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現實是……

 

    「小姐,已經到囉!」計程車司機在駕駛座上說著,後座的黃美英回過神,對他笑了笑,掏了錢包付了錢,下車看了一眼四周,拿出手機打給Sunny。

 

    照著電話那頭Sunny的指路,很快黃美英就到了一間辦公大樓裡面的拍攝現場,剛走進去,就看到與自己電話連繫的Sunny,雙手交差在胸前並一臉嚴肅看著拍攝進度。

 

    黃美英過去,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適意對方自己來了,Sunny看了她一眼,手覆住自己的柔夷,牽握住。

 

「不順利?」黃美英看了看,小聲地問。

 

    Sunny挑挑眉,好一會才嘆口氣。

 

    「妳覺得金泰妍這樣,真的好嗎?」

 

    黃美英愣了愣,看了眼那正在接受採訪的金泰妍,皺起眉。

 

    這傢伙,又在勉強自己了?

 

    等金泰妍通告結束,黃美英跟Sunny一起邀金泰妍到附近的酒吧喝喝酒,讓她放鬆一下。

 

    「不需要這樣對我,妳們放心好了。」金泰妍有些無奈的看了眼手上的啤酒瓶,無奈地開口,「今天的事情就算明天報導出來,那也沒關係,我沒有很在意,我很好。」

 

    「金泰妍。」黃美英站了起來,只著金泰妍很嚴肅的開口:「好歹我也跟妳多年朋友了,如果我相信妳的話我就真得是傻子了!」

 

    「我真的沒事,報導過陣子就會過去了,我現在想要回家了。」金泰妍無奈的放下酒瓶,起身想要拿起外套……

 

    Sunny按住了她愈要起身的動作,無奈地開口:「妳最近這樣,我看了也悶,真被他們排擠又如何?那些話就讓他們說就好。」

 

    金泰妍皺起眉,已經有些失去耐心:「我說過我沒事,真的沒事!」

 

    黃美英看著那跟自己戀人相爭的友人,內心覺得心疼,金泰妍就是這樣的人,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沒有事情,但是當散會關上房門,她才會把自己最難過最受傷的一面釋放出來,獨自舔舐傷口。

 

    「如果妳不想要我直接打給鄭秀妍,就乖乖的在這裡待著!」

 

    眼看兩人僵持不下,Sunny拿起了在桌邊的電話,挑起眉看著金泰妍,語帶挑釁的說著。

 

    金泰妍一楞後咬住唇,瞪著Sunny的眼神像是要看穿她一般。

 

    「我就知道,妳沒有跟秀妍說這件事對吧?」Sunny喝了一口啤酒,比較輕鬆的開口:「所以乖乖坐回位置上。」

 

    「……等她回來我當然會跟說。」她只是不想要鄭秀妍在國外為她擔心。

 

    黃美英看著那個被弄得沒轍的金泰妍,也難過的皺起眉。

 

    金泰妍,一直都是這樣的人。

 

 

 

 

    「你說那個金泰妍嗎?」

 

    幾乎是在聽到對方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起,金泰妍就停住欲要進去的步伐,怔愣地看著門把,站在門外沒了下個動作。

 

    經紀人有告誡過自己,演藝圈是個很重禮貌跟輩分的領域,所以今天的訪談節目前,特地提早來,想說先一一去前輩跟製作人的休息室。

 

    卻沒想到打招呼到最後一間,也就是今天節目製作人的休息室,會聽到自己的名字,伴隨著那不屑的語調。

 

    金泰妍輕輕地嘆口氣,有些無奈的背過身子,靠在門邊的牆上,打算等他們說完,自己再進去打招呼。

 

    最近這些聲音好像已經產生麻痺,那些忌妒自己、唱衰自己、討厭自己的聲音,金泰妍已經學會放空度過。

 

    「就是她啊,卞製作你應該也知道,她最近大紅的原因吧?」顯然那個人也是找製作人攀談的藝人,在製作人休息室開始八卦了起來。

 

    「我知道喔!是因為她畫的那個愛情專欄吧?聽說因為那個,讓她上半年賺了很多錢。」這聲音明顯不是製作人也不是剛剛講話的那個藝人,金泰妍在門外挑起眉,有些自嘲的想,果然壞事總是可以吸引很多人討論……

