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次Jessica小姐在醫院對於重媒體失禮的行為,純屬誤會…那時候她通過新聞得知我受傷的消息,有與我連絡過,是我跟她說我精神狀態不是她才會對眾媒體有不當的言行舉止,希望各位看在她對於朋友愛護的份上,放她一馬。」

 

    泰妍坐在醫院會議室裡面簡單的開了個記者會,主要是要幫Jessica做澄清。

 

    「妳跟她是甚麼樣的關係,為甚麼她會發那麼大的脾氣,甚至不顧形象。」

 

    泰妍看著發問的媒體,瞼下眼簾,淡淡的回。

 

    「我們是朋友。」

 

    「朋友會為了對方做那麼多?會為了她砸攝影機?還說狂語?」媒體一個接著一個問,泰妍突然抬起眼看著發問著媒體,表情在一瞬有些冰冷,隨起勾起淡笑,笑意卻不深。

 

    氣氛因為她的注視而安靜了,她總有這種能力可以在一瞬之間把氣場壓過眾人。

 

    「如果各位記者朋友們要好的朋友受重傷住到醫院,還被一些閒雜人等弄到病床都快翻了,你們在不知道裡面情形的情況下,難道不會不耐嗎?」泰妍頓了頓,繼續說。

 

    「我這裡,沒有你們想要的八卦,我頂著腿傷還有頭上纏著繃帶來這裡開記者會,是想要保護我朋友!而不是陪你們在這裡討論我跟我朋友的不單純性。」

 

    「可是…她當眾砸攝影…」

 

    「老實說我那時鬆了口氣,因為我的床真的快翻了,因為那些攝影機。」泰妍勾起笑,「而且你們也確實要到頭條了不是嗎?話說那時候我才剛從手術室回來,請原諒我怠慢了你們,沒有立正對你們行注目禮。」

 

    「……」那絲微笑根本是嘲諷,記者們現在覺得比起火爆直接的Jessica,金泰妍這種笑著在全國直播的記者會上公然調侃記者的人更恐怖。

 

    這是讓全國觀眾功告那天其實Jessica是個拯救受傷傷換免於那些惡質媒體騷擾的女英雄嗎?還借著記者的鏡頭,擺了她們一道,要她們自動幫Jessica澄清。

 

    「請不要再傷害我的朋友,雖然我們是公眾人物,卻也是人,會擔心、會難過,這件事因我而起,希望這種不好的事情可以止於智者,別在牽扯任何人…」

 

    泰妍給了大家一個鞠躬,態度又回到溫和有禮的樣子,閃光燈一閃一閃的,沒有讓她的眼睛眨一下,定定的看著大家,讓全國觀眾看著她的面容跟護Jessica堅定。

 

 

 

 

    「天啊!!!金泰妍好帥喔!!真不愧是泰妍前輩!!」餐廳的電視機前面坐著一群Sunshine公司的練習生,因為是中午,成群結隊的在公司附近餐廳吃飯。

 

    「Tiffany,妳可不可以坐下…」同行的練習生尷尬的脫口,Tiffany激動的身子已經快要蓋住整個電視機了。

 

    「但真的很帥嘛…」巴在電視機的女孩默默的回到座位坐了下了,嘟嘴說到。

 

    轉過身,讓餐廳的眾人這才看到女子著長像,是個很上相的女生,眉毛在笑的時候像個八字,眼睛也彎彎的,皮膚白皙搭配著那貼在臉頰俐落的短髮,看起來是個人緣極好,讓人很想要好好照顧的女生。

 

    「知道妳最喜歡妳的泰姸前輩了!快吃飯啦!吃完快閃!」剛剛那舉動實在太尷尬了,同行的夥伴想要快點離開以免丟臉。

 

    一群人簡單的吃完午餐,起身往公司走回去,今天是她們練習生歡送Tiffany的日子,從明天起,Tiffany就要展開準備開始出道的生活,開始會有經紀人、錄製專輯跟MV拍攝。

