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甚麼東西變得完整了。

想了很久…也在猜那是什麼…

直到今天、今晚、此刻,知道了…

…是自己

的存在,

因為,填補了我的世界。

因為的世界得以完整。

然後發覺…

已經離不開了。

 

    辦公大樓因為下班後的鳥獸散,顯得冷清,Jessica停好車後,走進了跟街上人來人往的光頸而顯得有些陰暗的大樓裡。

 

    看了看手錶,已經六點快半了,她的步調跟著加快,平常有些怕黑的她此刻完全遺忘了害怕。

 

    走到門邊,看著躺在地板上喘氣的泰妍,Jessica輕笑…果然還在認真練習啊…

 

    練習室只剩下泰妍一個人,所以關了大部分的燈光,獨留了舞台上的幾盞燈,Jessica小心的走進去,讓自己不會因為黑暗而撞到東西。

 

 

 

 

    泰妍躺在地上,因為頭頂上那盞燈而用手掌遮住目光,胸口因為剛剛的練習而頻繁起伏,頰邊的汗顏著弧度滑落,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我知道,沒事的。

 

嗯,是我想妳,自作主張來的。

 

    閉上眼睛,泰妍想著下午Jessica說的話…她為什麼,總是那個可以讓自己迅速感受到溫柔的人…

 

    在Jessica面前,她總是輕鬆的…像的孩子一樣…

 

    想要表現得很體貼溫柔,卻總是會不自主的在她面前,耍任性、生氣、碎碎念…還有,吃醋。

 

    「這樣…真的好可怕。」泰妍屈起一隻腿,擋在臉上的手掌握緊,輕喃。

 

 

 

 

    「什麼好可怕?」柔美的聲音揉合著那獨特的香氣,泰妍不用起身就知道來人是誰。

 

    「妳。」還有我。

 

    泰妍睜開眼睛,好笑的看著那個因為她回答而傻楞住的人兒。

 

    怎麼就連倒過來看,也可以這麼完美?

 

    「什麼啊…我哪裡可怕了?」Jessica不開心的抱怨,身子降下來跟著泰妍一起隨地而坐。

 

    「妳來啦,比預計晚半小時耶。」泰妍沒起身,笑著看對方。

 

    Jessica瞄了她ㄧ眼,隨即輕笑,舉了舉手上的紙袋:「為了買這個!排了好久~~~」

 

    「什麼東西?」泰妍坐起身子,往Jessica手中的紙袋看了過去。

 

    「壽司!我想妳練習了一下午都沒有進食,不要吃太麻煩又可以快速吃的東西最好。」Jessica一邊說,一邊把裡面的盒子拿出來。

 

    「這種東西涼涼的,很開胃又好拿,甚至不燙口。」Jessica用竹筷夾起一塊鮪魚壽司,遞過去泰妍的嘴邊:「來!啊~~~~」

 

    「我自己吃啦!」泰妍不好意思的要去拿另一雙竹筷,卻被Jessica阻止。

 

    「妳手還髒髒的,我餵妳啦!這裡又沒有人,害羞什麼?」把壽司塞進泰妍的嘴巴,Jessica笑的好開心。

 

    「妳幹麻那樣笑…?」泰妍無奈得讓她餵,接過遞來的濕紙巾擦手,嘴裡還含著泛著飯香的壽司。

 

    「笑我們家泰妍好可愛啊!」Jessica又夾了一塊自己吃,好吃的抿嘴輕嘆。

 

    「哪裡可愛啊…」泰妍嚼著,手還不忘拿茶來喝。

 

    「醋飯好不好吃?我特地叫老闆多加一點…」Jessica暗喻的說完,泰妍差點把剛入口的茶噴了出來。

 

    「咳咳!妳…妳…咳…我哪有吃醋!」泰妍趕緊放下茶拍著胸口,Jessica也好笑的幫她拍背。

 

    「悶騷鬼,死不承認。」

 

    泰妍咳到眼眶都紅了,抬起眼瞪了Jessicaㄧ眼,撇頭繼續嚼著口中的壽司。

 