 

    「她那個專欄我有看過,我女兒也很喜歡。」製作人淡淡的開口,顯然有幫忙緩頰的舉動。

 

    金泰妍這才想起,這個製作人她之前見過,就是她第一次接電台通告的製作,鄭秀妍還特別拜託對方好好照顧自己。

 

    「那個專欄是蠻不錯的啦,但是因為一個專欄就想要擠身進我們演藝圈分一杯羹,這就有點讓人不太開心。」裏頭的人有說話了,語氣還是充滿不屑。

 

    「她在演藝圈如何,還是得看她自己,不過她畢竟不是本行,這種熱度很快就會消散,你們倒也不用這麼擔心,大家不過看個新鮮罷了!」製作人語調依舊很淡,雖然不到包庇,但是語氣不帶偏頗的態度讓金泰妍鬆口氣。

 

    其實製作人本身也知道,會在開場前找自己的藝人,不是純打招呼外,會久留的原因,多與出場的分鐘數還有計較畫面多寡,而來與自己討價還價為重點,這種事他見得多了。

 

    不過攀談的人顯然不滿意這結果,立刻又接話了,這次的話題重點讓一直安份待在外面的金泰妍皺起眉。

 

    「也是啦,如果是金泰妍這樣的外行人就算了,我們也不會那麼不甘心,但是那個鄭秀妍就很誇張。」

 

    「鄭秀妍?」

 

    「聽說她跟金泰妍是感情不錯的朋友,我看會慫恿金泰妍來跟我們搶飯碗的元兇應該就是她,真搞不懂為什麼明明就是從國外夾著尾巴逃回來的人,可以那麼受歡迎。」

 

    「說到鄭秀妍,我也覺得很誇張,聽說她在國外可是誇下豪語說要轉戰設計圈,結果回國她還是當模特兒,通告也還是照接,我看她當初會逃回韓國,八成是在那邊受不住,找了藉口才回來的。」

 

    金泰妍在外頭緊緊的深鎖著眉頭,本來淡然的樣子已不復見,抿著唇聽著裡面的話語。

 

    「你還敢這樣說!上次在拍攝的時候遇到她,你還跟她聊了好一會不是嗎?我看你那時挺喜歡她的。」

 

    「誰喜歡她啦?只是覺得那個女人很可怕,多提防著罷了,今天會特別來找卞製作,也是要跟製作說說。」

 

    製作人在裏頭好一會都沒回聲,久久才開口:「老實說,我也看不慣她。」

 

    門外的金泰妍握緊拳,咬著牙關不敢置信地看著門板……

 

    這個人……

 

    「撇開她要當設計師還是要當模特兒不談,她當初做出拋下螢光幕前形象的舉動,就必須要承擔一定的懲罰,但是回到韓國的她卻還是利用了以前的名聲跟地位,老實說這讓我覺得她的心態很不可取。」

 

    「是啊!這樣根本是瞧不起我們演藝圈,我已經跟我好幾個演藝圈要好的PD跟攝影師提過她了,真希望大家發起冷凍她的運動。」

 

    「嗯,如果她真的囂張妄為,這樣的教訓也不是不好……」製作人沒有反駁,這次頗有應對著,讓那群嚼舌根的人興奮了起來。

 

    「製作人也這樣覺得吧!鄭秀妍這個人心機深沉,一下利用以前的新聞做噱頭捧自己,一下又拉金泰妍那種門外漢進到我們這個圈子,哪天……」

 

    「打擾了!」突然的闖進讓在裡面的三人都被嚇到,轉過頭看著金泰妍面無表情地打開門看著他們,三個人心裡頓時都顫顫的。

 

    「有……有事嗎?泰妍小姐?」製作人最先冷靜下來,笑著回問。

 

    金泰妍看著他,似打量又似觀察,讓製作人頓時有些尷尬。

 

    「我見過卞製作,我第一次上的電台,也是您手下的。」

 

