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妍,在看甚麼呢?」片場上,秀英不解的問著。

 

    泰妍的臉色有些嚴肅,手機螢幕的白光印照在她的臉龐,顯得有些蒼白,對上秀英疑問,沉默了幾秒才淡笑搖頭。

 

    「沒事,什麼事都沒有。」

 

 

 

 

    晚上,在泰妍母親的家裡,Jessica在客廳陪夏妍寫作業,泰妍則和母親在廚房張羅晚餐。

 

    「妳最近…還好吧?」泰妍的母親切著菜,問這在調味的泰妍。

 

    「嗯?什麼?」泰妍抬起頭,疑問著。

 

    「就上次…妳跟西卡兩個人因為腿傷的關係…新聞和媒體對妳們好像不大和善…」沉默了一會,金母才又開口:「妳們兩個還年輕,很多事情不要意氣用事…她們那些媒體只是看妳們亮眼,就宣傳那些…有的沒的…妳沒必要為了這些…唉…我是發覺妳最近的通告跟上節目的作風實在不像以前…」

 

    「媽,我知道。」泰妍用湯匙攪了攪湯,淡淡的說:「那些風聲妳少聽點就好了。」

 

    「…」自己的女兒自然了解,泰妍這些話明顯就是不希望再繼續討論這個話題,金母閉了口,繼續切她的菜。

 

    但並不代表她沒有別的管道可以關心。

 

 

 

 

    「泰妍嗎?我是不大清楚她最近工作…」晚飯後,趁泰妍出去倒垃圾的時,金母抓住Jessica趕緊問。

 

    「我總覺得她好像在設定什麼目標給自己…自從上次受傷後,連傷都還沒完全養好就就接了好多工作,妳知道她是不是被公司要求什麼嗎?」

 

    Jessica被金母這樣一問,好像也開始認真思考這些事情,她當然有感受到泰妍最近越來越忙,很多以前她認為沒必要迎合的節目她全都上了,身為她情人當然有感覺相處的時間更加艱難…

 

    「我會找機會問問她的。」Jessica對金母笑笑,握起她的手拍了拍,金母感激的點點頭。

 

    「幸好有妳陪在泰妍身邊,讓我放心了,工作上面…就請妳多幫忙注意一下了。」自從上次看到Jessica在新聞上面對媒體大發雷霆的直播後,她就非常感謝她,畢竟自己的女兒有個這麼好的朋友關心,在演藝圈真屬不容易。

 

 

 

 

    晚飯過後,泰妍開著車帶著Jessica往郊區逛,今天Jessica不能在她家過夜,最近公司方面越管越嚴,能生出這段吃飯時間,已經非常難得了。

 

    「妳最近是不是接太多工作了?」在車上,Jessica問著。

 

    「還好吧,怎麼突然這麼問?」泰妍沒有看向她,專注的開著車。

 

    Jessica看著泰妍的側臉,嘆口氣:「我不懂妳幹嘛突然那麼努力,我們都已經是出道多年的前輩了,自然有我們該有的步調不是嗎?妳這樣瘋狂接通告,會被人說閒話的。」

 

    「說什麼閒話?節目單位是自願請我,我也接受,這樣還可以閒話?」泰妍輕笑,不把那些當一回事。

 

    Jessica皺起眉,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陣子忙碌的泰妍有多可怕,就像是陀螺持續的轉動,她相信現在打開電視一天,會有無數個跟泰妍有關的節目播出,這是一個出道要六年的人該呈現的狀態嗎?如果泰妍有好幾個分身就算了,但是…她就一個人。

 

    「妳可不可以告訴我妳到底想要追上什麼?」Jessica對泰妍說話總是軟軟的,但是遇到這種事情,卻沒有絲毫的軟化,她想要知道,泰妍到底在追什麼。

 

    泰妍終於把車停下,兩個人停在一個眺望亭邊,泰妍終於轉過身子看著Jessica,卻沒有開口說話。

 

    「泰妍,連妳母親都發覺妳最近通告太頻繁了,上次妳雖然沒跟我說,但我我多少也有聽到妳在攝影途中體力不支…」Jessica握住泰妍在排檔桿的手,關心的說。

 

