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來練習一次吧!」聽著導演的呼喊,泰妍把口中的水嚥下,起身往舞台中間走去。

 

 

 

 

    深夜,一輛車停在離Jessica高級公寓不遠的停車格上,裡面的人躺在椅背上小憩,車子內的音樂還飄飄流放在整個空間中。

 

    〝叩叩〞泰妍睜開眼眸,看到玻璃窗外面的人兒,把座椅調正,中控鎖也跟著打開。

 

    「妳還好嗎?看起來有點累。」素顏帶著鴨舌帽的Jessica匆匆進車內,看了看駕駛座上的情人,面色充滿擔憂。

 

    泰妍也同樣帶著鴨舌帽,未著任何妝點的臉色有些顯蒼白,眼眶下的黑眼圈透露著疲憊。

 

    「嗯…在劇團裡面待到剛剛。」沒有Jessica的簡訊,估計金泰妍今晚會睡在劇團練習室裡。

 

    「吃過晚飯了嗎?」Jessica摸上泰妍的臉頰,輕撫著,見泰妍點頭,有摸了摸那有些汗濕的頸脖。

 

    「趕快回去吧,回去快點洗個澡,然後早點睡。」

 

    「妳這樣還要去我那裡嗎?我今天有點累了。」泰妍瞄了Jessica一眼,不確定的說著。

 

    Jessica好笑的摸摸她的頭,輕笑道:「我又不是去找妳玩的,不然妳還想做什麼?」

 

    「……沒事,那我開車囉。」泰妍看著車頂,努力趕走自己那不純潔的想法…

 

    Jessica應該是不會想到那裡。

 

    車子開出停車格,往泰妍的公寓開去,兩個人現在能處在一起的時間,應該就屬那間坪數不大的小公寓了。

 

    「妳跟經紀人說好了?」泰妍看著前方,跟著平常一樣的問著。

 

    「嗯,我說我要出去找一下秀晶,不過明天姐姐她還是會在我公寓樓下等我。」Jessica覺得口渴,把泰妍駕駛座上面的水拿過來喝。

 

    「嗯哼。」泰妍點點頭,這意味著Jessica清晨就要起床趕回她的住處。

 

    「那妳明天開我車回去好了,我一早就要去劇團練習,可能沒空載妳回去。」泰妍打著方向燈,轉了個彎,語氣裡面還是有些抱歉跟疲憊。

 

    「沒關係,我自己回去,晚上我再把車開回妳那。」Jessica也不在意,點點頭答到,順手又摸上泰妍的臉。

 

    「我沒事,很累而已。」泰妍附上她的手,淡淡笑道。

 

    Jessica這邊秀晶跟經紀人常常會來,以前因為方便,鑰匙都幫她們打上一份,就是預防Jessica有時候有〝不醒人事〞的時候,可以順利通行。

 

    現在兩人交往,又不能突然跟經紀人拿回鑰匙,商量過後,來是決定以泰妍的小公寓為主要相處地點。

 

 

 

 

    一回到小公寓,泰妍就倒在床上不動了,Jessica才脫個鞋,轉過身就看到那人以睡著,上前把她搖醒。

 

    「泰妍,先去洗澡好嗎?洗完澡在睡。」

 

    「唔…」泰妍吃力的睜開眼睛,花了幾秒鐘思考話語的意思,才乖乖起身拿衣服走去浴室。

 

    Jessica看著浴室的門,嘆口氣坐到小沙發上面翻著雜誌,沒多久…泰妍就神速的洗完澡,出來又準備往床上撲,卻被Jessica阻止了。

 

    「妳喔…這樣會感冒啦!」Jessica拿出吹風機,插好插頭,溫柔的幫泰妍吹著頭髮。

 

    吹風機熱熱暖暖的風吹撫著,泰妍舒服的閉上眼睛,讓Jessica跪在床上幫她吹頭。

 

    「排演上面有遇到什麼瓶頸嗎?」Jessica知道泰妍今天一整天都在劇團,唯一有可能讓她那麼倦累的原因。

 

    「…有一幕一直排不順。」泰妍沉默了一會,才開口,不過隨即又輕笑的安撫著身後人:「不過妳不用擔心,我明天去多排個幾次應該又會順了。」

 

