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接近公演時間越來越近,泰妍的專輯宣傳也告了一段落,這段日子都以練習為主,自從上一次Jessica在她面前唱過Good bye days,泰妍接下來的練習就好像開了竅一般,每一幕都詮釋得很到位,不過Jessica也沒在去探班過,兩個人因為那天的事情已經讓劇團裡面的人都在八卦。

 

    本來泰姸並沒有太在意這事情,畢竟Jessica最近忙著棋她拍攝工作,兩個人也沒怎麼見到,直到接到母親的電話。

 

    泰妍的老家在全洲,因為這次的節目、專輯跟音樂劇,幾乎可以說是泰妍六年以來這麼頻繁的出現在大家的目光中,讓泰妍的人氣暴漲到最高。

 

    金母本來不大常管泰妍的事,但是經過Jessica常常有意無意的告訴她有關演藝圈的辛苦跟血淚,金母對於泰妍在演藝圈的忙碌也釋懷了很多,剛好這時候全洲那邊的地方雜誌想要做一個〝本地星之點滴〞而選中了泰妍,希望可以做為雜誌專訪人物,內容也不就是一些明星小時候或是在媽媽眼中的一些小事情,所以在泰妍沒怎麼反對的情況之下,金母也接受了這第一次的採訪。

 

    「奇怪的話題?」晚上,泰妍在自己的小公寓接到電話時,疑惑的問著。

 

    「嗯…可能是我不大注意演藝圈吧…媽媽也不知道我有沒有說錯什麼…」

 

    「他們問妳甚麼?」泰妍好笑的問著,自己的媽媽就是愛緊張,因為這個採訪擔心了好幾天,還是Jessica抽空出來幫她挑要穿去的服裝。

 

    「問我之不知道靈魂伴侶-泰西…」金母好像怕說錯,想了想才又確定說一次,卻讓這頭的泰妍傻住。

 

    「我本來還不大懂,後面他們說名字我才了解是指妳跟西卡的名字,他們問了我很多妳們的事,我都不知道妳們兩個那麼紅…」

 

    泰妍臉色沉了下來,語氣卻還是溫溫的:「媽,他們還問了什麼?怎麼會扯到她?」

 

    「就說妳們兩個節目上面感情非常好,私底下有沒有常連絡之類的,我就回說西卡還蠻常來我們家玩,他們…」接下來金母有說了一堆,不過泰妍已經沒怎麼聽進去了。

 

    「泰妍啊,她們還說有看到妳們兩個頻繁出入彼此住處是嗎?」

 

    「還好,就幾次,媒體都喜歡誇大報導嘛。」

 

    「嗯,那就好,我就想那種問題真的很荒謬,怎麼會把兩個女還湊在一起,現在社會怎麼了。」說完金母還笑笑的又關心了泰妍一下,才掛斷電話。

 

    「發生甚麼事了嗎?」Jessica從浴室走了出來,微濕的頭髮還掛著毛巾。

 

    她剛剛好像有聽到泰妍提到她的名字。

 

    「沒事…」泰妍把手機丟到一旁,對她笑笑。

 

    Jessica也沒探究,大致上問了一下金母訪談順不順利,服裝那樣滿不滿意之類的,就爬上床想睡了。

 

    「西卡。」

 

    「嗯?」

 

    「…妳會很在意我媽喜不喜歡妳嗎?」說起來Jessica比她還更會跟她媽媽聊天,妹妹也是,這都不是本來她所奢望的。

 

泰妍問完就被Jessica瞪了一眼。

 

    「什麼廢話啊,我當然希望阿姨喜歡我啊,還有夏妍。」

 

    「為什麼?妳其實可以不用太在意她們…」

 

    Jessica好笑的把被子拉起來,睨了泰妍一眼,才翻過身:「因為她們是妳媽媽跟妹妹,我當然在意啊。」

 

    泰妍看著Jessica的背影,不管她有沒有看到,還是點點頭,拉起被子跟著躺到被窩裡面,才剛躺下去,Jessica就翻過身往她這邊靠過來。

 