 

    「聽說這次公司好像有新企劃,所以要妳明後天到本部去對吧!本部耶!說不定會遇到線上的前輩。」跟在Tiffany旁邊的小女生開心的搖著她手,她們都是ㄧ起練習多年的朋友,雖然有些忌妒,確還是很為自己朋有驕傲跟興奮。

 

    Tiffany也很開心,自己做夢也沒想到公司上半年要推出的新人會是自己,現在都好像做夢一樣,自己的年齡已經算是練習生的最高限制,讓她一度想要放棄呢。

 

    「我也很期待這次的新企畫,不管公司如何走,我都會努力,讓大家深深記住我的!」Tiffany握緊拳頭說到,她就是這樣的個性,凡事都是全力以赴,熱情如火。

 

    明天!她期待著。

 

 

 

 

    結果那天晚上Tiffany整晚沒睡,只是不停反覆的思考著將來的日子,她一定要努力、非常努力,讓大家記得她、喜歡她!

 

    本來想著自己的未來,腦中卻突然閃過金泰妍的臉龐,中午看到金泰妍的記者會浮現在她的腦袋裡,她知道…知道泰妍前輩是個溫柔的人,就像當年一樣…

 

    泰妍大概…不記得她了吧…畢竟當初金泰妍她也只是路過練習室而已,自己卻有很深的印象,是金泰妍…讓她留在練習生生涯沒有放棄。

 

    她很感謝她…真的。

 

    〝我們是朋友。〞

 

    記者會金泰妍的話語再度遊蕩在她的腦海,Jessica前輩…是怎樣的人呢,金泰妍的朋友…會讓金泰妍認為是朋友的人。

 

    一大早,Tiffany就到經紀公司報到,坐在會議室裡面等了好久,才陸陸續續湊齊了今天開會的人員。

 

    簡單的就是述說一些專輯製作的事情,公司比以往多加入了ㄧ些環節,做為行銷作用,公司打算讓大前輩跨刀製作此次專輯錄製,雖然說是製作,其實也只是噱頭,以此拉起觀眾對於新人Tiffany的人氣,炒熱新聞。

 

    「跟妳合作的前輩是泰妍,明天她會來公司一趟,妳跟她兩個人要好好相處。」公司裡的企劃簡單的說著,平淡的語調卻讓Tiffany驚訝的跳起來。

 

    「是金泰妍參與製作我的專輯!!真的嘛?!」才剛說完,Tiffany這才發現自己的失態,大家幾乎都傻住般的看著她,自己的嗓門本來就大,這樣一驚訝更嚇人了。

 

    「對…對不起…」Tiffany又坐了下來,心跳卻依然飛快。

 

    是金泰妍,要幫助她出道曝光,是金泰妍…自己越來越覺得是做夢了。

 

 

 

 

    「要我去帶新人?」泰妍拄著拐杖站在病床邊,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崔秀英正在幫她把一些東西背起。

 

    「嗯,這是公司的意思。」秀英調了調背帶,說著:「妳這次醫院的事情鬧得太大了,就跟妳說不要開記者會妳偏要,現在好了,Jessica倒是解脫,妳就麻煩了。」

 

    要不是因為泰妍硬要開記者會,公司根本就不希望泰妍去解釋甚麼,這件事情本來可以不用這樣扯上她,現在媒體都一至被泰妍給惹毛了,根本就徹底想要挖出泰妍跟Jessica之間的種種,來賭賭泰妍在記者會上那樣囂張的回答。

 

    「不然能怎麼辦?要我放著Jessica不管?」泰妍好笑的看著秀英大包小包的模樣,看起來好滑稽。

 

    秀英睨了泰妍ㄧ眼,想也知道不可能,只好沉默了,讓泰妍走在前面一拐一拐的,自己在後面跟著。

 

    「所以公司要我在這種時候帶新人?幫新人製造消息?」泰妍輕哼,是要她給新人製造怎樣的新消息?