    「嗯,妳講話有點鼻音,等會把感冒要先吃一吃,免得到時嚴重了。」Jessica看泰妍不想多說,淡淡的點點頭關心道,專心的幫她吹頭髮。

 

    「舒服嗎?」Jessica看到泰妍那勾起的微笑,好笑的問著。

 

「好舒服…」泰妍點點頭,沒有再說話。

 

    吹完頭後Jessica有把剛剛泰妍在洗澡時她泡好的感冒藥水逼她喝下,皺著眉泰妍喝完,已經恨不得爬上床睡覺了,Jessica也不鬧她,放著她自己拿著這裡準備好的備用衣服往浴室走去。

 

    等到Jessica洗完澡出來時,泰妍已經不知道睡到哪一殿去了,爬上床看著那吐著規律呼吸的人兒,Jessica皺眉。

 

    看來劇團的排練的量一定非常重,她跟泰妍距離上次碰面已經過了三天,這中間從簡訊,Jessica也只知道泰妍都把重心放在劇團排演上,其它的泰妍並沒有多說。

 

    「妳喔…什麼事情就是太認真,不懂照顧自己。」嘆了口氣,Jessica幫泰妍蓋好被子,親了那熟睡的臉龐後,也跟著躺下睡了。

 

    看來,她得找機會去看看泰妍的工作狀況。

 

 

 

 

    隔天一早,泰妍起來的時候,床邊的人兒已經離開了,看了看櫃子上面的鑰匙已經被抽走了車子的部分,泰妍搔了搔頭髮。

 

    結果…兩個人晚上什麼都沒做嘛,Jessica不會覺得來這裡陪她睡覺很無聊嗎?

 

    梳洗完上了保姆車,秀英已經幫她把早餐買好,順便把錄影機遞給她。

 

    「昨天妳要我錄的表演情況,看看吧。」

 

老實說秀英真的很佩服泰妍的工作態度,撇開有時候說話泰妍很欠扁之外,工作上面泰妍真的非常專注,凡事都會確認到最好才會罷休,就像現在,昨天工作到那麼晚,睡過覺後又再看一次自己練的片段,說是工作狂人也不為過。

 

    咬著早餐,泰妍皺著眉研究著自己的動作跟換氣,就那一段她老是覺得卡卡的,幾天下來也有跟導演討論過幾次,卻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

 

    「今天一樣幫我錄,我想再看看有沒有變化。」她打算用另一種唱法,不知道會不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到了劇團練習室,泰妍很快就開始練習,一整個早上下來,撇開大家的總練習,泰妍一直不停重複的練習那怎樣都不順的一段。

 

    「泰妍啊,要不要休息一下,吃午飯囉!」劇組的人提醒著,大夥打算一起到附近的餐館吃飯,就省去外送的一些垃圾。

 

    泰妍喘著氣,搖搖頭回絕了:「我不餓,妳們去吃吧。」

 

    劇組人拿她沒辦法,只好依著她的意離開,順便問上泰妍要不要帶點什麼吃的東西。

 

    泰妍走到一旁,把音樂重新放一次,台步走著跟輕唱,卻唱到一半就卸氣的直接在木質地板上躺了下來。

 

    「不行、不行、這樣不行…越練越糟!」泰妍摀住臉,不甘心的說著,臉上因為一直活動兒染起的紅暈,喘著氣。

 

    為什麼…一開始以為只是小問題,但是後面越來越不順,一個人的意見、兩個人的意見,一堆人的意見,然後…為了要面面俱到,反而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泰妍坐了起來,汗水隨著動作滴到了地板上…泰妍拍了拍自己的臉,走到一旁有把音樂放一次。

 

    她不能放鬆、不能隨便,就因為她是歌手,第一部音樂劇更要努力做到完美,大家一定都看著她,這次成功將代表她的轉型成功,再一次明確的證明她的演唱功力,也是為自己的交代。

 

    所以…她不能在這裡敗下陣來。

 

 

 

 

    下午的練習還在持續著,卻來了個她想也想不到的不速之客。

 

    「寶兒前輩!」大家都驚呼到,畢竟權寶兒是老闆的身份,能來看團練是非常少見的事。

 

    「剛好我今天有空,就過來看看啦。」寶兒笑著拍拍劇場導演的肩,要大家放鬆不要有壓力。

 

    「再加上今天有為嬌客想要參觀,我自然得帶她來。」寶兒剛說完,就對著泰妍的方向眨眨眼,讓泰妍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跟她有關嗎?

