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允兒經由保姆車送到公司大門,我們心裡比想像中還要平靜。


「等下…成員們也會來的…對吧?」我說道,

經紀公司是有意要拆散我們跟成員的關係,我想經過他們轉述…今天面對成員應該會很痛苦吧。


在我還在思考等會情況會如何的時候,允兒握住了我的手,


「即使不做成員…我們都還會是很好的朋友,這不是我們時時刻刻都在互相提醒對方的嗎?」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跟成員們走進練習生活的那一天,一直到今天畫上休止符,

十幾年的時間在我們看來…卻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


當我跟允兒決定走向這一步時,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這幾天在飯店我們聊了這方面的是很多。


我們一起體驗了辛苦的練習生活、期待已久的出道、

被人誤會及沒落的痛苦、努力守護團體的最後一個賭注、

爆紅的滋味、外界期待眼光的壓力,

還有享受得來不易得成功彼此擁抱那瞬間。


「不當明星…我們接下來生活不知道會怎麼樣…」我看著她,心理有點緊張,也有點難過。


對我們來說,忙碌的通告跟聚光燈的焦點,已經是我們認為〝正常生活〞好些年了,

拋下一切的我們,真的可以順利嗎?


「不就是兩個普通的大學生嗎,我們兩個要把該休課修完,然後盡情的約會,體驗一下不同的生活。」


允兒故做輕鬆的開始幻想,我想連她也很難想像〝平凡〞的我們吧。


「然後偶爾找成員們喝喝茶,不知道她們那些大忙人會不會有時間陪我們〝小粉絲〞喔。」


允兒她繼續天馬行空的形容那種我們以前常覺得好玩的幻想。


「…只是不知道…她們還肯不肯跟我們喝茶…」我沮喪的說著,

她們一定很不能諒解吧…為了愛情,我們拋下了她們,雖然我們盡力了…


「放心…大不了…再跟她們解釋,我相信她們會了解的。」允兒朝我微笑,握著我的手更緊了,像是要給我力量一樣。


「…我發覺一件事。」我笑著看她,惹來允兒疑惑的眼神。


「妳對什麼都好有勇氣,怎麼當初面對我爸媽會這麼緊張…」我捏了捏允兒的臉,逗得她轉頭不想理我。


「這…這哪能比啊,那是妳父母,我當然希望他們喜歡我啊,妳不也是?」


在我們兩個閒聊的時候,車外的保鑣已經敲著車窗示意我們可以準備進去了。


今天…會是最後一次走上這個樓梯吧,

我跟允兒一起到了準備好的會議室,裡面空蕩蕩的,既沒有成員、甚至連經理跟工作人員都沒出現。


跟允兒找到位子坐定位,我們等著其他人到來,就好像是等待死刑的現行犯一樣。

沒多久就看到經理跟其它工作人員走了進來,他們只是冷眼掃過我們,完全沒有要理我們的意思。


「其它成員呢?」經理低頭問在她身邊的經紀人哥哥。


「她們今天還有行程,所以會晚一點到,剛剛打電話說已經在路上了。」


「是嗎…」經理轉過頭看我們,目光跟聲音一樣都冷冷的。


「侑利還有允兒。」


「是!」我跟允兒同時回應他。


「等等成員們到了之後,我們合約就會開始重訂,其他七人我想意願這幾天已經很明顯了,她們不會有離開公司的打算。」


意思是…公司已經跟成員商量好以後的簽約條件…


這次…不包括我跟允兒…


「希望妳們有自知之明,等等簽合約時,我們會幫妳們表示出妳們的〝意願〞,希望妳們兩個配合…」

「……」我們還可以說什麼,事情已經到這種地步了,


或許…離開這個團體的我們…未嘗不是為成員們設想不是嗎?


「真得很對不起…」允兒痛苦的閉上眼睛,小聲的說了出口。


「現在才這樣說,妳們不知道這對公司損失多大?」經理對我們冷哼了一聲。


我跟允兒都沒有再回話,

因為我知道…那句〝對不起〞並不只對公司,是等等無法對成員說出口的話,

允兒只是先說出在心裡深深的愧疚。


沒多久就聽到多人的腳步聲,面對好幾個禮拜都不曾見面的成員們,

她們…在對上我們複雜的眼神後怔了怔,

而我們選擇低下頭,沒有太多的表情而各自坐下。


我大口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顫抖不會這麼明顯…


今天…是我跟允兒最後一次體會九個人在一個空間的最後一天,


以後…能這樣坐在一起的機會不多了。


「既然全員到齊了,那我就開始說明合約的事情了。」在大家入座後,經理說話了。


「我不懂,為什麼要重新擬一份合約?我們距離合約期滿不是還有一段時間嗎?」秀英說出疑問,


經理看著她笑著回答:


「原本如果是九人都沒意見的話,是可以不用這麼快重新擬一份,但是當初合約內容是〝九人團體〞,

如果人數有變動就必須得重新擬定,我們也不想要事情變這麼麻煩的。」


「什麼意思?」帕妮皺著眉問又丟一個問題給經理。


「簡單一點說,林允兒跟權侑利兩人,將不會加入這次合約內容,所以妳們不會是九人了。」

「你在說什麼!?為什麼變成七人?」秀英大聲的問經理,但是卻把目光轉向我們兩個,


彷彿在問我們…妳們知道了?同意了?