    「我知道。」製作人聽到金泰妍如此說,勾起了笑容,心裡也放下了幾分擔憂,「上次見過Jessica小姐就聽她說跟你感情很好,要我好好照顧妳……」

 

    「Jessica小姐?」金泰妍勾起笑,靠在門邊的樣子看起來有些隨興,下句話卻讓休息室裏頭的三人都不禁皺起眉頭。

 

    「我以為,你們比較習慣叫她鄭秀妍,剛剛聽你們叫得挺順的。」

 

    心知肚明,金泰妍的話很明擺著就是她剛剛聽到了那些話,此刻的氣氛尷尬的沒人敢說話。

 

    「製作不用牽拖關係照顧我,如果因為這樣的關係而有分一杯羹的感覺,那我還是繼續當我的畫家就好。」

 

    「等等……泰妍小姐!你這話有點太過份……」剛剛那個講鄭秀妍壞話的藝人開口阻止了金泰妍,鬧到這樣雙方其實跟撕破臉差不多了。

 

    「如果很過分的話,我剛剛就會直接離開這個通告,而不是進來打招呼。」金泰妍勾起笑,禮貌但疏遠,接著說:「但我能做的,也只到這裡,我不喜歡的,還是不喜歡,不像你們,已經演技精湛到……只能活在假面具後面,輿論忌妒著別人。」

 

    一席話語,金泰妍已經把立場擺得很明,這讓那兩個藝人直接去跟經紀人抗議要結束今天的錄製,節目還沒開始,已經變成一團亂。

 

    金泰妍的經紀人也在勸她,雖然事情發生經過她不明瞭,但是……怎麼說金泰妍都是演藝圈的新人。

 

    「泰妍小姐,借一步說話可以嗎?」在拍攝現場,卞製作直接找金泰妍,大家都看到了製作人的動作,全部人都屏息的關注著。

 

    「我覺得在這邊說就可以,節目也快開始了,卞製作不用介意。」

 

    「……那好。」製作人拉下臉,語氣可以說是越來越不善:「剛剛在休息室的話,或許你覺得刺耳,但……這就是現實,是演藝圈的生態。」

 

    「現實?」金泰妍看著她,因為這句話而皺眉。

 

    「如果你今天留下來,當個演藝人,就要學著去接受這些批評跟輿論,這是你的義務,在螢幕前面支持你的人也同樣這樣認為,要肩負起他們的期望,而去接受批評,這就是我們演藝圈……」

 

    金泰妍沒讓她說完話,就扯開笑,笑聲讓製作人錯愕,聽到金泰妍的下句話,今天的通告還沒開始錄影,製作人氣到直接請辭了金泰妍。

 

    「我們?我們的?「你們」那麼虛偽的態度,要怎麼做出真實的節目?卞製作的建議,只是讓我很質疑今天您節目的深度跟內容,因為都是虛偽,不是嗎?」

 

    「妳……!」

 

    「今天的節目是半直播,卞製作還是再三考慮我出場的必要,我這個人比較直,沒辦法學會你們拐彎抹角,又可以裝作沒事的本事,這樣的作假我實在做不來。」

 

    「金泰妍妳清楚妳在挑釁我甚麼嗎?」卞製作瞇了瞇眼,一字一句大聲地開口。「妳這個女人以為演藝圈很簡單?妳要了解一秒的誤會跟負面新聞都會跟著妳一輩子!傲骨在演藝圈只是走向墓地的最佳捷徑!」

 

    金泰妍瞪視的目光讓卞製作大為光火,憤怒的字句已經無法挽回……

 

    「演藝圈能如何刁難妳!不要以為骨子硬就可以當作沒事!我是不會罷休的!」

 

 

 

 

    因為這場衝突,製作組方面特別通知了公司,趕過來的Sunny無奈的看著甚麼話都不辯解的金泰妍,為對方的死脾氣覺得無力,只好先打給黃美英要她一起過來勸勸金泰妍。

 

    現在鄭秀妍不在,她只好請出黃美英擋擋了。

 

「妳不跟我說,要我怎麼幫妳?」

 

    「……」金泰妍悶著頭喝水,雖然雙方調和結果是節目還要繼續錄下去,但是她已經不打算在跟別人打交道了,一個人靠在牆邊喝水,怎麼樣都不上前跟別人攀談或是搭話。

 