 

    寶兒簡單的問了劇組狀況,就走到泰妍面前關心狀況,她剛剛多少也聽說了泰妍的困擾,打算等等要她在自己面前排演一次。

 

    泰妍吞口口水,緊張的站在舞台中間,那場整個舞台只有自己一個人唱著,所以只有她ㄧ個人站在舞台上。

 

    「開始吧。」寶兒看了一下手錶,說到。

 

    「不是要等妳的朋友到了再開始嗎?」劇導問著,寶兒擺擺手。

 

    「可能還在停車吧,不等她了。」寶兒撐著腮幫子,眼神銳利了起來,看著泰妍淡道:「我來聽聽妳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泰妍緊張的看著寶兒,吸了口氣示意音樂可以放了,整個人專注在上面。

 

    唱到一半,練習室的門被悄悄打開,來人安靜的走了進來,放輕了腳步坐到寶兒旁邊的位置上。

 

    現場除了專注閉眼唱歌的泰妍外,其他人不禁都感到一陣驚訝,舞台下傳出了小小的喧嘩。

 

    「來啦,真慢!不是妳說要來看的嗎?」寶兒靠到對方耳邊,小小聲的調侃著。

 

    「停車花了一點時間,怎麼不等我?」來人小聲抱怨著。

 

    「看到妳,我怕她更亂吧。」寶兒笑道,轉過頭看著還沒發覺的金泰妍。

 

    泰妍正唱到轉折處,吸口氣睜開眼,本意識想要看向舞台前方,卻看到了那人的身影,讓她瞬間傻在那裡。

 

    音樂還繼續再放,大家也在看,就連那個引起大家騷動的主人:Jessica也疑惑的看著泰妍。

 

    怎麼停下來了?她都還沒認真聽到。

 

    「好了!先到這邊吧!」寶兒拍拍手,把大家注意力拉到她身上,並且要助導把音樂關了。

 

    「抱歉…我還沒唱完…」泰妍趕緊鞠躬,汗水順著動作揮灑下來,坐在一旁沒說話的Jessica有些心疼。

 

    怎麼臉色那麼差。

 

    「不用唱完,我已經知道狀況了。」寶兒畢竟還是老手,對於剛剛那不到五分鐘的表演,很快就抓到泰妍的問題所在。

 

    「可是…我還沒唱到我問題的那一段。」泰妍有些驚訝,就是後面那段轉折她一直覺得唱的沒有感覺,現在還沒唱到那…前輩就說懂了?

 

    Jessica看了一眼寶兒,靠著椅背不表示意見。

 

    「泰妍。」寶兒清了一下喉嚨。「這首歌,妳知道意思嗎?」

 

    「蛤?…當…當然知道。」泰妍有點不知所措的點頭。

 

    「那妳唸一次歌詞給我聽。」

 

    「…是。」泰妍雖然不懂,還是乖乖的唸著歌詞:

 

寂寞的日子,現在再見吧,我會改變的,把這首歌裝進口袋裡,奔向你而去,現在很難裝不知道,我會坦然面對自己…

 

    「停!」寶兒喊了聲,現場安靜了下來,雖然寶兒平時人都很隨和,但是這種時候,那種音樂人的英氣還是很快就顯現出來了。

 

    「泰妍,我聽不出來妳對這首歌的情感。」寶兒講完這句話,現場一片安靜。

 

    「我聽過妳唱〝靠近〞這首歌,我覺得妳不是個不會表達情感的歌手,為甚麼這首歌妳會卡住,是不是因為妳對於情感沒有像主角〝薰〞那樣的覺悟。」

 

    泰妍愣在當場,沒有說半句話,安靜的好像可以聽到心臟一下又一下的跳動著。

 

    泰妍,妳是不是,根本沒有辦法想像,薰的心情?

 

    這樣,妳要怎樣變成她?站在舞台的那一刻,妳就是薰喔!