    「還有什麼東西是妳需要那麼犧牲去得到的?妳還要追求什麼?」

 

    泰妍扯開笑,此刻的她眼中才終於露出一點點疲憊感,卻很快就被她收了進去,傾身…泰妍緩緩抱住Jessica把頭埋進她的秀髮內,輕嘆。

 

    我是在追上妳…鄭秀妍…

 

    但是泰妍不敢說…不,那從小培養出來的自尊心讓她無法開口。

 

    說自己覺得配不上對方…是多麼荒謬的事情。

 

    「…秀妍。」

 

    突然的叫喚讓Jessica有些傻楞,不是因為什麼,而是因為〝秀妍〞這個名字並不常出現於泰妍口中才是,突然這樣叫喚她,讓她反應不過來。

 

    「再等我一陣子…再過一陣子,或許我可以告訴妳。」泰妍拉起身,看著她,手緩緩的撫上她的臉。

 

    「我想要更完美,在音樂…不,在演藝圈,我想要更成功。」

 

    因為妳,所以需要。

 

    「泰妍,到底為什麼…」Jessica不解。

 

    泰妍顯然被她問到煩了,什麼時候Jessica那麼喜歡追根究柢了…她有些不耐的抓抓頭:「專心在工作不是本來就應該做到的嗎?我只是想要更加成功罷了。」泰妍靠向椅背,看了Jessica一眼才說:「妳該擔心的是妳自己吧,我看到妳的緋聞了。」

 

    「什麼緋聞?」Jessica不解的問,起先泰妍還疑惑,最後確定Jessica不知道,才抓出手機裡面存的網路新聞給她看。

 

    〝Jessica與某知名男藝人共進午餐,兩人甜蜜約會,兩邊經紀公司默認不回應。〞斗大得標題讓Jessica氣到發抖,更不用說是下面那些加油添醋的描述了。

 

    「我被設計了!」Jessica把手機還給泰妍,怒道:「那天是公司要我跟他商討事情的,我只是出於SM代理人兼前輩指導他罷了。」

 

    公司八成也有參與,他們清楚自己不大追網路新聞,也不大會去關心最新話題,借用此方法來製造這個緋聞。

 

    多麼好笑…緋聞已經被大家所知了,自己卻完全沒有感覺。

 

    「算了…這沒什麼不好。」泰妍淡淡的說,卻惹來Jessica的不開心。

 

    「怎麼好了?」

 

    「公司既然沒有發表消息,就表示他們要借此沖淡我們之間的關係,很明顯,他要我們了解然後自己去接他們下一步動作。」泰妍打開窗戶,山上的風有些刺骨,泰妍看著車窗外,身子不禁往椅子裡縮了一縮。

 

    「西卡,我想我們在公開場合就不要在有互動了。」

 

    Jessica聽到有些難以置信,看著泰妍久久沒開口,而泰妍則是繼續說著…

 

    「節目那邊,我會親自去跟徐製作說明自己無法繼續接下去,相信我這邊一但提出來,妳公司那邊一定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提早結束,下車的黑鍋是我這邊背,SM公司一定會把握…」

 

    「泰妍!妳這是什麼意思?」Jessica看著她,阻止她的話:「妳知道現在再扣掉那個節目…我們的相處時間會剩下多少嗎?」

 

    再兩邊都有繁重的通告下,根本所剩無幾。

 

    「西卡,別任性…好嗎?」泰妍緩緩的說,「妳想一想,現在我們再鬧出個什麼新聞,公司會只有警告嗎?妳跟我都很有可能會受到限制。」

 

    「我不在乎。」Jessica反駁著,激動的看著泰妍,她最近已經被那些保鑣逼到妥協,既不能去找泰妍…就連現在這樣出來,也要抓緊時間回去,她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但是我在乎!」泰妍看著她,認真的大聲說:「我在乎這些。」

 

    Jessica看著泰妍,整個人慢慢的安靜下來,「妳在乎?」

 

