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桎梏

 

金泰妍怎麼也沒想到鄭秀妍對於當年的那句分手會如此在意,這些年很多時候金泰妍都會想,如果讓自己重來一次,她是不是還會選則放手?

 

當鄭秀妍那天問她時,其實她不大意外。

 

因為就連她自己也很疑惑。

 

但是她告訴鄭秀妍,重選一次她仍然會選擇不告而別。

 

因為她知道如果鄭秀妍用現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她一定會……

 

 

 

 

跟鄭秀妍一同坐在長椅上,金泰妍看著天空,夕陽西下,學生紛紛歸去而顯得人流稀疏,坐在鄭秀妍的旁邊,金泰妍沒看她,正專注的看著天空中被染紅的雲朵,視線隨著思緒飛的好遠。

 

    「剛剛的話,當我沒說過吧。」鄭秀妍的聲音劃破兩人間的寂寥,語氣輕輕的。

 

    「嗯?」金泰妍轉過頭看了一眼鄭秀妍,剛剛那個失控的一面好像被收起,現在的鄭秀妍又變回那個舉止優雅得宜的女人。

 

    她突然有點自私的覺得,剛剛的鄭秀妍比較親切。

 

    「抱歉,最近因為在忙Sunny她們的婚紗設計,所以有點睡眠不足,剛剛估計是累昏頭了,才會拿妳出氣,對不起。」鄭秀妍勾起笑,用手敲了敲自己的額頭:「妳就忘了吧。」

 

    看著這樣的鄭秀妍,金泰妍抿抿唇,幾秒後還是決定脫口問:「是不是我們當年那一句分手,對妳來說那麼重要?」

 

    鄭秀妍看著她,好一會才開口,語氣聽不出來是認真還是玩笑。

 

    「如果我說是,妳現在要跟我說嗎?」

 

    「我……」金泰妍一愣,頓在那邊沒有辦法完成一個語句。

 

    鄭秀妍看著她的眼神感覺不出太多溫度,四周的光線因為夕陽西下而變得昏暗,她看不清鄭秀妍的情緒,好一會鄭秀妍才悠然開口。

 

    「算了。」

 

    「嗯?」

 

    「我說,算了。」鄭秀妍看了她一眼:「我們之間,就算沒有那句話,也已經結束了。」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站起來,越過自己打算離開,轉過身子她看著那背影,忍不住問。

 

    「妳有空嗎?可以……可以跟我去一個地方嗎?」

 

 

 

 

    跟著金泰妍一起走在學園裡面,鄭秀妍納悶著她要帶自己去哪邊,看樣子不是往教師宿舍的方向。

 

    「金泰妍,妳要我陪妳去哪裡?」

 

    金泰妍走在前頭說:「我肚子餓,先吃飯好嗎?」

 

    停下腳步,鄭秀妍看著她嘆口氣:「可是我不餓啊,如果沒重要的事我想先回去了。」

 

    看鄭秀妍已經準備離開的身影,金泰妍趕緊說:「我想帶妳去見見教授!」

 

    停下欲要離開的腳步,鄭秀妍回過頭,納悶著:「教授?妳說妳的指導教授嗎?」

 

    「對,他這幾年一直很關心妳的事,當年……他也幾乎把妳當作他學生一樣看到,我想看到妳他一定會很開心。」低下頭,金泰妍有些黯淡的說:「當初我跟他請了長假準備去英國,他就知道妳要去讀CMS的事……」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好一會,心裡突然有個聲音讓她覺得氣悶。

 

所以,連教授都可以知道的事,妳就只打算不讓我知道嗎?

 

看著金泰妍此刻專注凝視著自己雙眼,等自己下一步的樣子,鄭秀妍移開視線,移動步伐。

 

「……走吧。」鄭秀妍暗自嘆了口氣,換了個方向略過金泰妍往前走去。

 

    「嗯?」

 

    「不是要先去吃飯再找教授嗎?」鄭秀妍看了一眼手錶:「再晚教授都離開了吧?」

 

 

 

 

    跟金泰妍一起走到學生餐廳,現在還不到用餐時間,餐廳裡面的人群稀疏,金泰妍很快就點了一碗拉麵跟白飯,打算配著一起吃。

 

    看著金泰妍吃完麵以後,把白飯倒進湯裡面攪拌,鄭秀妍撐著腮幫子,好笑的說「妳到底是有多餓?」

 

