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了,聽起來好簡單…

 

    但是要咀嚼這句話的意義…

 

    好難。

 

 

 

 

    接下來的幾天都沒有太多的交集,雖然兩人還是會回到合宿的宿舍,但是因為已經沒有課程要一起上,所以其實兩個人幾乎只是活動在同一個空間,不然…其他時間…Jessica總是覺得,泰妍在躲她。

 

    「都是妳家那隻弄的啦!叫她出來負責!」中午,在攝影棚的Jessica跟林允兒一邊吃著劇組給的便當一邊談天。

 

    「姐姐不要生氣了嘛…侑利她也道過歉了…而且,她還是很忙。」允兒安撫著Jessica,有點不知道如何適好。

 

    這時候,泰妍走進了攝影棚,因為行程的關係,她今天早上有個通告要去經紀公司一趟,到現在才出現在攝影棚。

 

    「泰妍!」Jessica站起身,跟她招手,泰妍先是看到她,又看看再她身旁的允兒,淡淡的點點頭。

 

    「妳!看!吧!」Jessica皺著眉跟允兒抱怨:「她完全對我冷淡。」

 

    允兒看了看泰妍那個方向,她好像正在跟製作人講話,表情非常嚴肅,看不出一絲絲的個人情緒。

 

    「姐,也不需要太快氣餒啊…她不是也沒有再跟妳提這件事了嘛?」

 

    「是沒提,但是我更希望她大罵我一頓,或是讓我跟她大吵…我最近跟她完全無互動…」

 

    允兒看著Jessica失落的樣子也難受,所以特節目錄製結束後私下找泰妍出來。

 

    她想要親自道歉,Jessica會急於護她其實只是因為她是很重要的妹妹,並不是有意要跟她吵架的。

 

    「…妳不用說這些我也知道,西卡她只是急著想要護妳而已,沒有故意想要跟我吵,我從一開始就沒有那樣想。」

 

    允兒聽到愣住了,她沒有想到泰妍會說出這些話…所以她根本沒生氣對嗎?

 

    「泰妍姐…沒有生氣對不對?」

 

    「…沒有,允兒妳的立場我當然清楚,抱歉我那天講話那麼讓妳為難了。」泰妍淡淡的笑了,拍拍允兒的肩準備離開。

 

    「那為什麼不理Jessica姐姐?」

 

    「……」泰妍停住腳步,轉過頭看著允兒。

 

    「允兒…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泰妍苦笑:「妳就別問了好嗎?」

 

    允兒站在原地,疑惑的看著泰妍的背影…

 

    為什麼她會覺得剛剛泰妍得言語、表情…好像以前她所看過的權侑利。

 

 

 

 

    接連的幾天,兩個人都非常忙錄,在這種狀況下Jessica也找不到方法合好,只好乾耗著。

 

    這天…泰妍回來的很晚,抱著靠枕坐在客廳,Jessica非常擔心,即使兩個人吵架,但是泰妍從來沒有那麼晚回來過,身為她的室友她自然知道泰妍今天晚上通告根本沒有那麼多、那麼晚。

 

    「到底跑到哪裡去了?」Jessica擔心的看著時鐘,指針已經走到一的地方,卻完全沒有辦法聯絡上泰妍。

 

    突然門口傳來泰妍經紀人的驚呼聲…Jessica馬上起身開門,沒想到門一打開她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

 

    「泰妍!這是怎麼回事…」Jessica把倒在經紀人身上的泰妍攬過來,撲鼻而來的酒味讓她皺皺眉。

 

    「她為什麼喝那麼多酒?」

 

    「我也不知道,本來是我跟其他同公司的經紀人要去聚餐,泰妍不知道為什麼…平常都不會參與的,今天卻突然心血來潮想要跟著去。」

 

    「她…到底喝了…多少啊?」Jessica幫忙一起把泰妍扶到客廳的沙發上,泰妍整個人癱軟在沙發上,Jessica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經紀人為難的看著她,其實他們也不知道泰妍喝了幾罐,為什麼金泰妍會如此反常?竟然會跟他們一起去聚會就夠讓他們不解了。

 

等她們發現的時候,泰妍早就已經趴在桌上了,完全沒有醒過來的意思。

 

    「嗚…嗚嗚…好難過…」泰妍嚶嗚出聲,眉頭皺的好緊好緊,Jessica嘆了口氣。

 

    就這麼想躲她就是了?

