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過幾天會出國,可能會花一些時間才回來。」站在冰箱邊邊,泰妍看著Jessica一邊洗著碗盤,一邊跟泰妍說話,長長的頭髮被她拉到一邊,竟然有總賢慧感。

 

    「去做什麼?」泰妍拉起本來靠在冰箱著身子,往Jessica的身邊走去,從後面攬住她的腰,輕聲問。

 

    「當然是去工作,公司打算讓我著手準備新專輯了,去主要是要拍一些照片,順便在那拍MV。」

 

    「嗯…」泰妍輕哼,把臉埋入Jessica的頸脖中。

 

    發覺對方出奇安靜,Jessica轉過頭,疑惑的看著她:「怎麼啦?」

 

    「那妳打算甚麼時候回來?」泰妍抬起頭問著她,兩人臉靠的很近。

 

    「十天半個月回不來是一定的,確切日期我無法確定。」Jessica想了想,好笑的問:「看不出妳會在意這個。」

 

    「廢話!妳不怕我爬牆嗎?」泰妍不甘願的說到,她雖然不常表答不代表不在意啊。

 

    「妳會嗎?」Jessica顯然不理會這個話題,轉過頭繼續洗碗。

 

    「……」敢情性子都被她摸透了。

 

    突然手提包裡面的手機響起,Jessica皺皺眉,努努嘴巴要泰妍去幫她接。

 

    「讓我接?沒關係嗎?」如果是經紀人不就慘了?

 

    「放心,那鈴聲是秀晶的,去接吧。」Jessica顯然真的不打算把滿手都是泡沫的雙手接觸她寶貝手機,泰妍只好放開懷抱,走到沙發邊把手機接起來。

 

    「姐姐,妳在哪裡?金泰妍有沒有很難過?」才剛接通,對方劈頭就投了幾個問號過來,還跟自己有關,讓泰妍頓時有些尷尬。

 

    「妳姐現在在洗碗,需要我拿給她聽嗎?」泰妍雖然尷尬,卻還是維持著慣有的禮貌,柔聲問。

 

    「………我姐在妳那?」沉默好久,秀晶才出聲,語氣說不上好或壞,泰妍先是點點頭,發現自己這樣她也看不到,才回答是。

 

    「讓我跟我姐說個話好嗎?」

 

    泰妍自然不反對,走到Jessica身邊,細心的幫她把髮勾到耳後,才體貼的把手機貼在她耳邊,讓她好聽。

 

    「秀晶,怎麼了?」Jessica好像在聽秀晶說甚麼,才笑到:「妳還會擔心她喔,她還好啦,沒在意得不得獎的事…」

 

    泰妍這才明瞭秀晶問自己有沒有難過是甚麼意思,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本來不是多摸丟人的事,不過今晚是Jessica來頒獎好像意義又不一樣了。

 

    「過來!?現在嗎?」Jessica的驚呼讓泰妍回神,看著Jessica為難的看著她。

 

    「可是我現在在她這裡耶…妳過來這裡的話…泰妍她會不方便吧…」Jessica哄著她妹妹,無奈道。

 

    「妳最近老往泰妍姐那跑!我根本見不到妳!我是妳妹妹耶…」電話那頭傳來大吼,惹的Jessica瞇起ㄧ邊眼,嘆口氣。

 

    「讓她來吧,反正我這沙發也很大,今天我睡沙發好了。」泰妍笑著說,要Jessica答應電話那頭抱怨連連的鄭秀晶。

 

    「等下她還一定又要挖苦我們了,妳別介意喔…」Jessica把手洗好,有些無奈的說,她喜歡她妹妹,但是她妹妹有時候嘴巴真的讓她很無言。

 

    「放心,得獎的事情我可以應付,妳就別擔心了。」兩人一起走到客廳,泰妍輕笑。

 

    「沒關係嗎?」Jessica問到。

 

    「嗯,別在意。」泰妍坐近沙發裡,Jessica也在身邊坐下。

 

    Jessica或許忘了,金泰妍是不會在任何人面前示弱的,對她,是因為特別。

 

 

 

 

    沒多久,鄭秀晶就風風火火的趕到了,一進到屋裡就有一種這兩人已經同居的錯覺,裡面的擺設跟布置雖然外人看不明顯,但是已經融入了ㄧ些些Jessica的風格,或許連那兩人都沒怎麼發覺吧。

 

    「吃過飯了吧?我們這裡沒有吃的喔!」見鄭秀晶點點頭,Jessica笑到,拉著她到沙發上坐著。

 

    泰妍從冰箱裡面拿出飲料給秀晶喝,三個人坐在客廳簡單聊了ㄧ會,大多都是Jessica在說話,秀晶回答,泰妍比較安靜。

 

