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錄音室泰妍更是專注,但是Tiffany還是發現了有些不一樣,金泰妍看時間的次數變多了,越接近晚餐時間,泰妍就越來越加快速度。

 

    結果錄音非常順利的在傍晚後完成,泰妍跟大家告了別,看了看時間,還好…才快八點,趕回去還來得及。

 

 

 

 

    自己開車回到了住處,剛打開門就有些傻眼…

 

    「還在睡啊…」連燈都沒有開,估計是從下午回來後就一直睡到現在吧。

 

    打開客廳的燈,泰妍輕聲走到臥房,剛打開門,從客廳照進去的光就可以看到一個縮在床腳的壟起,泰妍走進去,開了小燈,開始把外出服換成家居服。

 

    等衣服換好,泰妍坐到床邊看著Jessica,對方已經換上自己衣櫃裡面的寬鬆衣物,側躺舒服的窩在棉被裏,只露出一隻手跟小小的臉蛋,再來就是兩隻細常的腿露處下半節在空氣中,Jessica完全沒有起來的意思,泰妍用手撫上她的髮,一下一下的摸著,泰妍無聲笑了,非常開心的那種。

 

    終於是回來了,她們兩個好常一段時間沒見面了。

 

    所以下午在錄音室門外看到Jessica才會如此激動,傾身把鼻子湊進,泰妍吸取著久違的香氣,把鼻子埋在她的頸脖處,泰妍覺得自己像是個變態,瘋狂的留戀她的味道、溫度。

 

    「嗯…」Jessica大概被泰妍呼出來的氣弄的癢,縮了縮脖子,一手想要隔開似的打向泰妍的臉,整個手緩緩的覆上泰妍的口鼻…

 

    泰妍被睡夢中的Jessica推開,覺得有些好笑,目光一轉被對方腳踝處的保護性繃帶拉回神,心疼的皺眉。

 

    還沒好嗎?腳傷…那天不顧一切的衝到醫院看自己,連腿都不顧了。

 

    「西卡…」泰妍看了看對方,確定熟睡的Jessica沒有被她吵醒才繼續開口…

 

    「妳可終於回來了…我好想妳…」

 

 

 

 

    等到Jessica醒來,廚房已經傳來陣陣的濃湯香氣,揉揉眼,Jessica先被下床,起身到廚房看泰妍忙錄的背影。

 

    「晚上吃麵包配濃湯好不好?冰箱的食物吃完了,只剩這些。」泰妍對她笑笑,見Jessica沒意見的點頭,她繼續說:「妳要不要去客廳休息一下?」

 

    「不要了,我陪妳。」Jessica走到流理台前,拿起生菜過水,撥開。

 

    泰妍沒反對,往她靠進了一點,兩個人幾乎是靠在一起。

 

    「右腳還痛嗎?靠著我,少用力。」一邊攪著濃湯,一邊說。

 

    Jessica本來沒反應過來,結果才意識到泰妍指的是自己受傷的右腳踝,勾起笑朝泰妍靠近。

 

    「嗯,還有一點點痛,不過靠著妳就好多了。」說完頭還往泰妍肩上一擺,整個人都快埋入對方懷裏了。

 

    「妳如果不怕晚餐吃不成,我不介意妳繼續靠下去。」泰妍並沒有像平常一樣輕斥或是害羞的推開,而是摟上Jessica的腰,朝她臉頰一吻。

 

    「…妳今天好奇怪喔。」Jessica歪著頭,感覺泰妍今天好像哪裡不一樣。

 

    平常泰妍不會那麼跟自己調情的。

 

    「不是奇怪,只是覺得偶爾得讓妳當一下小公主。」

 

    「所以今天我是妳的小公主囉?」

 

    「嗯,讓我呵護的小公主,妳該去乖乖坐好休息了!」點點Jessica的鼻子,泰妍這才發表逐客令。

 

    Jessica被她這樣弄的臉紅,如果泰妍對她彆扭她還會比較自在,這麼甜蜜的泰妍…她會…會害羞。

 

    乖乖被推坐到餐廳的椅子上,Jessica拄著下巴看著泰妍規律的準備著晚餐,一邊跟她閒聊,兩個人沒多久就吃起簡單的晚餐了。

 

    「呼~肚子餓了!」Jessica本來想要大口的咬下麵包,卻又縮回。

 

    「對喔…我要減肥…」

 

    泰妍聽著皺起眉,減甚麼肥啊,已經夠瘦了還減?

