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妍突然近醫院的消息無疑是眾所記者媒體的關注焦點,許多報紙版面都被要求先空下來,只帶記者可以搶到最新的獨家,從受傷到近醫院不過短短半天時間,醫院已經擠得水洩不通了。

 

    身為金泰妍經紀人的秀英很無奈,一方面她實在很擔心金泰妍的傷勢,她不過是離開一下下,等她回到現場就傳金泰妍被推下樓梯,重點是過程中竟然沒有人看到是誰…

 

    火速把金泰妍送進醫院,傷勢沒有想像中樂觀,金泰妍的右腳好像骨折了,頭部因為滾下來時也有外傷,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沒了意識。秀英緊張得半死,又得當公司與醫院的聯繫人,出去通個電話一回來…狀況就是現在連她都無法靠近病房了,全部都被團團的記者給阻擋了。

 

    「請問泰妍小姐是怎樣被推下樓梯的?」

 

    「請問有看清楚推妳的人是誰嗎?」

 

    「泰妍小姐是不是跟誰有結仇?」

 

    「泰妍小姐的腿是骨折嘛?」一堆沒有營養的問題纏繞著泰妍,泰妍臉色蒼白的臉色,勉強跟大家露出微笑,頭很痛,加上記者的推擠讓她的病床都快跟著搖晃。

 

    秀英看著狀況慌了手腳,泰妍明顯很難過,估計傷口還是很痛,努力想要擠進,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突然感受到肩膀的重量,秀英回過頭看著Jessica出現在她的身後,一隻手拍向她,表情冷得嚇人。

 

    「發什麼呆,帶我去見泰妍。」Jessica冷聲說著,表情難看到一個境界。

 

    崔秀英在內心吶喊她也想啊,但是憑她一己之力根本無法穿越這茫茫的記者海。

 

    Jessica看清楚前面的記者盛況,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如果秀英在這裡,就表示病房裡面只有泰妍一個,而現在還要被記者問這些有的沒的…

 

    邁開腳步,Jessica往人群裡面衝進去,顧不得秀英的呼喊,一手拉著她就走,氣勢十足。

 

    「拜託你們讓讓…」眼看記者連回頭都懶,秀英還是禮貌的在Jessica後面幫她說一聲。

 

    本來記者要無視這聲抗議,但才回頭,對上的卻是大明星Jessica,全部記者瞬間安靜了,都轉過頭看著臉色難看的Jessica。

 

    Jessica瞪了他們一眼,用力推開他們往前移動,腳步堅定不疑,就像女王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那難看到極點臉色。

 

    泰妍才覺得奇怪怎麼外面變得安靜,接下來就一陣碰碰撞撞的聲音,很快,那個剛剛還在擔心有沒有看到新聞的人就這樣出現在她面前。

 

    Jessica喘著氣看她,她很少快跑,但是今天在聽到泰妍受傷的消息後…她已經不知道跑了多長的路,在機場、來醫院的路上、還有剛剛的記者海。

 

    「金泰妍!到底怎麼搞的!?」看到金泰妍的臉色還很蒼白,腳上有綑了那麼一大包,她眼眶瞬間紅了。

 

    剛剛在機場看到新聞的那一刻她呼吸都快要停止了,Jessica走近,一隻手撫上泰妍的臉頰,難過的聲音都跟著哽咽了…

 

    「妳快要把我嚇死…」

 

    記者在看到這一刻無不用力的拍照,全部記者再一次的蜂擁而上,病房頓時像是紀者會大廳般,閃光燈陣陣想、問題也陣陣來。

 

    「Jessica小姐是特地來看泰妍小姐的嗎?」

 

    「Jessica小姐不是準備搭機前往國外嗎?行程有變嗎?」

 

    「泰妍小姐跟妳有什麼關係,讓妳那麼急著看她?」眼看大家又快要衝向泰妍的病床,泰妍看到記者快要把相機架到Jessica頭上,有些吃力的想要起身阻止,卻牽扯到傷口用力的閉緊眼睛倒抽口氣。

 

    「別…嘶!!…好痛…」那氣音被Jessica收入耳裡,所有的怒火都被挑燃了。

 

