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寂寞的換算

 

    下課的鐘聲一響,一群大學生成群結伴的往教室外走,大家七嘴八舌地聊著,直到看到教室外面站著等候的人兒,有些驚訝。

 

「泰妍學姊!」

 

    金泰妍本來還在低頭滑著自己的手機,看到學弟妹下意識的勾了淺笑,指指裡頭表示她此行目的。

 

    「教授嗎?他還在裡面整理東西,等等就出來。」

 

    一群學弟妹才剛說完,就看到教授走到門口,巡視了他們一眼才淡淡開口,

 

    「都放學了,不要再學校遊蕩,快回家去!」

 

    「……」大家都知道教授的意思是想私下跟金泰妍談事情,自討沒趣的走了。

 

    看著金泰妍微笑對著學弟妹招手的樣子,教授嘆了口氣。

 

    「妳啊,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怎麼到現在還笑得出來?

 

 

 

 

    「妳說打算辭掉助理的工作?」辦公室裡面教授才剛放下教材,就被金泰妍此行的目的給弄皺了眉,看了她一眼後,往辦公桌那邊走去,坐下來整理了些桌上的資料。

 

    「泰妍,妳知道妳在做甚麼嗎?」教授嚴肅的臉龐此刻帶了點嚴厲跟指責,讓金泰妍胸口一陣悶,好一會才點頭。

 

    「我不希望再給妳們添麻煩。」

 

    「這不是麻不麻煩的問題!」教授打斷了金泰妍的話,脫下眼鏡揉了揉眼窩,才開口:「妳在娛樂圈的那些事情,在學校不會傳太久的。」

 

    「但是教授也知道,這已經是貼上標籤的事情,如果我繼續在教授身邊幫忙,反而會害到教授您,讓您得疲於應付那些原本不需要去應付的問題。」

 

    金泰妍自然知道,學校早已不樂見自己這樣的助理身分,卻在娛樂圈打混,表面上雖然沒有多作約束,但那也是因為看在自己是教授得意門生,大家很多時候,都是看在教授的面子上才會選擇不說。

 

    但是久了,這會是一種很大的負擔,她並不想要任何人去承擔自己因為愛情而造成的困擾。

 

    「泰妍,我只問妳一句。」教授看著金泰妍,彷彿是最後通牒般,那語氣讓金泰妍不禁握緊拳頭。

 

    「妳真的知道妳在做甚麼嗎?」

 

    「……」

 

    看著久久沒有回答得金泰妍,教授勾起笑,說的話卻十分銳利。

 

    「看來妳也不知道不是嗎?當初那個有自己步調,自己理想的金泰妍,看來是不見了,妳的迷惘讓我對妳很失望,妳知道嗎?」

 

 

 

 

    渾渾噩噩的從學校回來,金泰妍的腦子充滿著教授離開前對自己失望的面容,心裡一陣難過,卻不能走回頭路……

 

    那是她決定好的事情,她不覺得自己有錯。

 

    「妳好慢!浪費我寶貴的時間妳要怎麼賠我?」

 

    教師宿舍外站著個意外的人,讓金泰妍頓住腳步,好一會才看看四周,確定對方是對自己說話後,緩緩開口。

 

    「秀妍她不在……」

 

    Sunny看了她一眼,懶懶地擺擺手,走到金泰妍身邊,對她痞痞的笑了。

 

    「我當然知道她不在,所以才來找妳。」

 

    「妳……妳要幹嘛?」金泰妍覺得,有時候Sunny是個很難猜測的人。

 

    對著金泰妍那有些結巴的語氣,Sunny對她眨眨眼,下句話讓金泰妍覺得……鄭秀妍有時候老覺得自己痞……一定是因為她太不了解Sunny了。

 

    「幹嘛?當然是,做‧壞‧事‧啦!」

 

    對方比自己痞多了!

 

 

 

 

    「妳說要做壞事……就是來這裡?」金泰妍拿著被強迫遞到自己手上的玻璃瓶,好笑地看著Sunny。

 

    「這裡是我剛回國時發現的好地方!後面因為跟美英交往後,她討厭我來這種地方,我才會戒掉來這裡釋放壓力的習慣。」Sunny喝了口玻璃瓶裡的黃色液體,酒精的味道配上那刺骨的冰涼,讓她忍不住吐了口舒服的氣,繼續說,

 

    「這家Les酒吧在首爾很有名,不管是氣氛還是環境都相對讓人覺得舒適,聽說老闆還是個超級大美女,雖然我沒有見過啦……」

 

    「……」金泰妍看了四周,確定南宮轅今天沒有來看店才偷偷鬆口氣,轉過頭對Sunny挑起眉:「連老闆娘是美女都知道,妳不怕美英罰妳跪算盤嗎?」

 

    「拜託!那只是口耳相傳的消息啊,我又不是真的對她有意思。」Sunny搥了金泰妍的臂膀一下,才抱怨的開口:「這裡當然不能讓美英知道啊!我是因為想帶妳散散心才來的!」

 