 

    「…公司希望妳可以參與新人的專輯製作,讓她跟妳密切互動,然後傳一些合作新聞…」上了車,秀英淡淡的跟她說,公司這種做法很明顯。

 

    消費泰妍,順便把泰妍那些醜聞用另一些新聞蓋過。

 

    泰妍聽了不禁輕笑,看著窗外的風景一一掠過,低聲道:「公司這是在警告我嗎?要傳同志緋聞也得要紅到自己的藝人,而不是別公司的。」

 

    竟然大眾要讓她往這方面走,公司就順勢把她推向這樣的方向,讓她在這時帶新人…

 

    「妳要回絕嗎?」秀英自然也知道這樣的手法,為泰妍覺得惋惜,這次的合坐老實說根本沒有幫泰妍加到分,又十分耗成本,在怎樣輪,也輪不到泰妍這樣的大前輩去帶新人,一切都是為了順勢宣傳,用泰妍的緋聞炒紅新人。

 

    泰妍看著窗外沒有回過頭,淡淡的搖搖頭:「我還得感謝公司,在這時候推出這招。」

 

    這樣她跟Jessica之間也可以冷靜一下,讓大眾不是把焦點都放在她們身上,這對她、Jessica都好。

 

 

 

 

    隔天,Tiffany一樣先到了公司本部,今天會議是只有她一個人,會來的也只有自己、經紀人和泰妍跟泰妍的經紀人,但是等了好久都沒等到人,後來聽經紀人說泰妍有個訪談耽擱了,所以會晚點到。

 

    Tiffany待到發慌,只好在走廊上面晃,看到咖啡機,想了想去掏口袋的零錢,她想…可以先幫泰妍跟自己買杯咖啡,投了一杯下了,Tiffany彎身要拿起第二杯時,聽到另一個休息室裡面人的交談聲。

 

    「聽說金泰妍她真的是個同性戀耶!沒看到她跟Jessica傳的多火,越來越不會克制了,剛開始還可以說是要宣傳合作節目,但是開記者會就太扯了吧,現在公司拿她沒辦法,只好順勢讓她帶新人。」

 

    「有甚麼了不起的!以前不覺得,現在才發現她實在很會搶新聞,用這種方式上頭版吸睛,以為年資長了一點就可以這樣囂張嗎,還是有很多人比她資深好嗎…」話還沒說完,Tiffany就氣憤把自己手上那杯有些燙的咖啡杯捏皺,氣憤的用力拍上販賣機的門。

 

    她就是很不爽,看不慣自己崇拜的人有人誣衊,氣憤的在內心吼完人才發覺自己手中咖啡早就已經被她捏爛了,只剩下另一杯還在販賣機內的咖啡還完好。

 

    正想要回身去拿咖啡,熱騰騰的熱氣就充斥在她的面前,已經有人幫她把咖啡拿起來了,還遞給她…

 

    而那個的人,不是誰,就是金泰妍,還有已經黑了臉的經紀人崔秀英。

 

    「喏,妳的咖啡。」泰妍帶著墨鏡,勾起淡笑,好似剛才裡面八卦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樣。

 

    「妳…妳…前輩妳甚麼時候站在這的…?」Tiffany驚訝的看著眼前人,金泰妍。

 

    她的皮膚好像比自己更加白皙,墨鏡底下的臉龐精緻卻淡然,掛著笑卻還是有些疏遠的樣子,全身穿著有些簡約,上半身室間單的針織衫,下半身則是牛仔褲,整體給人感覺非常耐看,雖然撐著一支柺杖,卻還是可以看出明星的架勢跟氛圍。

 

    「在妳表演捏皺咖啡杯的時候。」泰妍撇撇嘴:「妳手沒受傷吧?」

 

    「我去跟她們說說。」秀英正想要上前到休息室制止她們說話,卻被泰妍阻止了。

 

