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Gravity

 

    「今天的課程就到這邊,同學可以下課了。」課堂上教授關上電腦的簡報,宣布下課。

 

    只有早上這堂課的金泰妍揹起包包離開了教室,在回家的路上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一個人的時候她通常不會有太多表情。

 

    聽著手機裡面存放的音樂,金泰妍踏出的每一步,都彷彿隨著節拍。

 

    回到家,不意外看到鄭秀妍坐在餐廳的木桌旁看著資料,金泰妍勾起笑,對著鄭秀妍說:「很早起來嘛!還以為你要睡到下午。」

 

    「我才沒那麼懶呢。」鄭秀妍摘下掛在臉上的眼鏡,起身走到金泰妍身邊幫她拿了包。

 

    「吃完午飯我們去秘密基地散散步吧。」鄭秀妍在金泰妍回到房間換好衣服後對她這樣說,金泰妍聽聞後點點頭,同意了這個提議。

 

    兩個人吃著前一天晚上剩下的飯菜,金泰妍吞下飯,看著專心吃飯的鄭秀妍說著:「李在勛先生提的提議,妳覺得怎麼樣?」

 

    距離上次通過韓采恩認識的那個男人‧李在勛所提出的建議已經經過了一個禮拜的時間,這中間鄭秀妍沒有再跟對方連絡過,金泰妍不太能猜得到鄭秀妍想要怎麼處理,這畢竟跟鄭秀妍前途有關。

 

    「我也還在思考,雖然他的提議對現在的我是最好不過的。」

 

    金泰妍點點頭,這點她也了解,雖然那天李在勛跟鄭秀妍談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自己有很多地方並沒有很清楚,但是大意上還是知道這是好事。

 

    鄭秀妍雖然在學校這邊的發展不如預期,但是就像李在勛那天說的,鄭秀妍並不是一個沒有潛力的人,只是因為比起一般人,她的尖銳的菱角太多,需要在這塊慢慢的磨合,磨到成為這個圈子依樣圓融的人。

 

    而李在勛是個不怕鄭秀妍菱角的人,開成衣公司的他根基夠穩,基本上是由他來資助鄭秀妍,鄭秀妍跟他合作過程中慢慢消磨自己的菱角,也可以藉由李在勛的人面更大進設計圈,等到菱角被磨圓滑了,設計圈的人脈也建立了起來,那個時候鄭秀妍就不需要去在意那些學術派的老頑固,對於自己的過去所做的多於指責。

 

    「他那天說的話很動人,老實說我也有些心動。」鄭秀妍想著李在勛離開前認真的看著自己,所說的話,說不心動是騙人的。

 

    『過去的妳不會是錯,我可以用我的力量,幫助妳證明給大家看,妳只需要跟著我再多走一段路。』

 

    「嗯,雖然我不太懂妳們的那塊圈子,但是那天他給人的感覺的確是非常有自信。」

 

    金泰妍也覺得這個方法是兌現在鄭秀妍最好的辦法,她不想要鄭秀妍撞得頭破血流,如果有人在後面撐腰,不是很不錯嗎?

 

    「但是……」鄭秀妍想了想,搖搖頭笑了,或許是看出金泰妍疑惑的神情,她安撫著,「先吃飯吧,等等我們邊散步我邊跟妳說。」

 

    兩個人吃完飯,鄭秀妍洗好了碗盤後,一起騎著單車往河堤小徑的方向騎。

 

    「我們……以後還會有時間像現在這樣嗎?」騎著單車,鄭秀妍淡淡的說:「在勛先生的提議是不錯,但是那樣的方法等於是先把自己像氣球吹起來以後,再慢慢充實內部,過程中只要有一個不注意,很可能就有被人刺穿的可能,讓自己專注的吹氣,又要避免自己碰到尖刺洩了自己的氣。」

 

    「……妳的意思是,這很危險?」

 

    看到金泰妍皺起眉頭,鄭秀妍笑了,「傻瓜!天底下沒有任何一個工作室不辛苦的,我擔心的,是別得事情……我一項就對挑戰或是未知數不排斥,畢竟未來本來就有很多的可能性,專心投入這一塊,雖然這種管道不是一開始我所希望的,卻的確是我可以留在韓國好好發展設計的唯一辦法。」

 

    看金泰妍不太懂,鄭秀妍慢慢的跟金泰妍解釋,兩個人沿著小徑慢慢地騎著單車……

 