    「什麼時候我需要來這種地方散心、澆愁了?」金泰妍有些笑的喝了口酒,她可以想像如果黃美英知道Sunny帶她來自己曾經打過工的酒吧,應該會把Sunny皮都扒了吧,當初黃美英可是十分討厭這種場所。

 

    Sunny凝視著手中的酒瓶,好一會才開口。

 

    「我代替我的好友、我的戀人,關心這個快要被自我糾結而崩潰的小可憐蟲,有甚麼不對?」

 

    金泰妍頓了頓,轉過頭瞪了對方一眼,也彷彿讀懂金泰妍的意思,Sunny很快又接話:「我說可憐蟲,不是看不起妳,那是擔心。」

 

    「……我不覺得我有甚麼好擔心的。」

 

    「金泰妍妳不要一昧地拒絕所有人的好意,有時候這樣只會讓自己鑽得更深。」

 

    「那也是我的事……」

 

    「就算因為這樣,妳讓鄭秀妍也擔心愧疚,也沒關係嗎?」

 

    金泰妍一頓,沒有想到Sunny會這樣說,疑惑的看著她。

 

    「鄭秀妍個性有多敏感細膩,我想妳不會不知道,妳就沒想過,她其實也看在眼裡,只是選擇不說而已?」

 

    「她在演藝圈就算不熟也比妳認識的還要廣,妳真以為妳對她的解釋跟安撫她就會傻傻地相信?她之所以不說出那份關心,是因為知道,那份關心會變成間接傷害,所以她才會沉默地讓自己傻傻相信妳說的安撫,因為她知道,妳需要時間。」

 

    「……為什麼?」為什麼鄭秀妍要這樣放任自己?金泰妍話到嘴邊,卻難串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Sunny怎麼會不懂金泰妍的意思,她喝了口酒,開口說的話卻讓金泰妍在今天,胸口第二次深深揪緊。

 

    「因為她太愛妳了,所以她選擇給了妳自由的空間,讓妳自我成長,而不是攬在自己身上邀功,妳懂嗎?那種不願出頭的在乎。」

 

    「……」

 

    看到金泰妍受到打擊的樣子,Sunny嘆口氣,兩個人坐在酒吧裡面看著那些形形色色的客人,沒了交談聲。

 

    Sunny一邊喝著酒一邊有些自嘲,她不是不知道金泰妍這個人的心防有多難打破,自己這樣根本就是在挑戰金泰妍的界線。

 

    但是她還是忍不住想這樣做,或許是因為鄭秀妍,她不想看到昔日自己珍惜的好友,有任何難過。

 

    而能牽動鄭秀妍思緒的那個關鍵,就是金泰妍。

 

    「謝謝妳。」久久,金泰妍才開口說出了道謝,Sunny挑起眉,有些不理解為什麼對方要跟自己道謝。

 

    金泰妍看向她,那股笑意跟友善讓Sunny為之一愣,好一會才笑出聲:「我是為了秀妍著想,妳可不要太自戀。」

 

    金泰妍的友善,讓人舒服且開心,她開始有些理解,鄭秀妍為什麼會在一開始陷進金泰妍的漩渦裡。

 

    當金泰妍想要真的對一個人好時,有股讓人無法不喜歡的魅力。

 

她覺得……她以後會跟金泰妍變成很好的朋友,也不一定。

 

 

 

 

    金泰妍自然清楚Sunny會抽時間找自己聊聊的好意,卻也一邊告誡著自己不該繼續這樣下去。

 

    她是個成人了,不能因為愛情……而退縮回去。

 

    所以接下來的日子,金泰妍努力讓自己的生活變得忙碌與豐富。

 

    Sunny來找她的隔幾天,教授受理了她辭呈,雖然只是助理,但是也有不少東西需要收拾,當她拿著滿滿的紙箱走出校園,她看到了許多學弟妹的錯愕跟難過。

 

    她討厭這種感覺。

 

    所以接下來的幾天,金泰妍都避免著靠近校園,在家一直畫畫,但越是想要投入以前那樣專注的世界,就越困難……靈感像是跟她玩躲貓貓,試了好幾次都無法順利進行,讓她煩躁的想要放棄。

 

    她轉而打掃家裡,從畫室到客廳、從客廳到臥房,等到她回神,她已經把教師宿舍打掃得一塵不染……

 

    看了眼時鐘,時間比她想像中過得還慢,嘆口氣,金泰妍沖了澡,晚餐簡單吃了冰箱裏面的麵包。

 

    呆坐在沙發上,金泰妍發了會呆,然後幾分鐘後,下意識地仰躺在沙發上。

 

頭顱下沒有熟悉的枕墊物,金泰妍拿了個抱枕代替,卻比不上熟悉的體溫……

 

也是到這一刻才發現,生活中扣除掉想念鄭秀妍的時間,原來有那麼多空缺需要自己去填補。

 

    而填補好累、累得好荒……她曾經,熟悉過這些事嗎?她曾經,熟悉過一個人的生活嗎?

