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我難過」

 

可以換來誰的一句:「妳在哪,我這就來」?

 

 

 

 

    聖誕節後緊接著各式大大小小的歌謠節目,還有年末的頒獎典禮,著實讓Jessica跟泰妍連休息下來的機會都沒有,兩個人自從聖誕節到現在已經距離有一個多禮拜了,卻完全沒有時間見面。

 

    原本這樣的模式都還好,兩個人在忙碌中也沒特別在意,不過卻因為泰妍突然的感冒而亂了套。

 

    「哈啾!!」在保姆車上,泰妍閉上眼睛靠著椅背休息,旁邊的小垃圾桶已經有一小坨她所包好的〝水餃〞。

 

    「還好嗎?來…幫妳買回來了,把這個喝了。」經紀人上了車,看著兩頰駝紅的泰妍皺皺眉,把提神飲料遞給泰妍。

 

    「謝謝…」泰妍接過來,開始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冰冰涼涼的液體滑過喉嚨,讓那不適的腫脹疼痛感稍稍緩解。

 

    經紀人嘆氣,雖然這樣的方法不好,但是一到年末這樣的通告滿檔情況,也只能讓泰妍這樣硬撐了…

 

    「等等還有一個電台訪問,妳的專輯已經發行了,不免要現場演出,妳可以嗎?」見泰妍點點頭,經紀人嘆口氣繼續說。

 

    「還有這禮拜妳跟Jessica的節目進行到第三集,反響似乎非常好,目前有好幾家廠商想大手筆的請妳們兩個幫忙代言,公司這邊會跟SM公司討論過後才會決定要接哪些…」

 

    泰妍並沒有認真在聽,只覺得世界好像在旋轉,原本昨天只是覺得有幾下輕咳,沒想到今天凌晨一起床,就感覺頭重腳輕,整個人連要站定都很困難。

 

    所以她在家就撥了通電話給經紀人,要她幫自己買了提神飲料過來,她不喜歡看醫生,也不喜歡吃藥,每次生病她總是很痛苦。

 

    突然,口袋裡的手機傳來訊息提示聲,泰妍把手機拿出來,剛點開就看到Jessica傳來的大笑臉跟雀躍的字。

 

    〝今天晚上我可以提早下通告喔!大概六點就可以結束了,要見面嗎?^__^〞

 

    泰妍看著簡訊,慢慢的按著螢幕,昏昏沉沉的按了一會,剛好電視台也到了。

 

    〝我身體有些不舒服,今天可能不能見面了,抱歉。〞

 

 

 

 

    下了電台,泰妍ㄧ走出錄音室就靠在一旁的座椅坐了下來,整個人已經無法好好站好了。

 

    「我看妳今天還是回家休息吧,後面的節目幫妳推掉好嗎?」經紀人看這樣實在沒辦法,擔心的說著。

 

    「不行,已經有很多通告延後了,如果在這樣脫下去到時候根本連空閒時間都沒有。」

 

    「但也不用把行程都擠在一起啊,分散開來對妳負擔比較沒那麼大。」經紀人皺著眉繼續說:「妳到底怎麼了?以前妳對於休假不是都非常泰然嗎?沒必要真的空出一段時間出來吧,妳跟誰有約嗎?」

 

    泰妍搖搖頭,無力的沉默了,經紀人原本想要她回去,卻還是被拒絕了,她堅持今天後面的那個錄影一定要錄完。

 

    經紀人沒辦法,讓她扶著自己到下個攝影棚,下個節目是一個歌唱綜藝節目,很多藝人都參加,泰妍坐在一旁休息著,沒打算在上節目前多說話。

 

    「泰妍小姐,今天還好嗎?妳看起來很不舒服呢?」一位在音樂劇上面頗有成就的女藝人朝她走過來,泰妍只好擠出笑容跟她對談幾句。

 

    本來一切都還好,那個前輩只是關心她最近的近況,後面卻越來越往最近她跟Jessica的節目上面扯,話題只好又帶到Jessica身上。

 

    「泰妍小姐覺得Jessica本人感覺怎麼樣呢,妳們兩個的節目應該多少是照個劇本來吧?」

 

    「劇本當然有,但是大家給我跟她的空間蠻大的,而且Jessica她人還蠻隨合的。」泰妍淡淡的說道。

 

    「也是,我之前跟她合作的時候也這樣覺得…只是喔…」見到那位女前輩欲言又止,旁邊一直沒有搭話的幾個女生藝人勾起了八卦心,開始追問下去。

 

