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站好了。」一聲溫潤的聲音響起在耳邊,金泰妍拉回神感受到來自背後的熱源,鄭秀妍的皮尺在自己腰間展開,繞過自己的腰際往後側脊骨交合,一陣麻癢竄上,金泰妍不禁縮了一下。 這樣的姿勢……就像是鄭秀妍從後頭抱住她一般。 還沒等這個念頭在金泰妍腦中想完,鄭秀妍圈緊了皮尺,下巴在金泰妍的肩側上,兩人的頰間幾乎只剩下一公分的距離,拿股親近,讓金泰妍僵硬的看著鄭秀妍,鏡中的她對自己笑了。 ==離島‧離人‧風箏 89==

「妳現在…是要分手的意思?」沉痛的吐出這句話…最不想吐露的…

 

泰妍看著她…笑了,誰都不知道,她此刻心理有多痛,她成功的引出鄭秀妍這句話,卻一點都雀躍不起來…

 

「我們…有開始過嗎?」

 

當她說完這句話,鄭秀妍眼中的不可置信還有受傷…她不是沒看到…

 

我愛妳…我愛妳…我永遠都…愛妳啊…

 

但是也因為這樣…我們…分手好嗎?

 

「是啊…呵呵…是啊,原來…我們從來沒有開始過。」秀妍掉下眼淚…沒有設防的…不,她對金泰妍,從沒設防過,所以才會這麼痛…

 

曾經她們是很好的夥伴,一起上課、練習,出去玩,純粹到甚麼都不用想…

 

曾經金泰妍想要推開她,兩人發現了這弔詭的情感,一個退、一個不動…她不怕…只是接受金泰妍螢光幕前的冷漠…

 

曾經她跟金泰妍顫抖得…擁吻著,在深夜的宿舍裏…誰都沒說為了甚麼,但那甜蜜的感覺卻多到滿出來。

 

那些曾經…全都被她ㄧ句話給抹滅了…

 

我們…有開始過嗎?

 

「金泰妍…妳就守著妳那該死的事業心…那該死的顧慮…」

秀妍的眼淚停也停不下來,逞強似的抹了抹臉頰,吐出了她從沒對金泰妍吐出過的重話…

 

她從沒有討厭過金泰妍的事業心,她知道那是撐住大家重要支柱…

 

她從沒討厭過金泰妍的顧慮,雖然很多時候因為這無力,但她只是乖乖的站在她身後…尊重她…

 

從沒像現在…這麼討厭過。

 

衝出房間,西卡快步走進自己的房間,也不管驚愕的秀英,拉起她就往房外甩,關起房門…

 

夠了…真得夠了…

 

「怎麼回事…?」秀英愣愣的看著門板,臉色從一開始的驚訝,慢慢的凝重起來,她知道站在她後面的人…是一切的罪魁禍首。

 

「妳這次…說了甚麼?」秀英瞇緊眼,轉過身瞪著金泰妍。

 

「…幫我好好安慰她。」泰妍靠在門邊,不敢看秀英的眼神。

 

「憑甚麼!金泰妍妳知不知道,妳的猶疑不定幾乎讓西卡她…!」秀英沒有說完她想說的話…

 

「我知道…真的!」泰妍抬起眼,眼眶泛紅的朝她低吼,身子顫動著,出來的語氣卻是那麼的堅定…跟痛苦。

 

「所以我才要妳好好安慰她,算我…拜託妳了…」

 

秀英無奈的看著她,成員裏面誰都知道,誰可以讓西卡露出真正的歡喜、真正的悲痛…從來都是那一個人。

 

 

 

 

「我們回來了。」剛進家門的允兒跟侑利,看到秀英頹廢的站在自己房間門外躊躇。

 

「怎麼了?秀英姊姊?」允兒把外套遞給侑利,彎身把鞋子給脫了。

 

「允兒、侑利,妳們兩個回來剛好…」秀英為難的看著這兩個妹妹們,求救著。

 