    「金泰妍,妳得搞清楚,是妳自己當初要進這個領域的,不能因為今天的不愉快就情緒化,這不是這個行業應該有的工作態度,妳應該了解才是。」

 

    金泰妍看著那群今天產生爭執的幾名製作人,抿了抿唇好一會後才開口:「如果他們是針對我,我當然不會怎麼樣……」

 

    Sunny挑起眉,好一會才嘆口氣,手抓了抓那頗有個性的短髮,開口問。

 

    「告訴我,妳聽到他們說秀妍怎麼了?」

 

 

 

 

    「我說!怎麼妳沒告訴我這個人一喝酒就會睡覺啊!而且……她一開始不是說不喝嘛!?」

 

    Sunny覺得自己的身高一定會因為扛著金泰妍回家而又矮兩公分,一邊扶著金泰妍緊張她會突然亂扭摔傷,一邊要黃美英快點開門。

 

    她跟黃美英不過才分神聊了一些事情,轉過眼看到金泰妍的時候,那人身邊已經多了好多的空酒瓶,完全讓她們傻眼。

 

    「我也不知道她會喝那麼醉,以前她很少在我面前喝醉的。」黃美英從金泰妍的外套裡面找到了教師宿舍的鑰匙,趕緊打開門要Sunny把金泰妍扶進去。

 

    Sunny聽到黃美英的話後挑了眉,看了眼那昏昏睡睡的女人,突然覺得她可愛。

 

    金泰妍以前應該是因為擔心黃美英喝醉後沒人照顧,所以才會都不喝多吧,現在因為有自己存在,也或許因為她已經放下黃美英了,那份責任感也就跟著放下了。

 

    「先放到沙發上面吧,等等我們一起搬她到臥房。」

 

黃美英走到臥房去找毛巾,想要在離開前幫金泰妍擦擦臉,才進到臥房,她不禁停下腳步,看著昔日自己曾經無比熟悉的臥房……此刻充滿濃濃濃濃……鄭秀妍的氣息。

 

    鄭秀妍的照片,她知道金泰妍偶爾喜歡玩玩相機,卻不知道她跟鄭秀妍交往不過幾個月的日子裏面,兩個人已經拍了那麼多照片,貼在鏡子邊、牆上。

 

    房間裡面還有淡淡的,屬於鄭秀妍的香水味,而床單跟窗簾,已經換成鄭秀妍喜歡的色系,就連以前常被自己笑稱金泰妍都沒用的梳妝台,現在都已經放上屬於鄭秀妍的瓶瓶罐罐。

 

    「妳也拿太久了。」Sunny走了進來,看著黃美英愣愣的樣子,很快就了解到她的驚訝。

 

    「我今天有跟她大致談過,我發覺,她比我想的,還要在乎秀妍。」

 

    「今天的事情,跟秀妍有關是嗎?」

 

    Sunny點頭,但是又搖搖頭:「但是這女人死都不肯告訴我爭執的原因。」

 

    「妳覺得,秀妍知道這件事會如何處理?」

 

    「不管如何處理,前提是這女人到底肯不肯讓秀妍知道這件事。」Sunny聳聳肩,看了一眼床頭上兩人的合影,淡淡開口:「金泰妍不想說的事,妳再怎麼逼她,她都不會告訴妳的,妳跟她相處那麼多年,應該了解她這點脾氣。」

 

    「嗯……也是因為這樣,她才會如此受傷吧?」黃美英看了一眼四周,嘆口氣。

 

    「圭圭我問妳,是不是秀妍的世界……不,應該說是不是一定要泰妍這樣子去妥協,她才可以跟鄭秀妍在同一個世界?」黃美英有時候覺得,她跟金泰妍只是很普通的大學畢業生,工作兩年小有成就的一般成年人。

 

    但是像鄭秀妍那樣的人不一樣,她經歷過的事她跟金泰妍光聽,就覺得遙不可及的人,如果是朋友,會是崇拜或羨慕,但是今天是戀人……那會是一股不小的壓力。

 

    價值觀跟世界觀都不一樣的兩個人,如何做事遷就?如何做是妥協?

