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Jessica開著車帶泰妍跟夏妍回家,因為跟電視台商量好,所以她們可以回去一整夜,夏妍聽到很興奮,畢竟泰妍好久沒在家裡過夜了。

 

    三人買了蛋糕跟食物,打算在家開個小型生日會。

 

    「我們回來了。」打開門,夏妍興奮的走了進去,泰妍跟Jessica在後面跟著。

 

    夏妍把東西放好,本來要跟母親解釋自己跟姐姐會碰到的原因,她跟泰妍剛剛在外面都已經串通好了,就說開車回來的路上偶遇的。

 

    「媽…媽?」夏妍在看到母親難看得臉色不禁有些傻住,看來母親心情非常不好…

 

    「妳們怎麼會一起回來?」母親憂憂的說,那樣的語調,讓泰妍在心裏倒抽一口氣。

 

    「我…我跟西卡回來的途中看到夏妍…所以就一起回…」

 

    沒想到話還沒有說完,泰妍的母親就站起來往她那裏衝過去,泰妍擔心的想扶住她,卻…

 

    「啪!!」的一聲,響亮巴掌印在泰妍的右臉頰上,泰妍傻楞的看著怒視著她的母親,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到現在還要騙我!妳是做姊姊的!妹妹受傷住院這麼重要的事情,連我都瞞!我在妳心裏是真的已經那麼沒有用了嗎!」

 

    「不…」

 

    「我承認我身體不好,但是夏妍是我的女兒,妳只是她的姊姊!她的狀況我有權力第一時間知道!被妳這樣蒙在鼓裡!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

 

    「媽媽…姊姊沒有那個意思…是我…」夏妍正要開口,就被泰妍拉住了。

 

    「對不起,是我覺得夏妍的傷勢不嚴重,不想讓媽妳擔心,所以才…」

 

    「她的傷勢嚴不嚴重妳又知道了,妳整天只知道工作、工作、工作!」

 

「我不是真的那麼愛工作…我也是因為家裡…」

 

「家裡?是…家裡是因為妳的關係好了很多,但是家人需要得不只是金錢!妳是不是在那圈子待太久連這些話妳都聽不懂了!妳…!」

 

    「阿姨,夠了…」一直待在後面Jessica忍不住衝上前,站在泰妍跟她母親面前,現在兩個人都太激動,根本談不下去。

 

    「妳們先冷靜一下…我想,這樣會嚇到夏妍的。」Jessica要她們注意在一旁的夏妍,早就因為愧疚而淚流滿面。

 

    「…西卡小姐,抱歉,但是我們今天真的不方便…」眼看泰妍母親想要支開她,Jessica趕緊開口。

 

    「阿姨,您是不是忘記了,今天是您生日喔!」

 

    「生日?」顯然泰妍母親真的忘了,有些反應不過來。

 

    「嗯…我跟泰妍今天特別抽空回來,就是為了要慶祝阿姨您的生日呢!」

 

    「我的…生日?」金母這才反應過來,氣氛一下子變得很僵,泰妍跟夏妍的頭都低低的,金母看著她們兩個,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Jessica輕輕牽起泰妍的手,搖了搖讓她回神。「泰妍…?」

 

    「…嗯?」

 

    「我先帶阿姨出去走走,妳跟夏妍兩個人把我們買得食物裝好盤好嗎?」Jessica柔聲的說著,牽起泰妍的手輕輕的磨蹭著對方,給予一些撫慰。

 

    「媽媽她行動不便…不如還是我…」泰妍覺得這樣對Jessica抱歉,開口想要Jessica跟夏妍留下來。

 

    Jessica翻了翻白眼,就是要讓她們母女好好冷靜一下,如果是自己留下不就一點意義都沒有?

