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那忙碌的節奏跟韓國沒有太大得差別,金泰妍拉開布簾,手上裹著後後的紗布,表情頗為無奈。

 

    「還好嗎?」

 

    抬頭一看是Jessica的經紀人姐姐問她狀況,泰妍有些禮貌尷尬的點點頭。

 

    「嗯,醫生說只是扭到,沒有大礙。」泰妍淡笑,心理卻高興不大起來。

 

    「真的很抱歉,要不是因為我們家Jessica…真的很抱歉!」經紀人姐姐對泰妍連連彎腰,弄的泰妍都不好意思了。

 

    「Jessica小姐她還好吧?」不問問對方的情況好像也怪怪的,金泰妍表達一下關心。

 

    「嗯…還沒有醒來。」

 

    「還沒醒嗎?撞到頭了?」金泰妍皺起眉,她記得她壓在她身上應該是沒有其他地方撞到的啊…

 

    「啊…不。」經紀人尷尬的搔搔頭,赫然的說:「她是睡著了,醫生說不是昏倒,只是睡著了…」

 

    「睡著了!?」泰妍張開嘴,表情有些呆愣,下意識脫口出:「她是幾天沒有睡覺啊?」

 

    「她在英國的五天時間幾乎都沒有睡覺時間,畫報的拍攝份量很大,需要把一整季的都給拍完,春、夏裝加一加就有二十幾套有,大冷天的拍攝,加上專輯宣傳也要出席大小聚會、粉絲見面會,所以…除了昨天在飛機上還有飯店短暫的睡眠,她的睡眠嚴重不足。」

 

    經紀人像是找到傾訴的人,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泰妍當然也懂,自己也有過那種體驗,宣傳加上代言大大小小的行程,的確會讓人沒有時間睡覺…

 

    「總之…給妳帶來困擾真的非常抱歉,我想西卡她醒來一定也會很難過,她說過她很希望能有機會跟妳合作…」

 

    經紀人說的話讓泰妍有些想笑,如果她真的希望跟自己合作,那也真是太過遲鈍了吧,說的誇張一點,Jessica已經是金泰妍公然表示不想靠近最明顯的人物了,從出道到現在,金泰妍從來都是謙和有禮,唯獨對Jessica有著沒有好印象的〝沒感覺〞,難道她經紀人到現在都沒有看出來嗎?

 

    「她很喜歡妳的歌聲呢?」在泰妍準備轉身離開時,Jessica的經紀人又開口。

 

    「蛤?我的歌聲?」金泰妍偏頭,是剛剛演唱會表演嗎?

 

    經紀人點頭,看著她:「Jessica這次之所以會這樣堅持表演,也是妳的關係。」

 

    「關我甚麼事情?」金泰妍有些驚訝,自己可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好不好!

 

    「妳的歌聲讓她燃起了鬥志,她已經翹掉了跟妳合作的舞台機會,不想要再翹掉有機會跟妳同台比較的機會…」經紀人對她露出和善的笑容:「妳跟西卡是同期出道的藝人,她當然會對妳好奇,只是之前一直沒有時間跟機會接觸呢!」

 

    Jessica經紀人的話一直繚繞在泰妍的腦中,她坐在醫院走廊的座椅上,一邊思考…

 

    所以她之前不認識自己,還有那些沒有禮貌的行為,都不是耍大牌?她是真的很想跟自己合作?

 

    「合作舞台的事情,我也…感到很可惜。」

 

    所以那句話…也是真心的?

 

    「泰妍妳在這裡啊!」抬眼看到她自己的經紀人走到她身邊,金泰妍對她露出放心的笑容。

 

    「我幫妳把手續辦好了…」看了看泰妍的手,經紀人皺起眉接著問:「妳手這樣真的沒問題吧?真是夠衰…我看妳回國的那個行程應該是要推掉了…」

 

    金泰妍的臉色有些黯然,想到這件事上的確惋惜,她要經紀人打電話先跟首爾那邊的人連絡,看那邊的行程可不可以作調整…

 

    「唉…我會去問問看,醫院方面還是希望妳再在這邊觀察一陣子在回飯店,妳要不要申請個病房還是甚麼的?坐在這邊好嗎?」畢竟泰妍的名氣不容小覷,現在醫院外面不是Jessica就是她的粉絲,幾乎都把醫院當做放送電台了…

 