在房內的西卡縮在牆角哭泣著,不是不知道會痛…但沒想到…真的痛的時候會這麼…

 

「我進來囉。」門被打開一點小縫縫,西卡把在身邊的東西拿起就想往門口砸…剛剛崔秀英就因為這樣吃了好多次的〝閉門羹〞。

 

「是我,我是允兒,姐姐,我可是門面,要砸可以不要砸我臉嗎?」手上的東西因為允兒的聲音而放下了,西卡沉默的讓允兒自己進房。

 

允兒看著縮在牆角的西卡,默默的蹲下來,讓自己與西卡可以更接近一點。

 

「還好嗎?」允兒問著。

 

西卡泛紅的眼睛從捲曲的身體抬了起來。

 

「很不好…」

 

允兒苦笑著,坐到她旁邊看著顫抖的西卡,拍了拍。

 

「上次我跟侑利吵架的時候,妳好像也這樣問過我…」

 

「既然知道,幹嘛要問我…我跟當初的妳一模一樣。」

 

允兒扯開嘴角…也是,在愛情裏面的傷害,沒有〝還好〞的。

 

「泰妍姐有她的顧慮…」允兒想要說些甚麼,卻沒想到這句話讓西卡反映那麼大。

 

「我受夠了那些討厭的顧慮、討厭的想法、討厭的退讓!

我有說我不敢面對嗎?我有說我怕嗎?我有說我後悔嗎?

為什麼總是她把事情決定好,再來毫不猶豫的告訴我,讓我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

 

西卡氣到跪了起來,朝著允兒吼著。

 

「我…總是那個被她拋下的東西,總是負擔…為什麼,我們兩個的感情在她心裏會是這麼大的負擔…知道這個真相的我好痛…」

 

西卡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哽咽著,允兒皺皺眉,把她抱進懷裏安撫。

 

「有時候…我好討厭她的聰明…好討厭…她的穩重…」西卡埋進的允兒的肩窩,放肆的哭泣著…

 

「我不是…永遠都有勇氣…久了…會累…會懼怕的…」這段感情,因為那些〝顧慮〞她跟金泰妍進進退退好多次…每次,好像總是她靜靜的看著金泰妍…牽起…放下…

 

站在門外的泰妍久久都沒有動作,只是把額頭靠向那扇門板…希望…裡面的哭泣聲可以早些停止。

 

「金泰妍…妳真的夠了…這樣做,到底有甚麼意義!」權侑利站在離她兩步的之處,握緊拳的低吼著。

 

當初那個站出來幫她和允兒解危的人…當初那個要自己坦然面對內心的人…現在…在做甚麼!!

 

那個知道她因為工作忙累,因為跟允兒的愛情而困頓,而在自己電台開心的為自己打氣,祝賀生日的姐姐…

 

那個在自己猶豫,而讓允兒負氣在大雨天衝出宿舍的時候,把傘塞給她…告訴自己一廂情願是痛苦,兩情相悅是幸福,得了回應別不懂珍惜的那股體貼良善…

 

「妳當初勸我跟允兒的架式,跑去哪裡了…」侑利見泰妍都沒有回應,氣的扳過她的身子。

 

「妳到底是有沒有聽我…」被強制轉過身的泰妍…讓侑利驚呆了。

 

「噓…小聲點…」泰妍扯開笑容,拍了拍侑利的肩膀往房間走去。

 

侑利握緊拳,聽著那扇門內的哭泣聲…還有剛剛泰妍的表情…

 

「兩個傻瓜…」

 

都哭了…還笑甚麼…

 

 

兩個人開始了僵持期,外表上面好像一樣的生活,私底下,成員們都知道…兩個人都在硬撐。

 

西卡在螢光幕前一就笑嘻嘻的,甚至…更愛笑了,看著螢光幕面前的她…每一個笑容,每一個動作,只是讓金太妍覺得快要窒息。

 

不是不高興她在笑,而是心疼…心疼她的強顏歡笑。

 

是不是自己總是那個讓她哭的人…又是不是…自己總是那個無法幫她擦淚的人。

 