    「我還要。」

 

    「什麼?」Jessica剛把袋子裡面的味噌湯也拿出來,不解的問。

 

    「壽司,沒了。」泰妍指指自己的嘴巴。

 

    「不是擦好手了嗎?自己吃。」

 

    「我要妳餵。」泰妍倔將的說著,就是不拿竹筷子。

 

    剛剛是對方不要她拿的。

 

    「嗤…小孩子!」Jessica雖然嘴上嫌,動作上卻還是乖乖的拿起竹筷子,輕聲問:「妳要吃哪一個?」

 

    泰妍靠到Jessica身邊,一起看著盒子裡面的壽司:「鮭魚的。」

 

    「喏!」Jessica又夾起鮭魚壽司,放到泰妍的嘴巴裡面。

 

    「妳拿筷子的樣子好醜。」泰妍一邊吃,一邊嫌棄。

 

    「我12歲才回來韓國吃韓食,妳在嫌棄什麼勁啊!」換Jessica瞪泰妍,餵她還被嫌,哼!

 

    「在那之前呢?」

 

    「都在美國生活啊,很少用到筷子當然拿不好。」Jessica拿著湯匙喝味噌湯。

 

    泰妍點點頭,她想起來Jessica的確說過她小時候一直到小學畢業前都在美國生活。

 

    「會寂寞嗎?在美國。」

 

    「寂寞是不會啦,我媽媽跟妹妹也都在身邊啊,爸爸也會在工作之餘飛來看我們,怎麼會寂寞。」Jessica想了想,搖搖頭。

 

    「也是…」泰妍點點頭:「我國中開始就到處在外面打工賺錢,看到不少外國人在異地生活,常覺得那樣會不會寂寞。」

 

    「是嗎?我倒從沒有這樣想過。」Jessica也夾起一塊壽司嚼著,回應泰妍。

 

    「呵呵,可能是我多愁善感吧。」泰妍也拿起味噌湯喝著,接著又難過道:「為什麼這份多愁善感,在薰的〝Good bye days〞卻完全失效了呢…?」

 

    「泰妍…」Jessica也跟著泰妍的心情而靜下來,頓時兩人之間只剩下吃東西的聲音。

 

    「喏!吃這個!」泰妍拿起竹筷子,漂亮的夾起一個壽司遞到Jessica面前,伴隨著舒爽的笑容:「吃飯時間別想那些了,吃完再想!」

 

    Jessica看了她ㄧ眼,乖乖張口吃下去,兩個人的筷子好像變成為對方而存在,互相餵著,泰妍被餵了一口,看了Jessica,輕笑的用手抹了抹對方的嘴角。

 

    「沾到飯粒了啦,傻瓜!」

 

    「妳也有好嗎!」Jessica也抹上泰妍的嘴角。

 

    兩個人因為這幼稚的小遊戲而玩得不亦樂乎。

 

    一段時間後,掃蕩完兩人份的豪華壽司,Jessica跟泰妍已經撐到癱在地板上不動。

 

    「或許泰妍,一直很寂寞的關係吧。」突然,Jessica說出這句話。

 

    「嗯?」

 

    Jessica轉過頭看了一下泰妍,又看向天花板:「妳剛剛說的啊,其實不是那些身處在異地的外國人寂寞,而是看著他們的妳寂寞…」

 

    「……」泰妍也看著天花板,聽Jessica說。

 

    「泰妍妳從國中開始就一直自己獨立,家裡的負擔讓妳的壓力一定很大,在那樣的時間點,妳根本不會有心思跟時間去想到…其實妳也很寂寞。」

 

    「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的接近妳,讓妳不寂寞,因為泰妍一直都很完美。」

 

    「完美嗎…」泰妍視線沒了焦距,喃喃的重複著。

 

    或許吧,環境讓她不得不要求完美,不得不在短時間之內成長茁壯、成熟穩重,在全家負擔都壓在她身上的時候,她不可能考慮那些。

 

    但是,真正的金泰妍一點都不完美…

 