    「不熱啊?」泰妍好笑的說著,手還是撫上對方的長髮。

 

    「現在一月底,還很冷好不好!」Jessica有些撒嬌般的輕喃。

 

    「妳最近還是不要太常來這裡過夜好了。」好一會,泰妍脫口說出。

 

    「為什麼?」Jessica語氣驚訝又哀怨。

 

    「妳來這裡也很晚了,只是睡個覺,還得起一大早趕回妳那,沒甚麼意義吧?」再說這樣對身體也不好。

 

    「這樣不就都見不到了…」Jessica皺眉。

 

    泰妍張開口想說些甚麼,有止住了,抱住Jessica才改口:「那就隨便妳吧,妳不會累就好了。」

 

    只是,兩個人這樣也不是辦法啊…

 

 

 

 

    很快,〝太陽之歌〞就開演了,第一天的票幾乎秒殺,要不是因為泰妍事先有給Jessica幾張貴賓席的票,不然已Jessica忙碌工作的程度,要抽出時間去搶票根本不可能。

 

    「為什麼妳要去看音樂劇需要允兒陪妳去啊?」在允兒跟侑利的小公寓裡面,主人之一的侑利顯然很不滿,看著Jessica打半的低調出現在門口,忍不住抱怨。

 

    「權侑利妳真的很小氣耶,允兒這陣子都在妳身邊,借我一下又不會怎樣。」Jessica瞪了侑利一眼,對方無奈的挪開身子讓她進屋。

 

    「允兒呢?」

 

    「還沒好,在房裡準備,她才剛醒。」侑利走過Jessica,到廚房去端果汁出來。

 

    「我不招呼妳了,我等會還得去一趟醫院。」侑利說著,見Jessica也沒有意思要她搭理她,兩個人就這樣結束了對話,而侑利則回臥房去關心允兒了。

 

    她們兩個…可能注定要看對方不順眼一輩子吧?

 

    好一會,允兒才從臥房走了出來,穿著了簡單的襯衫還有牛仔褲,配上鴨舌帽頓時跟Jessica低調又休閒。

 

    「妳昨天很晚睡嗎?」Jessica看了看允兒的表情,還有一點剛睡醒的睡眼惺忪。

 

    「嗯…有點晚,加上今天早上侑又把我的鬧鐘關掉了,都怪她。」允兒打了個哈欠,拿著侑利幫她加熱好的牛奶喝著。

 

    「我想讓妳多睡一點啊,這樣不好嗎?」侑利笑著走出來,接過允兒喝不下的熱牛奶到廚房去倒。

 

    「……」允兒白了那輕鬆的背影一眼,要不是因為她纏著她不睡覺,自己哪會那麼睏啊…還說多睡點。

 

    Jessica看著這兩人的互動,默默的帶起眼鏡,拉著允兒就準備要走了。

 

    「等等…欸…西卡姐姐…」允兒被Jessica突然的動作嚇到,回過頭對侑利大聲道別。

 

    「允,等一下!」到了門口,侑利又衝出來,手上拿了件厚外套。「穿著,天氣冷,妳這樣穿太薄了。」

 

    「喔,謝謝。」允兒急著跟著揮手,接過外套看到只穿居家服的侑利,皺眉回到:「妳才該快進去,穿那麼少還出來,要是感冒了病人還被妳傳染,那她們還真不幸。」

 

    侑利點點頭,看了Jessica一眼,握了握允兒的手才轉身進屋。

 

 

 

 

    「妳跟權侑利…」到了樓下,在允兒要繫上安全帶時,Jessica突然開口呢喃。

 

    「嗯?」

 

    「我說,妳跟權侑利,完全像是老夫老妻,可以一同睡、一同醒過來,甚至可以對對方囉嗦生活大小事。」Jessica手撐著方向盤,說的清楚一點了。

 

    允兒想了想,點點頭後笑了:「我跟她認識那麼久了,會變成那樣不是應該的嗎?」

 

    「但我跟泰妍都沒有。」Jessica抱怨,這就是她剛剛急著想要離開那個空間的原因。

 

    那是她跟金泰妍現在最渴望卻最不可能得到的,單純、美好。

 

