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拿起手機往角落走去,金泰妍則重新回到包廂,看到鐘鉉疑惑的看著她。

 

    「妳們去好久,發生甚麼事了?」

 

    「等會可能得麻煩你自己先回去,我跟西卡…要去別的地方,電視台那邊我們晚點會去解釋,麻煩你先幫我們擋一擋。」泰妍有所保留的說著。

 

    「跟Jessica前輩?這兩天不是都要一起行動嗎?你們去工作?」

 

    「不…是私事,抱歉我不方便多講,但是我跟西卡都勢必得離開一下。」

 

    鐘鉉看著泰妍,突然沒有接話了,這讓她很疑惑,她本來還在想要說甚麼藉口好,他不問嗎?

 

    「泰妍姐,妳對Jessica前輩好不一樣。」突然把話題轉到這上面讓泰妍回不過神。

 

    「哪裡不一樣?」

 

    「妳以前,不會讓任何工作上的人或事參與妳的〝私事〞。」鐘鉉看著泰妍,又說:「妳一定很喜歡Jessica前輩的存在吧。」

 

    「……」

 

看著金泰妍沒有說話的樣子,鐘鉉笑了:「這是我一大早見到妳們就發覺得,一開始我還蠻擔心的,因為我不希望泰妍姐交到不好的朋友,但是才相處半天,我大概有些瞭解為什麼泰妍姐會喜歡Jessica前輩了。」

 

    他不是沒看過泰妍在其他工作上的樣子,專注認真,卻常常會讓自己過於嚴肅,可是Jessica卻總是可以把兩人的認真專注用在愉悅的討論上,明明是在工作,他卻覺得是種享受。

 

    「泰妍姐妳終於有一點像人了。」鐘鉉感嘆的說著。

 

    「什麼話啊…我一直都是啊。」泰妍低低的反擊。

 

    「以前是理智過人、完美過人,讓人有距離感的,現在是…溫暖的、普通的金泰妍!」

 

 

 

 

    鐘鉉的話一直在泰妍心裏迴盪。

 

Jessica聯絡好人進來拉著她火速離開到門口,坐在不知道Jessica如何在短時間之內開來的轎車,看著對方專注的開著車,一邊說著。

 

    「夏妍住的那家醫院允兒有認識的人在裏面,等會到那裏填資料妳不用擔心,對於這次事情的保密對方會幫我們做好…我們只要想如何喬裝進去醫院不被發現就好。」Jessica開著車子,在停紅燈的時候把做得紙袋丟給金泰妍。

 

    「這裡面有外套、鴨舌帽跟粗框眼鏡,妳快點帶一帶…」Jessica把駕駛前的盒子打開,拿出墨鏡帶起來,綠燈亮起,繼續開著車往醫院方向行駛。

 

    「…我是單親家庭。」泰妍突然的開口讓Jessica愣了一下,才回過神繼續開車。

 

    「嗯。」

 

    「我們的爸爸,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生重病,媽媽獨立養我們還有父親的醫藥費其實很吃力,卻從來不想讓我們發覺,她兼了很多差,不停得努力,只是想要我們的童年可以不要有任何現實的煩惱。」

 

    泰妍從沒跟人說過,有些不知道從何講起,只能依照她的邏輯跟速度,一點一點的慢慢講,故事很長,長到到了醫院看到夏妍都還沒講完。

 

    夏妍的傷不是很嚴重,但是怕有腦震盪所以需要留院觀察一天,在等待一些例行檢查時泰妍也斷斷續續的說著。

 

    金母這樣的想法讓泰妍童年的那段時間是無慮的,直到金泰妍國中後,金母因為過度勞累而倒下才變質,那一病病了好久,把金家的房子、還有所有積蓄幾乎都消耗殆盡,也讓金母不能在有健康、行動自如的身體。

 

    所以在國中二年級那年,父親過世了…泰妍下了決定她要撐下這個家,家裡除了金母就只剩下她了。

 

    她開始到處打工,學業只要能保持低空飛過的水準,其餘的時間她都得賺錢,還小的她,其實沒甚麼地方肯讓她工作,加上她又是一個女生,根本做不起苦力,所以最後除了一些超市的打工外,她晚上會在小酒吧裏面當服務員,那種應徵制度通常都比較鬆散,差個幾歲也不會在意。

 

    也是因為這樣,她才會近到演藝圈,那時候酒吧裏面有時會有樂團演唱,泰妍從小就喜歡唱歌,在國小跟國中其實都有得過獎,學校的音樂老師很喜歡泰妍,所以也把她介紹給知名的音樂友人,雖然時間不長,但是讓泰妍在唱歌這塊一直都有著不一樣的自信。

 