    「也沒甚麼啦,只是之前跟她合作過一個音樂劇…本來在一開始見面會的時候她都非常和善,那劇本我本來就很有希望可以拿到女主角著個角色,沒想到腳色討論完,導演突然把應該是第二女主角的她升到第一女主角,而我竟然變成了女主角的媽媽!」

 

    「後面我就開始懷疑是不是她跟導演說甚麼,幾次想要跟她攀談,她卻老是晚晚才來排練,然後練習時誰都不多講一句話,只是一直練習,完畢又被她經紀人接走,感覺她一點都不想要跟我們有交流。」

 

    「聽起來好驕傲喔…」旁邊的女藝人也跟著開始皺眉,看著泰妍的表情好像很可憐:「泰妍前輩要跟她合作一定很麻煩吧。」

 

    「…我覺得不會啊。」泰妍控制住自己的不耐,想要離開這個區域,卻發現她們圍著圈圈她要離開又好像太突兀。

 

    「後面音樂劇結束後,不知道她打哪來的功夫把每個人都哄的服服貼貼的,幾乎每個人都幫她加油,我看啊…她八成也用對導演的那套轉移到劇組的人員。」

 

    「妳是說…潛規則嗎?」女藝人一出口,就趕緊摀住嘴。

 

    「哎唷!我才沒有這樣說喔…雖然我是不知道她到底用甚麼辦法啦,她好像很有來頭,公司跟經紀人都非常縱容她,是不是用身體或樣貌…也不能說的那麼果斷。」

 

    〝喀啦〞的一聲,大家都被這聲音嚇到,只看到泰妍重重的站了起來,表情很凝重。

 

    「抱歉…這裡烏煙瘴氣的,我想要出去透透氣。」泰妍冷著臉,讓大家不自覺的讓出路給她。

 

    「啊…前輩。」走了幾步,泰妍又回頭,笑看著那位女前輩。

 

    「嗯?」

 

    「竟然妳有出席,又差點可以成為女主角,想必一定是大型音樂劇吧,我很想好好看看呢。」

 

    「呵呵…也不能算是大型的…」

 

    「依前輩慈愛的外表,片名是不是叫:有妳真好?我記得那部劇情好像真的非常感人跟經典,那部的女主角沒給前輩演而淪落到給Jesssica演,實在可惜,我覺的前輩比較適合呢!」

 

    笑著說完一大串,每一句話都謙和有禮,泰妍鞠了個躬,不失禮貌的離開了,留下一群青了臉的八卦女人。

 

    Jessica跟那女前輩的音樂劇根本不是那一部,有妳真好的女主角…是個老太婆。

 

 

 

 

    泰妍走到外面,才重重的往牆壁槌了一拳,但很快就縮了回來…果然,女人不能逞狠,尤其還是不特別強壯的女人,玩不起這種帥氣戲碼,甩了甩發紅的拳頭,泰妍嘆了口氣,拿出口袋的手機,不期然看到Jessica回傳的簡訊。

 

    〝身體不舒服!?妳還好嗎?昨天跟妳電話聊天怎麼沒感覺,妳有沒有去看醫生啊?〞

 

    見她沒回,Jessica又繼續傳。

 

    〝嘿!妳還好吧?怎麼不回應?不會連回應都辦法吧?〞

 

    〝妳再不回我,我真的會很擔心,妳在哪?上通告嗎?〞

 

    〝我打給妳的經紀人,避重就輕的稍微問了一下妳的狀況,原來妳在上節目啊…總之妳還是不要太逞強,我會擔心妳嘛。〞

 

    「…這個傻瓜!」泰妍突然低吼,還有心情關心自己的感冒!自己的名聲那麼被亂傳怎麼沒看她那麼擔心過?

 

    泰妍起身走回錄製片場,只傳了自己還好要她別擔心的簡單訊息給Jessica,節目錄製中泰妍一直都很沉默,尤其是當她跟那個女前輩有接觸的時候,就完全不給對方有可以接話的空間。

 

    她就是很小氣,心裡不容許任何人這樣糟蹋或是批評她所珍惜的人或事,如果不是因為工作,她早就想要轉身就走。

 

    好不容易完成了錄製,泰妍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多了,雖然沒有吃東西,卻覺得胃很不舒服,到了廁所乾嘔了好一陣,又吐不出來,反而因為這樣,喉嚨越來越痛了。

 

    「今天的通告都結束了,我看…要不要先送妳到醫院去?」經紀人看到蒼白臉色的泰妍被嚇到了,猶豫的問著。

 

