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出遠門

 

 

    直到鄭秀妍坐上車,看著已經酣睡在一旁的金泰妍,無奈的笑了。

 

    本來是要去示威的,怎麼好像被託付的感覺。

 

    「妳說,為什麼好像大家都覺得我會欺負妳呢?我會嗎?」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皺著眉報復性的捏了金泰妍一下,才發動車子準備回家。

 

    金泰妍其實沒有很醉,搖搖晃晃的車子讓她覺得舒服,所以回到家被鄭秀妍搖醒,酒意倒也退了不少,至少不用到鄭秀妍攙扶她的程度。

 

    「剛剛轅姊跟妳說了什麼?」

 

    「妳想知道?」

 

    「當然。」金泰妍說完,就從身後摟住鄭秀妍的身子,兩個人才剛進門,鄭秀妍等於被金泰妍這擁抱踉蹌地往前,有些氣惱的回瞪了一眼金泰妍。

 

    「我要知道她跟妳說了什麼,我才好哄妳啊。」金泰妍把鄭秀妍抵在牆邊,親吻著鄭秀妍的臉頰、耳側。

 

    「妳身上都酒味,好臭。」鄭秀妍覺得有些熱,推了推金泰妍。

 

    「幫我洗澡?」

 

    「……」

 

    「一起洗澡?」金泰妍那無辜的表情,讓鄭秀妍很想翻白眼。

 

    所以等到鄭秀妍跟金泰妍雙雙進到浴缸,自己依偎在金泰妍的懷裡,被她抱得緊緊的那刻,她已經學會了不驚訝。

 

    金泰妍對自己,到哪都可以發情。

 

    「我不會阻止妳去找她的。」

 

    「嗯?」金泰妍還沉迷在鄭秀妍香噴噴又白皙可口的肩頸中,被鄭秀妍突然的話弄得迷惘。

 

    「轅姊。」鄭秀妍轉過頭,躺在金泰妍懷裡的關係,此刻的她幾乎可以說是貼著金泰妍的臉說:「我沒那麼專制。」

 

    「但妳不是會吃醋……」金泰妍話都還沒說完,就被鄭秀妍捏了一下,吃疼的噤聲,無辜的眼又出現。

 

    「我是妳的戀人,但是我無權干涉對妳好的人關心妳。」鄭秀妍想了想,抓著金泰妍的手說著:「我覺得雖然轅姊知道妳當年的迴避,是因為美英而跟她無關,但是就算她不在意,我也覺得對一個曾經那麼關心妳的人,妳做得有點太過份了。」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那專注玩自己手的側臉,親了親那被蒸的紅通通的頰,緩緩的說:「我的寶貝好溫柔,連轅姊的心情都顧到了。」

 

    「是妳原本個性太惡劣了。」

 

    「我哪有?」

 

    「妳看似無害,其實很少人真正讓妳上心的,而妳不上心的人,不管對方對妳多好,妳都可以守著妳的防護罩,讓對方連一點縫隙都沒有辦法了解妳。」

 

    不過也因為這樣,得到金泰妍注視跟在乎的人,很幸福。

 

    「轅姊雖然曾經跟妳是那種關係,但看得出她心裡的人也不是妳,我沒理由干涉妳跟她的友情。」

 

    金泰妍點點頭,她也多多少少聽過南宮轅埋在心裡深處的那個人,南宮轅大概這輩子,都無法真正在接受跟愛上任何人了吧。

 

    「而且……」鄭秀妍突然轉回去,低著頭說。

 

    「嗯?」

 

    好一會,鄭秀妍才飛快地說,一邊火速地離開金泰妍懷裡,隨意擦了擦身子就奔離現場,讓金泰妍錯愕又好笑。

 

    「我都沒看過妳在酒吧裡彈吉他跟唱歌的樣子,很漂亮、很有吸引力。」

 

    還說鄭秀妍沒有吃醋,在乎自己不曾在她面前展現過的一面,不甘願只有南宮轅看過,這不是吃醋是什麼?