 

    「我看…這裡我來就好,經紀人姐姐妳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Jessica要經紀人先回去,自己則準備處理泰妍。

 

    拿出臉盆走到沙發邊,看著泰妍那熟睡的臉龐,Jessica竟然有些懷念起來了,明明天天見到…

 

    「金泰妍妳真行,就這麼討厭我嗎?」嘴巴上唸,Jessica還是用溫毛巾擦著她的臉:「我承認上次我說話太過分了,不管怎麼樣都不該那樣說話,但是…那也只是因為我很擔心允兒跟侑利啊…」

 

    金泰妍的意識其實還是有的,只是每次喝酒都會非常想睡覺跟頭昏,所以本來她就只是睡覺,在對方把毛巾敷在她臉上時就緩緩張開眼睛。

 

    「我聽允兒說,妳根本沒生她氣了…那為什麼妳要生我氣?」Jessica沒有注意到泰妍已經醒過來,還在抱怨:「我跟妳比較熟耶!」

 

    「妳還敢說…」

 

    突然…泰妍的聲音讓Jessica停下擦拭的動作,看著泰妍這次把眼睛完全張開。

 

    「泰妍…」

 

    「明明就我跟妳比較熟…妳卻不相信我…」可能是因為酒醉的關係,泰妍的語氣漏出了平常不會有的脆弱。

 

    反正…反正,她現在〝喝醉〞了,她想要…放縱一次、嘗試一次。

 

    去確認一些…事情。

 

    「我也是想過大局以後才做的選擇,我跟妳同樣都很擔心允兒,但是…離開並不是最好的方法啊,妳連這都沒有弄懂,就指責我…」

 

    「我…我那時候太急了嘛,妳不要不理我啦!」Jessica抓著泰妍的衣袖,開始耍賴…她不管,反正泰妍現在沒有力氣推開她。

 

    「我哪有不理妳…」泰妍還真的甩不開她的手。

 

    「明明就有,妳最近看到我都躲,害我好難過…又不敢找妳。」Jessica嘟著嘴,委屈的說:「妳一直在生我的氣。」

 

    好可愛…為什麼連嘟嘴都這麼可愛?

 

    泰妍壓下差點脫口而出的噁心話語,緩緩的說出…

 

「…我沒生妳的氣。」語氣很溫柔。

 

    有…也不是生氣,只是說了會嚇到她罷了。

 

    「明明就有!」Jessica才不相信。

 

    「沒有。」

 

    「就是有!妳根本就在生我的氣。」

 

    「…西卡,我不會對妳生氣。」

 

    Jessica看著泰妍,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什麼,她說她沒有不理她、沒有生氣,語氣又那麼堅定…是要她怎麼再接下去?

 

    顯然泰妍也沒有想要聽她的答案,她只覺得頭好暈,思考都無法正常運轉,身子不由自主的往那吸引她的香味靠近。

 

    「泰妍…!?」Jessica有些傻楞,她現在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泰妍是躺著…她可以感覺到泰妍的靠近…用手,輕輕的環上她的腰。

 

    「不然…就讓我抱抱妳…」泰妍臉往Jessica腹部蹭,輕輕嘆了一口氣。

 

    「金泰妍…妳還好吧?」Jessica驚嚇著,手也不知道是要推開還是抱住。有沒有搞錯,金泰妍現在是在跟她撒嬌嗎?