    泰妍點點頭,冷冷的說:「我喜歡這份工作,也迫切需要這份工作,妳知道我們家的環境,沒有我的支撐會很難生活下去。」

 

    對啊,這是Jessica從不曾考慮的範圍…她沒有想過,她可以拋下一切…但是…

 

    「我不可能沒有工作,妳應該理解才是!」

 

    …泰妍從來沒有答應過。

 

    「妳聽話,就照著公司的方向走好嗎?」泰妍看到Jessica垂著肩,緩了語調輕聲說,卻看到Jessica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嘆口氣,泰妍拍了一下方向盤,也無奈了。

 

    兩個人並沒有待久,很快泰妍就送Jessica到她住處附近,Jessica在下車前,淡淡的回應那個剛剛被要求的答案。

 

「……我知道了,節目…就拒絕吧。」

 

    泰妍…,妳看到那些緋聞時,一點點反感都沒有嗎?

 

 

 

 

    又過了幾天,這天泰妍要帶著Tiffany出席一場時裝展,原本只有她受邀,但是公司臨時安排Tiffany與她一起參與,本來還不解的她看到出席名單就了解了…裡面有SM公司的…Jessica。

 

    「好緊張喔!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Tiffany坐在保母車上,雙手像孩子般貼著玻璃窗,表情很是緊張,一旁的泰妍笑著安撫她。

 

    「這種活動只要上去走個秀、露個臉就好了,不用太緊張,放心吧,今天我會陪在妳身邊的。」

 

    Tiffany從趴在窗口的姿勢回頭看,泰妍雖然是在對她說話,但是她卻覺得泰妍並沒有專心,那些哄慰…沒有實質性,就像現在…泰妍並沒有發覺到自己在看她,自顧自的看著車窗外的人群,表情完全疏離。

 

    有些落寞…Tiffany得心情勢複雜的,她已經盡量不想要再在泰妍面前提及感情方面嚴肅的話題。

 

    可是看到泰妍…她就會忍不住想,忍不住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挑戰那個位置。

 

    「嗯,妳要一直陪在我身邊喔。」Tiffany有些痴迷的看著泰妍側臉,悠悠到,對方卻沒有理解出這其中的曖昧,輕聲應允。

 

    Tiffany視線沒有離開泰妍,只是小心的凝視著泰妍…她覺得自己好像生病了。

 

    坐在駕駛座開車的崔秀英用餘光瞄了Tiffany一眼,淡淡的轉回去開車。

 

    傻女孩…真的傻。

 

 

 

 

    下了車,泰妍領著Tiffany一起走入會場,泰妍穿著黑色的長版外套,對應下更顯她皮膚白皙剔透,底下細跟高跟鞋把她的線條修飾的非常完美,隨著下車看到歌迷,泰妍的臉部勾起微笑,先是向扶她下車的保鑣微笑,隨即對歌迷揮了揮手。

 

    兩個人牽著手對大家微笑,場外的觀眾已經忍不住歡呼,Tiffany每遇到這種場合,都不禁佩服泰妍,有這樣的人氣跟魅力。

 

    因為要等前面的人拍完照,兩個人站在紅地毯等待,後方又開來一台保姆車…下了車,裡面坐著的事Jessica…還有緋聞男友。

 

    Jessica冷著一張臉,被那位男明星攙扶下車,今天的她選擇了一身簡單的風衣,卻不失那份貴氣,依舊把那簡單的衣服襯得十分到位。

 

    Jessica挽住男明星的手臂,簡單的跟周圍歌迷打招呼,本來冷然的表情勾起嫵媚的微笑,看起來竟然格外的舒服,就連一旁的保鑣及眾人都要為之臣服。

 

    泰妍看著那樣的畫面,心裡有些酸疼,卻沒有表達餘表情上,只是牽緊了Tiffany的手往訪問的地方走去。

 

    簡單做了訪問,主持人很敬業,讓這話題性的兩組人排在一起訪問,但是訪談過程中,泰妍跟Jessica卻只是淡笑,關於對方或是對方緋聞對象都沒有特別的關心。

 

    主持人祝賀了Jessica的生日,讓在場的所有包括當事人也睜愣了。

 