    「你們全部都夠了!沒看到她受傷了嗎?現在訪問她是不是太過分了!」Jessica在大家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把在病房內所有的記著全部推出去,動作顧不上溫柔。

 

    「妳們是公眾人物,接受採訪是妳們的義務!」被推的記者也不爽了,當眾對嗆。

 

    Jessica怒極反笑,按下病房內的呼叫鈴,冷聲到:「你們想頭條?可以。」那態度冷到如寒地裡面萬年不融化的冰山矗立在大家面前,讓大家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

 

    Jessica直接抓住一個記者的攝影機用力拍下,鏡頭應聲破裂,好幾台像機接下來都難逃此命運。

 

    「這就是頭條,大明星Jessica當眾摔記者相機夠不夠獨家?」

 

    全部人被Jessica的舉動嚇傻眼,大家都面面相視,然後瘋狂捕捉畫面。

 

    Jessica沒有退縮,瞇起眼睛冷冷的對著閃光燈,第一次被照相時還這麼冷淡,看了眼從後面跑來的女護士。

 

    「至於想要知到病情,可以,我推薦專業人士給你們!給我離病房遠一點!」Jessica直接把因為呼叫鈴而衝到現場的護士推向記者,再來往後退一步,用力把病房大門給關上,速度快到大家都結舌,可憐的護士被記者包圍在門與記者群中間,樣子很無奈。

 

    病房裡面一陣沉默,泰妍看著Jessica那舉動,嘆了一口氣。

 

    「妳不該那樣做的,不知道這樣會把妳說得很難聽嗎?」

 

    Jessica走進金泰妍,坐在病床上面沉聲開口:「妳現在還管我會不會被寫的很難聽做什麼,妳被誰推的?」

 

    「…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下去的。」

 

    「這種時候為什麼要騙我?妳明明就是被人推下去的,妳當我很好騙嗎?」Jessica臉色非常難看,抓住泰妍的手用力握住。

 

    「是誰?告訴我。」Jessica一想到跌下來的畫面,就無法坐視不管。

 

    泰妍看著Jessica緊繃著臉,沉默了一會,才擁抱住她,然後輕聲拍哄。

 

    「冷靜下來,西卡。」

 

    「金泰妍!!」Jessica在她懷裡本想掙扎,她知道這是泰妍專移焦點的招數,卻又不敢動太大力,怕扯痛她。

 

    「西卡…別問了啦,根本沒看清楚啊,要我怎麼回答,而且我頭痛……」泰妍沒有放開懷抱,只是繼續的抱著。

 

    Jessica慢慢放棄掙扎,激動過後竟然一陣後怕,然後眼淚嘩啦嘩啦的流了下來,原本抵抗的手改成緊緊抱住金泰妍。

 

    「妳知不知道我快要嚇死了!妳知不知道我差點就飛出國連見到妳的機會都沒有!妳知不知道我這一路上多麼擔心妳!金泰妍………妳差點把我嚇死!」Jessica眼淚不停滑落,她從來沒有這樣經歷過,重要的人受傷,在看到消息的那一刻,她所有的呼吸好像都被抽走,難過到缺氧。

 

    「妳自己從機場衝過來的?工作呢?」泰妍柔聲問到。

 

    「現在妳還管工作!妳受傷了耶!」Jessica抬起頭,用力罵她,看到泰妍瞇眼好像因為她的聲音而頭痛後,有心疼的抱住泰妍的上身。

 

    「對不起,我小聲一點,妳不要用力啦。」

 

    泰妍頭又痛,根本無法好好思考,Jessica這樣擔心她是很開心,但是不妥還是會有。

 

    秀英整個尷尬在現場…這兩人是不是忘記她也是被Jessica拽到病房後一直晾在角落,雖然她還詞窮中…但並不代表她不存在啊,手機卻很適時的從她口袋響起,像是想要幫助她讓病房裡面的兩人想起自己存在般的貼心。

 

    「妳們冷靜一點好嗎…呃…剛剛蘇姐打給我,叫西卡盡速回機場登機,SM經紀公司現在很生氣妳剛剛的直播演出…」

 

