오직 그대만 -緣來是你01

 

 

01

 

    早晨,在離首爾市區略嫌偏遠的安寧社區,這裡的住戶都有一定的等級,能買下獨棟的洋房,在社會上都有不小的地位。

 

    而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們,是住在309418號的金氏一家人。

 

    一大早,在鬧鐘才響起第一聲的那刻,一隻白皙無暇的手臂就先一步按掉,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金泰妍看了一眼身邊仍埋在被窩裝死的人兒。

 

    「我看……今天我做早餐吧!」看到對方理都不理自己的裸背,金泰妍勾起笑。

 

    昨天玩得太過火了,某人生氣了呢!

 

 

 

 

    站在瓦斯爐前面煎著煎蛋捲,金泰妍愉快的哼著歌,熟練的手法看得出她是常下廚的身手,等到她把豐盛的西式早餐端上桌,看了一眼手錶確認時間,舉步往這間房子裡,唯一一道略顯可愛的門走去。

 

    打開房門,裡面擺飾著各式各樣的兒童玩具,而那小小看起來無比舒適的床上,睡著一個抱著枕頭嘟著嘴的小娃兒。

 

    「小傢伙,起床囉!」金泰妍親親對方的臉頰,輕輕的在對方耳邊說道。

 

    小小的手環上金泰妍的脖子,讓金泰妍溫柔笑開,環住小傢伙的腰把她抱起,放到浴室那毛茸茸的毯子上,幫她把牙膏擠好,才開口:「乖乖刷牙,等等去叫秀妍媽媽起床知道嗎?」

 

    「媽媽還沒起床嗎?」柔嫩嫩的聲音,每次都讓金泰妍舒服顫動,她不知道為什麼,當鄭妍雨開口時,她總是有一股濃濃的喜愛。

 

    或許因為妍雨的聲音柔嫩得讓身為音樂人的她天生的喜愛吧。

 

    見到金泰妍笑著點頭,鄭妍雨撇撇嘴,可愛的做了一個鬼臉:「媽媽好懶喔~~太陽公公都曬屁股了~~」

 

    「小傢伙敢數落媽媽喔!還不快點刷牙!」金泰妍佯裝生氣,拍拍鄭妍雨的屁股,要對方快一點動作,自己又回到廚房打算榨些果汁,沒多久看到小小的身影衝進主臥室,接著聽到小孩子大吵大鬧的聲音,金泰妍無聲的笑著。

 

    這孩子,沒大沒小的,卻挺可愛的。

 

 

 

 

    等果汁榨好,金泰妍突然感覺到腳邊有人拉扯著自己的圍裙,看了一眼那個猛扯自己圍裙的鄭妍雨,金泰妍疑惑的問:「媽媽還沒出來嗎?」

 

    「我叫她起來了,可是媽媽她坐著又睡著了。」鄭妍雨無奈的開口,叫媽媽起床這件事情她真的屢試屢敗。

 

    金泰妍想想也是,叫鄭妍雨到椅子上坐好先吃飯,自己回到主臥室。

 

    看到那個裹著被子,靠著床頭櫃睡著的人兒,金泰妍真是哭笑不得,跨上床抱住對方,喊著:「寶貝,鄭妍雨小朋友快遲到囉!」

 

    一句話,那熟睡的人兒緩緩睜開眼睛,一隻手勉勉強強伸出來揉揉眼,再打了一個哈欠,抱住金泰妍的腰就想要往裡面鑽。

 

    「現在不行~~~快起床了!」金泰妍不讓她鑽,拉起鄭秀妍看到那迷濛的眼,忍不住親上一口。

 

    花了好一段時間,等到兩個人離開主臥房,鄭妍雨的早餐都快吃完了。

 

 

 

 

    金泰妍開著車子,副駕駛座上坐著鄭秀妍,後頭還有個鄭妍雨,這是每天的固定模式,吃完早餐後,金泰妍就會開著車子送母女兩個去上班上課,然後自己再到錄音室,直到下班時間再載母女倆回到三人的家裡。

 

    三個女人,在社會的觀點來說,這是非常難以接受的一個家庭,先不說金泰妍本身是個知名的音樂製作人,姑且不談金泰妍會接受一個有著拖油瓶的女性,最讓人驚愕的是,身為一個熱愛音樂到不行的人,金泰妍的伴侶,居然是一個連一句話、一個音都無法好好發出的女子。