「經過長期的洽談,林允兒跟權侑利已經確定不會參予這次合約,理由我想妳們應該都明白。」

經理親切的向成員們再次解釋,但是七人的眼睛全部都對準我跟允兒…都是詢問跟不可置信。


「所以,現在發下去的…」經理仔細的向成員們解釋新合約的內容,說了什麼我不記得,


我們低著頭,因為我們不敢去面對,她們的眼光代表著什麼。


原來…要欺騙自己所愛的人…是這麼的痛苦,


握緊我們彼此的手,等待著時間一分一秒無情的消逝…


這也是我們九個在一起…最後的時光了…。


呵呵…多麼諷刺的…最後。


「妳們…也同意?」會議室裡面響起泰妍的疑問。


我可以感受到她燙人的視線,她想要確認什麼,


可是答案…我們無能為力,我跟允兒只能保持沉默。


「侑利、允兒,我想要聽妳們兩個說,妳們真的不要再當這個團體的一員?」


我冒著冷汗,努力的抬起頭、努力得擠出笑容、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在乎一切。


「我想這樣對大家都好,之前為了要幫我們隱瞞,大家弄到都心驚膽跳的,其實這件事情…根本不該由妳們承擔,所以…所以…」


面對成員…我都快要不知道我的笑容是不是掛在臉上,


要把離開團體講成一件輕鬆的事情…好痛苦…好難受。


「泰妍姊姊、西卡姊姊、sunny姊姊、帕妮姊姊、孝淵姊姊、秀英姊姊,

還有小賢,謝謝妳們的關心,這陣子…讓妳們擔心了。」


允兒抬起頭對大家說著,在場除了我跟她,沒人發現我們此刻有多麼緊張跟痛苦。


成員們在我們說完話以後再也沒有發話,只是木然的看著我們,雖然每個人都沉默,但誰也沒有動手簽下那份合約…


「可以…讓我們成員之間討論一下嗎,我們一下子…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久久以後泰妍才發話,經紀人哥哥看這樣也沒辦法,示意經理她們等等還有一個行程要趕,請求先離開。


看著她們離開會議室的背影…


這次…我們已經不是需要一起討論的〝成員〞了。


當門關上的那一刻,我跟允兒都流下眼淚,即使再怎麼自我安慰,面對離別的這一刻,還是好痛苦,


不管其它工作人員或是經理的在場,我們表現出了我們得脆弱。


「她們…會怪我們吧?」允兒皺著眉低下頭,吐出她都不敢確定的問句。


「…我想她們會理解的,剛剛成員們只是問我們願不願意,並沒有責怪。」


也因為這樣才會讓我們更痛…


要拋下成員…是我們都不想看到的…








跟允兒走到練習室,我們站在鏡子前,鏡子倒出我們兩個的樣子,


今天也要跟這個練習室告別了…


「只有我們兩個了…」允兒輕聲說出口,七個字包含了無奈跟落寞。


「對啊…只有我們…」這裡的〝我們〞已經不再是九人了。


我轉頭看向她,搖了搖原本就緊握的雙手,讓允兒轉頭看我。


「妳還有我…允兒。」


我對她露出笑容,雖然心裡酸酸痛痛,但是這是我們要面對跟該面對的。


允兒怔怔的看著我,然後眼眶有點紅了。


「怎麼了…後悔嗎?」我低頭看著她,


其實我知道答案…


「不是後悔…只是要離開她們…不捨…」允兒笑了出來,笑容跟我一樣淺淺的,溫柔的。


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可避免的…


「我們都一樣啊…成員們我想她們也是,所以我們要好好的生活,

不要讓她們擔心,這才是最不會愧對她們的方式。」


說著我跟允兒都流下淚了,雖然笑著,但也痛著。


「最後的最後…我們是不是要喊喊隊呼…即使…只有兩個人。」


允兒拉著我的手,轉過身看著整個練習室。


「嗯…即使是兩個人…即使這會是最後一次。」我學著她一樣看著練習室,握緊她的手。


結果…短短的三句話…卻是我們喊得最心酸的一次,

現在…

以後…

永遠…


我們大家一起創造的回憶,又哭又笑的時光,是我們到死…都不會忘記的。


「我們…走吧,允兒。」我擦乾自己的淚,拉著允兒走出練習室……


………。


我們…還會是朋友嗎?


還會是嗎?


會吧?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