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文服用之輕音樂)

79.離人

 

若時間可以就這樣靜止的話就好了,

若「現在」這一刻能永遠持續下去就好了。

《魔女的條件》

 

    金泰妍記得,好多年前看過的日劇,裡面的女主角在男主角絕望無助的時候,對男主角說:「想想「自由」這兩個字是怎樣寫的,是:「自己存在的理由」,或許自己活著的喜悅和堅持意志的事,就叫做「自由」吧。

 

所以不管遇到什麼事,不繼續活下去就沒有意義了,不管多麼難過多麼痛苦不活下去是不行的,

 

其實沒有自由的國度,自由的國度是自己的雙手創造出來的。」

 

那就是所謂的……自由。

 

 

    「早。」倫敦的早晨,鄭秀妍總是比金泰妍晚,睜開眼,不意外的看到那人而赤裸的撐著腮幫子專注看著自己。

 

    感受到金泰妍的手沿著自己的五官撫摸,鄭秀妍順著她的指尖閉上眼,勾起睡醒的第一個笑:「今天想去哪?」

 

    昨天一整天都泡在短租的公寓裡,兩個人像是飢渴的母獸般,一整天穿著衣服的時間不多,最後索性兩個人批著床單,在公寓裡面玩起追逐戰,笑鬧了一整天,這種墮落的日子,像是吸食大麻,讓人暈眩到像是一場夢……當然也有可能因為她被金泰妍鬧得太累了。

 

    「哪都不想去。」金泰妍笑笑地親吻著她的臉頰,手又沿著被沿滑進鄭秀妍那平滑的小腹,更往下探了探:「先解決妳的需要。」

 

    「變態!」

 

    最後,鄭秀妍沒有接受金泰妍的提議在家墮落……雖然等到兩個人精神氣爽地從浴室走出已經過了午餐時間,拉著金泰妍,她們到泰晤士河畔散步。

 

    英國的物價貴,不可能每天都在餐廳解決,兩人簡單的在市集買了蔬果跟麵包,做了三明治吃,坐在河畔邊,買了杯咖啡吃著。

 

    「今天好多情侶。」看了一眼附近倆倆結伴的男男女女,金泰妍啃了一口三明治一邊問著。

 

    「因為明天是情人節,今天又星期六吧,大家都規劃了浪漫的行程。」鄭秀妍靠在金泰妍身邊,喝了口咖啡,緩聲說:「二月十四號啊,西洋情人節在中世紀就屬英國最為重視。」

 

    那時候還流行,把當地所有未婚男女的名字分別寫在紙條上,然後裝在不同的盒子裡。情人節這天,未婚男女會在盒子裡抽籤。當名字被抽出後,會互相交換禮物,女子在這一年內成為男子的「Valentine(情人)」而照顧和保護該女子就成為該男子的神聖職責。

 

    「聽起來蠻浪漫的。」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的側臉,突然脫口:「泰妍。」

 

    「嗯……」轉過頭,無預警的承接到那柔軟的唇,金泰妍愣了愣,很快地就閉上眼,享受著鄭秀妍的主動。

 

    「情人節快樂!」

 

    「嗯……妳也是。」金泰妍笑了,用手抹了抹嘴唇。

 

    兩個人簡單的吃完午餐,丟了喝空的咖啡杯並把包裝三明治的塑膠盒收進背包裏面,沿著泰晤士河散步著。

 

    鄭秀妍勾著金泰妍的手臂,兩個人往倫敦塔橋的方向走。

 

    廣場上因為情人節的關係,許多商家跟街頭藝人,兩個人看了小提琴演奏、默劇演出,兩個人很喜歡這邊給人的感覺,在大笨鐘跟倫敦塔橋的陪伴下,她倆才真正有種置身於老倫敦的氛圍,情人節前夕她們想要在這邊有個浪漫的下午。

 

隨著天色越暗,風也漸漸大了起來,走在河畔上的情侶們都黏得緊緊的,金泰妍跟鄭秀妍也不例外,她握住把鄭秀妍的手,十指交扣的放到大衣的口袋裡面。

 

    看到鄭秀妍因為她的動作而勾起甜蜜的笑,金泰妍突然感傷的說。

 

「感覺……風大到妳好像隨時會吹走。」

 

鄭秀妍笑了,看著金泰妍調侃著:「妳當我是什麼?風一吹就走了?」

 