 

對,鄭秀妍不會說話。

 

當金泰妍被記者拍到與鄭秀妍一同出入住所,當金泰妍被記者拍到她接鄭妍雨下課,當金泰妍被記者拍到跟鄭秀妍用手語時,社會無不用驚愕不解的眼光看著她,但是對於金泰妍,這些驚愕在她看來都如此順理成章,就像是……有股力量般的推動她往這個方向走。

 

    會認識鄭秀妍到與她同居,一開始她的確從沒有想過,金泰妍對於自己的性向一直明確的,也早就過了那大驚小怪的年紀,所以在認識鄭秀妍前,她也有交過幾個還過得去的女朋友,有的是音樂圈子內的,有的是圈子外的,但不變的都是……對方有一副好歌喉。

 

    因為這樣,金泰妍總是會給自己的女朋友唱唱自己創作的新歌,這是她的樂趣,好像也是一種習慣,倒也因為這樣,很多渴望金泰妍可以為自己作曲的女明星都想要勾搭上金泰妍。

 

    慢慢的,金泰妍覺得人心越來越難了解,也越來越難再接受……而那股音樂熱情,也隨著這樣的流逝而越來越難做出下一首。

 

    那天,好像也是晴朗的日子,金泰妍在錄音室作曲到很煩躁,走到公司附近的小區晃晃。

 

    本來還意興闌珊的金泰妍在聽到爭吵聲回過神,好奇心驅使下讓她往吵鬧的地點走去。

 

    本來打算冷眼旁觀,卻在聽到那些純真的小朋友口中,那難聽的字眼而皺緊眉。

 

    〝沒有父親的孩子!〞

 

    〝媽媽有缺陷,羞羞臉!〞

 

    〝仗著媽媽是殘障,老師都比較喜歡妳,不公平!〞

 

    本來想漠視的金泰妍,目光卻注意到小女孩的眼神,雖然大家都在嘲笑她,但是小女孩的臉上卻沒有任何一絲絲的怯弱,雖然好教養的沒上前爭奪,但是看得出來,面對其他小孩的言語,她一點都不覺得需要理會……

 

小女孩的沉默,反倒讓金泰妍的雙腳不自覺的上前,參與了這小孩子的鬥爭。

 

    金泰妍成功的把那群沒禮貌的小孩驅趕走,這才有時間低下頭看著約莫到她腰間的小孩模樣。

 

    小孩子長得挺清秀,白皙的臉蛋嘟嘟得讓人很想咬一口,金泰妍蹲下身子,看著小女孩眼眶泛紅,卻怎麼都不肯掉下眼淚。

 

    「別哭了。」

 

    「沒哭!才沒哭!」一個柔嫩卻倔強無比的聲音發出,小女孩瞪著金泰妍,眼淚始終不掉下來。

 

    金泰妍覺得這一幕讓人心憐,又有種熟悉的感覺,或許是哪任的女朋友,曾經也是這麼不服輸的跟她抗議過吧,讓她笑著點點頭:「嗯,妳很棒,沒哭!」

 

    或許是因為金泰妍的肯定,又或許是因為對方幫她趕走討厭的人,當金泰妍驚訝的看著那小孩的笑顏,有種說不出的悸動。

 

    鬼使神差的,金泰妍牽著小孩的手,在幼稚園裡面的溜滑梯坐著,一邊跟小孩聊著。

 

    「妳叫什麼名字?」

 

    「妍雨。」

 

    金泰妍點點頭,看著對方好奇的對著自己看,對對方笑笑:「我叫金泰妍。」

 

    兩個人好像同年紀般,等到金泰妍發現時,她已經跟一個中班的幼稚園小朋友在幼稚園裡面聊了快要一個小時。

 

    也因為這樣,金泰妍有些了解到鄭妍雨這個小女生為什麼會被欺負,雖然金泰妍不知道對方口中「我媽媽不能說話。」的母親是什麼模樣,也覺得跟在母親身邊的小孩子,對發展比較好。但是,她也開始思考一個殘缺的母親是否可以好好保護自己的小孩。

 

    當她嚴肅的思考著的時候,身旁的鄭妍雨突然開心的跑離了她的身邊,等到她回過神要抓她時,視線被拉到那個被鄭妍雨撲抱住的女人。

 