    「唔……早上起太晚了,來不及……」金泰妍把嘴巴的飯吞了下去,才開說。

 

    「不是聽美英她們說妳跟妳男朋友住對門嗎?他沒叫妳起床?」

 

    「我們負責的文物不一樣,他那邊的業務比較繁瑣,上班時間也比較早。」

 

    「這樣妳們下班時間會一起嗎?」

 

    「我的工作沒有那麼固定,又時候加班起來可能會一整天待在那邊,所以下班也是各自回去。」

 

    鄭秀妍笑了:「你們真的在同個地方工作嗎?」

 

    金泰妍用湯匙指了指鄭秀妍:「誰規定同個地方工作一定要一起上下班啊。」

 

    「既然工作的時候妳沒有辦法陪他,假日妳又要去駐唱,那你們聚的時候不是很少?」

 

    「我又不是他媽,不用時時刻刻陪著他吧?再說了,我如果有準點下班,還是會先去他住處吃晚餐,他喜歡自己煮晚餐,所以都會準備我的份,然後稍微聊一下一天的工作內容,我才會回去。」

 

    「妳不在他那邊過夜?」

 

    金泰妍翻了鄭秀妍一個白眼:「妳思想真邪惡,為什麼我一定要在他那邊過夜?」

 

    「可是你們住那麼近。」

 

    「住的近不是剛好可以回家睡不用打擾人家嘛!」

 

    「但是他是妳男朋友。」

 

    「誰說男女朋友一定睡在一起?」

 

    「是沒有人說過啦……」

 

    「所以說妳思想邪惡。」

 

    「我沒有好嗎?」

 

    「那一定是因為妳在歐洲待太久了,性愛思想上太開放了!」

 

    「我在英國忙著念書跟工作就忙瘋了,哪有時間開放性愛思想。」鄭秀妍反駁著:「再說了,當初妳跟我交往很快就想要跟我同床共枕,我拒絕妳,妳還生氣沮喪妳忘了嗎?還說我思想邪惡!邪惡的是妳吧!」

 

    才說完話,鄭秀妍就後悔了,看著金泰妍愣愣地看著自己,她差點想要咬掉自己舌頭。

 

    兩個人安靜了下來,一瞬間充斥在兩人間的只有湯匙敲打在瓷碗上的聲音,還有斷斷續續的咀嚼聲。

 

    噗叱的一聲,在鄭秀妍幾乎想要轉身離開之際,金泰妍笑了出來,因為嘴巴裡面還有食物,她很努力地摀住自己的嘴,讓她的笑可以小一點。

 

    「對……對不起,咳咳!實在是……哈哈……突然想到……」

 

    「想到什麼啊?」鄭秀妍有點被金泰妍這突如其來的笑弄得惱羞了,有些沒好氣地問。

 

    金泰妍吞下食物,用大拇指抹了抹嘴角,才綻開今天最大的一個笑容,「只是突然想到,我好像那時候真的對妳太猴急了。」

 

    「……什麼啊?」

 

    「在小木屋,還有……之後同房的事……」金泰妍想了想,原本這幾年努力壓抑的那些畫面,突然不那麼沉重了,畫面中的她們笨拙又真摯的……居然讓她覺得好笑。

 

    「妳還敢說!……」鄭秀妍指了指金泰妍的鼻子,下一秒……也笑了出來,漾起的是這陣子最輕鬆、最沒負擔的笑容:「那時的妳根本是折磨我!」

 

    「是妳自己大雨天的穿著有跟的鞋子甚麼行李都沒帶就衝來,還怪我。」

 

    「如果妳不要亂跑去深山裏面悶著不肯出來,我有必要特別跑去嘛!」鄭秀妍笑著反駁。

 

    看著她放鬆的樣子,金泰妍放下湯匙,隔了幾秒才溫聲說:「太好了。」

 

    「什麼太好了?」鄭秀妍一愣,覺得金泰妍也太過分,居然覺得當初那樣悽慘的模樣太好了?