 

    Sunny又何嘗不懂這個道理,當初兩個人知道金泰妍跟鄭秀妍兩個人開始交往,會擔心的也是因為這個,所以前一陣子,她才開口問了鄭秀妍,她倒底還記不記得,自己回來韓國的目的?

 

    如果只是因為被戀愛沖昏了腦袋,那哪天,鄭秀妍想起了那些理想,金泰妍要怎麼辦?

 

    「最近發生太多事情了,該慶幸的是兩天後秀妍就會回來,希望這段時間不會再發生任何事情。」

 

    「秀妍……」

 

    突然的一聲叫喚嚇到了原本在臥房的兩個人,轉過頭看到的,是半夢半醒的金泰妍走進了臥房,似乎是感覺到有人在說話,下意識地認為是鄭秀妍。

 

    「泰……泰妍,妳怎麼自己跑進來……啊!!」黃美英還沒說完話,就被金泰妍接下來的動作給嚇到,張著手不知道要如何回應。

 

    「金泰妍妳這女人!不要亂抱別人的女人!」Sunny整個快要飆髒話,金泰妍進到房間裡都不理自己,上前就抱住了黃美英。

 

    如果金泰妍以前沒有喜歡過黃美英就算了……

 

    沒等Sunny上前拉開兩個人,金泰妍就在黃美英懷裡發起脾氣。

 

    「這不是秀妍的味道!」金泰妍顯然還沒從酒精裡面脫困,進到黃美英的懷抱裡沒幾秒,就開始排斥那不熟悉的味道,推拒著。

 

    「……」黃美英又好氣又好笑,被突襲就算了,被那突襲的人徹底唾棄是甚麼意思?

 

    「秀妍、秀妍……秀妍在哪裡?」喝醉酒的金泰妍像個孩子,推拒間居然開始有了一些委屈,彷彿找不到母親的孩童般。

 

    黃美英是第一次看到金泰妍在自己面前失態,驚訝完後,有的是無措跟……

 

「圭圭,救我……」看向在身邊的情人,表示自己無法處理身上的醉鬼。

 

    Sunny無奈地離開臥房找金泰妍的手機,然後要黃美英先把對方拖到床邊,金泰妍剛剛進到屋子裡面就倒在沙發上面睡著了,包包跟外套都放在沙發邊,很快就找到了金泰妍的手機。

 

    「真搞不懂鄭秀妍是妳的情人,還是妳媽,喝醉一直找她是怎樣……」Sunny一邊抱怨,一邊打開金泰妍的手機找鄭秀妍的電話,撥通後往房間走去。

 

    電話在嘟嘟幾聲忙線聲後很快被接起,那頭傳來有些慵懶跟疲憊的聲音,鄭秀妍顯然已經睡著了,接電話的聲音有些磁性。

 

    「泰妍嗎?」

 

    「我不是妳老婆,她喝醉了!」Sunny皺起眉頭,沒好氣的說,「而且她現在抓著我老婆不放,嘴巴一直喊著妳。」

 

    「……喔,那她在哪?幫我把電話給她。」電話這頭的鄭秀妍顯然已經醒來了,愣了一會後才開口,要Sunny把電話給金泰妍。

 

    Sunny看了那趴在黃美英懷裡的金泰妍皺眉掙扎的樣子,不太開心的把話筒貼到金泰妍的耳邊。

 

    「……泰妍?」

 

幾乎是電話那頭的聲音一灌入耳膜,金泰妍眼眶就紅了,一整天的情緒彷彿因為那兩個字而爆發,她接起手機,整個身軀瑟縮在床邊,一手握緊電話,悶悶的回應著。

 

    「嗯……。」

 

    當聽到金泰妍回應電話那頭的聲音、語調、表情,黃美英才發現,一直以來的金泰妍……都在逞強。

 

    不是因為她不想跟自己說,而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能讓金泰妍這樣,相信、依賴、撒嬌、傾訴的人,是鄭秀妍。

 

    「我們走吧。」Sunny在她的身邊拍拍她,拉她起來後,兩個人悄悄地離開了臥房。

 