    允兒看懂了Jessica的臉色,示意對方先開車,才開口安慰。

 

    「我跟侑利比較不一樣吧,姐姐妳跟泰妍姐都是明星,生活步調本來就比我跟侑利快很多,妳們有屬於妳們的模式啊。」

 

    Jessica沒有說話,她當然也懂…

 

    但是每當深夜太妍偷偷去接她、當清晨看著泰妍的睡臉起身離開…當在跟泰妍錄製節目時彼此保持適當的距離…她就會覺得好悶。

 

    「允兒妳知道嗎~~泰妍最近竟然跟我說要我不要太常去她那裡~這樣我們就不可能太常見面了…」

 

    兩個人的節目一週錄製一次,而且因為兩人都各自有行程,錄製時間少個可憐,拍攝的時候泰妍又會非常注意,兩個人的距離跟互動。

 

    「我發覺我越愛金泰妍,我就越討厭這樣,這種生活,最近常常想…要怎樣才可以改善。」

 

    允兒有些訝異的看了Jessica一眼,又轉過去看前方:「姐姐妳…不想要再在演藝圈了?」

 

    「……」車子停在一個紅燈下,Jessica嘆口氣搖搖頭:「…也不是那樣,我還是喜歡唱歌、喜歡演藝圈的種種。」

 

    但是,現在心裡卻多了…更喜歡待在金泰妍身邊而已。

 

    允兒看著Jessica,繼續問:「所以今天才約我一起去看?音樂劇。」

 

    Jessica點點頭:「泰妍最近好像忙,昨天突然打電話跟我說要我今天別去找她…我一個人怪尷尬的。」

 

    「為什麼不讓妳找她?」允兒還以為Jessica會是第一場上台獻花的嘉賓。

 

    「不知道,說是阿姨跟夏妍會去,她希望我最近不要太常跟她們互動,好像是上次雜誌訪談讓阿姨對我跟她起了疑心吧…」

 

    Jessica本來想要徵求去後台見泰妍的機會,Jessica最近已經聽泰妍的話不去她宿舍找她,如果連今天都不能去找她,那兩個人就已經快要一個多禮拜沒見了,Jessica本來抵死不肯妥協,最後泰妍拿她沒辦法,才對她坦白上次金母在雜誌訪談中被問到的事情。

 

    〝妳暫時忍一忍好嗎?我還不知道我媽她是怎樣看待這件事情的,先等等吧。〞泰妍在電話那頭哄到,聽到那好聲好語,她也只好妥協。

 

    「我跟泰妍這樣的方式,真的會讓阿姨起疑嘛?」Jessica抱怨著。

 

    「我看不是因為妳們方是太露骨,而是那些媒體跟新聞讓妳們變的奇怪吧。」允兒分析著,要是一般的女生在對方家過夜甚麼的應該都還好,只是因為泰妍跟Jessica都是大明星吧,所以一切都會被套上奇怪的視線。

 

    「越想越討厭,我乾脆隱退好了!這樣就可以待在家裡等泰妍回來!」Jessica本來就沒甚麼競爭心,待在演藝圈純粹因為喜歡,但是現在因為戀情,讓她第一次萌生想要隱退這種想法。

 

    允兒沉默了,應該說…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沒有想到Jessica會這麼愛金泰妍,為了她放棄那個一直很喜歡的領域…這麼嚴重的事情,Jessica講出來卻那麼自然…

 

    誰比較重要一目瞭然。

 

    「泰妍姐呢?她怎麼說?」允兒淡淡的問著,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萌生出不大開心的情緒。

 

    「她?我當然還沒跟她說啦,她ㄧ定會大驚小怪的,那是我自己的想法啦。」

 

    允兒輕哼一聲,沒再回應Jessica那天外飛來一筆的想法。

 

    那想法太恐怖了,她無法想像…帶著她近來的Jessica會因為一個人而放棄這樣的地位。

 

    可以說她先認識Jessica,也可以說她無法懂得,甚至說她幼稚…

 

    但是當Jessica說出隱退那句話時,她竟然感到憤怒。

 

    為什麼,退讓的不是金泰妍?