    「抱歉…我忘記了,最近工作太忙。」Jessica笑著回應,一旁的泰妍思緒卻飄走了。

 

    對啊…今天是她的生日呢,但是自己卻什麼也沒準備,記得上個月自己生日時,Jessica雖然人不在她身邊,卻還是把禮物送到了,說是在國外買的卡通鋼筆組合…

 

    泰妍看向Jessica,她最近…好像真的太不關心她了。

 

    結果整場時裝秀,兩個人除了下車時那一前一後的進場接受採訪外,沒有甚麼過多的交集,泰妍始終跟著Tiffany一起行動,而Jessica則穿梭在各類人群理,偶爾回到男伴身邊,低頭互相咬耳朵。

 

    很快就要進入最後的走秀,大家都走向舞台,泰妍牽著Tiffany,兩個人笑著低聲聊天。

 

    「泰妍,妳不理Jessica前輩好嗎?」Tiffany看了那在場中似蝴蝶般偏偏飛舞Jessica,疑問道。

 

    「沒必要特別打招呼,不就知道雙方都有出席這活動就好了嗎?」泰妍並沒有理會,淡然的說著,接著開始笑著對Tiffany咬耳朵。

 

    Tiffany沒認真聽…因為那些話根本不重要,只是要鏡頭捕捉而已,她皺著眉,內心辯駁。

 

沒必要?那為什麼眼神總是跟隨著Jessica她呢?

 

    Tiffany在看到Jessica挽著男嘉賓出席時就知道了,泰妍為什麼會帶她來…她只不過是用來擋住兩人最佳道具。

 

    「泰妍…」Tiffany看向泰妍,對方眼神並不在她身上,而是注意遠方的某一個點,但是握住她的手卻越來越緊。

 

    「嗯?」

 

    「妳是不是一直都在利用我?」Tiffany中於喚回了泰妍一點的注意力

,苦笑繼續到:「妳不是真的那麼想跟我出席這場宴會對吧?」

 

    「帕尼…不是的,我…!!」突然,泰妍像是看到甚麼似的臉色全白,在Tiffany還沒反應過來時就扯開她的手,往別的方向快步走去。

 

    剛剛得辯駁,她忘得一乾二淨。

 

    泰妍陰著臉,腳步加快的往Jessica的方向走去,心裡暗叫不妙…

 

    只見一個人影往Jessica那邊衝,手上拿的一大瓶液體,隨著人群的擁擠慢慢的靠近Jessica的位置。

 

    泰妍認得那個人,此刻的她只想要更快到Jessica身邊,顧不得大庭廣眾下,竟然穿著細跟高跟鞋奔跑起來。

 

    Jessica還沒有反應過來,耳邊就突然一陣尖叫,接著一個懷抱環住她,聽到水聲硬生生的打在懷抱她的人兒身上,Jessica聽到周圍一陣驚恐狂叫。

 

    「汽油…汽油嗎?大家閃遠一點!」一些人慌了四處亂串,泰妍被潑到張不開眼,她知道不是汽油,卻無力解釋,犯人看到她出來擋,竟然嘖了一聲,抓住泰妍的手就往舞台後面跩。

 

    泰妍被半脫半拉的往後台走,一手摀住眼讓她看不清楚,結果還沒到後台高跟鞋就應聲斷裂,整個人拐了一下,身體的重量往下墜,犯人被這突然的狀況嚇到,想要用力拽泰妍起來,卻始終拽不起,起身往人群裡面竄,場邊的警察這時終於趕到追著他。

 

    「泰妍!」Jessica在泰妍從她眼前被抓走,整個人腦中都空白了,一直是下意識反映,整個人隨著泰妍被拉走的方向狂奔。

 

    場內所有人都混亂了,有些人負責制服犯人,有些則是在討論,泰妍跪坐在地上,頭髮跟臉狼狽的樣子,加上那不停滴下來的水滴,閉著眼睛沒說話,                                                                                                                                                                                                                                                                                                                                                                                                                                                                                                                                                                                                                                                                                                                                                                                                                                      驚嚇好像上未從她身上消逝,身子忍不住顫抖。