 

    「妳放心,這個當我沒有放太多奶油跟高熱量的食物,麵粉也有減少,還有妳手上的麵包是全麥的,安心吃吧。」

 

    Jessica愣愣看著低頭喝湯的泰妍,突然笑了:「我發覺…被妳當小公主實在太恐怖了。」

 

    「為甚麼?」泰妍不甘心的抬起頭,自己也會想要偶爾寵寵情人到無微不至的程度,這樣也不好?

 

    Jessica放下湯匙,朝泰妍眨眨眼。「會被寵壞啊。」

 

    泰妍聽到心情大好,嘴上卻還是沒有太大的表現,憋著笑低下頭假裝喝湯:「等會吃完晚餐去沙發坐好,我還得幫妳做件事。」

 

    「甚麼?」Jessica吞下一麵包,問著。

 

    泰妍卻沒回答,只是用手抹掉她嘴邊的麵包渣,自己吃掉。

 

 

 

 

    一直到吃完晚餐被泰妍塞進客廳的沙發裡,Jessica都還搞不懂她要幹嘛。

 

    「妳不會是…要做我想的那件事吧?」看著泰妍肩上掛著大浴巾,手上捧著一盆溫水盆還有專門給人泡腳的腳浴鹽,Jessica張大嘴不敢置信的看著泰妍。

 

    「不然妳還想我為妳洗哪裡?」泰妍挑眉,不理會Jessica,把毛巾鋪到地板上,抓起Jessica的腳打算解開彈性繃帶往水裡放。

 

    〝咻〞的…抓住Jessica腳的手就這樣抓空,泰妍不死心,又伸過去抓,Jessica又縮。

 

    「小公主妳是在整我嗎?快把腳給我。」

 

    「妳妳妳…妳要幹嘛?」看到大明星跪在地板上幫她足浴按摩,就算兩人關係是情人,Jessica還是覺得很脫軌…

 

    「這樣還看不懂嗎?幫妳做足浴按摩啊。」泰妍覺得Jessica在說廢話,抓住她的腳解開繃帶,不管Jessica把她的右腳放入溫水中,雖然不容對方拒絕,動作卻非常溫柔,用手撈了一些水往腳踝那裏澆。

 

    「金泰妍…妳這樣…我好害羞…」Jessica摀住臉,她雖然不是甚麼沒見過世面的大小姐,但是…情人為自己洗腳…真是亂尷尬的。

 

    「害羞甚麼…」泰妍抬起頭,看到Jessica整張臉都埋入手掌,隨著自己的手在水中按摩的動作,耳根子越來越紅。

 

    泰妍一邊幫她按摩,一邊沿著Jessica白皙的腳弧線摸啊摸,她故意把動作做的有些情慾意味,看著沙發上的人兒已經連看都不敢看自己時,金泰妍在心裡偷笑著。

 

    「妳全身上下哪個部位我還沒看過,緊張甚麼,來…放鬆一點。」

 

    「金…金泰妍!…」Jessica怎麼覺得自己在金泰妍面前就像個小女孩一樣,被對方耍得團團轉…當小公主一點都不好玩…

 

    「我不要當小公主了啦…」

 

    「為什麼?」

 

    「妳這樣好恐怖…」Jessica說完就聽到泰妍大笑,整個人覺得好像被對方耍,想要抽回腳,卻因為用力過度而扯到傷口。

 

