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明天的行程上,大致上就是我剛剛跟妳說的那樣,跟Tiffany參加節目主要是真對她的新單曲…」秀英坐在泰妍住處的沙發上面,認真的比劃著。

 

    「嗯,我知道,這節目以前有聽過。」泰妍拿著大致流成瀏覽,戴著眼鏡的眼睛充滿著嚴肅。

 

    秀英不語,看著泰妍研究流程表的臉沉默了,直到泰妍疑惑的回看她,她才慢慢開口。

 

    「大家最近都在說…妳改變好多,妳的節目接好多,甚至還擔任MC、電台DJ,就連以前不會上的綜藝節目突然積極的去接觸,原本跟緋聞絕緣的妳…也刻意製造話題。」

 

    就像是急著往上爬的攀岩者一樣,不怕險鏡,只管往高處爬…

 

    「我跟帕尼兩個人的新聞怎麼樣了?」泰妍不理秀英的問題,反到丟的個新問題給她。

 

    「唉…如妳所願…現在快要比當初跟Jessica還要火熱!妳再想什麼啊?」

 

    離Tiffany發行單曲已經進入了第二周,發燒話題除了〝實力派新人〞之外,再來最為關注的…就是〝泰妮(taeny)〞了。

 

    「網路上對妳的評論不ㄧ,支持Jessica的人說妳見了新的就忘了舊的,支持Tiffany的則說妳找到真愛,不過這對泰西(taessica)飯有很大的打擊就是了…」秀英靠像沙發,接著說:「妳明明知道沒一個是好的宣傳,幹嘛周旋在這妳以前不會碰的關係裡?」

 

    泰妍盯著流程表,淡淡的笑了:「我還需要更有知名度才行…」

 

    「什麼?」秀英不了解,她現在還不有名嗎?

 

    泰妍看著秀英,有那一麼瞬間,秀英覺得…泰妍很有侵略性、充滿著攻擊性…

 

    「沒事…什麼事都沒有,麻煩妳再幫我接通告,除了跟西卡的不要外,其餘都可以考慮。」

 

    「泰妍,妳會累垮的!」又不是新人,這樣無忌憚的開放通告,以天后人家想要邀請的量,會忙死。

 

「……」泰妍沉默著,心裡卻有股聲音一直催著她…

 

不這樣,我沒有辦法保護…她。

 

    〝匡噹!〞一聲,東西掉落的聲音還有伴隨而來的低嗚聲從房間傳來,讓泰妍跟秀英同時睜大眼…

 

    泰妍勾起笑容,禮貌性的問:「這些我都知道了,流程表我會看過一次…妳要不要…先回去?」

 

    秀英看著那緊閉的房門,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

 

    對啊…她剛剛是臨時起意過來找泰妍討論行程了,到了樓下才打給她。

 

    「妳養貓了?」秀英了然後,也不戳破,涼涼的笑了。

 

    「來借住的。」泰妍起身,進了廚房倒了杯牛奶,順著她回答。

 

    「主人是誰?」

 

    「她是一隻流浪貓,算是我的吧。」

 

    「流浪貓?」

 

    泰妍點頭,想了想補了句:「懶懶的波斯貓。」

 

    「……那還真是辛苦妳了!百忙之中還要收養流浪貓。」真是完全不把她這個公司派來把關她的經紀人放在眼裡,情人就這樣藏在房間,現在都半夜了,她們是不是覺得就算被發現也不需要解釋啊!

 

    「不辛苦,不過…看來我要餵她了,不然她會咬人…」泰妍笑得更大,卻非常不到位。

 

    意思是…妳可以走了。

 

    「金泰妍…」秀英嘆口氣:「妳最近節制一點,利用泰妮(taeny)去掩蓋泰西(taessica)…不是多好的選擇,妳只是在同樣的圈子打轉。」

 

    久了…會有標籤的。

 

    「…我知道。」泰妍苦笑,點點頭。

 

    「公司方面要我注意妳……」秀英欲言又止,泰妍了然的笑了。

 

    「秀英,謝謝妳,真的。」

 

    臨走前,秀英看著泰妍,嘆了口氣才穿鞋離開。

 

 

 

 

    「妳剛剛嚇到我了。」靠在門框邊,泰妍喝著牛奶。

 

    Jessica揉了揉自己的腰,軟軟的說:「對不起嘛…剛剛做柔軟操掉到床下面了。」

 

    泰妍嘆口氣,走過去把牛奶遞給她,自己翻了翻Jessica的睡衣衣襬察看有沒有受傷。

 