    「但是泰妍一點都不完美。」Jessica的話讓泰妍驚訝的轉過頭看著她,對方的話竟然跟自己的吻合。

 

    「泰妍有很多缺點,會吃醋、會不平衡、會不安、會生氣,甚至會像今天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罵完人家後,又後悔得不讓人家走。」Jessica也轉過頭,兩個人對視著,然後露出笑容。

 

    「妳看吧,一點都不完美,對不對?」

 

當那聲音傳入泰妍的耳膜,眼眶也跟著泛紅了。

 

    發覺自己有些激動,泰妍吞了口口水:「這樣…妳還喜歡?」

 

    「呵呵…喜歡啊!」Jessica乾脆直接側躺過身子,專心的看著泰妍。

 

    「不完美的泰妍,讓我覺得這裡離妳好近、好近。」指指自己的心口,在指指泰妍的,Jessica可愛的笑著:「那是屬於我的,專屬於我。」

 

    「傻瓜…」泰妍被她那表情逗笑,揉了揉她的髮。

 

    〝那就聽我的。〞

 

    腦子突然浮現夏妍出車禍的下午,Jessica的樣子…那跟她ㄧ樣細瘦得肩膀,卻是第一個讓她覺得可以依靠的人,並告訴她,沒關係!我在妳身邊!

 

    或許是從那一刻吧…她開始…無法自拔的…

 

    「我想…會不會是因為寂寞,所以無法表達薰的心情呢?」Jessica的話讓泰妍拉回了神,疑惑的看著她。

 

    「是這樣沒錯啊,我雖然沒聽妳唱過

,但是看過歌詞大概了解,Good bye days是在薰對男主角敞開心防的心聲,在那之前,薰不都是寂寞的嗎?」

 

    「這…」泰妍也跟著思考,對啊,為甚麼她從沒想到呢。

 

    「泰妍因為習慣了寂寞,所以讓自己完美,但是,完美的泰妍並沒有辦法詮釋薰,因為完美的泰妍是寂寞的,但是唱這首歌的薰,卻要走出寂寞。」

 

    泰妍,妳是不是,根本沒有辦法想像,薰的心情?

 

    寶兒前輩的話突然清晰的出現在兩人心中,此刻對望著的兩個人同時意會出,這句話代表著什麼。

 

    泰妍,妳是不是,根本沒有辦法想像,不孤單?

 

    沉默在次冗罩在兩個人之中,泰妍翻過身子面對Jessica,看著Jessica漏出心疼的表情時,苦笑。

 

    「我好糟糕,對不對?」這代表她從來沒有相信過任何人,也沒有讓任何人了解過她、靠近她。

 

    Jessica因為泰妍的話而搖搖頭,抿抿唇才開口:「我得感謝泰妍這樣,不然…我就遇不到妳了。」

 

    泰妍看著她,頓時說不出話,Jessica是最有資格指出她缺點的人,因為她對她沒有設防…她在等…等Jessica教她,怎樣詮釋這首歌,只有Jessica能給她的答案。

 

    「泰妍…」

 

    「…嗯?」

 

    Jessica牽握住她的手,扯開美麗的淡笑…

 

    「薰有隆介,而妳有我。」

 

    泰妍全身一顫,心裡突然好像湧進巨大的暖流,頓時把整顆心塞得滿滿的。

 

    「泰妍…如果人一生中只能愛一個人、陪在一個人身邊,那我要做那個人。我會做那個待在泰妍身邊愛妳的人,就算有一天,有人待妳不好、傷害妳,那我…」Jessica說著,傾身抱住泰妍,心疼的頓住。

 

    「嗯…?」泰妍也抱住她,感動的輕哼。

 

    「那我會加倍愛妳、用更多時間陪著妳,讓妳不孤單!」

 

    一句話,單純純粹的讓泰妍覺得自己快哭了,那純然的喜歡,讓她覺得此刻幸福到自己要爆炸了,Jessica…永遠有辦法讓她失控。

 

    「西卡…」泰妍低啞的輕喃。「唱給我聽好嗎?我想要聽妳唱Good bye days。」

 

