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后金泰妍親自參與自家公司新人的專輯製作,Sunshine推出的實力派唱將歌手,Tiffany〞

 

    英國,大清早的濕冷天氣,在這裡好像要看到太陽公公是件非常困難的事,天空飄著霧,讓一切都顯得朦朧,很適合睡覺。

 

    所以,此刻在希爾頓大飯店沉沉睡覺的Jessica抓起那隻快要響到她頭爆炸的手機,憤恨的大吼。

 

    「鄭秀晶,我哪裡惹到妳了!在這時間打給我!我昨天幾點收工妳知道嗎!凌晨四點耶!讓我睡覺啦!!」雖然是怒吼,但是因為Jessica本人聲線就軟,聽起來比較像是發牢騷,一點也不影響電話那頭的心情。

 

    「我哪知道啊,我已經很努力算好時差了!是妳老公的事啦!」鄭秀晶八卦的抱怨,她可是〝好心〞打小報告,Jessica應該要感謝她。

 

    「泰妍怎麼了?」Jessica裹在棉被裡,瞇著眼睛問…

 

    她跟泰妍又不是沒通訊息,這妹子是要說甚麼驚天動地的事?

 

    「妳開信箱,我寄韓國這邊的新聞給妳,妳就會知道妳老公背著妳怎麼了。」看到金泰妍跟新人的新聞,雖然只是幾張再錄音室的合照,但是被拍的很曖昧,標題也下的很曖昧,讓她很想讓自家姐姐看一下。

 

    「…跟泰妍的健康有關係嗎?」

 

    電話這頭的鄭秀晶沒反應過來這問題,愣了一下才回應:「沒。」

 

    「那,跟人生安全有關囉?」

 

    「也沒有。」

 

    「……」電話那頭的Jessica沉默好久,打了個哈欠才說:「那我醒來再看,別再打給我了。」

 

    喀擦一聲,通話就這樣斷了,鄭秀晶狠狠的被她姐姐給弄傻了。

 

    倒底誰是誰的女朋友啊!她剛剛在哪裡八卦甚麼!?

 

 

 

 

    韓國這一邊,這則報導已經紅了半邊天,出道以久的金泰妍要帶著新人已經很吃驚,重點是公司甚至很著墨在兩人互動上,目前傳出來的相片都顯得很親密。

 

    不過那也只是角度問題,至少,在Tiffany感覺上並不是。

 

    她不得不佩服金泰妍的老練,只要在攝影機或是採訪面前,她一律都照著公司希望兩人的關係做配合,有時候都讓她覺得金泰妍很顧她,可是等下了鏡頭跟舞台,才發現這一切是藝能效果。

 

    金泰妍的真實心情,藏的非常深。不過卻還是不影響自己想要靠近她的心情,反正專輯製作跟宣傳期間,金泰妍都會與她一起碰面,她並不急著要讓金泰妍馬上接受她。雖然這跟她記憶中的金泰妍,有些些的不一樣。

 

    「Tiffany,妳有聽到嗎?」突然,泰妍的叫喚讓她回神,抬起頭與泰妍直視。

 

    「對不起,我分神了,剛剛在看歌詞…」

 

    「不會,我們繼續吧。」泰妍笑笑的搖著頭,繼續討論。

 

    兩個人現在在錄音室準備第一次錄音,這讓Tiffany很緊張,泰妍自然知道哪種心情,所以也沒怪她。

 

    其實泰妍對Tiffany的態度已經算是泰妍對別人很好的態度了,雖然本來合作這件事上有些意興闌珊,只要可以擠掉她跟Jessica的話題,要怎樣配合,她都無所謂。

 

    但是越是跟這愛笑的女孩相處,越覺得Tiffany是個很討人喜歡的孩子,雖然兩人年齡相差不大,但是Tiffany卻對她有種依賴感,或多或少跟出道年資有關吧,Tiffany很認真,在面對每一個環節都力求完美,常常希望到最好而一再重複,這讓泰妍很欣賞,這樣的新人不多見。

 

    而這樣個性好的女孩,看著自己的眼神如此依賴跟崇拜,也讓泰妍心裡有種舒服的成就感,自然也就對她和顏悅色的多。

 

    「這裡的歌詞…」Tiffany皺著她那八字眉,專心的看著她,露出非常無助的表情,讓泰妍表情多了點柔和。

 

    「歌詞怎麼了?」

 

    「我…我看不懂…」Tiffany萬分尷尬,手上握著的紙被她捏的有些皺了。

 

    「哪裡,我看看。」泰妍跟工作人員一起看著她所指的,只是一個不難的諺語,但是要解釋…

 