    「拜託不要,我不想去醫院…」泰妍皺緊眉,不舒服的曲起身子。

 

    「妳…唉…」經紀人拿她沒轍,又勸了一陣,被泰妍果斷拒絕,只好驅車往泰妍家的方向開去。

 

    「要…也明天在去。」

 

    「為甚麼?」

 

    泰妍迷迷糊糊的說著,因為社區內舉辦的住民旅遊,隔天夏妍跟金母會隨著旅行團一起去玩了三天兩夜,現在讓她們知道自己住院或是生病,恐怕無法讓她們放心下來,這趟期待以久的旅行不就泡湯了。

 

    「明天我看狀況後會打給妳,麻煩到時妳來接我去醫院好了…我沒有車也不方便。」

 

    經紀人拿她沒轍,在把她在回家安頓好,就被泰妍趕出了家門。

 

    深夜,泰妍捲縮在被褥中,整個人難過到睡都睡不著,想要起身倒杯水,卻在廚房因為一陣暈眩打翻了水杯,抬頭看了看母親跟夏妍睡的房間,幸好沒有被吵醒。

 

    走回房間,泰妍已經覺得自己的力氣快要徹底用光,整個人又倒回了床鋪,氣息不穩的輕喘著。

 

    嘟嘟嘟嘟…手機鈴聲不知道想了多久,直到泰妍終於撐起身子,拿到耳邊,柔柔的聲音才從裡面傳過來。

 

    「泰妍?妳怎麼那麼久才接電話?」對邊的Jessica在家擔心的睡不著,她晚上陸續傳幾封簡訊泰妍,卻一直沒有回應,又不敢再打給經紀人怕太醒目,甚麼都無法知道的情況下,讓她很擔心。

 

    「……睡著了。」泰妍調整了一下才說出口,聲音卻還是很難聽。

 

    「是嗎?泰妍…妳聲音怪怪的,還好嗎?」Jessica不確定的說著。

 

    「妳……還沒睡啊…」泰妍勉強看了時鐘,已經半夜一點半了,Jessica一直都不是夜貓子的人,怎麼還醒著。

 

    「我?我當然還醒著啊!拜託,妳完全失去音訊我很擔心耶!哪睡得著。」Jessica擔心的繼續說著:「明天阿姨跟夏妍要出去玩,妳一定不會准我打家裡電話找妳對吧,手機又不接…妳差點嚇死我!」

 

    泰妍覺得心裡一陣暖…聽著Jessica在那嘮嘮叨叨的問著自己的病情,突然覺得好窩心…

 

    她才不是那種人呢!

 

    下午那些女人,根本不懂…她的西卡…她的西卡,才不是!就像現在…不就像個傻瓜一樣的做愚蠢的事。

 

    「西卡…」久久沒回應的泰妍,突然出聲,裡面聽出了一點點的哽咽。

 

    「嗯?」

 

    「我…好難過…」頭暈到她覺得身體不是她自己的。

 

    「妳在家嗎?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到,妳先起來穿外套,證件拿一拿…」

 

    電話那頭的Jessica連猶豫的沒有,焦急的柔喊,隨即可以依稀聽到她拿起車鑰匙跟開門的聲音。

 

    泰妍恍恍惚惚的有睡著了,十幾分鐘後Jessica神速的傳了封簡訊給泰妍,要她開門,她拿起外套往門外去,果然Jessica已經站在門口了。

 

    「天…妳在發高燒了啦!」Jessica把外套快速的披上泰妍的身上,拉著泰妍,半扶半拖的上了她停在樓下的車子。

 

    「我們去醫院。」Jessica放下手煞車,準備要去醫院。

 

    「西卡…不要讓我媽還有夏妍知道…」泰妍握住Jessica的手,冰冰涼涼的讓她有點舒服。

 

    「妳!」Jessica無奈的看著她,吸了口氣:「我知道!等會直接回我那,明天早上我再打給她們。」

 

    「不要跟她們說我生病。」泰妍難聽的聲音繼續說著。

 

    「我知道啦!就當我們今晚徹夜長談可以了吧!妳乖乖坐好啦!」Jessica看泰妍昏昏沉沉,傾身幫她繫安全帶,而泰妍則乖乖的倒回她的位置。

 

    「……妳難道不能早點對我求救嗎?」車子裡突然一陣安靜,久久…泰妍才出聲。

 

    「我記得妳明天有通告…」看Jessica外套底下的是簡便居家衣,遮掩面容的粗框眼鏡下,是疲憊的倦容,泰妍本來不想要麻煩那麼忙錄的她。

 