金泰妍溫柔的眼神瞇了瞇,略薄的唇勾起了淡淡的笑,抬頭看著飛在天空中的白鴿,「剛開始愛上妳,我老覺得……妳就像是有翅膀的小鳥,沒牢牢抓緊的話,就會飛走。」

 

金泰妍言語間透露出虔誠跟嚴肅,「妳並不屬於我的世界一般,只是飛行讓妳倦累了而停靠在我的身邊,總有一天會走。」

 

    鄭秀妍想起徐智錫當初回國找自己,金泰妍在雨夜前往飯店,跟自己的爭執的情景。

 

    「所以,我才想來英國。」

 

    「嗯?」鄭秀妍不解,看著金泰妍的表情充滿著疑問。

 

    「我想長距離的飛一次,遠離我的小世界,遠離那個狹小的牽制,即使這必須靠著飛機的翅膀、妳的牽引,我也想飛一次。」金泰妍的深情讓夕陽下的她彷彿染上光圈,她微微歪了頭,看著被染紅的天空說:「天空,很美……原來自由飛翔的感覺,是這個樣子。」

 

鄭秀妍著迷的看著她,溫柔的說:「泰妍。」

 

她靠在金泰妍的肩膀,眼神充滿篤定:「想不想套牢我?」

 

金泰妍睜大眼,一時沒有了動靜,看著那染紅的天空,愣著呢喃:「套牢?」

 

金泰妍眼神間透露出的猶豫,鄭秀妍看不到……

 

「我有辦法套牢妳嗎?」我們並不能結婚。

 

「可以喔。」鄭秀妍伸出小指頭,放在嘴邊笑著說:「這裡,有條線拴住我,讓我就算起飛,也飛不遠。」

 

金泰妍皺皺眉,用手蓋下鄭秀妍的手,笑著說:「聽起來好可憐,哪有小鳥被拴住的。」

 

「不可憐啊,很幸福!」鄭秀妍抱住了金泰妍,偎嘆了口氣:「幸福,又溫暖。」

 

「……」金泰妍在鄭秀妍的懷裡,閉上眼突然笑了:「突然慶幸,自己是個女生。」

 

    「嗯?」

 

    「如果我是男生,一定會在剛交往的時候,就不安的要妳跟我結婚,用一紙婚約絆住妳,把妳綁到金家生生世世都不讓妳出去。」

 

    「就算妳不是男生,我也會跟妳結婚。」鄭秀妍抱緊金泰妍,「連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原來可以如此的愛著一個人……只要能讓妳開心,任何事情我都做得出來。」

 

    金泰妍拉開了擁抱,看著鄭秀妍搖搖頭,勾起笑:「妳什麼都不用做,好好地待在這裡,我就會很開心了。」金泰妍幫鄭秀妍把掉到頰邊的髮絲勾到耳後。

 

    鄭秀妍眨了眨眼,笑了:「是因為在倫敦嗎?今天的泰妍感覺好感傷。」

 

    金泰妍搖搖頭,看著她的眼神充滿溺愛……與崇拜:「我希望愛上我的鄭秀妍,是那個最棒的,最自由的,答應我好不好?未來,不要有任何一天、任何一個時刻委屈自己。」

 

    「……泰妍,為什麼突然這樣說?」鄭秀妍眼神中透露出關心,心裡有些疑惑。

 

金泰妍的嚴肅只維持了幾秒,看著鄭秀妍笑了:「怎麼,感傷的我妳不喜歡?」

 

    「怎麼會,只擔心妳想太多。」鄭秀妍看了四周街道,笑笑地繼續拉著金泰妍走:「我們去倫敦塔橋吧!」

 

    又走了二十分鐘,兩人到了倫敦塔橋邊,鄭秀妍要金泰妍縣在橋邊等著,她有東西要去買。

 

「什麼東西?要我跟妳一起去嗎?」

 

「不用,我一個人去就好了!在這乖乖等我。」看著鄭秀妍跑走的身影,金泰妍愣愣的佇足在人來人往的橋頭邊。

 

金泰妍走到離橋墩不遠處的橋上看著黃昏中的夕陽,泰晤士河潔淨的河面因為陽光反射有些奪目,看著漸漸消逝在河畔一耦的夕陽,金泰妍站在橋邊,吸了一大口濕冷冰寒空氣。

 

