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妳知道嗎?

 

 

    兩人在一起後,金泰妍每次想到鄭秀妍第一次跑來找自己的樣子,都會皺起眉,看著鄭秀妍嘟著嘴說:

 

『我對妳的第一印象很差,妳知道嗎?』

 

    而每次鄭秀妍聽到都會輕笑,然後回她一句。

 

    『我也是,差透了妳知道嗎?』

 

 

 

 

    看著鄭秀妍那女人坐在沙發上面喝著自己泡的茶,金泰妍有著說不出的不適感,她不習慣有人進入她這小小的空間,除了黃美英跟自己的家人外,目前好像還沒有誰進來過。

 

    「妳這裡環境真不錯。」鄭秀妍放下茶杯,從頭到腳都透露著她那高貴的氣息,就連放到桌面的杯底,都沒有一點點聲音。

 

    「嗯,那也不關妳的事。」金泰妍撇撇嘴,自己喝了一口茶。

 

    「……」鄭秀妍挑起眉,看著對自己很有防心的女人,突然認真的注視起金泰妍來。

 

    她很少這樣去注視過一個人,因為每每在她還沒注意到人前,那些人都會用同樣的眼神打量著自己,然後不意外都是一些讚美跟驚嘆,聽久也習慣了,但是金泰妍這女人卻不一樣。

 

她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如果她比自己美很多或是哪裡特別亮眼就算了,那她的確有可以無視自己的空間,重點是……鄭秀妍上下打量起來,那些條件根本沒有。

 

    因為畫畫的關係,金泰妍總習慣在家裡把頭髮用一隻鉛筆給盤起來,然後可能因為舒服,戴著跟美女一點也不搭嘎的粗框眼鏡,穿著也是寬鬆舒服為主的居家服飾,這種女人……

 

    「妳到底……哪裡看我不順眼?」其實鄭秀妍想說的是……妳到底哪裡有資格看我不順眼?

 

    哪裡都不順眼……金泰妍很想這樣跟鄭秀妍說,但是她現在沒有那個力氣搭理她,剛剛喝了口茶才發覺胃疼,自己太久沒進食了。

 

    「我要出去,妳要跟不跟?」金泰妍抓起鑰匙跟風衣,看著還安穩坐在沙發上的鄭秀妍,她真覺得對方是不是把自己這裡當旅館了?怎麼可以坐得如此自在?

 

    鄭秀妍無奈的站起來,她待在金泰妍的屋子裡做什麼,無聊死了。

 

 

 

 

    兩個人一起走在大學的校園裏面,已經過了下課時間,所以學生也少了,自然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金泰妍吐著氣,看著略嫌寒冷的傍晚時刻,口中吹出的霧氣,朦朧朧的好像會溫暖一點。

 

    「我說我是來找妳算帳的。」鄭秀妍覺得金泰妍是不是搞不清楚,自己不是來這裡陪她出來散步的。

 

    「我知道啊,我還泡茶給妳喝了不是?」

 

    「……」鄭秀妍停下腳步看金泰妍的背影,真的覺得兩個人說話有代溝。

 

    金泰妍走了會發現鄭秀妍沒有跟上,轉過頭看到對方一臉冰冷的看著自己,也同樣冷然的看著她開口:「我知道你來找我算帳的,也知道妳要算什麼帳,但是那是我跟美英的事,跟妳一點關係都沒有。」

 

    她也早就在鄭秀妍跟她說算帳的時候跟她說過,只是鄭秀妍不接受自己的說法而已。

 

    「當然關我的事,妳因為我回國的事情三番兩次讓美英她為難,我真的覺得妳根本是存心刁難!」鄭秀妍又不笨,哪會感覺不出只要黃美英提到自己的事情,都會被金泰妍反駁或是冷淡面對,不是針對自己?那她還真想不出黃美英做錯了什麼。

 

    金泰妍看鄭秀妍是自己沒表明態度不肯罷休了,瞪著鄭秀妍勾起嘲諷的笑。

 

    「我是存心刁難,所以妳肯離開嗎?」

 

    「什麼?」

 