 

 

 

 

    接下來的幾天,金泰妍都在幫鄭秀妍準備著出國的東西,鄭秀妍這次出國主要是去朝聖,那是設計師夢寐以求想要一探究竟的聖地,在此之前,Sunny也跟鄭秀妍提醒,最好自己也做些設計稿跟功課,才不會在重要時刻詞窮。

 

    鄭秀妍很看重這次的機會,這幾天都很認真地到學校圖書館查資料,回韓國這一年多的時間,她也自我進修了很多,這是很好的機會。

 

    金泰妍知道鄭秀妍的辛苦跟壓力,她把自己的畫室讓出來給鄭秀妍趕設計稿,自己則是幫鄭秀妍整理跟準備一些出國要用的東西。

 

    假日的早晨,鄭秀妍一大早就起床關在畫室裡面設計圖稿,金泰妍打掃完屋子裡面前前後後,沖了個澡,走到畫室裡面遞了杯果汁給鄭秀妍,自己則是無所謂的晃著。

 

    她打算下午出門採買些東西給鄭秀妍出國用,現在這段空閒時間讓她無所事事,繞了一圈,決定在畫室裡畫桌後面的床鋪坐著,看著那一但進入狀況後就會杜絕全部塵囂的鄭秀妍,專注的背影。

 

    鄭秀妍就連背影都那麼美麗,金泰妍抱著她的大玩偶,有些自傲著自己女友的美麗,一邊在自己的世界裡面笑得很開心,雖然鄭秀妍沒有理她,但是她還是很知足。

 

    這樣美麗的鄭秀妍,經歷過的是自己想都沒想過的波瀾……從兩個人第一次見面,就註定這場差距,鄭秀妍看過的世界,跟自己現在的世界,有很大很大的差別。

 

    每次跟Sunny、黃美英她們一起聚會,鄭秀妍的過往以及Sunny跟鄭秀妍討論到屬於鄭秀妍專業的領域時,那份光輝跟陌生感,都是讓自己想要更加了解的一塊未知……但是現在想想,她在演藝圈裡面混了幾個月……好像根本沒有達到效果。

 

    她還是不了解鄭秀妍的專業,而自己,也慢慢不了解自己想要什麼了。

 

    不過現在……好像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就像那天在酒吧,南宮轅對自己說過的話一樣,那只是因為她太喜歡鄭秀妍,所得到的無助,而這份無助,並不與自我衝突。

 

    鄭秀妍是鄭秀妍,金泰妍是金泰妍……她只要做自己就好,而不是擔心她不夠了解鄭秀妍的每一面。

 

    「妳說要幫我打包行李的,怎麼在這邊睡著了呢?小心著涼了。」等到金泰妍睜開眼,驚訝自己居然睡著時,鄭秀妍那好笑又心疼的面容充斥在她的視線。

 

    「嗯……妳怎麼沒在畫設計稿?」金泰妍揉揉眼睛,正要起身的動作卻被鄭秀妍打斷,對方環上自己的腰,整個人偎近她的懷裡,讓這張單人床驟然有些壅擠,卻也填滿了那份空虛。

 

    「靈感枯竭~~~我想休息!」鄭秀妍在她的懷裡撒著嬌,臉埋在金泰妍的肩窩蹭啊蹭的,讓金泰妍有些搔癢。

 

    「看到妳在睡覺我也想睡了,我們在一起睡一下嘛!」

 

    「可是我還要採買些妳出國的東西,不然妳睡,我去……」金泰妍正要起身,卻被鄭秀妍緊緊的抱住,埋怨她的不解風情。

 

    「討厭!我要妳陪我睡嘛!」鄭秀妍有些惱怒,鼓著腮幫子鄧了金泰妍一眼,然後埋到她的懷裡動都不動。

 