「泰妍…泰妍!」被侑利的叫喚傻傻的拉回神,泰妍睜愣的看著對方。

 

「不…不好意思。」在節目上發呆是大忌,幸好侑利先一步喚醒她。

 

 


連續幾天的忙碌讓泰妍疲憊不堪,有新劇的OST,有好多位公開的行程要處理…但現在的她有些不懂…自己是為了甚麼。

 

疲累的回到宿舍,看著黑蕩蕩的屋內…她知道成員們多半都還在為各自的行程忙碌著,今天自己是第一個回到家的人…

 

「我回來了…」對著空氣,金泰妍蹲下身軀,讓寂寞埋沒自己…

 

「我好想妳…」

 

是不是一定要在沒有人的時候…

 

自己才可以鬆口自己的軟弱。

 

〝匡噹〞的一聲,門硬生生撞向金泰妍的屁股,痛到她叫著站起來。

 

「啊…是泰妍啊,不好意思。」sunny看向門內的泰妍,但門還是朝她碰了碰…

 

她蹲在這自己沒辦法進屋啊。

 

到了屋內把衣服換了下來,出了房間看到泰妍坐在餐桌上維持著剛剛的樣子…發呆。

 

嘆了口氣,sunny走到金泰妍面前,敲了敲桌面後看著她。

 

「要不要…喝一杯?」

 

拿了冰箱裡幾罐的啤酒,sunny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她聊著,她知道太妍跟西卡的事情,只是沒有允兒跟侑利那麼的〝參予〞。

 

「還好吧。」她沒用問句結尾,因為她知道金泰妍的答案從來都是那樣。

 

「很好,最近很忙碌是真的,個人活動、ost的策劃,好多好多,雖然辛苦,但卻很充實。」

 

喝了口啤酒,sunny看著金泰妍闡述著,沒有說話。

 

瞄了瞄桌上的空罐…兩罐…還早呢,sunny放下自己的又幫泰妍開了一罐,心裏暗自罵著。

 

真是個悶騷鬼…

 

 

 


「西卡姊姊!」熟悉的呼喚聲從後面傳來,西卡放慢了走進宿舍的腳步。

 

「允兒啊。」西卡扯開笑容,張開手搭上允兒的肩。

 

一高一矮的身高,允兒體貼得彎了彎腰。

 

兩人一起走進宿舍大門,兩台保姆車的經紀人哥哥確定門關上後才駛離。

 

「最近還好嗎?拍戲順利吧?」西卡按下電梯按鈕,見允兒點點頭又問著。

 

「聽說侑利最近也很忙呢,姐姐前陣子跑了趟國外回來後,大家好像都還沒時間好好的聚在一起呢…」

 

「嗯,她也在忙她的行程,很晚才回到宿舍…」允兒交代著,小心的看著西卡。

 

「前幾天…我跟權呆呆吵架了…」允兒見西卡的表情沒甚麼異樣,低下頭說著。

 

「喔…是嘛,我們家的小侑怎麼惹到小允了?」西卡見電梯還在樓上,扯了扯允兒的手。

 

「走…我們爬樓梯好不好?」

 

「爬樓梯!?」實在不像姐姐會提的邀約,讓允兒皺起眉。

 

西卡點點頭,拉著允兒走向樓梯,一階、兩階…一邊數著、一邊爬著。

 

允兒看著西卡在前方的背影,默默的讓西卡牽著手往上爬。

 

「我跟侑利…」吞了口口水,允兒繼續說:「是因為泰妍姐姐吵架的。」

 

才說完,西卡就緊了緊本來握著的手,隨即放開了。

 

「是嘛…金泰妍她怎麼了?」沒有回頭,西卡把手移向扶手,語氣變得有些低。

 

「…我跟她在房間聊天,我為姊姊妳打抱不平,泰妍姐姐每次都這樣,大家都不知道她在想甚麼,

總是自己一個人在煩,甚至一直把姊姊妳往外推,我賭她根本從來沒有把姊姊的愛放在眼裏…」

 