    「我承認我不喜歡妳,我就是不喜歡美英見到妳就黏上去,整天說妳這好那好的,妳有沒有想過,她是怎麼想妳的?」

 

    鄭秀妍抿著唇,還沒完全明瞭金泰妍的話中意,沒有立刻發言。

 

    「妳讓美英那傻瓜有很蠢的想法,她看到妳居然會臉紅心跳,妳都不會覺得怪嗎?」

 

    「那有什麼怪的?」鄭秀妍跨步上前,越來越接近金泰妍。

 

    「什麼怪!?妳……妳覺的女生對女生之間有臉紅心跳的感覺很正常嗎?」金泰妍感受到鄭秀妍逼近的魄力,語氣不穩的說著。

 

    「哪裡不正常了?」鄭秀妍逼近金泰妍,立定在金泰妍身邊,鞋跟在石板地上敲出響亮的回音,好像可以聞到她身上水彩顏料的味道,不難聞。

 

    「哪裡正常了……」金泰妍覺得兩個人太靠近,想要退後一步,卻被鄭秀妍制止,雙手都被鄭秀妍定住。

 

    鄭秀妍靠近她,很近很近的那種,金泰妍感受到對方呼吸吹來的熱氣噴在自己臉上,整個人都躁熱起來,鄭秀妍的呼吸……怎麼有淡淡的香味?是香水嗎?

 

    「妳看……」鄭秀妍放開金泰妍的雙手,讓後者有些茫然,瞬間拉開了兩個人的距離,然後鄭秀妍勾起笑:「妳這不也對我臉紅心跳了?」

 

    反應過來鄭秀妍話中的意思,金泰妍張著嘴想罵對方,卻怎樣都找不到詞彙,揮開手讓兩個人距離更遠一點,終於擠出一句話:「妳靠那麼近是犯規!」

 

    鄭秀妍不可置否的把雙手插進自己的風衣口袋,對金泰妍那幼稚的行為不放在眼裡,淡淡開口:「很多女生看到我都會臉紅心跳。」

 

    這句話可是有證據的,喜歡她的粉絲不知道為什麼都以女生居多,雜誌都有做統計出來。

 

    「……自戀狂。」金泰妍大概是跟她耗太多力氣,咕嚕咕嚕……肚子都餓了起來。

 

    不理會鄭秀妍,金泰妍決定先填飽肚子再跟她談判,轉過身往學校食堂走,晚上的食堂人不少,大家看到金泰妍都跟她打招呼,金泰妍也習慣似的點點頭,而後頭的鄭秀妍則引來許多人不解的目光。

 

    也是……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的人,出現在學校食堂真的是件很奇怪的事。

 

    金泰妍點了碗拉麵,坐下來開始自顧自的吃了起來,鄭秀妍晚上通常都不太吃東西,撐著腮幫子看金泰妍進食,那速度還真不是普通的快,一下子就見底了。

 

    「妳也太餓了吧?」

 

    「要妳管!」

 

    兩個人兩句話就對對方沒意思了,繼續保持沉默,金泰妍喝著碗裡的湯,鄭秀妍東張西望著。

 

    很多學生都上前來跟鄭秀妍搭訕,算一算,女生比男生多了那麼一兩個,金泰妍不解,難不成鄭秀妍真的很受同性歡迎嗎?

 

    「泰妍學姐怎麼會認識模特兒姐姐啊?」一個無知的女大學生天真的發問,她也有常在注意國外的雜誌,自然認識鄭秀妍。

 

    見金泰妍沒有理會,低著頭在撈麵渣,女大生自作聰明的想到什麼,興匆匆的開口:「我知道了!泰妍學姐想要畫模特兒姐姐的人體素描嗎?」

 

    一句話讓金泰妍湯都快從鼻孔噴出來,拿著紙巾摀著嘴怒瞪學妹,而周圍的男大生全都羨慕的低呼著。

 

    「誰要畫她!」金泰妍放下筷子,端起餐盤到一旁的回收區走去,過程看都不看鄭秀妍一眼。

 

    「她怎麼又生氣了?」鄭秀妍皺起眉,覺得金泰妍的火氣真的很大。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平常金泰妍一點火氣都沒有,還被嫌有些禮貌冷清過頭了,今天可以看到她爆發那麼多次,實屬難得。

