理一邊說一邊笑,拿起筆開始再指間把玩。


「因為原本就要妳們在這段時間長期以合體的方式宣傳,所以妳們所有單獨活動都會被推掉,

不管妳們再紅,推掉的再多,外界都不會有質疑的,

如果現在妳們兩個真的要反抗,公司會把妳們迅速冷凍。」


他筆敲著桌子,一下一下,聲音不大,卻讓我覺得刺耳。


「重點!這裡的〝妳們〞已經不是妳們兩個,而是全體九人。」


「妳想要對〝我們〞做些什麼?」我抬頭看著她,身體感覺慢慢的冰冷。


「外界沒有人知道妳們身為這個團體的合約長短,

公司會先把妳們九個人的約解除,然後踢掉一些不必要的,

重新組織起願意成為〝新的〞團體的人。」


「這些事情,成員們都知道了!?」允兒問出口,表情充滿驚訝。


「今天已經請人通知了,

短暫隔離妳們,就是為了不要妳們去擾亂其他人的心,

她們還是公司手上的棋子,

如果是妳們,也不會這麼笨,為了別人感情是被踢出門吧,

尤其是不想要再成為夥伴的成員。」


另一個經紀人開口,聲音冷冷的…


我突然…好懷念其它經紀人哥哥的臉。


「你們到底對她們說了什麼!」我恨恨的擠出這幾個字。


「沒什麼,只是跟她們說妳們的感情曝光,面對公司屢勸不聽,

所以兩人決定解除現任合約,其數人的合約也宣告強制解除,

此團體宣告解散。」


聽到解散兩個字,我跟允兒心都慌了,

一起有十年的夥伴,原來要分開會這麼簡單,

只要一張紙,一個決定,就會毀掉我們手上的一切…

不管我們曾經多麼努力。


「反正妳們現在就是要抹黑我們兩個人在其他人心中的地位,

然後重整是嗎?」


難怪…連手機也不讓我們拿,是因為不要我們〝露餡〞?


「呵呵…,看來我說了那麼多沒有白費。」坐在主位的經理笑了笑。


我握緊允兒的手,我們兩個都在顫抖,


經理好像也不想多理我們,只說了關於合約的事情改天會再連絡我們,要求我們等會連同經紀人起身回飯店。








等到辦公室裡面沒有其他人時,允兒低頭說出這句話。

「沒想到她們會動到成員身上,或許是我們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這件事情已經連成員們都脫下水了。


「不知道成員聽到我們〝背叛〞是什麼感覺…一定很難過吧。」


我靠著窗戶,看著窗外的景色…為什麼,什麼都顯得諷刺呢?


沒過多久我跟允兒就回到公司暫時幫我們準備的飯店,


門一關上…兩人才鬆了一口氣。


完全是緊迫盯人,這些日子除了上次那個告密的經紀人在我們身邊,

其餘的都是不認識的保鑣,面對他們的〝監控〞讓我跟允兒倍感壓力。


「呵呵…他們也太周到了,難怪會限制我們通話,

原來就是怕我們聯絡姊姊們…我想姊姊們一定只知道我們突然消失,

而不知道原因吧。」


允兒打開櫃子,把我們剛出門穿得外套掛進去。


「合約的事…妳怎麼想?」我把允兒拉到床邊坐下。


「上次簽約時,是家長連同,這次我們都成年了,應該是不需要牽扯到家人…」

允兒噓了一口氣,好像是件慶幸的事。


也是,自從上次我在宿舍告訴媽媽交往的事情,

到現在都沒有給一個正面回應,允兒應該是在擔心這個吧。


「允…原諒我…我沒想到公司會這麼狠。」

我親親允兒的臉頰,然後把頭抵在她的肩膀上,輕輕的環抱住她。


「這種事哪有誰原諒誰的…」允兒捏了我的腰一下,逗得我笑了出來。


「我們都知道這段感情會走得很累,但是我們選擇了,

所以沒有什麼原不原諒,只要偶爾問問累不累,互相鼓勵就好了。」

允兒嘆口氣,雙手抱緊我,低低的又說道:


「唯一無力的…是無法跟成員們聯繫,不知道她們會怎樣處理。」


這我也無法肯定,公司現在是真的完全要拆散我們,


相信不到簽約那天,他們不會讓我們見成員們的…


不過成員的事情暫時是由不得我們,現在我還必須要清楚媽媽那邊…

「允
…趁公司放我們兩個假時…我們回家一趟吧,回我家。」


我讓允兒跟我對視,認真的告訴她,現在沒有讓我們慌張的時間,為了我們的感情我們要主動出擊。


「妳想妳家人…會很反對嗎?」


允兒跟我把鞋子脫掉,兩個人倒向床鋪,她在我的懷裡輕問。


「我想不盡然,上次我媽雖然驚訝,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

家人對我一直都很寵愛,我想只要好好說,他們會聽的。」


其實我對我爸媽是挺有信心的,最近媽媽其實有陸續幾通電話,

都是詢問我跟允兒是不是認真的,口氣並不像反對…


「只希望到時我哥不要亂耍嘴皮…」


我翻了翻白眼,允兒不解的抬起頭看我。


「前幾天我哥打給我…」


看到允為剛剛的事這麼心煩,我想藉由一點話題轉移她注意力。


「然後呢?他也知道嗎?我們的事。」


允兒好像對這話題感到緊張,爬起來坐在我旁邊。


「嗯。」我好笑的撫摸她的臉,她擔心的樣子也好可愛。


「他怎麼說?」


「想到他的反應我就很無言…」一想到那天的對話,我就無力的倒像床鋪。


「怎樣無言?」允兒趴在我身上問。


那天允兒下去飯店外面的便利超商買東西,

外面的保鑣示意我是我哥打來得電話,我還在想平常不連絡的哥哥怎麼會打來,

沒想到一接起電話就聽到哥哥沉重的聲音…


〝小侑嗎?我聽媽媽說了…〞


〝嗯…嗯。〞雖然哥哥早晚會知道,但是我沒有想到媽媽這麼快就跟他說了。


〝所以原來妳跟我有一樣的癖好啊。〞


〝什麼?〞


〝喜歡女生啊!難怪我那麼帥的帥哥在妳面前,妳也無動於衷二十幾年。〞


〝……你打電話來就為了說這個!〞我不耐的問他。


〝當然不是!〞


〝那你想問什麼快說好不好?〞


被他這樣折騰我還真快要沒耐性了,忍不住朝他大吼。


〝我想要問妳喔…允兒…我未來是要叫她妹夫嗎?這樣很怪耶!〞








「噗!」允兒大笑了起來,整個人已經笑到用手搥牆的地步。


「然後呢?」允兒笑到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哪有然後,我就大吼了一聲〝叫允兒就好了〞就掛啦!」


允兒又笑了出來,看她這樣笑老實說我來真有點悶,有那麼好笑喔…


「那我哪天也要問問…」允兒擦了擦頰邊的淚水。


「問什麼?」


「問我姐姐要不要叫妳妹夫。」


「……」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