    「讓她們去說吧,我無所謂。」泰妍擺擺手,轉過身對秀英交代了幾句才轉過頭看向Tiffany。

 

    「妳是Tiffany對吧,我是金泰妍。」拆下墨鏡,泰妍終於整張臉呈現在Tiffany面前,拆掉眼鏡的泰妍,雖然沒了那份鋒利,卻依舊可以感受到那讓人窒息的魅力,泰妍始終掛著淡笑,表情沒有特別大的變化。

 

    「我遲到了,等很久了嗎?」泰妍低下頭,拿了包包裡面的紙巾想要遞給帕尼擦擦那被咖啡沾濕的手,抬起頭卻讓金泰妍有些愣住了。

 

    「Tiffany小姐…?」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女孩,轟得一聲臉整個都紅了,表情有些痴呆的看著自己,讓泰妍有點被嚇掉了。

 

    這也不能怪Tiffany,畢竟自己一直很崇拜的人站在自己面前,還看到自己的窘貌,她剛剛的樣子一定很蠢,讓她以後怎麼見金泰妍啊…

 

    「Tiffany小姐!」又一聲叫喚,這才把Tiffany拉回神,叫她的是泰妍的經紀人,她先是疑惑的看了對方一眼,見崔秀英示意她金泰妍拿著很久的紙巾才驚呼一聲。

 

    不過這一驚呼,倒有讓金泰妍有些小嚇到。

 

    「對…對不起。」Tiffany尷尬的接過紙巾,通過指尖可以感受到泰妍那暖暖的手掌。

 

    「不會。」泰妍悄悄的收回手,沒事的搖搖頭,「妳對我可以不用那麼緊張。」

 

    泰妍在心裡納悶,她又不會吃了她,幹嘛那麼緊張?

 

    「我們回會議室吧。」

 

    Tiffany看著泰妍還拄著一支柺杖,有些想要上前幫忙,卻沒有貿然行動,她可以感覺的到,金泰妍並不是如外表那樣和善,對於別人的碰觸有一定的閃躲,就連剛剛只是不小心碰到她的指尖,都被悄悄避開。

 

    「抱歉我的行動比較不方便,妳要不要走前面?」泰妍讓Tiffany走在前面,自己在後面慢慢的拄著拐杖。

 

    Tiffany不時回頭看泰妍的動作,好像在確定泰妍有沒有跌倒似的,泰妍苦笑不得,剛剛是因為感受到Tiffany在後面關切的眼神,才要她走在前面,沒想到還是沒有改善。

 

    「我這傷口已經不會痛了,所以妳可以不用皺眉頭。」泰妍好笑的說著。

 

    Tiffany本來專注的看著泰妍那包裹的腳,聽到這句話失措的抬起頭,看到泰妍有些為難的表情,嗓門大起來解釋到:「抱…抱歉!!我這眉頭天生就長這樣,我…我絕對不是故意要它們皺起來!我很努力克制過它們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一旁的崔秀英已經快要憋笑死,她怎麼覺得,此刻兩人很像小女孩遇到大明星的情景,好滑稽。

 

    Tiffany這下是真的皺眉頭了,樣子頗為委屈,尷尬的快步走往會議室。

 

    「崔秀英,不要笑了,妳嚇到她了。」泰妍撐起柺杖,手肘撞撞一旁的崔秀英。

 

    「是妳吧,妳嚇到人家了!金泰妍。」

 

    泰妍不甚了解,挑挑眉才看著崔秀英,無辜道:「我真那麼恐怖?」

 

    崔秀英看著她,搖搖頭:「人家是妳的小小粉絲,妳沒發現她在仰慕妳嗎?我看等西卡回來要擔心了,有人跟她搶妳了。」

 

    看了看金泰妍一臉〝妳有病〞的臉,秀英就想翻白眼,金泰妍對自己的魅力真不自知。

 

    不過也因為這樣,很可愛。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