    鄭秀妍被教授逼退後的確很難過,但比起難過的她更煩心的是發展,韓國隊於設計圈子說實在非常的規範及專一,幾個大公司廠牌所說的話幾乎是評斷了所有結果,如果妳一但被列入黑名單,一輩子都別想在國家內部有好的發展。

 

    教授跟她說的意思就是這樣,現在就有人通過管道讓他知道了費爾南欣賞鄭秀妍的事情,以後也自然會有各種不真實卻諷刺鄭秀妍的消息,繼續進入設計圈每個大老的耳朵,鄭秀妍在怎麼躲,都無法翻身的。

 

    「妳是說……只要他們上頭的人有要勸退妳的意思,整個設計圈就會因為忌憚他們,而全部不敢接受妳?」金泰妍已經沒有再騎單車,離秘密基地只剩一點點的距離,她們已經停下車子改用走的。

 

    鄭秀妍點點頭,這個道理很快金泰妍就聽懂了,這也就是那天設計系教授對鄭秀妍的忠顧。

 

    「……這就像是很多人常說娛樂圈那樣吧,只要得罪了大公司,出來的藝人都會被百般刁難……這樣妳會很辛苦。」

 

    這對於鄭秀妍來說並不公平,金泰妍自然知道,但……這就是現實生活中應該要面對的,這是工作,需要生活的人就必須對各種刁難自己的嚴苛條件去克服……

 

    而在這種時刻,李在勛的存在就變得很特別,他並不屬於原本那個設計的大體系下,並不會有『上對下』的施壓,他有的是資源跟大量的金錢,還有個打好擦亮的招牌讓鄭秀妍去利用,而他自己可以藉由這個有曾經是當紅模特兒的噱頭讓他自己更有廣度,發展以前他不一定可以發展的區塊,算是互利。

 

    「聽起來……好像是合作關係?」金泰妍算是聽懂鄭秀妍所說的,那天李在勛跟鄭秀妍講了太多品牌跟代言商品的發展,乍聽只以為像是以前鄭秀妍當模特兒接通告一樣,但是……現在不一樣。

 

    對,不一樣,這次鄭秀妍得把自己搭進去,模特兒接品牌代言單純短期宣傳,當時效過了雙方就不是等號,但是互利合作就不一樣,如果哪天招牌垮了鄭秀妍得要負起責任,賠乞求償;但同樣只要品牌打響亮了,他也無法甩開鄭秀妍的成就。

 

    鄭秀妍並不是不敢付出冒險的人,以前的她並不是那種會想太多未發生事情而膽卻的人,基本上只要不辜負自己,鄭秀妍就會去闖去嘗試,去發展屬於自己事業的那一塊,跌倒了、摔傷了她會自己舔傷口,自己吞下代價。

 

    「那現在呢?」金泰妍看著把單車放好,整個人坐躺在沙發上的鄭秀妍。

 

    「現在……?」鄭秀妍看著金泰妍,帶著笑意的打量著對方,一臉就是“妳真的不知道我在說甚麼?”的玩味表情。

 

    金泰妍有些慢了半拍反應過來,臉不爭氣的紅了,鄭秀妍為人並不霸道,就算當起情人也沒有強勢豪奪的性子,但是常常就會有那種,明明她沒有說任何話、做任何是,就只是笑著看自己,金泰妍就會覺得自己被挑起了難耐的羞澀感。

 

    「我真的不懂啊……」金泰妍跟著坐下來,眼光瞥向了別的地方。

 

    直到那隻暖涼的手牽握住自己,堤防草皮的青草味,搭配著那接近傍晚的涼風,鄭秀妍的話是那麼的溫柔。

 

    「現在的我,有了妳啊。」鄭秀妍笑著看金泰妍,那眼神非常真摯,看得出並不只是對金泰妍傾訴愛意,而是包含了更多。

 

    是把金泰妍融進她未來,每一分每一秒的在乎。

 

    「有了妳的我,對於未來就更在乎了,雖然這樣的道路可以讓我扶搖直上,但是……那樣的道路必須讓我專心一志,過程中往往要取捨掉很多東西,而這之中我很怕……會有讓妳受傷的決定。」

 

    「……妳的意思是……或許有一天,妳會捨棄我?」金泰妍或許是此刻才想到了關於這一個問題,不……是早就有這個問題深埋心中,卻一直壓在心的最底處。

 