「可以做到的、我可以做到、可以做到……」金泰妍的眼眶有些泛紅,語氣隨著刺骨的寒冷顫抖,她站到了橋邊欄杆的第一階,對著泰晤士河的那一端,和著眼淚,用韓語大聲的喊著:「我可以做到的!」

 

    不少路人都在看她,觀光客甚至只著她好奇地用各種語言議論著,但金泰妍無暇理會,只是喘著氣,雙手緊緊抓著欄杆。

 

「可以做到什麼?」鄭秀妍站在不遠處,她也被金泰妍剛剛那樣的動作嚇到了,原本在她踏上欄杆的時候,慌亂的以為她要做甚麼危險動作,沒想到是對著橋面大喊。

 

「想要待在這個自由的國度,久一點。」

 

鄭秀妍還以為金泰妍又在糾結些甚麼,原來是不想回家了,笑著推了一下金泰妍的肩膀:「不想回家就跟我說啊,我們可以在倫敦待久一點。」

 

    金泰妍雙肘撐在橋的欄杆上,搖搖頭:「回韓國,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

 

    「嗯?」

 

    「教授……他打算讓我在畢業前,利用學校的場地多半些風格大型的畫展,目前的作品已經累積到一個數量,如果成功,會是很大的一步。」金泰妍語氣淡淡的說:「他很了解我不是那種喜歡商業性質的藝術方向,之前出版社的繪本專欄工作,已經是我最大的接受,但要那需要更多的圓融性跟競爭……那些不是我想要的,幾年下來,只是在原地轉圈圈,或許安逸,但那並不是進步。」

 

    「進步嗎?」鄭秀妍看著河面上網來往去的郵輪船隻,「那個畫展,可以讓妳跳脫無謂的競爭,而更加往前進,是嗎?」

 

    「嗯,若順利的話,應該可以在國家博物館做研究的工作。」金泰妍婆娑著交握的雙手,「我想要往前奔跑,即使跌倒了、即使難過了,我還是想要努力一次……」

 

    「……」鄭秀妍還在思考金泰妍的話,轉過頭卻看到金泰妍看著自己,愣了一下:「怎麼看我?」

 

    「鄭秀妍,我們來比賽吧!」金泰妍跳下欄杆,指著橋的那一頭,「我們從這邊,跑到對面,看誰最先到達吧!」

 

    「妳瘋了!這一大段距離用跑的,很遠耶!」鄭秀妍還沒說完,金泰妍就邁開了腳步,面朝著她,對她做了個鬼臉。

 

    「我先走了,妳再不邁開腳步,會趕不上我。」

 

    「等等……金泰妍!」鄭秀妍笑了,邁開腳步一步一步的跑起來。

 

    倫敦塔橋上,兩個擁有姣好面孔的東方女人,在人來人往的橋墩上,奔跑著,她們徒步的跨越泰晤士河,踩在即使百年過去,幾番整修依然在這邊的倫敦塔橋。

 

她們的速度不快,卻一步一步的靠近的倫敦塔橋的另一端,期間的即使再累,金泰妍都還是維持著一定的速度,但常待在畫室裡面不喜運動的她,慢慢的讓鄭秀妍有並肩的機會。

 

    「就快到了!」鄭秀妍也被金泰妍激起了鬥志,笑著看著被她追上的金泰妍,提醒著。

 

    原本並肩的兩人,在鄭秀妍踏上倫敦塔橋的另一端那刻,金泰妍放慢了腳步,回過頭,看著那個站在橋上不願「上岸」的金泰妍,鄭秀妍喘著氣,問著:「不過來嗎?」

 

    「答應我……」金泰妍喘著氣,扯開笑容,汗水從她的額際滑落,「回到家,妳也可以用橫跨泰晤士河的勇氣,重新變回那個我愛的鄭秀妍、那個熱愛自由,不受牽制的鄭秀妍。」

 

    鄭秀妍看著她,雙手插著腰笑了起來,終於明白金泰妍在這場旅程一直提到「自由」、「飛翔」的原因,看著金泰妍露出深情笑容,伸手抓住金泰妍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邊,並吻上那個氣息不穩的唇,兩個人因為劇烈的奔跑而讓這親吻顯得有些急促。

 

    「妳說了那麼多,就是要勸我不要放棄?」吻完後的鄭秀妍,抱住那個比自己還嬌小的身子,為那身子爆發出來的力量,感到感動:「我不會放棄的,就像妳有屬於未來的藍圖,這次旅程充飽電,我也會繼續努力地往前走,我雖然不大會畫畫,但是勾勒藍圖,我不會輸妳的……」