允兒看了看西卡的背影,見她沒有回應又繼續說。

 

「所以我就跟侑利大罵泰妍姊啊,說她膽小,說她懦弱,說她不知道愛是甚麼,還說她根本不愛姊姊妳…」

 

「允兒!」話還沒講完的允兒,就被對方硬生生後著,西卡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允兒,眉頭皺了起來,這是她這陣子從沒做出的表情…

 

允兒睜著眼睛,無辜的看著西卡姊姊。

 

「我說錯了嗎?西卡姐姐?」

 

「……」西卡沉沒了好久,拉起允兒的手又往樓上走,腳步卻放慢了。

 

「泰妍從來不膽小…是因為她想法遠、多慮;

她從不懦弱…是因為她就是想得多,所以總是做最保險的舉動;

她不是不知道愛是甚麼…因為她愛我、愛妳們;

她沒有不愛我…而是因為她覺得…愛我就是要珍惜我跟珍惜〝我們〞…」

 

她是對泰妍的舉動很受傷…是很難過,但她從不認為泰妍離開她,是因為她對自己的愛有少一點或是不夠…所以她才會總是選擇沉默…

 

然後再受傷…

 

「…權侑利也這樣說。」允兒停了幾秒才說出口,西卡驚訝的看著她。

 

「不是完全一樣,但是差不多了…」允兒笑了笑,又繼續說:「西卡姊姊跟侑利一樣,都知道泰妍姊姊愛誰,只有我狀況外。」

 

西卡挑著眉看著走在她兩階後的允兒,沒有回話…

 

她根本覺得…允兒都知道…只是在套她話罷了。

 

「允兒…妳想說甚麼?」西卡停下腳步,嚴肅的看著允兒。

 

允兒笑容更大了,搖搖頭,

 

「我們成員大家都希望幫到妳們的忙,卻苦無方法,侑利姊姊說的話,我本來是真的不相信…直到她對我說…」

 

「泰妍姊姊那天晚上哭了…笑著哭了。」

 

當允兒講出這句話時,西卡心緊緊的揪了起來,她知道金泰妍愛她…但是當聽到金泰妍哭了的時候…她還是不免驚訝。

 

「還有就是…姊姊,侑利在公司打探下聽到,泰妍姊姊已經好幾次被公司〝關切〞了,原本她也不大敢確定,直到sunny姊最近聽到她叔叔略為提到…」

 

「提到甚麼?」西卡冷冷的回著,手不禁握緊拳。

 

「泰妍姊離現在不到三個月前又被約談,這是不是談團體、不是談個人計劃…是談妳。」

 

公司不是盲目的把東西往團體裏面砸,要投多少心力、錢力…方案跟計劃,就不能有一絲絲的不確定…

 

當年團體還在爬坡困難時…公司關切過,那次金泰妍屹立不搖的撐下來,用成員的力量;這次…金泰妍依然撐下來…用自己。

 

「sunny說著事情不只發生一次,已經有好幾次的先例的,只是在泰妍姊那關都被攔了下來,不知道是從甚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持續多長…」

 

話都還沒說完,西卡就轉身往樓上跑,她痛恨自己穿高跟鞋、痛恨樓梯太長、痛恨住太高…

 

痛恨…金泰妍太過於…保護她。

 

 

允兒扯開嘴角笑了,輕聲喊:「西卡姊姊…生日快樂!」

 

邁開步伐緩緩的爬著,外套口袋的鈴聲卻響了,看了看來電顯示,笑得更為燦爛。

 

『怎麼樣?妳說了嗎?』還在片場的侑利從電話那頭關切著。

 

「嗯,比我們預想得早碰到西卡姊,先說了…」允兒一邊走著一邊說,今天聽到著消息,她就一直悶著,越早告訴對方越好。

 

『反應怎麼樣?西卡喜歡這個生日禮物嗎?』權侑利笑了,自己跟允兒雖然說得是卻有此事,還是加油添醋了一番…畢竟知道得有限嘛…

 

不過有起到作用就好…

 

「挺生氣的。」允兒想了想剛剛西卡姊姊奔跑上去前的表情,縮了縮肩膀。

 

『生氣!?為什麼?』不是應該要感動或是痛哭嗎?