    也因為這項專長,泰妍要求可不可以讓她在下班的時候可以在酒吧兼唱賺外快,泰妍的聲音渾厚有力,技巧也很不錯,所以客人都很愛,酒吧自然接受這項提議,後面在一次演唱後,泰妍被經紀公司相中。

 

    簡單的討論合約,加上一些協商,泰妍同意進入經紀公司當秘密練習生,其餘時間還是保持打工跟學業,她打算賭賭看,如果可以順利出道,薪水也會比打工賺外快來得穩定,所以她咬緊牙根,這樣撐下來。

 

    沒想到出道後,反響跟形象都不錯,經紀公司覺得有本錢可以發展她,所以也對她投入心力,泰妍知道這機會難得,所以謹慎的走每一步,為得…就是可以順利走下去…可以照顧媽媽跟妹妹。

 

    「但是在這圈子待越久…我就越來越不像我,我不能太常待在家,只怕媒體跟ANTI會去騷擾我家人,我不能在家裡碰到困難時第一時間出現,只因為我有數不盡的通告需要我去跑。久了…我開始沒有心力去顧媽媽跟妹妹…就在那時候…」

 

    深夜…在病房裏,泰妍跟Jessica坐在旁邊的椅子,夏妍已經因為藥效熟睡,泰妍的聲音壓的很低,有些不穩。

 

    「在我忙碌演藝工作的的四年,我媽媽得了憂鬱症。」泰妍環緊自己的雙臂,閉著眼睛說著:「那段時間我很少回家,所以沒發覺,一直到我媽媽精神上有很大的崩潰…妹妹被嚇的打電話給我,我才發現…」

 

    「泰妍…」Jessica把手附上她的,無聲安慰。

 

    「我覺得自己完全沒了方向,除了喜歡唱歌以外,我是為了家人進來這個圈子,但是卻因為這個圈子而讓我家人有了壓力,那陣子我真的很痛苦,我開始跟經紀人商量除了跟音樂相關的節目通告外,其餘一切都幫我推掉,我花了我能花的所有時間陪在媽媽跟妹妹身邊,只希望她可以好起來。」

 

    「上次看到阿姨,阿姨一切都很好,會笑也很和善。」

 

    泰妍點點頭,「好一陣子,我媽媽才從藥物控制跟定期的心理治療擺脫了憂鬱,但是還是怕有不穩或是復發的時候…我跟夏妍一直都不希望她太操心。」

 

    「所以…今天夏妍才會打電話給妳對嗎?」

 

    「嗯,她只跟媽媽說臨時要去同學家住…」泰妍淡淡的笑著,夏妍雖然還小,卻因為這樣的環境下非常獨立…獨立到讓她心疼。

 

    「有時候會想,夏妍心裏會不會恨我,我在她這年紀時還是無慮的孩子,她卻得忍受姐姐是明星跟生活的大小煩事…她沒說,我卻還是很在意…」

 

    Jessica看了泰妍好一會,才把目光放在夏妍身上,一隻手卻牽起泰妍的手,用力握在手中。

 

    「我說過,我也有一個妹妹,我妹妹剛出生的時候,我不大喜歡她,雖然小小得很可愛,玩起來很有趣,但是她ㄧ哭爸爸跟媽媽就會圍到她身邊,讓我覺得沒人注意我,所以我常會欺負她,搶她奶瓶、偷偷捏她,或是要她別黏著我、嫌她麻煩…

 

我一直都認為我妹妹很討厭我,直到有一次,我在學校被高年級的學姐欺負,當我躲在牆邊哭的時候,我妹妹出現在我面前…那時她的身子小小的,低著嘴也掉著眼淚,我問她幹嘛哭,她只是回我

 

〝因為姐姐痛,所以小水晶也好痛…姐姐哭,小水晶也想哭〞

 

開始我漸漸懂了,不管我再怎麼欺負她,她還是我妹妹,她是除了爸爸媽媽外,無條件站在我這一邊的人,爸爸媽媽的愛分給她,我卻也得到她的愛…」

 

    Jessica講了好大一段,停下來看看安靜的泰妍,才又繼續開口:「我那樣對我妹妹,她都還是愛著我,妳為阿姨還有她打拼,夏妍怎麼可能對妳有埋怨,她愛妳…珍惜妳。」

 

    泰妍看著病床上的夏妍,沒有回話,Jessica知道她聽進去了,看到手機通知,拍拍的她手說她去跟醫師打聲招呼,就離開病房了。

 

 

 

 

    「妳怎麼也跑來?」Jessica走在醫院走廊上,雖然現在大半夜不怕有記者了,但是林允兒特地跑來還是挺容易引人注目的。

 

    「姐姐難得打電話來要我幫妳安排床位,我當然得來看看。」林允兒對Jessica露出好看的笑容:「對方還好嗎?」

 

