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晚安

 

對於愛情,年是什麼?既是分鐘,又是世紀。

說它是分鐘是因為在愛情的甜蜜之中,它像閃電一般瞬息即逝;

說它是世紀,是因為它在我們身上建築生命之後的幸福的永生。

———— 雨果

 

 

    「我今晚,住妳家吧,好不好?」

 

        一直到現在,權侑利都在懷疑自己聽錯了,浴室裡的自己站在花灑下,那心跳因為腦中林允兒的話,又加快了些許……

 

    從來沒有一個女生,可以讓自己有這樣的感覺……不,應該說不管是不是女生,都沒有一個人讓她如此心動。

 

    林允兒,是喜歡自己的吧?

 

    相處越久,權侑利就越是可以感覺到,林允兒並不是像外表那樣的單純無害,很多事情,她都隱藏的很深,就像對自己的感覺……

 

    「之前來沒發現,妳的書好多。」才走出來,就看到林允兒站在自己客廳的書架牆看著,權侑利笑了笑,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走過去看林允兒在看哪類的書。

 

    權侑利這間房子是父母在她大學畢業後買給自己的,空間雖然不小但是只有一個臥房,因為沒有書房的空間,所以權侑利平時辦公都在客廳,除了沙發之外客廳的一角就有辦公桌,還有一面擺滿書目的書架。

 

    「雨果、莎士比亞……妳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浪漫許多。」林允兒笑著,用指尖滑過那些書目。

 

    「很多是我母親買給我的,她喜歡我看那些書比起格鬥技、潛水、運動多一些。」

 

    「聽起來妳很後悔妳母親沒生個男兒身給妳?」

 

    「不,她是後悔生了個小男生性格給我。」

 

    兩個人都笑了,看著林允兒拿著書翻看著,權侑利聞到了淡淡沐浴乳的香味,林允兒早自己先去洗澡,現在穿的是她的浴袍,乳白色的浴袍包在林允兒身上就是有點不一樣的感覺,卸下妝容的她清純的像個大學生,權侑利不清楚為什麼自己家裡的東西在林允兒身上,會有這麼大的化學變化,吞了口口水,她終於鼓起勇氣說。

 

    「對我,妳是甚麼感覺?」

 

    林允兒抬起頭看著她,然後勾起淡淡的笑,用書隔著兩個人之間:「妳不覺得,妳演得太認真了?」

 

    權侑利接過書,有些傻愣著:「演……?」

 

    林允兒離開了書架前,往房間走去,權侑利放下書跟了過去,看著林允兒跨上自己的床鋪,拉起被子就要睡了。

 

    「妳沒說,我演甚麼了?」權侑利也上了床,鑽進棉被的另一邊,林允兒的香氣在棉被裡面更加濃厚,她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看著天花板,林允兒好一會才轉過頭看著權侑利,表情沒了之前的笑容,讓權侑利不自覺緊張了起來。

 

    「妳就這麼喜歡我?」沒有回答權侑利的問題,林允兒幽幽地問,倒讓權侑利皺起眉頭。

 

    「不是妳要我喜歡妳的嗎?」

 

    「是啊……是我開頭的。」林允兒勾起嘴角,淡淡的笑卻沒進到她的眼。

 

    為什麼……要笑得那麼感傷?權侑利心有些揪起來,難道自己的喜歡會讓她沒有喜悅?

 

    「權侑利……」沒等權侑利再開口,林允兒往權侑利那邊靠了過去,然後在對方沒有反應過來的時間內,把自己的唇貼上權侑利的。

 

    倒抽了一口氣,權侑利反而因為此舉吸進了更多林允兒的芬芳,她看著林允兒大大的眼睛慢慢閉起來,長長的睫毛顫動著……軟軟的唇帶著香氣跟濕潤,輕輕地吹撫在兩人之間,此刻權侑利才發現自己緊張得不敢呼吸了。

 

    「別憋了,妳會窒息的。」林允兒慢慢的離開權侑利的唇,那輕輕的吻還有那青澀的反應讓林允兒笑了,撐著身體看著權侑利脹紅著臉喘氣的樣子。

 

    看到林允兒越笑越開心,權侑利有些窘,用手壓了壓自己的唇,然後腦袋裡好像有某些理智線斷了。

 

