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02

 

「我想吃阿姨做的早餐……」一大早,小妍雨就開始抗議著。

 

    才說完就聽到鄭秀妍瞪了她一眼,發話者淚眼汪汪的看著金泰妍。

 

    金泰妍笑著摸摸她的頭:「媽媽做的也很好吃,小雨乖,多少吃點,晚點阿姨帶妳去買點點心。」

 

    金泰妍才說完,就被吐司碎屑攻擊,鄭秀妍這下換瞪大的了。

 

    「好嘛……其實沒很糟,吐司焦一點、蛋熟一點,番茄醬多了點……其餘的都不錯。」金泰妍好笑的調侃著,她跟鄭秀妍從來都是平分家事,今天鄭秀妍休假,所以由她來做早餐。

 

    但是不管做過幾次,鄭秀妍永遠抓不到一個不要太過的步驟,對於份量跟熟度老是拿捏不準。

 

    結果,鄭妍雨的早餐絕大多數都進到金泰妍的肚子裡,過份飽足感的金泰妍打了個隔,在出門前不忘提醒鄭秀妍。

 

    「打掃不用太認真,不要把家裡東西打破,還有,廚房的東西不要移位,不然我會找不到,床單……」金泰妍把能想到的一些事情簡單的叮嚀著,小妍雨背著小書包在門外偷笑,身為母親的鄭秀妍不甘的走上前,先用手拍拍金泰妍的臉頰,沒好氣的幫她整理著領子。

 

    『開車小心點,不准招蜂引蝶!』

 

    『知道我的重要了?』金泰妍故意用手語比給鄭秀妍看,兩人無聲對話著。

 

    鄭秀妍楞楞的看著金泰妍一會,有些心疼的摟住金泰妍的脖子,親吻著她的臉頰。

 

    『妳一直都很重要。』

 

    這是鄭秀妍給她早安吻後,在金泰妍出門前給的訊息。

 

    金泰妍知道,鄭秀妍很依賴她,很信任她……但是,對於鄭秀妍那迷樣的過去,總是讓金泰妍有著沒參與到的挫敗感。

 

    「小雨。」在往幼稚園的路上,金泰妍突然悠悠開口問著。

 

    「嗯?」

 

    「妳喜歡阿姨嗎?」

 

    「喜歡啊。」

 

    「那……有像喜歡爸爸那樣喜歡嗎?」金泰妍在紅燈停下,狀似輕鬆的轉頭繼續問。

 

    「我不喜歡爸爸。」

 

    鄭妍雨的話本來讓金泰妍開心,卻在她下一句話失落了。

 

    「雖然沒見過,但是他總讓媽媽哭,所以我討厭他。」

 

    幫小妍雨買了些點心,送完她去幼稚園,金泰妍在車上思考著……

 

    那個獨佔鄭秀妍所有眼淚的人……是她對於現在生活唯一的不自信。

 

    「那種人……會丟下母女的人,我才不讓呢!」靠在方向盤上,金泰妍堅定的說著,眉頭卻緊緊鎖著。

 

她希望鄭秀妍,可以永遠都那麼依賴她,最好……完全離不開。

 

 

 

 

    鄭秀妍這個人,總是讓人覺得新奇,這是剛認識她的金泰妍一直都這樣認為的。

 

金泰妍有去過那寬敞偌大的辦公室找她,工作時那認真嚴肅的神采,讓金泰妍幾乎是無法離開眼,那犀利的筆觸下面呈現的,總是讓人嘖嘖稱奇的新一代時尚。

 

    但是離開工作的鄭秀妍,卻又沒了那股犀利,有的是對於生活上的慵懶步調,所以帶著鄭妍雨的她,總是有種母女顛倒的錯覺。

 

    「媽媽!快點啦!」這是每次金泰妍遇到這母女時,最常聽到小妍雨的控訴。

 

    鄭秀妍總是默默的摸摸鄭妍雨的,然後用眼神示意:「大人在這,不能這麼不禮貌。」然後轉過頭對著金泰妍笑。

 

    『又見面了,靈感之神又失蹤了嗎?』這是金泰妍學到的地一個手語,非常有難度,甚至需要小妍雨的翻譯,她才懂得鄭秀妍在問什麼。

 

    鄭秀妍是設計師,所以自然了解靈感對於一個創作者的重要性,所以每次金泰妍出現她總是沒有太大的驚訝。

 

    也或許,鄭秀妍本來就是個不會驚訝的人。

 

    金泰妍直到認識母女倆三個多月,才正式踏入母女兩人的家,但是卻不是多開心的事情。

 

