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07

 

其實,金泰妍真的很溫柔……

 

    知道自己無法說話,所以相處的大部分時間,金泰妍總是話很多,很主動,鄭秀妍本來以為,是金泰妍變得外向了,直到一次自己因為放假到金泰妍的錄音室去探班,才發現其實她沒變。

 

    金泰妍帶她到錄音室的機會其實不少,但是大多都是工作人員不在的時候,她會讓自己隨意的東摸西摸,然後讓自己帶著耳機聽著自己的新曲,甚至枕著自己的腿耍賴說想要睡一下。

 

    但是那都是在她面前。

 

    金泰妍還是一個私底下很安靜,很默默的人,看著她低著頭改著曲譜,身邊自然的製造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氛圍,鄭秀妍怔愣在那裏好一陣子才踏步上前喚她。

 

    自然,看到她的金泰妍不意外的,對她綻放微笑。

 

    這一直是她,最想、最想再看到的。

 

    那個原本她以為,再也回不去的笑容。

 

 

 

 

    鄭秀妍開著金泰妍的車子送女兒上學,女兒在車上一直吵吵鬧鬧的,鄭秀妍在一個紅燈停下來,對著鄭妍雨下著最後通牒,小妮子才乖乖的喝著她的柳橙汁。

 

    「媽媽。」

 

    鄭秀妍眼睛看著前方示意的哼了聲,聽著自己女兒又有什麼疑問。

 

    「妳愛爸爸多些還是愛阿姨多些?」

 

    鄭秀妍有些驚訝,花了幾秒鐘的時間轉過頭看著女兒那純然的表情,抿抿唇才分神比了比。

 

    『怎麼會突然這麼問?』

 

    「阿姨最近很不開心,常常問我爸爸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我不喜歡看到阿姨不開心的樣子。」所以意思就是,她想要代替金泰妍問這個問題。

 

    鄭秀妍苦笑,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幼稚園已經到了,鄭秀妍停好車,解開安全帶看著鄭妍雨,摸摸那滑嫩的臉頰,緩緩的比著……

 

    『媽媽愛的人從頭到尾都是那一個人。』

 

 

 

 

    鄭秀妍牽著小妍雨到學校,又開著車子去工作室請假,走出工作室時遇到了公司的總監,攔著鄭秀妍停了下來。

 

    「今天怎麼那麼早?」崔秀英簡單的問著,看了一眼鄭秀妍疲倦的樣子,皺起眉:「妳不會感冒了吧?」

 

    鄭秀妍搖搖頭,拿起手機打著字。

 

    『我家裡的人出事,我今天要請假照顧人。』

 

    「是嘛。」崔秀英點點頭,笑笑的拍拍鄭秀妍的肩膀:「妳不要太累了,丹尼爾他很擔心妳……」

 

    崔秀英的話還沒說完,鄭秀妍就冷然的拍開她的手,嚴肅的樣子讓崔秀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對不起,但是他真的很關心妳……」崔秀英看著鄭秀妍冷淡的轉身就走,嘆了口氣。

 

    其實她也是經由丹尼爾介紹才會認識鄭秀妍,那時候崔秀英剛在家裡經營的美國分公司闖出名堂來,自己家裡的世交丹尼爾就在一次聚會把他的妻子鄭秀妍介紹給自己認識,並告訴她鄭秀妍也是一個設計師。

 

    老實說她跟鄭秀妍真的談不上很熟,那次見面以後過了一陣子,就傳出鄭秀妍要回韓國的事情,那時候她也剛好要轉任回韓國處理祖父過世的後事,所以丹尼爾特地連絡自己,要她好好照顧鄭秀妍。

 

    再次看到丹尼爾,老實說崔秀英很疑惑是什麼讓他變得如此憔悴,但是基於這是個人隱私,所以也就沒多問了。

 

    這些年看著鄭秀妍帶著孩子在韓國斷絕了與父母跟丹尼爾的所有聯絡,身為女人的她在疑惑底下,也心疼鄭秀妍。

 