    「是嗎?」不會覺得太擠嗎?金泰妍抱住鄭秀妍,看著天花板默數著數字,她打算等鄭秀妍睡著,再小心地起來,這樣睡一定會落枕的。

 

    「泰妍……」

 

    「嗯?」聽到鄭秀妍悶悶的聲音,金泰妍有些疑惑的低下頭想要探看,對方卻把臉埋得緊緊的,有些羞澀的開口。

 

    「妳……從剛剛開始……妳都不想要嗎……?」天知道鄭秀妍擠出這句話有多害羞,從剛剛躺上床抱住金泰妍那刻,她就……

 

    她以為金泰妍也會懂得,沒想到那個大笨蛋居然說要起床給自己睡。

 

    金泰妍這才了悟大清早的鄭秀妍怎麼又想睡了,最近鄭秀妍忙,她們的確有幾天沒有肌膚相親,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她笑了出來,感覺到鄭秀妍搥了她一下,悶笑的親吻著鄭秀妍的頭顱,手開始伸進鄭秀妍的衣服裡面。

 

    「寶貝、寶貝……我哄妳睡覺喔!」金泰妍說著,礙於兩人的空間不大,金泰妍跟鄭秀妍依舊緊緊抱著對方,但是金泰妍的手已經鑽進那私密的領域,挑弄著。

 

    「嗯……」鄭秀妍發出舒服的輕哼,閉著眼睛感受著金泰妍的手指跟親吻遊走在自己的肌膚上,情慾被挑起。

 

    感覺到鄭秀妍腿間已經濡濕,金泰妍的手指規律的摩擦著,然後試探性地進入了一個指節。

 

    「啊……嗯啊……!」鄭秀妍倒抽口氣,舒服的把手伸進金泰妍的T桖內,咨意盎然的淫叫出聲。

 

    金泰妍開始探進第二根指節,那濕漉漉的淫水流溢出來,情慾的味道充斥在兩人緊貼的身軀間,金泰妍吻住了鄭秀妍的唇,翻過身壓住鄭秀妍,加快了指尖的進出。

 

    正中午的炙熱陽光,照不進那涼爽宜人的畫室,情慾以及那嬌喘不斷的索求與快感,卻讓畫室裡的兩人,體溫隨之高升,讓那激情久久無發消退。

 

    直到鄭秀妍跟金泰妍都玩夠了,兩個人才雙雙去沖了個涼水澡,以刷掉情慾的痕跡,換了件外出服,一同去買些出國要用的東西。

 

    兩個人到附近的賣場採買些日用品,金泰妍把要買的一些東西都先寫在紙條上,以防到了賣場一團混亂下,要買的東西沒有買到。

 

    「妳這次去那麼長的時間,還好嗎?」金泰妍把車子停好,兩個人下了車從停車場往賣場走,一邊問著。

 

    聽鄭秀妍有說過這次出差的時間比較長,會要花近半個月的時間,而至於為什麼會如此是因為這次的設計展全國的設計師群聚,展覽結束後,會花約一星期的時間做討論跟分享,算是設計展後一個不可錯過的聚會。

 

    「應該還好,之前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在歐美飛來飛去,基本上習慣了。」鄭秀妍淡淡的說,倒是金泰妍這邊有些沉默了。

 

    鄭秀妍看對方步伐有些放緩,停下腳步等著對方走上前,輕聲問:「怎麼了?」

 

    金泰妍回了神,看了鄭秀妍一眼,才尷尬的搖頭:「我是……我是擔心我幫妳準備的東西不夠多,有點緊張。」

 

    鄭秀妍被金泰妍的回應弄笑了,勾著金泰妍的手,愉快地說:「拜託!我又不是去荒郊野外,不用擔心!」

 

    「也是……」

 

    再來的金泰妍都有些沉默,一到賣場,她就把紙條遞給鄭秀妍,自己推著推車跟在鄭秀妍後面細數著每樣東西。

 