    這要怎麼解釋啊…一般人應該都會懂得,突然要說明整個意思,工作人員試著跟Tiffany用白話說了一次,Tiffany還是一臉無辜。

 

    「可不可以用英文…解釋一次?」這要求雷到了現場所有人。

 

    這無疑考驗她們的英文能力啊…工作人員試著用憋腳英文跟她解釋,只看Tiffany的眉頭像是被鎖起來一樣捲起來。

 

    「她是外國人?」泰妍看著那個被工作人員帶到角落解釋的Tiffany,問了Tiffany的經紀人。

 

    「嗯,算半個吧,雖然雙親都是韓國人,卻都移民美國,她在洛杉磯長大的。」

 

    泰妍看著那努力了解的女孩,小聲問:「所以她是一個人在韓國囉?」

 

    「嗯,所以她很孤單啊,聽說家人剛開始還不大贊成,是她堅持要回來當練習生的,這些年雖然跟雙親有和緩,卻還是隻身在韓國,別看她總是笑笑的,對批評她或是斥責她的人也是笑著應對,其實,那只是不想要讓別人發覺她脆弱的最佳應對。」

 

    泰妍一邊聽著經紀人的話,一邊看著Tiffany,呢喃的說:「這麼說…這兩人真像…」

 

    「誰?」經紀人問。

 

    泰妍搖搖頭,正要開口說話卻發覺口袋內的手機在震動,拿出來查看正是剛剛她覺得相像的某人。

 

    「妳不是在英國嗎?怎麼打給我?」見Tiffany短時間不可能開工,泰妍街起電話回應,嘴上雖埋怨,但此刻表情卻柔軟很多,經紀人看泰妍像是在講私人電話,起身往Tiffany的方向走去,不打擾她了。

 

    「褒揚妳啊!我看到新聞了!」英國這邊的Jessica睡到下午才醒來,慢了半拍才想到睡夢中秀晶在電話的留言,打開電腦查看自己信箱,馬上就打越洋電話回國了。

 

    「新聞?」泰妍想了想,最近的新聞應該都是她跟Tiffany的合作,這值得褒揚?

 

    「戒指妳戴著很好看呢,金泰妍~~看不出妳還會這樣傳訊息給我看。」借這媒體的鏡頭,讓她看到。

 

    早知道秀晶叫她看新聞就該跳起來看了。

 

    金泰妍就算一開始不了解,現在也懂了,握著電話低笑了起來,右手無名指上面的戒指在燈光的照耀下閃爍著。

 

    「我沒那個意思。」雖然,她的確是不怕被Jessica看到,但沒有對方想的那麼肉麻。

 

    她頂多只是希望Jessica在看到那則新聞時不要誤會,才會故意在每張照片都露出無名指的對戒,算是安撫跟澄清,單對Jessica。

 

    上次在醫院的時候,她就看到Jessica右手上戴著那戒指,Jessica對於這對戒花了很多心思,做的低調就是希望可以讓她戴出門,她了解,也做到。

 

    「要好好戴著,我喜歡它出現在妳的手上。」Jessica頓了一下,才又開口。

 

    「泰妍,我想妳。」這是兩人從交往以後第一次隔那麼久沒見,算一算已經有兩個禮拜了。

 

    「嗯…」泰妍低著頭,不讓眾人發現,此刻她眼神所釋放的滿足。

 

    「我都跟妳說想妳了,不要只是嗯嘛~~妳到底有沒有想我?」

 

    泰妍被電話那頭Jessica軟軟的抱怨聲融了心,笑容有很大很大的暖意。

 

    「想。」

 

    「有多想?」電話那頭顯然不放棄,希望可以激出伴侶的甜言蜜語。

 

    「我不想告訴妳。」泰妍靠著椅背,憋笑的說到。

 

    「金泰妍妳好幼稚!」Jessica也笑了,一點也沒發覺兩個人都很幼稚。

 

    「妳回來就知道了。」

 

    「意思是要我快點結束工作回去嗎?這表示妳果然想我囉?」

 

    「我不是說了嗎,我想啊。」泰妍看著Tiffany一會,又開口:「我發覺我帶的那個新人跟妳很像。」

 

    Jessica在電話這頭轉著英文電視台,回應到:「是嗎?長的怎樣,個性呢?」

 

    老實說她剛剛沒注意看照片裡面的另一個人,只注意到泰妍而已。

 

    泰妍看著Tiffany,想了一下說:「很愛笑,讓人感覺很好親近,周圍的人都會忍不住想保護她,常常會對著妳傻笑,有點像個鄰家女孩般的好親近,很溫暖的人。」

 

    「……哪裡像了?」Jessica在電話那頭黑線,這樣的形容在外表上根本是跟她相反類型的女生嘛。

 