 

    「小氣…抱一下妳就那麼驚慌。」泰妍皺起眉,搖搖晃晃的起身。

 

    「等等…妳要去哪裡?」Jessica看著她搖搖晃晃的步伐,趕緊跟上去。

 

    「洗澡啦…小氣鬼…」金泰妍頭好暈好痛…她煩的事得不到解答,Jessica又不給她抱…她要洗澡睡覺了。

 

    「噗!」Jessica被喝醉的金泰妍逗得笑了出來,喝醉酒的金泰妍,真的好像小孩子喔。

 

    「幹嘛笑我!」泰妍瞪著Jessica,忌恨的說:「我要討厭妳!」

 

    Jessica趕緊搖頭,「沒有笑妳啊,還有…不准妳討厭我!我才不是小氣鬼!」

 

    「明明就是,夏妍都會讓我抱抱,妳只會驚訝而已。」

 

    Jessica在心理苦笑,敢情現在她是變成金泰妍妹妹的位置了嘛?她怎麼覺得此時此刻她比較像姐姐啊。

 

    「好好,那我讓妳抱,可以了吧!」Jessica上前扶助泰妍,這次竟然沒有反抗,Jessica大概得了要領,順著她就對了。

 

    「妳確定,妳要抱著我入睡喔!不可以反悔!」泰妍看著她,心臟開始狂跳,Jessica一定不知道此刻她有多麼緊張。

 

    「好啦好啦!妳快去洗澡,全身都是酒味,好臭喔!」

 

    泰妍迷迷糊糊的泡好澡,換了寬大的睡衣,進了房間,Jessica已經坐在她下鋪的位置,顯然在等她。

 

    「睡我的床好嗎?我懶得上去。」Jessica拍拍一邊的床位,這裡的床都是雙人床,要睡兩個人其實沒有那麼難,Jessica也不是那種會介意的人。

 

    既然金泰妍都說不生她的氣了,一起睡個叫應該也沒差吧,她比較擔心的是明天泰妍起床會完全忘記合好這件事,睡在一起剛好可以當作證據。

 

    「快上來啊!妳不是想睡覺了?」看泰妍愣在門前,Jessica又一次呼喚。

 

    泰妍回過神,點點頭往床鋪走去…跨上Jessica的床,泰妍覺得全身都壟罩在Jessica的香氣中。

 

    Jessica拉開棉被,讓泰妍躺到右側,自己則躺在左側。

 

    「要抱嗎?」Jessica覺得好笑,還是問著。

 

    「嗯,還是抱一下…我得確認…」

 

    「確認?什麼?」Jessica疑惑的問著,不過泰妍沒有回答她,只事往她那邊挪近,Jessica扯開笑容,抱住泰妍。

 

    「看來以後我們吵架我就灌妳酒好了…妳喝醉酒好可愛!」泰妍身上有沐浴乳的香味,有軟軟的,Jessica覺得其實這樣的提議還蠻不錯的。

 

    「……」泰妍沒有時間理她,伸出雙手摟住Jessica,整張臉埋入她的肩窩。

 

 

Jessica的身體有著跟她衣樣的沐浴乳香味,身體的體溫比起她叫為冰涼,卻非常舒服…內心的騷動變大了…答案卻變清楚了。

 

深深的…泰妍嘆了好大的一口氣。

 

    「果然…」

 

    「怎麼了?」Jessica想要低頭查看,金泰妍卻突然抽離了身。

 

    「不抱了嗎?」Jessica疑惑的問著,兩個人都還沒抱幾秒,金泰妍就抽開了?

 

    金泰妍懊惱的看著她,不知道該擠出什麼話,久久後才開口:「我們躺在一起就好了…抱著好熱。」

 

    Jessica看著金泰妍挑起眉,沒有太大的反應…反正金泰妍醉了,她也不能說些什麼。

 

 

 

 

    等金泰妍躺好,Jessica把床頭燈給關了,看著她好像完全不想要理自己的樣子,Jessica嘆了口氣。

 

    「泰妍,明天早上可不要再躲我囉,妳說了沒生氣的!」

 

    「……」

 

    看金泰妍沒反應,Jessica也躺好一個舒適的位置,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直到房間裡面只剩下時鐘的滴答聲、Jessica規律的呼吸聲,金泰妍才慢慢的張開眼睛。