    「小心一點!」泰妍低聲勸阻:「這腳傷是因為來擔心我而受傷,妳就別拒絕我了。」把水盆挪到一邊,毛巾墊在自己大腿上,再把Jessica的腳放在上面包裹擦拭。

 

    「西卡。」泰妍看著Jessica,突然扯開苦笑:「妳有沒有後毀愛上我?」

 

    Jessica被她問的突然,用力搖了搖頭,聽泰妍繼續說。

 

    「妳看…我們才交往沒幾個月…妳就被公司警告,還因為我的事情得罪媒體,如果妳當初沒有接受我,根本不會發生這些事。」

 

    一想到那天在醫院,還有每次因為自己而妥協的Jessica,金泰妍就覺得好悶,她不想要Jessica因為愛她而在決策上有任何的阻礙。

 

    「哪有這樣說的…泰妍妳很好,所以我才會愛上妳…」Jessica嘟著嘴,她不喜歡泰妍這樣說,那一項對自己的選擇跟決定堅定又不容質疑的泰妍跑去哪了。

 

    「但是我先跨過那條線…那天晚上,如果我沒有吻妳,妳不會對我有那種心思,是我,變向逼著妳也開始往這方向走…」

 

    「跟那沒關係,就算妳那晚沒有吻我,我對妳的在乎早就已經多到不正常了,只是我沒發現罷了。」Jessica反駁。

 

    她承認她遲鈍,在金泰妍吻她前,她的確從沒想過對金泰妍是愛情這方面的感覺,但沒想過不代表沒有,她只是沒有去深思…她對金泰妍從一開始的特別。

 

    「妳是我第一個初次見到就有好感的對象,妳可以問秀晶、允兒,我對任何人從沒有像妳這樣自來熟的那麼快…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妳就是讓我想要親近妳…」

 

Jessica傾身撫摸金泰妍的臉龐,「或許妳天生就是讓我愛上妳的存在,我才會這麼快就適應,愛上妳的感覺,因為是本能…」

 

    泰妍心裡被Jessica的話弄的翻騰,語氣有些沙啞:「妳其實可以試著不那麼愛我的。」

 

    老實說…有時候她真的好害怕,Jessica總有一天會因為她而受很重的傷…

 

    不是因為她不夠愛Jessica才怕,就是因為……太愛了。

 

    Jessica看著自己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此刻輕撫在泰妍臉頰邊,柔柔的笑了,低噥:「就說了是本能,要我怎麼試著不要太愛?」

 

    泰妍把毛巾抽開,傾身把Jessica抱進懷中,兩個人都窩進沙發裡面,深深的享受著這個擁抱。

 

    「妳真的好傻…」

 

    在外人眼中…Jessica是疏離冰冷的女王,但在她面前,從第一面到現在,Jessica就像個童話中無暇的小公主一樣,真誠善待並愛著她。

 

    「我會用我的方式保護我們的愛情,所以…妳只要相信我,陪在我身邊走下去就好。」

 

    Jessica在她懷裡點點頭,像個孩子一樣的撒嬌:「一直都是啊…哪次不是聽妳的?」

 

    這話語雖帶抱怨卻充滿著濃濃的寵睨。

 

    其實…是Jessica一直在寵泰妍呢…只是她自己覺得那不是而已。

 

    泰妍抱著Jessica看著她的臉龐,親親臉頰要她準備去洗澡。Jessica卻不肯一直賴在她的懷抱裡面。

 

    「我想抱著妳。」Jessica軟軟的說:「我已經好久沒有好好抱抱妳了。」

 

    泰妍好笑的看著她,沒反駁,因為她自己也想她。

 

    「不然…我們折衷。」泰妍剛說完,Jessica不解的看著她,表情很明顯是疑問。

 

    「我們,一起洗澡。」

 

 

 

 