    鄭秀妍一邊採買,當然有發覺金泰妍恍神,採買的過程中她都在注意,金泰妍恍神了幾次。

 

    採買的東西跟想像中一樣,很快就在半個小時後就採買齊了,鄭秀妍順道繞到了生食區,打算採買些晚餐的材料。

 

    「今天我負責煮飯吧!妳想吃甚麼?」鄭秀妍拿起包裝漂亮的生肉比對著,轉過頭問金泰妍,卻看她還是愣愣地發著呆。

 

    「泰妍……」

 

    順著金泰妍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一對甜膩的情侶,手勾著手開心的購買著東西,如果是平時,或許也沒甚麼特別的。

 

    但是就是有些甚麼,觸動到鄭秀妍的心底……某一塊她開始知道,金泰妍失常的原因是甚麼。

 

    即使自己還沒離開,金泰妍卻已經開始學會了想念。

 

 

 

 

    回到住處,金泰妍手拎著一袋購物袋,另一手把鑰匙放到茶几上,卻在要轉身那刻,感覺到鄭秀妍從後頭抱住了自己,頓時,金泰妍動彈不得。

 

    「不要想太多嘛,我不是一去不回不是嗎?」感覺到金泰妍聞之一愣,鄭秀妍溫柔的開口:「我會努力,很努力、很努力讓自己早點把事情處理完,然後回來好不好?不要生氣了嘛!」

 

    金泰妍嘆了口氣,然後轉過身子抱住鄭秀妍,悶悶地開口:「我沒生氣,只是覺得……自己很糟糕罷了。」

 

    她明明知道這次機會對鄭秀妍很重要,也同樣知道,鄭秀妍是去工作的,卻還是會有不安感。

 

    鄭秀妍抱住金泰妍,那股委屈的悶哼讓她覺得心疼,閉上眼睛輕輕安慰:「不糟糕。」

 

    「當下聽到妳習慣長途旅行,好像完全不需要我的存在……我會覺得,自己絆住了妳的腳步……」

 

    「金泰妍,妳傻了嗎?」金泰妍的回答讓鄭秀妍有些哭笑不得,抱著金泰妍的手拍了拍對方的頭,溫聲道。

 

    「妳從來都不是絆住我腳步的人,妳是讓我理解,即使我飛再遠、旅行多坎坷,都有個人、有個家在等我回來,是我想依賴妳。」

 

    金泰妍離開懷抱,半張著嘴一時之間說不出回應的話,有些臉紅:「我……是不是真的很傻?」

 

    鄭秀妍額靠著金泰妍的額,緩緩說:「不傻……只是因為我們太相愛了。」

 

    「妳好肉麻……」金泰妍有些被鄭秀妍弄笑了,一方面……又覺得鄭秀妍好厲害,簡單幾句話,讓自己心情陰霾掃蕩而空。

 

    「我也覺得……」久久,金泰妍才回應著鄭秀妍的話,在鄭秀妍幫自己料理著晚餐的時候。

 

    「嗯?」

 

    金泰妍專注的眼神,鄭秀妍心動的聽她說一字一句……

 

    「我是第一次……那麼愛一個人,我想……我一定是太愛妳了。」

 

    金泰妍不太常說情話,但是……此刻的表情嚴肅,倒讓鄭秀妍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愣愣地看著她。

 

    兩個人相視,然後噗嗤的笑了出來,金泰妍上前摟住鄭秀妍的腰,感受甜言蜜語後,充斥在空氣間的粉紅泡泡。

 

    或許她們都不是多浪漫的人,但此刻因為彼此……她們可以把肉麻的話自然脫口而出。

 

 

 

    晚間,兩個人吃完了晚餐,金泰妍擔任起洗碗的工作,圍著圍裙在廚房忙碌著清潔整理的事宜,鄭秀妍靈感枯竭,打開電視在客廳無所適的看著。

 