 

    「可能泰妍學姐害羞吧。」旁邊有個人對鄭秀妍解釋,看鄭秀妍還是一臉疑惑,紅著臉小聲的說:「人體素描是要模特兒全身脫光光的……」

 

    鄭秀妍了然的笑了出聲,一群學生看到女神級別的笑容,頓時全懵了。

 

    金泰妍她從來都那麼害羞嗎?鄭秀妍跟那些大學生打過照面後,快步的往金泰妍離開的方向追去,看到她那有些緩慢的步伐,知道對方是在等自己。

 

    「妳幹嘛生氣啊,嚇到妳那群學弟、妹了。」鄭秀妍追上前,好笑的跟在金泰妍身邊調侃她。

 

    「妳真的很煩……到底要跟我跟到什麼時候!」金泰妍抱怨歸抱怨,還是讓鄭秀妍跟她並肩往宿舍的方向走。

 

    學弟學妹看著兩個人的背影,暫時沒有了話語,直到有一個人像是反應過來,緩緩開口。

 

    「模特兒姐姐……是泰妍學姐的朋友嗎?」看了看眾人疑惑的眼神,迸出一句:「好不搭嘎。」

 

 

 

 

    回去的路上,金泰妍又繞去了便利超商買些牛奶跟麵包,鄭秀妍站在超商門外,看著那個仔細挑選的側影。

 

    連她也搞不懂,幹嘛要這樣黏著金泰妍不放的跟著她,本來是要跟她談黃美英的事情,卻一直沒有講到重點,這不是她的個性……

 

    手機在外衣口袋隆隆震動,鄭秀妍看了來電顯示,接起電話,不期然是黃美英在另一頭慌慌張張的詢問她跑去哪裡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一個人出來不會迷路的。」

 

「不行啦!妳那麼漂亮如果被騙怎麼辦!我覺得妳韓文能力還沒好到可以跟壞人對質耶!」黃美英站在鄭秀妍的飯店房號門口,大嗓門的喊著。

 

鄭秀妍覺得電話兩頭的人都很可愛,金泰妍、黃美英。

 

    「我來找妳要好的朋友,找她算帳。」鄭秀妍也不避諱,語態輕鬆的說著。

 

    「妳去找泰妍!?天啊!妳找她幹嘛?妳不知道她很討厭妳嗎?」黃美英也真有夠直接……

 

    「知道啊,就是知道才要找她,問問她為什麼那麼討厭我。」鄭秀妍靠在臺階的扶手上,慵懶的笑著。

 

    黃美英要鄭秀妍乖乖在金泰妍那邊不要亂跑,自己等等搭車去找她,掛了電話,鄭秀妍看到金泰妍提了一袋東西出來,皺起眉。

 

    剛剛拉麵沒有吃飽嗎?怎麼又買了一大堆麵包?

 

    「發什麼呆?快點走了!」金泰妍不耐煩的催促著鄭秀妍,要鄭秀妍跟上她,兩個人往學校旁邊的舊校舍走去。

 

    這裡是學校以前的老式建築,偏日式的木式建築,因為新校舍的關係,這一塊老校舍就站時被荒廢了,看金泰妍熟門熟路的走到校舍的後方,那邊有一片草地,還有幾棵矮樹跟橫木椅,看起來頗愜意。

 

    「小不點快點出來!吃飯時間到囉!」金泰妍吆喝著,雙手也不忘打開手提袋,把麵包的外層包裝紙打開,只看一群大狗小狗從暗處奔跑出來,速度快到讓鄭秀妍輕呼一聲,有些害怕的往金泰妍身後縮了縮。

 

    「怕什麼,它們又不會咬妳。」金泰妍摸著小狗的頭,繼續道:「麵包比妳可口多了。」

 

    「妳……!」鄭秀妍第一次被這樣輕視,頓時有些氣昏頭了,學到的韓文還不到可以罵出像樣的話……英文她也沒怎麼學那些詞語,頓時只有臉紅的份。

 

