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妍…」早晨,比起第一道陽光更早喚醒她的,是那柔軟的聲音。

 

    睜開眼,泰妍有瞬間是混亂著…這裡是哪裡?

 

    調整好視線,看到的,是閉著眼睛Jessica,安然的躺在她的枕邊…剛剛的呼喚,是夢囈嗎?

 

    手撫上她的臉龐,泰妍讓自己更靠近她ㄧ點,棉被底下的身子也跟著挪近她。像是有意識般,Jessica的臉磨蹭著她的手,露出了舒服的笑容。

 

    「傻瓜。」輕笑著,泰妍摟緊Jessica。

 

    昨天晚上,應該是她做過最不像她自己會做的事情,她竟然在家樓下、Jessica的車內打給母親說錄影有延遲,所以無法回家。

 

    當她掛掉電話的那一刻,不自在的鬆了口氣,而Jessica…則趴在方向盤笑看著她。

 

    〝謝謝聖誕老公公!我喜歡這份禮物!〞

 

    看著對方熟睡的臉龐,泰妍笑得更柔了,調整好姿勢,讓自己可以更仔細的看清楚她的面容…不禁感嘆道。

 

    真的,她們兩個是真的開始在交往了,這樣的感覺…好不真實。

 

    「唔…」Jessica聲吟了聲,緩慢的張開眼睛,看到泰妍的那一刻,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一早看到妳在我身邊,證明我昨天晚上不是在做夢對吧?金泰妍。」Jessica因為剛起床而有些沙啞的聲音,意外的有些磁性,配上她那表情,讓泰妍輕笑出聲。

 

    「早安。」泰妍親了親Jessica的臉頰,這是她剛剛就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兩個人的身子抱在一起,享受著彼此的體溫。

 

    「原來妳沒偷襲我啊…」Jessica看了看被子底下完好的睡衣,有些惋惜的說著。

 

    「…妳喔!把我當甚麼了?」泰妍滿臉黑線,手卻抱緊了Jessica,她會來這裡,並不是在想那檔是好嗎!

 

    「我以為,妳會想要嘛!」Jessica嘟著嘴,抱怨著。

 

    「我怎麼感覺是妳想要。」

 

    沒等泰妍說完,Jessica就翻身壓住她,整個人坐到金泰妍的大腿上。

 

    「我想要啊,當然想要!」Jessica俏皮的說著露骨的話,竟然把金泰妍弄的臉紅了。

 

    「哈哈哈哈!泰妍,我們現在是情侶,這種事情有甚麼好尷尬的。」Jessica翻身躺在泰妍身邊,抓著泰妍的手握住。

 

    「其實…只要妳在我身邊,做甚麼都無所謂。」泰妍跟著轉過身體,看著Jessica。

 

    簡單的一句話,讓泰妍內心暖暖的,傾身就往Jessica的唇上印上一吻。

 

    「我知道,小傻瓜…該起床了。」

 

    兩個人稍做梳洗後,金泰妍就先到廚房準備早餐,看到Jessica冰箱裡面的枯乏狀態…要擠出早餐還真花了她好大一番功夫。

 

    「西卡,早餐吃吐司夾蛋好嗎?」

 

    「嗯?我OK啊,不過我家有吐司嗎?」

 

    「…有是有,不過快過期了。」泰妍看了看土司包裝上的保存期限,嘆了口氣:「有沒有火腿之類的東西。」

 

    「我不知道耶,之前我妹來的時候好像有買點東西來放,妳要不要翻翻看。」房裡傳出Jessica不確定的聲音,泰妍無奈的只好動手翻冰箱。

 

    「有火腿,吐司夾蛋加火腿好嗎?」泰妍看到門邊的牛奶,又補充:「還有鮮奶。」

 

    「好啊!」

 

    Jessica畫好簡單的妝走出房間,看到的…就是站在廚房煎蛋的金泰妍,靠在門欄邊,突然覺得好幸福。

 

    「泰妍。」走到她身後,Jessica從後面抱住金泰妍的腰。

 

    「嗯?」

 

    「妳不能離開我喔!」Jessica把下巴靠在泰妍的肩膀上。「我發覺才一個晚上,我就習慣妳是屬於我的了。」

 

    泰妍把爐火關掉,轉過身看著她:「不會離開,要我保證?」

 

    Jessica搖搖頭:「妳不用保證我也知道妳不會離開我!」

 

    泰妍寵溺的笑了,揉了揉她的髮,輕斥著:「那還問。」

 

    就是因為離不開,她現在才會待在這、抱著她,不是嗎?