 

    「我對食物那些東西又不熟,也不知道妳家裡盤子放哪,我想要跟阿姨出去吹吹風,妳不要煞風景啦!」

 

    「可是…」泰妍被唸的有些委屈,樣子還是很猶豫,見Jessica那麼堅持,只好弱弱的點點頭。

 

    「夏妍,快點把禮物拿出來啊,外面天氣有些涼涼的,很有用呢!」

 

    夏妍乖乖的點頭,從她的後背包拿出包裝好的禮物包。

 

    「媽媽,生日快樂!」夏妍有些害羞的遞出生日禮物,金母愣愣的接下禮物,打開來…才發現是一條很溫暖的圍巾。

 

    「希望媽媽的身體可以很好,等我長大…像姊姊那樣賺錢給您花…」稚氣的語氣充滿孝意,讓金母眼眶不自覺紅了,是不是因為這個禮物…夏妍才受傷的?

 

    Jessica幫金母帶起圍巾,牽著金母往外面走,留下泰妍跟夏妍兩個人在家準備。

 

 

 

 

    一路上,兩個人都很安靜,晚風很舒服,加上現在太陽還沒完全落下,感覺起來非常舒適宜人,很適合散步。

 

    「這裡的環境真的很好呢,雖然不是很便利,但是因為是住宅區所以非常安靜。」

 

    「嗯…泰妍那孩子在工作後第一筆薪水就是貸款買下這裡的小公寓,雖然老舊又不大,可是環境清幽這點卻非常適合居住,那孩子總是考慮很多…」

 

    「嗯…雖然不能說跟她認識很久,但是她的確是這樣的人。」Jessica說完看著金母的臉色。

 

    「阿姨想要去公園坐坐嗎?」見金母一直望著公園,Jessica提議。

 

    金母點點頭,Jessica就扶著她往公園的長椅走去。

 

    坐在長椅上,公園還有一些小孩子在溜滑梯那裏玩耍,這公園蠻大的,小孩子的遊樂設備也很齊全,附近就是幼兒園,環境很安全,所以很多小孩子都會到這裡玩,等爸媽來接她們回家。

 

    「以前…」泰妍的母親開口,目光卻還是對著那群孩子。

 

    「那時候…夏妍還很小,泰妍又才剛出道,那時候在找現在這個居住地時,泰妍就有發現這個公園,她覺得夏妍知道一定非常開心,所以當我們入住之後泰妍常常會在公告結束後,去夏妍學校接她、帶她來這邊玩玩耍。」泰妍的母親因為想到那樣的情景變的非常慈藹,Jessica聽著,跟著泰妍母親的目光,看著那群孩子。

 

    「很多次,我兼差回家路上經過這裡,都會看到泰妍跟個孩子一樣陪她妹妹在這裡玩得很瘋,兩個人看到我都露出開心的笑容,然後三人一起回家。」

 

    「聽起來真的非常幸福。」Jessica由衷的說著,她從小就被大家保護著,因為是財團小姐,所以基本上不會有這種單純的陪辦,父親、母親見她的時間不是在那相隔遙遠的餐桌,再來就是定期的狀況會報…

 

    「但是…有一天,泰妍沉著臉帶著受傷的夏妍回家,我問她們發生甚麼事情,她們兩個卻怎樣都不肯說…後面聽那天有去公園的太太說…

 

    因為泰妍的名氣越來越大,那一天在公園陪夏妍玩時,有人鼓起勇氣去跟牠要簽名,一開始泰妍當然笑笑的答應,可是沒有想到…當一個人要到簽名,附近所有的人也開始睜相要著簽名,就算要不到的,也希望可以一睹泰妍的面貌…

 

    狀況就這樣越來越失控,本來泰妍都還很有禮貌的要大家守秩序,但是大家都瘋狂了,完全不聽…甚至,全部人完全忘記泰姸身邊來有個妹妹…夏妍因為被推起倒地,甚至有人踩過她,打到她,小小的夏妍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泰妍那天發了好大的脾氣,泰妍甩開大家衝到夏妍面前,夏妍已經痛到一直哭。」

 

    泰妍母親的表情非常難過,Jessica知道,因為這不能怪任何人…不能怪泰妍、也不能怪夏妍…不是任何人的錯。

 

    「從此以後,泰妍就沒有再帶過夏妍來這個公園了,也極少在假日出來玩,隨著她知名度越來越高,可以帶我們出來的機會就越來越渺茫…」

 