 

    「我是說……能像現在這樣,一邊吃飯,一邊跟妳聊著過去,真的是太好了。」金泰妍的笑變得溫柔,那陣關心隨著那份悸動傳遞到鄭秀妍這邊。

 

    鄭秀妍雙肘撐著桌沿,看著金泰妍溫聲問:「妳很擔心我沒辦法跟妳這樣聊天是嗎?」

 

    金泰妍放下湯匙,起身把餐盤拿去回收台,兩個人離開了學生餐廳往教授辦公室走去的路上,金泰妍才開口。

 

    「我從來都不敢妄想,妳還會肯跟我說話。」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的身影,本來紛亂又煩躁的心慢慢的沉澱,也直到這時候她才開始思考,多年後的金泰妍,對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

 

    金泰妍,對於當年沒對自己道別,到現在也走不出來嗎?就像她無法擺脫夢靨,金泰妍對她的愧歉,也因為那一句未說完的「再見」,而無法放下嗎?

 

    所以才不奢求自己原諒,也因為這樣,不敢再次對自己說再見、分手。

 

    她突然覺得可笑……她們兩個人明明已經沒有了當年的感情,甚至也沒有了想要留在對方身邊的心情了,為什麼卻都無法抹掉當年相愛時的傷痕呢?

 

    她一直都知道金泰妍一定也有過掙扎跟痛苦,才會在當年那樣放開自己的手,但是這麼些年下來,那一直是理性層面的思考,從來沒有一刻如此深切的感受過。

 

    或許,金泰妍這五年過的也不是那麼好?這股聲音,突然從鄭秀妍心底竄出,卻毫無根據的讓她覺得好笑。

 

    不論是任何一面的金泰妍,舉止、言談,還有她現在所有的一切,都證明著金泰妍過得很好不是嗎?那又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問題從她心底竄出?

 

    很快兩個人就到了美術系的系辦,金泰妍往教授的辦公室走去,敲了敲門,裏頭卻沒有回應。

 

    「是不是回家了?」鄭秀妍在金泰妍身後問。

 

    「奇怪了,教授通常都不會那麼早回去啊。」金泰妍納悶著,手往門把轉了轉,是鎖住的。

 

    「看來今天見不到教授一面了,真可惜。」

 

    「是啊……」金泰妍看了鄭秀妍一眼,笑著說:「真可惜。」

 

    看著金泰妍抽離門把的手,鄭秀妍突然的念頭,從她口中脫口而出:「妳說謊!」

 

    「嗯?」金泰妍一愣,轉過頭看著她。

 

    「妳根本就不在意我們今天有沒有見到教授,是嗎?」鄭秀妍會這樣想並不是突發奇想,明明特地來找教授,事先可以先打的電話確認教授在哪邊,也不怕撲空,而且,如果真的只是想要她見教授一面,那幹嘛不要先來找教授,金泰妍再自己去餐廳吃飯就好,這樣更不容易錯過。

 

    「妳是因為擔心我。擔心我剛剛在舊校舍的狀態、還有對妳說的話……所以妳故意找藉口,就是想要多陪我一下?」鄭秀妍越想,就越覺得是這樣。

 

    「我……我並不完全是在說謊,如果真能見到教授更好,他這幾年很關心妳……」金泰妍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看了一眼緊閉的門,好一會才嘆口氣:「我只是不希望妳在這校園的時候,會是一個人。」

 

    看著金泰妍那懊惱的樣子,鄭秀妍突然好氣又好笑。

 

    到底全天下有幾對前情人,可以做到像她們這樣的相處?從剛剛的對話,到金泰妍的關心……她們這樣,真的又怪又詭異。

 

    「謝謝妳,金泰妍。」鄭秀妍主動開口,語氣中帶了點逾越及感激:「在舊校舍的那些話,妳真的不用那麼在意。」

 

    「可是。」

 

    「我知道現在的妳還是沒有那股勇氣對五年前的我說『再見』,但是,我也已經不是五年前的我了。」

 

    鄭秀妍的話很直接,沒有拐彎的表達出自己的想法,她並不想把當年那段過去做太困難的表態,那也不是她這次回國的目的。

 

    「現在的我,跟現在的金泰妍『再次見面』了,至少我們是還可以簡單分享一下過去而不會劍拔弩張的心情,或許就是最好的。」鄭秀妍伸出手,按在金泰妍後腦杓的地方。

 

    鄭秀妍的表情與五年前那個在倫敦裡深愛自己,對著自己溫柔笑著女人重疊,同樣的話語、同樣的語氣……

 

    「我赦免妳的罪!」

 

    「我赦免妳的罪!」鄭秀妍撫上那柔軟的髮,看著金泰妍那微皺的眉頭,抿起笑:「不要再對我感到愧疚了,其實當初妳已經做得很好了!」

 

    做的……很好了?