    「崔秀英也太工作狂了吧,大半夜突然來找妳,差點嚇死我。」Jessica喝著牛奶,滿足的輕呼,她才剛結束一天的工作,溜到泰妍這邊,剛洗完澡就聽到秀英要來,飯都沒吃就被塞進房間了。

 

    泰妍瞄了她ㄧ眼,又嘆了口氣…還真像隻貓…

 

    「妳今天怎麼有空來?」泰妍起身,拿了條毛巾過來幫她〝擦毛〞,洗過澡也不怕著涼,溼淋淋的頭髮讓她皺眉。

 

    「哪有為什麼,就想妳嘛。」Jessica坐起身子方便讓泰妍擦頭髮,嘟著嘴抱怨。「妳比我經紀人還過份。」

 

    公司在她回國後就警告她跟泰妍分開一點,除必要性的節目要一起行動外,其餘的一概不准有關聯,上次那件事情對她多少有點影響,金泰妍現在對公司來說是毒藥…兩人的緋聞已經傳到有點不可收拾的地步。

 

    甚至在考慮下,SM公司已經親自派人員去給電視台施壓,要他們停止兩人合作的節目。

 

    也因為這樣,Jessica的經紀人不得不緊迫釘人,幾乎除了Jessica睡覺時間外,都要知道她身在何處,為的就是不要再被拍到那些緋聞照片。

 

    話才剛說完,Jessica的手機就響了,Jessica看了直皺眉,還是無奈的接起,另一手拿著另一隻手機。

 

    「妳不在家嗎?」經紀人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在啊,剛洗完澡。」Jessica一邊說一邊對另一隻手機按訊息。

 

    「那怎麼剛剛樓下的駐守說妳燈一直沒開。」經紀人在電話那端也很無奈,她也不想這樣,但是只要一出狀況,Jessica樓下,公司派的駐守就會打電話通知,她也快要被弄得精神崩潰了。

 

    「有啦、有啦!我這就開可以吧!我都要睡了,不要煩我啦。」Jessica氣著掛電話,傳給另一隻手機的主人訊息。

 

    『鄭秀晶!妳沒事幹嘛一直不開燈!起疑了啦!!』

 

    『我…要睡覺了啊…』這邊被強迫〝借住〞的秀晶無辜回傳。

 

    『那快去打開一下燈應付一下啦!不然等會他們要去按門鈴了!!』

 

    泰妍看著Jessica按著訊息,沉默的摟著Jessica的腰,沒說話。

 

    「怎麼了呢?」傳完訊,Jessica疑惑的問。

 

    泰妍搖搖頭,微笑。「妳明天早點回去吧,不然會被發現。」

 

    「那當然,我估計最晚四點就要起床了。」Jessica雖抱怨,卻笑著窩進泰妍懷抱。

 

    「想我了?」泰妍柔了目光,輕輕的抱住懷中人。

 

    「當然,很想、好想,超想的!」因為那柔膩的回應,讓她放鬆的心情,脫了脫鞋窩到床上,幫兩人蓋上棉被。

 

    這一刻…幸福,是最大的滿足。

 

 

 

 

    兩個人溫存了一整夜,清晨兩人就各自跑行程了,臨走前,Jessica吻上泰妍的唇,勾住她脖子的手緊緊的不想放,泰妍也閉緊眼,寒冷的氣溫衝不走那濃烈的愛戀,她看著Jessica右手上的戒指,輕輕的吻上。

 

「妳好好聽公司的話,別惹經紀人生氣,最近小心懂嗎?」聽著Jessica依依不捨的點頭回應、轉身離開,金泰妍在心裡承諾著…

 

我會保護好的,妳…我們。

 

 

 

 

金泰妍重新投入工作中,今天一整天的通告幾乎都以跟Tiffany一起的綜藝節目為主,這節目很當紅,主要是以闖關式的方式進行,過程中她跟Tiffany一對,兩個人需要一起完成很多遊戲,還沒到現場,就已經有很多粉絲等待。

 

    「今天請妳多指教!」Tiffany對她燦笑,泰妍虛弱的回以一笑。

 

    看來昨天太晚睡了,加上最近行程滿檔她幾乎沒有睡足,現在頭有點昏。

 

    泰妍換了節目的衣服,在要準備拍攝前,Cody姐看著金泰妍手上的戒指,詢問可不可以先脫下。

 

    「可以不要嗎?」泰妍輕輕反抗,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戒指,這動作讓Tiffany看了進去。