    「嗯?」

 

    「只有妳,才可以讓我了解到,薰的心情。」泰妍抹了抹那不常泛紅卻總是在Jessica面前失控的眼眶,暢然的笑了:「我想體會一次,隆介的感覺。」

 

 

 

 

    站在舞台下,泰妍看著舞台上聚光燈照耀下,Jessica的—薰。

 

寂寞的日子 現在再見吧

我會改變的

把這首歌裝進口袋裡

奔向妳而去

現在很難裝不知道

我會坦然面對自己

oh good bye days獨自悲傷的日子

向天邊 so long

和過去不同了 我會重新開始一切

la ~with you

在聽我的歌嗎

為妳而歌的曲子

 

泰妍走進舞台,跟著Jessica輕唱,兩個人的聲音融合在一起,Jessica看著泰妍笑著,卻沒有停下來…

 

是妳教會了我

要唱什麼歌

 

〝妳是誰?誰准妳進來我房間的?        妳也是歌手?〞

 

〝我是!〞

 

    第一次見面,荒謬的相遇,卻讓本來封閉的世界,硬是打開了一扇門。

 

有時會因為孤獨而哭泣

只是默默看著妳

 

〝金泰妍。妳是明星、是公眾人物…但是,妳也是金夏妍的家人,唯一的姐姐…

 

如果妳怕被認為不敬業,我可以陪妳,妳可以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可以跟電視台這邊說是我主意要去的,我喜歡夏妍,也覺得她是我妹妹,所以不用妳一個人擔…我可以陪妳一起去醫院。〞

 

〝我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了。〞

 

〝那就聽我的。〞

 

    從那時候開始…泰妍就改變了,打開的那扇門,不在是不情願…

 

    而是期待著對方走進來。

 

oh good bye days我已經改變了啊

一切都重新開始 all right

和過去不一樣了 一切都重新開始了

la ~with you

 

〝妳可以哭喔,我不介意。〞

〝還是,妳要我抱抱妳?〞

〝泰妍乖…不哭了。〞

 

    無助時、難過時,她總在身邊,總是那個…笑著對她說…〝沒關係,有我〞的人。

 

    直到她懂了…那份異樣的感覺,充滿她心裡的感情。

 

〝我喜歡妳,在我吻妳前…妳不知道吧。〞

 

    告白後的她,失落的以為要失去這扇門,要重新關上自己的心門…

 

悲傷的想法 害怕的心境

都帶著這首歌扔向遠方

〝金泰妍…〞

〝妳喜歡我對不對!〞

〝金泰妍…〞

〝妳以後只准喜歡我一個 也只准愛我一個!〞

〝我不會讓妳痛苦的。〞

〝因為我愛上妳了。〞

 

    鼓起勇氣說

也可以不懂妳的心

 

〝其實剛剛唱著那首歌的時候…還有阿姨說妳未來另一半的時候…我都好想說……我想要嫁妳,我…想要嫁給妳,可以的話,多好…〞

 

    傻瓜…傻瓜…兩個傻瓜…卻不孤單了。

 

hello my firend沒關係哦

更重要的是 我改變了啊

傾聽妳心扉的聲音

這樣就好了啊

 

〝可以嫁妳…該有多好。〞

〝…不管嫁不嫁,我會永遠陪在妳身邊。〞

 

    全世界…都因為有了Jessica而滿足…Jessica教會金泰妍,依靠。

 

和過去不一樣了 一切都重新開始了

la ~good bye days

 

    兩個人舞台上,兩個人相識笑著,歌詞是那麼的貼切,從相遇到相知,從相知到相惜,在從相惜到相愛…

 

    「西卡…」泰妍先停下笑容,凝視著那個笑的美麗的人兒。

 

    「嗯?」

 

    「我…」泰妍頓了頓,笑說:「公演那天妳要來喔。」

 

    「當然!」Jessica笑的更開心了,點點頭承諾。

 

    西卡,其實我想要跟妳說的是…。

 

    我有妳,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