    金泰妍也不理會她,蹲著把剛買的牛奶打開,然後把一直藏在風衣外套的保溫瓶拿出來,從裡面倒出熱水,稀釋牛奶。

 

    「它們都是學校養的狗,之前的老師有養狗,生了一窩小狗,卻因為家鄉有人生重病,不得不辭職離開學校,小狗也不能帶走,後面學校的學生就用這一塊空間養著,定期會幫它們洗洗澡,打掃這裡環境……」金泰妍頓了頓,暗自懊惱幹嘛跟這個女人說那麼多話。

 

    鄭秀妍也跟著她一起蹲下來,看著小狗吃著麵包,看到不遠處有一隻瑟縮的白色身影,不解的扯了扯金泰妍的衣角:「那那一隻呢?」

 

    看起來好像是小貓……

 

    金泰妍依著她所指望過去,了然的開口:「它啊,是最近才加入的,大概是附近的流浪貓生的吧,生出來沒多久倒在路上,被我抱來這裡……」

 

    「它是貓,妳把它養在狗群裡?」鄭秀妍挑眉看著她,覺得金泰妍很知識。

 

    「這群狗才不會欺負它呢!大家都很乖!」金泰妍一邊說一邊摸著喝牛奶的小狗,低喃著:「對吧?」

 

    「那它為什麼不接近我們?」

 

    「不知道,每次我來的時候就是這樣,它不喜歡我靠近,每次都會抓我,都要等我走了它才會慢慢靠近裝牛奶的盤子。」金泰妍抱起一隻吃的差不多的小白狗,一邊順著毛一邊說。

 

    「沒想到妳也有不受歡迎的一天。」鄭秀妍勾起笑,調侃著。

 

    金泰妍正想要辯駁什麼,就見那隻白色小貓居然緩步走到鄭秀妍垂放在腿旁的手,聞了聞,討好的靠近。

 

    鄭秀妍有些驚訝,另一隻手試探性的摸摸小貓的頭,見對方不排斥,緩緩的把她抱進懷裡。

 

    「怎麼可能……Melon居然讓妳抱……」

 

    「Melon…?虧妳想得出那種蠢名字,難怪它討厭妳!」鄭秀妍瞄了金泰妍一眼,饒有興致的撫摸著看似很舒服在她懷裡的小貓。

 

    「卡……卡通都是這樣取的啊!」金泰妍本來想要說些什麼,見鄭秀妍也不理她,閉了嘴把牛奶其中一盤遞給鄭秀妍,示意她餵小貓。

 

    那隻小白貓是挺乖的,在鄭秀妍的懷裡居然真的肯喝牛奶,鄭秀妍雖然不到很喜歡小動物,但是願意親近她的動物自然多了幾分好感,也就激出了她那溫柔的個性,細心的服侍著小貓。

 

    或許面對小動物,每個人都會是純真的一面吧,這也是為什麼金泰妍的繪本出現的總是動物而不是人……此刻的鄭秀妍也有點這樣的感覺。

 

    至少,覺得可親近多了,不像之前那麼討人厭。

 

    「我不是不讓妳跟美英好……」金泰妍低著頭,淡淡的說:「是我怕……」

 

    「怕?」鄭秀妍轉過頭,不理解的問著。

 

    「她看妳的眼神,真的是同性之間的愛……不是我故意要離間妳們,是因為那種感覺太強烈,美英從來都是一個自我的孩子,妳是第一個讓她萌起要她保護念頭的人,之前她從來不會這樣,連跟她要好那麼多年的我也不曾讓她這樣過……」

 

    鄭秀妍笑出聲,拍著金泰妍的肩膀,那力道讓金泰妍手中的牛奶差點撒落,「妳也想太多了,我在國外不乏看到那些同性之間的戀人,美英她雖然對我有些迷戀,那也是小的時候,跟那些不一樣啦。」

 

    「妳真的跟那些人接觸過?」金泰妍看了一眼鄭秀妍,見鄭秀妍點著頭,開口說:「所以妳覺得美英不是喜歡妳?」

 

    「一個女人沒有那麼容易變成同性戀的。」鄭秀妍摸著小白貓,有些喜歡上這樣的觸感。

 