    泰妍對她經紀人露出苦笑,想到甚麼才開口:「我去看看Jessica小姐好了,反正她住單人房,順便在那待一會。」

 

    「妳確定嗎?」經紀人皺起眉,她已經對那個Jessica沒有甚麼好印象了,推掉合作舞台是一回事,走錯房也可以沒關係,甚至公然跟泰妍槓起來也不打緊,但是讓泰妍受傷…

 

    「好了啦,妳先打電話去確認一下吧,妳知道結果在去那裏找我吧。」金泰妍對她擺手,按了電梯往Jessica的病房去。

 

 

 

 

    泰妍敲了門,探了探身走進Jessica的房間,看到除了Jessica,病房內還有經紀人跟兩個女生,那兩個女生好像就是那天一起到房間把Jessica戴走的女生吧。

 

    「不好意思,因為外面都是歌迷…我暫時可以…」泰妍有些後悔剛剛自己怎麼會突發奇想要來這邊待著,可能是骨子裡節省的心態作祟,想說Jessica住的是高級病房,就別浪費了…

 

    可是她沒想到人會那麼多…挺尷尬的。

 

    「啊…是泰妍小姐啊,請進。」Jessica的經紀人看到泰妍,趕緊請她進來。

 

    「Jessica小姐還沒有醒嗎?」泰妍走到病床邊,看著那個吊著點滴的女生,臉色還是很蒼白。

 

    經紀人點點頭,搬了張陪伴椅要泰妍先坐著休息。

 

    「妳手還好吧?」秀晶看著泰妍手上包的有些厚實的繃帶,有些關心的問著。

 

    怎麼說…也是因為姊姊才會這樣的…

 

    泰妍啊~~了一聲,看了看手上的繃帶,才轉過頭對著秀晶淡笑:「沒甚麼,小扭傷…」看著那個戴著鴨舌帽盯著自己看的小女生,還有站在旁邊的…

 

    「妳是…林允兒吧?」泰妍的目光被後面那個坐在沙發上穿著高領毛衣的女生給吸引過去,低呼道。

 

    允兒有些驚訝的點點頭,自己已經算是素顏,加上又戴著眼鏡,她以為不會受注意的。

 

    金泰妍有些興奮,看著允兒突然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我母親跟妹妹非常的喜歡允兒小姐最近主演的電視劇!我也有跟著看幾集,真的很吸引人!」

 

    「呃…謝謝…」允兒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非常有禮貌的笑了。

 

    林允兒雖是廣告模特兒起家,但是進入SM棋下後,公司在評估後發掘了林允兒演藝的才能,近幾年接演的幾部電視劇都有不錯的收視率,雖然不到大紅大紫卻還是非常有人氣的,幾年的累積下,現在幾乎大街小巷的人都認識她,只是她不知道像金泰研這樣忙碌的歌星,竟然會在家裡陪家人看電視劇…

 

    金泰妍又問了允兒關於那部電視劇的幾個問題,像是之後發展、主角的遭遇之類…讓允兒有些招架不住。

 

    「好吵…」躺在床上的人兒發出微弱的聲音,讓交談的幾個人都轉過去看著她。

 

    Jessica睜開眼睛,看到白花花的天花板,還有那藥水位,腦袋雖然還沒有很清楚卻大概也知道狀況了。

 

    其實她從舞台走下來時還是有一點意識的,印象中金泰妍好像在前面叫她,然後…

 

    Jessica轉過頭,看著那個昏倒前最後有印象的人,還有房內的幾個人。

 

    「秀…西卡姐姐,妳醒啦?」允兒走到Jessica面前,關心的問著。

 

    Jessica點點頭,有些疑惑的看著金泰妍。為什麼…她也會在醫院?

 

    金太妍也了解她疑問的眼神,有些無奈的把手上的〝傷勢〞晾出來:「外面都是歌迷,我等等下我的經紀人來了就走。」

 

    「妳受傷了?」Jessica看著那裹著繃帶的手,眉頭竟然皺了起來:「妳幹嘛接住我啊?」

 

    說者無心,聽者金泰妍則想要吼人的衝動,握緊另一隻眉有受傷的手瞇緊眼看著Jessica。

 

    「我哪知道妳會昏倒,就剛好伸手去接…」

 

    「妳沒有問我有沒有事,我也不會放鬆心情…」

 

    「………」金太妍皺緊眉,看著那個在病床上蒼白卻不肯屈服的Jessica,突然覺得自己內心裡一絲絲覺得誤會她兒愧疚的心情都沒有了。

 