    「秀妍!妳不要生悶氣!」崔秀英在鄭秀妍快要上車前拉住了對方,開口又說:「我雖然是經由丹尼爾認識妳的,但是我跟妳同樣是女人,我站在妳這邊!」

 

    鄭秀妍看了一眼崔秀英,抿著唇笑了笑,卻弧度不大。

 

    看著那車尾燈消失在自己視線,崔秀英嘆了一口氣。

 

    她還來不及說呢……丹尼爾最近要回國一趟的事。

 

 

 

 

    鄭秀妍買了些麵包回家,打開門看到金泰妍縮在沙發上面,又看了一眼沒有打開的電視,把東西放下後,好奇的上前看著她。

 

    金泰妍把頭埋在膝蓋處,沒有辦法比手語,鄭秀妍搖了搖她,卻一直沒有回應。

 

    大概是累了?鄭秀妍嘆口氣,起身打算先把買的東西放到冰箱裡面。

 

    轉過身的那一刻,她被金泰妍環腰抱住。

 

    鄭秀妍不解的低頭看著那顆埋在身後的頭顱,直到金泰妍抬起頭,她才一愣。

 

    『哭了?傷口還痛是嗎?』鄭秀妍蹲下身子,看著金泰妍面無表情的臉頰,疑惑的問了。

 

    金泰妍沙啞的聲音緩緩開口,語氣不高不低:「我可以問妳嗎?」

 

    『什麼?』

 

    「……那時候,在公園妳第一次看到我跟小妍雨時,看到我的那一刻是什麼感覺?」

 

    『感覺?』鄭秀妍疑惑的看著金泰妍的眼神,卻沒有一個答案。

 

    「是開心、驚訝、憤怒?」金泰妍扯開笑,看著鄭秀妍又問:「一個陌生人突然靠近妳女兒,妳害怕嗎?」

 

    鄭秀妍沉默好一會,才終於回應:『我知道妳不會傷害妍雨。』

 

    「為什麼相信?」

 

    『……因為妳是金泰妍。』鄭秀妍說完,站起身子,拉著金泰妍回房間,她覺得金泰妍的精神狀況不太好。

 

    「也是,因為是我嘛。」金泰妍跟在她後面,一起往臥房走去,一邊說著:

 

    「如果我不是現在的金泰妍,我根本連靠近她的可能性都沒有不是嘛。因為對那個孩子,不是〝現在的金泰妍〞,應該會是深深的恨……」

 

    一句話讓鄭秀妍停下了步伐,一股冷從腳底竄起,當她轉過頭,看著金泰妍那不及意的笑容,突然一顫。

 

    「我到底忘記多少東西,該恨的、該愛的、該去奪回的……鄭秀妍妳可以告訴我嗎?」

 

    金泰妍握緊拳頭,極度無奈又鬱悶的開口:「告訴我,是該愛妳好……還是恨妳好……我快要搞不清楚了!」

 

    那明明是兩個人的過去,為什麼她卻什麼……都不記得?

 

    『妳聽到了什麼嗎?』鄭秀妍驚訝的看著金泰妍,金泰妍看著她的眼神……好陌生。

 

    「我不能知道嗎?我曾經覺得去查妳的舉動是我太醜陋,但是當發現那份過去我也有份的時候,我只覺得自己像白癡一樣,像個傻子,要別人去查一件我應該要知道的過去,到底為什麼?」金泰妍上前,靠得鄭秀妍近了些,她可以感受到鄭秀妍的顫抖,但這次她卻沒有選擇擁抱。

 

    「妳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金泰妍握住鄭秀妍的雙肩,那力道大到鄭秀妍咬著唇看著金泰妍,紅了眼眶。

 

    『我現在說什麼有用嗎?妳不相信我。』鄭秀妍比完,金泰妍卻急著反駁。

 

    「為什麼不告訴我!?妳根本會說話不是嘛!」金泰妍的指責讓鄭秀妍錯愕。

 