 

 

 

 

    到了音樂劇主辦會管,觀眾已經開始入場了,Jessica跟允兒低調的混進人群中,卻還是有人認出,忽高忽低的驚呼聲中,兩個人快速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她們兩個人的座位在離舞台第五排正中間,Jessica瞄了一下,家長席在第一排…那表示泰妍在給她票時,就沒有要她跟阿姨、夏妍坐在一起的意思。

 

    〝妳暫時忍一忍好嗎?〞泰妍的話充斥在她的耳邊,帶著這句餘音,〝太陽之歌〞開始了。

 

    看著〝薰〞獨自一個人在黑夜下唱歌,對隆介傾念著喜歡跟愛,還有那份勇氣,一直到劇情急轉直下…泰妍表現的淋漓盡致。

 

    當泰妍鞠著躬,全場的掌聲震耳欲聾,泰妍喘著氣對著觀眾席,嘴角露出了滿足的弧度,目光尋著所有座位巡了一圈,看到了那個人兒,眼神多了一絲絲的溫柔。

 

    Jessica看到泰妍在注意她,開心的笑了,嘴角也掛著好看的弧度,本來想要用唇語說些甚麼,卻看到泰妍已經移開了視線。

 

    泰妍的媽媽牽著夏妍走上了舞台,獻出了大大的擁抱跟花束,泰妍開心的接下。

 

    「女兒,妳做的真好!」這是第一次,金母在公開場合透露出自己是泰妍母親的身份,那份榮耀,六年來是第一次她勇敢的去接下。

 

    「媽,謝謝…」泰妍感動母親對於她工作態度的改變,摸了摸夏妍的頭,激動的紅了眼眶。

 

    Jessica看著舞台上的金家三人,雙手環著抱住了自己。

 

    「空調好冷…」

 

    「……」本來在拍手的允兒,看到Jessica的反應,張開一隻手環住她。

 

    不是冷…是孤單。

 

 

 

 

    謝完幕,泰妍跟著劇團的人還有家人一起走到了後台,大家開心的討論起剛剛第一場的表演,泰妍一邊喝著水,一邊回個幾句。

 

    「泰妍,妳叔叔今天也來了…」金母把一群人引到泰妍身邊,一一介紹,這次的音樂劇可以算是泰妍第一次除了專輯以外的公開演出,很多親戚都來捧場。

 

    「晚上一起吃頓飯吧。」平常不常連絡,金母留了他們下來敘敘舊。

 

    泰妍也跟著媽媽笑看著對方,余光瞄到了角落的人影,讓她瞬間換了個表情。

 

    借故離開了休息室,泰妍走在前面,而對方走在離她兩步的距離跟著,直到到了道具收放的小空間,兩個人才走進。

 

    「不是要妳今天別找我嗎?」泰妍有些無奈,語氣卻說不出的溫柔,一點也沒有責備的意思。

 

    「…我今晚可以去找妳嗎?」抓住泰妍的衣袖,Jessica拉近了彼次的距離…

 

    她也想要,抱抱泰妍。

 

    「怎麼了?」泰妍反抱住她,身子還是不大自在,畢竟這裡還不算是隱密。

 

    「我想去找妳…」Jessica又說了一次。

 

    「今天不行,我媽要我跟親戚聚餐。」泰妍低哄著,拍了拍Jessica的頭。

 

    「我去妳那等妳…」Jessica語氣充滿不甘願。

 

    為什麼,越是交往後,越是在意這些?前陣子從沒有那麼深刻體會到,原來自己跟金泰妍的關係,真的這麼地下化。

 

    每天都越來越喜歡她…慢慢的…就變成這樣了。

 

    「妳別去,我可能會在家裡過一晚,今天不回我那了。」泰妍覺得抱夠了,拉開Jessica的懷抱,回應著。

 

    「金泰妍。」

 

    「嗯?」

 

    「這是妳第一場音樂劇耶…妳還說希望我來看…」那為什麼,上台擁抱她的不是自己?