    她沒有養過寵物,也沒想過要養,但是如果是小白貓,那她倒也不排斥……

 

    「幹嘛看著我?」鄭秀妍轉過頭,看金泰妍瞪著她久久沒有發言,眼神卻又退回那個原本她討厭的眼神,沒了剛剛的柔軟。

 

    「……」金泰妍抿抿唇,瞼下目光,不想再多說什麼。

 

    兩個人在那裏不久後,就接到黃美英趕過來的電話,起步離開那個舊校舍,鄭秀妍不捨的把小貓放下。

 

    「妳喜歡就撿去養啊,反正之所以放在這裡也是因為沒有人要。」金泰妍覺得鄭秀妍真是怪人,看起來冷冰冰的怎麼會對小貓這樣依依不捨?

 

    「……我住酒店,不能養貓。」鄭秀妍站起來,拍拍長褲上面的草屑,跟著金泰妍往宿舍的路走。

 

    在路上,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的背影,嚴肅的開口。

 

    「我們對彼此的感覺都不好,但是可不可以不要牽扯到美英,她純粹是想幫我,妳不用為了我們看對方不順眼,就朝她發脾氣。」這讓她很看不下去。

 

    「妳管好妳自己就好。」金泰妍踢著小石子,開口。

 

    「什麼意思?」

 

    「以妳這樣一個模特兒,要跨領域本來就不容易,連美術畫畫都要重頭開始,妳覺得需要什麼意思?」

 

    看金泰妍的背影,鄭秀妍氣憤的踢著石子,恨不得下一秒石子會飛起來砸破金泰妍的腦袋。

 

    黃美英看到兩個人一起走回來很開心,雖然沒有互動,卻也沒到吵起來,自顧自的覺得兩個人的感情變好了,開心的抓著鄭秀妍的手傻笑。

 

    「笑甚麼?」鄭秀妍一臉怪異的看著她。

 

    「笑妳主動啊,我還以為妳也很討厭金泰妍呢!」

 

    「我是很討厭她沒錯啊。」鄭秀妍說完,黃美英冷汗都冒出來了,金泰妍倒淡然,掏出鑰匙開門,皺眉問黃美英:「妳帶這個小鬼是誰?」

 

    「啊啊……我堂哥的孩子,我今天幫忙顧小孩嘛!」本來她就對小孩子很懊惱,想要找鄭秀妍吃個下午茶把小孩丟到那種專人的百貨公司托兒中心,哪知道……

 

    「先進來吧!晚上的天氣很涼,小孩子容易受涼。」金泰妍讓小孩先進去自己的屋子,才開口招呼門口那兩位。

 

    進了屋子,金泰妍不用問也知道黃美英一定連飯都沒有吃就飛奔過來,乖乖的打開冰箱找找有沒有生雞蛋,煮起泡麵給黃美英吃。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在廚房準備的身影,看黃美英喊著她要加顆蛋。

 

    「知道啦!我不是拿了嘛,囉嗦!」

 

    鄭秀妍的眼神沒有離開,饒有興味的看著金泰妍,兩個人在自己視線中的互動,讓她勾起笑容。

 

    也好,就算自己跟金泰妍不合,只要不影響黃美英跟她的友情,也沒甚麼。

 

    在等待黃美英吃飯的過程中,金泰妍幫忙照顧小孩,小女孩好像對金泰妍桌上的繪本很有興趣,金泰妍走上前,笑著跟著她說繪本的故事。

 

    「妳泰妍姐姐很厲害喔!那本故事書是她畫的喔!」黃美英一邊吃著拉麵,一邊對小女孩說。

 

    鄭秀妍偷偷的看了眼金泰妍的繪本,甚是喜歡,之前只知道金泰妍是畫家,卻沒仔細看過她的作品,今天一看,發現裡面的色彩都好鮮豔。

 

    金泰妍在小女孩身邊像個孩子,小女孩本來還有點怕生,金泰妍拿起紙筆招她過來,先用彩色鉛筆畫了一個圓圈,然後再添加幾筆,很快就變成一個有著笑容的太陽……

 