 

    Tiffany也衝到泰妍面前,她被這景象嚇到了,手覆在泰妍肩膀上,Jessica這時也到泰妍面前,整個人都慌了般的看著泰妍,眉頭皺起,兩人就這樣一左一右得看著金泰妍。

 

    「泰妍…泰妍…?」Jessica緊張的一手覆上泰妍的臉,捧著察看,剩餘的手握住泰妍冰涼的手心,感受到泰妍的顫抖,整個心疼的擰緊眉,眼眶都紅了。

 

    剛剛那個人明明是對著自己攻擊…泰妍卻…

 

    「泰妍,要不要扶妳去洗把臉?還好嗎?」Tiffany也緊張,看到Jessica那慌亂心疼的表情,反到讓她鎮靜的看著金泰妍詢問。

 

    她想要保護金泰妍,好想、好想,可不可以,讓金泰妍需要她?

 

    泰妍突然抓住緊握住她兩隻手的二人,分不清楚誰是誰,只好緊張的喊…

 

    「西卡!」泰妍張不開眼,眼睫毛好像被水的衝刷次進眼睛裡面,痛到無法睜眼,泰妍緊張的急著問:「妳沒受傷吧?」

 

    Jessica被泰妍弄的瞬間掉下眼淚,啪搭啪搭的眼淚滑落…

 

    「沒有…沒有受傷。」Jessica哽咽的說著,用手幫泰妍擦乾臉上的水漬。

 

    Tiffany整個人僵直在一旁,自己明明在兩人間,卻完全無法介入,泰妍…第一句話問的,還是她。

 

    自己想要保護金泰妍…而金泰妍,想要保護她。

 

    秀英這時也衝了過來,拿著毛巾跟水瓶,先是查看泰妍的情況,再來把泰妍身邊兩個慌了手腳的女生隔開,一手攬住泰妍的肩膀幫她處理。

 

    「怎麼又是那個人…推下樓梯還不夠嗎…現在歌迷真得是…」崔秀英非常生氣,自己的藝人竟然被攻擊,上次泰妍要她去查那個推下樓梯的犯人,要不是…唉,都怪泰妍心軟,現在又被攻擊了。

 

    「上次…樓梯…崔秀英,妳這是甚麼意思?」Jessica看著秀英幫泰妍處理,這才終於從心疼中反應過來。

 

「秀英,不要說了!」泰妍急著抓住秀英的手,阻止道。

 

    「每次都是不要說!是要縱容他幾次啊!就算是粉絲,也不能這樣變向的愛啊!」

 

秀英怎麼想怎麼生氣,她氣泰妍,甚至更氣…Jessica,冷著臉抬頭對她低聲說:「妳要縱容歌迷是妳的事,從在妳住處發現有攝影機偷拍到現在,妳是要縱容幾次?是嫌事情來不夠麻煩嗎?」

 

    Jessica腦中瞬間整理了一遍…所以,都是同一個人…是她的狂飯?

 

為什麼不追究?

 

就是因為妳這種態度,妳的粉絲才會這樣越來越過份!

 

    那時候,金泰妍是這樣對她說的,但是她不聽…金泰妍也就…讓著她。

 

臉色瞬邊拉了下來,咬著唇飛快的起身,往場中間走去,犯人混在歌迷粉絲裡面,Jessica冷著臉,對著人群大吼。

 

    「給我出來!誰潑的水!給我出來!」Jessica幾乎失去理智,對著已經傻眼的歌迷怒吼:「出來啊!我不屑有這種歌迷!如果你是因為喜歡我而要這樣傷害我周圍的人!那很變態!!」

 

    Jessica的經紀人還有幾個保標已經衝上前把她架住,這種話不是一個明星可以說的,這是在嫌棄歌迷…

 

    Jessica喘著氣,甩開兩邊架住她的手臂,冷冷的瞪著大家,此刻的她充滿著高傲跟冷淡,那不像Jessica…

 

或許,那就是鄭秀妍「你好自為知!我絕不會善罷干休!」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