    『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鄭秀妍不敢置信金泰妍會說出那樣的話。

 

    「難道不是嗎?」金泰妍皺起眉,從口袋裡面拿出牛皮紙袋裡面的MP3,

 

「難怪我會那麼喜歡小雨的聲音,因為下意識的懷念吧……我居然懷念一個讓我傷透了心女人的聲音……呵呵,我真傻對吧?」

 

    「故意啞,是讓我放鬆戒備嗎?讓我不會聯想到什麼,而很多時候,也不用怕露出馬腳是嗎?」

 

MP3裡面是鄭秀妍的聲音,有她對金泰妍撒嬌的聲音、有她唱金泰妍歌曲的聲音……

 

    雖然什麼都不記得,但那個聲音,金泰妍絕對可以確定,是鄭秀妍的聲音。

 

    『……』

 

    「我居然相信妳天生就不會說話,看到妳在美國一場時裝展的影片,我才覺得蠢,雖然妳話不多,但是我清楚聽到了,妳的聲音……

身為音樂人的我,當年一定是因為妳的聲音而愛上妳吧?然後被妳掌控並玩著?

而且那麼多年後,還是再次被妳玩著,傻傻的愛著妳,我……我為什麼那麼蠢,愛上兩次……一個心只在男人身上的女人?」

 

    金泰妍又踏上前一步,感受到對方迫近,鄭秀妍退後了些,小腿處碰到床邊緣,鄭秀妍咬著唇看著金泰妍,遲遲都沒有回應。

 

「委屈?當我寵著妳跟丹尼爾的女兒時,妳應該很想大笑吧,我居然會去珍愛一個背叛我最深的證據。」

 

說完,靠近鄭秀妍把她強行抱在懷裡,金泰妍的擁抱太具侵略性,掙脫不開,牽扯間金泰妍一聲低吼,把鄭秀妍壓在柔軟的床上,撐起身子冷然的看著她。

      

    「既然知道我被騙了,還上了兩次當,我是不是該要被騙的徹底一點?反正當年……我不也被騙得很徹底?一直到妳懷孕,我才發現自己原來一直是個洩慾對象?」

 

    就像權侑利說的,鄭秀妍跟丹尼爾,鄭氏跟亨利集團,兩個財團的富二代又是青梅竹馬,怎麼會看上自己呢?不過就是大學四年的一個玩物……一畢業,身為接班人的兩人就訂婚、結婚,然後把她拋的遠遠的。

 

    鄭秀妍從來就不是認真的,所以當年才會毫不猶豫的拋下自己。

 

    「我一直很好奇,丹尼爾都不會覺得介意嗎?跟我分享同一個女人……呵呵,不過也是,妍雨的父親畢竟是她,就算我們再激情,也不過就是互動式的自慰不是嗎?」

 

    鄭秀妍的臉色一陣白一陣紅,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看著金泰妍的眼神隨著金泰妍的話越來越冷,始終不反駁。

 

    為什麼不反駁呢?金泰妍在心裡大喊,難道那些猜測都是真的?為什麼不澄清?

 

    一句也好、一個祈求也罷,只要鄭秀妍肯,金泰妍覺得夠傻!她的感性會逼著自己去相信。

 

    但是,為什麼不說?

 

金泰妍伸手去解鄭秀妍褲頭,低頭吻咬著鄭秀妍的頸脖,低聲開口:「反正……兩個女人絕對不會有任何不安全的後果不是嗎?只是圖個滿足……」

 

    鄭秀妍直到金泰妍說出最後那句話,才心痛的使了全部的力氣推開金泰妍,撐著上半身抿著唇瞪著對方。

 

    「怎麼?既然一開始就在做戲,再做完一場床戲不也不錯嗎?」金泰妍的話讓鄭秀妍的眼淚如她願的滑落。

 

    鄭秀妍死死鎖住的淚在金泰妍面前撒落,一滴一滴的滴在兩人中間的床單上,金泰妍面無表情的看著。

 