    金泰妍開始用圖說故事:「太陽高掛在天上,她的笑容很亮眼,讓所有人都覺得很溫暖,但是有時候實在太熱太熱了,常常會讓大家覺得曬傷,太陽有一陣子好失望好失望,好想讓自己不要那麼熱,直到有一天…」

 

    她用筆在太陽畫了幾滴水滴,然後慢慢水滴變成雲,那朵雲也笑笑的,像棉花糖一樣,白軟軟的雲。

 

    「太陽的熱氣讓眼淚變成熱氣,熱氣句積成一朵雲,太陽哭得太傷心沒有發覺,身旁有朵小白雲一直陪著她,小白雲安慰她:妳很溫暖,至少,讓在高空得我覺得很溫暖,讓我變成現在這樣軟綿綿的雲霧,我很喜歡妳的笑容、熱情。」

 

    然後,金泰妍畫的太陽旁邊跟著小雲朵,兩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好可愛喔!」小女孩很開心,金泰妍卻沒停下筆,換了一個顏色,有畫了幾筆,一個笑臉太陽瞬間變成兇巴巴的獅子。

 

    「妳美英姨姨就是這隻獅子!吼~~~」金泰妍雙手裝出爪子的樣子,對小女孩比了比,讓小女孩笑得好開心,倒是一旁的黃美英直抗議。

 

    「金泰妍妳剛剛不是在講故事嘛!畫到哪去了!又在亂畫什麼了啦!」

 

    金泰妍把獅子旁邊的小白雲添加了幾筆,又變成了一隻瑟縮在獅子旁邊的小白狗,說著:「這就是可憐的我啦!」

 

   

    小孩子完全因為金泰妍的畫圖功力給吸引,對金泰妍露出崇拜的眼神,就連一旁偷看的鄭秀妍也覺得好不可思議,為什麼幾筆畫,就可以在白紙上慢慢豐富,並附加了屬於創作者的意義,就連那看似平常的雙手,握著畫筆時都顯得特別修長,一筆畫、一輕觸,都讓鄭秀妍無法離開視線。

 

    金泰妍有發現鄭秀妍在偷看自己,又拿起畫筆在紙上勾勒,下筆只一筆畫就勾勒出外型,然後添加表情,當她的手移開呈現出圖畫時,鄭秀妍不禁愣了愣。

 

    是剛剛的小白貓。

 

    「這個是漂亮姐姐囉!」不知道是不是金泰妍有添加進去鄭秀妍那股高貴的傲氣,那隻小白貓真的很有鄭秀妍的神韻,所以小女孩這次立刻搶答。

 

    金泰妍笑著摸摸小女孩的頭,正要說什麼,鄭秀妍就上前在她旁邊坐下,在她靠近的那一刻,剛剛鄭秀妍逼進自己的那股香氣還是沒有飄散,配上鄭秀妍那柔軟的語調,讓金泰妍暫時沒有太大的抗拒。

 

    鄭秀妍拿起一隻畫筆,開始一樣畫:「因為獅子跟貓是同科類的,所以兩個人是好朋友,讓一直是獅子好朋友的小狗狗吃醋,覺的獅子會把貓給吃了!」

 

    小女孩皺眉頭:「什麼是同科類?」

 

    鄭秀妍心裡冒了幾滴汗:「就是他們祖先是同一個喔!」

 

    「為什麼獅子跟小貓會是同個祖先?」

 

    「為什麼啊……」鄭秀妍完全頭大,一旁金泰妍憋笑到肚子痛。

 

    黃美英吃完拉麵,走上前把小女孩抱到懷裡,語帶好笑的說:「別欺負妳秀妍阿姨。」

 

    鄭秀妍無奈的放下畫筆,放棄了跟小女孩玩的機會,低頭一看,有些尷尬,剛剛她不過隨便幾筆,這幅畫有點被她……

 

    「妳哄小孩不成,畫也被妳破壞了。」

 

    「對…對不起。」鄭秀妍對於自己該道歉的時候還是很直接的,倒是讓金泰妍有些讚賞。

 

    會認錯就好,如果連認錯都不會,那就真的太討人厭了。

 

    金泰妍起身去洗碗,等到她把碗洗完走回客廳,看到黃美英在帶小孩看繪本,鄭秀妍在一旁拿著畫紙懊惱執著的樣子。

 