 

    「嗯,我很高興妳來啊,但是今天真的不行。」泰妍好脾氣的哄著,心裡多少也知道Jessica在難過甚麼。

 

    Jessica從沒有向此刻那麼討厭過自己,為什麼這些負面情緒會在今天一次貌出來?是因為看到允兒跟侑利的相處方式嗎?還是…忌妒?

 

    「我退出演藝圈,好不好?」

 

    「什麼?」面對Jessica突然得驚語,泰妍傻楞住,掛在嘴邊的笑容僵住了。

 

    「如果我退出演藝圈,我們兩個人是不是就可以有更多時間相處?是不是可以過著我在家裡等你回來…是不是每個早晨我都可以在妳身邊起來…」

 

    「等等…西卡,妳在說什麼妳知道嗎?」泰妍阻止了Jessica勾勒的畫面,出聲提醒。

 

    「妳剛剛說…退出?」

 

    「不好嗎?這樣我們就可以有更多時間在一起了。」Jessica看著泰妍。

 

    「笨蛋!當然不好啊!妳在想甚麼啊?」泰妍有些氣悶,Jessica的想法怎麼會想到這一塊?

 

    「可是妳不讓我去妳那,不讓我等妳回來,也不讓我在平常接近妳,最近這樣…讓我覺得,我還不如…」

 

    「夠了!」泰妍出聲制止,語氣重了些,也成功讓Jessica止住了聲音。

 

    泰妍差點就要脫口罵出,卻硬生生的壓下,緊閉著眼,才慢慢開口:「西卡,我不准妳再說這種話,甚麼誰為了誰隱退,不要再說了!」

 

    「但是我退出對妳的影響又不大!」

 

    「我不是因為要妳退出才跟妳交往的!」

 

    「我當然知道啊,只是我突然想道可以這樣做嘛!」

 

    「不准妳在想了!」金泰妍火了,她覺得對方像個小孩一樣無理取鬧。

 

    「為什麼?我退出演藝圈真的那麼重要?妳為什麼要反對?」

 

    泰妍握緊拳,一激動只好脫口而出:「因為我愛的是在演藝圈努力的Jessica!妳退出我很困擾!」

 

    「妳!……」Jessica指著泰妍,氣惱著。

 

    見Jessica誤會那句話的意思,泰妍嘆口氣把她拉懷自己的懷抱。

 

    「妳說這些話到底有沒有想過啊,事情的後果。」自己之所以要兩人如此小心,也是因為她想要彼此在事業上面都不會有負擔,她沒有想到,Jessica會…

 

    「……」Jessica低頭,委屈極了。

 

    她當然想過,就是想了才會有這種想法啊…她也很驚訝…自己會這樣想。

 

    但是,她真的真的很想,能有一次,讓泰妍可以在公開場合身邊站著的,是她。

 

    泰妍看Jessica難過的樣子,頓時心疼了,嘆口氣摸了摸那哀怨的臉頰,輕哄。

 

    「妳乖,我這陣子是因為真的太忙,等音樂劇上了軌道,我就有空閒了…」

 

    「我當然知道…」

 

    「…」泰妍搖搖頭,實在拿她沒辦法,自己也只不過要兩人短短一個多禮拜別聯絡,那想到反彈會這麼大。

 

    不過那是因為她沒想到,現在的她們倆正在熱戀,正需要關愛、正在培養〝她是我的〞得時期。

 

    見Jessica好像真的被她剛剛的話語弄傷心了,泰妍繼續開口。

 

    「好嘛,我找一天兩個人好好一起吃頓飯慶祝好不好?」

 

    「…妳說真的?」Jessica看著她,哀怨了。

 

    「當然。」

 

    「那…妳下個月14號空下來,晚上我們約見面,我去妳那。」

 

    「要幹麻?」泰妍才剛問出口,就被Jessica狠狠瞪上。

 

    「情人節妳還問要幹麻!這是我們第一個情人節耶!」

 

    泰妍看著Jessica鼓著腮幫子,心裡一陣牽動,柔柔的笑了。

 

    「好,我會空下晚上的時間好嗎?我們一起過情人節。」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