    因為金泰妍害怕被鄭秀妍拒絕,又不敢跟鄭秀妍要電話,所以自己的電話號碼,是寫在紙條強塞給鄭秀妍的,她記得鄭秀妍皺著眉,在她擔心到心跳都要跳出嘴巴之際,才勾起抱歉的笑容比。

 

    『我無法說話,你可能不能指望我會跟妳對話。』

 

    「別擔心,我只是想說有需要幫忙的可以通知我!訊息也好。」

 

金泰妍一直是個努力不懈的人,不然不會不到30歲就爬到現在這個位置,相對於學手語也是,因為鄭秀妍這個人,她學的奇怪,短短一段時光她已經可以道快速讀懂鄭秀妍現在比的實力。

 

所以在那個雨天,她接到鄭秀妍傳來的訊息時,還是不爭氣的心跳加快。

 

    『可以來我家一下嗎?地址是……』

 

    收到這則訊息的金泰妍以此生最快的開車速度很快就到了鄭秀妍的住處。

 

    來開門的是鄭妍雨,金泰妍楞楞的看著她,卻很快就反應過來。

 

    「媽媽呢?」

 

    「是我傳簡訊給阿姨妳的。」

 

    「妳?」

 

    鄭妍雨帶著金泰妍進到家裡,金泰妍趁機看了看四周,還算是過得去,不過鄭秀妍應該是非常不擅收納的人吧……東西有些零亂呢。

 

    鄭妍雨跟她說,鄭秀妍這幾天有些小感冒,雖然不到很嚴重,但是變得更嗜睡了,今天家裡浴室的燈泡壞了,鄭秀妍本來網購了電燈泡來修,沒想到她訂的一箱電燈泡根本不是浴室那個的型號,爬上去發現不是就算了,下來還拐到腳……

 

    「這麼慘……?」

 

    「對啊,所以媽媽拐著腳去買燈泡了,但是手機跟鑰匙都沒帶出去,我就趁這時通知阿姨妳了。」鄭妍雨很懂事的看著金泰妍,笑著說:「阿姨妳說有事可以找妳,媽媽她不可靠。」

 

    「所以媽媽不在嗎?」金泰妍有些擔心怎麼把小孩子一個人丟在家裡。

 

    「嗯,她一出去很常會迷路,今天又下雨天,她要我不要陪著她在外面晃。」鄭妍雨像是在講天氣一樣的說著,倒把金泰妍嚇得一陣冷汗。

 

    「放心啦!她走得回來,只是會久一點。」小妍雨拿起櫃子裡面的藥用貼布,打算等等鄭秀妍回來好好的幫她治療一下。

 

    金泰妍嘆口氣,放下包包跟小妍雨一起等鄭秀妍回來。

 

    「小雨會覺得媽媽這樣不好嗎?」

 

    「什麼不好?」

 

    「就是……」鄭秀妍有時真的是脫線到,讓她很懷疑對方要怎麼照顧起一個小孩子。

 

    鄭妍雨很聰明,很快了解金泰妍的意思,罕見的對金泰妍反駁。

 

    「媽媽她才不會不好!其實她大可以把我留在外公外婆家,一個人回來韓國就好,但是她捨不得,我知道媽媽她很想回來這裡,卻因為我忍了好多年,媽媽總是在晚上照顧完我後,才敢躲在棉被裡面哭,但是隔天早上她又會笑著帶我上學,媽媽她很堅強!」

 

    金泰妍驚訝的看著鄭妍雨,這小孩很懂事,嘴巴雖然很直接,但是卻可以感受到她對母親的在乎跟愛。

 

    鑰匙插入的聲音傳入,金泰妍看著鄭秀妍進到屋子裡面,見到自己讓對方錯愕了一下,隨即一拐一拐的進來。

 

    『是妍雨找妳來的?』鄭秀妍很快反應過來,有些埋怨鄭妍雨麻煩人家。

 

    金泰妍不顧鄭秀妍的反應,搶過對方手中的燈泡就往浴室走,等到鄭秀妍趕過去時,她早就爬上梯子,挽起袖子換著燈泡。

 

    「我說過有事可以找我,妳不把我當朋友嗎?」金泰妍冷硬的語氣讓鄭秀妍縮縮,抿著唇看著她。

 

    「鄭秀妍,不要拒絕大家對妳的好意好嗎?這絕對不是同情。」金泰妍心思細膩,自然知道鄭秀妍對於身體缺陷有著不想被同情的倔強,但是……

 

    「我喜歡小妍雨,我不想讓她難過,就當我來陪她玩的,好嗎?」其實金泰妍想說,比起鄭妍雨,她更喜歡鄭秀妍……但是她不敢,她在鄭秀妍眼中看到的是遲疑跟拒絕。

 