    直到坐上Sunny的車子,兩人都系好安全帶後,黃美英才開口。

 

    「剛剛一瞬間……我突然很不甘心。」

 

    「嗯?」Sunny發動車子,瞄了黃美英一眼,示意她繼續說。

 

    「一直到剛剛那一刻,我才真真正正了解,泰妍她……從以前到現在,從來都沒有想要讓我了解過她。」

 

    「……」

 

    「明明……明明我跟她是我們裡面認識最久、又是閨密,我以為我能幫她的事情,到今天她遇到困難的時候才發現,我根本,沒被她賦予那個資格。」Sunny今天會打電話叫自己來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幫金泰妍排解問題,而自己……卻甚麼忙也幫不上。

 

    她沒有被金泰妍圈進自己的防護罩裡,自始至終……金泰妍都沒有敞開過心房。

 

    Sunny捏了捏黃美英的臉頰,緩緩開口:「小傻瓜,這不是妳的錯。」

 

    「這只是證明,金泰妍當初沒有對妳表白、妳當初會對我心動不是湊巧,妳跟她永遠都在不同的頻率,她很早就知道這個道理,所以她選擇把妳放在圈圈外面,而不強迫妳進到她的圈圈裡。」

 

這其實……也是金泰妍的一種溫柔。

 

    「所以只有秀妍在圈圈裡面嗎?」黃美英不理解,金泰妍的圈範定義。

 

    Sunny看著車陣,好一會才嘆口氣,勾起有些苦澀的笑,「其實,被圈進去也不輕鬆啊。」

 

    「?」

 

    「秀妍她被規範進圈圈裏面的那一刻,才是她們考驗的開始……因為金泰妍的圈圈,以前從沒有讓任何人進去過。」

 

    她們得去摸索,這個圈範的範圍……有多廣、影響……有多深。

 

 

 

 

    「哭了?」房子這頭,鄭秀妍在電話裡頭皺起眉,聽到那久久的應答聲,有些敏感的問著,倒讓另一頭的金泰妍在電話那頭搖頭好久。

 

    「沒……沒哭!只是太累了……」金泰妍把那奪眶而出的水氣逼回,調了調嗓音才又開口:「那麼晚了,妳怎麼打來?」

 

    「還說呢,Sunny說妳喝醉了!」鄭秀妍在這頭好笑的說著,柔聲問:「幹嘛喝那麼多?」

 

    「……」金泰妍悶在心裡的話怎樣都說不出口,好一會才開口:「妳……妳甚麼時候回來?」

 

    「目前看來,應該是後天……妳還沒回答我,為什麼喝那麼多?」鄭秀妍沒有被她拉離話題,堅持的問著。

 

    金泰妍吸吸鼻子,瞇了眼好一會,才開口:「秀妍,我最近常覺得,我找不到方向……如果在我的心中堅守的東西因為進步而需要改變,那……我到底還要堅持甚麼信念?」

 

    「……發生了什麼事?」

 

    金泰妍悶悶的搖頭,卻隨著那幅度而讓頭越來越痛,沒拿電話的手按了按頭,好一會才開口。

 

    「我討厭所有人……我討厭那些只會批評我們的人,那些人都是虛偽的。」

 

    「他們怎麼了?」

 

    「他們說妳壞話!」金泰妍生氣的說著,語氣有些怒意了。

 

    「哦?說了甚麼?」

 

    金泰妍抿抿唇,掙扎了一下才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跟鄭秀妍說,越說……越替鄭秀妍不甘心。

 

    電話那頭的鄭秀妍聽完金泰妍的陳述,沉默了好一會,才嘆口氣:「妳這個傻瓜,幹嘛那麼說呢,會受傷的妳不知道嗎?」

 

    「但是他們甚至沒有想要去了解妳,就這樣斷定妳,並直接截斷妳之後的很多發展可能!以前看妳傷心我只能藉由第三者的角度去理解,可是今天我是直接聽到,要我怎麼能不當回事?」金泰妍難過的說著,她還記得今天那些人的閒言閒語,一直在她耳邊敲響。

 

    就因為她看過,那些輿論讓鄭秀妍難過的哭泣過。

 

    就因為她看過,那些抹黑讓鄭秀妍沉默的委屈過。

 

    就因為她看過啊……

 

    連大人教小孩時,都知道遇到這樣的情況,應該要把真相讓那些人知道,為什麼今天的結果,不管是經紀人、Sunny,甚至是大眾,都覺得是她做錯了?