    「泰妍姐今天不會很難過嗎?沒有得到女歌手獎。」

 

    「還好,明年再努力!」泰妍聽到對方是問自己,笑著回到。

 

    「鄭秀晶妳要不要去洗澡,我要去洗了。」Jessica顯然不想要自己妹妹一直拿這件事鬧泰妍,提出洗澡邀約。

 

    「我不要,我來這裡前洗了,妳跟泰妍姐去洗吧。」秀晶笑著道:「妳們兩個人應該常一起洗澡吧?」

 

    話才說完,本來淡定喝茶的泰妍差點嗆道,硬是咳了幾聲。

 

    「少亂說,這裡浴室又不大,哪有機會常一起泡!」

 

    「意思是浴室大一點的話妳們會更常在一起泡囉?」

 

    「鄭…」

 

    「姐,妳們上過床了嗎?」秀晶好像一點都不怕尷尬一樣,盡問一些怪問題。

 

    「如果上過床幹嘛害羞,不是很多人都說走道這ㄧ步都老夫老妻了嗎?」

 

    看秀晶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Jessica臉上一陣紅,她妹妹也太沒節制了…

 

 

    結果就是Jessica躲去浴室了,她本來就不會回答,丟給泰妍處理好了。

 

    「妳幹嘛故意那樣逗妳姐姐。」泰妍笑著喝著她的水,看了秀晶一眼。

 

    了解Jessica的人都了解,Jessica其實是個容易害羞的人,秀晶這樣問跟本是故意的,要讓Jessica不知道如何回應好。

 

    「泰妍姐。」秀晶看著泰妍,表情依舊很好奇的樣子。

 

    「嗯?」

 

    「到底女生跟女生做是甚麼感覺,做完妳有比較喜歡我姐姐嗎?還是相反。」

 

    「…秀晶,妳是不是搞錯什麼。」

 

    「我沒搞錯啊,我只知道我姐姐最近老往妳這裡跑,妳們兩個發展到甚麼程度我心知肚明,只是我怕泰妍姐很快就會對我姐姐膩了。」

 

    「妳幹嘛這樣說妳姐姐。」泰妍覺得好奇了,這個小妮子今天硬要過來應該不是沒原因的。

 

    秀晶沒有立刻回應她,先是看了看浴室的門,像是確定對方不會突然衝出來才轉過頭看著泰妍。

 

    「我姐姐她雖然好像很冷漠,但是碰到喜歡的就沒有節制的傻,自己有甚麼都樂意跟對方分享,傻傻的不會想,也不懂適度保留是讓對方對自己留有熱度的一種保護。」

 

    「……」

 

    「我希望泰妍姐不要覺得我姐姐甚麼都給妳就好像很隨便,那是對妳,並不代表她不夠珍貴。」

 

    泰妍看著她,沒有生氣或是反駁,只是淡淡的笑了,那種笑容,竟然讓秀晶有點不爽,好像自己是小孩子一樣。

 

    「妳笑什麼!」

 

    「秀晶,妳沒有喜歡的人對吧。」泰妍也同樣嚴肅的看著她:「喜歡一個人,不是那麼簡單的,不是發展到哪依個階段,就會膩或煩的。」

 

    「同樣,我跟西卡也是,我們發展到哪個階段不會影響我們相愛,就算我們今天只是牽牽手,那也是相愛,不是動作勁爆就是愛的濃烈。」

 

    或許她跟Jessica的戀情算式濃烈進展快,但並不代表兩人只沉傾在渴望,她跟Jessica的相處模式,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帶過的。

 

    「……」秀晶皺著眉,不太懂泰妍的意思,卻也不知道要回甚麼。

 

    她當然不是不贊成兩人黏在一起,但是她是真的很擔心…姐姐復出的太快了。

 

    「…不要覺得我姐姐煩…」秀晶悶了好久,才低聲開口,讓泰妍有些傻住。

 

    煩?

 

    「她個性是有些懶…也很愛撒嬌,甚至有點任性…脾氣上也談不上頂好,行為上又很白痴,除了唱歌工作外,就像個蠢蛋一樣…我實在不知道泰妍姐喜歡她哪一點…」

 

    「鄭秀晶…我是哪裡得罪妳了?」Jessica滿臉黑線的打斷自家妹妹詆毀自己的話語,站在浴室門口低吼道。

 

    「洗好啦。」泰妍看Jessica走過來,長長的髮還滴著水,拉她過來坐下,要她跟秀晶聊,自己進房拿毛巾了。

 

    在秀晶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刻,泰妍已經拿著吹風機跟毛巾折了回來,動作熟練的先把Jessica的長髮用毛巾包裹,然後慢慢揉弄拭乾,等基本的水滴都已經吸收到毛巾裡面,才接上吹風機幫她吹頭。