    鄭秀妍聽到金泰妍的話有些遲疑,似乎想在金泰妍的眼神中尋找一絲絲的真切性,久久才嘆口氣,舉起手比著。

 

    『小心點。』

 

    因為這次的事件,讓金泰妍有了鄭秀妍的號碼不說,也有機會常常往母女倆的家裡跑,鄭秀妍是生活白癡的事實擺在眼前,樂得她有理由可以常常往那報到。

 

    鄭秀妍是個聰明人,她可以感受到金泰妍對自己跟女兒的過份好意,也試著推拒過……但是成效不彰。

 

    『我是個有缺陷的人,我一輩子都不能說話。』鄭秀妍曾經這樣有意無意的提醒著她。

 

    「我知道,所以你看我現在手語學的多好。」金泰妍狀似輕鬆的駁回。

 

    『妳是音樂人,妳對於音樂的執著可以讓一個不能發音的人跟妳在一起?』

 

    「這有什麼差?我可以讓妳聽,妳不一定要說出什麼也一樣可以給我回應。」

 

    在那之後……金泰妍常會拉著鄭秀妍到她錄音室,讓她帶著耳機聽自己唱歌……

 

    『泰妍……我是女人,還有一個女兒。』真的沒有辦法,鄭秀妍直接挑明著說。

 

    認識鄭秀妍第四個月,那天金泰妍縱然想裝傻也不行,呆呆的看著鄭秀妍嚴肅的叫鄭妍雨先回到家裡,自己跟她在門口說。

 

    「我知道……」金泰妍心裡想著自己哪裡做過了?是她在鄭秀妍睡著時偷偷吻她被發現,還是鄭秀妍洗澡完出來的時候自己的眼神太放蕩……又或許鄭秀妍發現自己皮包裡面偷偷放了鄭秀妍的照片?

 

    『那妳就不應該對我有這種想法。』鄭秀妍看到金泰妍那蒼白的臉色,不忍的拉住她的手,表情柔和了點,又比著。

 

    『我以為我們可以是很好的朋友。』

 

    那句話讓金泰妍突然激動的喊出:「可以不要嗎?」

 

    金泰妍不肯放棄,上前抓住鄭秀妍的手:「我可以感覺的出來,妳不討厭我靠近妳。」

 

    就像很多時候,其實她已經過份靠近鄭秀妍了,但是對方並沒有拒絕……

 

    鄭秀妍沒有拒絕她的靠近,看著她回應著。

 

    『妳絕對是特別的,但是我不能……』

 

    「既然我特別為什麼不行?我們可以試試看啊!」金泰妍傾過身子抱住鄭秀妍,卻感受到對方開始反抗。

 

    鄭秀妍排斥她的擁抱……

 

    「為什麼妳不能讓我們一起試試看……」金泰妍在看到鄭秀妍撇開頭的拒絕時,難過的問著。

 

    『因為妳是金泰妍,而我……是一個孩子的母親。』

 

 

 

 

    『想什麼?』因為鄭秀妍休假,金泰妍今天下午請了半天假,早早就離開錄音室,打算在鄭妍雨下課前,瞞著小孩子先回到家來個兩人世界一下。

 

    看著被自己枕著腿的鄭秀妍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金泰妍往鄭秀妍的腹窩鑽。

 

    「想妳當初拒絕我拒絕的多過份啊。」說完還掀開她的衣襬,讓雙手可以游到鄭秀妍衣服裡亂摸一翻。

 

    感受到鄭秀妍打了她一下頭,金泰妍笑著,抱著更緊了些,她們兩個人窩在家裡的沙發裡面看老電影,鄭秀妍總喜歡看這些老電影,幾次都不膩,金泰妍雖然不討厭,但看久了也沒了興致,很多時候會枕在鄭秀妍的腿上睡覺,醒了就會騷擾鄭秀妍,讓鄭秀妍無法好好看影片。

 

    在她解開鄭秀妍的胸罩那一刻,鄭秀妍擺正她的臉,想要提醒著她什麼……

 

    『乖乖看影片……』

 

    「寶貝妳看,我不吵妳啊。」金泰妍雖然這樣說,卻在完畢後張口含住那顆渾圓,發出水漬聲的吸吮起來。

 

    鄭秀妍喘著粗氣,想要把這身上的熱源移走,卻等她回過神時,連褲子都被扒掉了。

 

    「寶貝,妳不專心看影片喔。」金泰妍說完,整個身子滑下沙發,跪在地板上,並且邪惡的掰開鄭秀妍的大腿,放到自己的肩膀,然後整顆頭埋進鄭秀妍的腿心濕潤處吮吻著。

 