    好漂亮,對方漂亮到不像一位母親……

 

    金泰妍看著那個抱住鄭妍雨的女人,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媽媽,妳看!」鄭妍雨拉著女人往金泰妍的方向走,在對方意識到金泰妍的那一剎那,金泰妍有些小緊張。

 

    當鄭秀妍站在她的面前,她好像聞到沐浴乳的味道,不……應該是鄭秀妍身上天生的香味。

 

    鄭秀妍看著她,沒有說話……金泰妍尷尬的發現對方不可能會說話,只好尷尬的說。

 

    「初……初次見面!我是金泰妍!」

 

    面對那突如其來的問候,鄭秀妍好像有些楞住,小小的抱緊了身邊的鄭妍雨,疑惑的看著她,久久才伸出手回握住金泰妍的手。

 

    面對著那歉然的笑容,即使是第一次見面,金泰妍也可以感受到對方想要表達的歉意。而那戒備的眼神,讓金泰妍第一次有了主動對一個人釋放善意的念頭。

 

    而這份主動,開始讓金泰妍每天下午準時到幼稚園報到,等待著母女兩個身影,也在書店遊蕩時不自覺的走到手語的那一區,翻看著,甚至不自覺的,更在意鄭秀妍一點。

 

    她喜歡香奈爾,喜歡白色,喜歡跟小孩子一樣吃冰淇淋,喜歡從右邊牽著女兒的手,喜歡別人問起女兒的總總。

 

    好多喜歡……讓金泰妍熟記,也讓金泰妍越陷越深。

 

    了解之後,金泰妍這才知道,原來鄭秀妍的工作跟薪資都不錯,她是知名的品牌鞋子的設計師,當她寫出Jessica的這個設計師名字,金泰妍不敢相信的看著她,自己甚至買過她設計的鞋子。但是因為鄭秀妍不能說話的原因,加上公司老闆跟她是舊識,讓鄭秀妍的設計空間很獨立,也因為這樣,業界裡只有Jessica這個設計師,卻誰也沒有看過Jessica這個人。

 

    而對於孩子的父親,鄭秀妍只在聽到的當下看著金泰妍,久久才給予一抹笑,然後黯然的搖頭。

 

    是沒有了?還是被拋棄?金泰妍不得而知。

 

    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金泰妍開始不自禁的出現在這母女的生活中,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她是第一次如此瘋狂……

 

    而鄭秀妍,則是若有似無的拒絕著她,卻又在金泰妍覺得挫折的時候,給她溫柔的笑容,讓她燃起無比希望。

 

    在鄭秀妍身上,金泰妍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無比的挫敗跟軟弱。

 

    只能說,鄭秀妍,是一個神奇的女人,讓她打破一切常理,都還是想要在一起的女人。

 

 

 

 

 

    「怎麼了?」一天,當金泰妍開著車去幼稚園接母女倆回三人的窩時,看到鄭秀妍跟鄭妍雨雙雙嘟著嘴,理都不理對方。

 

    『鄭妍雨她太過份了!』

 

    「媽媽她太過份了!」

 

    同樣的話,一個用手語、一個用說的,金泰妍很習慣了,點點頭:「請告訴我怎樣過份?」

 

    「媽媽今天接我下課就一直咳嗽,而且手好燙,一定是生病了,都生病了還要吃冰!」鄭妍雨像個小大人一樣大喊著:「這樣會更嚴重的!」

 

    鄭妍雨前陣子染上流行性感冒,發燒不舒服好一陣子,鄭秀妍嚇壞了,請了假在家裡照顧女兒好些天,哪知道鄭妍雨慢慢康復,反倒鄭秀妍自己中標了。

 

    鄭秀妍瞪了鄭妍雨一眼,一臉:「我沒有。」的樣子,轉過頭跟金泰妍解釋。

 

    『我沒吃!』

 

    「但是小雨說……」

 

    『我只是在櫥窗外面看。』鄭秀妍想要解釋什麼,卻被金泰妍握住手打斷。

 

    「妳只差要進去買了,因為小雨拉著妳才沒進去對吧?」金泰妍溫柔的對鄭秀妍笑,倒讓鄭秀妍委屈的看著她,貌似想要抗議,但是隨即想到什麼,耳根子紅透後嘟起嘴,然後撇過頭,不理人了。

 