    泰妍的母親突然皺起眉頭,大概是已經冷靜下來,語氣已經充滿愧疚:「剛剛會那樣說泰妍,只是我太急了,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事主打來的慰問電話…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擔心了一整天,回來又是泰姸帶著妹妹回來,我也不知道我位甚麼會這樣失控…」

 

    「因為阿姨也在為泰妍心疼啊,所以才說出那些話。」Jessica拍著泰妍母親的背,簡單根她述說昨天泰妍接到電話後,兩個人趕去醫院的大概情況,泰妍母親很驚訝,泰妍跟Jessica竟然在醫院陪了夏妍一整夜。

 

    「其實我那有認識的醫生,本來就可以不用擔心,但是泰妍還是想陪陪夏妍,才會在那邊待了一整晚,今天整天的工作也都帶著夏妍。」

 

    「夏妍不會給她添麻煩嗎?」

 

    Jessica笑的搖頭:「不會,撇開夏妍很乖不說,泰妍為人非常謹慎,甚至怕夏妍是她妹妹的消息走漏後會有人打擾夏妍,所以要經紀人做好完善的準備才把夏妍帶過去的。」

 

    「那孩子啊…」泰妍的母親聽了不知道是開心還是難過,嘆了口氣又繼續說:「她總是這樣,想很多…卻從來不想想自己,我也不是要多清淨多有錢,只是希望…」

 

    「阿姨希望她快樂對吧。」Jessica接的話讓金母嚇了好大一跳,轉過頭來看著Jessica溫柔的表情…

 

    她越來越覺得,Jessica這樣的女孩,大而化之只是她的表面,溫柔細膩…卻非常內斂。

 

    「我希望她快樂…但我這個母親卻連這樣的條件都…無法給她,甚至還怪她。」

 

    「不會的,泰妍不會放在心上的。」Jessica輕輕的摟主泰妍母親的腰,鼓勵著:「泰妍今天也是因為阿姨生日才特別請電視台通融可以留宿一天,她一樣是希望妳開心。」

 

    「……」金母的眼淚啪搭啪搭的留下,Jessica反而鬆了口氣,畢竟…哭了才是真正的發洩出來,Jessica從包包裡面找出衛生紙,幫她擦拭眼淚。

 

 

 

 

    兩個人在公園好一陣子才回去,金母從Jessica那邊聽到了很多關於泰妍最近工作上的事情,而Jessica也要金母說一些泰妍小時候的事情。

 

    回到家裡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以後的事情,一打開門,就看到夏妍興奮的拉開拉砲,顯然在剛剛出去期間,泰妍也有好好的哄夏妍了,表情充滿著歡樂。

 

    泰妍圍著圍裙,看到Jessica跟金母回來,趕緊笑著轉身:「可以準備吃飯了,雖然是現成的東西,不過我還是有準備一些生菜沙拉。」

 

    Jessica跟夏妍對看,泰妍跟她媽媽果然還是有些尷尬,眼神交換了一下,準備好作戰計畫。

 

    晚飯過程中,Jessica跟夏妍都一直要泰妍跟母親多聊一點,兩個人凹不過Jessica跟夏妍,只好彆扭的交流著,慢慢的…泰妍幫母親倒水,母親幫泰妍夾菜…兩個人很快就沒有當出的尷尬。

 

    「好了!我們來切蛋糕!」Jessica拿著刀子遞給金母,蛋糕上面插著問號的蠟燭,泰妍跟夏妍起身把燈都關掉。

 

    「我跟泰妍有歌要送給阿姨喔!」Jessica確定蠟燭的光夠亮,對金母笑。

 

    「妳們…?」金母驚訝的看著泰妍低下頭把包包裡面的手機拿出來,有點反應不過來。

 

    「嗯,唱生日快樂歌太單調了,其實好幾天前就有聽泰妍說阿姨生日快到了,我覺得生日快樂唱都唱膩了,要換一換口味,就跟泰妍在我們現在合宿的錄音室錄好了配樂。」

 

    這也是她們每晚檢查再檢查的錄音,當然,那首歌後面也會參加錄製,只是製作單位不知道有很大一部分,是為泰妍母親準備的。

 