 

    是這樣嗎?金泰妍低下頭,眼眶有點不受控制的紅……

 

    多年前自己對著鄭秀妍說著的安慰話語,今天從鄭秀妍口中對著自己溫柔出口的那一刻,她才突然理解了,原來那句話的威力,有那麼強大。

 

    那句「做的很好了!」讓當初的鄭秀妍願意為她駐足、為她停留、為她癡傻、為她沉淪。

 

    而現在鄭秀妍的這句「做的很好了!」讓金泰妍……覺得桎梏在心底的某道鎖,慢慢地解開了。

 

    怎樣也沒想過……鄭秀妍還可以對她,露出這樣溫柔的一面,金泰妍伸手摀著臉,擔心自己會在下一秒控制不住情緒。

 

    「妳們兩個,站在我辦公室門口,是要做什麼?」

 

    打斷話語的,是那位兩人都熟悉的男人,多年後的他並沒有太大改變,除了鬢角有些發白,聲音還像五年前那樣的健朗。

 

    「秀妍小姐,好久不見了!」

 

    to be continued......

 

L:今天更文囉!最近喜歡上某個虐心動畫(White Album2),讓我常常夢中靈感暴增(到底有什麼關係)

不過空有靈感沒有體力真的挺討人厭的(笑),風箏到目前為止,大家都十分支持,實在是非常感謝如此支持。

看了大家十分用心的回覆覺得很感動,對於五年後重逢的泰西,每個人好像都有些不同的想法(笑)

 

不過目前看來,大家好像都是鄭秀妍的親媽,金泰妍的後媽(??)。

記得當初構思離離風的時候,就曾想過「平行線」時期金泰妍實在被讀者朋友們撻伐的太可憐了,

所以立志(?)在離離風裡面,一定要讓大家比較心疼金泰妍一點,最好可以改撻伐鄭秀妍唔唔唔!(被蓋布袋)

殊不知,大家好像還是比較心疼鄭秀妍啊(笑)是因為當年選擇丟下的是金泰妍嗎?(笑)

不多說了,就這樣吧~~

下面送上最近聽了很有感的歌曲(就是我說的那個White Album2),歌詞真的好像風箏裡面的泰西啊(剛好裡面的男女主角也是分開五年)~~

不多說了,下面附上歌跟歌詞。

 

 

 

『After All~綴る想い~』

 

歌:上原れな

 

作詞:未海

 

作曲:石川真也

 

編曲:衣笠道雄

 

翻譯:Winterlan

 

 

飛離家鄉 成群的鳥兒們

 

獨自孤單的內心 又該歸依何處? 

 

在那一天 輕輕吻上的Kiss

 

在那時擁抱著的悸動 現在還依稀感受的到

 

與你一起相戀 在那個夏末

 

卻要將這些回憶 帶回天際

 

如此地耀眼 如此的溫柔 是如此的喜歡著你

 

那樣的聲音 那樣的夢境 是那樣的想要找回

 

Stay 現在就稍微維持 這樣就好

 

 

 

 

 

在週末 裝飾著這個街道 只有燈光

 

將漸漸凍僵的這顆心 悄悄地包裹著 

 

在影子中就像是 牽著手的戀人

 

而我卻只能憧憬著 又該如何再往前一步呢

 

想與你一起離開 在這思念的秋季

 

不留下任何足跡 牽著你走向明日

 

很開心 因為有你在身邊 這就是我的全部

 

些許的憂鬱 些許的寂寞 卻些許地流露

 

Close 將這些通通忘卻 這樣就好

 

 

 

 

 

用最親暱的稱呼呼喚著你 也只會無情地隨風而去

 

時光默默地逝去 記憶悄悄地遠去 你的身影漸漸地模糊不清

 

 

 

 

 

一定會再遇 如此地堅信 在冬天裡等著 

 

隨著懷念的腳步 你也會走向這裡吧

 

無論對誰 無論任何時刻 關於你的點滴

 

就算話語傳達不到 也會輕輕地唱著

 

Feel 下一次再會的時刻 仍堅信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NCE 的頭像
LANCE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