매일 기도해요

每天都在祈禱著

 

그대가 나를 돌아 볼 그 날

祈求親愛的你回頭看看的那天

 

한 여자로 바라볼 순 없나요

沒辦法把我當成一個女人望著嗎?

 

이미 늦어 버린걸요

已經晚了吧

 

처음이었죠 사랑을 알게 된 걸요

是第一次吧 了解了什么是愛情

 

 

    『怎麼哭了?』多年前…那個戴著墨鏡,到sunshine練習生練習大樓辦事的金泰妍。

 

    『妳是這裡的練習生?』本來還在哭泣的Tiffany…不,黃美英還沒注意到身後的人,轉過頭被一章放大的臉嚇到,往後一倒坐在地上。

 

    『金…金泰妍!!』戴墨鏡也無法遮掩的臉龐…化成灰她也認得。

 

    『噓…妳好吵!』雖然這樣說,但是金泰妍,笑了。

 

    那應該是她當練習生的第一年,也是金泰妍剛出道的第一年,還是稚嫩新星卻讓媒體極為注意的實力新人。

 

    金泰妍。

 

 

 

 

「泰妍…」靠近她,Tiffany在泰妍身邊蹲了下來,看著那個紅了眼眶的她,仔細看才發現,那眼眶的水滴,已經滑落了好幾滴…泰妍在哭。

 

    皺起了眉,Tiffany傾身靠近此刻脆弱的人兒,擁抱住她,她想要安慰、安慰她。

 

    「做甚麼!?」沒想到才一靠近,泰妍就像是被刺到般的彈開,樣子非常戒備,就連那原本要撫上去的手,都被拍紅了。

 

    「我…」只是想…安慰妳。

 

    看著Tiffany受傷的眼神,泰妍才發覺自己反應過大了。

 

    「對不起,別放在心上。」

 

    「嗯,我知道。」Tiffany點點頭,對泰妍漏出一個自認為最好看的笑容。

 

    泰妍看著此刻善解人意的Tiffany,垂了肩膀低弱的說著:「我不是故意要對妳發脾氣…只是…那個戒指對我真的很重要。」

 

    「真的、真的,很重要?」

 

    泰妍看了Tiffany一眼,點點頭,虛弱的坐在地板上,剛剛一直找來找去弄得她已經快要體力不支了。

 

    「那真的對我很重要。」

 

    回去的路上,坐在保姆車上的Tiffany看著窗外的風景,自責著,不是因為她不夠注意,說不定戒指根本不會不見…跟泰妍來回找了活動中心好幾次,都沒看到,泰妍最後體力不支,加上還有另一個通告要趕,離開時的樣子非常無奈。

 

    「喂,請問是尹大哥嗎?您好!我是Tiffany!今天跟您一起在同一個綜藝節目的新人!我想請問…」

 

    她會負責找到的…她不想要…泰妍難過。

 

    這算是回報吧?當年的回報?

 

    是嗎?是吧?

 

 

 

 

    『我叫黃…黃…美…美英。』因為第一次看到本人,加上雖然是練習生,但是生活跟活動上面都與公司線上藝人分得很開,所以Tiffany興奮到幾乎要窒息了。

 

    泰妍看著她,墨鏡底下白皙的臉頰沒有甚麼表情,像是在咀嚼她的名字,Tiffany小小緊張一下,畢竟她從小在國外長大,發音可能不大標準…

 

    老師就常說,她老把自己的名字發音,唸得很像…

 

    『黃海帶!!??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泰妍笑到彎了腰,墨鏡都遮擋不了此刻她快要爆滿的笑意,她是第一次聽到這麼滑稽的名字。

 

    看到金泰妍的樣子,黃美英就知道自己唸錯了,懊惱的嘟著嘴,八字眉深深皺起。

 

    『妳超級沒有禮貌耶!小心我詛咒妳不會紅喔!!』因為委屈,讓她連一開始得緊張都忘了。

 

    金泰妍停止笑,也發覺自己太過份的,深呼吸好幾口氣,才壓下笑容,認真得看著她。

 

    『好,我不笑妳,但妳要告訴我,妳再哭什麼?』

 

    『歌唱不好…我的聲音低低得被大家笑了…』說倒嗓。

 

    『我聲音也不高啊,比起來也不軟,這有甚麼好哭的?』泰妍挑了張椅子坐了下來,翹著腿看著還站在那不動的黃美英。

 

    『但是,大家都說…』

 