 

「我哪知道,所以我要趕上去看啊,早點回來喔!」允兒加快腳步,把電話給掛了,完全不理權侑利在片場的驚愕。

 

允兒在西卡進門後不久也到了,她看到西卡矗立在門內,卻沒有脫鞋進去…

 

把視線轉進屋子裡,看到了sunny姊靠在椅背,看著泰妍趴在一堆啤酒罐的餐桌上面唱著歌…

 

歌聲沒有因為醉意而有不穩或失准…哭過的少許鼻音跟換氣聲…讓歌詞、歌曲襯托得更為悽涼…

 

날 모르나요
不懂嗎?


내가 여기 있는 이유는 그댄데
我在這裡的理由是因為你


눈이 시려와 말을 할 수 없네요
眼神變得冰冷 說不出話來


혼자서 바라만 볼뿐
只是獨自企盼著你


이렇게 가슴 끝이 아파도
就算痛徹心扉


이렇게 손끝이 떨려도
就算指尖發顫


그대 생각만 나지요
我還是只想著你

 


一步一步,西卡朝著泰妍走過去,眼眶裡面有著甚麼東西想要掉出來,卻被她硬生生逼回去…

 

 

미치게 보고 싶은 사람
你是我瘋狂想念的人


미치게 듣고 싶은 너의 한마디
發狂似的想聽見你說的一句話


영원히 간직할래요 사랑해 사랑해요
我將永遠珍惜你 我愛你 我愛你


가슴깊이 박힌 그리운 사람 그대
銘記心底思念的人啊


사랑해 사랑해요 그대는 어딨나요
我愛你 我愛你 你在哪裡?

 

「順圭啊……我…好累…好痛苦…」

 

泰妍把頭埋進手臂裏,聲音顫抖的不像是剛剛唱過歌,吸了一大口氣,又是一句:「我…快要不行了…真的好累…」

 

「好累,為什麼不說。」sunny看著站在泰妍伸後的西卡,問出口。

 

「我不夠聰明,肩膀不夠寬大…我沒有辦法…一邊說著愛她…一邊有能力抓著她不放…」

 

「我在這裡是因為她、因為妳們…因為是我們大家…沒有她、沒有我…沒有妳們任何一個…都不是原本的那個初衷…」

 

泰妍悶悶的說著,然後又吸了一大口氣,聲音跟著崩潰。

 

「但是…我好痛,好恨自己,是我說分開,卻好想她,好想好想,但是還是要分開,好在乎好在乎,所以要分開,很珍惜很珍惜,所以要分開…

 

「好愛好愛,所以要分開…想保護好她…所以要分開。」

 

只希望…她順利…彼此順利…大家順利…

 

所以…她很好…很好…一直催眠自己…很好啊…

 

「我甚麼時候說過要妳保護了!」身後的聲音響起,金泰妍就算再醉,也不會忘記這個聲音是誰的。

 

她不敢回頭…不知道對方聽到多少…不知道自己這次要花多大的力量才可以推開…所以她只是維持原本的姿勢。

 

「我沒要妳保護,打從愛上妳那一刻就沒有!」西卡瞇緊眼,眼淚跟著啪噠啪噠的滑落。

 

「妳碰到困難不說、覺得累不說、覺得痛不講…但是…愛我…可不可以勇敢的說出口…我…也是可以保護人的那個。」

 

看著金泰妍依舊趴在桌上,西卡終於受不了的大吼。

 

「妳到給我說句話阿!」

 

空氣中殘存著抽泣聲,大家都等著趴在桌上的人回應。

 

「…愛妳…」坐起身,泰妍低沉沙啞的吐出,酒醉後的嗓音…顯得更有磁性,西卡不知道是因為她的話顫抖…還是淒涼嗓音顫抖…

 

「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泰妍抽氣身變得明顯多了,眼淚同樣出現在她的臉上,

 

在場的人都沒有出聲,應該說…沒人敢出聲…

 

從來…沒有人看過完全放下任何故慮的泰妍…好柔弱…好嬌小…

 

好…無助。

 

「我愛妳…秀妍…說這句話就可以讓一切都不用煩了嗎?