 

    兩人在餐桌吃了簡單的早餐,Jessica跟泰妍就要各自去跑行程了。

 

    坐上Jessica的車,Jessica就要泰妍帶起墨鏡,泰妍甚是不解,見Jessica笑笑的遞給她沒說話,還是乖乖的戴起來了。

 

    剛打開車庫車門,進泰妍就被眼前的景象弄得傻眼…

 

    「好多人喔…」眼看Jessica熟練的從地下停車場開上坡道後轉彎,一路上都是粉絲跟歌迷站在人行道邊對著窗內猛拍,泰妍只能有傻眼來形容。

 

    「我也不知道我的住處是哪時被透露的,反正…很多歌迷會這樣在外面等待我出來,加上今天又是假日…」金泰妍透過隔熱紙看著外面有些瘋狂的歌迷,終於了解幹嘛要戴墨鏡了。

 

    「天啊,我還從沒有被這樣對待過呢。」泰妍驚嘆的說著,她家一直都算是極力保密的地方,加上她的歌迷也多半沒甚麼行動力,這樣的景觀對泰妍來說實在很少見。

 

    「多少因為我這社區的地價不便宜吧,很多藝人都會來這買房子,相對的就很容易知道誰誰誰住這裡,加上我的粉絲,多半年齡都偏低,對這類的事情行動力很高。」Jessica隨性的講著,好像不關她的事一樣。

 

    泰妍坐自駕駛座,看著Jessica的側面,沉默著。

 

    Jessica把泰妍載到她的經紀公司後,轉過頭看著泰妍。

 

    「幹嘛?」

 

    「今晚還可以見個面嗎?」Jessica問著,「到我那?」

 

    「嗯,好啊。」泰妍點點頭,看到Jessica因為她的答應而甜笑著,自己就很開心。

 

    「快下車吧。」Jessica努努嘴,泰妍點點頭,邁開步伐往經紀公司走去。

 

    到了公司,泰妍把包包放到椅子上,轉過頭就看到經紀人以一臉可疑的樣子看著她。

 

    「怎麼了?」泰妍問著。

 

    「沒,感覺妳今天容光煥發,最近妳都悶悶的…今天突然不一樣。」

 

    「是嗎?可能昨天睡的比較好吧。」泰妍笑了,把外套也脫掉,心裡想原來自己墜入愛河後會有這麼大的不同。

 

    「Jessica家的床很好睡?」沒想到,經紀人會突然說出這句話,讓泰妍驚愕的看著她。

 

    「妳…妳怎麼知道…」

 

    「網路上的消息啊,妳們剛剛開車出來的對吧,有拍到妳的側臉,雖然不清楚,不過妳最近跟Jessica很火紅,Jessica的粉絲很快就猜到是妳。」經紀人笑著說,然後拍拍她的肩:「要跟她一起過聖誕節幹嘛不說,妳們兩個現在一起行動是很理所當然的事啊。」

 

    「…我只是想,怕會造成彼此的麻煩。」泰妍淡淡的說,盡量不把自己的心虛表現出來。

 

    也是,在常人眼中只不過是兩個女生友好,並沒有甚麼緋聞的價值才對,或許…她跟Jessica要感謝那個節目。

 

    「什麼負擔?啊唷~~~放心啦!公司現在當然希望妳可以多跟Jessica關係好點啊,這次的節目還有那個單曲,完全把妳的人氣拉到最高耶!」

 

    這次的節目已經在電視上面播出了,反響很大,兩個人的合作模式完全讓觀眾驚喜,看似強勢的兩個人碰在一起卻是意外輕鬆和諧的互動,讓才播出第一集的節目詢問度破表,連合作的單曲也銷量直衝冠軍。

 

    「所以妳現在要好好跟Jessica互動啊,公司還很開心妳跟她竟然要好到去她住處過節。」

 

    泰妍看到經紀人對她笑著,自己卻有些尷尬…

 

    現在大眾會接受她倆的互動,現在是因為節目……那以後呢?