    還不是金泰妍每次睡覺都纏著她,把她全身脫光光,不然她才不會那麼容易感冒呢!鄭秀妍心裡埋怨金泰妍,把她罵了千百回。

 

    金泰妍跟鄭妍雨對視後,嘆口氣,把車子安然的開往回家的路上。

 

    鄭秀妍,比鄭妍雨還像個孩子。

 

    38.5度,是感冒沒錯,金泰妍知道鄭秀妍怕去看醫生,做完晚餐後就跑到附近的藥局先買些成藥。鄭秀妍感冒總是會讓平時堅強溫婉的她變得無比幼稚,或許是因為病痛,又或許是因為解除偽裝,總之,金泰妍其實很享受鄭秀妍感冒的時光。

 

    結果回到家,直到睡覺前,鄭秀妍都悶悶的在床上補眠,她怕重新傳給鄭妍雨,所以晚飯過後她就縮到主臥房裡面,怎樣也不肯出來。

 

    「是我害媽媽生氣嗎?」妍雨在寫完功課後小心的問到,雖然平常對鄭秀妍講話很沒大沒小,但是她還是關心母親的,沒有睡前抱抱讓她難過。

 

    「小傢伙,妳傻啦!」金泰妍抱住她,柔柔的開口:「媽媽她怕感冒傳染給妳,才不讓妳抱抱的,哪會生你的氣。」

 

    「真的嗎?」

 

    「我有騙過妳嗎?」

 

    見鄭妍雨搖搖頭,金泰妍抵著她額頭,「所以快去睡覺,妳感冒也才剛好沒多久,不能晚睡!」

 

    小妮子乖乖的點點頭,親了金泰妍的臉頰一下,擺動著小腳往自己的房間奔去,卻又想到什麼轉過身子。

 

    「幫我跟媽媽說,她病好了我把我的冰淇淋分給她一半!」

 

    小孩子不懂得如何是安慰,只能笨拙的說著自己認為最重要的東西作分享。

 

    金泰妍了然,笑著點點頭,安慰完小的,得去安慰大的了。

 

    「別生氣了,吃藥。」看著金泰妍手中各種色彩的藥丸,鄭秀妍看著藥皺皺眉,但是母性堅強的她卻還是乖乖的吃了下去。

 

『吃完妳去客廳睡。』

 

「為什麼?」金泰妍一邊看著她喝水,一邊抗議。

 

『妳很容易感冒的。』

 

「那又怎麼樣?」金泰妍不解的看著她,看鄭秀妍低下頭,害羞的比著……

 

『妳在這裡,我會忍不住想抱住妳……太靠近妳會生病……泰妍生病總是很難受……』那彆扭的眼神,讓金泰妍眼神都快融化了。

 

鄭秀妍意思是自己現在是個大病毒,要跟金泰妍劃清界線。

 

「這麼美麗的病毒,我喜歡。」金泰妍笑著上前,把杯子拿走後,吻住鄭秀妍的唇。

 

    鄭秀妍驚呼的想要推開她,卻在下一秒感受到金泰妍口中的甜,而貪婪的吸吮著。

 

    「寶貝,我剛剛吃了糖,喜歡嗎?」

 

    鄭秀妍喘著氣,看著吻完後舔舔嘴唇的金泰妍,迷迷糊糊的比著:『會傳染的……』

 

    「我不怕。」金泰妍傾過身子,抱住鄭秀妍後拉著棉被蓋好兩人。

 

    鄭秀妍不敢像往常一樣窩到她懷裡,推開金泰妍後,抱著枕頭像隻小貓的捲縮著,眼神無比哀怨,金泰妍哭笑不得,傾上前柔柔親吻著她的額頭。

 

    「喜歡就抱著,我樂意承擔這些。」柔聲的語調,讓鄭秀妍的顧慮有些鬆弛。

 

    「來。」金泰妍張開臂膀,對鄭秀妍示意。

 

    『……』

 

    「過來。」

 

    『……』

 

    「寶貝,我真的有點冷……」金泰妍還沒說完,鄭秀妍就主動的投入懷抱,柔軟跟香氣讓金泰妍癡笑。

 

    「謝謝,好溫暖喔!」

 

    謝謝上天,把這麼美好的兩個女人,獻給我。

 

to be continued......

 

LANCE:這次一樣,首發會先在LTC,而部落格這邊會慢一點,另外還是希望大家多多回覆喔~~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