我也不想要提分手,我也不想要悶著…我也不想要傷害妳…

為什麼,一定要逼我做出決定,…我…好累喔…我覺得…再不說出口…我快要瘋了…」

 

從來都是這樣…在她努力想著怎樣讓對方可以最好、如何保護大家的時候,總會看到西卡落寞的眼神…那個時候,她就好痛恨自己,只能有這樣的選擇…

 

每次推開她…不是只有西卡痛…每次拒絕她…不是只有西卡想哭!

 

她也快要崩潰了…她好想找找誰出去…誰可以告訴她?

 

愛上鄭秀妍…到底哪裡這麼大錯特錯了!?

 

她…好想她…傷害了她…還是好想她…

 

講了那麼多絕情的話…還是好愛她…

 

聽到她說愛上她…還是好窩心…

 

泰妍紅著眼眶,看著在她身後的西卡,脆弱的伸出那隻手…

 

「妳真是…傻透了!」西卡握住,把泰妍得頭驢往懷裏塞,抱得緊緊的…

 

 

 


泰妍跟小太陽的房間,大家貼心的讓給兩個需要〝調解〞的人,泰妍昏沉沉的,眼淚像是斷了線,一旦脫落就再也停不住。

 

「該哭得是我耶,我被妳拋下的…」西卡看著躺在她對側的泰妍,埋怨的說。

 

「我沒有要拋下妳…」從沒想過…

 

「但也沒有要擁有我不是嗎?」西卡不確定的往她那裏靠,她還是會怕…被推開。

 

兩人的距離一下子拉得很近,泰妍沉默了一會,才張手把她納近懷裏…

 

彼此體溫貼近的那一刻,兩人不禁都嘆了口氣…

 

「妳不是…屬於我的…妳愛我,但妳還是妳。」泰妍吐著殘破不全得句子…鄭秀妍…不會因為她愛她…而不是鄭秀妍…她不要她失去自我。

 

這也是金泰妍最害怕的…愛她變得不像她…

 

西卡略略抬起頭,看著疲累閉眼的泰妍,開口說…

 

她或許懂…泰妍的害怕…所以才會一直保持沉默…一直選擇接受。

 

「那…妳屬於我…好不好?」西卡的話讓泰妍抬眼…怎麼屬於?

 

「妳屬於我…所以我保護妳。」西卡趴在泰妍的胸前,笑了。

 

泰妍沒有回應著,只是摸著她的髮…看著她…鄭秀妍…

 

「秀妍…」傾身吻上她,泰妍張口吮含…轉深。

 

「唔…」在她懷抱得人兒低噥了聲,攀住她的肩膀回吻著,屬於對方的味道…屬於對方的溫度…讓人好沉醉…

 

泰妍翻過身,啃咬著鄭秀妍的脖子,光滑白皙的皮膚讓她愛不釋手。

 

「我本來就屬於妳…沒有甚麼好不好…」

 

如果能真的屬於妳,變成一部分…那就輕鬆了…也不用煩惱那麼多。

 

從練習生開始…好早好早,金泰妍就看著鄭秀妍、愛著她,

 

所以…愛她,早就是一部分…珍惜她也是,顧慮鄭秀妍的金泰妍…已經不知不覺得變成屬於她的一部分…

 

「…今天我生日…」聽到這些話,金泰妍起身,看著對方。

 

「…生日快樂,秀妍要甚麼生日禮物?」泰妍苦澀的笑了…她知道…這也是她敢大膽放鬆自己得理由之一。

 

「我希望…不要錯過金泰妍。」緩緩的說出口,睜愣了泰妍。

 