    剛剛還一臉紅通通的金泰妍,剎那間就冷了下來,雖然語態鎮定,但是鄭秀妍怎麼會不懂,搖搖頭後靠過去抱住了金泰妍。

 

    「傻瓜……妳看吧,就連我都還沒開口,妳就想到這一塊了,到時候就算我抱妳抱的再緊,妳也不會相信我的話了對吧?那絕對是我最不希望也最不允許發生的事……」

 

    愣了愣,直到鄭秀妍的香味充斥在鼻腔,金泰妍突然有些眼眶泛紅……好一會才抱住鄭秀妍。

 

    她好像突然可以理解,鄭秀妍在對她表明自己愛上她的那天夜晚,為什麼會這麼無助了。

 

    「我不該那麼愛哭、也不該那麼脆弱,甚至不可能因為別人的一句話而否定自己,絕望的沒有了生命力,妳知不知道這樣很糟糕?」

 

    當時的那句話,不就是在說的鄭秀妍有多麼的愛著自己嗎?

 

    「我還在想,到底是甚麼原因讓妳煩惱那麼久,甚麼都不懂又不能給妳意見,常看到妳輾轉難眠的樣子都好心疼,卻又幫不上忙……結果妳說了半天倒不都成了我的錯了嗎?」

 

    鄭秀妍被金泰妍那嘟噥的抱怨給弄笑了,拉開距離捏了捏金泰妍的鼻子:「妳現在才知道啊?」

 

    看著那紅通通的臉頰,鄭秀妍伸出手撫摸著,溫聲開口:「妳到底知不知道,妳又多重要啊……金泰妍?」

 

    明明是連名帶姓的喊啊……為什麼可以這麼甜蜜?

 

    那滿滿的情愫跟在乎,彷彿要讓她迷失了方向,淪陷在屬於鄭秀妍的寵溺中,兩個人一時之間都沒了話語……應該說此刻,話語都不再是溝通的媒介……只要一個交會,就可以理解,自己在對方心中有多重要。

 

    兩個人都被彼此那含情脈脈的眼神給逗笑了,雖然說秘密基地隱密,但是多少還是可以聽到人來人往的聲音,再這樣的公開場合毫無顧忌的調情、說愛,倒是越來越大膽了。

 

    傍晚的河堤充滿的嘻鬧聲,不遠處有人打球有人騎車,金泰妍跟鄭秀妍甚麼都不做,只是靠著彼此哼著歌,一邊看著自己帶過來的書跟聽音樂,直到天色轉黑,月亮星星慢慢露臉,就連溫度也轉涼後,兩人才牽著單車往回程走……

 

    「妳去做吧。」回去的路上,一直沒有給鄭秀妍回應的金泰妍突然開口,著實讓鄭秀妍頓住,轉過頭看著那個在自己一部後面牽著車的金泰妍,眸光中飽含著讓自己飛的自信。

 

    「去好好的闖蕩,我會守好妳的港口,我們的家!」金泰妍柔柔的笑開了,牽著單車慢慢的超過了鄭秀妍,溫聲說著。

 

    「剛認識的那時候,還記得那時候的我看到被外界誤會重傷的妳,雖然受傷了,但妳卻不要任何人的憐憫、同情,那種倔強跟堅毅,讓我……讓我對妳心動。」彷彿是對著初戀表白一般,金泰妍仰起頭,努力的表達著自己凌亂的言語中,包含的意義。

 

    「妳的那種個性是我所沒有的,妳不甘心看我的眼神,讓我忍不住的開始想要把目光放在妳身上,疼惜妳、呵護妳、寵愛妳,然後為妳驕傲。」金泰妍看著身後的鄭秀妍,堅定的說:

 

「讓我如此驕傲的妳,就算接下來妳要面對的,是全天下人的不理解,我也會理解妳;就算有一天全天下的人都不再相信妳,我也會相信妳;就算有那麼一個時刻全世界的人都不再愛妳……我也會,好好愛妳的,每分每秒。」

 

    就像鄭秀妍在乎金泰妍一般,金泰妍也同樣不需要鄭秀妍為她擔憂甚麼,她就在這邊,就在這簡單的地方、兩人小小的家等鄭秀妍……

 

就算一切都變了,她也不會變。

 

    鄭秀妍扯開笑,下一秒卻拋下單車飛不的抱住了金泰妍,兩個人已經牽著單車往回程走,才剛經過籃球場,場上的高中生全都看到了這一幕,瞠目結舌的看著她們,幾秒後發出驚嘆。

 