    秀晶看著自己的姊姊還有金泰妍,也覺得自己姊姊好像說的太過分了…人家要不是為了她,手也不會受傷啊。

 

    正想要開口勸勸姊姊,允兒就走到她面前拉住她的手。

 

    「我們出去買個飲料吧,西卡姐姐才剛醒,口一定很渴,泰妍姐也算是客人,總得買個飲料招待一下…」

 

    「等等…病房的冰箱裡面有…」鄭秀晶還沒說完,就被允兒連脫帶拉的扯出病房。

 

    「允兒姊姊!妳幹嘛啦?」秀晶雖然抱怨,還是跟著允兒走向超商。

 

    「讓她們獨處一下吧,畢竟她們兩個氣氛挺敏感的,我們也不太好介入,趁這機會好好交流一下也不錯,而且…」允兒瞄了瞄秀晶一眼:「金泰妍前輩她知道我,哪天她心血來朝也查查妳,秀妍姐的身分很有可能曝光。」

 

    「對喔!差點忘了我跟姊姊在外面還不能公開是姊妹關係!」家世這種東西真麻煩。

 

    允兒點點頭,笑著摟住鄭秀晶往超商走,病房那空間就留給那兩個爭鋒相對的姊姊們吧。

 

 

 

 

    房內的金泰妍走到沙發上面坐下,專心的擺弄著手機,不想要在跟Jessica講話了,要不是礙於出去會過於麻煩,她恨不得趕快離開這個病房。

 

    「謝謝…」

 

    一聲道謝,金泰妍還以為她聽錯了,抬起頭看著那個側躺看著她的Jessica。

 

    「妳是在對我說嗎?」泰妍有些可愛的用食指指了指自己。

 

    「不然呢?這裡不就妳一個人嗎?」Jessica笑出聲,覺得對方呆愣的樣子蠻好看的。

 

    「幹嘛突然謝我?」泰妍被她那單純的笑容弄的有些羞澀,雖然面色蒼白,但是Jessica那樣毫無芥蒂的笑容真的非常美麗。

 

    「妳接住我,讓我不致於摔的腦震盪,還有妳的關心…這些都謝謝妳。」Jessica本來就是個直來直爽的人,想到甚麼說甚麼,也不管對方上一秒還跟她憋氣。

 

    「妳…妳剛剛不是說是我自己去接住我的嗎?」金泰妍被她弄得有些反應不過來,這人…是雙面人嗎?

 

    Jessica只是同樣的睜圓著眼,回到:「我那樣說是說我不會道歉,因為是妳自己要接住我的啊,還有…」Jessica皮皮的笑了:「誰叫妳不接受我的道歉,公然挑釁我!不關我的事喔!」

 

    金泰妍挑起眉,對她這樣記仇的俏皮樣頗為無言…但是又不知道要回甚麼。

 

    「但還是要謝謝妳,沒有妳接住,我現在應該就不會這麼舒服的躺在這裡了。」該說得說,該謝的還是要謝,這就是Jessica。

 

    她知道金泰妍大可以不用管她是不是身體不適,微微的挪開身子,其實她不會跟自己一同摔下來的,但是金泰妍還是選擇接住她…

 

    金泰妍有些無奈的搔搔頭,她不喜歡耍大牌囂張的人,但是Jessica既不耍大牌也不囂張,一下子讓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她。

 

    「金泰妍!妳幾歲啊?」Jessica可能是因為睡了一覺精神飽滿,開始有心情跟她聊天。

 

    「…24。」金泰妍乖乖的回答。

 

    「我也24呢!」Jessica笑著回她。

 

    那又怎麼樣?金泰妍等她說下去。

 

    「那妳幾月生?」

 

    「…3月。」

 

    Jessica點點頭,緩緩的說:「那妳比我大一個月啊。」

 

    金泰妍沒想要多問,點點頭看著她。

 

    「那…妳以後要我怎樣稱呼妳好?」Jessica問著,表情天真的咧。

 

    「以後?」金太妍有扶額的衝動,現在就很不對盤了,還以後…

 

    「對啊,我們總會遇到的吧!我們都是歌手,總有像這次有合作的時候。」Jessica盯著金泰妍,「雖然不知道,妳樂不樂意見到我就是了。」

 

    金泰妍有些驚訝,難到她…

 