    鄭秀妍弓起身子,壓著金泰妍的頭,顫抖著,對方的舌頭靈敏的遊走在她的柔軟處,並更加深入的探索著,幾乎讓她快要失控的哭出來。

 

    金泰妍在情事上一直都非常讓人崩潰,尤其在家裡只剩她們兩個的時候。

 

    金泰妍享受著鄭秀妍的香氣跟味道,手指也加入的探索著,她可以感受到鄭秀妍在她的進攻下收縮著,並且分泌出更多更多的愛液,沾滿了她的嘴、沙發、地板。

 

    在鄭秀妍達到第一次高潮,金泰妍起身,把身上衣服都扒掉,整個人抱起鄭秀妍輕柔的放到客廳的地毯上,因為家裡有小孩,金泰妍客廳的地毯特地選用特別柔軟的材質,也方便兩人情不自禁時,不讓身下的人不舒服。

 

    一把鄭秀妍放好,金泰妍就欺身壓上去,吻住鄭秀妍的唇後,手又鑽進鄭秀妍腿間進行第二次的進攻,兩個人都很激動,客廳傳出兩道粗粗的喘氣聲,還有金泰妍輕哼的呻吟,當感受到對方快要到時,金泰妍抽出手指,並讓自己的濕軟貼上鄭秀妍,整個人緊緊抓著鄭秀妍一起律動。

 

    「秀妍、秀妍、秀妍……」今天的金泰妍很失控,鄭秀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卻還是柔柔的摟住她,接受她的一切。

 

    兩個人瘋狂的擺動著下體,直到同樣都攀上顛峰,那濕的一塌糊塗的腿間都不禁顫抖時,金泰妍才倒在鄭秀妍身上,柔柔的喊著……

 

    「秀妍……我愛妳。」

 

    撐起身子,金泰妍不意外的看到鄭秀妍的笑容,那激情過後的嫵媚,讓她又低下頭親了親鄭秀妍的鼻尖。

 

    『我也是。』

 

    「也是什麼?」金泰妍撥開鄭秀妍貼在額頭上的瀏海,不滿足的問著。

 

    鄭秀妍笑笑,做出讓金泰妍心動的舉動。

 

    『也愛妳。』

 

    金泰妍扯開笑,起身要拿濕紙巾幫鄭秀妍擦拭一下身下的災情。

 

    鄭秀妍也起身跪著,整個身子都勾住金泰妍的脖子,要金泰妍放下濕紙巾。

 

    『一起洗澡!』

 

    「好啊!」金泰妍樂得這份甜蜜,抱起鄭秀妍兩個人就跌跌撞撞的往浴室走,然後洗個舒服的泡泡浴。

 

    「秀妍。」

 

    面對面泡澡著,金泰妍開口問著,然後轉用手語問。

 

    『我對妳夠好嗎?』

 

    鄭秀妍不理解這突然的問題,點點頭。

 

    「那……」金泰妍拉起鄭秀妍,要她做到自己腿上,整個人環住她的腰,在耳邊輕聲說:「有沒有更愛我一點?」

 

    鄭秀妍笑著,轉過頭看著她,比著,

 

    『本來就很愛很愛,妳要我怎麼再更多呢?』

 

    「那……如果我想問,那個讓妳哭泣的人,妳肯告訴我嗎?」一句話,倒問楞了鄭秀妍,久久才回應。

 

    『妳想知道?』

 

    「嗯。」

 

    『但現在不是時候……』

 

    「為什麼?」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突然頑皮的潑了金泰妍一臉水,在金泰妍用手揉完眼睛後,俏皮的比著。

 

    『鄭妍雨下課時間到了,妳要去接她下課。』

 

    一句話讓金泰妍錯愕的看著鄭秀妍起身背影,嘆口氣也起身拿浴巾往臥房走。

 

    兩個人赤裸裸得進了臥房,突然鄭秀妍停下的腳步讓金泰妍撞上她,疑惑的問著:「幹嘛突然停下?」

 

    鄭秀妍不讓金泰妍開衣櫃,縮在衣櫃前看了金泰妍一眼,才不好意思的比著。

 

    『沒有衣服……』

 

    「蛤?」

 

    『我把所有衣服都拿去洗了,我們沒有衣服穿……』

 

    金泰妍被鄭秀妍這生活白癡雷的外焦裡嫩,當場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

 

    鄭秀妍真的很不懂得數量的節制啊……

 

    結果那天整整晚了半個多小時才接到鄭妍雨,讓小妮子回到家生了好久的悶氣。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