 

    後面公司幹部陸續來了,跟泰妍還有經紀人簡單的討論了一下近期的行程,兩人就出了經紀公司往電視台出發。

 

    坐在保姆車上,沒多久就到了電視台,當車子往電視台大門開去,陸續有歌迷認出是泰妍的保姆車,而衝到一旁等待她下車。

 

    「今天的人有點多,出去的時候小心一點。」經紀人在前座提醒著,先下車去做準備。

 

    泰妍也有些驚訝,平常她的歌迷很少會有在電視台前等候的行為,今天的數量真的比平常多很多。

 

    下了車,泰妍往大門走去,因為設計的關係,這家電視台保姆車停的地方離大門有些距離,所以歌迷可以有多一點的時間對泰妍說話。

 

    一些歌迷忍不住扯開嗓子叫著,大多都是一些要她好好加油、很期待新專輯…之類的,泰妍笑著對她們揮手。沒想到卻看到了一個非常醒目的招牌。

 

    〝TAESSICA〞

 

    泰妍放慢腳步,睜大眼睛看著那個牌子,表情沒有甚麼起伏。

 

    「這是?」

 

    見到泰妍發愣,歌迷意識到泰妍的目光,舉高手上的牌子大聲呼喊。

 

    「泰妍加油!Jessica加油!TAESSICA加油!」

 

    那為歌迷一講完,其他歌迷也跟著起鬨,一群歌迷都七嘴八舌麼問著她節目的事情,讓泰妍很是傻眼。

 

    這就是節目的魅力?

 

    突然,一台車子停在泰妍保姆車後面,歡呼聲也跟著變大了,泰妍轉過頭,驚訝的看著那台車。

 

    是今天早上她所乘坐的車子…Jessica的房車。

 

    Jessica從車上下來,她已經去過美容室化好妝了,戴著墨鏡下車…今天她打算開自己的車過來,把鑰匙丟給經紀人,要她幫忙去停好車,她就起步走向大門的台階。

 

    本來沒甚麼表情的她在目光跟泰妍撞上後,露出了融化冰山般的燦笑。

 

    「所以妳第一個節目也是〝歌謠大挑戰〞?」Jessica朝她走近,拆掉墨鏡看著她。

 

    泰妍點點頭,開始瞭解為甚麼會這麼多歌迷,她跟Jessica加起來的歌迷能有這麼多一點也不奇怪。

 

    「在看甚麼?」Jessica看泰妍剛剛注視的方向,很快就找到了那個醒目的牌子,同樣睜大眼睛的看著。

 

    歌迷看到兩個人同時注視,幾乎快要昏倒了,用力的揮著牌子大吼,其他歌迷看到兩個人並肩走著,也跟著歡呼,這樣的場面…自從節目預告出來,大家就已經期待已久了。

 

    「有甚麼感覺嗎?」泰妍看Jessica一直盯著牌子看,好笑的問著。

 

    Jessica沒有立刻轉過頭,而是對那個牌子指了指,然後對那個歌迷笑著揮揮手。

 

    「蠻可愛的!」Jessica轉過頭,對泰妍眨眨眼。

 

    泰妍低笑,跟Jessica走近大門,留下一片已經快失控的歌迷。

 

 

 


    兩個人上了同樣的節目,連主持人也跟著現在火熱的節目起鬨,把兩人湊在一起訪問,兩個天后等級的人說起話來,格外搶眼。

 

    「理想型?」Jessica皺起眉頭,聽著主持人問出這問題,瞄了一眼泰妍有低頭思考著。

 

    「大概…嗯…應該要有溫柔溫暖的個性…聲音也很重要,還要是個很會照顧我的人…」Jessica突然笑了,「當然眼神要讓我知道她很愛我…」

 

    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卻在對上泰妍注視的眼神後,轟的一下臉都紅了,慌張的低下頭:「當…當然還要有車…我…我喜歡被載著出去的感覺,還…還要,還要像小狗個樣子!」

 

    「小狗?」眾人不解。

 

    「就…就要像小狗一樣可愛溫暖又忠心的眼神嘛…」Jessica自己越描越黑,訪問為什麼還不結束啊…

 

    她剛剛是想著泰妍的樣子去勾勒,完全忘記現在那麼多人看著她,抬起頭看了一下其他人,好險她剛剛的動作大家只理解為她因為害羞的反應。

 

    泰妍看著Jessica的舉動,挑起眉,突然有點想笑。

 

    Jessica實在很不會掰。

 

    很快主持人也問泰妍,泰妍只是簡單回答,籠統的說喜歡像某位男藝人那種溫暖的感覺。

 

    下了節目,兩個人因為還要趕下一個通告,很快就分開了,泰妍在保姆車上,突然想起剛剛Jessica說的條件,搖頭低笑。

 

 

 

 

    晚上,當泰妍終於錄製完節目,就看到Jessica的簡訊。

 

    〝我在電視台樓下等妳。〞

 

    泰妍有些驚訝,經紀人示意她快去赴約,順便跟她說明天幾點要到公司。

 