看著她,西卡掛上微笑。

 

「鄭秀妍很早很早以前就喜歡她了…不要讓她錯過她…不要讓她變得不像自己…沒有金泰妍的她…就不是她了。」

 

「我也可以保護妳…而不是在妳身後…我們一起並肩,力量…會比妳ㄧ個人強,累了…可以互相支撐。」

 

鄭秀妍她知道…金泰妍對於自己的保護…對於大家的在乎…

 

但是…她也同樣想保護金泰妍…也同樣在乎大家…

 

「公司那邊…」泰妍低嗓的問著。

 

「我們有成員。」不管是瞞事情,或是要公開,她相信,成員都會幫忙的。

 

「家人…」這也是金泰妍最顧慮的。

 

家人…

 

成員看著、經歷著,可以體諒與包容…

 

那家人呢…不管是她的、還是她的。

 

「…我有妳、妳有我啊。」抱緊金泰妍,閉上眼睛用力得吸了口屬於她好聞的味道。

 

「妳太過度保護我了…只要妳在我身邊…我也可以保護妳,妳只想著自己要怎麼做,卻不想想…我們可以怎麼做?」

 

靠在鄭秀妍的肩膀上,泰妍覺得緩慢的把手環上她的腰際,慢慢的把身體放鬆…在放鬆…

 

「妳也…太過度保護我了…」好久…金泰妍才挫敗的吐出口…

 

西卡挑挑眉看著她…「妳不也是?」

 

「…我好像總是會被妳勸動,之前的煩惱…都好蠢…」

 

西卡聽到泰妍的話語笑了,鑽進泰妍的懷抱好好的躺好。

 

「妳捨不得我難過太久。」從來都是這樣,每次的拒絕、猶豫,在自己轉身掉淚的時候…那個在後面躊躇擔心,目光離不開自己的她…

 

泰妍看著終於沒有任何芥蒂的笑容,鬆了口氣…

 

「妳自信的笑容…美多了。」這是這陣子,西卡沒出現過的。

 

「還敢說呢!」西卡抬起頭,輕咬著泰妍的唇,像孩子一樣的拉扯著。

 

「別鬧…明天還要上通告…」看著在她嘴上〝肆意胡鬧〞的頑皮鬼,金泰妍把棉被拉了起來,兩個人瞬間都滾進棉被裏。

 

「呀…金泰妍!妳摸哪啊!」

 

「叫妳別鬧了,是妳自己不聽。」回話那方一點架式都沒有,埋著頭〝努力〞著。

 

「不是說明天還有通告!!」天啊…剛剛頑皮的人已經覺得不大妙了…她進攻的地方…

 

「但是…我好想妳~妳的味道…妳的人…妳的身體…妳的…」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摀住嘴。

 

「金泰妍妳酒還沒醒啊!」聲音太大聲…會被聽到…

 

「是還沒…秀妍,我頭暈暈,幫我摸摸~」抓住對方的手,金太妍胡亂的…

 

「妳讓我摸哪裡啊!」

 

「秀妍…噓~我害羞…」

 

妳ㄧ句我一句,剛剛嚴肅的話題好像不存再在這兩人身上,房外個著門偷聽的成員們,沒有一個了解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和好了?」好不容易回到家的侑利,連衣服都還沒換就很認真的轉播。

 

「這麼快!?西卡姐姐太好哄了吧?」允兒不甘心的扯著,不是應該要多吵一下嗎?

 

侑利無奈的看著房門,開始擔心以後不能得罪林允兒,不然…她不像西卡那樣容易原諒對方…

 

「這樣不好嗎?允兒如果我也因為環境要求而被迫選擇…」話還沒說完,就被林允兒截話。

 

「權侑利妳敢這樣做,我會討厭死妳!」允兒對她吐吐舌頭,轉頭回房間。

 

侑利呆呆的坐在地板上,看著泰妍跟西卡的那扇門…

 

「也差太多了…」

 

這樣互相過度保護對方…真好…。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