    Jessica點點頭,沒打算多說什麼,又問到:「保密的事情沒問題吧?」

 

    「嗯,侑利在這裡實習,加上夏妍的主治是侑利認識的學長,拜託一下不會走漏消息的。」允兒眨眨眼,要Jessica別擔心。

 

    「侑利呢?」

 

    「還在巡房,剛剛有跟她見一下面,她好像很忙…」林允兒苦笑,自己難得可以來探班,她的大忙人女友竟然連一丁點的時間都沒有空下來陪她。

 

    「別怪她了。」

 

    「我才不會怪她,她不怪我就好,她回家一定又會說為甚麼我來找她是因為姐姐妳的事情才肯來,大概又要不平衡了。」

 

    「我才沒有不平衡。」突然的聲音打斷了林允兒的抱怨。

 

    看著走過來的人有個高挑的身材,烏黑亮麗的長髮隨意的綁成馬尾,頗為率性,簡單的T桖跟牛仔褲,搭上醫師白袍,她有著跟林允兒很像的氣息跟氣味…

 

    舒服、自在。

 

    「小妹妹睡了吧?我不在兒科這邊值班,不過我有請學長好好照顧了,聽說明天就可以出院。」

 

    「侑利,謝謝妳。」Jessica難得有機會跟她道謝,讓侑利不自在的撇開頭。

 

    「是允兒拜託的,我也不能說什麼吧。」直到這一刻才可以感受出侑利還是個年輕人,醫師袍下的那些鎮定跟專業冰冷,遇到林允兒都變得不一樣。

 

    「妳到底在抱怨這些甚麼啊,我不就特別過來陪妳了嗎?」允兒好笑的勾住侑利的手臂。

 

    「是是是,順便過來陪我。」侑利點點允兒的鼻子,繼續跟林允兒鬧。

 

    「妳心幹嘛跟妳皮膚一樣黑啊!小氣!」

 

    「林允兒,我們難得可以約會妳一定要這樣嗎?」侑利滿臉黑線,是她的小女友還有面前這位大明星太白了,不然自己這膚色在一般人眼中絕對只稱的上是小麥般的健康膚色。

 

    「好啦,今晚可以回家嗎?我沒有通告。」允兒嘴上唸她,其實在看到侑利出現的那刻,心跟身體就自然的往她身上黏。

 

    「恐怕不行,我得值班到早上。」侑利遺憾的說,順手把允兒臉頰邊的頭髮勾到耳後。

 

    「又這樣…」允兒瞬間好失望,表情一下子暗淡很多。

 

    侑利看了心疼,輕輕捏捏她的臉蛋:「抱歉…所以這不是來找妳了嗎?我可以陪妳一下下。」

 

    Jessica同樣也為允兒感到惋惜,感覺得出這兩人非常需要兩人的相處時間,Jessica也不做電燈泡,轉身往販賣機走去,她打算買杯咖啡給泰妍和自己提提神。

 

 

 

 

    在病房裏的泰妍把椅子拉到夏妍病床邊邊,凝視著她的臉蛋…

 

    「雖然西卡說沒有,但是姐姐還是想對妳說…對不起。」輕輕的說著,泰妍幫夏妍把瀏海撥開,露出白嫩的臉蛋。

 

    「姐姐…?」夏妍緩緩睜開眼睛,好像被泰妍吵醒了。

 

    「還痛嗎?」泰妍溫柔的問著,見她搖搖頭才幫她把被子蓋好。

 

    「姐姐。」

 

    「嗯?」

 

    「我愛妳…還有,謝謝姐姐來陪我,我很開心。」或許因為受傷虛弱,平常不敢說出的話很容易就表達出來。

 

    「……小傻瓜。」泰妍覺得聲音哽哽的,看著夏妍的視線好像也有些模糊。

 

    「還要謝謝我喔!」後頭傳出Jessica的聲音,Jessica同樣溫柔的說:「我開車載她來的!」

 

    泰妍轉過頭看著她,笑了。

 

    「的確,是要好好謝謝妳。」

 

    Jessica拉直身子,鄙夷的看泰妍:「我不想聽泰妍妳說,怪彆扭的,我要聽可愛的夏妍說!」

 

    夏妍看著Jessica跟自己的姐姐,突然覺得月光下的她們好耀眼、好美麗。

 

    「西卡姐姐,謝謝妳。」

 

    Jessica目光轉到夏妍身上,眼神有著當姐姐的寵溺,伸手撫上夏妍的臉蛋,暖暖的說:「不客氣。」

 

    看著傾身跟妹妹交談的她,金泰妍內心有著滿滿的情感,有感謝、有感動,還有更多更多…

 

    謝謝妳…西卡,陪在我身邊。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