 

    「泰妍,妳放心,這節目上面也有配戴戒指才會要妳脫,下了節目就會還妳啊,妳別擔心。」Tiffany握住泰妍的手,笑出聲,直稱泰妍某些地方真的很悶騷。

 

    「節目要開始了,先把戒指給我好嗎?會來不及的。」Cody姐催促著。

 

    泰妍看著戒指一會,嘆口氣,順從的把戒指脫了,擺到盛放的盒子裡,心裡想著節目快結束就好了。

 

    節目進行的還算順利,不過因為要大規模的進行移動,所以等錄製到尾聲,也晚上了,泰妍在一邊喘著氣喝水,眼神有些渙散。

 

    「泰妍,妳還好嗎?」Tiffany上前關心,她從剛剛就發覺泰妍的臉色很不好,比起平常更顯蒼白。

 

    「我…」沒想到話沒說完,泰妍就腳一軟向前倒,整個人倒進Tiffany的懷中,對方被她嚇到,張手摟住她。

 

    兩個人一下子靠近,泰妍身上充斥著Tiffany的香水味,抬起頭看著Tiffany,兩人就連臉都靠很近。

 

    但…這不是她熟悉的…

 

    「金泰妍,妳搞甚麼…有人在拍!」秀英衝過來,快速把泰妍跟Tiffany拉開,泰妍整個人被她甩到另一邊,幸好手快拉住秀英的臂膀,不然她昏到快暈倒了。

 

    閃光燈根本不理會秀英的警告,一閃、一閃隨著粉絲的歡笑,還有一些記者的驚嘆,很快就被捕捉了那曖昧的畫面。

 

    「妳要搞緋聞也不是這樣搞的吧!妳可不可以顧及一下形象!」秀英真的生氣了,她最近每上一個跟Tiffany有合作的節目都特別注意,就是不希望在有什麼女同志的勁爆話題,現在倒好,泰妍自己製造。

 

    「不是…」泰妍低下頭,晃了一下。

 

    「妳…怎麼了?」秀英這才發現不對勁,低頭詢問,卻被Tiffany用力搥了一下。

 

    「誰那麼無聊故意惹緋聞上身啊!她是真的不舒服好不好…」

 

    沒等Tiffany解釋完,泰妍已經蹲下來乾嘔,工作人員被她嚇到,趕緊把她帶到附近的休息室休息。

 

    忙了好一會,大家才鬆口氣,看來是因為最近睡眠不足加上節目上的劇烈運動,讓泰妍一下子承受不住,大家放了心,又繼續錄製。

 

    不過也因為這樣,節目提早結束泰妍的部分,畫面基本上已經夠了,剩下的不需要泰妍也可以拍攝,所以大家要泰妍休息,其他人繼續完成節目錄製。

 

    泰妍頭暈暈的,昏昏沉沉的在休息室,可能最近幾天太忙,加上有點小感冒,所以才會這樣。

 

    不知不覺睡著了,直到被那口袋的鈴聲吵醒,泰妍才坐起身接電話。

 

    「大明星,妳又上娛樂版頭條囉!」對方那頭的聲音讓泰妍舒服的勾起笑容。

 

    「咳咳…什麼新聞?」泰妍清了清喉嚨,讓自己的聲音不那麼沙啞。

 

    「跟Tiffany公然在拍攝現場摟抱接吻。」Jessica看著斗大的標題,涼涼的說:「真的有親到?」那位置真的好曖昧。

 

    「想太多。」泰妍笑著應答,Jessica也沒有多調侃,問了一下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卻被泰妍繞開了話題。

 

    「沒事的話就好,妳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其實Jessica也還在通告上,只是因為被八卦的人叫來看到這新聞,關心一下,聊不久就得掛電話了。

 

    「嗯,妳也是…」泰妍掛斷電話,習慣性的用指腹摸上無名指,突然睜大眼。

 

    〝匡噹!〞的跳起聲,泰妍緊張的四處察看。

 

    「怎麼了?」秀英進來,看到太妍緊張的翻看著自己剛剛拿進來的包包、外套。

 

    「戒指…」泰妍光著腳丫翻找著,重覆了一次:「我的戒指呢?」

 

    「蛤?什麼戒指啊?我沒看到啊?」秀英跟著往四周看了一圈,搖搖頭。

 

    泰妍顧不上其他,衝了出去,連外套鞋子都沒有穿,到了拍攝現場…現場人員已經走了一大半。

 