 

    鄭秀妍知道,金泰妍聽到她要放棄設計,轉而回到模特兒界的心態只是逃避,所以帶她來了一趟長途旅行,選擇用只屬於旅途來告訴自己,她可以做到。

 

    金泰妍靠在鄭秀妍的肩膀上,回抱住鄭秀妍:「那我們來比賽吧,比賽誰先畫好藍圖。」

 

    鄭秀妍笑了,捏了金泰妍的腰一下:「不要以為我不會畫畫,妳就能贏我!」

 

    「我沒有啊……」金泰妍吃痛的抽口氣,放開鄭秀妍揉了揉腰。

 

    天色漸深,兩個人在倫敦塔橋附近的草坪坐了下來,買了水跟餅乾,看著河面上因為昏暗而開啟絢爛燈光的船隻,休息著。

 

    「好想永遠停在這一刻,」金泰妍閉上眼,仰躺在草坪上,「青草的味道、河水的味道、船的鳴笛聲……還有妳,這一刻幸福到我不想停下來。」

 

鄭秀妍趴在她肩上,笑著問:「泰妍,我讓妳更幸福如何?」

 

「嗯?」

 

拿出了剛剛匆匆跑去買的戒指,套在金泰妍的無名指上,鄭秀妍笑著說:「我沒想到會這麼剛好,看來我目測功力不錯呢!」

 

    金泰妍摟著她,傻楞楞的看著右手無名指多出的銀戒,典雅的銀戒上鑲了碎鑽,讓她啞了聲:「這什麼……?」

 

    她不是不認識戒指……只是,她現在的腦袋除了空白,還是空白。

 

「飛往自由國度的入場卷。」鄭秀妍呢喃著,看著金泰妍笑著說:「妳不是說妳沒有翅膀嗎?我把我的翅膀給妳一半,現在妳可以和我一起飛,飛向自由的國度,所以不用擔心。」

 

   金泰妍的眼眶泛紅,看著鄭秀妍認真的表情笑出聲,一邊抹了抹眼角:「鄭秀妍……」

 

    「嗯?」

 

    「妳的求婚好爛……」

 

    金泰妍的抱怨讓鄭秀妍挑了眉,捏了捏金泰妍的臉,抱怨著:「誰叫妳突然講說什麼飛翔跟自由,要不然啊……應該是妳跟我求婚才對吧!……我不管,妳補給我。」

 

    金泰妍很開心,非常非常開心的邊哭邊笑:「那妳想要怎麼補?」

 

    看著那個又哭又笑的傻瓜,鄭秀妍不捨了,憐愛的抱住她,溫聲說:「唱歌給我聽……我想聽妳唱歌。」

 

    放開鄭秀妍,金泰妍虔誠的跪在她身邊,傾身穩住她……兩人那天晚上並沒有回到她們的短租公寓,而是躺在草坪上,金泰妍如鄭秀妍所願唱著歌。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my love

(妳將會是我永遠的最愛)

いつか誰かとまた戀に落ちても

(就算在以後的生命中和誰戀愛也好)

I`ll remember to love

(我會記得去愛,妳曾告訴過我的)

You taught me how

(妳將會是我永遠的唯一)

 

    「為什麼唱這首歌?」雖然沒有聽得很清楚歌詞,但是鄭秀妍不在乎,此刻金泰妍沉穩的嗓音清哼著,好像不是那麼重要。

 

    「……突然想到,這首歌的歌名很適合我們。」

 

    鄭秀妍在金泰妍的懷裡看著她,聽她柔情的說。

 

    「First Love,鄭秀妍……妳是我第一個付出真正的愛情,第一場愛戀。」金泰妍低下頭吻住她,閉上眼睛深深的呢喃。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the one

(妳將會是我永遠的唯一)

今はまだ悲しいlove song

(現在仍是悲傷的情歌)

新しい歌 歌えるまで

(一直到會唱新歌為止)

 

  

 

 

 

 

    倫敦的早晨,從清晨開始就陸續有慢跑的人開始在泰晤士河邊活動,鄭秀妍躺在河邊的草地上,原本身邊的暖源漸漸轉涼,翻了個身,當她睡眼惺忪的睜開眼,坐在一旁的人看了一眼她。

 

    「醒來了?」

 

那不是金泰妍的衣服……金泰妍也不會穿這種高跟鞋。

 