 

    躺在沙發上的金泰妍,看著天花板,任那股疑惑跟寂寞,吞噬自己一個人的夜晚。

 

 

 

 

    『你最近在做甚麼?』幾天後,鄭秀妍終於來了電話。

 

    自從飛去法國後,鄭秀妍也忙碌了很多,兩個人大多都用傳訊的方式,電聯聽到對方的聲音,讓金泰妍頓時有些不知道要說甚麼。

 

    「沒做甚麼,工作、去學校畫畫、吃飯、睡覺。」金泰妍摸了摸脖子,坐在沙發說著。

 

    此刻才發現,好像在接到鄭秀妍電話前,她從沒有悠閒的好好坐下來。

 

    『聽起來好無聊。』鄭秀妍在電話那頭笑了,這股笑意感染了金泰妍,摸了摸膝蓋,金泰妍柔聲問著鄭秀妍在那邊的點滴。

 

    鄭秀妍說法國那邊對於這次是以設計師拜訪的她來說,是多麼的震撼,這幾天都跟著那邊接應的人參觀了很多、學了很多……

 

    聽著鄭秀妍說著聽都沒有聽過、甚至想都沒有想過的國度,金泰妍覺得兩個人彷彿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般,熟悉的,只有電話那頭的聲音。

 

    也因為這樣,後半段她聽的有些恍神,彷彿感受到她的不專心,鄭秀妍笑了:『抱歉,都在說工作的事很無聊吧?』

 

    「不會,不無聊,……在那邊還好嗎?有沒有遇到困難?」金泰妍坐直了身子,努力讓自己打起精神,她告訴自己或許是因為大半夜的,她才會這樣疲憊。

 

    『有啊,遇到了大麻煩呢!』鄭秀妍在電話那頭撒嬌的笑了,

 

    「什麼大麻煩?」在電話這頭,金泰妍聽到有些皺眉,擔心的說。

 

    聽到金泰妍緊張的聲音,那頭的鄭秀妍笑得很開心,帶著點慵懶的聲音柔柔的開口,有別於剛剛提到工作時的熱情,此刻的語氣溫柔了很多、情感豐富了許多。

 

    『大麻煩就是,妳不在我身邊,我睡不好,我想你……我想要金泰妍在我身邊,給我抱、哄我睡。』

 

    鄭秀妍不是個對誰都會撒嬌的女人,但並代表她不會撒嬌,面對讓她放鬆的人、依賴的人,那種撒嬌跟語氣……讓此刻在電話那頭的金泰妍,有些悸動跟想飛奔到她身邊的渴望。

 

    「我也是。」很想妳。

 

    知道金泰妍的個性,鄭秀妍對於只有三個字的回應還算滿意,在那頭閉上眼睛,淡淡開口。

 

    『等我回去,我們要一起做很多事。』

 

    「好,妳想做什麼?」

 

    『我想約會,看電影也好、吃大餐也好……想跟妳黏在一起。』

 

    金泰妍不知道為什麼,深夜裡面聽到這些情話,有著感動,卻也有盈眶的衝動。

 

    她一一的應了鄭秀妍的要求,兩個人又甜蜜的聊了一下,鄭秀妍才準備去工作。

 

直到掛掉電話,手機的螢幕在黑暗中緩緩熄滅,那股短暫被偎暖的心又再度感受到冷。

 

    金泰妍傻傻地看著黑掉的螢幕,好一會,才悶悶開口。

 

    「只要妳回來,我甚麼都答應妳。」

 

 To be continued......

 

    L:現在有沒有覺得我們對妳們很好啊(笑)

      今天看在馥甄生日的份上~~~送上53張囉~

      雖然這一章內容 是寂寞的(笑)

      不過我個人很喜歡這樣的金泰妍啊(笑)

      實體書最近在密切進行中~朋友好義氣的送了一枝鋼筆給我(給我簽名用?)XD

      所以到時候拿到離島實體書的捧由們~將會是新出爐的鋼筆簽名喔

      離島離人風箏這一系列故事呢 目前看起來 應該是一定比Parallel lines(平行線)長了

      所以朋友之中有想要養肥再看的可愛讀者們 可以跟他們說不用等了(笑)

      等到故事全寫完 不知道都多久了 到時她才從第一章慢慢開始看 估計大家討論進度無法追上啊

      雖然故事會很長 但是我們會努力不懈的繼續寫下去 不會放棄的 

      

      很多讀者都有再說 看到我們還在寫覺得安慰或是傷感過去

      各人認為,寫CP文是一種動力 因為相信而寫 因為堅持而寫 因為喜歡而寫 因為她們而寫

      她們不知道我們沒關係 我們不認識她們沒關係 有關係的是因為這遙遠的彼端 而產生的念想

      而這份念想 是生活中的動力也是依靠

      希望看著我們文字的人都是開心的~

      聽著這歌就產生這樣的莫名感傷(笑)

      但還是要說 馥甄~~生日快樂

 

      at凌晨的有感而發~~

      p.s.陽春小妹~~~我有看到妳喔~~在這裡給妳打招呼囉~~~(笑)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