「但我等會不是還有通告要跑嗎?」

 

「我幫妳先往後挪了,總之妳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吧!難得聖誕夜。」經紀人對她眨眨眼,讓泰妍一陣疑惑,只好穿好衣服準備離開。

 

到了樓下,就看到Jessica的車子停在邊邊,車窗稍稍因為她的到來而降下來,對她招手。

 

    「妳怎麼知道我的行程?」一上車,泰妍就問。

 

    「問妳經紀人的,我說我要跟妳討論下個禮拜錄製節目的事情,希望她不要再安排行程給妳,又順便跟她說這真的很重要,有關我們節目上的配合度。」Jessica換好擋,讓車子快速離開電視台,轉過頭笑看著泰妍。

 

    「我有沒有很聰明?」

 

    泰妍繫好安全帶,對她笑:「是小聰明吧!」

 

    「今天是聖誕節耶!如果沒有一起不是很沒意思嘛!」

 

    「是是是,女王大人想去哪吃聖誕晚餐,我奉陪!」泰妍依著Jessica,回答著。

 

    「我買好食物啦!」Jessica指指後座的那些熱食,笑著說:「昨天沒有回家,妳ㄧ定會想要好好陪陪阿姨跟夏妍吧!今晚就在妳家過吧!」

 

    泰妍看著Jessica,突然覺得很感動,卻被Jessica下一句話弄得哭笑不得。

 

    「這樣有沒有感覺我很溫暖?」Jessica轉過頭俏皮的對她笑。

 

    「…妳喔!」對理想型就這麼在乎喔!

 

 

 

 

    晚上,泰妍跟Jessica一起在金家過了聖誕節,金母跟夏妍都因為兩人可以抽空回家而非常開心,一直到很晚才結束派對。

 

    「阿姨,怎麼在這裡坐著不進去呢?」Jessica站在陽台前,看著金母。

 

    「想吹吹晚上的風。」金母轉過頭對她笑著,Jessica一起走到陽台看著夜空。

 

    「泰妍呢?怎麼放著妳不管?」

 

    「她去洗澡了,今天又要打擾了,真是不好意思。」Jessica跟金母並肩站著,回應道。

 

    金母看著Jessica的側臉,良久都沒有回話,直到Jessica感受到她的視線,疑惑的回看她,才慢慢開口。

 

    「我們家泰妍是個好孩子。」

 

    「嗯?」Jessica有些傻楞住,隨即笑道:「對啊,很溫柔的一個人。」

 

    「只是,她不大會表達,自己的好。」金母調整一下Jessica披著的外套領口,繼續說道:「泰妍她,對於怎樣喜歡或珍惜一個人,總是用她認為好的方法,卻不一定是對方一定可以了解的方法,往往都要到最後…才會知道她的用心。」

 

    「聽起來,好吃虧。」

 

    「是很吃虧啊。」金母笑著,摸了摸Jessica的頭:「所以…拜託妳好好照顧她。」

 

    「我?」

 

    「泰妍她,一定非常喜歡妳這個朋友,雖然我這樣說好像在自誇,但是能讓妳進到我跟夏妍的生活裡,就表示她對妳不是公事上的關係,她把妳,當作很好的朋友。」金母對Jessica露出笑容,是屬於全天下所有母親的笑容。

 

    「我希望,她可以從妳那裏得到屬於朋友的快樂…為了我們,、為了這個家的生活,她…從來沒有空閒交一個知心的朋友。」

 

    「我的身子曾經垮掉過,所以泰妍對於我跟夏妍的生活總是小心翼翼…她沒空交朋友,沒空有自己的生活…總是以我們為重…她不快樂。」金母好像想要把所有的煩惱都傾訴給她聽。

 

    也難怪,這種事不可能對鄰居說、不可能對親戚說、不可能對夏妍說…更不可能對泰妍說,只有Jessica,有這個傾訴的空間。

 

    她是泰妍認定的朋友、是同身處在那複雜演藝圈的藝人、是跟泰妍同等平起平坐的巨星,也是…肯聽她說話的女孩。

 

    「阿姨,妳想太多了,泰妍她快樂的,在照顧妳們的過程中,她就很快樂了。」Jessica安撫著金母,一隻手附上金母的,安慰著。

 

    「但是我們無法永遠陪她!」金母突然低吼,好像這是她一直煩惱的根源。

 

    「我跟夏妍總有一天會離開她,夏妍或許是因為學業或是結婚,而我…總有一天會走向死亡…到時候,這些她認為重要的東西都不見了,她要怎麼辦?」

 