    「妳們…」金母的眼眶有紅了,Jessica看著泰妍,發現泰妍非常的鎮定,看著金母哭泣著,泰妍露出淡淡的一抹微笑,要金母安心。

 

    「媽媽…生日快樂。」

 

    用手機點開配樂檔,裡面是泰妍跟Jessica事先彈奏好的配樂,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泰妍啟口唱、Jessica和聲。

 

사랑하겠어언제까지나

愛你 永遠如此

 

널 사랑하겠어 지금 이 순간처럼

愛你 如現在這瞬間一般

 

이 세상 그 누구보다 널 사랑하겠어

比世上的任何人更愛你

 

널 사랑하겠어 언제까지나

愛你 永遠如此

 

널 사랑하겠어 지금 이 순간처럼

愛你 如現在這瞬間一般

 

이 세상 그 누구보다 널 사랑하겠어

比世上的任何人更愛你

 

    「泰妍啊…」金母在太嚴一唱完的那瞬間,不是吹蠟燭,而是抱住泰妍,深深的。

 

    「媽媽對不起妳…」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泰妍的心裡好痛,用力抱住自己的母親,泰妍聲音有些沙啞。

 

    「媽媽是傻瓜…幹嘛說對不起。」

 

    做這些…都不是為了要媽媽覺得對不起啊。

 

    看到泰妍跟媽媽抱在一起,Jessica眼眶紅了,真的好好…泰妍跟她母親和好了,自己的心裡也跟著激動。

 

    結果整場生日會弄得非常溫馨,泰妍買了台可以方便母親代步的電動車,花了蠻多功夫才跟Jessica從樓下搬下來,看時間也晚了,金母要她們趕快梳洗梳洗睡覺去,兩人明天一大早就要回宿舍,緊接著有要趕錄影,一定會非常累。

 

    泰妍從浴室走了出來,看到Jessica也洗好了,穿著簡單的休閒服,長髮也放下來了,不過卻好像要出去。

 

    「妳要去哪?今天就跟我睡就好,擠一擠明天在回去啊。」這裡離她們宿舍很遠,泰妍提醒她。

 

    「我哪可能自己回宿舍,只是想要出去透透氣。」Jessica拿起錢包,對泰妍笑著說。

 

    「妳現在才嫌我家小啊。」泰妍跟她開著玩笑。

 

    「妳不要誣賴我!只是想要出去買點飲料來喝,而且!妳也要一起陪我出去才行!」

 

    「廢話,那麼晚了我哪可能讓妳一個人出去,等我一下。」泰妍放下頭髮,套上簡單的休閒外套,拿著錢包跟媽媽交代一下,就跟在Jessica後頭一起出門了。

 

    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泰妍不懂Jessica都那麼晚了為甚麼還要出來買東西,只好默默的陪在她身邊。

 

    兩個人走到離泰妍家有十五分鐘路程的便利超商,Jessica拿了個冰棒,而泰妍拿了杯咖啡。

 

    「這麼晚喝咖啡睡不著怎麼辦?」Jessica好奇的問。

 

    「那妳這麼晚吃冰棒蛀牙怎麼辦?天氣還很冷耶!」泰妍回敬她,得到的…是頑皮得吐舌頭。

 

    泰妍輕笑,拿過Jessica的冰棒到櫃檯結帳。

 

    「幹嘛請我?」Jessica沒有阻止,但出了商店後還是問出口。

 

    「想要好好謝謝妳啊…」泰妍走在前面,打開罐裝咖啡的拉環,喝了一口。

 

    「西卡…今天要不是妳在場,我可能不知道要如何打破僵局,所以,謝謝妳。」泰妍很慎重的轉身跟她說,這是一整晚,她都想要跟Jessica說的。

 

    夜晚的街道沒有半個人,只有她們兩個,寂靜的空間裡,要不是還有路燈照耀著她們,不講話的兩人好像也不存在這世界般。

 

    「這附近有公園對不對?」

 

    突然Jessica開口,讓泰妍有點反應不來。

 

    「嗯…附近有啊,妳要去坐坐嗎?」見對方點頭,泰妍邁開小步伐開始往前走。

 

    「……」Jessica沒說話,然後跨開幾個大步跟泰妍平行,手滑進泰妍的掌心中。

 