    「泰妍,怎麼不穿外套就跑出來了?」Tiffany驚訝的上前,節目半小時前就結束了,她是因為想要泰妍多休息一會,才沒有去叫醒她,順便連她的經紀人都拉走去喝咖啡,就是希望泰妍可以多休息一會。

 

    「Cody姐人呢?」泰妍抓住Tiffany的衣袖,緊張的問:「我的戒指!」

 

    Tiffany這才反應過來,臉也跟著慘白,剛剛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泰妍不舒服份上,根本忘記戒指的事。

 

    「天啊…會不會被一起收回去了啊…?」Tiffany話沒說完,泰妍就衝出了攝影棚,一邊撥電話。

 

    問了Cody姐,她說她那邊確定沒有看到,以為泰妍已經託人拿回去了,看來現在很有可能被現場人員在整理時給弄掉了,聽到這裡泰妍又衝回現場,蹲在底上找了好久。

 

    「泰妍…這裡是活動中心耶,我們節目錄製地點那麼大…不容易找到吧。」秀英跟Tiffany在泰妍身後,看著那蹲在地上的人兒。

 

    「那個…不能不見…」泰妍蒼白著臉四處看,手也跟著摸著,深怕有遺漏。

 

    Tiffany有點被這樣的泰妍嚇到了,跟在泰妍身後陪她找,秀英也趕緊播電話詢問工作人員有沒有看到,拿著電話簿往一旁走。

 

    「泰妍…」Tiffany看著那批著外套,連鞋子都還沒完全穿好的泰妍,心疼低喊。

 

    「對不起…我應該幫妳注意的。」

 

    泰妍沒回應她的話,只是一直沉著臉翻找。

 

    「那個戒指…很重要對嗎?」Tiffany看著那頭也不回的背影,突然有些難過…

 

    泰妍根本沒聽她說話。

 

    「戒指不見可以再買,但是妳要顧好妳的健康啊,我想送妳戒指的人一定也這樣想…」

 

    「泰妍,我們明天再找好嗎?」

 

    「泰妍……」

 

    金泰妍根本沒有回應。

 

    這樣的她好陌生…不是她一直熟悉的金泰妍,印象中…那個在練習生時期有過一次會面的她,自信的教她唱歌,即使兩人完全不認識,卻告訴自己,她相信她的眼光,自己是會成功的人;溫和,那笑容告訴她ㄧ切都是可能的,臨走前掛上墨鏡,卻沒有帶走那留下來的溫柔。

 

    直到出道再次見到她,金泰妍依舊是自信的,雖然少了當年的那份純然溫柔,卻還是平易待人,跟她一起,是件很舒服的事。

 

    但此刻的她不是…不是那個金泰妍…此刻的金泰妍…像隻失去防備的小刺蝟。

 

    「泰妍!!」Tiffany皺緊眉,走到泰妍面前,阻止了泰妍接下來的動作。

 

    她現在竟然在翻垃圾桶!

 

    「在垃圾桶找不到的!不要這樣!」特有的大嗓門讓泰妍回過神,這才放下了手中的垃圾,泰妍低頭,看著空無依物的右手無名指,眼眶瞬間紅了。

 

    「真的…不見了…」

 

泰妍…妳覺得以後…家裡會給妳結婚壓力嗎?

 

…我有喔。

 

    其實她ㄧ直都知道…這段感情如果走下去,Jessica很有壓力。

 

我的身價其實蠻高的…我是鄭氏集團的大小姐,又是鄭氏第一順位的繼承人,大家都想要娶到我吧。

 

妳想認識嗎…這樣的鄭秀妍?

 

想…想啊,就是因為想,就是因為要夠資格,她才會這樣努力…她喜歡全部的她,全部的Jessica‧鄭秀妍。

 

……泰妍。

 

我…想要嫁給妳,可以的話,多好…

 

    其實她知道…Jessica為什麼會挑戒指送她,當她第一眼看到盒子裡面的戒指,她就知道了…

 

    妳還沒說妳喜不喜歡?

 

    那個戒指,還有那天晚上…是Jessica對她最直接的承諾,她對自己,是絕對認真的…

 

    秀晶,這是我的選擇。

 

…我會陪著她的。

 

    泰妍…

 

泰妍…

 

我愛妳。

 

    蹲了下來,泰妍摀住自己的臉…她好後悔,明明知道那戒指很重要…再怎麼樣,也要自己保管著…那是對戒…只有一副得對戒…

 

    「不見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