    泰妍被Jessica這樣問,看著Tiffany又想想電話那頭人兒的樣子,突然輕笑:「對啊,哪裡像呢?」

 

    覺得像也只是一瞬間,自己為甚麼會有那樣的想法金泰妍也不了解,可能因為Tiffany跟Jessica一樣都是在美國長大的關係吧。

 

    想到這裡,金泰妍看了眼還在跟工作人員奮鬥的Tiffany,問了Jessica剛剛歌詞裡面的諺語,知不知道意思。

 

    「知道,怎麼了?」電話那頭的Jessica還納悶著,這邊的金泰妍已經招手叫Tiffany過來了。

 

    「泰妍?」Tiffany被喚過來,雖然著急卻還是禮貌的看著泰妍,因為不知道那句諺語的意思讓她快哭了。

 

    見泰妍低頭跟電話那端的人又說了幾句話,就把電話遞給自己,Tiffany有點反應不過來。

 

    「給妳。」泰妍笑,繼續道:「幫妳找的翻譯。」

 

    Tiffany還不甚了解,接過電話貼在耳朵邊,聽到那頭傳出柔柔的聲音。

 

    「Hello?Tiffany…?」電話那端熟悉的母語,讓Tiffany頓了幾秒鐘後,開心的用英文回應。

 

    看著Tiffany的暴風英語滾滾流出口,讓眾人傻在那邊,剛剛解釋很久的工作人員走到泰妍的身邊,小聲問:「妳找了哪個外國人給她翻譯啊?早搬出來不就好了。」

 

    泰妍笑了笑,回應道:「剛剛金髮妞還沒醒啊,我不敢打給她。」

 

    Tiffany因為這通電話,順利的了解那句諺語的意思,開心的跟對方道謝。

 

    「實在是很謝謝妳!」啊…不小心說到韓文了…Tiffany吐吐舌頭,對方是外國人講韓文也不懂啊。

 

    「不用謝我,可以幫我把電話給泰妍嗎?」電話那頭突然發出的韓語讓Tiffany嚇了一跳,原來對方不是外國人?

 

    「妳是…?」看到泰妍接回手機,笑著對電話那頭說了些話,Tiffany張著嘴巴看著泰妍。

 

    是Jessica,剛剛跟她說話,幫她翻譯那句諺語意思的,是Jessica。

 

    沒記錯的話,Jessica現在人在另一端的英國,那邊跟這裡少說有快十小時的時差,可以這樣互相打電話聊天…那兩人,是真的感情好到可以這樣?

 

    不過沒有時間給她多想,了解了歌詞內容讓她很快就投身在第一次錄音中,整體來講都還不壞,不過畢竟是新人,不可能一天就完成。

 

    時間後面也晚了,因為Tiffany的力求完美,所以時間拉的很長,陪她留在錄音室的,就剩泰妍,還有等泰妍等到睡著的秀英。

 

    泰妍看了看手錶,決定自己開車先載Tiffany到她的練習生宿舍去拿一些忘記拿的行李,Tiffany從今天開始就般到出道後公司配給她的房子,以後都不會再回練習生宿舍了。

 

    「現在很晚了,妳進的去嗎?」泰妍握著方向盤,平穩的行駛著車子問著。

 

    「嗯,沒關係,我鑰匙還沒還給公司,不用叫醒室友也可以進的去。」Tiffany笑著說,隨即想要調整一下椅子的舒適度,卻被泰妍阻止了。

 

    「抱歉,副駕駛做的擺位我不希望更動。」泰妍淡聲說,今天會載她回去純粹是因為不能放她一個人在那,秀英又很累了,不好意思麻煩她在去公司開保母車。

 

    不然副駕駛做除了Jessica外,她沒有讓任何人調整過,那個位置是留給Jessica的。

 

    Tiffany在聽到話時小心的縮回手,安靜的靠著副駕駛座的椅背,剛剛還不覺得,此刻她才突然覺得…這個位置好像沒她想的那麼容易可以調整或更動。

 

    是女人的直覺嗎?她感覺這位置的味道…是屬於另一個女人的。

 

    「剛剛跟電話裡的她聊的還好嗎?」見Tiffany都沒回話,泰妍問了句。

 

    Tiffany看著她,有些疑惑的問:「那個人,是Jessica對嗎?」

 

    泰妍看了她ㄧ眼,隨即笑著點點頭:「是她告訴妳的?」

 

    Tiffany有些睜愣住,泰妍在提到Jessica的那一刻,神情完全變了,讓她的心跳不禁快了幾拍。

 

    「她跟妳一樣在國外長大的,不過這件事情不要讓別人知道,我因為工做出賣她這一回,已經讓剛剛我在電話裡面被她唸一頓了。」

 