    泰妍看了看兩個人牽著的手,沒有放開,只是疑惑的看著她。

 

    「我冷。」Jessica兩個字,讓泰妍展了眉,輕輕握起她的手,泰妍輕笑。

 

    「那還吃冰,不乖!」雖然這樣說,但是卻有點寵溺的味道。

 

    Jessica不理泰妍,拿著她的冰棒咬了一口…唔…真的好冰喔~~

 

    兩個人到了公園,泰妍要拉她去長椅坐,沒想到Jessica不肯,筆直的往盪鞦韆那裡走去。

 

    「妳想盪鞦韆嗎?」Jessica輕聲問,把泰妍壓在盪鞦韆的坐椅上,淡淡的笑著。

 

    「嗯…還好,怎麼突然這樣問?」泰妍從下而上的看著Jessica的臉,是月光的關係嗎?為甚麼她越來越覺得…Jessica好美…美倒讓她快要不敢正視了。

 

    Jessica搖搖頭,走到泰妍身後,用力的推了一把…

 

    「喂!」泰妍趕緊抓住鐵鍊,盪鞦韆就這樣畫開了半圓的弧度…越來越大。

 

    Jessica一手拿著冰棒,其實本來就推的不大力,後面多半都是泰妍自己盪著。

 

    「好玩嗎?」Jessica看著泰妍的表情漸漸的變得不一樣,像個孩子般的純然。

 

    「嗯!好玩!西卡也來玩!」泰妍笑得很開心。

 

    Jessica今天下午在公園裡就聽過金母說過,泰妍以前不高興,就很喜歡盪鞦韆,所以…。

 

    「好玩就好…泰妍開心了嗎?」直到Jessica後方傳來有些疑惑的詢問,泰妍才慢慢停下鞦韆,轉過身看著她。

 

    「泰妍妳開心了嗎?」Jessica嚴肅的看著泰妍,讓它一瞬間好像無法呼吸。

 

    「我…沒有不開心啊?」

 

    「騙人,阿姨說的那些話即使無心,妳還是很難過不是嗎。」

 

    「……」

 

    「泰妍…」Jessica其實一整晚都很難過,當然她知道泰妍是真的為她媽媽開心、著想,但是看到泰妍不管是金母還是夏妍掉淚時,扮演的都是安慰的角色,她就非常心疼。

 

    泰妍她…老是把責任攬在身上,久了,就會忘記如何放下。

 

    泰妍突然站起身,跟Jessica笑著說:「換妳,我幫妳推。」

 

    被壓在盪鞦韆的椅子上,Jessica被泰妍從後面推著…

 

    「啊…等等,泰妍我怕高啦!」Jessica下的花容失色,抓緊鐵鍊怎樣也不敢張開眼睛,風呼咻呼咻的吹,她好害怕。

 

    「別擔心,試著用自己的膝蓋,一起伸直、彎起,盪鞦韆會讓妳控制它的,學學看,西卡!」泰妍溫柔的聲音從後面傳來,Jessica還是很緊張。

 

    「西卡,我以前有煩事,都喜歡盪鞦韆,那種風呼呼吹過耳邊,景物隨著當越高看越廣時,就覺得,所有煩惱其實都不是那麼嚴重,只是一個巡迴,回開始,就會結束。」泰妍溫溫的說著,Jessica因為那樣的語調,開始慢慢放鬆緊握的鐵鍊,腳也不再是縮著,聽著泰妍的話,一擺、一擺。

 

    慢慢的,Jessica可以感受到…順著盪的方向,自己的腳使一點點力,就可以讓鞦韆平穩的滑動,依照著自己的意願,Jessica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高高的路燈、房屋頂,跟住家的燈光。

 

    「泰妍…好好玩,真的。」Jessica想要回頭,卻發現泰妍就在她前方,笑看著她。

 

    「好玩對吧?」泰妍扯開很純真的笑容,像是個孩子一樣的炫耀。

 

    Jessica點點頭,把腳用力的晃,盪鞦韆越盪越高,泰妍也站的遠了一點。

 