    這是她的本意,她就是要鄭秀妍愧疚的哭出來,但是為什麼目的達到後,她一點都不好受……

 

    她真的覺得快窒息了。

 

    鄭秀妍伸手想要抓住她,卻被金泰妍的話給凍結了所有動作。

 

    「不要了。」金泰妍抬起頭,看著鄭秀妍不敢置信的臉龐,一字一句的:「鄭秀妍,這次,是我不要妳了!」

 

    「出去。」金泰妍開口,起身稍稍挪開了位置跪坐在床上的另一邊,又一次開口:「妳跟妳女兒,都從這裡出去!」

 

    隨著金泰妍的逐客令劃破了空氣,房間短暫陷入一陣沉默,唯獨鄭秀妍的抽泣聲如此明顯,金泰妍撇開目光,不再看向鄭秀妍那邊,也在兩人之間畫下深深的界線。

 

    直到好久好久,鄭秀妍才緩緩起身,把自己的衣服穿好,默默的走出房間。

 

    離開前,鄭秀妍還是不肯跟金泰妍說一句話……

 

    直到聽到關門聲,直到空氣中鄭秀妍的香味慢慢變淡,金泰妍才慢慢趴在床上……

 

    一直不敢大哭的她,這時才緩緩的放開情緒,顫抖的聲音充斥在略顯寂寞的空間裡。

 

    「為什麼每一次……都那麼容易的離開我?」閉上眼睛,金泰妍覺得什麼東西在崩落。

 

 

 

 

    鄭妍雨覺得奇怪,今天下課後來接自己的也是母親,而且不是開著阿姨的車子來,改坐計程車。

 

    「為什麼我們不回阿姨家?」看到鄭秀妍讓計程車司機開往的是自己跟母親以前的住處,鄭妍雨這才發現事情好像真的有些嚴重了。

 

    鄭秀妍付完車資,沒有回應女兒的話,默默的牽著她的手往屋裡去。

 

    許久未回來,家裡積了一層薄灰,放下包包的鄭秀妍先讓女兒去洗澡,然後挽起袖子跟馬尾,開始整理屋子。

 

    沒有金泰妍這個大孩子一起玩耍,鄭妍雨很快就洗完了澡,聽到吸塵器的聲音,聰明的她知道母親不會為自己穿衣服,乖乖的起身自己拿著衣服穿起來。

 

    看著在客廳打掃的母親,鄭妍雨呆立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她想要打給金泰妍問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放手機的包包就在沙發上面,她跑去拿一定會被鄭秀妍看到。

 

    「是小雨不乖所以阿姨生氣不讓我們回家嗎?」或許是已經有歸屬感,鄭妍雨現在對金泰妍的住處才感覺是〝家〞。

 

    她擔心,是不是早上問泰妍阿姨太多問題,讓阿姨不高興了?

 

    鄭秀妍看著她,吸塵機也沒關,轟轟轟的聲音還充斥在兩人間,茫然扯起笑,對女兒安慰的搖搖頭。

 

    小妍雨歪著頭,看著母親對著自己寵愛的笑,低著頭怯怯的問。

 

    「那……是媽媽不乖嗎?」

 

    「媽媽這次,要去跟阿姨道歉嗎?」

 

    鄭秀妍苦笑,搖搖頭。

 

    這不是道不道歉的問題。

 

    鄭妍雨皺起眉頭,小跑步到鄭秀妍面前,突然大聲的開口。

 

    「那我們都不要去道歉了,一起討厭泰妍阿姨!」

 

    『?』

 

    「她讓媽媽哭了!我要討厭她!」一句童言,讓鄭秀妍驚覺自己在孩子面前哭了,雙手趕緊抹了抹。

 

    「媽媽別哭,妳有小雨。」

 

    鄭秀妍的眼淚灑落在地板上,蹲下身子,抱著女兒痛哭失聲。

 

    這是金泰妍,第二次不要自己了。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