    要知道如果不小心從哪個管道或是小道發覺到她是鄭氏集團的大小姐,都會讓Jessica困擾。

 

    「那…她怎麼會跟我對話?」Tiffany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泰妍這樣溫柔的表情,心裡有些酸酸的。

 

    泰妍看著紅綠燈標誌閃著紅,轉過頭對Tiffany眨眨眼,這是第一次,泰妍在她面前露出這樣俏皮孩子氣的樣子,因為Jessica。

 

    「因為是我的要求,所以她不會拒絕的。」

 

    Tiffany沒有回話,只是點點頭回應,心裡羨慕著,素為蒙面…不,電視上有見過的大明星Jessica,在泰妍心目中真正的朋友。

 

    她也希望有一天可以變成這樣的存在。

 

 

 

 

    到了練習生宿舍,Tiffany帶著泰妍輕聲的往住處走,過程中Tiffany跟泰妍說了一些室友的情況,Tiffany很慶幸自己可以被接受,還可以待在這樣的宿舍跟有這樣的朋友。

 

    「我想,就算我出道了,我也永遠都不會與她們斷了聯絡。」Tiffany一邊打開門,一邊說。

 

    「…是嗎?」泰妍沒有多說,點點頭,跟著進屋。

 

    就在兩人快要到Tiffany的臥房時,隔壁的房間傳來開心的交談聲,看來室友並沒有睡,窩在同一間聊天呢。

 

    「沒想到她竟然可以出道,拜託~~也不知道她那樣的韓語程度是怎麼得到出到機會的,不會跟董事睡過吧?」

 

    「拜託,董事是個女生,怎麼可能~~不過她會出道我也很不甘心,她憑甚麼,那低啞的嗓音聽了就讓人想吐!」

 

    「對啊,還記得有一次例行考試,我們故意把她的衣服藏起來…」

 

    一句一句,讓站在房外的兩人沉默,泰妍看著Tiffany的背影,頓時有些不忍。

 

    這就是為甚麼,一但出道後幾乎就不會再與練習生有過多的接觸…因為那樣的環境下…先離開的人,還能留下甚麼呢?

 

    只會讓那些人有不甘、憤恨而已。

 

    泰妍原本認為Tiffany會有所行動,像是衝進房間大吼,或是故意製造聲響回房間整理東西,在她第一次看到對方為了自己的流言而捏爆咖啡杯的觀點,Tiffany不像是個躲著哭泣的孩子。

 

    「Ti…」本來想要出聲喚她,對方卻趕緊的回聲,燦爛的笑眼讓泰妍既驚訝又耀眼。

 

    「噓…」Tiffany用食指壓在嘴唇上,笑著對泰妍搖搖頭,要她別出聲。

 

    走過泰妍的身邊,笑笑的說:「我們走吧,我明天再回來拿…」

 

    聲音雖然不大聲,泰妍卻還是可以感受到充滿顫抖,那是她很努力擠出來的聲音吧。

 

    「對啊!還可以跟泰妍前輩合作耶!!那個黃海帶!竟然讓她如願了!」

 

    「她一直說她以前跟金泰妍有過一面之緣,大家心底根本就知道她在臭屁,這次還讓泰妍前輩參與她的專輯製作,我看她應該爽翻了!真討人厭!」

 

    Tiffany終於站著不動了,被對著泰妍的背顯得狼狽,肩膀顫動著…努力的倒抽口氣,讓自己的眼眶維持的乾澀,Tiffany咬住唇,努力壓抑哭意。

 

    泰妍在自己的名字出現那刻皺起眉,瞪了緊閉的房門一眼,轉過頭看到的,就是那顫抖孤單的背影。

 

    這樣的她…讓自己想起剛出道時,孤軍奮戰的自己。

 

    走上前泰妍輕輕的把手滑進Tiffany的手裡,默默的牽著她,溫柔低哄。

 

    「走吧。」

 

    Tiffany羞恥的幾乎失去了意識,也是…金泰妍本身都忘記了自己,說認識根本是她在裝熟…她知道、她知道是自己一個人自做多情…釘在地板上的雙腳動也不動。

 

    「乖,別聽了!」泰妍伸出雙手,摀住她的耳朵,溫暖的溫度很快就傳到冰涼的耳朵、臉頰,讓Tiffany回神。

 

    看向泰妍的那一刻,眼淚終於不受控制的滑落,Tiffany此刻的表情,讓泰妍勾起笑,記憶拉到久遠前。

 

    海帶…?好奇怪的名字。〞

 

    〝不是海帶!是美英〞

 

    〝好啦,不管是不是,別哭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