 

    「西卡…」看著熟睡在她旁邊的臉龐,泰妍喃喃的唸著。

 

    「西卡啊…」眼眶突然有些灼熱的,泰妍靜靜的讓自己的眼淚流到枕頭上,輕輕的皺起好看的眉毛。

 

    「……我愛上妳了。」低啞的、顫抖的吐出,泰妍知道Jessica聽不到,也不會懂她最近有多麼糾結…

 

    但是,她還是好想要說出口一次看看。

 

    其實金泰妍根本沒有醉…不,應該說不至於醉到沒有思考,她早在從浴室出來的時候就清醒了。

 

    她只是想確認而已,在今晚做個確認…

 

    「我愛上妳了。」泰妍眼淚不停的滑落,她覺得自己好蠢,為什麼要哭?未什麼要把自己弄得那麼狼狽…

 

    這幾天,她常常只是在角落呆呆的看著,站著。

 

    那一抹美麗的身影,專注的做著她的事情,自己的心…卻因為她的一舉一動在悸動。

 

    她並不是毫無感覺…那種對Jessica特有的感覺,她早就疑惑了。

 

    所以今天…她才會要Jessica抱她,她想要確認…那個疑惑。

 

    結果…果然…

 

    可是,知道又怎麼樣?她知道這樣的心態很不該,看得出來Jessica對她從來沒有想過這方面的事情,Jessica在說喜歡的時候,是真得很單純的喜歡,她只是把自己當作朋友而已…再好,都不會是愛。

 

    泰妍把臉埋進枕頭,閉緊眼睛無聲的哭泣,顫抖的肩膀似乎傾訴了她的痛苦,讓畫面格外的刺眼。

 

    「唔…」聽到Jessica的低噥,泰妍睜開眼從枕頭裡抬起頭。

 

    她把她吵醒了嗎?

 

    「泰…妍…」Jessica根本沒有醒,只是呢喃著她的名字,一支手從棉被裡面伸出來,又把頭揉了揉枕頭,感覺好像在做著一個美好的夢境。

 

    「……」泰妍看著她,心裡翻騰著…

 

    自從知道自己對她的情感,她就再也不敢直視Jessica了,那對她來說實在太刺激…

 

    可是此刻,Jessica不會對她炙熱的視線露出疑惑,她不用擔心被發現…靜靜的,泰妍挪進近了Jessica一點,方便自己可以看得更清楚…Jessica的臉。

 

    Jessica露出來的那支手擺在兩人的臉頰中間,兩個人的距離只有一個手掌的距離。

 

    「明明是我喝醉…怎麼是妳在說夢話…傻瓜…」泰妍輕輕的唸著,雖然罵傻瓜與氣卻溫柔的不像話,看了看擋在中間的手掌,泰妍勾起淡淡的笑容…伸出食指好玩的點了點她的掌心。

 

    「為什麼…我會愛上妳啊……唉…妳可以告訴我,就好了。」就因為知道Jessica聽不到,泰妍才可以毫無忌諱的說,越看著她…她就越清楚,自己愛她。

 

    突然,Jessica下意識的握住了擺在她手掌上…金泰妍的食指。泰妍有點被她嚇到,看了看對方沒有醒來的動作,又鬆了一口氣, Jessica抓住她食指的手,不大力…卻溫暖的包圍著她,讓她捨不得抽開。

 

    慢慢的,泰妍把另一支手懷上Jessica的腰,自己又挪近了一點…

 

就當她…真得醉了…就這樣一下子就好…

 

    泰妍傾上前傾傾的吻住Jessica的額頭,就像是朝聖般的慎重。

 

    她並沒有馬上離開,下巴靠著Jeesica的額頭,她感受著對方的體溫跟香氣…

 

    就今晚…讓她任性的抱著她ㄧ晚,以愛慕她的心情,然後她會努力…消除這樣負擔的情感,不會讓Jessica負擔、不會讓她發覺,靜靜的,消除。

 

    所以,只要今晚。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