    「笑什麼?我很好笑嗎?」推倒林允兒,權侑利翻身壓在她上方,雙手撐在林允兒的兩頰旁,權侑利專注的看著林允兒。

 

    林允兒笑著搖搖頭,一隻手撫著權侑利撐在自己兩旁的手臂撫摸著。

 

    「因為是初吻,所以我才會不自覺的閉氣,這次我會改進……」權侑利的話讓林允兒一愣,很快陰影附上自己,林允兒感覺到權侑利俯下身子親吻了自己,這次權侑利沒忘了呼吸。

 

    兩個人吻越來越深,權侑利覺得林允兒好像自己最愛吃的糖果,越吃越香……慢慢的林允兒張了口,像是無師自通,權侑利默契的把舌頭伸了進去,舔吻著林允兒的舌頭。

 

    那觸感讓權侑利瞬間就愛上,她不自覺的抱緊林允兒,開始舔吻、吸吮著林允兒口內的每一吋,把這甜蜜都嘗盡。

 

    等到兩個人都喘著氣,權侑利才撐起身子,看著林允兒酡紅著臉,權侑利身子都顫抖了起來,像是被附身一樣,權侑利手顫抖的往下往對方的腰帶摸去。

 

    「不要……」直到被林允兒冰涼的手按住,權侑利才緩緩回神,她看著林允兒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幾秒後才發現……林允兒在發抖。

 

    「我嚇到妳了?」權侑利縮回手,撫上林允兒的頰,卻被林允兒躲開,林允兒不肯看自己,讓權侑利理智回籠,她柔聲和著:「小允……」

 

    「不要喊!」彷彿那兩個字是多麼恐怖的兩個字,林允兒身子一僵,整個人趴過去背對著權侑利,頭深深埋進枕頭裡。

 

    「到底怎麼了?」權侑利把頭埋進林允兒的肩窩,嗅聞著林允兒,柔聲問。

 

    「妳是笨蛋嘛!我都叫妳不要演了!妳就要順著台階下啊!說妳喜歡我是演的,這樣我……我……」林允兒枕頭傳出來的聲音悶悶的,讓權侑利有些心疼,這下終於知道林允兒剛剛說的演戲是甚麼意思。

 

    「我沒在演,我真的很喜歡妳,允兒。」

 

    「……就是知道妳沒在演……我才說妳笨。」林允兒轉過身子,看著權侑利的眼神是從沒有過的悲傷……

 

    權侑利知道,林允兒接下來的話一定會讓自己很難過,但是……她無法把自己的耳朵關起來,聽著那一字一句,多麼傷人。

 

    「我放不下秀妍姐姐。」

 

    「我知道。」吸了口氣,權侑利才吞下那股複雜的情緒回應,剛剛吃飯前,林允兒電話內容自己也聽到了,這陣子貼近林允兒的生活她更理解,林允兒有多關心鄭秀妍的一舉一動。

 

    「那妳還……我到底有甚麼好讓妳喜歡的?」林允兒被權侑利氣的都快哭了,權侑利越是對她溫柔,她就越是有罪惡感,當初的宣示她現在後悔死了,為什麼權侑利就真的這麼乖乖照自己說的去做呢?

 

    「我不知道,就是很喜歡妳。」

 

    「妳!……那我現在命令妳,不要喜歡我了,知道嗎?」

 

    權侑利看著林允兒氣悶的命令著,卻自己都沒有發現那眼眶不自覺濕潤了,她在擔心自己,為這無疾而終的喜歡擔心……只是這種擔心讓權侑利覺得有些苦澀。

 

    「妳說的這個好難,我不會。」

 

    或許是權侑利的表情真的太無辜了,又或許……權侑利那語氣是自己從沒有聽任何人對自己說過的,明明話語很短,林允兒卻再也忍不住。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跟妳道歉可以嗎?我沒想到妳真的會喜歡我……我……我回來不是為了這個……妳不要再對我那麼好了、不要關心我、不要總聽我的、不要甚麼是都順著我好不好!我……沒那麼多空間可以給妳,妳懂不懂?」這幾天濃濃的愧疚感跟懊悔的揪心讓她痛苦到快要被逼瘋了,而那個逼著自己的人,帶自己卻是如此的好,這要自己怎麼狠的下心拒絕?