    泰妍聽了皺眉,把床旁邊的電視遙控器打開,果然剛剛Jessica當眾砸鏡頭的舉動已經透過全球轉播放送出去,標題大大的打著:〝娛樂圈的醜聞,對記者大呼叫囂的話題女王Jessica!〞

 

    「果然演藝圈就這種新聞傳的最快…」秀英低低的說著,短暫的一個新聞,讓Jessica過去的所有形象都被這掩蓋。

 

    泰妍看了這則新聞臉色顯然不好過,嚴肅的跟Jessica說:「妳快去機場吧,公司現在還要妳去機場想必是為了避風頭,妳剛剛那樣真的太危險了。」

 

    Jessica看著泰妍,搖搖頭:「我不要出國,我在這裡陪妳。」

 

    「西卡,妳別這樣,妳忘記妳是誰嗎?」泰妍對她扯開微笑,雖然現在連要她說話她都覺得很不舒服,但是她絕不希望Jessica發現這些。

 

    「妳是明星,不能這樣自私,妳不只有我,還有很多喜歡妳的人,這件事情不值得妳把所有東西都砸進來,只不過是一場意外。」泰妍盡量讓自己的腦子轉的動,說服Jessica離開,卻不知道這些話在Jessica耳中是多麼的難過。

 

    「什麼叫做意外,妳以為我真的不知道妳為什麼搬出來住?妳以為我真的不知道妳對瘋狂粉絲有多麼的反感的懼怕?」她懂,都懂…秀晶前幾天晚上都告訴她了,就在泰妍家的大床上,告訴她泰妍是為什麼逼著要搬出她深愛的家人身邊。

 

    泰妍非常害怕瘋狂粉絲,對…是害怕,因為當年妹妹被欺負,還有母親到後面病倒讓泰妍對這塊非常反感,雖然泰妍一直想要用生氣或是拉下臉來掩蓋,但是跟她親暱的Jessica就可以了解到,面對那些時,泰妍表面上冷靜,身子卻是顫抖的。

 

    泰妍會對粉絲微笑,卻很不喜歡親密接觸,只要有類似拉扯的動作,泰妍臉色就會變得難看,一直到那天晚上秀晶跟她說夏妍被粉絲跟蹤的事情,她才知道…泰妍根本不是自願要搬出來的,是被逼得。

 

    被她們的戀情逼得,不得不讓原本很單純生活得自己投身複雜的處境。

 

「看到妳明明就很不喜歡面對這些,卻還是裝做沒事,我會很開心嗎?我不要當這樣的Jessica,我寧願我不是明星,不會給妳帶來這樣的困擾。」

 

    「那跟妳是明星無關,是我自己的問題,西卡,妳就先去工作好不好?」泰妍閉起眼,靠著枕頭虛弱的撇開頭,那種被看透的感覺讓她覺得不知所措。

 

    「為什麼不讓我陪妳?就算妳沒看清楚對方,我也可以幫妳找出來,我有這方面很專業的朋友,可以…」Jessica還沒說完,就被泰妍拉住手。

 

    「西卡…」泰妍因為頭痛無法用力,卻可以聽出她是很用力的說出她的名字。

 

    「妳不要這樣好不好?我不需要妳為我做這些,妳不想要工作我還想要。」

 

    這句話無疑給Jessica潑了大大的一桶冷水,Jessica滿腔的擔心被這句話澆的不知如何擺放…

 

    「我說過不准妳再說出不當明星的話了,這件事情為什麼妳總要把它像籌碼一樣擺在嘴邊?妳這樣我一點都不會開心。」

 

    「泰妍…」Jessica聲音委屈極了,連在一旁插花的崔秀英都快哭了。

 

    「妳現在需要做的是照著公司給妳的安排出國,我在這裡沒事的。」泰妍閉緊眼,不敢看Jessica的表情,她知道現在Jessica一定很難過,但是她必須這樣做。

 

    她真的不想要再利用愛情之名,讓Jessica付出那些她從不希望Jessica失去的珍貴寶物,包括名聲、金錢、風評、還有整個事業。

 