    結果的情況就是,泰妍把洗澡水放好,剛把測試水溫的手從浴缸抽出來,就看到靠在門框的Jessica閃躲著她的視線,耳根子有些紅。

 

    「怎麼了?可以進來了,快脫衣服吧。」泰妍起身,走出浴室到更衣間脫衣服。

 

    Jessica看著泰妍已經在脫襯衫,整個人連看都不敢看她。

 

    「泰妍…」

 

    「嗯?」

 

    「妳是要我們一起泡在…泡在那個浴缸裡面嗎?」Jessica瞄了一眼那浴缸,又縮回視線,看到泰妍已經把上衣那些都脫了,整個人都尷尬了。

 

    「不然妳要怎麼洗澡?」泰妍走過去,把還包的緊緊的Jessica拔除衣物。

 

    「可…可是那浴缸好小…」被巴衣服巴的有些慌張的Jessica一直縮著,拜託…她跟泰妍發生關係…也才那幾次,每次都把燈關的黑黑的,現在在這光亮的浴室…是要她怎麼辦?

 

    「放心,我們都很瘦。」泰妍大概知道Jessica在想甚麼,放緩了脫衣服的動作,沿著Jessica的曲線撫摸著,然後一一把自己跟她身上的衣服剝離。

 

    她承認她有點惡趣味,Jessica越害羞她就越想要逗逗她。

 

    看著Jessica那穠纖合度的身材,泰妍不敢把視線放在她上面太久,轉過身拉著Jessica先淋浴把身子簡單的沖一沖,在依序泡進浴缸裡面。

 

    因為浴缸不夠大,所以泰妍幾乎可以說是緊貼著Jessica的身後坐下,從後面摟住她,輕哄著幫Jessica撩起長髮,擠了點洗髮乳在自己手中,搓磨著幫她洗頭。

 

    Jessica慢慢的放下了一開始的羞澀,想一想自己全身上下都給金泰妍摸過了,帶著破釜沉舟的心情享受金泰妍的服務。

 

    「舒服嗎?」泰妍一邊搓揉,一邊有撩起幾撮服貼在脖子上的頭髮,輕聲問前方的人兒。

 

    Jessica身子不住往後靠,整個人發出舒服的輕哼,閉著眼睛讓泰妍輕輕的幫自己頭皮按摩。

 

    花了點時間,兩人都洗好了基本程序,泰妍就這樣在水中抱著Jessica,感受肌膚與肌膚貼近摩擦的感覺,一手忍不住梳開Jessica的髮,空出那白皙優美的頸脖,零碎的吻撒落在上面,沿著肩膀往上親。

 

    「泰妍…」Jessica感受到澡已經洗完了,後面那個人卻沒有停止的跡象,周圍的空氣好像更高了,無助的把手往後扶住泰妍的頭。

 

    泰妍不等Jessica說出更多話,就用一手把Jesscia的臉轉向自己,吻了上去。

 

    兩人交往以後,泰妍才發現,什麼叫作慾望,有了情人最不一樣的,就是她開始會有濃濃慾望想要與之分享,那是跟家人、朋友,所不能分享的,另一面的她。

 

    「我的小公主是不是該給我點獎勵了。」啃吻著她,手開始不安份的往Jessica的乳房摸去,覆上去的那一刻,被水烘的有些熱燙的手溫讓Jessica訝喊了一聲,泰妍輕笑,開始了手邊的動作。

 

    情慾之火一下子被撩起,浴室裡面發出了那情色的水流聲,泰妍的手不安份的往水中游移,Jessica手抓也抓不住,好幾次滑掉,雙腿也不自覺的被泰妍拉開,兩個人在浴室裡面達到了久違的高潮。

 

    大概是沒想到回國後第一次會在這種地方…又大概是浴室的空氣太悶熱,Jessica的臉紅通通的,瀏海被水蒸汽弄濕伏貼在額頭跟臉頰邊,泰妍親吻著她的頰,看著她無力的靠在自己身上喘息。