    「阿姨…」Jessica難過的看著她,突然之間不知道要如何回應。

 

    「啊…抱歉,是我太激動了,我只是突然想到…有些害怕。」金母好像發現她讓Jessica不知所措了,反握住Jessica的手拍了拍。

 

    「總之,我只希望妳可以好好的跟泰妍相處、看著她,不管以後泰妍結婚了,生了孩子了,妳都會是她的好朋友。」

 

    「結婚…?」Jessica突然睜愣住,好像有些反應不過來。

 

    「那當然了,妳們兩個總有一天都會走向那一步,不只是妳們期待,阿姨我也同樣有過這樣的幻想啊,幻想泰妍她的另一半會是甚麼樣子,待她好不好。」金母提到這突然笑了:

 

「像是泰妍以後婚禮會穿怎樣的婚紗,還有以後的小孫子…」金母露出和藹的淡笑:「不知道第一胎是男是女,這些都是必經過程,阿姨我當然希望到那時候還可以有力氣看著她,幫她照顧孩子。」

 

    「……」Jessica注視著金母,放在圍欄邊的手緊了緊,突然回不了話。

 

    如果她跟泰妍走下去…就永遠不會有結婚了…

 

永遠…無法完成阿姨的期待。

 

    「嗯…那樣的畫面,一定很美…」眼眶突然的灼熱讓Jessica趕緊轉過視線,用力的點著頭回應著。

 

    喉頭的灼熱跟疼痛,竟然跟此刻心中的一樣,Jessica不敢再看向金母,淡淡的吐出。

 

    「我也很想看到…那樣的泰妍。」

 

    原諒她的自私…因為她,這樣的泰妍…永遠…不會出現。

 

    站在屋內人兒,昏暗的燈光讓陽台上面的兩個人都沒有注意到她,漉濕的頭髮還滴著水,隨性用毛巾披掛著,因為陽台上那兩人的對話而發起愣。

 

 

 

 

    等兩個人都吹好頭,一起躺上那張窄小的單人床,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之後的事了,這次兩個人依舊抱著,心態卻跟上一次那複雜撩亂有所不同。

 

    「泰妍…」枕在泰妍的肩窩,Jessica輕聲喊。

 

    「嗯?」

 

    「對不起。」抱緊泰妍,Jessica閉上眼睛。「我愛妳。」

 

    「…」泰妍想要低下頭看看Jessica,對方卻埋入她的懷抱。

 

    「西卡?」

 

    「……」

 

    「西卡?」

 

    泰妍看著那個還是埋在她懷裡的頭顱,苦澀的笑了。

 

    「好了啦!西卡…」泰妍把懷抱稍稍拉開,抬起Jessica的臉,不期然看到了那個內疚的小妮子。

 

    泰妍當然清楚Jessica在掙扎什麼,不等對方反應就輕輕的附上她的唇,慢慢的舔吻。

 

「喜歡我這樣嗎?」

 

「…喜歡。」雖然內疚,還是乖乖回應著。

 

泰妍輕笑,含住她的唇瓣親吻著,用舌頭巧開對方的設防,加深、轉炙。

 

久久,直到兩個人都喘不過氣,金泰妍才方開她。

 

「喜歡我嗎?」

 

    Jessica看著她,皺起眉懊惱的說:「喜歡…很喜歡…就是太喜歡了嘛。」

 

    泰妍被她的懊惱給融化了,重新抱她入懷。

 

「我也喜歡啊…傻瓜。」泰妍親了Jessica的額頭一下。

 

    「跟妳在一起…我非常幸福!不管現在、以後…永遠都是。」

 

    Jessica閉上眼,環上泰妍的頸脖,貪婪的抱住她。

 

    「西卡…我很快樂,愛上妳我很快樂。」說完泰妍不禁臉紅,咳了幾聲又說:「這種話,我只說一次,以後不要再問我了。」

 

    Jessica抱緊她…她突然發現,她比自己想像中還要愛金泰妍,早在泰妍跟她告白前,不…早在泰妍對她露出第一個微笑,她就愛上她了。

 

「我知道…知道。」像是下定決心般,Jessica慎重的說出口:「泰妍,我會讓妳幸福的。」

 

    柔柔的、軟軟的,卻非常堅定,泰妍聽到,笑著摸摸她的髮。

 

    這句話,是Jessica給她們感情的承諾,不管以後如何,她都相信著金泰妍今晚的話…

 

    不管如何…都相信。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