    『妳知道要怎麼樣讓她們閉嘴嗎?』泰妍突然笑看著她,那表情、笑容非常吸引人,黃美英不禁呆了,搖了搖頭。

 

    『讓她們聽妳唱歌,然後用那被罵的嗓音,贏過她們!她們就會閉嘴了。』

 

 

 

 

    「謝謝你!」從工作人員中負責道具的大哥手上拿到今天活動的協辦廠商跟服飾店,Tiffany鞠躬道謝。

 

    「需要我載妳去嗎?」經紀人問著。

 

    「不用了,姐姐去忙吧,我會坐計程車或公車的。」已經過了工作時間,算是私事,不能用公器。

 

    經紀人不放心的又提醒幾句,才驅車離開。Tiffany打了計程車電話,打算沿著紙條上面附註的店面依依尋找…

 

    走在熱鬧的街道上,Tiffany看著旁邊攤飯上面的小飾品,對著那些琳瑯滿目的戒指發起呆,然後像是著了魔一樣,跟攤販買了兩個。

 

    她想要幫金泰妍找到戒指,如果能找到,她一定會很開心吧?

 

    如果找不到…也還有她的…

 

 

 

 

    結束了通告的泰妍疲憊的坐在車上,心中還是掛念著那個戒指的事。

 

    「已經很晚了,我明天會通知合作的廠商問問看,今晚妳就先回家休息吧。」秀英看著泰妍,心疼得拍拍她的肩,要她別擔心,東西總不可能憑空消失。

 

    泰妍疲憊的回到家,關上門後…整個人跌坐在地板上…

 

    不見了…她跟Jessica的對戒,那麼小的東西…一但掉了會有多難找她也知道…

 

    怎麼辦…她自然不覺得Jessica聽到會因此對自己生多大的氣…但是。

 

    口袋的鈴聲讓她嚇的接起,聽到熟悉的聲音在一頭響起,問今天是否可以找她時,她竟然…猶豫了。

 

    「妳今天在家休息吧,我明天很早就有通告,想睡了,我頭痛…」

 

    她很難過…對於戒指不見的事,但是,她不想跟Jessica講…

 

    「今天還好嗎?妳聽起來很累?」電話那頭詢問著。

 

    「……」泰妍看著空空的無名指,苦笑:「我很好,真的…別擔心了。」

 

    那個傻瓜,會更難過吧…?

 

 

 

 

    『我要怎麼再見到妳?』那年,花了一整個下午,只為了教這個從沒見過面的自己,唱歌的換氣以及嘴形,黃美英在金泰妍戴起墨鏡要離開前,忍不住問了。

 

    難道就真的,只有這一次,就是結局?

 

    『我?要見到我不是很容易嗎?電視上啊、雜誌、廣播…』金泰妍痞痞的笑了用手指頭一一數著。

 

    『我不是那個意思!!』黃美英大吼,異常認真的看著金泰妍:『我想要再見到妳…〝再見到〞。』

 

    泰妍墨鏡底下的眼神有些睜大,看著這直爽的女孩,她跟自己很不一樣,明顯的表現出對於自己的喜愛,不像她,明明很欣賞她,卻不打算說出口。

 

    勾起笑,泰妍對黃美英拿下墨鏡,然後笑了:『追上來,我們就會〝再見面〞了。』

 

    『妳會等我嗎?』

 

    『只要我在這圈子一天,就會等。』

 

이 사랑은 감기처럼

這愛情就像感冒般

 

앓으면 낫는 건가요

痊癒了就沒事了嗎

 

또 다시 아프면 어떡하죠

再次染上的話 該如何是好呢

 

제발 가져가요

拜託 請你把它帶走

 

그대가 눈을 뜨게 한 사랑 눈치도 없이 소리 없이 다가와 왜 흔들어 놔

親愛的你讓我知道的愛情 就這樣巧無聲息的來到我身邊 讓我動搖

 

나만 원하고 아프게 해

卻只有我在期盼著、痛著

 

매일 기대해요

每天都在期盼著

 

 

 

 

 

    一間間的找過,一家家的詢問,因為接近關門時間,每家店見到Tiffany都臉色很黑,但是Tiffany像是沒看到般,除了連身鞠躬跟道歉,動作卻還是俐落的找尋那戒指。

 

    泰妍那戒指很低調,她也只注意過幾次,讓她每一個跟戒指有關的物品都不敢放過,一樣樣拿起來看。

 

    找到第三家,已經到了深夜,Tiffany只好先回家休息,隔日一大早又繼續尋找,終於在一個負責手飾的店裡面發現戒指,Tiffany確認花紋跟泰妍的一模一樣,老闆也確認不是店內商品,Tiffany露出燦笑,再三道謝後,開心的坐上計程車回去。