    她只是愛她,而不是希望她這樣啊…

 

    「出去好嗎?西卡,我好累了。」隔了幾秒,泰妍才開口軟聲說出,聲音溫柔的不像逐客令,卻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堅持。

 

    Jessica抹了抹在臉頰邊的眼淚,默默的點點頭,發現泰妍沒再看她,又黯淡的補了句:「知道了…」

 

    一旁的崔秀英此刻真有種母愛氾濫的感覺,想要深深的把Jessica擁入懷中哄慰,但是…她不敢啊…

 

    Jessica拿起剛剛一近來就被她甩到一邊的手提包,慢慢的走像門口,聽到那一頗一頗的高跟鞋聲,泰妍終於還是睜開眼,看到Jessica吃痛的步伐忍不住脫口:「腳又怎麼了?怎麼受傷了?」

 

    Jessica哀怨的回頭,撇撇嘴:「剛剛跑太急了,拐到了…好痛…」

 

    金泰妍擰起眉毛,不用說也知道,那腳踝都紅了一大塊,心裡頓時扭成一團:「傻瓜…過來。」

 

    Jessica像是知道她會這樣說一樣,再度丟下包包跨步到金泰妍身邊,不管腳有多痛都不在乎似的。

 

    再次靠近的兩人,這次終於步再爭執了,緊緊的抱住對方,泰妍整個人埋在Jessica的懷中,用力吸取著Jessica的香氣,而Jessica則撫摸著泰妍的髮,緩慢的勾起她的臉龐,朝她的唇印上去。

 

    泰妍閉起眼睛,承受這突如其來的深吻,張口讓Jessica吻得更深。

 

    兩個人熱吻好一會,才氣喘吁吁的分開,Jessica用指腹抹了抹泰妍被她沾染了口紅的唇瓣,在抹抹自己的。

 

    「我走了,妳好好休息。」說完頗著腳,摀著嘴蹲下身拿起包包快速往門外走。

 

    一旁的崔秀英何其無辜,她一點都不喜歡八卦,尤其是她自己的藝人,但是她們兩個會不會太過份了…她可以裝傻於她們話語中的曖昧,但是在她面前就這一親下去…是要她怎樣為自己…不對,為她們辯解啊。

 

    「抱歉讓妳看到這些,秀英。」泰妍顯然感受到秀英的內心呼喊,用大姆指抹了抹自己的唇,苦笑著。

 

    「嗯…沒關係…至少妳還記得我存在…下次可以先把我丟在門外再繼續…」秀英自嘲的擺擺手。

 

    秀英走到泰妍身旁的床旁椅,坐了下來。

 

    「妳剛剛明明很心疼她,最後也不捨的開口了,幹麻還說那些?」她一點也不覺得金泰妍是那種現實的人,從她後面把Jessica叫住的表情,就知道她多麼愛對方,又怎麼會因為現實的殘酷讓Jessica受傷呢。

 

    泰妍靠著病床枕頭,虛弱的說:「我會這樣做…就是因為我對她不捨啊…」

 

    她不想要讓Jessica再這樣付出了…這次的事件她不希望Jessica深入。

 

    「秀英…可以拜託妳幫我一個忙嗎?」

 

    「什麼忙?」

 

    「推我下樓梯的那個人…所有照到那個人的攝影機跟監聽器,都幫我處理掉…」

 

    秀英聽完驚訝的站起來,低吼:「妳瘋了!妳這次是腦震盪加上右腿骨折,這樣做的意思妳知不知道?」

 

    金泰妍不想要抓到兇手…還要幫對方消除痕跡!?

 

    「我知道啦……」泰妍頭又痛了,手摀上額頭,閉上眼睛…

 

    她在被對方推下樓梯時,其實有聽到對方說的話…

 

    〝妳再敢接近我們Jessica試試看!!我們西卡飯不會放過妳的!!〞

 

    她絕對不能讓Jessica知道,這次的事情,跟她有關,不能。

 

    這是她愚蠢的保護方式,很傻也很沒意義,卻包含她濃濃的寵溺。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