 

    坐在練習室的一邊,泰妍低著頭喝水,心裡一直迴盪寶兒在離開以前說的話,充滿著困惑。

 

    「還好嗎?」軟軟的聲音傳出,泰妍發現自己的光線被一個人影給蓋住,抬起頭,看到熟悉的臉龐。

 

    「…嗯,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嚇到我了。」泰妍淡淡的說著,看著蹲身在她面前的Jessica。

 

    「今天下午剛好沒甚麼行程,離開電視台剛好遇到寶兒前輩,就拜託她帶我進來啦。」

 

    「是喔。」泰妍點點頭,目光轉移看著地面。

 

    「怎麼啦?妳幹麻突然對我那麼拘束?」

 

    「…哪有,妳這樣來又不通知我,是希望我多開心。」泰妍才說完,又覺的話語是不是有些不太友善,彆扭的看了一眼Jessica,見對方沒有任何反應,才又低下頭。

 

    「妳跟寶兒前輩她,還真好。」泰妍直起身子,靠在牆邊。

 

    「嗯,去年我才辦過音樂劇啊,這裡的人,包括寶兒前輩我都蠻熟的。」Jessica笑著說:「而且我也蠻想大家的,早就想要過來看一看大家了。」

 

    「我們也很想西卡啊,現在都沒機會遇到妳,只有在螢光幕前看的到。」大概是Jessica的話飄進了大家耳裡,很多人因為Jessica的關係靠近了泰妍這邊。

 

    「我也很想要找妳們,不過太忙了嘛。」Jessica轉過身子站起來,跟大家聊著。

 

    劇組的大家幾乎跟Jessica去年的班底一模一樣,所以大家看到寶兒把Jessica帶過來也沒顯太大的排斥,爭相要跟她聊天。

 

    泰妍看著Jessica沒入人群,自己起身往化妝室走去,打算洗把臉。

 

    站在化妝室的鏡子前,泰妍看到的是因為練習而散亂著頭髮的自己,衣服是隨便穿了件寬鬆的白色T-shirt,臉上也只是上了簡單的淡妝…

 

    「她全都看到了啊…」泰妍洩氣般的撐在洗手台前,盯著鏡子裡的自己。

 

    剛剛寶兒在講那些評論時,泰妍她完全不敢看Jessica那邊,她不知道這種情況她應該如何面對她。

 

    直到這種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竟然會下意識的在Jessica面前表現得好,她不喜歡讓Jessica看到她落魄的樣子。

 

    走出化妝室,泰妍回到了練習室,本來想要跟Jessica在講講話,畢竟剛剛自己的口氣真的有一點不好,只是,她沒有想到Jessica會跟劇組裡面的人聊的那麼開心。

 

    張口想要喚她,卻發不出半個音,泰妍無奈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休息,不打算打擾她們。

 

    看著在人群中的Jessica,泰妍眼神不知道該往哪裡放好,困窘了一會,倒是導演看到她ㄧ個人坐在一旁兒走來關心。

 

    導演跟她聊了一些剛剛評論的事,泰妍其實沒有聽進去太多,目光一直被一邊聊得非常開心的Jessica給吸引。

 

    好不容易,Jessica撇開眾人往她的方向走過來,泰妍的心情稍稍有些起伏,導演看到泰妍眼神,順著方向看到來的人兒。

 

    「跟我走吧。」Jessica可終於脫離人群,老實說心裡鬆了口氣。

 

    今天來這裡主要是想要看看泰妍,關心她一下,但是劇團的人她都認識,要擺脫那些寒喧著實讓她花了好一陣子,不過也打聽到了許多消息。

 

    「去哪?」泰妍有些疑惑,看了看劇團的大家好像都笑笑的看著她們兩人,心裡一陣彆扭。

 

    「吃‧飯‧好‧嗎!」Jessica笑著牽著她的手:「剛剛聽劇團的人說妳都不吃午餐,一直練習,難怪看起來那麼累,大家都擔心妳會一直沮喪呢。」

 

    「大家?」

 

    「嗯,其實劇團裡的人都很關心妳呢,剛剛妳去化妝室的時間,她們跟我說了妳最近的狀況,那種情況真的很糟糕吧…」Jessica本來正想要說她自己當初在音樂劇演出時也有這種情況,卻被突然抽開的手回了頭。

 