    「但是妳生病了!!」Jessica哽咽的低吼,軟軟的聲音卻一點威嚴都沒有。

 

    「妳生病…都病成這樣了,妳以為身為妳情人的我可以安心睡覺嗎?我哪有那麼厲害!通告再多也沒有妳重要啊,當我看到妳蒼白的樣子,心裡整個很難過…妳到底在想甚麼啊!」Jessica一邊開著車,一邊大罵,想到甚麼就說甚麼,泰妍該感謝她…一直這樣吼才不至於讓她失去意識。

 

    「西卡…妳比我媽還嘮叨。」泰妍佩服自己在難過邊緣還有幽默潛質。

 

    「金泰妍!妳夠囉!」Jessica一手拿起手機撥著。

 

    「喂…允兒嗎?妳家那隻今天有沒有在值班?…沒有啊…那妳幫我問問有哪個醫生認識的可以幫我安排個位置嗎?…嗯…嗯…好…」Jessica好像又打給誰了,泰妍沒有空理會,只是又開始昏昏欲睡。

 

    沒多久,Jessica快速的把車子停好扶泰妍下來,到了急診很快就有位置給她們,大概Jessica早就安排好了。

 

    簡單的聽了幾句〝疲勞過度〞〝睡眠不足〞之類的診斷,泰妍在醫院打了一劑營養針,很快就被安排去領藥回家了。

 

    「好像還早…我回家好了。」泰妍看著時間,才快三點,想著自己會不會穿幫。

 

    「……」Jessica倒出停車格,回都不回的直直開去,朝著自己的住處。

 

 

 

 

    車子開下Jessica住處的地下停車場一直到停好車,Jessica都非常沉默,卻依舊注意著泰妍的狀況、幫她解開安全帶。

 

    「…對不起。」泰妍抓住Jessica要收回去的手,弱弱的說。

 

    見對方沒反應,泰妍難得主動的伸出雙臂,攬住傾身往副駕駛座而來不及縮回身子的Jessica,讓自己可以環著她的腰。

 

    「對不起啦,別生氣了好不好?」平時好聽的聲音因為感冒而多了點沙啞跟磁性。

 

    「妳好討厭喔…」Jessica抱緊她,埋在她的肩窩突然顫抖了起來。

 

    「西卡…!?」泰妍沒想到Jessica會是這樣的反應,肩窩處傳來的濕熱感讓她知道,西卡哭了。

 

    「幹嘛硬逞強,如果我今天沒特別打給妳,妳是不是也不想麻煩我了?」

 

    「…我不想讓妳擔心嘛。」泰妍撫著Jessica的髮,溫柔的說。

 

    「但是我就是會擔心啊!為甚麼不讓我擔心!」Jessica搥著泰妍的肩膀,卻又不敢用力:「妳真的很可惡!」

 

    「…好嘛,原諒我,下次會讓妳知道的。」泰妍聞著Jessica的氣息,還有一點沐浴乳的味道,香香的很好聞。

 

    Jessica被泰妍那軟軟的語氣弄的氣也不是心疼也不是,紅著眼眶瞪了她好久,才離開車子,扶泰妍下車。

 

    坐電梯到了Jessica的住處,泰妍被Jessica扶到臥房的床上躺下,Jessica轉身要往外走。

 

    「等等…妳要去哪?」泰妍問她,都好晚了…還不睡嗎?

 

    「找鬧鐘,妳這個藥要按時吃。」平常她都是經紀人叫醒的,她不喜歡鬧鐘,早就不知道被她丟到哪去了。

 

    「我自己會起來…」泰妍還來不及說完,就又被Jessica的視線給縮回的床上。

 

    「讓我照顧妳,好嗎?」Jessica嘆了口氣,她也不喜歡跟泰妍生氣,坐在床邊好好跟她說。

 

    「妳這樣我不放心,燒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退,既然都在我這裡住下了,就不要擔心打擾我好嗎?」Jessica親了親她的臉頰,「我喜歡妳打擾我。」

 

    一句話,讓泰妍喉頭哽哽的,心裡因為幸福兒滿滿的,沒有多說甚麼,只是轉過頭也親了親她的臉頰,Jessica才笑著放開她,要她好好休息一下。

 

    泰妍因為針劑的關係,很快就睡著了,好一會兒才又被喚醒,一看旁邊的時鐘,已經早上六點多了。

 

    「吃藥了。」Jessica把要遞給她,泰妍盯著藥看了好久遲遲不想吞下去。

 

    「快吃,不然要我餵妳嘛?」

 