    「我從來不知道這這麼好玩…呵呵。」Jessica很開心的玩著,她好像愛上這種感覺了。

 

    泰妍看著她,一直沒說話,直到盪了好一會,才開口:「嗯…我真的很難過。」

 

    「……」

 

    吱吱…盪鞦韆的聲音還是持續著。

 

    「媽媽不能理解我工作,我好難過。」

 

    吱吱…

 

    「妹妹受傷,要考慮那麼多才能去醫院陪她,我也好難過。」

 

    吱吱…

 

    「還有…因為我身分的關係,讓他們被打擾、受傷,這些、那些…我都很難過。」

 

    吱…吱,盪鞦韆的速度開始慢下來,Jessica看著泰妍保持著那難看的笑容。

 

    「泰妍。」

 

    吱……吱…

 

    「嗯?」

 

    吱…………吱………

 

    「妳可以哭喔,我不介意。」Jessica想了想,握著盪鞦韆的她對泰妍調皮的笑了:「還是,妳要我抱抱妳?」

 

    轟的一聲,泰妍覺得她甚麼都無法思考,腳步邁開來的瞬間,眼淚也掉了下來,但她不在乎、也無法思考,是誰快了對方一步,抱住對方。

 

    Jessica很明顯被她嚇到了,她的盪鞦韆還沒有完全停下來,泰妍就衝過來,她用雙腳緊急煞車,卻在還沒回神那刻,就被擁進泰妍的懷抱。

 

    「泰妍…?」Jessica緊張的摸著她的背,兩個人都離開了鞦韆,站著直直的抱在一起:「有沒有受傷?妳這樣突然衝過來,會撞到的。」

 

    泰妍沒有反應,只是緊緊的抱住她,很緊很緊的那種,晚上的天氣很涼,其實這樣抱著真的很舒服…

 

    「我好難過…非常非常難過,我進這個圈子,是要我家人都可以安穩,我希望大家都知道我,這樣我可以賺很多錢給媽媽、夏妍…」泰妍已經哽咽了,眼淚滴答滴答的流到Jessica的衣服上,誰也不在意。

 

「但是…越是多人知道我,我就越來越搞不懂,我這樣…真的是為家人好嗎?我已經讓她們,有很多的委屈了,雖然…雖然我很努力,不要讓她們受到干擾…卻還是…」

 

泰妍哭了出聲,肩膀也顫動起來,她覺得好丟臉好丟臉,卻無法克制,她已經忍好久好久了,真的很痛很難過,她覺得有時候,她都快要瘋掉了。

 

    「媽媽還是怪我…」泰妍擁緊Jessica,哭的都快要不成調了。

 

    「沒有怪…泰妍已經很了不起了!」Jessica心疼的抱緊泰妍,剛剛連鬆口氣的機會都沒有,現在她終於有些鎮定下來…

 

    「泰妍很好!哭過就過了,乖…不要胡思亂想。」拍著泰妍的背,Jessica哄著她,大概是因為秀晶以前也常這樣,所以動作非常順手。

 

    兩個人抱的緊緊的,直到現在泰妍才發現…但是她不想要放開,也不想要道歉,Jessica身體好香好香,身體也很溫暖,聲音…也好好聽,她不想放開。

 

    泰妍不自覺得摩蹭著,鼻間沿著Jessica的頸窩聞著,真的很香…不是用同種沐浴乳嗎?

 

    「泰妍…好癢喔…」Jessica有些怕癢的縮了縮,卻被對方抱的更緊。

 

    「不要看我,我還在哭。」泰妍繼續磨蹭,怎樣都不肯起來。

 

    「妳好像小狗喔…」Jessica看著難得對她撒嬌的泰妍,覺得好像,像是以前哄秀晶一樣的習慣,抬起手摸摸對方的頭,一下又一下。

 

    「泰妍乖…不哭了。」

 

    我應該比妳大吧…泰妍心想。

 

但是,泰妍卻沒有因為Jessica像是對小孩的聲音而抱怨,而是埋進Jessica的懷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

 

    所有的感官,只剩下冷冷的空氣、暖暖的西卡、緊緊的擁抱…

 

還有彼此的心跳,噗通、噗通…

 

    的跳著。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