    金泰妍有些被鄭秀妍撞痛了,低聲笑了出來後,感受到鄭秀妍的顫抖,緩緩的拍撫在鄭秀妍的背上,哄慰著。

 

    「對我說可以。」

 

    貼著金泰妍的耳朵,鄭秀妍幾乎是要吻上般的貼近,那氣吹在金泰妍的耳朵讓她縮了縮,不禁抱緊了鄭秀妍。

 

    「嗯?」

 

    「這次也對我說好嗎?……對我說:『我可以。』」鄭秀妍的唇抵著金泰妍的耳絆,閉著眼睛的顫抖著。

 

    一旦這關係開始了就不能後悔,這是自從她愛上金泰妍一後,第一次讓她有這樣糾結抉擇的時候,就算所有人算的再好給她,她都還是怕……

 

    她有絕對不能失去的、絕對不能失信的,也有那個絕對不能忽略的軟肋。

 

    金泰妍倏然懂了,這一整個禮拜,或許鄭秀妍在等的……只是自己的一句鼓勵,想想既感動又覺得好笑,自己什麼時候……居然變得如此重要,取決了鄭秀妍的所有未來?

 

    「我……值得嗎?」

 

    「我不管值不值得,我只知道,只要是金泰妍說的,我就會相信。」

 

    金泰妍微微的仰過頭吻上了鄭秀妍的髮,在鄭秀妍的耳朵親吻著,像是誓言般的吐露字句。

 

    「妳可以的,去吧……去飛,而我永遠都在。」

 

 

 

 

    「妳說秀妍姊姊加入了星皇成衣!?」林允兒聽到Sunny的電話,愣在了電話這邊,一下子沒有了動作。

 

    為什麼?星皇成衣雖然算是大公司,但是在韓國的形象並不是很好,畢竟投資者中有中、港、英各種股東,在韓國稱不上是“純正”,就算資金雄厚,也無法在服裝界摘下頭籌。

 

    『聽秀妍說是裡面的執行總監有認識,推薦加入的……雖然我也覺得不是很穩,但是現在秀妍要在韓國設計圈發展,加入他未必不好。』Sunny在電話那頭頓了頓,才又問著:『妳滿意了?』

 

    「什麼?」

 

    『要不是妳當初推薦費爾南給她,鄭秀妍或許根本不會有這樣的選擇,雖然她現在這樣也未必不好,但是說來說去,還不都是妳在瞎攪和!』

 

    林允兒在電話這頭很想翻白眼,想想卻嘆了口氣:「找時間我會去探探對方的底細,雖然挺出乎意料,不過我認為秀妍姊肯踏出這一部也不錯,至少大家可以在一瞬間都關注到她身上了。」

 

    而其他的事情,等到她理清最近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在做決定吧。

 

    掛斷了Sunny的電話,林允兒看著那個在廚房準備菜色的權侑利,又嘆了口氣。

 

    「怎麼老嘆氣的,再嘆都老了,快來吃飯吧。」權侑利從廚房出來就看到林允兒愁眉苦臉,笑著招手要她過來。

 

    自從那天權侑利在林允兒辦公室對她表白後,整個人倒熱情了起來,晚飯開始常常把林允兒邀到自己家裡吃飯,她老說在外面吃外食吃久了,身體都要變成木乃伊,所以就算她上班再累,她也會在下班接完林允兒後,一起去超市買晚餐材料回家煮。

 

    原本林允兒是不打算接受這樣的邀請,畢竟一開始說要對方喜歡上自己,多多少少也有點玩笑的性質再裡面,現在看著權侑利倒是認真起來,對自己的呵護也是好到無微不至,久了……自己的心底也生出了難以言喻的感覺,是內疚?是後悔?還是更多的掙扎,總之林允兒是越來越怕看到權侑利對自己笑了。

 

    「明天不用再接我來吃飯了,吃完飯還要送我回飯店,妳不累嗎?」林允兒接過權侑利地給自己的飯碗,緩聲開口。

 

    權侑利的衣服還是上班的那套套裝,只是因為煮飯而把外套脫了下來,剪裁得宜的西裝褲配上把袖子捲到手肘的白襯衫,此刻的她散發出一種說不出的魅力,就連林允兒都沒發現自己有點不太敢看她了。

 