    「妳要怎麼餵我?」泰妍好奇著。

 

    Jessica抬起眼,淡淡的笑了起來,拿起泰妍手上的一顆藥往她自己嘴邊放,傾身要往泰妍的嘴巴餵過去。

 

    苦苦的藥從Jessica的嘴巴推送給泰妍,泰妍無法拒絕得張開嘴,苦澀的感覺伴隨著Jessica的味道,讓泰妍第一次這樣無法拒絕吃藥。

 

    「這樣妳還不敢吃嗎?」不知不覺中,Jessica已經把藥都〝餵〞給她了。

 

    泰妍有些恍神,呆愣的看著Jessica靠進的臉,喃喃的問:「藥沒了嗎?」

 

    「沒了啦!」Jessica舔舔嘴唇,吐了吐…她也不喜歡藥的味道啊…

 

    「好可惜…」泰妍淡淡的說著,拉過還在狀況外的Jessica深深吻住她,天知道自從看到Jessica的那一刻她就非常想要做這件事,克制不住的渴望她。

 

    Jessica並沒有怎麼反抗,很快就投入跟她的熱吻中,吻了好一會兩人才依依不捨的放開。

 

    「妳不累嗎?」泰妍捲著Jessica的髮絲,勾到耳朵,然後輕輕的撫上她的臉。

 

    「不會,我明天已經跟經紀人說好要請一天的假。」Jessica把手放上泰妍的,拿到唇邊親了一下,然後把泰妍的手放回被子裡。

 

    「她肯讓妳請?」

 

    「我說我感冒了。」Jessica起身,端起裝藥跟水的脫盤,往房外走。

 

    「明明就沒有…」

 

    「又沒差,而且剛剛那樣一親,應該很有可能會有吧!」Jessica對她笑,然後離開了臥房。

 

    放好那些東西,泰妍要Jessica也陪她到床上躺一躺,Jessica在她左側躺下,泰妍因為睡過一會,開始有點精神跟她聊天。

 

    「今天在攝影棚遇到一位前輩。」

 

    「誰?」Jessica問著。

 

    泰妍跟她大致形容一會,Jessica很快就想到是誰。

 

    「她啊…不要理她,她本來就對我有偏見,加上她經紀公司又是小公司,就有這種被害心態。」

 

    Jessica說那個音樂劇在找她的時候就是以女主角的名義來找她的,她也跟經紀公司調了好久的檔期才談妥,加上那時她的專輯回歸,很多節目要上,她根本蠟燭多頭燒。

 

    而那位女前輩,好像一直搞錯導演那時的意思,就自己以為自己會當上女主角,其實想一想也知道,她根本過了女主角的年齡好不好。

 

    「噗!」泰妍因為Jessica的話而笑了出來。

 

    「這句話不要跟她說喔,我的流言會更難聽。」

 

    「我又不是傻瓜!」泰妍止住笑,淡淡的說她也對那女前輩說了類似的話。

 

    「妳不想活啦,她很難搞耶,如果她一氣之下也說妳壞話怎麼辦?」Jessica驚訝的說著。

 

    泰妍看著Jessica,握住Jessica在棉被底下的手。

 

    「那妳呢?為甚麼不在乎?」

 

    「我?習慣啦…那種事情讓她們閉嘴根本不可能,越澄清反而越嚴重,還不如不要管…」Jessica看向泰妍:「妳在意嗎?」

 

    泰妍想了想,其實她以前也從來不會在意這種事,人家要怎樣說她她早就沒有太大感覺了,只有在剛出道的前兩三年才有那種憤恨,現在一切都淡了。

 

    可是她今天聽到Jessica被那樣說卻很不平衡,真是奇怪,現在想想…她從來不曾發故這樣的脾氣。

 

    「看來,妳很愛我呢。」突然,Jessica的話把她拉回了神,讓金泰妍專注的看著她。

 

    「……」是嗎?那Jessica不也是嗎?什麼都不在乎的她竟然因為自己不跟她求救而哭了,一般大眾很難想像吧,冰山女王那麼愛哭。

 

    「西卡。」泰妍突然朝她靠進,埋進Jessica的肩窩,抱著她。

 

    「嗯?」

 

    「我覺得…我們一定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泰妍閉上眼睛,藥效好像有發揮了,她昏昏欲睡。

 

    記憶中…Jessica好像在她耳邊說了甚麼,但那不重要…重要的事,Jessica的溫暖,Jessica的味道,就算她睡著了,也一直…在她身邊。

 

    〝我也這樣覺得…〞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