 

    看著林允兒哭,權侑利盯著看好一會才抿起唇,起身後她坐在床的一角。

 

    「我發現,妳個性真的很壞……」權侑利低著頭,看著地板緩緩的說著,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林允兒對自己道歉,此刻的她才有些生氣了起來,她知道……那是委屈。

 

    「很壞,但是我還是喜歡,如果不是妳出現在我面前,我都不知道,喜歡一個人單純到連我都覺得好可怕,只要妳在我身邊一天,我就可以開心一天;妳不在我身邊一天,我就可以空虛一天……」權侑利抬起頭,看著林允兒摀著面,有些難過的開口。

 

    「看到妳哭,我也好想哭;所以拜託妳不要跟我道歉,因為聽到妳跟我說對不起,我也會想跟妳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喜歡上妳。”這句話怎麼聽都好可卑,我只是喜歡妳而已,不想跟妳道歉。」

 

    權侑利起身,幫林允兒蓋好被子,「我今天睡沙發,明天妳睡醒我應該也上班去了,門關上就會鎖起來,放心。」

 

    關上房門前,林允兒聽著權侑利跟自己說聲晚安,只讓她更加糾結。

 

    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從鄭秀妍跟星皇成衣簽約開始,生活就起了很大的改變,像是一個火花打響在氧氣飽滿的空間,那爆炸般的輿論跟新聞開始蔓延進金泰妍跟鄭秀妍的生活中,就像是星火燎原般一發不可收拾。

 

    鄭秀妍比起在Sunny公司時期還忙,她有很多秀展跟會議要參與,也有很多電話跟邀約不時出現在她的手機裡。

 

    現在她是個分身乏術的創業者,她忙碌於電腦、電話跟工作間,常常兩人好不容易坐下來吃頓飯,總是被很多電話跟探訪打擾,金泰妍自然懂得這中間的過度,笑笑的看著鄭秀妍無奈地對自己嘟嘴,電話語氣卻是無比嚴肅。

 

    鄭秀妍開始擴展自己的手腳,開通了社群網路親近大眾,常常會在兩人一起去咖啡廳、吃飯、睡前,發些可愛的照片在網路上,她懂得小心的保護自己,所以每次照片登上去前,都會再三檢查是否讓自己露餡。

 

另外,鄭秀妍開始密切的參與由李在勛所帶領個各種聚會,學會掌握人脈,她還主動聯絡起以前模特兒工作時的幾個較為要好的朋友,希望可以對自己在韓國這邊發展有幫助。

 

    金泰妍笑她一工作起來很有架式,現在鄭秀妍真的像是日理萬機的女王,白天埋沒在電話跟沒完沒了的公事中,晚上也不時要去參加各種商業舞會跟政商名媛的交流。

 

    「我是女王啊,但是在家我想當妳的公主,不可以嗎?」鄭秀妍在一次洗完澡後聽到金泰妍這樣說自己,笑著放下瓶瓶罐罐,上床抱住金泰妍撒嬌。

 

    「好啊,小公主累不累啊,要不要我伺候妳入寢啊?」金泰妍把鄭秀妍的睡衣撩開,翻身壓住她。

 

    「我專屬的變態!」鄭秀妍笑著,然後兩個人笑著翻滾在床第間。

 

    手機的震動讓一觸即發的激情烈火停止,金泰妍無奈的埋在鄭秀妍的頸間深呼吸,調整並壓下自己的慾望。

 

    「不然我不接電話……我們繼續?」鄭秀妍寵愛的摸摸金泰妍的髮,柔聲問著。

 

    「不要啦,妳接電話吧,我再去沖個澡。」金泰妍起身,親了鄭秀妍的臉頰,然後往浴室走去。

 

    鄭秀妍有很多事情要做,而自己跟鄭秀妍的生活,還有一輩子那麼長,不急於現在。

 

    這天,金泰妍剛從學校下課,研究所的課業繁鎖沉重,加上自己也幫教授在空閒間擔任助教一職,其實金泰妍也是很忙碌的。

 

    從昨天開始自己就感覺喉嚨怪怪的,今天跟教授討論完,終於證明自己自己的在意不假,金泰妍覺得自己應該是感冒了。

 