 

    「今晚被子裹緊一點,明天氣溫又會下降了。」泰妍ㄧ邊剝開Jessica長髮吹撫著,ㄧ邊叮嚀,今天晚上兩人不是ㄧ起睡,無法監控。

 

    「好啦。」

 

    「等下睡前別忘了倒杯熱水放在床頭,每次都忘記。」半夜起來要找水喝還得赤腳走到廚房,會著涼。

 

    「我不會忘記啦!」Jessica抱怨著,金泰妍卻理都不理輕笑。

 

    「對了,今天頒獎的時候遇到金製作喔…」

 

    「他還好嗎?跟妳說了什麼?」

 

    「說了ㄧ些合作的事情,他好討厭,一直想要釣我,要不是我一直推說要討論頒獎的事情,他大概要約我今晚吃飯了。」Jessica臭屁的說著。

 

    「…以後別跟他說太多話了。」

 

    一旁的鄭秀晶看到這一幕有點哽哽的,這就是泰妍剛剛所說的意思嗎?

 

    簡單跟習慣並不代表不愛,因為相愛就是ㄧ種生活。

 

 

 

 

    深夜,泰妍把鄭氏姊妹安頓好在自己的床上後,自己就抱著厚厚的被子往客廳走去,雖然是雙人床,但是真的要擠三個人也擠不下,自然是她出去。

 

    「姐。」

 

    「嗯?」Jessica本來已經背過秀晶要睡著了,聽到呼喚才緩慢的應聲。

 

    「我討厭泰妍姐。」秀晶頓了頓,又說:「她已經兩次說我沒有戀愛經驗了。」

 

    Jessica因為妹妹的話而轉過身子,聽著不禁笑了出來:「妳是沒有啊,泰妍又沒說錯。」

 

    「妳幹嘛幫她說話啊!我是妳妹妹耶!」秀晶不爽了。

 

    「……」Jessica只是笑著,反正說甚麼秀晶都不開心,乾脆不說了。

 

    「姐。」

 

    Jessica看著她,秀晶緩緩的說出口:「妳不要陷太深,好不好?」

 

    房內ㄧ遍寂靜,秀晶的話很莫名,但是Jessica並沒有馬上回應,只是等她繼續說。

 

    「我不是無故反對,只是看妳們現在兩個人在演藝圈的位置,還有妳們的戀情,我都會擔心…要是爸爸他們知道…」

 

    「秀晶,這是我的選擇。」Jessica伸出手,輕輕的撫上秀晶的髮,溫和的說。

 

    她知道她的妹妹再擔心她,很擔心…她懂。

 

    「泰妍她,是我考慮過後最想要的選擇,我回應她的感情時,就表示我不會管我會陷入的有多深。」

 

    秀晶看著此刻自己姐姐的表情,腦中突然浮現出上次金泰妍在Jessica住處的樣子,不僅話語ㄧ樣,連表情都一樣認真。

 

    「妳都不會擔心嗎?」秀晶悠悠的說。「金泰妍她跟我們家根本是不同的世界,要適應我們…會很辛苦,妳遲早要把她帶回家的。」

 

    就算現在Jessica是明星,但只要兩人還在ㄧ起的一天,遲早要面對〝鄭秀妍〞〝鄭氏〞。

 

    「…我會陪著她的。」Jessica只是淡淡的說著,語氣卻充滿的溫柔跟多情。

 

    門外的泰妍默默的退回客廳,手上那杯Jessica第N度忘記的溫開水也被她一起帶回了客廳。

 

    Jessica會陪她,而她,會追上她,與她平視的去面對她的家人。

 

 

 

 

    在客廳熟睡中,泰妍敏感的感受到身旁有人靠近而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光著腳丫子蹲身凝視自己的Jessica。

 

    「怎麼不睡了?」泰妍稍稍挪起身,問著她。

 

    「起來喝水,忘記把溫開水帶進房了。」Jessica握住泰妍棉被底下的手。

 

    「又沒穿拖鞋,小心冷了。」泰妍小聲叮嚀,秀晶還在隔壁房睡覺,講話輕了許多。

 

    兩人沉默了ㄧ會,金泰妍在心中了然,掀開自己的被子讓Jessica鑽進來,把她攬近自己懷裡,兩個人因為沙發還沒大到兩個人可以睡的下,只好半坐起身,用寬厚的被子把兩人裹的緊緊的,兩顆頭互相依偎著。

 

    「等ㄧ會要回房間,秀晶明早起來找不到妳就不好了。」

 

    「不會,她自然知道我會在客廳。」Jessica笑著窩近泰妍懷抱,抱的緊緊的。

 