 

    「我們回床上。」她覺得不夠…

 

 

 

 

    臥房裡,頻頻傳來嬌喘、呻吟,還有皮膚互相廝摩所發出的細微聲響,泰妍單手半撐起身子,看著Jessica半閉眼睛輕喘,一手習慣性的往她手臂抓著,俯身給她熱熱的一個深吻,加快了身下的速度。

 

    「唔…」Jessica環上泰妍的肩胛骨,感受著兩人的身子互相交疊的摩擦著,被子底下兩人一絲不掛,微冷的空氣完全阻礙不了她們之間的熱情,被子底的下她們…好像快要燒起來了。

 

    泰妍挑開Jessica的貝齒,舌頭滑入她的口腔游轉,兩人的舌交纏著,兩個人毫無顧忌的分享著彼此,Jessica不是個慾望很高的人,沒認識泰妍前,這種溫存的事在她觀念裡完全沒有跟睡覺相拼的地位,但是…認識泰妍後不一樣。

 

    算不清是第幾次,從浴室一路戰到臥房,兩個人連衣服都沒有機會穿上就雙雙跌入柔軟的大床,然後泰妍再次進入柔軟的她。

 

    感覺到身下的收縮緊窒,泰妍更加快手上的速度,「啊啊…泰…泰…妍…」Jessica弓起身子抱住泰妍,整個人發出嬌吼。

 

    「西卡…!」泰妍也激動的把頭埋入Jessica的髮肩,啃吻著她的脖子,她覺得身下的手已經不是她意志在控制,只是渴望的一直不段的所求著那份包圍著的溫暖。

 

    「啊…啊啊…!」Jessica進入迷亂,忍不住咬住泰妍的肩膀,顫抖著。

 

    不知道是第幾次的高潮,Jessica整個人隨著快感而癱在床上,張著口大口吸氣…雙手無力的攤向床鋪,眼睛已經失去的焦距。

 

    「累嗎?」泰妍也汗濕的倒在她身上,親吻著她臉頰,手緩慢的抽離她,讓她忍不住抽了口氣。

 

    沒有馬上離開起身處理,泰妍自己也很累得趴在她身上,她喜歡這種感覺,兩人互相貼近的感覺,小心的拿貼到不會壓疼Jessica的角度,抱住了她,被Jessica弄濕的手胡亂的抹了抹。

 

    「金泰妍…妳今天好恐怖…」Jessica靠在她的懷裡,整個人花了會才調整好呼吸,兩個人今晚太瘋狂了。

 

    泰妍看著她疲憊的樣子,吻了吻她的唇,此時此刻…她才敢一次說出。

 

    「妳出去好段時間,回來又自動送到我面前,進到我懷裡,哪有不吃的道理。」泰妍講的好像大爺一樣,卻還是被Jessica聽出端倪。

 

    「想我可以直接說,不用這樣拐彎抹角。」Jessica已經摸透她了,金泰妍就是那種明明我想妳三個字可以解決的思念,卻硬要用這種方式表達出來。

 

    她想,金泰妍大概從今天看到她的那一刻就一直很激動吧,所以才會如此不顧那些過多的因素,全心全意的放在她們兩個人的相聚上。

 

    「看來,偶爾小別一下,真的有助於感情加溫呢…」Jessica笑著抓著泰妍的手,兩人戴著對戒的手交握著。

 

    「說什麼啊妳,在小別下去我打妳屁股!」說完捏了一下對方的屁股,以示懲罰。

 

    Jessica驚訝了呼了一聲,隨即笑出聲,埋入金泰妍的懷抱,感受著最近不曾有的深度睡眠。

 

    她希望…金泰妍眼中可以永遠都那麼炙熱,而不是過多的工作,就像今天的她ㄧ樣。

 

    如果世界上,只有她們兩個…該有多好?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