    不太情願的到學校附近的藥房買了藥,金泰妍乾咳了幾聲,看著藥盒上面的說明書。

 

    她可不想傳染給鄭秀妍,雖然不是很喜歡吃藥,還是得吃。

 

    買了一些麵包跟牛奶,金泰妍去了一趟舊校舍為小狗小貓,然後才回教師宿舍,她不怕耽誤了晚飯時間,鄭秀妍跟自己說過今天有聚會無法回來吃晚餐。

 

    走在舊校舍的小徑上,金泰妍仰頭看著路燈,隨著天色暗下來,路燈一盞一盞亮了起來,夜晚的涼風搖曳著兩旁的行道樹,讓金泰妍拉緊了外套,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好冷。

 

    直到快要到自己家門前,金泰妍才發現有訪客,看著那修長的身形,她有些驚訝。

 

    「妳是去哪鬼混了?我等妳好久……」林允兒本來等累的蹲在門邊,看到金泰妍站起來,有些無奈的說。

 

    「秀妍她不在,要晚點才會回來……」直覺讓金泰妍覺得林允兒不是來找自己的,脫口這樣說。

 

    林允兒了然的翻了翻眼,看了一眼金泰妍提的食物跟藥包,皺起眉:「算了,我找妳跟找秀妍姊也一樣。」

 

    兩個人進到屋子裡,金泰妍才剛放下塑膠袋,林允兒就開口了:「妳還沒吃晚餐?」

 

    金泰妍愣愣的點頭,因為今天在舊校舍待了比較久,錯過了晚餐時間。

 

    「等妳等到我肚子餓了,我連妳的份一起煮吧!塑膠袋給我。」林允兒脫下外套,自顧的放在沙發上,接過金泰妍的塑膠袋。

 

    「我可以煮給妳吃……」金泰妍有些尷尬,林允兒畢竟也是客人。

 

    「我又不知道妳廚藝好不好,自己煮比較放心。」林允兒問了金泰妍廚房東西的擺放跟調味料的位置,才趕金泰妍出去。

 

    林允兒並不是個廚藝很好的女生,但因為還算喜歡所以她在家有空其實常常自己下廚,煮起東西算快的,她簡單煮了兩碗湯麵,然後把金泰妍招過來,兩個人坐在餐桌上面吃起了海鮮麵。

 

    這樣的場景跟氣氛有些詭異,要不是金泰妍身體越來越沉重,她還真有些不自在,拖感冒的福,她無法多想而是乖乖地吃著麵。

 

    「妳同意讓秀妍姊去星皇成衣嗎?妳知道對方不是單純的設計公司嗎?」林允兒在金泰妍吃完最後一口麵後終於開口,達到了食不語的好習慣。

 

    「妳同意秀妍姊讓自己變成商人?」

 

    金泰妍一愣,看著林允兒才慢慢開口:「我覺得這樣沒有不好。」

 

    「妳確定?」林允兒站起身來,金泰妍大概是被她嚇到有些縮了一下,林允兒愣愣地看著那反應,心裡有些哭笑不得:「我又不會吃了妳,我去洗碗,妳快吃藥吧。」

 

    「蛤啊?」

 

    「妳感冒了不是嗎?不舒服就快點吃藥睡覺。」林允兒沒好氣的說著,起身到廚房開始洗碗。

 

    『允兒她是個心思細膩的孩子,也因為這樣,從小到大我總是寵著她多一點,甚至我親妹妹也吃味抱怨了好幾次,但也因為她如此細膩,我下意識的不想要她太依賴我。』

 

還記得一次跟鄭秀妍討論起林允兒的事情,鄭秀妍是這樣形容林允兒的,那時候金泰妍不懂鄭秀妍說的意思,問她為什麼鄭秀妍不在乎Sunny為她付出多少,而反而很小心地給予林允兒呵護?