    「嗯?我不累啊,我常鍛鍊身體,煮飯這點小事還難不倒我。」權侑利也坐了下來,拿了筷子笑著說開動了,倒有些孩子氣。

 

    噗哧的林允兒笑出聲,學著權侑利的樣子也跟著喊聲開動了,兩個人就這樣悠閒地吃起晚餐。

 

    其實林允兒知道,權侑利會每天晚餐把自己帶回家吃晚餐,是因為上次在辦公室看到自己胃痛的關係,外食容易油膩,讓自己胃痛不適,所以權侑利乾脆煮給自己吃。

 

    一邊聊天,林允兒一邊走神的想……如果真的給權侑利愛上的人,應該很幸福吧?可以無止盡的享受權侑利那熱情的包容跟疼愛。

 

    吃完飯,兩個人都會在客廳聊會天,權侑利總是會泡杯熱可可給自已,茶葉跟咖啡都怕傷胃,林允兒常一邊喝一邊笑權侑利再養胖自己。

 

    「圓潤一點好啊,妳太瘦了。」

 

    「妳又知道我太瘦了?」

 

    「知道啊……」權侑利皺起眉,不喜歡林允兒質疑她。

 

    「怎麼知道的?」林允兒好笑的捧著杯子喝著,也沒在意,她就喜歡逗權侑利。

 

    卻沒想到權侑利會如此直白的說出下面的話。

 

    「上次抱著妳去醫院,就有感覺啦……」權侑利還雙手做出當初公主抱的姿勢,秤了秤,「太瘦了……」

 

    想起那次權侑利抱著自己出公司去醫院的樣子,林允兒就有些臉紅,一時之間也沒有了言語,那幾天後自己上班,還在一次下班跟權侑利離開公司前,被樓下的警衛叫住,直說權侑利抱著自己的姿勢很好美、很好看。

 

    「妳這個思想變態狂!」林允兒把一旁的軟枕丟給權侑利,打開電視倒不理權侑利了。

 

    「……我哪思想變態了?」權侑利可無辜了,根本不懂林允兒的腹黑思想裡,倒把自己怎樣詆毀了一遍。

 

    在客廳待了好一會,看看時間,權侑利也差不多該把林允兒送回飯店去,看著那看著電視的側臉,自己不今發起呆。

 

    相處時間越久,她好像就越來越捨不得林允兒離開自己,她覺得林允兒有魔力,會讓自己看著她著迷,權侑利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情感,也沒有一個人可以讓自己如此對待。

 

    「在看我甚麼?」林允兒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餘光一看才發現權侑利盯著自己發呆,撐著另一個抱枕的她笑著看權侑利,有些調侃著問著:「我就真的那麼美?」

 

    「很美啊……」權侑利不知道是著魔了還是太乖了,或許是天生的妻奴本命?乖乖應答後,居然俯身做出了自己也沒想過為什麼的舉動。

 

    林允兒睜大著眼,感受到權侑利的靠近,卻沒有移動身體的力量,下意識的……身體不想躲開權侑利的親近。

 

    權侑利親吻了……她的臉頰。

 

    「……好香。」吻完,權侑利腦中一片混亂,她沒想過女孩子的臉頰可以那麼軟,雖然自己也有,過去也不乏被親近的同學亂親亂抱過,但是……從沒有這種感覺。

 

    林允兒……真的好美。

 

    撫著頰,林允兒嘴巴張了又開,幾乎是不知道是要罵她無賴好還是笑他傻好,她無畏雜陳的看著權侑利,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很晚了……」權侑利緩緩的撐開身子,又看了一眼時鐘,擔心天色太暗回飯店不安全,正要開口打算叫林允兒穿戴好,自己先去開車,卻被林允兒接下來的話語給打斷。

 

    那句話短到權侑利以為自己聽錯了,也沒想過……這幾天一直對自己表現不冷不熱的林允兒,會這樣回應自己。

 

    「我今晚,住妳家吧,好不好?」

 

To be continued……

L:大家好久不見.....最近重感冒的關係,比較少上來,發完文我要來去休養了(倒)

這次分享的視頻以前也分享過,不過應景的再分享一次,標題會這樣下是因為當初鏡看到這一張

就是配這首歌(鏡:妳怎麼大事不記,都記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 L:.....好像真是這樣?)...

原諒我沒頭沒尾 現在腦袋因為吃藥的關係完全無法思考~就這樣吧!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