 

    她只是捍衛著自己應該捍衛的東西而已,這樣……也錯了?

 

    「唉……,泰妍,那是演藝圈,沒有對與錯,只有這件事情的表面,表面上……我的確就像是他們說的那樣,背叛模特兒圈,回到韓國沒有任何成就的女人。」鄭秀妍的話很現實,金泰妍抿著唇,她不喜歡鄭秀妍這樣說自己。

 

這樣的說法,讓她跟著難過起來。

 

    「就算最後證明我是對的,在演藝圈那又如何呢?我並不在意那些啊。」

 

    「妳騙人,妳明明在乎。」金泰妍怎麼會不知道,其實鄭秀妍一樣關心自己那些,只是努力的讓外界感受到的,是灑脫居多。

 

    「……我是在乎,但是我更在乎妳有沒有受傷。」

 

    「……」

 

    「妳還記得嗎?我雖然在美國離開了模特兒圈,但是我在韓國愛上妳了,所以現在的我,更在乎妳。」

 

    但是愛上我,不該是影響妳事業的開始啊……她不想要鄭秀妍因為她,有任何的委屈跟忍讓……金泰妍低著頭,喝醉酒的她有點像小孩子,窩在角落默默的沉默了一會,直到鄭秀妍以為她睡著了,她才開口。

 

    「秀妍……」

 

    「嗯?」

 

    「我們不要討論這個了好不好?我今天好累……我……」金泰妍抱著電話的樣子,就連此刻遠在日本的鄭秀妍都可以浮現在腦海。

 

    那語氣充滿著依賴,金泰妍從來都不是個多會撒嬌依賴的人……但是越是跟她交往越久,鄭秀妍越發現,戀愛的金泰妍非常可愛……非常依賴人,就像是個小女孩一樣,心眼小小的、心也小小的。

 

    只在乎自己喜歡的,不讓任何人傷害她;只看著自己喜歡的,不再看向任何人。

 

    可愛到……讓鄭秀妍總是忍不住寵溺。

 

    金泰妍的意識已經不太清醒,睡前終於把完整個句子透漏給鄭秀妍,那有些哭音的要求,讓鄭秀妍愣愣地聽完後,心疼地笑了。

 

    「我好想妳……好想抱抱妳……」

 

    那天晚上的金泰妍抱著枕頭睡著了,那溫度不像鄭秀妍溫暖,那柔軟度不像鄭秀妍溫軟。

 

    而那天晚上的鄭秀妍,再放下電話後……收拾著自己的行李,工作結束等待天亮班機的她,就連夜晚……都嫌漫長。

 

    談戀愛的女人,就像傻子。

 

談戀愛的兩個女人,就像兩個傻子……

 

明知荒唐,卻甘願癡傻。

 

To be continued......

 

L:哈囉~這周感覺大家好像壟罩在考試中,讀者中是學生的辛苦囉~(上班族也很辛苦)

上次玩的小遊戲大家沒完成呢 真是可惜了 難得鏡要送禮物給妳們 

這篇文的進度可是說掌握在你們手裡~其實只要在回覆中取悅到我們~~呵呵呵 隨時都有可能更喔~~

(鏡:......這是威脅吧?)

好啦 天氣冷了 大家要加緊保暖喔~出門也要小心 人家我都已經感冒了無數次了(摸鼻子(鏡:妳真的很弱...))

雖然這次沒玩遊戲 但是還是期待大家的回覆囉!讓我們可以在枯乏的打字過程有安慰~不要讓努力寫文的我們失望嘛!(笑)

這次送上的影片當然是我們鄭總大人的啊(笑),很感謝有讀者在留言下面提到 因為看過平行線對這首歌很有感觸

還因此上了屬於平行線她們的字幕,這裡就借她影片一用囉^^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