 

    『Sunny她很清楚我們彼此的界線在哪,她雖然用心對我好,但是不會做出讓自己為難的過多付出,我不用幫她斟酌哪些是她不該給我的;但……允兒那孩子不會控制,她真心喜歡上的人,就會掏出所有的對她好,有時連界線都形同虛設,她只希望自己的付出對對方是被需要的,而忘記了自己需要的是甚麼。』

 

    鄭秀妍的話今天她終於懂了,林允兒某方面來說跟鄭秀妍十分相似,護短的態度都很像,但是林允兒比鄭秀妍還要單純笨拙些,總是讓自己抓不住任何東西。

 

    金泰妍乖乖的吃完藥,皺起眉頭的樣子讓剛洗完碗走出來的林允兒有些想笑,她摸了摸大衣口袋,掏出了一顆糖給金泰妍。

 

    「妳怎麼會有糖果?」金泰妍有些驚訝的看著林允兒,接下對方的糖果看著林允兒也打開包裝紙吃了一顆。

 

    「某個人給的,她喜歡給我口袋或包包塞進一些糖果,就怕我餓了。」林允兒吃著,語氣很淡。

 

    金泰妍看著手中的糖果,慢慢地拆開包裝紙,含進嘴裡甜味立刻充斥在唇腔中,她淡淡開口:「我記得……侑利她也是這種人,以前老喜歡塞糖果到我口袋裡。」

 

    林允兒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她的話瞪著眼,有些複雜的看著金泰妍。

 

    「怎麼了?」

 

    「沒……沒甚麼!」林允兒打斷了金泰妍的疑問,把話題拉回剛剛討論的:「秀妍姊最近越來越忙碌了對吧。」

 

    「妳怎麼知道?」

 

    林允兒被金泰妍的話弄得有些怒了,轉過頭氣著都笑了:「我怎麼會不知道?妳真不知道當她簽下星皇成衣股東之一就注定要當個她曾經最討厭的那種人嘛!」

 

    「曾經……最討厭?」金泰妍有些恍悟,好一會才答:「妳是說商人嗎?」

 

    林允兒點頭,淡淡開口說著,她最近把自己埋進工作中,一方面是逃避權侑利開始乖乖聽自己的話避而不見,另一方面……她還是擔心鄭秀妍的。

 

    「妳不知道李在勛是怎樣的人,等到秀妍姊有一天,變成妳都陌生的人,妳可不要後悔!」

 

    林允兒的話太過於恐怖,金泰妍有些茫然地看著她,等她繼續說下去。

 

    李在勛怎麼說以是商人,雖然他看中鄭秀妍,給鄭秀妍好處,但是他還是個商人,他或許幫助鄭秀妍在設計圈上得以嶄露,但是他同樣使用各種技巧讓鄭秀妍在某方面回報他同樣的代價。

 

    「妳知道秀妍姊最近常出現在各種酒會跟舞會上的事嗎?」

 

    「我當然知道,她都會告訴我。」金泰妍皺眉,她討厭林允兒說得一副自己不懂的樣子。

 

    「那妳知不知道,鄭秀妍是以甚麼身分去參加的?」林允兒勾起笑,然後接著說:「我想妳不會知道,不然妳哪會這麼安分的乖乖在家等。」

 

    「妳到底……到底要告訴我甚麼?」金泰妍皺起眉,沒了平常的和氣,她討厭林允兒話語間數落自己不懂鄭秀妍,也討厭自己應該要透徹明瞭的事被林允兒說得好像被欺瞞。

 

    「秀妍姊她出席那些社交場合,那些政商名流嘴上是在誇讚她的才華洋溢,實際上他們是賣李在勛的面子,討好星皇成衣。」

 

    「我說得明白一點吧,李在勛需要一個好看的門面陪自己出席各種場合,那門面不能讓他丟臉,有要有話題性,滿足他們商人世界裡面的相互比較跟鬥爭,而秀妍姊的過去跟外貌無疑是他所需要的,他只要給鄭秀妍發揮設計的空間就好,那又不會傷他的成本,還可以得到秀妍姊這樣的人。」

 

    「等等……」金泰妍不知道是因為林允兒的話還是因為感冒,她的頭好暈,伸手抓住林允兒的手,她緊緊不放,看著林允兒說:「為什麼……妳說的我都聽不懂。」

 

    看著金泰妍那脆弱的樣子,林允兒心裡有些波瀾,斟酌的一下話語,才嘆口氣說:「我直接說了,就算秀妍姊沒那個心,大家也都是把秀妍姊當成李在勛的未婚妻在捧,我這樣說明白點嗎?」