 

    「泰妍看到一定會很開心!」Tiffany捧著戒指,歡快的說著,就像是找到自己的寶物般滿足。

 

    稍為打量了這戒指,Tiffany雖然不到很熟,但也感覺得出這戒指的質感很特別,看來價格一定不斐,難怪泰妍那麼緊張。

 

    翻轉了一圈,Tiffany不小心把戒指掉到車子的地毯上,緊張得彎身撿起,卻發現內面的字樣…

 

    著實…讓她睜愣了…

 

 

 

 

    「妳今天也在K電視台吧?」電話那頭的Jessica問著,讓接起電話的泰妍傻了一秒,才幽幽應答。

 

    「那我去找你?我在妳隔壁一棟。」

 

    「不要了吧。」泰妍說著,心跳跟著加快。

 

    「妳怎麼了嘛…都不想我?」Jessica在那頭抱怨,讓泰妍在這裡五味雜陳。

 

    「怎麼會呢…」當然想…

 

    但是,她…

 

    「好了啦,不鬧妳,知道妳是工作狂。」Jessica在電話那頭叮嚀著,輕聲道:「妳別感冒了,再加上妳又很容易頭痛…我會擔心的。」

 

    泰妍握著電話,忍不住開口。

 

    「西卡啊?」

 

    「嗯?」

 

    「如果…如果我以後做了一件很過分的事,妳會生我的氣嗎?」

 

    Jessica不太理解:「例如說呢?」

 

    「就像是把重要的東西弄掉…之類的。」泰妍低下頭,伸出那右手手掌,照耀在日光燈下顯得非常白皙,卻少了個重要的東西…

 

    「怎樣算很重要的東西?」Jessica在這頭笑著問她。

 

    泰妍沉默了好一會,想了想才出口:「就是妳很看重的東西,也花了很多時間準備,然後…如果我哪天不小心弄壞了…或是丟了…」

 

    泰妍低下頭,挫敗的低聲說:「妳會不會…對我很失望?」

 

    Jessica在電話這頭把休息室門關上,走到比較安靜的角落。

 

    她雖然不知道泰妍發生甚麼事,但是還是感覺得出,泰妍在害怕甚麼,那樣的聲音她ㄧ聽就知道了,靠著牆壁想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

 

    「妳只要不要把自己弄丟,我都不會生氣的。」Jessica說到一半自己笑了:「畢竟,泰妍是最重要的嘛。」

 

    簡單的一句話,讓泰妍握緊電話的手都顫抖了…Jessica總是這樣子,在她防備叢叢下溫暖的靠近她,包容她。

 

    「西卡…」泰妍吞了口口水,沙啞道:「我們見個面好嗎?我好想妳。」

 

    她當然知道…Jessica不會是那種因為戒指不見而生她氣的人,如果真這樣,那她不知道做過多少讓Jessica生氣的事。

 

    只是…聽到對方親口對自己說〝妳最重要〞還是很不一樣。

 

泰妍在走廊盡頭的死角處等著Jessica,本來Jessica想要約在咖啡廳,但是礙於兩人現在關係,還有她此刻心情,在這裡見會比較適合。

 

    隨著各式的腳步聲此起彼落,最後傳來了清晰的高跟鞋聲,對方是比直朝這裡過來。

 

    叩叩叩的撞擊聲,就像泰妍得心跳般,越來越快,等到看到那人兒,泰妍勾起了好看得笑容。

 

    明明只有一天不見啊…為什麼會那麼想她?

 

    是因為戒指嗎?還是因為西卡的話?

 

    「我們得快點…不然等會我要上通告…」Jessica還沒說完,剛打量外頭回過身的她,就被鎖進金泰妍的懷抱裡,緊緊的…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見泰妍搖頭,Jessica試著想看清楚她的臉,卻被偷襲似的印上一吻,連準備都沒準備,火辣辣的吻就這樣降臨。

 

    「嗯…泰妍…」Jessica想要推開她,雖然這地方比較隱閉,但怎麼說還是開放空間…

 

    這樣…不好吧?