 

    鄭秀妍愣愣地看著坐一旁的人兒,從她的手中接過幾乎是硬塞給她的溫熱可可……

 

    「妳們也真是瘋狂,居然在河邊過了一夜,不冷嗎?」

 

    「泰妍呢?」鄭秀妍起身,看著那蓋在自己身上的大衣,上面金泰妍的味道還在。

 

    「這個,她要我給妳的。」那人而把一直放在她身邊草地上的牛皮紙袋遞給鄭秀妍:「老師在等妳。」

 

    鄭秀妍看著那A4大小的牛皮紙袋,上面的校徽印在她此刻的眼眶顯得炙熱攝人。

 

    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CMS)入學通知

 

    「她在哪?」鄭秀妍握緊紙袋,腦袋飛快地思考著這幾天金泰妍所有的面容、話語,試圖從中找到那麼一點點的……線索。

 

立ち止まる時間が

(停止轉動的時間)

動き出そうとしてる

(好像又開始動起來)

忘れたくないことばかり

(只因我不想忘懷)

 

    「CMS下下週就要入學了,本來是想要她早點把妳帶到老師身邊,但是她要我們再等等,她想要跟妳多待一點時間。」

 

「我希望愛上我的鄭秀妍,是那個最棒的,最自由的,答應我好不好?未來,不要有任何一天、任何一個時刻委屈自己。」

 

    「她呢?她在哪?」鄭秀妍不相信,不可能……

 

金泰妍的話、歌聲、還有那些一起溫存的晝夜……

 

「等這趟旅行結束……我們都會學會重新開始,」

 

    「老師本來不同意這麼晚才讓妳知道,但是泰妍她說,如果不把妳帶到這邊,不陪妳飛一次,她會不甘心,她相信妳也一定不會那麼答應……她說她想要親自說服妳……」那人兒還沒說完,鄭秀妍就用力地打斷她的話。

 

    「我問妳金泰妍她在哪裡!一之瀨!!」

 

「秀妍,我很感謝我愛上妳,因為妳,我才知道自己是如此完整的一個人,是可以如此包容一個人的那種人……」

 

    她的面容猙獰,語氣間因為恐慌而喘息著,倫敦的清晨……她覺得好刺骨,幾個小時前,金泰妍還在她的身邊,擁著她、吻著她、哼歌給她聽……

 

明日の今頃には

(明天的此刻)

わはきっと泣いてる

(我一定在哭泣)

あなたを想ってるんだろう

(想著妳吧)

 

    「……」一之瀨看著鄭秀妍的樣子,不捨的的看著此刻那個無辜被丟下的女子,卻要面對這讓人恐慌的國度所帶來的……陌生。

 

    「她走了,」吸了口氣,一之瀨凜從口中吐出寒冷的霧,殘酷的說:「秀妍,她離開妳了。」

 

「重新變回那個我愛的鄭秀妍、那個熱愛自由,不受牽制的鄭秀妍。」

 

    而這次的鄭秀妍,不會有她的陪伴。

 

……一個沒有金泰妍的倫敦。

 

 

 

 

    仁川國際機場的入境大廳,形形色色人來人往的人兒,有位女子特別引人注意,她不像其他包袱款款的旅客,身上除了背在背上的背袋,其餘甚麼都沒有。

 

    「妳不跟她道別嗎?」

 

一之瀨凜的話一直在她腦中盤旋,停下腳步,掏出口袋裡的手機,金泰妍麻木的打開電源……

 

    「如果她醒了,我怕我會走不了……」

 

這也是她在倫敦裡每個早晨,凝視著鄭秀妍的心聲……

 

    一天拖過一天……終究還是要來到分別的一天。

 

    手機裡面充滿了無數個未接來電及訊息聲,都來自同一個人,金泰妍握緊手機……卻撥不出了那欲想撥出的電話。

 

    「金泰妍,妳就沒有想過,或許……她可以飛,也可以同時有妳的牽絆。」

 

    看著那熟睡的面容,金泰妍視線滑向彼此交握,那帶著戒指的兩隻手。

 

    「那樣她就不是我眼中的青鳥了,我的牽絆對青鳥來說……只是咒語,」她的話明明那麼殘酷,語氣卻如此溫柔,緩緩地抽離她交握的十指,像是對待至寶般的輕撫鄭秀妍的額前。

 

    「一個讓青鳥不願飛的咒語,現在……該解開了。」

 