    「妳自己去吃吧,我不餓。」

 

    「泰妍?怎麼啦,我肚子餓了啦,就當陪我吃嘛~~」Jessica輕聲又哄,泰妍卻不能接受的反駁。

 

    「所以我不是要妳自己去吃嗎!」一吼完,才發現她的低吼已經有些控制不住音量,加上兩個人都是目光焦點,自然很快就吸引人注目。

 

    「妳不用特別拉我出去吃飯,我就是吃不下,妳來這裡到底來幹麻?」泰妍壓低的聲音問著,語氣不好的程度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瘋了。

 

    「妳最近好像很累…我只是想來關心…」

 

    「那妳不用特別來這裡!結果還不是跟大家嘻嘻哈哈,是想來這裡玩吧!妳這樣我很困擾!」泰妍才說完,現場就有人倒抽口氣,雖然聲音壓得很低,但是大家都是愛八卦的女生居多,自然都專注在兩人身上。

 

    泰妍看著Jessica,頓時不知道下一句話要說甚麼,從Jessica蒼白的臉色可以感覺出…她很難堪。

 

    氣話…那都是氣話!自己是個大白癡!泰妍心裡吶喊著,卻抵死都不肯抬起頭,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

 

    「我回去,但妳要好好照顧身體…我會擔心的。」

 

    過了一會,Jessica柔柔的聲音才傳入泰妍的耳裡,臉頰上突然一陣冰涼,Jessica的手附上她的臉頰,繼續說著。

 

    「我這就離開,別生氣了,好嗎?」輕聲的、溫柔的,沒有一絲絲的慍怒,讓泰妍眼眶都紅了起來。

 

    她剛剛…到底在做什麼,難道就只是因為自己的羞愧跟吃醋,而讓Jessica這樣難堪嗎?

 

    Jessica拿著自己的包包,轉過身跟大家點點頭,卻在踏出步伐時被人拉住了。

 

    「西卡…」泰妍背對著劇組,看著她。

 

即使知道這樣劇團的人會懷疑,但是…緊握住的手怎樣都不肯放開。

 

    道歉的話語梗在喉節出不來…所有的委屈跟挫折終於都染上了泰妍的臉龐,紅著眼眶,眼淚卻死死不肯掉下來。

 

    Jessica看著這樣的她,跟劇團得人示意了一下,趕緊把她帶到了練習室外的小角落。

 

    她知道…泰妍一定不喜歡別人看到她哭。

 

    因為還是有人出入,泰妍只能緊緊握住Jessica的手,激動的情緒讓她身子忍不住顫抖…

 

    「……」Jessica沒說甚麼,臉上的笑容充滿著憐惜,沒被握住的另一手,輕輕上前拍著泰妍的後背,有點像似擁抱又不是。

 

    「剛剛…我不是有意…」

 

    「我知道,沒事的。」

 

    「妳能來,我沒有不開心…」

 

    「嗯,是我想妳,自作主張來的。」Jessica吸著屬於泰妍的味到,眷戀了一會才放開。

 

    「我走囉。」說完Jessica對泰妍眨眨眼,等泰妍放開握住的手。

 

    但是泰妍沒放開,力道忽大忽小,好像在猶豫一樣,Jessica疑惑了一會,突然反應過來,輕聲問。

 

    「我出去買個吃得,會再回來的,好嗎?」

 

    顯然這句話是泰妍一直想要的答案,抬起頭對她微笑,眼角泛著淚的她此刻看起來就像個無辜的小狗。

 

    「妳幾點練完?我到時再過來。」Jessica整個語氣都充滿寵溺。

 

    「五點,不過我會在練習室待到比較晚,我想自己再練習一次。」

 

    「…那我六點過來,我們一起吃飯。」

 

「需要我請劇團的大家一起留下來嗎?她們好像都想跟妳續舊…」泰妍不好意思的問。

 

「不用,就我們兩個,好嗎?」Jessica搖搖頭輕笑道,顯然有些開竅,剛剛泰妍的語氣跟態度之所以會那樣…

 

    應該有一部分是因為自己來了後就一直沒有搭理她吧?

 

    泰妍的表情在聽到她那句話後更為放鬆,點了點頭,嘴角扯開好看的笑容,握住的手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