 

    泰妍不理她,把Jessica抱到靠牆的木箱子上面,彎了頭啃吻著Jessica的脖子、鎖骨。

 

    很快,Jessica也投入了這份熱情,兩人享受著短暫的放肆,吻起來連時間都忘記了,只是盡量往陰影處站,希望可以多一刻、一秒,相處的時間。

 

    後面因為時間緊迫,連話也沒說幾句。

 

「妳…真是的…到底怎麼了嘛。」Jessica又是羞又是無奈的整理好自己的服裝,卻沒到真的生氣,親了親泰妍的臉龐。

 

    「我想…我想只是因為壓力太大了…」泰妍喘著氣,扶著頭。

 

「…晚上我去妳那好嗎?」見對方點頭,Jessica看了她一會,確認情緒穩定了下來,才道別離開。

 

 

 

 

    秀英進到休息室,沒看到泰妍反而看Tiffany坐在椅子上,溫聲問:「怎麼來了?」

 

    Tiffany看了她ㄧ會,撇開頭沒說話,看Tiffany臉色不大好,秀英皺著眉走過去。

 

    「感冒了嗎…?」還沒靠近對方,就被Tiffany斥責。

 

    「不要靠近我!!不關妳的事!」

 

    秀英被對方突然激動的態度嚇到,她還是第一次看到Tiffany這樣充滿攻擊性,退了兩步也不知道怎樣回應得好,幸好開門聲從身後響起,金泰妍回來了。

 

    「怎麼了?帕尼也在啊。」泰妍走上前,卻被崔秀英拉住,用眼神示意怎麼回事,秀英用一臉〝我哪知道〞的鬼臉給帶過,泰妍無奈得看向Tiffany。

 

    「還妳。」默默拿出被掌心烘得溫熱的戒指,輕輕得放到金泰妍的手掌心裡。

 

    泰妍低頭,看到那找了一夜的東西,瞬間綻開了笑容:「在哪找到的!?帕尼!謝謝妳!」

 

    Tiffany看著表情因為戒指而變化的泰妍,心裡頓時痛了起來,蠢的是,她不知道為什麼痛…

 

    「是不是因為戒指理面刻著妳跟她的名字,所以妳說這對妳很重要?」

 

    一句話,讓泰妍的笑容瞬間僵掉,看著Tiffany的眼睛從感謝又加了點別的成分。

 

從來沒有如此後悔自己得多事,也從沒有如此痛恨自己的行動力,如果她剛剛乖乖的在泰妍休息室等…乖乖得等泰妍自己回來…就不會發現了。

 

    「妳跟Jessica,真的像電視上面傳的那樣嗎?妳們是情侶!?」

 

    那樣擁吻的兩個人…她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怎麼幫她解釋。

 

    「喂…妳們…」秀英在中間看著兩人,覺得自己超衰,還衰到爆炸,怎麼會老遇到這種棘手的事。

 

    「座車上副駕駛座的座椅,還有妳在錄音期間曾跟我說過那跟我有些相像的女生…都是她?」

 

    「這不關妳的事。」泰妍的表情冷了下來,疏離的表情嶄露無疑:「我很感謝妳幫我找到戒指,但是妳剛剛說的那些是我的私事,與妳無關。」

 

    Tiffany看著金泰妍,有那麼一瞬間…她好像從沒見過這個人一樣,這樣的金泰妍好陌生,陌生到她害怕…

 

    那她ㄧ個人隻身在韓國打拼…努力的那個目標,並不是真正的她嗎?

 

그대가나를알아

親愛的你能夠與我同心的那天

번쯤은이뤄질없나요

真的沒辦法成真了嗎?

 

    Tiffany不知道自己最後是怎樣跟泰妍說的…好像是打哈哈過去,走在大街上,低垂著頭,腦中裡面的金泰妍一直環繞,有練習生時遇到的那有些自信以及新人野心的她,還有現在再次見到,心中已經有一個人…變得更加沉穩、深沉的金泰妍…

 

    她發覺…她錯了,她不該一直執著在怎樣可以讓金泰妍在乎…這樣她就不用去認識Jessica…努力想要變成像Jessica那樣,讓金泰妍珍惜的人…她一直以為…那就是金泰妍的〝朋友〞了。

 

    她以為那是朋友,可是…Jessica不是,她是金泰妍的戀人…所以金泰妍重視她、寵她、在乎她。

 

    那一直想要變成像Jessica那樣讓金泰妍在乎的自己…對金泰妍,又是什麼?

 

    「金泰妍…是不關我的事,但是…」Tiffany蹲在來往的街道上,挫敗得把頭埋入手臂中。

 

많이기다려걸요

殷切等候 會有那麼一天的吧

처음이었죠사랑을알게걸요

是第一次吧 了解了什么是愛情

 

    「ㄧ開始,不要認識妳…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