 

    看到金泰妍愣愣地看著自己,林允兒有些後悔自己今天來找她了,雖然她的確從一開始就不是很喜歡金泰妍,但是怎麼說金泰妍都是鄭秀妍在意的人,她雖然曾經忌妒難過過,卻不至於想要傷害對鄭秀妍來說這麼重要的人。

 

    再加上……她還是權侑利的朋友、學姊。

 

    「允兒,妳回去吧。」沒等林允兒在開口,金泰妍率先開口了,語氣是前所未有的冷靜:「這件事情我不會跟秀妍說的,妳也不准在她面前提半個字,懂嗎?」

 

    林允兒張了張嘴,驚訝的看著金泰妍,錯愕地說:「妳完全不在意嗎?」

 

    金泰妍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林允兒,也是到這一刻,林允兒才第一次看到,金泰妍那種疏離感以及濃濃的冷淡。

 

    「我只知道她是為了我而留在這小小的世界討好眾人,我不可能也不會跟著妳們一起去質疑或是評斷她甚麼,我只知道我相信她,她為我付出的……也夠多了,我不需要去質疑她付出的過程是甚麼。」

 

    如果說林允兒以前是因為鄭秀妍而注意金泰妍的話,那麼現在就可以說是因為金泰妍這個人而專注看著她。

 

    她有些理解,鄭秀妍為什麼會愛上金泰妍,而不是世上的任何人,在金泰妍看著自己,說出那不太像趕人的話。

 

    「妳回去吧,我這裡不歡迎不相信鄭秀妍的人出現,就算是她妹妹也不行。」

 

 

 

 

    鄭秀妍今天回來得晚了,開了玄關的門後她看著黑漆漆的屋子,悄聲往臥房走去,卻再打開房門有些怔愣。

 

    金泰妍不在床上。

 

    突然之間鄭秀妍有些擔心,她看了臥房四周,浴室的燈也是暗的,在房間晃了一圈走到外頭,才看到畫室的燈是亮的。

 

    打開畫室的門,金泰妍捲縮在畫室單人床的畫面讓鄭秀妍傻傻地看了幾秒,才邁開步伐,走到床邊坐下。

 

    那不輕不重的重量讓金泰妍疲憊的睜開眼,看著鄭秀妍背著光看著自己,鄭秀妍還穿著禮服,此刻的她好不真實。

 

    「吵醒妳了?怎麼睡在這?」

 

    金泰妍揉揉眼睛,頭昏沉沉的關係讓她有些迷茫,斷斷續續地說:「感冒……怕傳染妳……我睡畫室就好……」

 

    「傻瓜!我不怕感冒,回房間睡。」鄭秀妍笑了,俯身往金泰妍臉頰上面親了一口,正要附上那柔軟的唇,卻被對方摀住嘴,緩緩地推開了。

 

    「不要親,會傳染……」

 

    「不會的。」鄭秀妍拿下金泰妍的手。

 

    看到鄭秀妍又要靠近,金泰妍那握在對方手中的手又推了推,語帶抱怨的說:「妳身上有酒味,好臭……」

 

    鄭秀妍一愣,聞了聞自己手臂,「有嗎?」

 

    「有,所以妳去臥房睡,我今天睡畫室就好。」

 

    「可是……」

 

    「妳明天不是一大早還有工作嗎?我怕我感冒睡不好吵到妳,說不定我好不容易睡著妳就要起床了。」金泰妍試著解釋著,想要打消鄭秀妍拉自己回房的念頭。

 

    「……那好吧,妳晚上被子蓋緊,不准踢被子知道嗎?」鄭秀妍撫摸著金泰妍的髮,柔聲道:「晚安。」

 

    直到鄭秀妍離開,畫室的門重新被關上,金泰妍才把頭埋進被子裡,零零碎碎的話語讓人聽不輕,卻在夜晚的空氣中,透漏著無助。

 

    「……我相信妳……」

 

to be continued......

L:今天來發文了,詞窮呢...感冒最近在轉好中(雖然速度有夠慢)

感覺是不是因為快要冬天了,我的冬眠系統好像更加旺盛(不是一年四季都睡很兇嗎?)

大家也要多注意身體喔!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