    「妳在幹嘛?」金泰妍擦著手,有些不想理,卻還是發問了。

 

    「我本來很喜歡這幅畫的,都毀了……」鄭秀妍這時也管不著自己跟金泰妍的水火不容,為自己把一幅畫毀了而懊惱。

 

    黃美英也沒想要搭理,鄭秀妍有時候很四次元,會執著一些不一樣的事情,像是衣服絕對不能跟自家相差幾歲的妹妹撞到,所以會很嚴格的防止妹妹穿她的衣服……在一般人來說誰會管啊。

 

    金泰妍是個畫家,看到一個人拿著她畫過的畫在那裡皺眉,心裡本來告訴自己不管的,卻還是忍不住……

 

    「啊…!」鄭秀妍看著她把畫紙從自己手上抽走,本來想要抗議,卻看到金泰妍連理都不理她,坐在小茶几上,拿起畫筆又開始畫畫。

 

    上前靜靜的看,發現自己亂加的那幾筆,在金泰妍的手中變成了風景,有樹、有草,藍天也跟著襯托得更加明顯,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原本純粹塗鴉的紙張,就變成了一張完美的圖畫。

 

    金泰妍把畫筆收好,畫紙遞給鄭秀妍,然後喝了口茶,看到鄭秀妍拿著畫紙一直沒說話,金泰妍倒先開口。

 

    「我沒有什麼時間。」

 

    「什麼?」鄭秀妍不解得抬起頭,看著金泰妍瞥向黃美英的側臉。

 

    「我大部分的時間都要趕稿,我有負責的專欄需要幫忙畫插圖,平常教授也要我去學校幫忙,所以如果妳真要找我學畫,可能得看我排時間。」金泰妍放下杯子,不管黃美英在一旁驚訝的眼神,淡淡開口。

 

    「這樣妳OK嗎?」

 

    鄭秀妍手摸了摸圖畫紙,想到剛剛金泰妍讓紙上的東西變得生動……這是她所需要的……

 

    「我住飯店,這次回國就是專心想要進修,所以我基本上我不會接模特兒的工作,我想我可以配合妳。」鄭秀妍認真的說,拿起便條紙抄了一組號碼,遞給金泰妍。

 

    「這是我的電話,如果妳可以就打給我。」會用紙條給電話,是因為她不覺的金泰妍會想要自己存她電話。

 

    金泰妍看了眼紙條,接下表示了解。

 

    鄭秀妍在離開前轉過頭跟金泰妍開口:「我知道妳還是很討厭我。」

 

看剛剛那幅圖,那隻貓畫得離小狗跟獅子好遠好遠,中間還隔了個獅子,就知道金泰妍對她還是很防備。

 

「但不管可以還是不可以,請即早告訴我,那樣我會去找別人教。」

 

    這句話讓金泰妍愣了愣,有些不爽的開口:「我公私分得很清楚,我會跟妳收學費,一但我進入工作狀態我自然不會帶入私人情緒,妳這是質疑我的專業!」

 

    鄭秀妍輕笑,點點頭後伸出手:「希望我們合作會愉快。」

 

    看著黃美英在不遠處等著鄭秀妍的身影,金泰妍抿著唇沒有回應,卻還是伸出手握了握。

 

    關上門,金泰妍窩回房間,當坐在工作桌上,深深的嘆了口氣。

 

    「這樣美英應該就不會再生我的氣了吧?」

 

    她的那幅圖,是說真的……

 

    美英是她的陽光,而她……是在陽光旁邊一點存在感都沒有的一朵小雲……

 

 

to be continued……

L:嗨~~最近嗜睡太嚴重,每次躺進被窩後,再次起來的時間都讓我驚嚇,幾天休假就這樣被我拿去跟周公下棋去了(鏡:你還敢說!)但是但是...因為天氣好冷嘛,每次手放在鍵盤上就會很想要鍵盤有加溫功能......(白日夢中)希望接下來幾天休息,可以有點進度,大家幫我祈禱吧(笑) 這次看大家回覆,視情況考慮加更一篇~~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