    「我知道妳不喜歡我,覺得我莽撞、又不懂禮貌、愛逞強,耍大牌…」Jessica努力的數著外界對她的評價有哪些,看著金泰妍露出歉然的笑:「還有要補充的嗎?」

 

    泰妍搖搖頭,突然有些心疼這個女孩,疲憊的身子努力完成自己的工作,卻還是得到那些評論…她完全沒有問她,就可以知道這麼多〝記號〞,可見…這絕對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自己因為是音樂人,公司也不是注重全方為的宣傳她,所以她的方向一直很單純,從出道到現在幾乎都是以唱歌為主,廣告跟代言也不佔多數,名氣跟粉絲都頗為單純…不曾去想過那樣全方為的生活。

 

    回想著這幾天,從Jessica還沒來時的流言蜚語,還有來了以後得種種,大家對於Jessica的評價,總是很極端,也非常的嚴苛。

 

    「如果之前有冒犯到妳,或是讓妳覺得不舒服的…妳要不要直接先告訴我,我不想要讓妳誤會…」Jessica看著站在那發呆的金泰妍,直接了當的釋出善意。

 

    「為什麼?」金泰妍看著Jessica反應不過來,又補充:「我是說…就算我真的誤會,妳應該也不會在意吧…」

 

    「我在意啊?」

 

    「為什麼?」

 

    Jessica稍稍坐起,背靠著枕頭思考著:「妳突然要問我為什麼…」

 

    金泰妍不自覺得走到她身邊,幫她把枕頭調好,拉過一張椅子在病床邊坐好等她回答。

 

    「可能因為我們年齡相仿吧,加上又都是歌手…妳的歌聲也很好聽,又很有實力…我走錯房間妳雖然生氣卻也沒有對我大吼…」

 

    眼看對方越扯越遠,泰妍清清嗓子示意Jessica說重點。

 

    「我不討厭妳!」說的又急又快,結論讓金泰妍看著她傻了幾秒才笑開。

 

    「哈哈哈哈,不討厭?」金泰妍抱著肚子低笑,彎著腰頭都快要埋進膝蓋裡了,讓Jessica皺起眉。

 

    「妳笑甚麼啦!」

 

    金泰妍直起腰,調整了呼吸看著Jessica,因為不討厭,所以也不想要對方討厭嗎?

 

    「隨便妳要怎麼叫我,反正…我也才大妳ㄧ個月。」

 

    Jessica看著金泰妍嘴邊那好看的弧度,心裏也放鬆了…看來對方沒有在討厭自己了…

 

    「那…泰妍…?」試探性的叫了聲,見金泰妍聳肩聊表不介意,Jessica就更自在的叫著。

 

    「泰妍,妳手還好吧?看起來好像蠻嚴重的。」

 

    提到傷勢,金泰妍的表情有些勉強,看了看繃帶正要開口,就聽到後方有人開門的聲音。

 

    「泰妍,醫生說妳可以回飯店了,車子等等就會來接妳了。」泰妍的經紀人走了進來,見泰妍點頭拿起外套,又走到她耳邊低聲說…

 

    「首爾那邊的行程被取消了,對方說妳的手受傷…沒有辦法完成,所以就…抱歉啊,我已經盡力挽救了。」經紀人說完還不忘往Jessica的方向看去,表情哀怨的讓Jessica也覺得有些…

 

    「好了,沒事…反正我本來就擔心沒辦法好好勝任,這樣剛好。」金泰妍聽了短暫的沉默,又很快的調整好心情,趕緊把外套拿起,拉著經紀人就往外面走。

 

    「泰妍!」Jessica坐在病床上喊著,她大概知道…金泰妍可能因為這次的受傷而失去了什麼…

 

    「如果讓妳造成麻煩的話,我很…」

 

    「不用道歉了,本來就是我要接住妳的,這點傷一下就好了。」金泰妍沒有轉過身,淡淡的說著,語氣沒有一絲怒意或火氣。

 

    「……妳多保重。」Jessica一瞬間也不知道要回什麼,只覺得或許自己這次真的給對方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金泰妍走出病房,沒有多餘的留意跟心思,她現在的心情也談不上好或不好,被退的那個通告,一直都是她很認真、很重視的一個…

 

    「妳也是。」淡淡的一句話,結束了兩人短暫的交流,過了今天…回到了韓國,倆人是不是又回到了互不相干的關係?

 

    沒人知道。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