    看著屋子裡面,熟悉的水流聲,還有金泰妍那隨意哼著歌的語調,鄭秀妍雖然目光在電視上,卻有些恍然。

 

    是啊……直到今天金泰妍提了,她才想到,這好像是自己跟金泰妍自從感情改變後,第一次要離開那麼久。

 

    自己會捨不得嗎?剛剛安慰金泰妍的時候,好像沒有仔細想過。

 

    「妳去那邊應該還會很冷吧?衣服我幫妳多放了幾件大衣進去,還有,妳的保養品我都放到行李箱的夾層裡面,因為去的天數比較多,量比較大,我用袋子裝一起……」金泰妍從廚房出來後就開始在屋裡竄來竄去,開始叮囑著鄭秀妍出國事項。

 

    「那邊的食物是不是都很難吃?妳小心不要吃壞肚子了,畢竟是外地人,看醫生應該很不方便吧?我幫妳帶些感冒藥進去,多多少少應付著,如果真的太嚴重也不要硬撐……」

 

   「還以飯店畢竟不是家裡,不要像在家裡那樣把東西亂擺,到時候被偷了怎麼辦?」

 

    金泰妍說了很多、很多,但是在鄭秀妍耳中,聽到的是………

 

    「泰妍,我捨不得了。」

 

    金泰妍一愣,還在講關於睡覺要放一杯水的自己有些反應不過來,看著鄭秀妍的表情有些呆。

 

    「我說……」鄭秀妍的表情柔和,帶著淡淡的憂傷,頓了一會才開口:「我突然好擔心,沒有妳的每一天,我會不會很悵然若失。」

 

    一句話才說完,鄭秀妍看著金泰妍走到自己的面前,仰視著那深作呼吸的女人,然後下一秒……金泰妍抱住了自己。

 

    金泰妍控制著自己的呼吸,不讓難過跟哽咽流露出來……自己這樣真是越來越傻了啊!

 

    「妳的生理期再過一個多禮拜就要來了,又水土不服的,應該會很不舒服,妳……記得多買點喜歡的巧克力,不要一直吃止痛藥知道嗎?還有……還有……法國那邊的男生應該……應該很帥吧!妳不能亂電人家,妳每次都會很不自覺地染上一堆跟屁蟲!當然……女生也不行,妳對女生的魅力也不小。」

 

    金泰妍的懷抱有些顫抖,鄭秀妍緊緊抱住她,久久才在對方那醋海中回應,那聲音帶點撒嬌的意味,寵溺著金泰妍離別前的依依不捨。

 

    「都聽妳的,只想著妳。」

 

 

 

 

    隔天早上,金泰妍披著被子送走了鄭秀妍,臨走前鄭秀妍轉過頭看著自己,對自己眨眨眼的樣子,讓她呆愣在玄關直到空氣的刺骨沖刷進身體裡,才回神。

 

    鄭秀妍離開了,離開這個國度……

 

    所有的叮囑、擔憂……都跟她說了,唯獨一句,是怎樣都說不出口的。

 

    因為一但說出口,好像證明自己軟弱,又好像……證明自己不甘寂寞。

 

    「要……快點回來。」

 

To be continued......

 

L:有沒有很驚訝為什麼會更文啊(笑)這可是藏鏡人特赦的喔~

畢竟3月是屬於泰西的好月份嘛~~

不過看在我們那麼啊沙里的份上

還有鏡為妳們著想的份上

這次要認真回覆耶~~準不了又有驚喜~

我感冒才剛好 鏡居然就病倒了 我都不知道這傳染力有那~麼~強~(笑)

而且鏡好可憐~要賺錢養小孩(少時啦!)不能休息~

大家來為她集氣吧~

另外今天開始大家會開始收到總編輯海客寄出的匯款通知

還請大家注意當初登記的信箱內容喔 若預購者一直沒有收到記得反應嘿~

這次附上少時影片為月底搶票的大家加油囉~~!!

乾脆演唱會那天開個簽書會如何啊?(笑)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