    隨著抽離的手,金泰妍無名指上的戒指脫下,她扯開笑把那指只帶了一個晚上的戒指放進早就放在一旁的牛皮紙袋中,俯下身她烙下了最後一個吻。

 

    「該還給妳了,跟妳借的翅膀……還給妳。」

 

    看著連痕跡都來不及留下的無名指,金泰妍舉起了手,高高的看著由陽光照耀下……顯得空蕩蕩的修長指頭。

 

    機場的喧嘩聲……蓋住了她的聲音,卻掩蓋不住,她忍了長達20個小時的眼淚。

 

    遲了12小時的兩個字,如今即使踏上了屬於自己防禦的範圍,說出來卻還是如此的痛……

 

    「鄭秀妍……再見!」

 

雙腳像是失去力氣般……她彎下身子,在這偌大的空間裡,放任自己克制了一個多月的脆弱,痛哭失聲。這大概是愛上鄭秀妍以後,最崩潰的一次哭泣。

 

喜歡跟愛很難區別,

喜歡可以很自私,

但是愛……卻可以很無私。

 

因為很喜歡、很喜歡鄭秀妍,

所以在當初想給她一個家、

給她一個擁抱。

 

但……

 

因為很愛很愛鄭秀妍……

所以……她得放她走,

不設限、不訂時……

 

多年前喜歡上黃美英的金泰妍,學會等待與守候的溫柔……

 

多年後愛上鄭秀妍的金泰妍,在今天,學會的……是放手。

 

 

 

……離島‧離人‧風箏 ……

……『第二部:離人END』……

 

To be continued……

 

(有人唱、歌詞版)↑↑


 

(輕音樂版)↓↓p.s.是要放幾次啊(笑)

  

【恭喜賀喜聖誕快樂新年好歡祝《離人》貳部曲結局之嘮叨的L之結局冗長感言】

希望看到這邊,妳們不要太驚訝(應該不會吧,妳們對我們應該很有心理準備了(笑))

很開心妳們可以看到這邊,還有......我們現在還可以用這樣的方式站在這邊,

《離人》當真不好寫,這部曲所花的時間,是當初寫《Parallel lines 平行線》跟《離島》更多倍的時間。

或許跟出了社會工作的關係,寫文章的時間拖得很長,一度我跟鏡都很憂慮於這故事是否可以順利完結。

看到此刻的妳們,不知道是否可以理解,離島‧離人‧風箏 所要表達的,並不是人生中的高潮迭起,

裡面的泰西,平凡的不能再平凡,她們或許都有各自的優點,卻有各自的缺點。

這也是為什麼.....有人很喜歡平行線,就無法很喜歡離離風(這裡這樣簡稱離島離人風箏)

離離風的要陳述的東西太過於平淡、生活,老實說兩人沒有做出讓世界大悲大喜的事(真要跟平行線比真的不夠狗血XD)

珍貴的卻是那份對於情感的「取」與「捨」....

想起幾年前,那時剛寫完平行線,跟鏡兩個人一起構思這三部曲故事的時候,

那時候沒有930,沒有難過,沒有痛不欲生的懊悔,

那時候的我們,只是想要由故事說出,

關於泰西兩人之間......如何因為感情,懂得失去,也是一種美好。

(L:哪知道後來應驗了(碎碎唸);鏡:不要一直碎碎唸!)

或許文中的金泰妍,作法並不周全,但是......希望忍著把離人這又悶又長二部曲看完時

可以比對看看,離離風的金泰妍......在79章最後所做出的放手,跟平行線的金泰妍三年前所放下的,

昇華且要表達的,不一樣了。

希望離人的選擇,不會像當初妳們看平行線時的痛徹心扉,但這股悶,可以讓我們理解。

喜歡泰西這段路程,漫長中...雖然苦悶有枯乏,但因為你我之間的堅持,這份動力是美麗的。

如果喜歡看文配歌的,可以配著上頭給的youtube網址,有著歌詞版,

若不喜歡有人唱歌的,可以配上我分享兩次的輕音樂版(笑)。

 

大家!《風箏》再會!《離人》在此刻話上句點,這是場中場休息,為下一幕做個喘息,

故事中的兩人,終會在一個「美好的時間」重新與你們相遇。

祝妳們有個好新年,在這邊先拜個早年,也不要忘了,風箏放線時,要回來收線啊!

 

不見 不散。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