    「秀晶在我洗澡時跟妳說了什麼?」

 

    泰妍看了看懷中Jessica,笑的搖搖頭:「沒聊甚麼,妳妹妹很可愛。」

 

    「她調侃妳還覺得她可愛?」就算不聽內容,Jessica也多少猜到自己妹妹對泰妍會說什麼話。

 

    「她很關心妳,我也希望有這樣的妹妹。」泰妍吻著Jessica得額頭、頭髮。

 

    「妳有夏妍就很好了好嗎!我還覺得夏妍體貼多了。」

 

    「想跟我交換嗎?」

 

    「不要,被秀晶知道我要把她換掉,她會很生氣。」雖然口頭不饒人,但是到底還是疼愛的,就像秀晶對她一樣。

 

    「不過夏妍好像就很喜歡妳這姐姐,我看這建議最樂意的應該就是她了。」泰妍輕笑,不過還是算了,感覺夏妍會背秀晶欺負。

 

    笑鬧了ㄧ會,泰妍感覺到Jessica跟本就很想睡,輕哄她回房去。

 

    「不要!我想跟妳睡。」Jessica不理,執意要跟金泰妍窩在這小小的沙發上,無奈下,泰妍只好讓Jessica的頭枕在她的肚子上,自己斜躺著,讓兩人可以順利躺下。

 

    「泰妍。」

 

    「嗯?」

 

    「我出國,妳要想我喔…」軟軟的聲音,讓泰妍覺得心也跟著變的柔軟。

 

    低下頭親吻著Jessica已經昏睡的臉龐,泰妍輕喃。

 

    「妳喔…小孩子似的……」

 

    等到Jessica的呼吸變的規律、緩慢,泰妍把她抱緊、方才看似平淡的表情此刻才透露出濃濃的不捨…

 

    「要快點回來喔…別太久了……我會寂寞。」

 

 

    秀晶發誓,她絕對不是有意要偷聽,但是從Jessica離開床鋪的那一刻,她就醒了,透過門縫看著那在客廳溫存的兩個人,自己突然有種偷窺父母恩愛的錯覺。

 

    回到柔軟的大床上,秀晶把自己用被子包的緊緊的,這張床…姐姐的味道充斥鼻腔,還有泰妍姐的…

 

    打死她也不肯承認,自己剛剛在聽到泰妍說她可愛時…心裡雖然有點彆扭…卻又有些開心。

 

    或許就是像泰妍這樣的個性,才會跟姐姐走在一塊吧,秀晶想著想著,睏意又上來的…

 

    那兩個人,不是特意要誰保護誰…而是出於心裡的動作下意識的保護對方…

 

    所以…泰妍才會跟自己這樣說吧…她不懂這種感覺,為了心愛的人出自內心的包容跟寵溺…

 

    「…會順利吧。」抱住枕頭,秀晶沉沉睡去,柔軟的枕頭撫平她沒有姐姐在身邊陪睡的不開心。

 

    就讓她們兩個小情侶放閃吧,她要睡了…

 

 

 

 

    隔天一大早,秀晶就先行離開了,只留了ㄧ張字條給泰妍她們,在Jessica被哄起床去刷牙時,泰妍看著那張紙條不禁輕笑。

 

    「秀晶說了什麼?」Jessica冒出ㄧ顆頭,嘴巴來要著牙刷。

 

    「呵呵…只能說妳妹妹,真的很可愛。」

 

    泰妍拿著那張紙條,遞給Jessica看。

 

    〝姐姐、姐夫們實在太閃,根本在欺負我,我要走了,下次如果要這樣不如ㄧ開始就叫我睡沙發嘛!客氣甚麼…〞

 

    「哪裡可愛了…」Jessica滿臉黑線,被說成這樣泰妍還覺得她可愛?

 

    泰妍沒有理她,搖搖頭往廚房走去,打算準備一些早餐。

 

    Jessica沒搞懂的是,鄭秀晶是不是真的可愛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Jessica的妹妹吧,所以泰妍才會這樣覺得。

 

    所謂愛屋及烏嘛,就像她對夏妍那樣。

 

 

 

 

過了幾天,Jessica準備出國拍攝MV,在機場上Jessica坐在貴賓室裡面休息,即將要登機了,經紀人要她準備準備。

 

    起身準備走向貴賓室門口,Jessica的目光被電視的整點新聞給拉走,本來只是晃過一眼,卻在看到那標題時,臉色慘白。

 

    〝金泰妍被不明人士攻擊,整個人摔下了樓梯,現在緊急送往○○醫院治療!記者現在在…〞

 

    腦中的思緒,在這一刻,完全亂掉…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